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847 848 849 回 霸气

  “你的人情值二个亿?”宋佳的声音充满了嘲笑和讽刺,令我心里涌出一丝怒气,不过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孔志高放我一马,所以我把怒火给压了下来,说:“我的人情现在不值二个亿,但是将来肯定不止二个亿。”

  “哼,我就要地皮,把华城路的地皮还给我,自首的那个人就是凶手,警察自然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于杨文才还可能是失足落入大沽河,如果没有华城路的地皮,不好意思,你只能接受法律的制裁。”宋佳冷冰冰的说道。

  “宋佳,你别太过份。”我说。

  “过份?哼!王浩,清醒一点吧,杨文才的事情,没有我的帮忙,你永远别想着翻身。”宋佳冷哼了一声说道。

  “华城路的地皮真不在我的手上,已经跟对方联系过了,可惜对方没有同意,所以我也没有办法。”我实话实说。

  “既然这样,我们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王浩,你好自为之吧。”宋佳说,随后起身离开了医院。

  看着她离开的北影,我眉头紧锁,因为最快速洗脱罪名的一条捷径已经堵死了,现在只剩下了一条路,那就是安北能找到当时恰巧从沿河路经过的车辆,并且车辆上还要有行车记录仪,同时还要拍到杨文才的身影,这种几率很小,除非老天睁眼,不然的话,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希望。

  当天下午,我就被带离了医院,在市局又进行了三个小时的审讯之后,我被送到了江城市看守所关押。

  这地方我来过一次,算是轻车熟路,走进号子的时候,发现宁勇也在,他的脸色非常的憔悴,不过眼睛里的目光十分的凶狠,并且其周围一米之间都没有坐人,号子里的人看宁勇的目光带着一丝恐惧。

  我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走到了宁勇身边,靠着他坐了下来,说:“没事吧?”

  “没事。”宁勇回答道。

  啪啪!

  我没有再多问什么,只是拍了拍宁勇的肩膀,说:“连累你了。”

  “没有。”宁勇说。

  随后我们两人就是一阵沉默。

  号子里的其他人,都用疑惑的目光盯着我和宁勇,有人在窃窃私语,我懒得理睬他们,有宁勇在,省了很多的麻烦,不用像上一次进来的时候,自己要像一只恶狼似的战斗,才能不受欺凌。

  “有希望出去吗?”稍倾,宁勇开口对我问道。

  “正在想办法。”我说。

  “到底怎么会事?“宁勇问。

  “二种情况,第一,那天晚上我们离开之后,杨文才失足落水,有人利用他的死做文章;第二,一直有人跟着我,当我们离开之后,对方将杨文才推入大沽河,从而陷害我,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第二种情况的可能性很大。”我说。

  “出去的几率有多大?”宁勇继续问道。

  我盯着他看了几秒种,最终叹息了一声,说:“很小,如果到了最后一步,我会把所有的罪责担下来。”

  “不,我来担。”宁勇说,声音里带着一丝不容质疑的口吻。

  “呃!”我愣了一下,本来以为宁勇是为了他自己能否出去而担心,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

  “如果出不去的话,全部的责任我来担着,两个人一块死,不如一个人死。“宁勇扭头盯着我说道。

  我和他的目光对视了大约十几秒钟,随后开口说道:“我是你二叔,并且对方想要对付的也是我,责任当然由我担着。”

  “不,我来担!”宁勇再次斩钉截铁的说道。

  “不可能,你是无辜的,这事没得商量,全部的罪我会揽下来。”我说。

  随后我和宁勇两人争执了一会,根本没有结果,宁勇就是一句话,如果到了最后一刻,仍然没有希望洗脱罪名的话,他会把全部的责任担下来。

  我呢?绝对不会让宁勇顶罪,所以坚决不同意,最后两个人僵持了起来。

  当天晚上,准备睡觉的时候,又有一人关进了我们的号子,这人走进来的时候,我发现他一直盯着我看,好像认识我似的,但在回忆了一下,记忆里根本没有这个人。

  “奇怪?”我心里暗道一声奇怪,然后准备睡觉。

  那人走了过来,一脚将躺在我旁边的一名瘦高个给踢开了:“兄弟,让让。”

  “你他妈谁啊,滚边去。”瘦高个骂道,能被关进来的人,没一个好人。

  耳边响起了咒骂声,我没有睁睛,这种事情在看守所里太常见了,说实话,进去过的人都知道,监狱其实很正规,几乎不存在欺凌的事情,军事化管理,每天安排的事情能把人累死,根本没有人会闹/事,除非他想加刑,一辈子不想出去了。

  最乱的就是看守所,躲猫猫等死人事件都是在看守所里发生的,打架在看守所是家常便饭,欺凌更是常态,每个号子里都有一个班长,新人到了都会来一个下马威,跟以前的杀威棒差不多,意思就是让你老实点,别惹事,这种惩罚管教都是心知肚明,默认的行为。

  砰砰……

  骂声过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大约二分钟之后,结束出来了,瘦高个被那名男子打趴在地上,用脚踩着脸一个劲的求饶。

  “滚!”男子吼道。

  瘦高个从地上爬起来,拿着被子换了一个地方。

  稍倾,男子睡到了我的旁边,我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继续睡觉,有宁勇在身边,谁敢招惹我,那就是找揍,以现在宁勇的火气,不打个半死都是轻的。

  “你是浩哥吧?”几分钟之后,一个蚊子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咦?”我心里一愣,随后睁开眼睛,发现刚才进来的那名男子正在盯着我看,声音就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

  “你认识我?”我问。

  “你是浩哥吧?”对方再次询问道。

  “我叫王浩。”我说。

  “那就对了,浩哥,是龙哥让我来的,他给你带了一句话。”男子说。

  “龙哥?”我的眉头微皱,问:“一条龙?”

  “嗯!”男子点了点头。

  我没有想到一条龙会派人到看守所给我带话,心里重新燃起一丝希望,只要把华城路的地皮给宋佳,我和宁勇就可以出去了,现在最关键的人就是一条龙,他不撒口,我和宁勇就要完蛋。

  “什么话?”我问。

  “龙哥说了,只要你跟苏梦结婚,地皮他可以还给海河集团。”男子说。

  “啊!”我轻呼了一声。

  “龙哥说给你二十四小时的考虑时间。”男子继续说道。

  “知道了。”我应了一声,随后闭上了眼睛,其实根本睡不着,心里涌出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

  跟李洁离婚再跟苏梦结婚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但我不会同意,即便我跟李洁离婚了,苏梦也不会跟我结婚,一条龙太想当然了,所以第二天,我找了一个机会,对这名男子说道:“出去告诉龙哥,他的要求我办不到,如果他能出把地皮给海河集团救我一命的话,我王浩感激他一辈子,以后必定还他这个人情。”

  男子盯着我看了几秒钟,最终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当天晚上,男子就被带离了号子,再也没有回来,估摸着他犯的事情很小,已经出去了。

  本来以为这件事情算是过去了,万万没有想到,第二天上午,苏梦来探视。

  江城政法口虽然是孔志高的天下,不过关进看守所之后,即便李南下令不准探视,也有很多可以通融的地方,当然这需要钱开路,现在的社会,没有人跟钱过不去。

  我在会客室见到了苏梦,我们两人已经快一年多没见面了。

  “苏梦!”我叫了她一声,然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苏梦盯着我看了几秒钟,然后淡淡的说道:“我去求一条龙了,他不同意。”

  “呃?啊!”我先是一愣,因为根本没有想到苏梦还会为了我的事情去求一条龙:“谢谢!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我故作轻松的说道。

  “这案子我打听过了,板上钉钉,如果没有铁证的话,根本没办法翻案,即便你保持沉默也没用,所有证据都指向你。”苏梦说。

  “想要我命的人还没有生出来,放心吧,我有办法。”我说,不想在苏梦面前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

  “嘴硬,找了个人替你顶罪都被对方查了出来,一千万都没有人敢接。”苏梦冷冷的说道。

  “啊!顶罪的人是你找的。”我瞪大了眼睛看着苏梦,很想说她走了一步臭棋,但是这句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因为这里边包含着情份,而这种情份怕是我一辈子都还不了,重如泰山。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能救你。”苏梦说。

  “什么办法?”我问,

  “跟我结婚,一条龙就会把地皮给对方。”苏梦说。

  “啊!”我愣住了,结结巴巴的说道:“这……这……那……”

  “什么这那,就这么定了,那个人固执的很,这是他的条件,只有你成了他的女婿,他才会把地皮让出来,没有别的办法,你不用担心,等你出来之后,我们马上离婚,不会干扰你的生活。”苏梦说道。

  “不是,苏梦,我不能这样做。”看着眼前的苏梦,我想到了我们两人从相识到一块经历了各种事情,最终她因为李洁而退出,不由的眼睛里涌出了眼泪。

  “是男人就把泪憋回去,这事就这么定了。”苏梦瞪了我一眼说道。

  被她一瞪,我急忙把泪收了回去,感觉太丢人了,而苏梦仍然是那么霸气。










  我还想说什么,可是苏梦已经起身离开了:“苏梦……”我喊了一声,可惜她没有回头。

  回到号子之后,我眉头紧锁,宁勇凑了过来,问:“怎么了?”

  “呃?没事。”我说。

  正发呆呢,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之后,竟然又有人来探视,这令我非常的奇怪,不过当在接待室看到李洁的时候,随之心里的疑惑便消失了,李洁毕竟是东城区的区委书/记,又是我的合法老婆,来看守所探望,孔志高还拦不住。

  “媳妇,熊兵和安北那边查得怎么样了?”我问。

  李洁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说:“一无所有,倒是找到了几辆私家车,可惜上面的行车记录仪并没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唉!”我叹息了一声,心里明知道这种几率很小,可是听了李洁的话之后,仍然感觉十分的沮丧。

  “放心吧,我会想办法救你。”李洁伸手抓住了我的手,安慰道。

  “媳妇,我……”

  “你不会有事的。”李洁说。

  其实我本来想把刚才苏梦找我的事情告诉她,可惜刚刚鼓起的勇气,却因为李洁的打断最终没有说出口,接下来的时间,我更加没有勇气把事情告诉她,于是直到李洁离开,都没有说出口。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十分的纠结,同时遇到这种事情再一次优柔寡断了起来。

  一晃三天过去了,期间,李南又审了我和宁勇一次,我仍然闭口不言,李南说了一些狠话,我这个耳朵进,另一个耳朵出,完全没听进去,最终他没有办法,又让人把我送回了看守所。

  当天晚上,我们号子又进来一名新人,这人络腮胡子,看起来很凶,所以没人招惹他。

  络腮胡进来的时候,一直盯着我看,于是我便知道此人八成是一条龙的人,不到十分钟,我的猜测就得到了证实,这人走到我旁边坐下,然后一个细小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浩哥,我是龙哥的人。”

  “有什么话就直说。”我小声的对他说道。

  “龙哥让我告诉你,一旦跟苏梦结了婚,别想着再离婚,见不到外孙,他是誓不罢休。”络腮胡说。

  我眉头一皱,思考了片刻说:“回去告诉一条龙,老子不需要他帮忙,还有,苏梦三天前来找过我,为了救我,想先跟我结婚,等我出来之后,再离婚,这件事情我不同意,不是因为怕他,而是因为这件事情对苏梦太不公平,所以请他不要同意。”

  “呃!”我的话明显让络腮胡子一愣,随后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我也没有再说话,躺下闭上了眼睛,心里一阵疼痛和烦躁,本来以为自己对苏梦的感情已经关闭,万万没有想到,她的出现,她的几句话,又让我坠入了情网。

  “唉,王浩啊王浩,没想到你在感情方面如此的优柔寡断,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啊。”我在心里暗叹一声。

  两天之后,络腮胡子出去了,消息带给一条龙之后,也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还有苏梦会如何想?

  “不管苏梦如何想,都不能让她如此的委屈,太不公平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这是自己做为男人的一条底线,因为真那样做了,就太无耻了,我会自己看不起自己。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倒是风平浪静,李洁又来看过我两次,说在想办法,而苏梦再也没有出现,这让我心里很乱,夜深人静的时候,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这天,管家出现在号子里说:“王浩,有人探视!”

  “呃?”我愣了一下,眨了一下眼睛,心中暗中奇怪:“昨天李洁才来过,难道有什么新发现?”

  稍倾,我跟着管教来到了会见室,发现不是李洁,而是宋佳,于是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心中暗道:“妈蛋,她怎么来了?”

  “王浩,怎么不欢迎我?”宋佳盯着我问道。

  “哼!”我冷哼了一声,说:“找我什么事?地皮的事情就不要讲了,我无能为力。”

  “王浩,明天,你的案子就要移交检察机关,一旦移交,就会进入司法程序,到了那个时候,再想帮你蒙混过关可就有点麻烦了,所以今天是你最后的一次机会。”宋佳说。

  “地皮,我无能为力,如果你们能凭零口供判我的刑,我无话可说。”我说。

  “看来你是认命了,也罢,今天我来就是多余,走了。”宋佳站起来准备离开。

  “哼!”我冷哼了一声,此时此刻根本不想见她。

  “喂,对了,你不是说可以鱼死网破吗?我很拭目以待,你在牢里边如何鱼死网破?”走到门口的时候,宋佳停下来转身对我说道,看样子是故意气我。

  “你会看到的,到时候别哭。”我冷冷的说道。

  “王浩,一个穷屌丝,现在还说大话,哈哈,真好笑。”宋佳哈哈一笑,开口对我嘲讽道,随后离开了会见室。

  我被宋佳惹了一肚子气,阴着脸回到了号子,宁勇这一次没有过来问我什么事,只是盯着我看了一眼,一句话没说。

  半夜的时候,宁勇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如果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可以越狱,这个看宁所我观察了,很松散,凭我的本事,想要出去不是什么难事。”

  听了宁勇的话,我瞪大了眼睛,借着走廊里传进来的光线盯着他说:”不要有这种想法,即便成功了,出去之后,我们也要浪迹天涯,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总比你挨枪子强。”宁勇说。

  “情况还没有那么糟糕,再等等,也许有转机。”我说。

  “好吧!”宁勇应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我眉头紧锁,心里想着,凭跟周志国的关系,难道这一次他真得不出手相助?就不怕我把他和周忆雪的关系讲出去吗?按道理讲,我和他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活不成的话,肯定也会拉他下水,这都多少天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从李洁带来的消息看,郝弘文除了开始的时候责令全力侦查之后,再也没有过问过我的案子。

  “妈蛋,周志国这个王八蛋不会想借刀杀人吧?”我心中暗暗想道,不过随后又否定了这个猜想,因为我死了,他肯定要付出代价,而这个代价他承受不起。

  三天之后,李洁给我带了一个好消息,听了这个消息之后,我有一种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王浩,市局把你的案子报到检察院,但是却被检察院给打了回来,原因是证明不足,所以我们还有希望。”李洁兴奋的对我说道。

  “真的吗?太好了。”我脸上的愁容消失了,压抑了大半个月的心情,今天终于轻松了一点,心中暗道:“看来是周志国记郝弘文出手了,不然的话,以孔志高的能量,检察院怎么可能把案子打回去重新调查呢。”






  “虽然检察院把案子退回了市局,不过我们仍然不容乐观,现在所有的证据都证明杨文才是你和宁勇两人杀的,郝书/记说了,如果没有证据证明你和宁勇离开的时候,杨文才还是活的,那么这个案子很难翻身,检察院那边也拖不了太久。”李洁表情沉重的对我说道。

  刚刚才挺高兴,听了李洁的话,我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心中暗道:“看来这一次孔志高铁了心想要把我弄死,再加上证据确凿,周志国也不能强行把我放了。”

  “王浩,你还有什么办法吗?”李洁问。

  我眉头紧锁,这几天一样在思考这个问题,可惜杨文才的事情,除非出现奇迹,不然的话,我和宁勇真得无法洗脱嫌疑。

  “杨文才这个案子,怕是已经没有办法了。”我说。

  “啊!这可怎么办!”李洁的眉头的随之紧皱了起来,一脸苦恼的说道。

  “媳妇,别急,既然杨文才的案子没有办法找到新的证据,那只能从其他方面入手,围魏救赵。”我说。

  “从那里入手?”李洁看着我询问道。

  “海河集团。”我双眼微眯,冷冷的说道。

  “你想让我怎么做?”李洁问。

  “你一会去找大哥,然后叫大哥找神偷门的人到海河集团宋佳的办公室和家里找一找,看是否能找到一些对我们有利的东西。”我说。

  孔志高已经把所有对他和宋佳不利的证据抹掉了,我即便瑞告诉所有人他和宋佳是父女关系,也根本无法让人相信,上一次的亲子鉴定是假的,可以欺骗宋佳一次,第二次便失去了效果。

  “能找到什么?”李洁问。

  “我不知道,但是只要找到一样可以让宋佳或者孔志高坐牢的东西,那么我们就可以力挽狂澜,杨文才案件幕后的黑手百分之百是孔志高,只要他后院起火,那么我们就有了跟他商谈的砝码。”我说。

  “好,我立刻去找大哥。”李洁点了点头,起身准备离开。

  ”对了,安北那边也加紧调查,两条路同时进行。”我说。

  “嗯,我明白。”李洁点了点头,随后离开了会见室,我则被管教带回了号子。

  在号子里无所事事,于是我开始不停的练习易筋经,至于宁勇这个武痴,在那里对他来说都一样,随时随地都在练功。号子里有不服气的人,早被宁勇打服了,一天打个十几次,让你痛得死去活来,身体却找不出一点伤,谁也受不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自从上次李洁来探视我已经过去了三天,一直没有消息,让我心里七上八下:“也不知道大哥有没有请动神偷门的人,以大哥的面子,应该不难吧。”我暗暗思考着。

  正想着呢,管教来了:“王浩,有人探视。”

  听到有人探视,我表情一愣,立刻站了起来:“应该是李洁来了。”心中暗道。

  不过当我跟着管教来到会见室的时候,发现不是李洁,而是苏梦,于是不由的轻呼一声:“苏梦!”

  苏梦盯着我,脸上带着一丝愠怒,说:“你跟那个人说了什么?为什么他竟然知道了我的计划?”

  “苏梦,那样做对你不公平。”我深情的望着她说道。

  “哼,公不公平那是我的事,要你管?”苏梦蛮不讲理的说道。

  “反正我不同意,不能那样做,如果为了出去,真那样做了,我会看不起自己的。”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苏梦生气的用手指着我的鼻尖,我没有躲闪,跟她四目相对:“混蛋,我不管你了。”苏梦骂道,随后起身就走。

  “苏梦!”我叫了一声,想跟她聊聊,可惜苏梦连头都没有回,直接离开了会见室。

  “唉!”我叹息了一声,心情非常的复杂,当天晚上失眠了,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两只眼睛变成了熊猫眼,号子里有人小声嘲笑我,本来以我的性格不会跟他们一般见识,可惜因为苏梦的事情,本来就心情烦躁,于是跟对方干了一架,宁勇在旁边看着,嘲笑我那人基本上不敢还手,让我狠揍了一顿。

  下午的时候,李洁终于来了,在会见室见到她的时候,我急切的询问道:“怎么样?”

  李洁抬头看了一眼会见室的摄像头,然后小声的对我说道:“大哥请了人,把宋佳和孔志高两个人的家和办公室都找了一个遍,孔志高的办公室和家里什么都没有找到,不过在宋佳家里的保险柜里,找到了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我问。

  “一栋美国的别墅,今年十一月份刚刚买的,户主是一名叫孔瑞的人。”李洁说。

  “孔瑞?”我眉头微皱。

  “对,孔瑞,通过关系从美国那边调取了这名叫孔瑞的资料,如果没有相片的话,这人跟孔志高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但是他的资料上却贴着孔志高的照片。”李洁说。

  “孔志高在美国的户籍?”我问。

  “嗯!”李洁点了点头,说:“现在国内的很多官员都是双户籍,国内一本户籍,国外一本户籍,一旦事发,拍拍屁股就飞到美国,他们贪污的钱足以让他们幸福的过完下半生,这群人渣。”

  “太好了,一栋美国的别墅和美国的户口,足以让他下台进监狱。”我兴奋的说道。

  “王浩,资料可以交给郝弘文吗?”李洁盯着我问道,表情十分的严肃。

  “直接给周志国。”我说。

  “你可想好了,万一对方不想救你,可能会浪费掉这次机会。”李洁对我提醒道。

  “放心,资料给了周志国,如果孔志高不进监狱的话,我会让周志国知道什么叫做鱼死网破。”我眼睛微眯,冷冷的说道。

  “好吧!”李洁点了点头,随后我把周志国的手机号告诉她,我们两人又聊了几分钟,她便离开了。

  这一次,没有让我等很久,第二天下午,李洁便又来到了看守所,给我带了一个好消息:“王浩,一个小时之前,孔志高被市纪委双规了。”李洁说。

  “太好了。”我提起的心终于放下了,只要孔志高完蛋了,那么我的事就可能有转机。

  “郝书/记找我谈话了,话里话外都在怪我没有将孔志高的事情直接向他汇报。”李洁说。

  “管他,来江城也有几个月了,一个进展都没有,也不是一个什么有能力的人。”我说。

  “越级汇报,官场大忌,这一次,我怕是成了郝弘文的眼中钉。”李洁说。

  “怕他个毛,江城的市委书/记早晚是你的。”我牛逼哄哄的说道。

  “好了,你还在里边呢,就开始吹牛。”李洁给了我一个白眼,说:“王浩,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先静观其变,江城的政法口肯定要大换血,把咱们的人安插进去。”我说。

  “我们的底子太薄了,熊兵和安北今年已经提得太快了,不能再动了,我手里倒是还有一个人,不过他不适合进政法口。”李洁眉黛紧锁,摇了摇头说道。

  “苏忠伟,把他调到检察院或者法院。”我想起了苏厚德的儿子苏忠伟,于是开口对李洁说道,因为苏厚德的老妈就在区法院工作。

  “这倒是可以。”李洁点了点头。

  “对了,还可以把苏厚德从人大调出来,让他去城北当区委书/记。”我说。

  “王浩,你是省长,还是市长,把苏忠伟调到市检察院或市中院已经非常困难了,不过还可以试试,毕竟是在下边操作,但是苏厚德调离人大,没有郝弘文开口,根本不可能。”李洁摇了摇头说道。

  “姚二麻子倒了,大嘴刘在大本营在城北,我已经给他下好了套,现在城区需要一个正直的人,然后借他的手,一举将大嘴刘拿下。”我说。

  “郝弘文不会同意的。”李洁说。

  “事在人为,活动一下嘛。”我说。

  “王浩,我就是一个小区委书/记,没有那么大的能量,要不再给周志国打个电话?”李洁问。

  我想了想,最近联系麻烦周志国,并且还有几天就过年了,于是最终摇了摇头,说:“算了吧,等过完年,周志国成为省长之后再说吧。”

  “嗯!”李洁点了点头,随后聊了一会,便起身离开了。

  因为孔志高的事情,江城的官场引起了一场不小的地震,特别政法口的人,今年是别想过一个安稳年了。

  过年的时候,李洁来看我一次,讲了一下最近的情况,政法口一共抓了三十多人,其中市局的局长和刑警队长李南都被抓了进去,东城分局的局长田曙光在李洁和他自己的运作之下,竟然调到了市局当了局长,这个消息让我大跌眼镜,田曙光是一个什么人,我太清楚了,这种人能当市局的局长?

  “他资历够老,刑警出身,以前破获过几次大案,几年前也是一名优秀的公安干警,只是走上领导岗位之后腐败了,我思来想去,田曙光上位,对我们来说也算一个不错的选择,所以也就帮着他出了一把力。”李洁说。

  我眉头微皱,想了想,最终点了点头说:“也只能这样了,不过手里的把柄是一把双刃剑,控制不好,田曙光会掉头咬人的。”

  “他外边有人,还有了孩子,这已经构成了重婚罪,只要揭发出来,别说市局的局长,他连党籍都保不住,位置高了,他就会更加珍惜身上的警服,也许更好控制。”李洁说。

  “总之,你掌握好度吧,我的事情怎么样了?”我看着李洁问道。

  “杨文才的父亲已经告到了省里,总之这件事情现在仍然很麻烦。”李洁微皱着眉头说道。

  十几分钟之后,李洁离开了看守所,我的事情现在仍然没有一点头绪。

  一个星期之后,正月初五的上午,宋佳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