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838 839 840 回 猜忌

  结果很快出来了,那辆卡宴的车主叫杨文才,江城本地人,跟李洁同岁,通过车辆信息,我又让熊兵查了对方的户籍信息,并且连对方的档案都找到了。

  我发现场文才从小学到高中都跟李洁在同一所学校,并且大学也在一块:“这……这就是传说中的青梅竹马吧!”看完杨文才的档案之后,我眉头微皱,在心里暗暗想道。

  杨文才的父亲叫杨仁之,是江城大学的副校长,还是博士生导师,这样看来,李洁应该跟杨文才从小就认识,搞不好两家还是世交,可是……我突然想到那天询问李洁时她的表情,完全给我一种她跟杨文才仅仅是大学同学的感觉。

  “为什么要隐瞒跟杨文才青梅竹马的关系?这一次李洁和刘静去欧洲旅游跟杨文才有没有关系?”我脑海之中突然出现这样的想法,下一秒,立刻对旁边的熊兵说道:“熊哥,帮我查查这个叫杨文才的人,今天是否离境了,去了那里?”

  熊兵看了我一眼,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不过最终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走到旁边开始打电话。

  大约过了二分钟之后,熊兵走了回来,看着我说道:“你怎么知道杨文才今天离境?”

  听到熊兵这样说,我的脸色瞬间变得非常难看,问:“他是不是去欧洲了?”

  “嗯!”熊兵点了点头。

  “谢谢!”我对熊兵道了一声谢,心里已经翻起了滔天巨浪:“这到底是怎么会事?”我在心里大声吼叫着。

  “出去喝一杯?”熊兵看着我说道。

  “好!”我点了点头,随后上了熊兵的车。

  “去香港中路那边的酒吧坐坐?”熊兵问。

  “算了,还是去八十年代酒吧吧。”我说。

  “好,那里熟悉,喝酒也舒服。”熊兵说,随后朝着鞍山路疾驰而去。

  当天晚上,我在八十年代酒吧喝得酩酊大醉,等酒醒之后,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我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这是那里?”我一脸疑惑的在心里暗暗想道。

  我在床上呆呆的坐了几分钟,随后下了床,朝着房间外走去,当我来到客厅的时候,发现没人,不过厨房倒是有声音。

  “咦?到底是谁?”我心里暗暗奇怪,朝着厨房走了过去,可能是听到了脚步声,还没有走到厨房,一个人影便走了出来。

  “曲冰,怎么是你?”我看到从厨房走出来的曲冰,一脸吃惊的表情。

  “浩哥,你醒了,头还痛吗?肚子饿不?我熬了小米粥,你喝一点,菜马上就好了。”曲冰看着我说道。

  “那个,曲冰,我怎么会睡在你这里?昨天记得是跟熊兵在八十年代酒吧喝酒啊。”我拍了拍自己仍然有点发木的脑袋,开口对曲冰询问道。

  “浩哥,你忘记了?昨晚你们喝酒的时候,我也在八十年代酒吧啊。“曲冰说道。

  “你在吗?”我愣愣的盯着她问道,因为自己的脑袋里一点印像都没有。

  “我还跟你喝了不少酒呢,浩哥,你忘了?”曲冰说。

  我仔细想了想,仍然没有一点印像,最终摇了摇头,说:“就算昨晚喝酒的时候有你,为什么他们会让你把我带回家?”这非常的奇怪,因为在鞍山路那边,我有太多的地方可以去,甚至于可以直接睡在八十年代酒吧里。

  “熊哥他们说你受伤了,让我好好安慰你。”曲冰的脸色一红,喃喃的说道。

  “这群混蛋,等我见了他们的面,再教训他们。”我说。

  曲冰的脸色更红了,然后转身回厨房端出一碗小米粥,说:“浩哥,你先喝粥,菜马上好。”

  “谢谢!”我此时确实饥肠辘辘,也没有客气,端起小米粥便喝了起来。

  菜很快好了,曲冰端了上来,我们两人边吃边聊,其实主要是我在问,她在回答。我先问了她的工作,聊了一会,又东拉西扯,最后我紧张的看着曲冰询问道:“曲冰,昨晚我有没有发酒疯啊?”

  “没!”曲冰摇了摇头。

  “那我们两人有没有……”我继续问道。

  “浩哥,我昨晚把你放在床上,你就睡着了。”曲冰说。

  “那就好。”我放下心来,以前虽然跟曲冰做过,但是上一次,她可是救了我的命,自那之后,我就真心把她当成了朋友。

  我现在时不时的会想起曲冰那荡气回肠的一跳,并且仍然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那样做,因为在那之前,她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不花钱的炮友罢了。

  听到我的话之后,曲冰脸色有点难看,我眨了一下眼睛,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

  “曲冰,我说要给你投资一部大制做的电影,并且让你当女主角,可能一时半会是实现不了,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直记在心里,只要条件允许的话,我一定实现自己的承诺。”我对曲冰说道。

  “谢谢浩哥。”曲冰淡淡的说道,气氛有点压抑,于是我便也闭了嘴,快速的吃起饭来,吃完之后,落荒而逃。

  来到曲冰家的小区门口,我眉头紧锁,朝后看了一眼,心中暗道:“自己怕什么?为什么会落荒而逃?”思来想去,我有了答案,因为我欠曲冰太多了,却从来没有关心过她,甚至于她今天不出现,我可能只有用人的时候,才会想起她。

  “唉,王浩,你也是一个薄情之人。”我暗自感叹了一句,随后掏出了手机,发现手机被调成震动,上面有八个电话,其中七个是宋佳打的,一个是李洁打的。

  我想了一下,先给李洁拨了回去。

  嘟……嘟……

  电话铃声响了六、七下,另一端才传来李洁压低了的声音:“喂,王浩。”

  “媳妇,怎么了?说话这么小声?”我问。

  “在吃饭呢,不能大声喧哗。”她说。

  “吃什么好东西呢,拍几张照片我看看。”我说。

  “好,不说了,吃饭了,等回了酒店,我再打给你。”李洁说。

  “嗯。”我应了一声,随后李洁便挂断了电话。

  当电话挂断之后,我的眉头紧皱了起来,因为刚才李洁给我的感觉好像非常不想接我这个电话似的:“妈蛋,不会真出了什么状况了吧。”我在心里暗暗思考道。

  稍倾,我打开微信,查看李洁的朋友圈,发现她在朋友圈里发了不少照片,十分钟之前,她发了一组吃饭照,仅仅只拍了桌子上的菜。

  我看着李洁拍的照片,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一共九张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出现了三副餐具:“操,怎么会有三副餐具?”我瞪大了眼睛,将这副照片仔细的看了很久,同时马上又保存了下来。

  “李洁和刘静一共两个人,为什么有三副餐具,难道还有第三个人?”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联想到昨天晚上查到的东西,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脑袋绿了,同时一股怒火直冲头顶:“李洁,你到底什么意思?难道跟我复婚就是为了给我弄顶绿帽子戴吗?”

  此时此刻,我恨不得马上飞到欧洲向李洁当面对质,问问她,为什么要骗我?不过冷静下来之后,我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一切都是我自己的猜测,虽然有三副餐具,搞不好他们在欧洲遇到了熟人,我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嘀嘀!

  微/信上收到了李洁发过来的照片,一共五张,都只拍了美食,再没有其他任何信息,并且当我再一次查看她朋友圈的时候,发现十几分钟之前发的那九张照片,已经删除了。

  “我擦,这是不是做贼心虚的表现?”我瞪大了眼睛,在心里暗暗想道。

  下一秒,我准备打电话质问李洁,不过最终拨到一半,又马上挂断了:“王浩,你不能怀疑自己的老婆,这不仅是对她的侮辱,也是对自己的不自信,即便第三个人是杨文才,不是还有刘静在旁边吗?他们肯定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不可能逾越。”我在心里如此想道。

  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情,直接手机铃声响起,才回过神来,猛然发现,不知不觉我在寒风中已经走出了很久,前边不远处就是大沽河畔了。

  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宋佳的电话,想了一下,我按下了接听键:“喂,宋佳,有事吗?”

  “王浩,你不是要给我引荐张少吗?”宋佳问。

  “引荐张少?我什么时候答应了?”我一脸懵懂的反问道。

  “昨天啊,我给了你一百万,你不会不认帐了吧。”宋佳说。

  “喂,那一百万是我替你跑腿的钱,没有我,你根本不可能找到真正买地皮的人,更得不到五个亿的报价,至于引荐张少,我可没有答应你。”我说。

  “见不到张少,我是不会出五个亿买那块地皮的。”宋佳说。

  “买不买随你,反正地皮的主人又不是我,该赚的跑腿钱我已经赚了,至于你们之间的交易成功与否,于我无关,好了,我还有事,挂了。”我准备挂断电话。

  “等等!”宋佳说。

  “还有事?”我问。

  ”五百万,只要你让我和张少见一面,我给你五百万。”宋佳开始用钱砸我,上一次她就用了这招,当时是二百万,现在一下子变成了五百万,我真有点被砸懵了。

  “宋佳,你想见张承业还不容易,根本不需要花这么多钱。”我说。

  “见他是很容易,但是引荐就不同了,既然你知道那么多内幕,肯定跟张少很熟悉吧?”宋佳问。

  “还行吧。”我说,本来不想跟她废话,但是五百万的诱惑力太大了。“帮我引荐一下张少,地皮的事情我亲自跟他谈,而你只需要跑跑腿,动动嘴,就可以进帐五百万,怎么样?”宋佳的声音里充满了诱惑。

  说实话,我真想把她推进火坑,但是最终没有这样做,因为不想再跟张承业有任何联系。

  张承业是一条恶狼,说实话,我点怕。

  “宋佳,五百万非常的诱人,可惜我就是一个屌丝,虽然了解一些那天的情况,也见过张少,但是在他面前,我根本没有一点影响力,你如果想认识张承业的话,还是通过其他途径吧,好了,地皮的事情,不要再找我了,再见。”我准备挂断电话。

  “等等,王浩,你跟我说实话,地皮到底被谁买走了。”宋佳问。





  “地皮到底在谁手里,我不能告诉你,不过你可以自己查啊,宏展公司的总经理是郝承智,也许他就是幕后黑手也说不定。“我说。

  “王浩,别再演戏了,昨天晚上郝承智喝醉了酒,什么都说了,你花了三百万让他给拍卖会的人施压。”宋佳说,她的声音变得冰冷起来。

  听了她的话,我的表情一愣,心里把郝承智这个纨绔子弟给骂了一通,还好他并不知道真正的幕后买主是一条龙,仅仅只跟我接触过罢了。

  “郝承智的话你也信,宋佳,我本来以为你很聪明,现在看起来也不过如此,你仔细想想,我如果身上有二个亿的话,还能是现在这种情况吗?”虽然被揭穿了,但是表面上我仍然保持平静。

  “即便不是你,那么你也是幕后的人之一,也许整件事情都是你一个人的杰作,不过出钱买地的另有其人罢了,而你,就是促成这件事情的人,没有你的存在,也许对方根本不可能买到这块地皮。”宋佳冷冷的说道。

  她的猜测没错,基本上跟事实吻合,但是那又能怎样,我是不会承认的:“宋佳,你太有想象力了,我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三百万就能收买郝承智?你觉得可能吗?他可是堂堂市委书/记郝弘文的儿子。“我说。

  “这……”宋佳犹豫了。

  听到手机另一端没了声音,我心里一阵冷笑,因为在跟郝承智接触之前,我和一条龙的预算最低都是五百万,封顶是五千万,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三百万他就同意了,这一点,到现在我仍然想不通,堂堂市委书/记的儿子,难道就那么缺钱吗?

  “好了,我还有事,挂了。”我说。

  “等等!”宋佳再一次嚷道。

  “还有什么事?”我眉头紧锁,心里有点烦躁。

  “五个亿我可以答应,不过有一个条件。”宋佳说。

  “引荐张少我是不可能答应的,好了,再见。”我再次准备挂电话。

  “我可以不见张少。”手机里传来宋佳急促的声音,听到她这样说,我眨了一下眼睛,本来都打算挂机了,但是想了想,再一次将手机放在耳边,问:“那是什么条件?”

  “答合同的时候,我想见一见真正的买家。”宋佳说。

  “这……”我稍微犹豫了一下,说:“宋佳,真正的买家到底是谁,我也不清楚,这样吧,我把你的话给传过去,至于对方到底跟不跟你见面,我就不管了。”

  宋佳没有说话。

  “好了,我还有事,再见!”我快速挂断了电话,真害怕她再一次说等等。

  我给一条龙打了电话,把宋佳的要求跟他讲了,一条龙不太感冒,听他的意思好像不想卖了,准备自己开发,我仅仅就是传个话,聊了几句之后,便挂断了电话,然后就把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该拿的钱已经全部到帐,至于是一条龙自己开发,还是宋佳买回地皮,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

  稍倾,我走到了大沽河畔,深冬的大沽河畔,北风呼啸,一个人影都没有,我紧了一下大衣,开始沿着河畔走了起来。我想让自己冷静一下,李洁和杨文才的事情好像不简单,两个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李洁说过她没有初恋,也许根本就是在骗我。

  “王浩,你必须冷静,不能乱猜忌,要相信李洁,同时也要相信自己,你们两人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不会因为一个杨文才的出现而发生变故。”我在心里暗暗警告自己。

  其实李洁这一次的欧洲之行,还不是太糟糕,因为旁边还有一个刘静,如果仅仅是她一个人去欧洲的话,那么现在的我绝对不可能让自己冷静下来。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我让幽灵把杨文才给查了一个底掉,并且为此给他提供了三十万的活动资金。

  三天之后,幽灵给了我一个资料袋:“浩哥,你的事情我已经办完了,我的事情……”他看着我说道。

  “兄弟,放心吧,我已经跟燕姐联系过了,同意你调回南方,说实话,真舍不得你啊。”我拍了拍幽灵的肩膀说道。

  幽灵想调回南方的事情,已经跟我讲过两遍,这一次是留不住他了。

  “谢谢组长!”幽灵说。

  幽灵这个人,做事一丝不苟,还是跟踪和调查方面专家,这种人才,我真舍不得放手,上一次虽然嘴上说同意他调回南方,实则我根本就不想让他回去,本来想慢慢拖着,可是碰到了李洁的事情,幽灵拿调查杨文才跟我讲条件,没办法,我只能同意了。

  幽灵走了之后,我打开文件袋,仔细的看了起来,这一看不要紧,把我吓了一跳,这个叫杨文才的人,也就三十多岁,可是没有想到,已经结过二次婚,并且都离了。

  他第一次婚姻是在二十三岁,两年之后,二十五岁离开,随后便去了美国攻读博士,去美国三年之后,也就是二十八岁他又结婚了,妻子还是一个美国人,一直到半年前,他回国的时候,才跟美国妻子离婚。

  第一次离婚,他是为了去美国,把发妻给抛弃了,并且他的这次婚姻还有一名女儿;第二次离婚,他是为了回国,把美国的妻子抛弃了,在第二次婚姻里,他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这他妈就是一个白眼狼啊,李洁怎么能跟这种人是青梅竹马的玩伴呢?”看完杨文才的资料之后,我的额头冒出了冷汗,很害怕李洁中了对方的甜言蜜语。

  我平静了一下心情,接着往下翻,资料最下面还有几张照片,一共五张,一张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生,一张是一名三十几岁的女子,最后在三张是女子接小女孩放学时的情景。

  “江城第三实验小学。”我看到了照片上的学校名字,不由的瞪大了眼睛,暗道一声:“我擦,不对吧,上面的资料上不是说杨文才的第一个老婆不是江城人吗?为什么他的女儿会在江城实验三小上学?”我愣住了,来回翻看着这三张照片,随后在其中一张照片的后面,看到了幽灵写得一行字:“三个月之前,对方才进入实验三小上学。”

  “三个月之前才来江城?这是什么意思?”我眨了一下眼睛,感觉杨文才这个王八蛋绝对不是一个好鸟,估摸着是他回国之前,立刻就跟他前妻取得了联系,并且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让他前妻心甘情愿的带着孩子来江城找他。

  “危险,这个人极度的危险。”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这也是看完幽灵给我的资料之后,对杨文才产生的印象,一个能抛妻弃子的人,说明他心里够狠,同时在过了几年之后,还能让前妻心甘情愿的带着孩子来投奔,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对付女人非常的有手段。

  一个心狠的人,并不可怕,而如果他再有手段的话,那绝对就不一样了,危险程度将成几何倍的增长。

  “不行,我必须马上给李洁打个电话,提醒她小心杨文才有手段有头脑的白眼狼。”我在心里暗暗着急,马上拿出了手机,拨打了李洁的电话。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操,怎么又关机?”当听到李洁的手机关机的时候,我差一点破口大骂,并且脑子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下一秒,我立刻又拨打了刘静的电话,谢天谢地,刘静的手机还能打通。

  嘟……嘟……

  铃声响了大约五下,电话另一端才传来刘静的声音:“喂,王浩!”

  “李洁呢?她的手机怎么双关机了?”急切的问道。

  “囡囡啊,她出去了。”刘静说。

  “出去了?去那了?”我问。

  “说是要去逛逛,天气太冷,我就没去。”刘静回答道。

  “李洁回来之后,让她给我打个电话。”我说。

  “好!”刘静说:“王浩,你放心吧,我们再玩几天就回去了。”

  “哦!”我应了一声,眉头紧锁,思来想去,最终开口对她问道:“妈,有件事情我想问一下你,希望你能对我说实话,你是大学教授,知识分子,教书育人的老师,不能说假话是吧。”

  “呃?”电话另一端的刘静明显的一愣,说:“王浩,你想问什么?”

  我感觉刘静的声音好像有点紧张,不是太自然,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妈,李洁在欧洲有没有遇到老同学?”我用很随意的口吻询问道。

  “没,没有!”刘静立刻回答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因为从刚才她的语气之中,我读到了不寻常的事情:“妈,你是老师,可不能说谎。”

  “我没有说谎,欧洲这么大,怎么可能碰到同学,呵呵,没有碰到。”刘静可能想让气氛轻松一点,笑了笑,可是效果恰恰相反,她笑起来更加的紧张,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

  我皱着眉头思考了半分钟,然后开口说道:“妈,你和李洁在欧洲那边玩得开心一点,玩够了,早点回来。”

  “呃?好好!”刘静马上应道。

  “挂了,再见。”我说。

  “再见!”

  我最终没有步步紧逼,因为怕适得其反。挂断电话之后,我脸色变得铁青,因为从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八成杨文才和李洁一块去了欧洲,而李洁手机的关机,百分之百与杨文才有关。

  吸!呼!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冰冷的空气吸进肺里,然后慢慢的呼出,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相信李洁,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不可能瞬间被击破。”我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日盼夜盼,一个星期之后,李洁和刘静终于提前回来了,本来她们是准备先在欧洲玩半个月,再去美国和加大拿,不知道为什么,计划取消了,提前回国。

  本来因为杨文才的事情,我心里就十分的不痛快,早就想让李洁和刘静两人回国了,可惜一直没有找到好的理由,现在好了,她们两人自己回来了。

  在机场接机的时候,我意外的发现了杨文才,他跟着李洁和刘静两人从出口走了出来。

  这段时间,我已经把杨文才调查的清清楚楚,他就是一头白眼狼,对付女人非常的有手段,李洁这个人吧,虽然在官场沉浸了快十年了,但是在某些方面,她还是很稚嫩,我是真怕她上了杨文才的当。

  “媳妇!”我将自己的负面情绪甩到了脑后,露出笑脸朝着李洁迎了过去,至少在表面上,不能显露出一丝一毫的敌意,现在的我早已经不是三年前的我了。

  “王浩,你来了。”李洁看到我,急步跑了过来,本来我没想跟她拥抱,可是李洁却直接扑进了我的怀里:“我擦,这倒底是什么情况?”我当时直接愣住了,在心里暗暗猜测道。

  几秒钟之后,我和李洁分开,然后朝着旁边的杨文才看去,问:”媳妇,这位是……“

  “老公,我跟你介绍一下,杨文才,我们两人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同学,去欧洲玩之前,在江城还见过一面,万万没有想到,我们这一次在欧洲再一次偶遇了。”李洁对我说道,但是我在她脸上没有看到一丝他乡遇故短的兴奋,此时的气氛给我一种李洁十分不待见杨文才的感觉。

  “靠,这到底是怎么会事?”我在心里暗暗想道,现在的情况把我给整糊涂了。

  本来按我的剧本,应该是李洁和杨文才相遇,然后两人约好去欧洲玩,为了避嫌把刘静给带去了,可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应该是完全猜错了,李洁好像很讨厌杨文才似的。

  “不对啊,既然讨厌为什么还跟对方吃饭,并且动不动就关机,妈蛋,不会在老子面前演习吧?”我在心里疑惑的想道。

  “这世界还真小。”我笑着说道,其实并本应该说你们两人真有缘分,才更加贴切李洁和杨文才的偶遇,但是我没有那样说。

  “是挺小的,不然的话,去欧洲游玩都能碰到老同学。”李洁也笑着说道,不过我怎么看都觉得她的笑十分的勉强。

  “确实,这个世界太小了,不是有这么个说法嘛,地球村。”杨文才说,随后他是侃侃而谈,果然不愧是博士生,嘴皮子就是厉害,嘚吧嘚吧,愣是让我插不上嘴。

  李洁的眉黛已经微皱了起来,看样子她也很讨厌杨文才:“我勒个去,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心里充满了疑惑,本来还想着对李洁侧敲旁击打听她和杨文才的事情,现在看起来根本没有必要了。

  “老公,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我累了。”李洁的声音响了起来。

  “家里洗澡水已经给你放好了,回家洗个热水澡,美美的睡一觉。”我说。

  “谢谢老公。”李洁在我面前显得十分温柔乖巧,令我都有点不习惯。

  “都怪我,光顾着说话了,这样,我们改天一块吃饭,王先生,这是我的名片。”杨文才带过来一张名片。

  我先朝着李洁看了一眼,发现李洁眉黛微微皱着,并没有什么表示,于是这才伸手接了过来,低头看一眼,发现杨文才名片上的头衔还挺多,什么经济学家,资深经济顾问,江大商贸学院的副院长,特聘教授等等。

  “这么多头衔不嫌累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不过表面上却笑着对杨文才恭维道:“原来杨先生是经济学家啊,哇,还在华尔街做过分析师。”我装做吃惊的说道。

  杨文才笑了笑,问:“王先生是做什么的,李洁从小学到大学都是校花,我们男生以前都在猜,什么样的人能降服她,取到我们从小到大的校花。”

  杨文才不怀好意,我已经听出来了,不过此时我和李洁之间的感情,经过三年的大风大浪,早已经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产生隔阂或者间隙了,杨文才想使点小聪明,根本不会成功。

  “我就是一个小酒吧的老板,这辈子能取到小洁是我的福气。”我淡淡的说道,脸上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像是在说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似的。

  其实有的时候,并不是故意表现出来高高在上的样子才显得高高在上,而是那种能把天大的事情说成一件平淡加平常的小事,这才是装逼的最高境界——润物细无声。

  “酒吧小老板?王先生,你没说实话吧,一个小酒吧老板可配不上我们从小到大的女神。”杨文才话里有话,有点故意找茬的意思。

  “呵呵!”我呵呵一笑,不再理睬杨文才,而是接过李洁的行礼箱,说:“媳妇,车子就在前边,我们走吧。“

  “好!”李洁点了点头,然后对旁边的杨文才说:“老同学,再见。”

  “再见,改天我们约一块吃饭啊。”杨文才说。

  “再说吧。”李洁笑着说道,不过当她转过头来,背对着杨文才的时候,脸上立刻露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我没有再看杨文才一眼,带着李洁和刘静两人准备离开,可是没有想到他在背后说了一句:“王先生,等一下,我有句话想单独跟你说。”

  本不想理睬对方,可是杨文才却追了上来,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表情。

  “什么事,说吧。”我说。

  “借一步说话?”他说。

  “没必要,我们也不熟,你说呢。”我露出一个微笑,淡淡的对杨文才说道。

  说实话,现在自己的城府也很深,轻易不会表露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就算是猜忌李洁,我愣是生生的忍了十天,这种涵养的功夫,已经快修练到家了。

  杨文才看了我一眼,又盯着李洁看了几秒钟,然后开口说道:“好,王先生,我代表从小学到大学的我们班男生跟你说句话。

  “什么话?“我眨了一下眼睛,不知道杨文才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李洁是我们男生从小到大的女神,女神嘛,高高在上,现在她跌落凡间,希望你好好的对待她,不要让她受委屈,不然我们所有男生都不答应。”场文才大声的说道。

  听了他的话我,我心里一阵想骂人,暗道:“操,我和李洁夫妻两人的事情,管你屁事啊,你答不答应,算个毛啊。”不过这些脏话,我没有说出口,而是盯着杨文才微微一笑,说:“杨先生,结婚了吗?”

  “呃?”杨文才明显的一愣,因为我答非所问。

  其实这是一个小策略,当你无法回答某个问题时,而对方又不怀好意,那么就不能当面回答,而是要攻其不备,把话题叉开,并且要有跳跃性。

  “回见,我们先走了。”就在杨文才一愣之际,我带着李洁和刘静两人急速了离开了。

  稍倾,上车之后,李洁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说:“终于摆脱杨文才了。”

  “媳妇,怎么了?这是怎么会事啊?怎么突然就回国了呢?不是说要在欧洲玩至少半个月吗?还要去美国和非洲看看嘛?”我扭头盯着李洁询问道。

  “别提了,一言难尽,回家跟你说。”李洁揉了揉太阳穴,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

  看到她的状态,我眉头微微一皱,心里暗暗思考着:“李洁好像不是装的。”

  现在的我,凡事都不会看表面,特别是李洁和杨文才这件事情,刚才机场的这一出戏,有两种可能性,第一,李洁真得很讨厌杨文才;第二,可能我让幽灵和熊兵查杨文才,打草惊了蛇,所以杨文才和李洁故意在机场跟我演戏。

  从刚才的情况来看,我更倾向于第一种情况,李洁是真讨厌杨文才的纠缠,但是第二种可能性并不能排除,主要原因就是李洁的手机这段时间动不动关机。

  一路无话,走得是机场到市区的高速,车子开得很快,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我们便回到了金沙湾小区的别墅里。

  李洁和刘静两人开始洗漱,我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其实心思根本没在电视上,而是在想李洁和杨文才两人之间的关系,如果他们两人在机场的时候真是在跟我演戏的话,那事情可就麻烦了,肯定会出大问题。

  “不会的,肯定不会的,我和李洁之间的感觉经得起检验。”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刘静洗漱完,上楼睡觉去了,李洁则围着雪白的浴巾走到了我的面前。

  ”媳妇,你和……”

  我刚要说话,就被李洁给打断了:“我累了,现在不想说话,可以先让我好好睡一觉吗?”

  “嗯。”我点了点头,把后面的话给硬咽了回去,心里虽然着急,但是脸上却显得很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