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817 818 819 回 危机

第八百一十七章 危机

  宋乐没有再理我,而是扭头朝着李洁看去,说:“小洁,你的眼光怎么越来越低了?”
 
  听到他叫李洁为小洁,我心里一阵腻歪,然后直接搂着李洁的腰,盯着眼前的宋乐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要去吃饭了。”说完,我便带着李洁离开了,妈蛋,不就是一个副主任,牛个屁,在老子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我心里一阵不爽。
 
  本来以为身后会传来宋乐愤怒的声音,可是没有想到,楼着李洁走了七、八步,身后一点声音都没有,于是我忍不住好奇的朝后看了一眼,发现宋乐正微眯着双眼盯着我和李洁的背影,眼睛里露出毒蛇般的目光。
 
  “操,此人绝对是一个小人。”看到宋乐目光的一瞬间,我在心里做出了判断。
 
  上车之后,我一边开车一边对李洁问道:“那人一直在骚扰你吧?”
 
  “嗯,上学的时候就追我,没想到在省党校又遇到了,我说了已经结婚了,他竟然不信,天天约我出去吃饭看电影,实在被他烦的没有办法,只好把你叫了过来。”李洁用手揉了揉太阳穴,回答道。
 
  “你这同学不太像君子啊,是不是心眼很小?”我问。
 
  “有点吧,我不太了解,在学校里的时候,我跟他没有太多的接触。”李洁说。
 
  “行了,有我在这里,保证他以后不敢再骚扰你。”我说。
 
  “你啊你,刚才你是不是故意的说自己是小酒吧老板?”李洁扭头瞪了我一眼说道。
 
  “我本来就是一个小酒吧老板啊。”我笑着回答道。
 
  “你这是来帮我解决问题吗?根本就是火上浇油,估摸着现在宋乐更不会死心了,真是麻烦啊。”李洁说。
 
  “不死心?他还敢强抢民女不成?”我笑着说道。
 
  “去你的,正经一点,你刚才为什么不说自己是做生意的,这样就可以打消对方的念头。”李洁看着我问道。
 
  “小酒吧老板就打消不了了吗?他一个经济研究室的副主任,有毛实权,还看不起我这个小酒吧老板,信不信,我打个电话,就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我牛逼哄哄的说道。
 
  说实话,因为认识周志国,我还直不把宋乐放在眼里。
 
  “行,你厉害行了吧。”李洁说。
 
  “对了,市里边为什么派你来省党校学习?你区委书/记干了不到一年,难道还能升官?”我问。
 
  “我一开始也不知道,来了之后,有点眉目了。”李洁说。
 
  “怎么会事?”我问。
 
  “华城路的事故,导致霞山区区委书/记姚启被调离,直接发配到了市郊,霞山区的区委书/记便空了出来,你应该知道,霞山区的区委书/记一般都兼着市委常/委,一旦做上市委常/委,那身份就不一样了,郝弘文的意思好像想让我顶姚启的位置。”李洁说。
 
  “郝弘文有那么好?”我问:“他有什么条件?”
 
  “现在还不知道。”李洁摇了摇头,眉头微皱了一下,说:“这件事情我心里一直不放心,有一种提心吊胆的感觉。”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妈蛋,也不知道郝弘文这葫芦里憋着什么坏?“我说。
 
  ”算了,我饿了,去吃点东西吧。”李洁说。
 
  稍倾,我把车子停在一家湘菜馆门前,跟李洁两人走了进去,吃饭的时候,李洁接到了一个电话,大约说了二分钟,挂断电话之后,她脸上露出一丝愁容。
 
  “怎么了?”我问。
 
  “上一次去江城检查组的那名组长约我喝茶。”李洁皱着眉头说道。
 
  “有什么事吗?”我问。
 
  “他没说,只是说一定让我商个脸,话里话外,好像在暗示我,这次能让我来省党校学习,他是出过力的。”李洁眨了一下眼睛,开口对说道。
 
  “老色、鬼?”我勃然大怒,说:“下午,我陪你一块去会会这个老王八蛋。”
 
  “也许是我们想错了。”李洁说。
 
  “哼,想错了?怎么可能,现在的官员可是跟三十年前不一样。”我冷哼了一声,心里涌出一丝怒火。
 
  吃完中午饭,下午李洁没课,我们两人在省城压马路,大约三点钟的时候,开车来到了省城的一家茶楼。
 
  在茶楼门口的时候,李洁用电话跟那人进行了联系:“钱局,我到了。”
 
  对方说什么我听不清。
 
  “三零二,好。”李洁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三分钟之后,我和李洁一块走进了三零二号茶室,本来以为茶室里只有一个人,可是没有想到,里边除了一名中年男子之外,还有一名年轻人,当李洁走进去的时候,中年男子马上起身迎了过来,当看到我的时候,对方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这位是……”
 
  “钱局,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公王浩。”李洁挽着我的胳膊,脸上带着一丝微笑。
 
  “老公?你结婚了?”姓钱的问道。
 
  “是啊,都三十多了,怎么可能没有结婚,明年我们都准备要小孩了。”李洁说,随后开口询问道:“钱局,你约我来有事吗?”
 
  “这……”姓钱的吞吞吐吐起来,随后微微朝着身后的年轻男子看了一眼。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姓钱的根本不是一个东西,估摸着另一名年轻的男子身份很特殊,而姓钱的八成是拉皮条的。
 
  “既然来了,就一块聊聊吧。”年轻男子开口说道,他的语气之中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味道。
 
  “好好!”姓钱的马上点头哈腰的说道,随后也不管李洁同不同意,便强行开口说道:“李洁,喝茶聊聊天,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张少。”
 
  当今社会,能被称为什么少的人,几乎都是官二代,并且还是那种级别很高的官二代,甚至于是红三代。
 
  “姓张?”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省里的那位大人物姓张:“省长姓钱,政法委书/记姓陈,好像只有省委书/记姓张,难道他是省委张书/记的儿子?”
 
  “你好,张承业,在江城见过李书/记一面,然后就久久难以忘记,今天跟钱局聊天,没想到钱局认识李书/记,于是就厚着脸皮让钱局帮忙介绍认识。”姓张的年轻男子,彬彬有礼的说道,不过他的语气总给人一种毋庸置疑的味道。
 
  “你好。”李洁笑着说道,像这种事情,她以前遇到过很多,处理起来十分的老道。
 
  张承业仅仅瞥了我一眼,根本没有理睬我,他的目光之中既没有不屑,也没有愤怒,而是一种无视,深深的刺激了我的自尊心。
 
  “妈蛋,看来这人八成就是省委张书/记的儿子,标准的红三代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因为张书/记的老子是老红、军,那么眼前这人确实是红三代,难怪这么的眼中无人。
 
  “看来姓钱的应该就是拉皮条,而张承业肯定是看上了李洁,操,怎么办?”一瞬间,我紧张了起来,心里产生了深深的危机感,省委书/记的儿子,并且还中根正苗红的红三代,即便是周志国也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为自己说话,除非他不想在省里混了,他现在还不是省长,仅仅是一个副省长,敢跟省委书/记对着干,根本就是做梦。
 
  “妈蛋,希望姓张的讲点道理。”我在心里暗暗祈祷着。
 
  “李书/记这么年轻有为,想不想来省里工作?”张承业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他此时正带着一脸微笑盯着李洁问道。
 
  “这……”





第八百一十八章 耕耘

  “我在江城工作很好!”李洁脸带微笑的说道。
 
  “省城的机会多,以后叶书/记也许不仅仅是区委书/记,可能成为市委书/记。”张承业非常自信的看着李洁说道。
 
  李洁咯咯一笑,说:“张先生真爱开玩笑,我没想那么多,只想把眼前的工作做好,然后跟我爱人再生个小孩子,一家人平平凡凡的生活,足矣!”李洁身体依偎在我的怀里,一脸甜蜜的表情。
 
  我看到张承业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寒光,不过他掩饰的很好,几乎瞬间便恢复了平静,可惜经历过太多生死的我,在一瞬间就抓住了他眼睛里的寒光:“妈蛋,姓张的这王八蛋果然不是个东西,表面上彬彬有礼,实际上指不定一肚子的男盗女娼。”我在心里暗自腹诽道。
 
  “既然这样,看来我是高估李书/记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张承业起身朝着茶室外边走去,离开的时候,他冷冷的瞥了我一眼。
 
  “小李啊,你啊你,算了,我也有点事,先走了。”张承业离开之后,姓钱的随之马上站了起来,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李洁,摇着头说道。
 
  李洁露出一个微笑,说:“我本来就是一个没有野心的小女人。”
 
  “唉!可惜了。”姓钱的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随后急步离开了茶室,估摸着去追张承业去了。
 
  等他们两人离开之后,李洁脸上的微笑瞬间消失了,她眉黛紧锁的坐在椅子上,一脸愁容的看着我说道:“王浩,张承业好像是省委张书/记的儿子,标准的红三代,这一次我们应该算是得罪他了。”
 
  “得罪就得罪,这根本就无解,难道他还敢强抢民女不成?或者是说你心里真有那种想法?”我盯着李洁问道。
 
  啪!
 
  李洁狠狠的拧了我一下,然后瞪着眼睛说道:“瞎说什么呢。”
 
  “嘿嘿!”我嘿嘿一笑,说:“我就是有点担心,人家是省委书/记的公子,又是红三代,怕……”
 
  可惜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李洁打断了,她说:“怕什么怕,你就一点自信都没有?”
 
  “自信倒是有,但是我毕竟是一个屌丝,而人家是一个红三代,好像只有傻子才会选我这个屌丝吧。”我摊了摊手,非常无奈的说道。
 
  “哼,你是不是弯拐抹角的骂我是傻子,说,是不是?”李洁突然伸手揪住了我的耳朵,然后装出凶巴巴的表情对我问道。
 
  “媳妇,轻点,要拧断了,哎呀,我怎么敢骂你是傻子呢。”我立刻惨叫了起来。
 
  跟李洁闹腾了一会,然后我们两人随之都安静了下来。说实话,如果在三年之前,张承业出现在李洁面前的话,我是一点竞争力都没有,不过经过三年的坎坷和磨难,我和李洁之间的感情已经很牢固,轻易不会被打破,不过我也不能掉以轻心,因为对方的背景太过于吓人。
 
  “怎么办?”李洁突然抬头盯着我问道。
 
  “什么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最近正好没事,就留在省城陪你,不信朗朗乾坤,还有人敢强抢民女?”我说。
 
  “也只能这样了,你在,正好可以给我挡下很多的麻烦。”李洁喃喃的说道。
 
  “喂,媳妇,我们该有个孩子了,等你成了孩子他妈,也许这种烦恼就会少一点,现在看来,漂亮也是一种痛苦。”我非常认真的说道。
 
  “是该有孩子了。”李洁点了点头,然后仔细的算了一下,二分钟之后,她起身拉着我离开了茶楼。
 
  “喂,媳妇,这么急着离开干嘛,刚才那壶茶很不错,绝对是精品铁观音,喝茶聊聊天多好。”我一脸疑惑的对李洁说道。
 
  “这几天是重要的日子,不能错过了。”李洁说,然后眼睛四处张望着,不知道她在找什么。
 
  “什么重要日子?你生日?不对啊,结婚纪念日?也不对啊,我们前几天才登记,难道是我们两人认识三周年的日子?还是不对,当时我们是秋天认识的,现在已经是深冬了。”我一脸疑惑的说道。
 
  李洁好像发现了目标,然后拉着我朝着马路对面走去。
 
  “喂,媳妇,你在找什么东西,还有,什么重要日子?”我问道。
 
  李洁没有回答,当她拉着我的手来到马路对面的时候,我发现是一家连锁酒店,就是那种快捷酒店。
 
  我还没有看清酒店的名字,便被李洁拽了进去,来到服务台,李洁说:“一个单人间。”
 
  “身份证!”服务员说。
 
  “把你身份证拿来。”李洁对我说。
 
  “开/房啊!媳妇,也不用这么急吧,现在天还没黑。”我色眯眯的看着李洁说道。
 
  李洁没有理睬我,一把夺过我的钱夹,将身份证和钱递给了酒店前台服务员。
 
  稍倾,服务员办理好了入住手续,李洁拽着我朝着楼上走去,等进了房间,我本来还想洗个澡,可惜李洁根本没有给我洗澡的时间,拖着我上了床。
 
  ”媳妇,今天你也太火辣了吧。”上/床之后,我看着李洁,一脸疑惑的说道。
 
  “刚才我算了一下,这几天应该是我的排卵期,你要努力。”李洁盯着我说道,随后慢慢的将嘴唇贴在我的嘴唇上,随之我们两人火热了吻了起来,一边吻一边相互脱着衣服,等这个吻结束之后,我和李洁已经一丝不佳的坦陈相见了。
 
  “媳妇,你的身体好漂亮,身材还是那么完美,该凸的凸,该凹的凹。”我看着身下李洁的胴体,不由的吞了一口口水。
 
  马上三十二岁的李洁,仍然拥有一副完美诱人的身体。
 
  啪!
 
  “少废话,你该努力耕耘了。”李洁伸手打了我屁股一下,这种小挑、逗,直接让我有点受不了,身体随之压了下去。
 
  ……
 
  二十几分钟之后,我喘息的躺在床上。
 
  呼哧!呼哧……
 
  李洁也是气喘吁吁,不过她喘息了几分钟,说:“一会再来。”
 
  “媳妇,还没喝饱啊。”我色眯眯的盯着她的高耸光滑的胸部说道。
 
  李洁扭头看了我一眼,随后眼角带着一丝春意,说:“没喝饱,你来啊。”
 
  我知道李洁在挑/逗自己,可惜刚刚运动量太大,一时半会还恢复不了雄风:“媳妇,一会我让你喊牙买跌。”
 
  “来呀,来呀,我好想喊啊,可惜某个人做不到。”李洁继续挑/逗我。
 
  “小样,看我怎么收拾你。”我被挑/逗的受不了了,翻身再次上马,一场大战开始了,房间里床声和呼吸声变成了一首诱人的交响乐。
 
  ……
 
  三次过后,我真得已经精疲力竭,并且两腿又酸又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而此时的李洁竟然还在眉眼带春的勾/引我:“老公,人家又想要了怎么办?”
 
  “媳妇,你饶了我吧,再做我就成、人干了。”我哭丧着脸说道。
 
  “好吧,今天就这样吧,明天还要保持三次,后天继续。”李洁说。
 
  “啊!”我轻呼了一声,心里有点发怵,刚开始是很舒服,但是次数一多,感觉就不一样了:“媳妇,可不可以每天两次就行了,并且最好中间再隔一天。”我弱弱的对李洁说道。
 
  “不行,这几天是我的排卵期,你就辛苦一下吧,难道你不想要小孩子了吗?”李洁盯着我问道。
 
  “想!”我那里敢说不想,其实内心深处,我还真没有做好当爸爸的准备,因为总感觉自己还是一个大男孩,至于邓思萱和孩子,我根本没有操多少心,都是邓思萱一个人带着,估摸着这个孩子长大之后,也不会跟我太亲,这不怪他,也不怪邓思萱,只能怪我自己。
 
  “想什么呢?”李洁可能看到我在发呆,于是将胸部贴在我的肋部,将脑袋靠在我的胸膛上,双手抱着我,喃喃的问道。
 
  “没什么。”我没有说实话,怀里抱着李洁,告诉她此时自己在想邓思萱和孩子,那纯属找死。
 
  半夜,我们两人运动量太大,都饿了,于是便叫了快餐,可惜不是五星级大酒店,不然的话,可以叫点正经的菜和红酒,不过即便是快餐,我和李洁两人也是大快朵颐,实在是饿极了。
 
  吃饱之后,李洁色眯眯的看着我说:“要不再来一次。”
 
  “媳妇,你饶了我吧。”我立刻求饶道,再做下去,我感觉非伤身不可,学了易筋经之后,我读了不少的养生书,虽然有人可以一夜七次郎,说实话,如果拼着身体不要的话,以我练了一年的易筋经的成果,一夜六、七次也没有问题,不过第二天肯定下不了床了,会伤到身体的根本。
 
  李洁嘟了嘟嘴,说:“好吧,这次就饶了你。”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送李洁去省党校学习,并且准备在旁边租一个公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会留在省城陪着李洁。
 
  在省党校的门口,我再一次看到了像一只苍蝇般的宋乐,他手里好像拿着一个饭盒,正伸长了脖子站在党校门口,看到我和李洁之后,马上跑了过来,将饭盒递到了李洁面前,说:“小洁,你还没有吃饭吧,我给你准备皮蛋瘦肉粥。”
 
  “谢谢,我吃了,宋乐,我们只是同学,我已经结婚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特别在当着我老公的面,这样会让我们产生误会,你明白吗?”李洁这一次没有给宋乐任何的脸面,开门见山的对他说道。
 
  宋乐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一会红一会白,最终眼睛里露出一丝愤怒的目光:“李洁,你不可能自甘堕落到跟这种人结婚,我不相信。”
 
  “你……”李洁一阵气结。
 
  下一秒,我则顺手搂住了李洁软软的腰肢,然后将其搂进了怀里,接着深情的吻了下去,就这样,我和李洁两人在宋乐面前深吻了起来,当吻完之后,我看着了宋乐一眼,随后搂着李洁从他身边经过,然后故意大声的说道:“媳妇,以后没有必要跟这种人解释,你个苍蝇似的天天缠着别人的老婆,我觉得应该去找一下他们的领导,这种人怎么可以当官?”
 
  “算了,他毕竟是我大学同学。”李洁扭头看了一眼宋乐的背景,故意这样说道。
 
  “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就算了,不过他如果再纠缠你的话,一定告诉我,我去找他们领导谈谈。”
 
  我和李洁故意说给宋乐听,希望他能适可而止,勿再纠缠。





第八百一十九章 身份

  我送李洁走进校门之后,转身回来的时候,发现宋乐还站在原地,当他看到我的时候,目光有点狰狞,本来不想理他,可是没有想到,宋乐却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王浩,对吧,我昨天叫人调查过你,八十年代酒吧的老板,一个社会渣滓,小流氓,小混混,李洁怎么会看上你?是她花钱雇佣你来演戏的吧?”宋乐盯着我说道。
 
  听了他的话之后,我感觉宋乐已经走火入魔了,不由的摇了摇头,盯着他说:“离我媳妇远点,不然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我的目光阴冷,杀气不由自主的流露了出来,见过血,杀过人,身上自然而然有一股气势,见过的人,自然会懂。
 
  噔噔!
 
  宋乐被我眼睛一瞪,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二步。
 
  “哼!”我冷哼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了,至于宋乐,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他虽然看起来像一条蛇,但是也是一条小蛇,只要愿意我随时可以弄死他,现在心里的大患是张承业。
 
  “希望通过昨天的事情,张承业不会再纠缠李洁。”我在心里暗暗祈祷着,因为如果张承业纠缠李洁的话,我还真没有太多的办法,只有跟其拼命。
 
  “张承业到底是不是省委张书/记的儿子?”我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测,万一猜错了呢?
 
  想到这里,我掏出了手机,拨打了郝承智的电话,他属于这个圈子里的人,应该会认识张承业,说起来,如果张承业真是省委张书/记的儿子的话,那么他肯定是这个圈子里的老大。
 
  嘟……嘟……
 
  铃声响了六下,电话另一端才传来声音,不过并不是郝承智的声音,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喂,找谁啊?”
 
  “你好,这是郝承智的电话吗?”我试探着问道。
 
  “找你的。”我隐隐约约听到电话另一端女子的话,之后,大约又过了十几秒钟,手机才传出郝承智迷迷糊糊的声音:“喂,谁啊?大清早扰了少爷的美梦。”
 
  “郝承智,我是王浩,有件事情想问问你。”我说。
 
  “王浩啊,找我什么事?”他问。
 
  “跟你打听一个人。”我说。
 
  “谁啊?”
 
  “张承业,你认识吗?”我问。
 
  “谁?”本来迷迷糊糊的郝承智,突然大声的问道。
 
  “张承业,我在省城碰到了一个年轻人,大约有一米八,瘦瘦高高,气质很好。”我形容了一下张承业的样子。
 
  “你惹他了?”郝承智问,我明显感他的声音都紧张了起来。
 
  “先说,你认识他吗?这人是谁?”我现在估摸着张承业八成就是省委张书/记的儿子,不然的话,郝承智不可能这么紧张。
 
  “认识吗?我当然认识了,他从小就是我们这批人里的老大,说一不二,他老爹就是我们省的省委张书/记,王浩,我劝你不要惹他,你如果惹了他的话,我也救不了你,就连周志国也够呛会救你。”郝承智十分严肃的对我说道。
 
  “果然是这样。”我心里暗道一声。
 
  “喂,你怎么惹上他了?”郝承智问。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想了一下,对其反问道:“把你认识的张承业跟我讲一下,他的性格、爱好等等。”我说。
 
  “性格嘛,说一不二,只要他认定的事情,几乎没有人能阻止,至于爱好,嘿嘿,你知道三国的曹操吗?”郝承智说。
 
  “知道,怎么了?”我问。
 
  “怎么了,想想曹操有什么爱好?”郝承智淫/笑着说道。
 
  “曹操的爱好?”我小声的嘀咕了一声,几秒钟之后,突然瞪大了眼睛:“你是说张承业喜欢有夫之妇?”
 
  “嘿嘿,他这个爱好,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告诉你个秘密,有些当官的为了往上爬,只要老婆被张承业看上了,他们都会乖乖的将老婆送到张承业的床上,甚至于有的人还会在旁边伺候着,是不是很刺激。”郝承智说道。
 
  听了他的话,我的心里往下沉,本来以为李洁结婚了,张承业应该就会偃旗息鼓,现在看来,效果刚刚相反,此事搞不好正撩拨在他的痒处。
 
  “妈蛋,如果郝承智说的是真的,那这一下麻烦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喂,王浩,你怎么跟张承业有了联系,让我想想,对了,上一次张承业来江城玩,好像看到了东城区的李洁书/记,我当时还跟他说,李洁是江城的第一美女,对了,李洁是你前妻吧?我记起来了,你们前几天还复婚了,王浩,张承业不会是盯上你老婆李洁了吧?”郝承智的声音里充满了幸灾乐祸。
 
  “你大爷,你再幸灾乐祸,信不信老子回去把沈慕蕊的案子查个底朝天。”我吼道。
 
  “王浩,你也别威胁我,知道沈慕蕊是谁吗?南城区税务局的公务员,但是长了一张娃娃脸,看着像一个小女孩,其实孩子都三岁了,丈夫还是工商局的一个小领导,那又怎么样,张承业想玩,还不是强行给玩了。”郝承智说。
 
  “你是说,南城的轮/奸案不是你们做的?”我惊讶的问道。
 
  “呵呵!我有那么傻吗?年轻的女孩天天往我身上贴,我还需要用强?再说了,用强犯法,我也对人妻没有欲/望,现在知道沈慕蕊的案子的水有多深了吗?苏厚德竟然敢查这个案子,他不停职谁停职,不然的话,我们几个赌博的事情,还真有点麻烦……”
 
  郝承智在电话另一端吧啦吧啦说个不停,可惜我已经听不进去了,满脑子都是张承业的影子,这个王八蛋竟然有这种爱好,并且还盯上了李洁,并且他应该早就知道了李洁的存在,可是前段时间并未骚扰李洁,而是在我和李洁复婚之后,他才突然出现,想到这里,我感觉后背一阵发冷:”妈蛋,这下要坏菜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王浩,你好自为之吧,这件事情,我帮不了你,张承业祸害的人家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只要他老子在位一天,基本上没人敢捅出去,想捅出去的人家,早就家破人亡了,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我们都怕他,好了,能讲的我都跟你讲了,挂了,老子还要睡觉。”郝承智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嘟……嘟……
 
  听着手机里传出的电流盲音,我的表情凝固了:“妈蛋,怎么办?”我在心里问自己。
 
  张承业可不是宋乐,听郝承智的意思,被他盯上的人,基本上没有能逃脱的。
 
  “这是逼着我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啊!”我双眼微眯,在心里暗道一声。
 
  对付张承业这种人,只能拿命去拼,其他办法根本没用,谁让他老子是省委书/记,也许他一句话,就有很多人帮着他来收拾我或者给李洁施压。
 
  人活在这个社会上,不可能真空,总有许多的羁绊,而这些羁绊就会成为人的弱点。
 
  我的弱点很多,李洁的牵挂更多,一旦张承业真想报复的话,估摸着我和李洁都会承受不了。
 
  “张承业!”我点了一根烟,慢慢的抽着,双眼微眯,心里非常的愤怒,同时也感觉到一阵无力。
 
  我想了很多的办法,可是没有一种办法行得通,除了跟张承业拼命之外,我想不到第二种办法。
 
  “一命换一命是最后的办法,王浩,好好想想,张承业最怕什么?”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从张承业带来的恐惧之中解脱出来。
 
  “他的一切都来源于当省委书/记的爸爸,如果他爸爸下台的话,那么张承业还如何嚣张?”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不对,即便他爸爸下台,他家里的势力也很大,标准的红三代啊,不过也许到了那个时候,他应该会收敛一点。”
 
  “如果让张承业的老爹下台?”我在脑子里思考着这个问题,如果有人知道我一个小屌丝在思考如何让一位封疆大吏下台的话,肯定认为我疯子,要么就是一个精神病。
 
  但是此时的我,却十分认真的思考着这个问题,因为我手里有一个杀手锏——周忆雪偷偷从美国带回来的帐本。
 
  这个帐本是一颗定时炸弹,可以揭开十七年前601军工厂的秘密,同时也可以引起省里的大地震,这样的话,不是没有可能将省委张书/记拉下台,因为他当年也参加了这个分赃行动,估摸着他搞不好还是二号人物,仅仅比现在身处帝都的那一位低了一点点。
 
  不过随后我又摇了摇头,因为帐本这个东西,一旦扔出去的话,简直就是玉石俱焚,对方能不能扳倒我不清楚,但是有一件事情非常肯定,我一定会完蛋。
 
  “希望郝承智这个王八蛋是吓唬我,不到最后关头,绝对不能用帐本。”我在心里暗道一声,最终决定不用帐本,因为一旦用了,不但我完蛋,可能其他人也跟着完蛋,与其这样,还不如杀了张承业,跟他一命换一命,也许李洁、陶小军等人还不会受到牵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