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862 863 864 回 尾巴

  我看着宋晓曼那样子,心里就生气,不过苏厚德的事情是大事情,为了对付大嘴刘,我可是早在一年前就开始给他挖坑,到现在为止,基本上已经快到了收网的阶段,因为江城三分之二的毒/品市场落到了大嘴刘的手里,苏厚德当上城北区委书/记之后,就盯上了大嘴刘的物流公司。

  “难道目的性太强了,引起了大嘴刘的警惕?对,肯定是这样。”我在心里暗暗想道,苏厚德刚一上任,不盯别的事情,只盯大嘴刘的物流公司,换了谁都要仔细想一想,特别是对方还在干掉脑袋的事情,会更加的小心和谨慎。

  “大意了!”我暗叹了一声,想明白了自己部署上的漏洞——目的性太强,容易让人猜出动机。

  思来想去,我最终把怒火压了下去,看着眼前得意的宋晓曼说:“求你!”

  “什么?我没听清。”她说。

  “求你告诉我,大嘴刘给苏厚德挖了什么坑?”现在不是要面子的时候,苏厚德不能出事,不然我将近一年的部署将付诸东流。

  “给姐倒杯酒。”宋晓曼把高脚杯放在我的面前,眼睛带勾子般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没办法,人在屋檐不得不低头,谁让我有事求她呢。

  我拿起酒瓶,给宋晓曼倒了一杯酒,然后再一次开口问道:“大嘴刘给苏厚德下了什么套?”

  “照片的事情还追究不?”她答非所问。

  我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几秒钟,不甘心的说:“不追究了。”

  “坐下,陪我喝几杯。”宋晓曼说。

  “你……”我有点生气。

  “喝不喝?”她瞪着我说道。

  稍倾,我泄了气,心里想着小不忍则乱大谋,于是坐了下来,倒了一杯红酒,开始陪着宋晓曼喝酒。

  最终一杯红酒喝光了,我终于从宋晓曼的嘴里知道了大嘴刘的计划以及给苏厚德挖得大坑。

  从八仙楼离开之后,我用凉水洗了一把脸,让自己清醒了一下,刚才酒喝得不少,酒量不行,感觉脑袋有点发晕。

  来到车上的时候,发现宁勇已经坐在里边了:“那个女人是谁?”宁勇出声问道。

  “宋晓曼,蒙山市人。”我说。

  “女人是祸水,特别是漂亮的女人。”宁勇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心里有数。”我看了她一眼,回答道。

  宁勇没有再说什么,估摸着他心里对我在女人方面的事情很有意见,只是做为兄弟不好讲罢了。

  我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苏厚德的电话。

  嘟……嘟……

  电话铃声响了大约六、七下,另一端终于传来了苏厚德急促的声音:“喂,我是苏厚德。”

  “苏书/记,我是王浩,现在有空吗?我有事想跟你谈谈。”我说。

  “王浩啊,现在我很忙,这样吧,晚上去家里,我让你嫂子炒几个菜,咱们喝一杯,忠伟的事情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苏厚德说。

  苏忠伟调到了东城区法院,李洁安排的,至于苏厚德的任命,明面上是省里他老丈人的面子,实则是也是我在背后运作,不然的话,他退休的老丈人怎么可能有这种能量,只不过苏厚德不知道罢了。

  “行,晚上我过去,不过苏书/记,我最近听到了一点风声,想要提醒你一下。”我说。

  “什么风声?”他问。

  “有人在给你挖坑,如果今天有什么行动的话,希望你能停一下,我们晚上聊聊,你再做决定。”我很小心的说道。

  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我皱着眉头等待着苏厚德的回话。

  大约半分钟之后,电话另一端响起了苏厚德的声音,不过只有三个字:“知道了!”随后他便挂断了电话。

  “希望他能听进去。”我在心里暗道一声,收起了手机。

  因为我喝了酒,所以宁勇开车,他问:“回鞍山路还是金沙湾小区?”

  我思考了片刻,说:“我再打个电话。”接着便在手机上输入了一条龙的手机号码,重要的电话号码我都记在脑子里,并且每一次通完电话之后,我会删除掉手机里的通话记录。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我的左右铭。

  很快,一条龙的电话接通了:“喂,王浩,找我什么事?”他的声音有一种陌生感,因为我和苏梦的事情,一条龙最近对我的意见很大。

  “叔,有事跟你聊聊。”我说。

  “别叫我叔,当不起,什么事,说吧。”他冷冰冰的说道。

  “重要的事情,能不能见面聊?”我说。

  “什么重要的事呢?”他问。

  “大嘴刘。”我说。

  电话里出现了几秒钟的沉默:“来我的会所吧。”

  “好!”我说。

  一条龙挂断了电话,我给宁勇说了一个地址,然后他发动车子,朝着人民大道驶去。

  一条龙的据点就在人民大道上,他这叫灯下黑。

  二十分钟之后,我的车子驶进了一条龙的据点,宁勇被挡在了外边,我让他在车里等着,自己一个人走了进去。

  一条龙正在喝茶,我走进去的时候,他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更没有理睬我,气氛有点尴尬,我不知道是坐下还是站着,估摸着是一条龙故意让我难受。

  “叔!”我叫了他一声。

  “谁是你叔,有话说,有屁放。”一条龙终于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

  “叔,我们两人一年前制定的计划,实施的怎么样了?现在江城的毒/品市场,大嘴刘占了多少?”我开门见山的问道。

  一条龙没有急着说话,慢慢的喝着茶,等他喝完一杯茶之后,这才慢吞吞的说道:“三分之二,我现在基本上已经脱身,因为剩下的三分之一,分给了跟着我的小弟,还有一些小的势力。”

  “大嘴刘没有怀疑吗?”我问。

  “怀疑什么?他赚钱都赚疯了,听说前段时间把海河集团都买了下来,正在疯狂的利用海河集团洗黑钱呢。”一条龙说。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暗暗思考着:“看来一条龙这里没有出现意外,最主要还是苏厚德那里太激进了,让大嘴刘产生了怀疑。”

  “出什么事了?”一条龙问:“小子,当时是你给我出的主意,现在我基本退出了毒/品市场,若是不能全身而退金盆洗手的话,哼,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派了苏厚德过去,可能有点激进,让大嘴刘产生了怀疑,正给苏厚德挖坑呢。”我实话实说。

  “小子,告诉你一件事情,当一个人把脑袋捌在裤腰带上的时候,他即便平时是一个笨蛋,拼命的时候也会变得十分聪明,不要把所有人都当成傻瓜,特别是大嘴刘,上一次他摘了你的桃子,难道你忘记了,这一次你如果再输掉的话,哼,老子也要跟着你倒霉。”一条龙说。

  “叔,放心吧,既然知道了大嘴刘的动态,接下来我会处理好,你尽快带着苏梦离开江城吧。”我说。

  “你以为我不想吗?小梦不走,哼!”一条龙提到苏梦,一脸无奈的表情:“这个臭丫头现在根本不理我。”

  他们父女两人的事情,我不好讲什么,于是出现了片刻的沉默,耳边只有喝茶的吸水声。

  稍倾,一条龙开口对我说道:“一个月之内,我会将所有的事情处理好,移民的手续也会办好,给你一个任务,让小梦跟我去美国,能办到吗?”

  “那个……”我刚要说苏梦现在根本不见自己,可惜话还没有说出来,便被一条龙给打断了:“什么这个那个,必须让小梦跟我离开江城。”

  “好吧!”我盯着一条龙的眼睛看了几秒钟,最终点了点头,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苏梦。

  一条龙和苏梦的关系虽然看起来十分的隐蔽,但是如果有心人想要查的话,总会找到很多疑点,搞不好就能猜出一点什么。

  离开一条龙的据点之后,我和宁勇在路边吃了晚饭,然后买了一点东西开车朝着苏厚德家驶去。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停在苏厚德家的门口,此时天已经黑了,我让宁勇先回去,他却摇了摇头,说:“进入东城区之后,好像被人给盯上了。”

  “呃?”我愣了一下,眉头随之紧锁了起来,说:“有人在东城区等着我们?”

  “看来是这样,就是后面拐角处的那辆面包车,从我们的车子刚刚驶进东城区一直跟到这里。”宁勇说。

  我朝着后视镜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了一辆普通的面包车,停在东城区这种狭窄的街道上没有一点突兀感,如果不是宁勇眼尖的话,可能根本发现不了。

  “我去苏厚德家办事,你把后面的尾巴给搞掉,哼,敢进东城区,我看他们是不想活了。”我对宁勇说道,眼睛里露出了一丝杀气。

  东城区,区委书/记是李洁,分局的刑警队长是熊兵,副队长安北,附近的几个派出所所长都是熊兵的人,在东城区我想杀个人,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我把后面的尾巴交给了宁勇,自己下车朝着苏厚德家的大门走去。





  对于身后的尾巴我不是太担心,东城区是我的地盘,经营了三年多,从区委书/记到分局的刑警队长,再到下面的派出所长都是自己人,想要让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还真不是什么难事,再说以宁勇的身手,即便对方手里有枪,也不足为惧。

  稍倾,我走进了苏厚德家的小院。

  “小浩来了。”萝阿姨给我开的门。

  “罗阿姨。”我叫了一声。

  “老苏在书房等你呢。”

  “嗯!”我应了一声,然后朝着书房走去。

  在书房见到了苏厚德,他正在看一份资料,见我进来,抬头看了一眼,说:“坐,自己倒水,等我二分钟,马上看完了。”

  我点了点头,静静的坐在旁边。

  五分钟之后,苏厚德终于看完了资料,摘下眼镜走到了我的面前,问:“小浩找我什么事啊?”

  “苏书/记,你最近是不是在盯着大嘴刘的物流公司?”我问。

  “你怎么知道?”苏厚德表情一愣,眉头皱了皱,一脸严肃的盯着我问道。

  “大嘴刘在城北区经营了将近十年,上上下下几乎都有他的眼线,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之中。”我说。

  “哼,邪不压正,他最好别让我抓到一点把柄,不然的话,我会像对付姚二麻子一样将他连根拔起,黄胖子、大嘴刘、姚二麻子、一条龙,这四股势力就是江城的毒瘤,必须铲除。”苏厚德一脸正气的说道。

  看到他正气凛然的样子,我心里一阵惭愧,跟苏厚德相比,自己连独善其身都算不上,而他却是心怀百姓。

  “有白就有黑,这是宇宙的定律,至少如果江城的黑道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危害将减到最小,甚至于还可以有利于江城的发展。”我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其实也不能说是安慰,这是事实,自己不做这个位置,总有人在道上混,自古至今从来没有消失过。

  “苏书/记,姚二麻子已经被你灭了,黄胖子几年前就死了,至于一条龙,神龙见着不见尾,好像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我思考了片刻,试探着对苏厚德询问道。

  一年前我和一条龙商讨的金蝉脱壳之计,最主要的部分已经完成了,他成功的将江城的毒/品市场转移给了贪得无厌的大嘴刘,但是现在还有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一条龙的身份必须由一个让省里和市里都信服的人说出来,而这个人在我的心里的人选就是苏厚德。

  想一想,一个正直无私的人说大嘴刘就是一条龙的话,那么基本上所有人都会相信,到了那个时候,大嘴刘再想翻案,基本上难于上青天。

  “一条龙?”苏厚德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说:“我有一个猜测。”

  “什么猜测?”我问。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对了,你电话里不是说有人给我挖坑吗?”苏厚德叉开了话题。

  “苏书/记,你最近是不是在盯着大嘴刘的物流公司?”我再次问道。

  “嗯!他的那个物流公司大有问题。”苏厚德点了点头。

  “是不是你的内线报告说已经有了大嘴刘的犯罪证据,只等着人赃俱获?”我抬头朝着苏厚德看去。

  “你怎么知道?”苏厚德瞪大了眼睛,一脸诧异的表情。

  “这是一个陷阱,大嘴刘早就知道了你在暗中盯着他,并且还派出了内线,而那个内线现在成了他的人。”我说。

  “什么?”苏厚德惊呼了一声,说:“不可能!”

  “苏书/记,你的内线是不是叫黄秋风,城北区公安公局的侦查员。”我说。

  “呃!”苏厚德惊呼了一声,盯着我看了足足有半分钟,然后微微点了点头,问:“你怎么可能知道。”

  “我怎么知道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嘴刘在给你挖一个大坑,正等着你往下跳呢。”我说。

  苏厚德眉头紧锁,没有说话。

  “苏书/记,黄秋风是不是告诉你大嘴刘的物流公司有贩运毒/品的嫌疑?”我问。

  “嗯!”苏厚德点了点头,眼睛里露出疑惑的目光,可能很奇怪为什么这些事情我会知道。

  “这是一个陷阱,是大嘴刘专门为你挖好的坑,并且已经准备了三条人命,到时候会被警察打死,而所谓的毒/品根本就是子虚乌有,苏书/记,你想一想,三条人命,他们这是想让你在城北待不下去啊,还有大嘴刘不但会去市里和省里告状,还将在网络上败坏你的名声,形成一种舆论,真到了那个时候,你这个刚刚任命的城北区区委书/记怕是就当不成了。”我把所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了苏厚德。

  “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详细?连大嘴刘后面的布局都知晓?”苏厚德一脸疑惑的盯着我问道。

  “苏书/记,我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不能告诉你,但是我刚刚说的话都是千真万确,你在城北区不能急,必须谨慎小心,大嘴刘在城北区经营了十年,从上到下估摸着基本上都烂透了,你想用人的话,应该启用新人,做长久之战。”我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苏厚德没有说话,眉头紧锁,估摸着在思考着我刚才的话。

  “我不相信一个老侦查员会成为大嘴刘的走狗。”大约半分钟之后,苏厚德抬头瞪着我说道,他看起来很气愤,而这种气愤我却无法理解。

  “好,就算我的话是空穴来风,但是这么大的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吧,要你苏书/记你想个办法试探一下?”我提出了一个建议。

  “嗯!”苏厚德思考了片刻,最终同意了,他在官场上混了那么多年,不是笨人,相反,能进入官场的人都是人精。

  随后我们两人又聊了一会,我起身准备离开,不过却被苏厚德给拦下了:“小浩,你既然这么清楚大嘴刘的事情,那你告诉我,他的那个物流公司到底干不干净?”

  “苏书/记,你想啊,他为什么用这种卑鄙手段来对付你?很明显是做贼心虚。”我说。

  “嗯!”苏厚德点了点头,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几个意思,喜怒不形于色这是当官的必备条件。

  我思考了一下,接着开口说道:“苏书/记,我在网上看过一份统计资料,有人把全国最近十年的贩/毒案做了统计,其中有八成的贩运途径是物流公司。”

  “你是说江城的毒/品是由大嘴刘的物流公司贩运进来的?”苏厚德盯着我问道。

  “我不敢肯定,这需要您去找证据,不过最近我得到一个消息,大嘴刘成了海河集团最大的股东,他一个开物流公司的竟然可以买下一个上市公司,不是有点扯蛋吗?可是这就是事实。”我说。

  “嗯,我也听说了。”苏厚德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表情陷入了沉思之中。

  五分钟之后,苏厚德把我送到了门外,他盯着我的眼睛说道:“五浩,不管你是处于什么目的把我调到城北区当区委书/记。”

  “啊!”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立刻惊呼了一声,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因为这件事情的运作明面上是打着他岳父的旗号,万万没有想到,苏厚德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果然能在官场上混的人都是人精,个个都非常的聪明。”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我都很感谢你,只要大嘴刘真得是江城的最大毒枭,我苏厚德就是丢掉官帽子也要将他绳之以法。”苏厚德斩钉截铁的说道,我再一次被他大义凛然的样子给折服了。

  男人的美不在于容貌是否俊美,也不在于是否有钱,是否八面玲珑,是否会说话,长袖善舞,而是在于是否有真正的人格魅力。

  一身正气的苏厚德我就感觉很帅,简直就是帅呆了,可惜正当我被震惊的时候,咣铛一声,院子的铁门关上了。

  稍倾,我摸了摸鼻子,嘴里暗自嘀咕了一句:“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实话实说呢。”

  我把这件事情甩到脑后,因为看到宁勇走了过来:“尾巴处理掉了?”我问。

  “嗯,二个人都抓到了。”宁勇点了点头。

  “弄到八十年代酒吧的酒窖去,看看是什么来头?”我说。

  “好!”宁勇点了点头。

  随后我上了车,他则将两名昏迷的男子装进了车子的后备箱,十分钟之后,车子停在了八十年代酒吧后面的那条漆黑小巷里,我把陶小军叫了出来,现在八十年代酒吧属于他的场子。

  “二哥,什么事?”陶小军来到后面小巷问道。

  “把酒窖打开,让人盯着前面的门,别让酒吧的人往后面来。”我说。

  “哦!”陶小军一脸疑惑的应了一声。

  宁勇打开车子的后备箱,一手一人提溜着从后门走进了八十年代酒吧,几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了下面的酒窖,然后把酒窖的门关上。

  “二哥,这两个人什么来头?”陶小军问。

  “不知道,我和宁勇刚一进东城区,就被他们两人给盯上了,小军,你通知三条和狗子,让他们两人也小心点,可能有人想搞事。”我说。

  “嗯!”陶小军点了点头。

  说话期间,宁勇已经把昏迷的两名男子给弄醒了,两人睁开眼睛朝着四周看了看,最后目光集中在我的脸上。

  “说说吧,你们是什么人?”我盯着他们两人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抓我们,你们这是在犯法。”其中一名男子对着我吼道。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对于普通老百姓我肯定会讲/法,但是对于你们这种人啊,跟你讲/法,你们会跟我讲拳头,所以我只能跟你们讲拳头了。”我给宁勇使了一个眼色。

  砰砰!咔嚓!

  啊……

  宁勇下手之狠,真接把那名说话男子的胳膊给打折了,他的惨叫声瞬间响了起来。

  “说吧,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跟着我,说出来,也许我会考虑给你们一条活路,不然的话,哼,我打断你们全身的骨头,看你们能坚持多久。”我眼神阴森的盯着眼前的两名男子说道。

  “别别,我说。”另一名男子怂了,立刻央求道。

  “说吧!”我看着他说道。

  “大嘴刘,是大嘴刘让我们监视着你。”

  “为什么要监视我?”我问。

  “不知道。”对方摇了摇头。

  “不老实,我会让你老实的。”我双眼微眯,露出一道寒光,随后对宁勇点了点头。

  砰砰……啊啊……咔嚓……

  接下来就是一阵拳头打在肉上的声音,其间还伴随着骨碎声以及两人不绝于耳的惨叫声。

  “大嘴刘?”我走到旁边,眉头微皱,在心里暗暗想着:“看来因为苏厚德太激进的原因,大嘴刘已经把怀疑的目光注意到了我的身上。”

  其实很容易联系到我,因为上一次在南城区的时候,姚二麻子被苏厚德一窝端了之后,本来我是准备接收江城的赌博业,却被大嘴刘给摘了桃子。

  这一次苏厚德到了城北区,不查别的事情,只盯着大嘴刘的物流公司,怎么不可能引起他的怀疑和猜测,估摸着他以为我想故伎重演。








  接连发生的事情说明大嘴刘已经怀疑我了,不过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将近一年的布置绝对不允许功亏一篑。

  惨叫声还在耳边不停的响起,而此时的我却陷入了沉思,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没了惨叫的声音:“宁勇,怎么样了?交代了吗?”我朝着宁勇询问道。

  “只说大嘴刘让他们盯着你,其他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宁勇回答道。

  “哦!”我应了一声,没有再多问,估摸着那两个人就是小角色。

  “怎么处理?”宁勇问。

  “让他们消失。”我的声音里充满了冰冷的气息。

  “嗯!”宁勇点了点头。

  宁勇和陶小军去处理尸体,我从酒窖里走出来,到了前边的吧台,要了一杯啤酒,慢慢的喝着。

  “宋晓曼不想碰毒/品,这一次帮了我,但是如果我不能赢大嘴刘的话,下一次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我卖掉。”我在心里暗暗想道,至于李洁生气的事情,暂时被我抛到了脑后。

  经过几年残酷的经历,我早就悟出一个道理,男人必须先有事业,然后才是女人,如果心里只有女人,只有儿女情长的话,那么到最后女人也会离你而去,所以接下来我准备集中所有精力对付大嘴刘。

  江城四大势力,黄胖子和姚二麻子已经完蛋了,一条龙也将在一个月之后移民美国,只剩下一个大嘴刘,如果能把他搞死的话,嘿嘿,我将很有可能问鼎江城道上的老大的位置,这个位置我已经垂涎很久了。

  半个小时之后,陶小军回来了,坐在我旁边,说:“二哥,尸体处理好了,要不要给熊兵打声招呼?”

  “不用,如果大嘴刘追查的话,再说也不迟。”我说。

  “嗯!”陶小军点了点头,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有话就说。”我瞥了他一眼说道。

  “二哥,胖子还记得吧。”他说。

  “嗯!”我应了一声,胖子当然记得,他因为狗子和夏菲的事情跟我翻脸了,然后投靠了姚二麻子,有段时间很是耀武扬威,不过姚二麻子完蛋之后,他便销声匿迹了,不是因为他从小跟陶小军一块长大,我根本不会关心这种小角色。

  “他想回来。”陶小军看着我一脸为难的说道。

  “回来?跟我混?”我惊讶的问道。

  “嗯!”陶小军点了点头。

  我眨了一下眼睛,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思考了片刻,问:“胖子前段时间在那里?”

  “他自己说姚二麻子死了之后,他便离开了江城,身上的钱花光了,想回来跟着我混口饭吃。”陶小军说:“二哥,毕竟我们从小一块长大,他求到我这里,我……”

  “行了,别说了,你看着安排吧,我没有意见。”我打断了陶小军的话,胖子就是一个小角色,而陶小军却是自己看重的人,也是最信任的人,不想因为一个小角色,影响我们之间的情意。

  “谢谢二哥!”陶小军一脸感激的对我说道。

  “自家兄弟,不用客气。”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当天晚上,我和陶小军都喝醉了,直接就睡在八十年代酒吧,反正李洁现在正生我的气,估摸着回金沙湾别墅她也不会让上/床,只能睡沙发,还不如睡酒吧里。

  第二天上午,陶小军带着胖子跟我见了一面,胖子在我面前没了以前的嚣张和凶狠,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不过我却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如同毒蛇般的目光,虽然一闪而逝,但是仍然被我捕捉到了。

  “老子不会成为东郭先生吧。”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暗暗想道。

  几分钟之后,陶小军带着胖子离开了,我看着胖子的背影,眉头紧锁了起来,心中暗道:“胖子是一个鸡肚小肠之人,能放下以前的恩怨?我不太相信,并且刚才他的样子也不是混得很惨,手上戴着一块名表,估摸着至少几十万。”

  “有点反常!”我因为刚才胖子眼睛里的一丝阴冷,从而产生的怀疑。

  思考了片刻,我拿出手机,拨打了小五的电话,铃声响了二下,电话另一端便传来小五的声音:“喂,王叔!”

  魏明、袁成文、小五、小树等这批孤儿经过三年多的训练已经成长了起来,他们被我安排在陶小军、狗子和三条等人身边,已经渐渐的可以独挡一面。

  “过来一下,我在八十年代酒吧等你。”我说。

  “嗯!王叔,等我十分钟。”小五说。

  我挂断了电话之后,不到十分钟,就看到小五气喘吁吁从酒吧后门跑了进来,此时是白天,酒吧还没有营业。

  “叔,找我什么事?”小五看着我询问道。

  “你现在是不是跟着小军做事?”我问。

  “对!”他点了点头。

  “胖子知道吧?”我说。

  “嗯!知道。”小五说。

  “他从今天开始也会跟你们一块做事。”我说。

  “啊,叔,那人以前不是总跟我们过不去吗?他还在我们酒台对面开了一家酒吧,故意跟我们抢生意……”

  小五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我打断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不要再提了,现在我给你一个任务。”我说。

  “什么任务?”小五看着我询问道。

  “帮我盯着胖子,他见过什么人,给谁打过电话,去过什么地方都要查清楚,如果有异常的话,立刻告诉我。”我说。

  “明白!”小五点了点头。

  “记着,在江湖上混,害人之人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对小五说。

  “嗯!”小五再次点头。

  “去吧!”我说。

  小五离开之后,我也离开了八十年代酒吧,在街上吃了一点东西,然后步行朝着苏梦开得福利院走去,准备利用几天的时间劝说她跟着一条龙移民去美国。

  在福利院门口我给苏梦打电话,本来以为她不会接,可是没有想到,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另一端传来她的声音:“喂,王浩。”

  “苏梦,有空吗?出来坐坐。”我说。

  “好!”她同意了,这让我再一次吃惊。

  “我现在就在福利院门口。”我说。

  “等我五分钟。”苏梦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呆呆的拿着手机,眨了一下眼睛,心里一阵疑惑:“今天的苏梦怎么了?变性子了?好像刚才说话的声音都跟以前不一样了,变得有点温柔,真是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