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853 854 855 回 弱点

  李洁的权限最多把苏忠伟调到区法院上班,并且也就是当个普通工作人员罢了,至于苏厚德的调动,她根本插上不话。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我一直在思考要不要给周志国打个电话,请他帮忙,思来想去,最终这个电话没有打。人的忍耐都是有一定限度的,虽然我手里有周志国的把柄,说好听一点,我们两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但是实际上,周志国毕竟高高在上,并且马上要升省长,一次、二次,他也许能够容忍,找他的事情多了,怕是会产生不好的变化。

  我出来的第五天,闲着无事,正在小区的草坪上练习易筋经,放在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铃铃……

  我本来不想接,可是铃声响个不停,于是只好停下易筋经,走到旁边,俯身拿起外套,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当我看到是宋佳的来电,于是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她现在在我的眼里就是送财童子:“喂,宋佳,想好了?”我问。

  “王浩,你真能救出我爸来吗?”她问。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这点信用我还是有的。”我说。

  “一千万,把我爸弄出来,双开无所谓,只要不坐牢就可以。”宋佳说。

  “一千万?宋佳,我告诉你,少了一个亿,你别来找我,就这样,我还有事,挂了。”我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盯着手机自言自语道:“小样,现在是你求我,不是我求你,一千万,打发要饭的呢,上一次,不是你和孔志高帮着大嘴刘,姚二麻子的赌场早就是我的了,这一次,哼哼,连本带息给老子还回来。”

  对于上一次被大嘴刘摘桃子的事情,我一直耿耿于怀,谋划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经历了不少的波折,最后竟然成全了大嘴刘,换了任何人都会受不了,我也不例外,所以通过这件事情,我想从宋佳的身上连本带息把钱给要回来。

  我把手机刚刚装进外套口袋,准备继续修炼易筋经,可是刚走二步,手机铃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我擦,看来今天是练不成了。”我嘴里小声嘀咕了一声,随后再一次拿出了手机,发现又是宋佳的来电,不由的眨了一下眼睛,没有马上接听,而是等到铃声响了六下之后,这才慢慢的按下了接听键:“喂,想通了?”我问。

  “二千万。”电话另一端传来宋佳的声音。

  “操,宋佳,我再跟你说最后一遍,一个亿,少一分钱都不行,什么时候你想通了,再给我打电话。”我装做十分生气的说道,然后再一次准备挂断电话。

  “王浩,等等。”宋佳急切的说道。

  “你还有什么事?”我问。

  “三千万。”她说。

  “你妹,滚!”我骂道,然后快速的挂断电话,并且直接关机。

  我算是服了宋佳,像挤牙膏似的,一点一点的往外出,就不能痛快一点。其实,也不是非一个亿不行,刚才听到她报到三千万的时候,我已经动心了,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钱。

  “宋佳啊宋佳,不是老子难说话,而是想要救孔志高必须找周志国,老子最近不少麻烦他,过几天他就要当省长了,趁这个机会老子想给他送点钱,表达一下心意,这钱老子是没有,只能借花献佛了。”我看着手机自言自语道。

  前段时间我通过郝承智了解了一下周志国的家庭情况,他还有一个女儿,叫周紫珊,标准的千金大小姐,郝承智说比他嚣张十倍,在他们那个圈子也算是上层人物,经常跟张承业一块玩。别看郝承智在江城纨绔圈子里算是顶尖,到了省里边,他也就是一个跟班的角色。

  当时郝承智无意说起,周紫珊开了一家奢侈品店,因为经营不善,快要倒闭了,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前段时间还跟他借过钱,所以我想把钱送给周紫珊,毕竟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只要周紫珊敢收我送的钱,那么周志国的又一样把柄就无形之中攥在了我的手里,到时候趁机向他提出把苏厚德调到城北区当区委书/记的要求,估摸着就成了。

  其实苏厚德的事情根本不用周志国亲力亲为,只要他给郝弘文打个电话就可以了,现在的江城,孔志高倒了,郝弘文彻底了掌控了党政两个部门,可以说他现在在江城跺跺脚,江城就要颤三颤。

  中午给李洁打了一个电话,本来想跟她一块吃午饭,可惜她在开会,没有时间,于是我只好叫了快餐,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吃。

  一边吃饭一边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突然耳边响起了门铃的声音:”咦?这个时候谁会来?难道是刘静?她好像有钥匙吧?“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随后起身朝着大门走去。

  吱呀!

  打开门之后,我发现宋佳紧锁着眉头站在门外。

  ”怎么是你?”我的表情一愣,开口说道。

  “五千万,不能再多了,我们海河集团的钱全部投到了华城路改造的项目上,现在最多拿出五千万。”宋佳在我面前伸出了五个手指头,一脸严肃的说道。

  “一个亿,一分钱不能少。”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宋佳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冷冷的盯着我,一时没有说话。我的目光反瞪了回去,一点都没有躲闪,因为从认识宋佳开始,一直都是她对不起我,而我开始的时候却拿她当朋友,并且她还欠了我一条命,跟她要一个亿一点都不多。

  “我现在只能拿出五千万,要不我给你写个欠条,二年之内,另外的五千万我一定还清。”宋佳说。

  听她这样说,我冷哼了一声说道:“别以为我没有做过生意,便不清楚里边的门道,五千万的欠条?哼,那是五千万的白条吧。”

  “那你想怎么样。”宋佳问,样子有点生气。

  “一个亿,一分钱不能少,至于有没有钱,那是你的事情,对了,你也可以不救孔志高。”我说。

  宋佳皱着眉头,上牙咬着下嘴唇,盯着我看了几秒钟之后,抬脚走进了别墅。本来我挡在门口,不想让她进来,不过想了想,太没有礼貌了,再说现在的宋佳可是自己的送财童子,所以我最终没有拦她。

  初春的时节,宋佳穿着一条淡蓝色牛仔裤外加黑色的长靴,牛仔裤紧贴在大腿上,看起来很性感。

  说实话,她也是一个美女,不过因为李洁、苏梦、袁雨灵、顾芊儿、曲冰等各种各样的美女看习惯了,所以我对宋佳一点都不感冒。

  稍倾,宋佳把外套脱了下来,露出里边的衬衫,胸部十分的有料,我不由的多看了几眼,不过很快就把目光收了回来。

  “李书/记不在家啊。”宋佳说。

  “少废话,一个亿,一分钱都不能少,没事你快点离开,我要睡觉。”我看着宋佳说道,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宋佳突然朝着我走了过来,正常的男女距离大约一米左右就应该停下来了,可是她却一直走到胸部撑起的衬衫顶在我的胸堂上,这才停下来。

  胸膛处传来一阵柔软的感觉,让我心里一阵心猿意马,不过很快清楚了过来,暗道一声:“操,玩美人计啊!”

  噔噔!

  下一秒,我朝后退了二步,盯着眼前的宋佳说道:“男从授受不亲,不要有其他想法,一个亿,一分不能少。”

  宋佳盯着我,没有说话,大约十几秒钟之后,她抬手开始解衬衫的口子。

  “你干嘛?”我惊呼道。

  可惜宋佳一点反应都没有,手上的动作不变,继续解衬衫口子,接着我看到白色的皮肤和黑色的胸罩出现在我的面前,她的胸部果然很大,黑白的对比,看起来十分的诱人。

  “把衣服穿上,美人计对老子没有用。”我瞪着宋佳说道。

  她笑了笑,把脱下的衬衫扔在沙发上,然后双手朝着自己背后伸去,想要去脱黑色的胸罩。

  “喂,不要再脱了。”我立刻用手指着她说道。

  宋佳没有理睬,一瞬间,她胸前的黑色胸罩掉了下来,然后我的眼睛就瞪大了,口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了大量唾液。

  咕咚!

  我很没出息的吞了一口口水。

  此时此刻,我心里虽然知道应该马上离开,不能再继续下去,更不能再看宋佳那令人垂涎的胸部,可是我的脚就是移不动,眼睛也移不开。

  就在我发呆的时候,宋佳开始脱长靴,然后就是她的紧身牛仔裤,在此期间,我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只剩下粗壮的喘息声。

  当宋佳把牛仔裤脱下来的时候,我的呼吸猛然加剧。

  呼哧!呼哧!

  因为宋佳里边竟然穿了一条透明的丁字裤,估摸着来之前就做好了准备,特意穿这种东西,朦朦胧胧最是诱人,比脱光了都诱人。

  “你、你要干嘛,把衣服穿上,美、美人计对我没、没用。”我看着宋佳朝自己走来,结结巴巴的说道,不过眼睛里的目光却出卖了自己,因为我的目光一直在她胸部和小腹下方朦朦胧胧的黑色丁字裤上扫视。

  三秒钟?也许五秒钟,总之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仅仅只穿了一条透明黑色丁字裤的宋佳已经到了我的怀里,并且主动吻在我的嘴唇上,同时两只小手开始在我身上游弋。

  呼哧!呼哧!

  我的呼吸加粗,体温开始升高,身体有了反应,在女人方面,我的意志从来都特别的脆弱。






  二个小时之后,宋佳离开了,而此时的我却是懊悔不己,呆呆的坐大沙发上,嘴里喃喃自语:“妈蛋,王浩啊王浩,你怎么就管不住自己,一共就做了二次,一次就是二千五百万啊,这他妈太贵了,钻石做的也没有这么贵。”

  回到二个小时之后,宋佳脱得只剩下一条丁字裤扑进了我的怀里,然后开始各种勾引,我最终没有忍住,将她抱起来放在沙发上,然后就是一阵攻伐。

  一共做了二次,宋佳穿衣服离开时候,扭头对我说道:“五千万,银行下班之前我会转到你的卡上,希望一个星期之后,我父亲可以出来。”

  “嘿嘿!”我当时嘿嘿一笑,想要吃完了不认帐,说:“我可没有答应你。”

  “是吗?你可以不答应。”宋佳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然后走到茶几旁边拿起她的包包,从里边拿出了一个摄像机,看到摄像机的一瞬间,我就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宋佳,你卑鄙。”我吼道,想去夺摄像机,可惜被她给躲开了。

  “王浩,你是男人的话就有一点男人的担当,提起裤子想不认帐,门都没有,除非你想让这段视频出现在李书/记的手机里。”宋佳瞪着我说道。

  “不要!”我立刻说道,如果这段视频出现在李洁的手机里,后果不敢想象,并且地点还是在家里的沙发上,想想我都感觉后怕。

  “一个星期,我要看到我父亲。”宋佳盯着我说道。

  “半个月,我也要活动一下。”我说。

  “就一个星期,超过一秒钟,我就把这段视频发给李洁,你好自为之。”宋佳说,说完转身朝着别墅外边走去。

  “卑鄙无耻!”我对着宋佳背影说道。

  “彼此彼此!”宋佳没有转头,不过声音却传了回来,然后她便打开别墅的大门离开了。

  宋佳离开之后,我像泄了气的皮球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心里后悔死了,可惜从古到今都没有卖后悔药的:“王浩啊王浩,你以后还管不住自己的话,肯定还要在女人身上吃大亏。”

  五分钟之后,我急忙起身,开始收拾沙发上,打扫卫生,免得李洁回来之后,发生什么不正常的东西。

  忙活了大半个小时,终于把所有可疑的东西都扔进了垃圾桶,不过我嗅闻一个客厅的空气,好像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李洁从来不用香水,这股淡淡的香水味只能是刚才宋佳留下的,于是我再次忙活了起来,把窗户全部打开,然后用风扇吹了大半个小时,这才把味道吹净。

  嘀嘀!

  刚刚忙活完,我躺在沙发上想要休息一会,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我拿起来看了一眼,发现自己卡里转了五千万进来。

  “五千万也不少了,给周紫珊二千万,自己留三千万发展忠义堂。”我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本来打算给周紫珊五千万,自己留五千万,现在看来只能两方面都缩水了,还好听郝承智说周紫珊最近到处借钱,二千万应该可以打动她。

  心里有愧,于是下午我开车去菜市场买了鱼肉,回家亲自做了四菜一汤,等着李洁下班。

  李洁六点钟才到家,看到餐桌上的菜,眨了一下眼睛,一瞬的疑惑,问:“王浩,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亲自下厨,多久没有吃到你亲自炒得菜了,记得三年前,我们刚刚认识的时候,你可是天天下厨。”

  三年前,我为了二十万给李洁当假老公,那个时候为了巴结李洁,确实天天下厨,曾几何时,我的志向已经变了,自己也感觉好久没有进厨房了,以前我的手艺可是很不错。

  “媳妇,尝尝,看看我的手艺有没有丢。”我一脸微笑的对李洁说道。

  “那确实要尝尝。”李洁一脸高兴的说道,随后把外套脱了,放下包包,不过她经过沙发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眉黛微微一皱,然后用力嗅了几下,扭头看着我问道:“王浩,今天家里来人了吗?”

  “没、没有啊!”我心里一阵紧张,结结巴巴的说道,不过下一秒,我的脸上便恢复了平静,问:“媳妇,怎么了?”

  “没什么,好像有股怪味。”李洁皱着眉头说道。

  “怪味?”我走了过来,装模作样的闻了闻,说:“没有啊,可能是厨房里的味道,好了,快洗手,我们开饭。”我说。

  “嗯!”李洁不疑有他,点了点头,走进卫生间洗手去了。

  呼!

  看到李洁走进卫生间,我呼出了胸中的一口浊气,心中暗暗害怕:“妈蛋,女人的第六感真是太强大了,明明没有什么味道,竟然在经过沙发的时候还能闻到一股怪味,真是见鬼了。”

  接下来吃饭的时候,我格外的殷勤,晚上又拼尽全力让李洁攀上了高峰,累得自己出了一身的虚汗,而李洁却在我的怀里熟睡了过去。看着睡着了的李洁,我却怎么也睡不着,起身慢慢的下床,走到阳台上,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孔志高,你还真是命不该绝,没想到你女儿宋佳竟然自动送上门,还他妈那么有心机,连老子都着了道。”我一边抽烟一边在心里暗暗想道。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李洁早去上班了,不过我躺在床上却听到楼下有异常:“咦?难道李洁没有上班?”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急忙起床,朝着楼下客厅走去。

  来到客厅我才发现,并不是李洁,而是刘静。

  “吵到你睡觉了吧,囡囡让我把沙发换掉,说这沙发太久了,有一股怪味。”刘静看到我从楼上下来,立刻开口说道。

  “呃?”听了刘静的话,我先是一愣,随后心里有一种惴惴不安的感觉,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李洁让刘静换沙发到底几个意思?难道她已经知道了我和宋佳的事情?不会吧?”此时的我,心乱如麻。

  稍倾,送沙发的人离开了,刘静跟我聊了几句,估摸着看我心不在焉的样子,于是没待多久,她也走了。

  等所有人离开之后,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新换的真皮沙发,心中暗道:“要不跟李洁自首吧。”

  “不,不能自首,自首的话,你们就完了,李洁只换沙发,没有多说什么,也许真得是沙发有股怪味。”

  经过足足半个多小时的挣扎,我决定以不变应万变,除非李洁先开口,不然的话,我绝对不会主动承认。

  “也许是自己想多了。”我这样安慰自己。

  中午吃完饭,我暂时把李洁的事情放下,开始思考如何把孔志高捞出来,宋佳手里的视频绝对不能让李洁看到,因为视频一旦暴露,我和李洁将彻底完蛋。

  下午,我约了郝承智在一品居喝茶,他倒是准时来了。

  “浩哥,找我什么事啊,电话里还不能说,我很忙的。”郝承智牛逼哄哄的说道,他老子郝弘文现在成了江城的土皇帝,他的身价也跟着水涨船高,最近估摸着给他送钱的人不在少数。

  “帮我介绍周紫珊认识一下。”我开门见山的对郝承智说道。

  “可以啊,不过我现在可忙了,到处有人请我喝酒,一般人……”

  “介绍费一百万。”郝承智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便开口说道,他什么意思我早就明白了,郝承智这个人虽然是一个纨绔,但是不阴险,一般的小事情只要给钱,他还是很守信用。

  “本来我想要五十万就行了,既然浩哥这么大方,那小弟就笑纳了,一会打我帐户里,明天晚上,我约个局,到时候让周紫珊来江城一趟。”郝承智说道。

  听到他这样说,我心里这个气啊,这个王八蛋是故意气自己啊,白白多给了五十万,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心里在流血。

  “今天晚上不行吗?”我问。

  “今天晚上我已经有饭局了,海河集团的宋美女请我吃饭,那可是一个富婆,如果能将这个小富婆压在身下,嘿嘿……”郝承智嘿嘿的笑了起来。

  “宋佳请了郝承智吃饭?”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一愣,暗道:“看来宋佳为了救孔志高是拼尽了全力,不但在我这边下套子,同时自己也在想别的办法。”

  当天晚上,李洁开会到十点多钟才回来,累得她洗了澡躺在床上就睡了,我想干点坏事都没有干成,只能憋着。

  第二天白天,我在大哥的健身房待了一天,晚上的时候,终于在假日大酒店的顶楼旋转酒吧见到了周紫珊,郝承智等几名官二代作陪,周紫珊鹤立鸡群,像一只高贵的小母鸡,一脸的傲气和不耐烦。

  我走近的时候,听到她在说:“郝承智,到底什么人?我的资金缺口很大,如果是小猫小狗就别浪费我时间了。”

  “紫珊姐,绝对的冤大头,人傻钱多那种,你再耐心等一下,来了。”郝承智说我人傻钱多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我走了过来,这小子竟然一点都不尴尬。

  “浩哥,怎么才来。”郝承智朝着我使了一个眼色,其实约好了九点半,我提前了十分钟。

  “对不起,对不起,晚上堵车。”我找了一个很烂的理由。

  “哼,就你们江城还堵车啊,一个三流小城市。”周紫珊从鼻吼里发出一个冷哼的声音,非常高傲的说道。

  “呵呵!”我呵呵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心里却暗暗骂道:“妈蛋,周志国多么精明聪敏的一个人,怎么生了这么一个女儿,看来是被惯坏了,不过同时也说明了另一个问题,周紫珊比周忆雪在周志国的心目中的地位高多了。”

  “我来给你们两人介绍一下。”郝承智说,他收了我一百万的介绍费,倒是十分的积极。

  “紫珊姐,这就是我说的王总,王浩。”郝承智指着我对周紫珊介绍道。

  “浩哥,这就是我说周总,周紫珊,你们两人有生意就淡吧,我们到旁边去喝酒。”郝承智介绍完之后,带着他的狐朋狗友到了旁边的座位。

  郝承智等人离开之后,周紫珊开始上下打量着我,我同时也上下打量着她。

  “听郝承智说,你认识我爸?”周紫珊突然开口问道。

  “嗯,有幸见过周省长。”我说。

  “想求我爸办什么事,说吧。”周紫珊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前省政法委罗峰副书/记的女婿要调动一下工作。”我说。





  “谁啊,现在在省里工作?”周紫珊疑惑的问道。

  “不在省里工作,他叫苏厚德,原先是江城市南城区的区委书/记,因为上一次抓赌的事情,现在被调到了市人大,我想让省长给郝书/记打个招呼,把他从人大调出来,到城北区当个区委书/记。”我说。

  “这种事情我可帮不上忙。”周紫珊说道。

  我盯着周紫珊看了几秒钟,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轻轻的推到了她的面前,说:“这里边有一千万,还请周小姐帮个忙。”

  周紫珊瞥了一眼银行卡,我明明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心动的目光,可是却发现对方并没有去碰这张银行卡:“我擦,难道郝承智这个王八蛋提供的消息不准确?周紫珊根本不缺钱?”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你叫王浩是吧?”几秒钟后,周紫珊开口对我问道。

  “是!”我点了点头。

  “你认为本小姐没有见过一千万吗?”突然周紫珊严厉的瞪着我问道。

  “操,什么意思?赚少啊?”我眨了一下眼睛,在心里暗暗猜测着对方话里的意思。

  “不是,我……”我结结巴巴的不知道怎么样回答这个问题,于是伸手又掏出一张银行卡,再一次推到了周紫珊面前,盯着她没有说话。

  “王浩,你这是几个意思啊。”周紫珊脸上严厉的表情消失了,看着我询问道。

  “就一个意思,苏厚德是一个好官,希望你能在周省长面前给他美言几句。”我说。

  下一秒,周紫珊的眼神朝着桌子上的第二张银行卡瞥了一眼,露出一丝询问的目光,我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立刻开口中说道:“一张银行卡一千万,一共二千万,还请周小姐笑纳。”

  “我可不敢拿,我爸从小教育我,不该拿的钱不能拿。”周紫珊虚伪的说道,我明明看到她眼睛里的目光十分火热。

  “借,算我借给周小姐,朋友之间借点钱,很正常嘛,谁也不能说什么。”我笑着说道。

  “这样啊,那……那我就收下了。”周紫珊绷不住了,伸手将两张银行卡收进了她的包包里。

  随后我们两人又不咸不淡的聊了几句,周紫珊有点不耐烦,说:“还有事吗?没事你可以走了。”

  “苏厚德的事情还请你多费心。”我说。

  “知道了,真啰嗦。”周紫珊撇了撇嘴说道,随后起身朝着郝承智那边走去,不再理我。

  “操,不会肉包子打狗吧。”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不过下一秒,我的嘴角处便露出一丝邪邪的微笑,摸了一下自己上衣口袋里的偷拍设备,刚才我和周紫珊的谈话全部录了下来。

  “收了老子二千万,不把苏厚德的事情办好的话,老子有办法整你。”我看着周紫珊的背影,在心里暗暗想道。

  接下来五天的时间,苏厚德那边没有一点动静,这让我心里不由的再次担心起来:“妈蛋,周紫珊这个小纨绔不会真是空手套白狼吧。”

  就在我暗暗担心的时候,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铃铃铃……

  我急忙掏出手机,发现是周志国的电话,眉头不由的一皱,心中暗道:“看来周紫珊那边应该是有行动了。”

  下一秒,我立刻按下了接听键,说:“喂,周省长。”三天前,周志国已经正式成为本省的省长,二号人物。

  “王浩,你是怎么认识紫珊的?”电话另一端传来周志国严厉的质问声。

  “周省长,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我心里有准备,接触周紫珊肯定会激怒周志国,

  “那就简短说。”周志国冷哼了一声。

  “郝承智,通过郝承智认识的。”我实话实说。

  “王浩,我警告你,少接触我的家人。”周志国的声音变得十分严厉。

  “周省长,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说。

  “我想的那样啊,王浩,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周志国说。

  听到他这样说,我知道事情有点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

  “二千万,我会让紫珊还回去,你以后不准再打她的注意,明白吗?“周志国对我命令道。

  “那二千万是我借给她周转资金的。”我辩解道。

  “哼,我玩这种把戏的时候,你还在撒尿玩泥巴呢,少跟我来这一套。”周志国吼道。

  “周省长,只是朋友之间相互的借贷,没有其他意思。”我说。

  “没其他意思,为什么紫珊让我帮一个叫苏厚德的人调动工作,还是你们江城市的人事安排。”周志国冷冷的反问道。

  “这个……不是附加条件,只是跟紫珊喝酒的时候提了一嘴,说苏厚德是当代包拯,紫珊立刻正义感爆棚,说要给苏厚德调动工作。”我说。

  “一派胡言,王浩,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周志国怒吼道。

  “不,不敢!周省长,苏厚德确实是一个好官。”我急忙开口说道。

  “好官?哼,说实话。”周志国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

  “大嘴刘的老窝在城北区,我想让苏厚德这把剑去城北区给大嘴刘找点麻烦。”没办法,在周志国的面前,我只好实话实说。

  “王浩,别总跟比自己牛逼的人斗法,上一次在省城,你竟然能惹上张承业,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劲才摆平吗?”周志国说。

  “知道,上一次的事情谢谢周省长。”我感谢道。

  “哼!”周志国冷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周省长,你看苏厚德调动工作的事情……”我试探着询问道。

  “我找机会跟罗峰同志聊聊吧。”几秒钟之后,手机里传出周志国的声音。

  听到他这样说,我心里知道算是答应了,罗峰是苏厚德的老丈人,虽然退了下来,但是还在省人大担着职务,在政法口还是有点影响力,估摸着周志国是想跟他做一点交易,最少也要赚点人情,指不定什么时候能用上。

  “周省长,还有一件事情想向你汇报。”周志国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我急速的开口说道。

  “还有什么事,说吧?”周志国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周省长,你看能不能只把孔志高双开,其他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毕竟他已经是一条死狗,没多少威胁。”我说。

  宋佳只给了我一个星期的时间,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天,她手里可是有一段不可以公布的录像,这段录像公布出来的话,我和李洁就完蛋了,所以此时只能硬着头皮跟周志国讲孔志高的事情。

  “王浩,你怎么什么事情都要管?”周志国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冰冷起来。

  “周省长,我知道这段时间一直在麻烦你,但是孔志高的事情真是没有办法,最后一次,行吗?”我说。

  “最后一次?哼,上次张承业的事情,你就说最后一次。”周志国冷哼道。

  “我……周省长,就算我求求你,孔志高的事情,能不能缓和一下。”我说。

  周志国没有松口。

  接下来,我是好话说尽,放低了姿态,可惜周志国始终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当结束通话之后,我眉头紧锁,苏厚德的事情看样子问题不大,但是孔志高却有点捉摸不定,搞不清周志国到底几个意思。

  “妈蛋,不行老子安排周紫珊和周忆雪两个人见个面,周志国,当年是老子救了你和周忆雪两人的命,周忆雪是你私生女和帐本这两件事情捅出去的话,明天你就要从省政府大楼的楼顶跳下去。”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在我的忐忑之中,一个星期过去了,我和宋佳在沙发上缠绵的视频没有曝光,同时这天我得到了一个消息,孔志高出来了。

  “我擦,到底怎么会事?”我眨了一下眼睛,想不通其中的原因:“难道真是因为自己给周志国打了一个电话?周志国让郝弘文放了孔志高?”我在心里暗自猜测。

  不管什么原因,既然孔志高出来了,那么我必须把宋佳手里的视频要回来,于是立刻拿起手机拨打了她的电话。

  嘟……嘟……

  铃声响了五、六下,电话另一端才传来宋佳的声音:“喂,王浩。”

  “宋佳,孔志高出来了,是不是应该把那段视频还给我了。”我说。

  “可以啊。”宋佳答应的很爽快,让我心里一阵轻松,不过下一秒,她的话却让我瞬间愤怒了。

  “五千万,转五千万给我,我就把视频给你。”宋佳说。

  “宋佳,你别太过份。”我在电话里怒吼道。

  “我过份?好,我就过份了,你再嚷一句试,信不信我现在就把视频公布出去。”宋佳嚷道。

  “公布出去,你也别想在江城做生意了。”我说。

  “对了,还有一个消息忘了告诉你,我已经把在海河集团的股份全部卖给了大嘴刘,也不知道大嘴刘最近从那里赚了一大笔的钱,我和我爸准备离开中国,移民美国了,所以这段视频公布出去,对我没有多少影响,因为我已经不准备在江城生活了,而对于你,哼!”宋佳冷哼一声说道。

  我一听宋佳准备去美国生活,心里知道这段视频对于她的杀伤力已经几乎没有了,而对于我来说,却是一个灾难,于是下一秒,我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变得温柔起来:“那个,宋佳,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能不能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行啊,拿五千万过来。”她说。

  “你……”我刚要发火,随后又把火气给压了下去,说:“五千万我全部用来救你爸了,都送了出去,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

  “那是你的事情,没有五千万,在离开江城之前,我一定会让李洁看到这段视频,对了,回来之后我又看了一遍,当时你很卖力嘛。”宋佳说。

  “混蛋,卑鄙,无耻,不要脸。”我骂道,实在气坏了。

  “彼此彼此!”宋佳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