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829 830 831 回 一切就绪

  田启被我从被窝里拽了起来,强行拉着他离开了家,上车之后,朝着江城电子城疾驰而去。

  田启虽然是一个宅男,但是也有他的朋友圈,对于电脑设备和电子设备,他是专家,半路上联系了一个朋友,到了电子城之后,我们没有乱逛,直接找到了他的这位朋友,不到一刻钟,我和田启便离开了电子城,离开的时候,车里多了五个电子追踪器。

  田启带着笔记本电脑,在车里噼里啪啦敲了一会,给五个电子追踪器输入了程序,然后告诉我可以用了。

  我点了点头,拿起手机拨通了幽灵的电话:“喂,你在那里?”我问。

  “海河集团门口。”幽灵回答道。

  “我马上过去,给你送几个小东西。”我说。

  “什么东西?”幽灵声音疑惑的问道。

  “追踪器。”

  “呃,好的!”幽灵应了一声,随后我们两人又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我开车带着田启朝着河西的海河集团疾驰而去,不到半个小时,我在离海河集团总部大楼大约一百米外的地方见到了幽灵。

  我让田启在车上待着,然后拿着五个追踪器坐进了幽灵的车里:“五个追踪器,给宋佳的车子偷偷装一个,我猜明天上午的拍卖会十有八/九是她亲自出面。”我对幽灵说道。

  “嗯!”幽灵点了点头。

  “不过你也不要大意,宋佳也十分有可能背后遥控指挥,总之,还剩下四个追踪器,你随机应变,一定要提前掌握海河集团参加拍卖会的人和车,特别是车。”我对幽灵叮嘱道。

  “明白,放心吧组长,我已经有点眉目。”幽灵点了点头,回答道。

  “这件事情至关重要,全靠你了。”我拍了拍幽灵的肩膀,随后下了车,回到了自己的车里。

  “浩哥,有什么行动?”上车之后,本来昏昏欲睡的田启突然醒了过来,开口对我询问道。

  “今天晚上早点睡觉,明天早晨需要你的帮忙。”我对田启说。

  “嗯!”他点了点头。

  稍倾,我先开车将田启送回了家。一切就绪,只欠东风,明天只要阻碍海河集团参加拍卖的人迟到,我就有信心把那块地皮买下来,因为从郝承智那里得到的消息,其他两家房地产公司基本就是陪衬,是郝弘文找来给海河集团抬价的。

  “二个亿,应该能够拿下。”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处理完事情,我早早回了金沙湾别墅,刚刚回到别墅,我就看到李洁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嘟着嘴生闷气。

  “怎么了媳妇?生谁的气呢?”我走了过去,亲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温柔的询问道。

  “我妈非要搬出去住,她一个人我怎么放心呢。”李洁眉黛紧锁的说道。

  “为什么要搬出去?”我非知故问。

  “说、说住在一块影响我们。”李洁郁闷的说道:“怎么就影响我们了呢?”

  “咳咳!”我干咳了一声,心中暗道:“估摸着是我和李洁晚上弄得动静太大,再加上李洁最近叫/床的声音有点大,吵到刘静了,今天早晨起来的时候,碰到刘静我都有点尴尬,她脸都红了。”

  “搬出去也好,不是她影响我们,是我们两个晚上可能影响到了你妈。”我想了一下,开口对李洁说道。

  “你是说我们那个时候声音太响了,被她听到了?”李洁瞪大了眼睛盯着我一脸吃惊的问道。

  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我心里一阵无奈,问:“难道你没有发现最近叫/床的声音很大吗?”我说。

  “谁叫/床了,你才叫/床。”李洁脸色微红,反驳道。

  “好,我叫/床声音太大好了吧。”我说。

  哎呀!

  可惜话音刚落,便被李洁红着脸狠狠的拧了一下。

  “媳妇,干吗?”我倒吸着凉气,盯着气嘟嘟的李洁问道,刚才腰里的软肉被狠狠的拧了一下。

  “叫你乱说话。”李洁给了我一个白眼。

  “嘿嘿!”我露出一丝微笑,随后我们两人互相打闹了起来。

  闹了一会,李洁趴在我怀里,说:“老公,我妈已经看好了一套房子,也在金沙湾小区,是一个小高层的一室一厅,我想买下来。”

  “多少钱,我出。”我马上开口说道。

  “八十三万。”李洁说。

  “多、多少?”我问。

  “八十三万,金沙湾小区算是别墅小区,房价有点高,不过离我们近,有空你陪我去看一眼,然后就订下来吧,我妈催促了好几次了。”李洁说。

  “过两天行吗?这几天我有事,还有,房子的钱,我出。”我目光坚定的盯着李洁说道。

  “你帐上有这么多钱吗?不是都被顾芊儿和你表妹周忆雪拿着去欧洲玩去了吗?”李洁疑惑的盯着我问道。

  “总之,钱的事情你别管了,我出。”我斩钉截铁的说道,做为一个老爷们,我真不想再花李洁的钱。

  “我出和你出有什么区别吗?”李洁歪着头看着我问道。

  “有,当然有区别,我不想再当小白脸,所以这个钱必须我出。”我说。

  “小白脸,咯咯……”李洁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看我大刑伺候。”我开始痒李洁,随后两个人在客厅里胡闹了起来。

  当天晚上,我和李洁温存的时候,没敢像昨天那样放肆,这样一来,李洁压抑的叫/床声反而更加刺激了我的欲/火,攻伐起来越发的狂野。

  ……

  今天早晨有重要的事情,所以昨晚跟李洁只做了一次,一大清早我便起床,洗漱完了之后,开车离开了金沙湾别墅小区。

  我先去接上田启,然后打电话给一条龙,确认了一下,从海河集团到拍卖会现场的三条路上,他是否已经安排了人。

  “放心吧,一切准备妥当。”一条龙回答道。

  “叔,拍卖会入门口安排了人手吗?这样即便出现突发/情况,我们也可以应对。“我说。

  ”安排了,并且我还亲自坐镇,放心吧。”一条龙说。

  听了他的回答之后,我提起的心慢慢放下了一点,不过这种事情,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唉,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长叹一声,在心里暗暗想道。

  挂断一条龙的电话之后,我又拨通了幽灵的手机,问:“幽灵,我是王浩,现在能确认是谁代表海河集团参加拍卖会吗?还是他们的董事长宋佳亲自出马?”

  “按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海河集团的一名经理参加今天上午的拍卖会,不过估摸着宋佳肯定会暗中控制。”幽灵说。

  “电子追踪器使用了吗?”我问。

  “嗯,全部使用了,海河集团美女总裁的车上我放了一颗,剩下的四颗,分别放在其他车上,组长,放心吧,绝对万无一失。”幽灵在电话里非常自信的说道。

  “嗯!”我应了一声,随后挂断了电话,因为郝承智的电话此时打了进来,我急忙按下了接听键:“喂?”

  “王浩,我这边一切就绪,只要你能让海河集团的人晚来几分钟,那么我保证华城路的那块地皮绝对跟他们无缘了。”郝承智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我这边也做好了准备,基本可以保证万无一失,希望你是一个守信之人,确保拍卖会按时举行。”我说。

  “这次拍卖会,我爸不在,刚才我已经跟拍卖师说了,只要时间到,就马上开始竞拍,绝对不给迟到者仍然喘息的机会。”郝承智说。





  挂断郝承智的电话之后,我看了一眼田启的笔记本电脑,上面是一副卫星地图,有五个红点在闪烁,那代表着五个电子追踪器。

  “万事具备,只欠东风。”我在心里暗道一声,能做的自己都做了,至于能不能成功,就看天意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我的心情微微有一点紧张,突然,耳边传来田启的声音:“浩哥,他们动了。”

  我急忙扭头看去,发现笔记本电脑上的五个光点,其中有三个在移动,不过往拍卖会现场的只有一个光点。

  “看来他们应该是走河西长城路,然后过桥走人民大道。”田启说。

  我没有出声,而是先抬起左手,看了一眼表,九点三十二分,拍卖会十点钟开始,以海河集团到拍卖会场的距离,一刻钟就可以赶到,即便堵车的话,半个小时之内也能到。

  稍倾,我思考了片刻,拿起手机拨打了一条龙的电话。

  嘟……嘟……

  铃声仅仅响了三下,电话另一端便传来一条龙的声音:“怎么样?”

  “海河集团的人出来了,走的是河西长城路,过大沽河桥到人民大道,对方坐的是奔驰轿车,车牌号是XXXXXX,估摸着五分钟之后,车子会驶到大桥收费站。”我对一条龙说道。

  “不会搞错吧?”一条龙问。

  “绝对不会,放心。”我十分自信的回答道。

  “嗯!”一条龙应了一声,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该一条龙出场了。昨天让田启输入程序的时候,给五个追踪器编了号码,幽灵在放追踪器的时候,把每个追踪器的车牌号给记了下来,所以我看了一眼在长城路行驶的那个三号红点,才能马上说出车牌号。

  我发动了车子,朝着拍卖会场驶去,今天的拍卖会不需要我出场,一条龙已经让展宏股份公司的经理去了。

  “希望一切顺利,不然的话,只能在拍卖场门口对海河集团的人进行阻拦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这一次,为了以防万一,我和一条龙算是布下了天罗地网,即便路上失手,也可以在拍卖场门口进行阻拦,不过那是下下之策,最好是在路上,制造一个很小的麻烦,耽搁对方半个小时,就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达到目的。

  一条龙没有告诉我,他会在那里制造麻烦,不过我猜八成会在大沽河桥的收费站那里,因为只要大沽河桥给堵了,那么对方想要过河参加拍卖会就需要绕一个大圈子,时间肯定来不及。

  当我将车子停在拍卖场门口的时候,此时已经九点四十六分,还差十四分钟拍卖会就要开始了。

  “也不知道一条龙的计划成功了没有?”我眉头微皱,在心里暗暗想道,因为离我给他消息过去已经十分钟了,成功与否,一条龙也不来个信。

  下一秒,我拿起了手机,不过想了想,又把手机放下:“如果成功了的话,一条龙肯定会打电话给我,即便不成功,他也会打电话过来,还是等等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等待是一种煎熬,我眉头紧锁,拍卖会场每停一辆车,我都会紧张一下,生怕海河集团的人突然坐别的人出现在拍卖场门口。

  我感觉自己有点神经质了,过几秒钟,抬起左手看一眼手表,这让旁边的田启有点吃惊,只见他眨了眨眼睛对我询问道:“浩哥,到底什么事啊?你这么紧张?以前可从来没看过你这样,就是在厦门对付赵四海那一次,也没看你这样啊。”田启十分的疑惑。

  “一毛钱难死英雄好汉啊。”我答非所问。

  “什么意思?”田启问。

  “自己想。”我说。

  田启皱着眉头没再说话,其实太简单了,我缺钱啊,特别是刘静要买房子,三年后的今天,怎么也不能让李洁再出钱吧,可是我现在身上一共就几万块钱,公司帐上的钱又全都给了顾芊儿和周忆雪两人,所以这一次拍卖会必须把华城路的地皮拿下来,这样才有钱给刘静买房子,不然的话,就太丢人了,即便是一个屌丝男,在女人面前也是有自尊和面子的,更何况此时的我。

  九点五十八分,我扭头朝着田启的笔记本电脑看去,发现三号车仍然堵在大沽河大桥收费站那里,将近半个小时了,丝毫没有移动,看到这里,我不由的放下心来:”看来这一次十有八/九,华城路的那块地皮到手了,除非宋佳提前早有打算,把拍卖会的人安排在河东。“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十点钟整,我发微/信给郝承智,问:“海河集团的人是否赶到了现场?”

  嘀嘀!

  很快郝承智回了微/信:“现在还没有看到海河集团的人,不过他们的美女总裁,刚刚给我爸的秘书打了电话,让拍卖会推迟一刻钟,他们在大桥收费站那里遇到一点麻烦。”

  看到微/信上的内容,我脸上微微一笑,算是彻底放下心来,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宋佳派来参加拍卖会的人,确确实实被堵在了大沽河的西岸。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郝少,别让我失望啊。”我回道。

  嘀嘀!

  很快郝承智便有了回信,他说:“哼,这点事情再办不好的话,我以后如何在这个圈子里混。”

  我笑了一下,没有再回微/信给他,现在就是静观其变,总之,海河集团的人是赶不过来了。

  十点零五分,一条龙的电话打了过来,我按下接听键的时候,电话另一端传来他的怒吼声:“都已经过了五分钟了,为什么拍卖会还没有开始,王浩,你是不是在耍我?”

  “叔,我怎么可能耍你呢?对我有什么好处,我马上打电话给郝承智。”我眉头紧紧的说道。

  “哼,计划是你想的,人也是你找的,我要钱给钱,要人给人,最后如果得不到华城路的那块地皮,以后就别再打电话给我了。”一条龙冷冰冰的说道。

  “叔,你先消消火,我现在就给郝承智打电话,问问他现在是什么情况。”我急切的说道。

  一条龙没有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王八蛋。”我骂了一句,然后立刻翻到郝承智的手机号,拨了过去。

  “浩哥,三点车已经过了大桥收费站,正在急速的移动。”我一边耳朵是嘟嘟的电话铃声,一边是田启的声音。

  “算一下,对方多久可以赶到这里。”我说。

  “路上还有六个红绿灯,以现在人民大道车流的情况,如果快的话,五分钟便到,最慢十分钟也就赶到了。”田启说。

  “王八蛋,快接电话啊。”我再次骂道,电话铃声已经响了五遍,郝承智还是不接电话:“操,不会真这被这个王八蛋给耍了吧?”我突然瞪大了眼睛,在心里暗暗想道,因为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终于在我的骂声之中,电话接通了,另一端传来郝承智的声音:“喂,浩哥,我爸的秘书就是一个榆木疙瘩,非要向我爸请示,耽搁了一点时间,现在好了,拍卖会马上开始了。”郝承智说。

  “五分钟之后,海河集团的人就到了。”我压着自己心里的怒火说道。

  “五分钟?时间不够啊,前边还有二块小地皮要拍卖。”郝承智小声的说道。

  “什么?”我对着手机大吼了一声,瞬间感觉自己好像真被郝承智给戏耍了:“妈蛋,老子总有一天非打这个王八蛋打成猪头。”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本来没有这两块小地皮的,我发誓,真他娘的奇怪,也许是海河集团使的手段。”郝承智说。

  我眉头微皱,心里暗暗想着,还真有可能是海河集团的手段,路上遇到堵车,聪明人的话,都会想到很可能是商业竞争对手在使绊子,像海河集团这种庞然大物,肯定会留有后手。

  想通这一点,我对郝承智说:“催促拍卖会,以你江城太子爷的身份压他们。”说完之后,我直接挂断了电话,眉头皱了皱,然后给一条龙打了过去。

  嘟……嘟……

  铃声仅响了二下,手机里便传出一条龙的声音:“情况怎么样了?”

  “拍卖会马上开始,不过……”我吞吞吐吐起来,因为实在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为了让一条龙出钱,我当时可是信誓旦旦,万一这次失败了,估摸着一条龙以后绝对不会再理我,更不会再帮忙。

  “不过什么,快说。”一条龙吼道。

  “不过在拍卖华城路那块地皮之前,还有二块小地皮要拍卖,所以至少我们至少还要拖个二十分钟。”我小声的说道。

  “什么?”而电话另一端的一条龙真接吼叫了起来:“半个小时,不可能,除非把对方绑了,想神不知鬼不觉,根本不可能。”一条龙说。

  “本来没有两块小地皮的拍卖,不知道为什么拍卖会突然加上,估摸着是海河集团的后手。”我对一条龙解释道。

  “我现在不需要这种解释,我只要结果,只要结果,你懂吗?”电话另一端的一条龙仍然在怒吼。

  “叔,让你的人行动吧,不然的话,以对方的车速,我估摸五到六分钟之后就会到达拍卖会场。”我一边盯着田启的笔记本电脑,一边对一条龙说道。

  “哼,站着说话不腰痛。”一条龙冷哼了一声,随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擦,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想堵截了吗?”我眨了一下眼睛,不知道刚才一条龙的话是什么意思?

  下一秒,我又拨通了郝承智的手机,然后对他吼了一通,把一条龙刚才对我发的火转移到了他的身上,吼完之后,不等他反驳,我便挂断了电话,并且撂下了狠话:“今天拍不到华城路的地皮,老子跟你没完。”

  呼哧!呼哧……

  挂断电话之后,我仍然一脸气呼呼的模样。

  “浩哥,三号车停了,不过一号车和五号车正在长城路疾驰,看样子正往这边驶来。”耳边响起田启的声音。

  我顾不得生气,马上朝着他的笔记本电脑看去,果然三号车在离拍卖会所大约一公里的地方停了下来,不过河西那边驶过来两辆车,速度看起来很快,已经到大桥收费站了。

  下一秒,我马上拿起手机,拨打了一条龙的电话,铃声响了五下,他仍然没有接电话。

  “快接!”我心急如焚。



  看着田启笔记本电脑上飞快移动的小红点,我心急如焚,估摸着宋佳是得到了消息,亲自赶了过来,华城路这块地皮对于海河集团非常的重要。

  “喂?”手机里终于传来了一条龙的声音。

  “叔,那辆奔驰车是你们截下了吗?”我急速的询问道。

  “嗯,制造了一点麻烦,把车子挡了下来,能不能拖延半个小时,还不一定,刚才那名经理想打出租车离开,被我的人给拦下了,正在纠缠,对方可能会报警,王浩,你那边最好快点。我能拦下这辆车,海河集团还可能派别的人过来。”一条龙冷冷的说道。

  “已经来了,应该是宋佳亲自过来了,她的车子正在大沽河大桥上行驶,叔,你必须想办法拦住她。”我说。

  电话里出现了几秒钟的沉默,一条龙估摸着正生闷气呢。

  “叔?”我又叫了一声:“宋佳的车子过桥了。”

  “小子,我现在怎么觉得你太不靠谱了,车牌号给我。”一条龙吼道。

  我把两辆车的车牌号告诉了一条龙,他冷哼了一声,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妈蛋,不是老子不靠谱,而是郝承智这个王八蛋不靠谱,之前拍着胸脯大包揽,真遇到事情了,屁用没有。”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然后又开始拨打郝承智的电话。

  嘟……嘟……

  郝承智的电话倒是铃声响了二下便接通了:“喂,王浩,你别催我了。”

  “我截停了对方的车,但是海河集团的总裁宋佳亲自赶了过来,你那边还要多久?”我吼道。

  “副秘书长不听我的招呼,威胁的话,我都说了,但是没用啊。”郝承智说。

  “你……”我想骂他,不过话到了嘴边,又生生的咽了回去:“前边的两块小地皮拍完了吗?”我问。

  “一块结束了,马上就要拍第二块了。”郝承智说。

  “知道了,你继续催。”我说,随后没等他说话,便马上挂断了电话,接着再一次拨通了一条龙的手机:“喂,叔,让你的人出价把第二块小地皮买下来,加快时间。”

  “哼!”一条龙冷哼了一声,也没有说话,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靠!”我骂了一句,额头上的汗已经流了下来,扭头朝着旁边的田启问道:“一号车和五号车停下来了吗?”

  “五号车停了,一号车仍然在行驶。”田启将电脑屏幕给我看了一下,回答道。

  “一条龙在搞鸡毛啊。”我眉头紧锁的骂道,又想给一条龙打电话,不过最终想了想,这个电话没有拨出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气氛感觉越来越紧张,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攥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拍卖会场的大门。

  大约五分钟之后,耳边传来田启的声音:“浩哥,一号车到了。”

  “什么?”我轻呼了一声,心中暗道:“操,看来一条龙仅把五号车给拦下了,最终没有把宋佳的车子拦住,坏菜了。”

  视线之中出现了一辆奔驰车,同时耳边传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下一秒,我看到停在拍卖场大门口的奔驰车里下来一名女子,虽然只看了一个背影,但是我一眼就认出了她是宋佳。

  “一条龙在拍卖场门口不是还安排了人吗?为什么还不行动?”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宋佳带着一名女秘书急步朝着拍卖场走去,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如果让宋佳走进拍卖会场,那么之前几天的准备算是彻底打水漂了,二个亿根本无法跟海河集团竞争,我估摸着就是五个亿,宋佳都会毫不犹豫的买下那块地皮。

  “唉!”当看到宋佳的身影消失在拍卖会场大门的时候,我叹息了一声,身体朝后靠了靠,嘴里嘟囔了一句:“妈蛋,坏菜了,这次行动八成要功亏一篑。”

  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身体有气无力的靠在座椅的后背上,内心充满了气愤和不甘,骂着郝承智这个王八蛋,同时也在反思,自己为什么就相信了郝承智。

  “纨绔子弟果然不可相信。”通过这次事情,我得出了一个这样的结论。

  “浩哥,你看,那边好像吵起来了。”耳边突然传来田启的声音,于是我马上睁开了眼睛,透过车窗玻璃朝着拍卖会场的大门口望去,果然看到一群人在嚷嚷,听不太清在嚷什么,不过我在人群之人看到了宋佳,她好像被人从拍卖会场给推搡了出来。

  “我擦,应该是一条龙的人,当时跟他商议留得后手,还真用上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同时祈祷着,郝承智那里再给力一点,赶紧催促着开始拍卖华城路的地皮,只要在宋佳走进拍卖场之前成交,那对方就回天无力了。

  吵闹声越来越激烈,隔着车窗玻璃我都能听到了,这让我心里十分的高兴,暗道:“吵吧,使劲吵吧。”

  威武!威武……

  可惜,大约五、六分钟之后,两辆拉着警笛的警车停在了拍卖会场大门前,然后下来六名警察。

  “我擦,警察怎么来的这么快?”我眉头紧锁,心里暗暗不爽。

  一分钟之后,警察便控制了现场,我眉头紧锁,知道用不了几分钟,宋佳就脱困了,于是扭头对田启说道:“下去,把那名围着白色狐狸围脖的女人给我拦住了,不管你用什么办法。”

  田启看了我一眼,有点犹豫。

  “快去,只要把她拦住了,我送你出去躲一年,并且给你十万块,平时的工资照常发。”我说。

  “好!”田启点了点头,把笔记本电脑一扔,打开车门跑了出去,一路奔跑着朝宋佳而去。

  我不能下车,不能让宋佳知道是我在背后搞鬼,田启脸生,没有人知道我跟他有联系。

  上一次对付赵四海,田启能跟着我去厦门,说明他虽然是一个死宅,但是胆子很大,再说了,胆子不大也不可能成为一名黑客,所以我才急中生智让他下去拦住宋佳,换了一个胆子小一点的人,肯定会犹豫很久,那样的话,花黄菜都凉了。

  我的目光紧盯着田启,发现他追着宋佳跑进了拍卖会场的大门,然后便失去了他的踪影。

  “擦,田启,你可别让我失望。”我在心里暗道一声,然后便是焦急的等待,大约等了有三分钟,我看到两名警察急速冲了进去,稍倾,押着田启走了出来,不过宋佳也被一名女警给带了出来,好像正在录口供。

  “好样的。”我握了一个拳头,嘴里嘀咕了一声,来来去去估摸着已经拖延了宋佳快一刻钟了,拍卖应该快结束了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我看到宋佳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几次想离开,却被那名女警给叫住了,宋佳发火了,好像在对那名女警大吼大叫,用手指着那名女警的鼻尖在嚷着什么。

  看到这种情况,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宋佳是一条龙的私生女,这件事情只有我知道,这些警察可不知道,仅仅一个海河集团美女总裁的头衔,可压不住这群衙门里的人。

  宋佳在打电话,我猜她应该是在找孔志高帮忙,稍倾,我看到她将电话递给了那名男警,这名男警大约四十岁左右,我估摸着是附近某个派出所的所长。

  四十岁左右的男警接过电话之后,一个劲的点头,大约说了半分钟,他把手机还给了宋佳,然后又说了几句什么,我便看到宋佳再一次跑进了拍卖会场大楼的大门。

  “该用的手段都用了,连田启都用出去了,差不多拖了宋佳一刻钟,希望地皮已经到手了。”看着宋佳奔跑的背影,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下一秒,我没有啰嗦,发动车子离开了,至于田启,他则被带上了警车,估摸着应该没什么事。

  想了一下,怕田启吃亏,我一边开车,一边拿起手机拨打了安北的电话。

  嘟……嘟……

  铃声响了五下,电话另一端才传来安北的声音:“喂,干吗?”

  “田启被人民大道附近某个派出所的人给带走了,我怕他吃亏,你去接接他。”我说。

  “田启怎么了?你是不是让他替你干违法的事情了?“安北吼道。

  我将手机离耳朵远了一点,然后嚷道:“吼什么,违什么法,他跟个女人发生了冲突,也不知道怎么会事,本来警察没有抓他,可是那名女子打了一个电话,又把手机给派出所的头头一会,然后田启便被抓了。”

  “靠,这群害群之马。”安北骂道。

  “快点去接田启,免得他受罪。”我说。

  “知道了。”安北应了一声,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眉头微皱,心中暗暗想道:“妈蛋,也不知道地皮拿到了没有?郝承智和一条龙怎么都不给我来个电话呢?”

  铃铃……

  我刚刚嘀咕完,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立刻朝着屏幕看去,是郝承智的来电,于是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情况怎么样了?拿下了吗?”我急切的问道。

  “地皮拿下来,海河集团的美女总裁走进来的时候,刚刚落锤,你是没有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啊,啧啧。”郝承智笑着说道。

  “为什么这么久才给我打电话,不知道我着急吗?”我说。

  “要签协议,我帮着你的人在忙啊,毕竟我现在不是还挂着一个总经理的头衔。”郝承智说。

  “嗯,尾款今天下午就会打给你。”我说。

  ‘谢谢了,以后再有这种事,记得找我。“赤承智说。

  “一定,一定!”我嘴上这么说,心里早就把郝承智这个王八蛋骂了几万遍:“老子以后再会找你就怪了,这么不靠谱,一次就够了,傻子才找你第二次。”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挂断郝承智的电话之后,一条龙的电话也来了:“喂,叔,听说地皮拿下来了?”我说。

  “嗯,一亿八千万,呵呵,比之前预料的还便宜二千万,这一次虽然有惊无险,但是老子对你很有意见,太他妈不靠谱了。”一条龙骂道。

  “叔,真不怪我,都是郝承智这个王八蛋不靠谱,我一直以为官二代起点高,受教育好,肯定很聪明,能力很强,现在才知道,聪明、能力强的人,有,但是绝对不是郝承智,他就是一个纨绔子弟,这个王八蛋今天差点坏事。”我说。

  “那也是你的问题,挂了。”一条龙淡淡的说道。

  “叔,等一下,那钱……”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