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856 857 858 回 顺其自然

  我拿着手机大骂,可惜宋佳已经挂断了电话,这让我感觉十分的郁闷,有火没地方发,差一点憋出内伤。

  五千万,我肯定是没有,给了周紫珊二千万,剩下的三千万我准备用来发展忠义堂,绝对不会再还回去,可是宋佳的威胁也不能无视,毕竟那段视频的杀伤力太大了,只要被李洁看到,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怎么办?”我在心里暗暗想道,眉宇间皱成了一个川字。

  当天晚上我一夜无眠,第二天却意外得到了一个好消息,中午的时候,李洁约我一块吃饭,她今天工作比较闲。

  吃饭的时候,李洁说:“王浩,苏忠伟的工作已经搞定。”

  “谢谢你。”我说。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实在太奇怪了。”李洁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什么事?”我漫不经心的问道,心里一直在思考着宋佳提出的要求,现在对于其他事情,我根本提不起兴趣。

  “郝书/记把苏厚德调离了人大。”李洁说。

  “呃?”我愣了一下,马上开口问道:“苏厚德被调离了人大?调到那里去了?”

  “城北区当区委书/记,你说奇怪不奇怪,最近上上下下都在议轮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奇怪了,本来所有人都认为苏厚德这辈子完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咸鱼也能翻身,真是奇怪。”李洁摇晃着脑袋说道。

  听了她的话,我心里也有一点吃惊,本来以为周志国不可能这么好说话,不但把孔志高放了,还把苏厚德调出来,可是没有想到,求他的两件事情竟然都实现了。

  “妈蛋,周志国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这里边会不会有什么阴谋?”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

  虽然没有当过官,但是我已经不是三岁小孩,知道官场更加的黑暗和肮脏,官场是什么地方,是全国精英汇聚的地方,从十几亿人之中脱颖而出的人精,几乎全部进入了官场,所以说在官场混的人没有一个是笨蛋,即便看起来像笨蛋,那也是装的。

  “周志国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在心里猜测道。

  “王浩,怎么了?发什么呆?”耳边传来李洁的声音。

  “呃?没什么,就是太吃惊了,苏厚德竟然能从人大调出来。”我说。

  “喂,前段时间你好像跟我说过,想让苏厚德去城北帮你对付大嘴刘吧。”李洁突然盯着我问道。

  “有这件事吗?”我装疯卖傻的对其反问道。

  “嗯,别告诉我,苏厚德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李洁看着我的眼睛说道。

  “呵呵!”我呵呵一笑,实话实说:“媳妇,不瞒你说,我是跟周省长提过苏厚德的事情,当时他并没有答应啊,可是现在看来,他已经把事情办好了,媳妇,你在官场待得时间久,帮我分析分析,周志国到底几个意思?“

  “果然是你搞出来的事情。”李洁说,随后眉黛微皱,思考了片刻,一脸严肃的对我说道:“王浩,以后你也许要尽量少接触周志国了。”

  “呃?为什么?”我的表情一愣,盯着李洁询问道。

  “一个省长不会让别人永远抓着小辫子,上一次张承业的事情,我们已经给他添了不少的麻烦,这一次你又让他安排江城市的一个小区长,你换位仔细想想。”李洁意味深长的对我说道。

  我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抬头看着李洁问:“媳妇,你的意思是……”

  “周志国很可能会对你不利。”李洁说。

  我眉头紧锁了起来,认真思考着李洁的话,同时尽全力让自己代入周志国的角色,在心里对自己拷问着:“如果自己是周志国会如何做?”

  几分钟之后,我朝着李洁点了点头,说:“媳妇,你说的没错,周志国如此的异常,也许就是想让我进一步逼他或者他已经有了计划。”

  “你一定要小心,不要再跟周志国接触,记住,他现在是省长了,全省二号人物。”李洁对我叮嘱道。

  “明白,谢谢媳妇,不是你的提醒,我都想不到这层原因。”我说。

  随后我和李洁又聊了一会,她便回区政府上班去了,而我则开车去了苏厚德家里。

  调令已经下来了,苏厚德家里没人,我站在低矮的院墙外边,眉头微皱的思考着这件事情,心中暗道:“也许不跟苏厚德打招呼是一种更好的选择。”

  苏厚德这个人,嫉恶如仇,眼睛里不容沙子,他连张承业都敢抓,如果在城北区发现大嘴刘的物流公司私下里运输贩卖毒/品的话,他绝对人一查到底,我完全没有必须提醒他。

  思来想去,我决定不跟苏厚德摊牌,一切顺其自然。

  昨天宋佳说过,她把海河集团的股份卖给了大嘴刘,还说大嘴刘最近赚了一大笔钱,她不知道大嘴刘的钱从何而来,我却能够猜到,经过大半年潜移默化的努力,一条龙已经把江城的大半个毒/品市场悄悄的让给了大嘴刘。

  毒/品是暴力行业,大嘴刘当然有钱了。

  要想让人灭亡,必须要先让他疯狂,大嘴刘身后有省里的陈书/记,再加上毒/品上的巨大利益,他绝对会越来越疯狂,这样的话,离他完蛋的时间就会越来越近。

  “苏厚德,你可不要让我失望。”我嘴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了。

  大嘴刘的事情,现在不需要我/操心了,前期的安排已经全部完成,一条龙为了平安的金盆洗手,甚至于找一个替死鬼,他会全力让大嘴刘做大做强,逐步取代他在江城的地位,这种取代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取代,当大嘴刘明白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无法自拔。

  至于苏厚德,则是我为大嘴刘准备的送他下地狱的人,我相信不畏强权的苏厚德,只要找到大嘴刘运输贩卖毒/品的证据,一定会一查到底。

  大嘴刘如果完蛋的话,江城的四大势力将去其三个,剩下的一条龙,他会金盆洗手,那么整个江城的黑/道瞬间会群龙无首,肯定会兴起许多的小势力,到了那个时候,就该是我出手的时候,一举将江城的所有小势力拿下,然后一统江城的道上势力,真正成为黑暗霸主。

  理想很丰满,但是现实却十分的骨感,因为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宋佳的来电。

  我的眉头瞬间紧锁了起来,刚刚运筹帷幄意气风发的感觉,在宋佳的电话里灰飞烟灭。

  “喂,王浩,五千万准备好了吗?”她嚣张的问道。

  “宋佳,你不要太过份。”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过份?呵呵!王浩,我看你是想让我把视频发给李洁是吧?”宋佳对我威胁道。

  “别别!”我立刻认怂了,急忙对着手机喊道。

  “哼,我再问你一遍,五千万准备好了吗?”宋佳冷哼了一声,再次开口问道。

  “那个,能不能少点,我身上真没钱了。”我用可怜兮兮的声音说道。

  “五千万,少一分都不行。”宋佳斩钉截铁的说道。

  “可是我现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啊。”我说。

  “是吗?那看来只能把视频给李洁了,她一定会很喜欢。”宋佳阴森森的说道。

  “你……卑鄙、无耻、下流、不要脸,那天可是你主动勾/引老子,现在却反咬老子一口。”我破口大骂。

  “王浩,五千万本来就是我的,即便要回来,老娘也亏了。”电话另一端的宋佳嚷道。

  “你亏个屁。”我吼道:“陪老子睡了一觉把你爸救了出来,你亏什么,操,难道视频里没有显示当时你有多么舒服,多么骚吗?”

  “王浩,你……你混蛋。”宋佳骂道。

  “喂,如果你把视频给我,也许我会考虑让你当我的情人,每个星期可以临幸你一次。”我故意气宋佳,因为到手的三千万,我是不打算还给她的,到嘴的肥肉怎么可能再吐出去,没有这样的道理。

  “王浩,你去死吧。”宋佳骂道,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眉头紧锁,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于是立刻又反拨了回去,可惜宋佳的电话已经关机。

  整个下午,我都提心吊胆,于是那里也没去,把车开到了东城区区政府门口,暗中观察着进进出出的人,如果宋佳出现在这里,我准备将其拦住,这也是没有办法之中的办法。

  还好,整个下午都风平浪静,并没有出现宋佳的身影。

  五点钟,李洁准时下班,我提前给她打了电话,说自己在大门口等她。

  五点十分,李洁踩着黑色小皮鞋,拿着一个黑色的包包从区政府办公大楼走了出来,我急忙迎了上去。

  “媳妇,下班了,车子在那边。”我说。

  “嗯!”李洁应了一声,脸色看起来很疲劳。

  走到车子旁边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旁边,看清楚这个身影之后,额头一瞬间冒出了冷汗,心也随之提了起来,因为这个窈窕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宋佳。

  “王浩,这么巧。”宋佳一脸笑容的朝着我和李洁走了过来,脸上的笑容我怎么看都觉得太虚伪。

  “宋、宋佳,你、你怎么在这里?”看着一脸笑容的宋佳,我说话都结结巴巴起来。

  “来东城区政府办点事,刚才路过这里,李洁书/记,我们又见面了。”宋佳笑着伸出了手,想要跟李洁握手,下一秒,我直接抓起她的胳膊朝着旁边走去,一边走一边扭头对李洁说道:“媳妇,到车里等我。”

  李洁眉头微皱,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宋佳,最终一句话没说,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我抓着宋佳走了大约五、六步,然后这才将她的手腕松开,恶狠狠的瞪着她说道:“宋佳,你到底想干嘛?”

  “我不是在电话里说了吗?五千万,不然的话,我一定会让你后悔。”宋佳斜着脑袋盯着我说道。

  “我说了,没有五千万,你给我的五千万,为了救你爸,我全部给了周志国的女儿周紫珊。”我说。

  “呵呵!”宋佳呵呵一笑,说:“王浩,你当我是傻子吗?周紫珊那里你只给了二千万,你身上至少还有三千万。”

  “呃,你怎么知道?”我表情一愣,问道。

  “王浩,你没听过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吗?”宋佳甩了一下头发,斜视着我反问道。

  我撇了撇嘴,心里估摸着八成是郝承智这个王八蛋泄的密。









  李洁就在旁边,我不想跟宋佳纠缠太久,于是小声的对其说道:“明天上午我找你,如何?”

  宋佳盯着我看了大约十几秒钟,最终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然后转身离开了。

  呼!

  看着宋佳的背影,我深深的呼出胸中的一口浊气,刚才表面上虽然还算镇静,实则内心深处十分的紧张,生怕宋佳在李洁面前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

  “怎么了?”回到车上之后,李洁盯着我问道。

  “没什么,宋佳把海河集团的股份转让给了大嘴刘。”我说。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李洁看了我一眼,问道。

  “当然有关系了,大嘴刘去年摘了我的桃子,本来想着找机会弄他,现在可好,今年他又收购了海河集团,现在是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势力越来越大,整个江城的道上,大嘴刘隐隐有超越一条龙的征兆。”我说。

  “王浩,我不希望你再做危险的事情,你还不到三十岁,要不你去考一个在职研究生,然后我想办法把你弄进东城区政府当公务员吧。”李洁非常认真的对我说道。

  听了她的话,我心里一愣,因为自己从来没有这种想法,当公务员?对于我这个三流大学毕业的学渣来说,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媳妇,你开玩笑呢?”我笑着说道。

  “王浩,我是认真的,江城大学那边我妈还有一点关系,要一个研究生的名额没有问题,只要你有一个研究生的身份,我就有办法把你搞进东城区政府当公务员。”李洁说。

  看到李洁脸上认真的表情,我估摸着她考虑这个问题已经很久了,本来当成一个笑话听,现在却不得不认真对待:“媳妇,我这种性格不太适合混官场,给你当个狗头军师还凑合,你就让我自己再混混,如果真是事不可违,我会知难而退,然后守着东城区的四个场子过日子,好吗?”我说。

  李洁盯着我的眼睛看了一会,最终点了点头。

  第二天上午十点半,我在一品居茶楼见到了宋佳,两个人开始的时候都没有说话,我给她倒着茶水,然后慢慢的喝着。

  一壶茶喝完之后,我抬头盯着一脸惬意品着茶的宋佳说:“五千万我真拿不出来,二千万已经给了周紫珊,剩下的三千万我可以还给你,但是你要发誓,不但把视频给我,还要保证绝对没有备份。”

  宋佳没有说话,微闭着眼睛,足足让我等了半分钟,她才慢慢的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说:“五千万,少一分钱都不行。”

  “宋佳,你别逼我啊。”听了她的话,再看到她那种表情,一瞬间我心里涌出一股怒火,咬牙切齿的说道。

  “就逼你了。”宋佳瞪着我说道。

  “我……”

  “你想怎么样?杀我灭口,来啊。”宋佳说,

  我瞪着她,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宋佳绝对已经被我千刀万剐了:“我真得只有三千万。”我说。

  “那是你的事。”宋佳说,一点通融的余地都没有。

  “大不了鱼死网破。”我嚷道,实在太他妈憋屈了。

  “行啊,我保证十分钟之后,李洁就会看到我们两人缠绵的视频,当时你可很卖力哟。”宋佳脸上露出一个胜券在握的微笑。

  “卑鄙,无耻,不要脸。”我骂道。

  “呵呵!”宋佳呵呵一笑,说:“彼此彼此,都是跟你学的。”

  此时此刻,我很想起身离开,但是想到后果,我就不敢冲动了,不到最后一刻,我实在不想让李洁知道自己和宋佳的事情。

  稍倾,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抬头看着宋佳说道:“我身上只有三千万,再多拿不出一分,你如果坚持五千万的话,那只能鱼死网破。”

  宋佳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会,开口说道:“五千万我可以不要。”

  “呃?什么?”我眨了一下眼睛,还以为自己刚才听错了,于是又问了一遍:“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五千万我可以不要,视频的事情也可以不告诉李洁,永远帮你保密。”宋佳笑眯眯的说道。

  “条件?”我问,天上不会掉馅饼,宋佳不再追要五千万,绝对会有别的条件。

  “条件嘛,很简单。”宋佳朝着我勾了勾手指头,那意思让我靠近她一点。

  看着宋佳脸上诡异的表情,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妈蛋,她想搞什么?”

  最终我稍稍将脑袋靠近了宋佳一点,然后耳边传来了她的声音,一共二个字:“肉偿!”

  听到这二个字之后,我一下子愣住了,瞪大了眼睛,抬头盯着宋佳,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

  宋佳并没有任何反应,仍然在不紧不慢的喝着茶,一脸陶醉的模样。

  “老子不卖身。”几秒钟之后,我开口嚷道。

  “如果你想失去李洁的话,完全可以拒绝我的要求。”宋佳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你……”我用手指着她,久久说不出话来。

  “给你五分钟考虑时间。”宋佳看了一眼手表,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一阵郁闷,二分钟之后,我看着宋佳说道:“那个,你不会看上了我吧?”

  “你不需要知道。”宋佳面无表情的说道,然后看了一眼手表,对我提醒道:“你还有三分钟的考虑时间。”

  思来想去,肉偿就肉偿吧,反正宋佳很漂亮,气质也不错,最主要是上次跟她做的时候,虽然不是处,但是下面很紧。

  “怎么个肉偿法?”剩最后一分钟的时候,我开口对她询问道。

  “很简单,在我离开江城之前,只要你接到我的电话,必须在半个小时之内赶到指定的地方。”宋佳说,看来她在来之前,应该早就想好了。

  “你还有多久离开江城?”我试探着问道。

  “正在办移民手续,三个月之内肯定会离开。”她说。

  我眉头紧锁,又思考了几秒钟,最终点了点头。

  宋佳看到我点头,脸上的微笑越发的诡异,说:“就知道你会答应,你不吃亏。”

  “哼!”我冷哼一声,心里想着确实不吃亏,就当这三个月多了一个免费的炮友,想想也不错。

  可惜在几年之后,我才发现自己此时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宋佳,一个能独立抗起海河集团的女人,岂会那么简单。

  “走吧!”几分钟之后,宋佳起身对我说道。

  “去那?”我抬头看着她问道,表情有点发愣。

  “你刚才答应了什么。”宋佳对我反问道。

  “啊!”我轻呼一声,说:“现在就开始吗?”

  “你说呢?”

  我撇了撇嘴,心里暗道一声:“妈蛋,你到底有多缺爱啊,不会几年没有碰过男人了吧。”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表面上并没有露出一丝异样表情,稍倾,我跟着宋佳离开了一品居茶楼,本来想着应该是去开/房,不过我想错了,宋佳直接把我带到了她的家里,一栋在大沽河边的独立别墅。

  站在别墅外边,我眉头微皱,心里不由自主的有了另一种想法:“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这别墅里边有埋伏怎么办?”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怎么,害怕了?”宋佳走了几步,可能看到我没有跟上,于是扭头盯着我说道。

  “怕?呵呵!老子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我冷哼了一声,说道。

  “那就进来吧。”宋佳说。

  我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几秒钟,并没有看到任何信息,最终在一种忐忑不安的心态之下,抬腿走进了这栋独立别墅。

  “去洗澡。”宋佳指着卫生间对我说道。百度‘上门女婿 紫薇书屋’,第一时间看最新章节。

  “不一块吗?”我色眯眯的盯着她的胸脯说道。

  “我卧室的卫生间洗,一会你洗完了直接进来,等你。”宋佳给我一个妩媚的笑容,然后朝着楼上走去。

  我看着她的背影,眉头紧锁,心中暗道:“他妈的,到底几个意思,难道不会真得看上我了吧?”那天我被诱惑的确实挺卖力,最后宋佳被我弄得全身痉挛,攀登上的高峰,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想让我肉偿?

  稍倾,我走进了一楼的大卫生间,想了一下,掏出手机给宁勇发了一条微/信,并且把自己的位置传给了他:“马上过来,在别墅外边等我,如果收到我的求救信息,立刻冲进去。”

  嘀嘀!

  不到一分钟,宁勇回信了,只有一个字:“嗯!”

  只要宁勇到了,我的心便放下了一大半,宁勇现在的功夫,已经到了化境,一拳一脚的力量之大,绝对超越了人体的极限,到了他这个境界,其实中国传统武术才发挥出其恐怖的战力,一拳一脚的力量都是全身力量的集中。

  全身的肌肉骨骼的力量集中于一点,全力压缩之后瞬间释放出去,跟仅仅手臂、肩膀和腰部的力量配合打出去的拳有天壤之别。

  我看过宁勇的演示,几百斤的沙袋,他仅仅用手臂、肩膀和腰部的力量发力,只能把沙袋打得飞起来,虽然也很厉害,但是如果他用上化劲的话,将全身力量压缩集中在拳头上打出,沙袋飞不起来,但是却在一瞬间砰的一声,爆炸开来,当时震撼的我目瞪口呆,两种力量的破坏力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我磨叽了二十分钟,才从卫生间里出来,朝着二楼的卧室走去,而此时宁勇已经在小区的门口,正准备翻墙进来。

  吱呀!

  我走到二楼卧室门口,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推开了虚掩的门。大白天,宋佳把窗帘已经拉死,里边开了一盏柔和的床灯,她此时穿着一条真丝的吊带睡裙躺在床上,两条雪白的大腿露在外边,格外的诱人。

  既来之,则安之。

  我走到了床边,刚要说话,宋佳突然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将嘴唇凑了过来,吻在我的嘴上,随之我的身体也被她拽到了床上,两个人激烈的热吻了起来。

  宋佳吊带睡裙里边什么也没有穿,是真空,我也仅仅围了一条浴巾,所以很快我们两人便坦诚相见了。

  “有TT吗?”准备进入的时候,我刹住了车,开口对宋佳问道。

  “没有,没关系,快点。”宋佳伸手在我臀部打了一下,催促道。

  都到了这个时候,我骑虎难下,于是下一秒,床上便传出一阵吱呀的声音,其中还伴随着女人的呻/吟声。

  下午四点钟,我离开宋佳的别墅,感觉腰有点酸。







  宋佳虽然保养的好,但是实际年龄已经三十岁了,估摸着平时根本没让男人碰过,下面非常的紧致,再加上三十如虎的年纪,所以在床上的时候需求很多,弄得我离开别墅的时候,两条腿有点发软,腰部发酸。

  练习易筋经快一年的时间了,我的身体有很大的改变,平时跟李洁做二次我都不会感觉累,因为李洁在床上还是比较保守,宋佳却不一样,平时看起来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实则到了床上却像一只小野猫,各种姿势的诱惑我,直到把我榨干为止。

  宁勇看到我的时候,眉头微皱了一下,问:“脚步浮虚,怎么会事?”

  “呃?没什么,你开车,我休息一下。”我说。

  “这是谁的别墅?”宁勇再次询问道,他今天的问题很多,以前不是这样。

  “一个朋友的。”我想了一下,回答道。

  “女朋友?”宁勇扭头盯着我问道。

  “呃……”我沉吟了一下,说:“男性朋友。”

  可惜我的话刚说完,别墅二楼的阳台上出现了宋佳的身影,她穿着那件吊带睡裙,两条雪白的大长腿此时显得格外刺眼。

  “这是一个男人?”宁勇从车里抬头朝着二楼阳台看了一眼,然后对我反问道。

  “这……咳咳!”我一时语塞,只能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说:“我的事情你别管。”

  宁勇撇了撇嘴,然后发动车子朝着小区外边驶去,我感觉有点累,身体靠在后面,闭目养神起来。

  “去那?”宁勇问。

  “八十年代酒吧。”我说。

  “哦!”宁勇应了一声,没有再多说话。

  半个小时之前,我和宋佳在床上疯狂缠绵的时候,收到了李洁发过来的短信,她今天晚上有一个重要会议,估摸着十点之后才能回来,于是我准备去八十年代酒吧找陶小军喝喝酒,顺便商议一下接下来忠义堂的发展,现在手上有三千万,并且看样子大嘴刘也已经入坑,只等着利用苏厚德嫉恶如仇的性格收网,然后我坐收渔利。

  现在看起来一切顺利,但是大嘴刘身后毕竟还有一尊大神,只要出现一点错误,很可能功亏一篑,所以必须小心谨慎。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停在了八十年代酒吧门口,我准备下车的时候,身后传来宁勇的声音:“上一次对付赵四海的时候,多亏了李洁嫂子,如果不是她的话,我们这些人很可能会有大麻烦。”

  听到宁勇的话,我身体轻微颤抖了一下,心里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我心里有数!”我没有转头,开口说道。

  宁勇没有再说话,这种事情,做为兄弟也只能点到为止。其实我何尝想这样,那是万不得已,没有办法的办法,只是这种苦衷不能告诉任何人,只能憋在自己心里。

  “叔!”我刚刚下车,突然一个靓丽的身影扑进了我的怀里,一瞬间,我感觉有点吃惊,低头看去,发现竟然是消失了将近三个月的顾芊儿,此时她正双手紧紧的搂着我的腰,将小脑袋贴在我的胸口,嘴里喊着:“叔,想死我了。”

  “芊儿,你终于舍得回来了,说,为什么过年也不回来。”我装出生气的模样瞪着怀里的顾芊儿问道。

  去年冬天,周忆雪带着顾芊儿去欧洲滑雪,没想到两个人玩完了欧洲又去了美国,听说在美国待了一个月,然后又去了非洲,过年都没有回来,彻底的玩疯了,还有两个月就高考了,顾芊儿现在才回国。

  “叔,古话不是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嘛,忆雪姐带我出去长见识,我们先去了瑞士,然后又去英国、法国、德国……”顾芊儿抬头盯着我,开始喋喋不休起来。

  稍倾,周忆雪走了过来,跟我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便离开了,而顾芊儿却一直跟在我身边,双手抱着我的手臂,一块走进了八十年代酒吧。

  本来今天晚上是来找陶小军等人喝酒,碰到顾芊儿之后,整个晚上基本上都在听她讲游玩的见闻,她口才很好,倒是讲得很有闻,我听得津津有味。

  十点钟,我带着顾芊儿离开了八十年代酒吧,朝着以前忠义堂总部的那栋楼走去,准备送她回去,现在这栋楼属于周忆雪。

  顾芊儿还在喋喋不休,看起来兴致很高,我不由的想给她泼点凉水,毕竟还有二个多月就高考了:“喂,该收收心了,马上要高考了,不记得你的承诺吗?省理科状元。”我对顾芊儿说道。

  “叔,放心吧,手到擒来。”顾芊儿自信满满的说道。

  “不可大意,我们省是高考大省,你的智商虽然很高,但是中国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才,智商高的人大有人在。”我故意打击她,其实智商140以上就很厉害了,基本上都是学霸,智商到了160以上,那是绝对是天才之中的天才,可以用其智如妖来形容,而顾芊儿就是智商160以上的妖孽,很长得很漂亮,有时候想想,老天爷确实不太公平,不过再仔细想想,其实也很公平,因为她从小没有父母,一直在孤儿院长大,如果不是遇到我,她的将来是什么样,现在还很难说。

  “叔,放心吧,不就是一个省理科状元吗,小意思。”顾芊儿十分轻松的说道。

  我还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过却被顾芊儿用小手给捂住了嘴,此时我们两人正走在一条漆黑的小巷里。

  “叔,你想我吗?”顾芊儿再一次扑进了我的怀里,将小脑袋紧贴着我的胸口问道。

  “想,当然想了,叔都快急疯了,眼看着就要高考了,你再不回来的话,我都要买机票去非洲找你了。“我答非所问,实则心里明白她在问什么,毕竟在蒙山市的时候,我和芊儿之间那层窗户纸早就捅破了,我要了她的身子,成为了她第一个男人。

  “你知道我在问什么,快回答我。”顾芊儿撒娇的说道。

  我左右看了看,小巷里没人,于是最终小声的说道:“想!”

  “我也想你。”顾芊儿深情的说道。

  “咳咳!”气氛变得非常的暧昧,我干咳了二声,说:“那个,叔送你回去。”

  顾芊儿的身体没有动,而是扬着头,嘟着小嘴,说:“吻我!”

  看着她精致漂亮的脸蛋,粉嘟嘟的小嘴,我不由自主的吻了下去,两片火热的嘴唇紧贴在一起之后,芊儿开始强烈的回应着,一时之间,小巷里响起我们两人粗重的呼吸声。

  一个长吻过后,芊儿对着我的耳朵吹了一口热气,然后用十分诱人的声音说道:“叔,今晚我想跟你在一起。”

  说实话,我真有点受不了,不过想了想,最终开口拒绝了:”不行。”

  “为什么?”芊儿问。

  “芊儿,我们之间……”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顾芊儿打断了,她说:“叔,这辈子我只喜欢你一个人,我愿意给你做情人,做一辈子的情人。”

  “这……”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半分钟之后,脑子才恢复正常的思考,说:“芊儿,你还小,一辈子很长的,等你大学毕业再说吧。”

  “叔,今年我虚岁已经十八岁了。”顾芊儿说。

  “十八岁在叔眼里也是一个小屁孩,好了,回家。”我说,随后强行将她带离了小巷,朝着忠义堂总部走去。

  当天晚上,我好说歹说才将顾芊儿送回去,并且答应明天中午请她吃饭,她这才同意乖乖听话。

  呼!

  看着顾芊儿的身影走进楼洞,我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感觉脑袋有点大,自己在女人方面好像真得有点意志不坚定,想想现在,在自己身边的女人,除了苏梦之外,好像都跟自己上过床。

  “唉,王浩啊王浩,管不住你的下面,早晚会出大事。”我在心里对自己警告道。

  江城第一美女李洁,小姨子袁雨灵,小萝莉顾芊儿,假小子邓思萱,冰美人曲冰,再加上一个美女总裁宋佳,个个都是美女,竟然个个都跟自己上过床,想想自己挺牛逼,但是仔细一想,又感觉头痛。

  “走一步看一步吧,希望这些女人不要凑在一块,这样自己还能好过一点。”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晚上回到金沙湾别墅,还好李洁开会累了,洗洗便睡了,并没有让我交公粮,不然的话,我肯定交不出多少粮食,因为下午的时候已经被宋佳给榨干了。

  第二天中午本来约好了请芊儿吃饭,可惜被宋佳一个电话给破坏了,打电话给芊儿道歉之后,我开车再一次去了大沽河边的那栋独立别墅,宋佳也没有多说什么,总之去了之后就是一个字——干,我一晚上积攒的粮食再一次被榨干。

  一连三天,天天如此,我都快要受不了了,还好从第四天开始,再也没有接到宋佳的电话,并且自此她便消失了,我们两人再见面的时候,已经是三年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