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814 815 816 回 办法

第八百一十四章 办法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大肚子警察脸上的表情,心里十分的好笑,他的表情从惊愕到愤怒,本来以为他可能要爆发了,可惜最终却把火气给压了下去,说:“郝少,既然没事,那我们收队了。”
 
“滚!”郝承智说。
 
大肚子警察脸色都绿了,可惜还是没有发火,只是挥了挥手,对他的手下吼道:“收队!”
 
稍倾,我听到酒吧外边传来大肚子警察的一阵呵斥声,估摸着他是把心里的怒火全部发泄在手下的身上。
 
“这种狗警察。”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随后朝着郝承智看去,说:“真不跟我谈谈地皮的事情。”
 
“下个月竞拍,有钱你自己拍去。”郝承智冷冷的说道。
 
“现在有几家公司参与竞拍?”我问。
 
“省外一家著名的房地产公司,省里一家,再就是海河集团,起拍价就是一个亿,你有钱就去争,哼!“郝承智眼睛里露出不屑的目光。
 
“这么说,连你这个江城书/记的儿子也搞不到那块地皮?”我看着郝承智问道,心里有点郁闷,竟拍的话,根本一点希望都没有,本来想着暗箱操作,便宜把地拿到手,然后再高价卖出去,现在看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那是上亿的项目,你以为几百万啊,土鸡!”郝承智小声骂我一句,我当做没有听见,因为现在还有事情需要问清楚,万一他不回答,我也不能继续用强,毕竟是郝弘文的儿子,打一次也就算了,如果打二次的话,可惜就不容易收场了。
 
“起来,洗把脸,我们重新找个地方谈谈。”我对郝承智说道。
 
“老子没空,老子要去医院。”他说。
 
我根本没有理睬他的意见,直接给宁勇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宁勇提溜着郝承智去了酒吧的卫生间。
 
“郝少!”
 
“郝少!”
 
……
 
他的几名跟班喊道,我扭头朝着那几个人瞪去,说:“不要挨揍就老老实实待着,郝承智老子揍了都没事,好好掂量一下你们自己有几斤几两。”
 
被我这么一说,几名跟班立刻猥琐了起来,低下了头,根本不敢看我的眼睛,都是一群欺软怕硬的家伙罢了,我把郝承智给办了,他们还能硬起来就怪了。
 
郝承智的老爹是谁,江城的一把手郝书/记,他们呢?根本没法比。
 
稍倾,宁勇提溜着郝承智从酒吧卫生间里走了出来,脸上的血已经洗干了,额头上有一个小血口子,估摸着刚才就是这里被砸开了,我走到酒吧柜台前面,对服务生说道:“有创可贴吗?”
 
“有!”这名服务员马上回答道,表情十分的紧张,这让我有点郁闷:“自己有那么凶吗?”其实我不知道,郝承智几乎天天来这里喝酒,并且没少欺负人,都横行霸道惯了,没想到今天被我狠揍了一顿,而我却屁事没事,他们能不害怕就怪了。
 
这名服务员马上给我抢了几块创可贴,我道谢之后,转身将创可贴贴在郝承智的额头上,随后带着他离开了旋转酒吧。
 
“你放开我,你这是绑架知道吗?跟刚才的打架两个性质,绑架至少五年以上。”郝承智吼叫声。
 
“如果不想挨揍的话,就不要乱叫。”我扭头瞪了郝承智一眼。
 
“你敢!”他瞪着我说道。
 
下一秒,我握紧了拳头,在他面前比划了一下,说:“你说我敢不敢。”
 
郝承智跟我对视了几秒钟,最终他败下阵来,将目光移开,说:“你找我也没用,那块地皮如果好拿话,我早就拿下了。”
 
“谈谈嘛,对你没坏事。”既然他合作,于是我的脸上便露出了一个笑容。
 
几分钟之后,我、宁勇和郝承智三人走出了假日大酒店,然后上了我的车,我开车,宁勇在后排看着他。
 
嗡……
 
我开着车朝着长春路疾驰而去,北方冬天的晚上很冷,特别现在又下起了小雪,气温更冷了,于是我决定带着郝承智去三条的洗浴中心泡个澡。
 
“你们要带我去那里?”郝承智在车上紧张的询问道。
 
“放心,带你去个好地方,你爸是郝弘文,怕什么。”我扭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此时郝承智的脸上露出紧张的表情。
 
“谁说我怕了,我怕什么,哼,给你十个胆也不敢动我,只要我少一根汗毛,就算你认识周叔也没用。“郝承智对我警告色,一副色厉内荏的模样。
 
“放心了,一会到地方你就知道了。”我说。
 
二十分钟之后,车子停在了长春路的洗浴中心。
 
“这种地方,太抵挡了。”下车之后,郝承智一脸嫌弃的表情,说:“如果你想玩的话,我可以带你去一个秘密会所,那里边的妞绝对水灵,并且还有外围女和三流小明星。”
 
“少废话,进去。”我说,随后让宁勇提溜着郝承智朝着洗浴中心走去。
 
“放开我,我会走!”郝承智嚷道。
 
最终我让宁勇放开了他,走进洗浴中心之后,我让三条给找了一个大池子,又叫了几个手法老道的按摩技师,虽然也提供特殊服务,不过这三个人确实学过中医按摩,手法很好。
 
泡了一会澡,身上的寒气没有了之后,三名女子开始给我们按摩,此时我并没有跟郝承智谈地皮的事情,这种事情,不想让眼前的三名女人知道。
 
郝承智一开始非常抗拒,说这里的小姐档次太低,不过按摩了一会,他却发出舒服的呻/吟声,这孙子最后竟然睡了过去。
 
其实以前我也经常被按摩着睡着了,因为手法太好了,让人的身体整个放松了下来。
 
啪啪啪!
 
我拍了拍郝承智的脸,将其叫醒。
 
“呃呃?”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是我,然后非常不爽的说道:“叫我干嘛,老子正坐美梦呢,对了,刚才的按摩师呢,叫她们进来再给我按按,还挺舒服。”
 
“先说正事。”我躺在旁边的床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没什么好谈,你有钱的话,下个月就去竟拍,没钱的话,门都没有,哼!”郝承智说道。
 
“你就不想空手套白狼,低价把地拿下来,然后高价卖出去?”我问。
 
“孙子才不想,可惜……算了,不跟你说了,没事我走了。”郝承智说。
 
“谁让你走了,想想,总该有办法的。”我说。
 
“屁的办法,我老子已经下了死命令,不让我掺和那块地皮的事情。”郝承智说。
 
“利润我分你一半。”我盯着郝承智说道。
 
“你全部给我都没有办法,要不你自己去找我老子去,对了,你和周叔不是很熟吗?要不让他发句话,哼!”郝承智冷哼了一声,说道。
 
“世上没有绝对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比如说,我就能让海河集团不敢去竞拍。”我盯着郝承智说道。
 
“吹牛,哼!”他完全就不相信。
 
“要不打个赌?”我说。
 
“老子不赌,就算你能让海河集团不去竟拍,省里的公司,还有全国有名的那家房地产公司,人家可是房地产大鳄,你有办法?”郝承智不屑的说道。
 
“地方保护主/义嘛,让你爹不让他们进来竞拍。”我说。
 
“什么意思?不可能吧。”郝承智盯着我问道。
 
“有什么不可能,江城属于三线小城市,保护地方企业天经地义,再说了,这是政府改造工程。”我说。
 
“真得可以不让省里和外省那家公司进来竞拍?”郝承智问。
 
“只要你爸想这么干,就一定有办法。”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第八百一十五章 地皮
郝承智思考了片刻,说:“我爸肯定不会同意的,省里的公司有关系,那家全国有名的房地产公司,更是关系通天,想不让这两家公司进来,几乎是不可能。”
 
“这世界上就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地是江城政府的,卖与不卖的权力还是有的。”我说。
 
“不行,肯定不可能。”郝承智摇了摇头说道:“自从我上次赌钱被抓之后,我爸对我管教的很严格,这种地皮动辄上亿元,如果被查出来是我在倒卖,那么我爸的市委书/记也就做到了头。”
 
“我来出面啊。”我说。
 
“你有公司?”郝承智问。
 
“只要你能搞定你爸,其他的方面不用你担心。”我说。
 
郝承智皱着眉头思考了片刻,再次摇了摇头,说:“不行,我爸已经定下了这三家公司进行竞拍,我根本插不上嘴,你找我也没用。”
 
“跟钱没仇吧?这一单如果做下来的话,你少说能分几千万。”我看着郝承智说道,因为根据幽灵前段时间的跟踪调查,郝承智表面上看起来很风光,实际上就是一个坑二代,身上没有多少钱,据幽灵说,一个女人还经常追着他要钱,好像也就几万块,他都一直拖欠着不还。
 
“几千万!”郝承智嘴里小声的念叨了一句,眼睛里有一丝火热的目光。
 
几千万不是小数目,换了谁都不可能不心动,看到郝承智的表情,我准备再给他添把火:“郝承智,你爸当官是为了什么?为人民服务?显然不可能吧,还不是让自己的家人生活过得好一点,然后还有权力带来的巨大享受和满足,你爸倒是满足了,但是你呢?以后总得有点自己的事业吧。”我的声音充满诱惑的对郝承智说道。
 
“可是我爸已经明确给我下了死命令,不准我掺和那块地皮的事情,唉!”郝承智叹息了一声,说道。
 
“事在人为嘛,你回去跟你爸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我相信你爸肯定会讲道理和人情的。”我说。
 
“那……好吧,我回去试试看。”郝承智点了点头,不过下一秒,他便盯着我问道:“你身上有多少钱?”
 
“一个亿!”我伸出了一个手指头,在他面前晃了晃,说:“这块地皮的起拍价是一个亿,我现在手里只有一个亿,如果我们能一个亿拿下来,那么转手至少卖二到三个亿,你可以得到四分之一。”
 
“四分之一,你刚才不是说一半吗?”郝承智瞪大了眼睛盯着我问道。
 
“一半?我说过吗?只能给你四分之一,实话告诉你,钱是借来的,有一半的利润要给别人,剩下的一半利润我们两人平分。”我说。
 
“这样啊,看你也不像有一个亿的人。”郝承智小声嘀咕了一句,最终点了点头,同意回去跟他爸谈谈。
 
三天之后,郝承智给了我一个消息,郝弘文根本就不松口:“我爸说了,想要这块地皮,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参加竞拍。”郝承智坐在我对面垂头丧气的说道,此时我和他正坐在香港中路的一家咖啡厅里。
 
“参加竞拍?底价是多少?”我问。
 
“一个亿。”他说。
 
“几号竞拍?”我再次问道。
 
“下个月三号。”郝承智回答道。
 
我算了一下,现在离竞拍还有十六天的时间,可是却没有一点办法,本来脑子一瞬间,想让一条龙找几名死士威胁一下那两家房地产公司来江城竞拍的人,或者在竞拍当天给他们制造一点麻烦。
 
死士对于普通人来说,想要找一个都很难,但是对于一条龙却很简单,因为一旦沾染上了毒,那根本就是在玩命,所以缉毒警察的死亡率在全警之中最高。
 
不过我思来想去,省里的公司和全国有名的那家大公司都不是省油的灯,仅仅凭几个人去威胁他们的代表或者制造麻烦,只会引来更多的麻烦,想用灰色力量打败他们,有点不切实际,两人公司的能量惊人,搞不好能捅到帝都去,到时候,肯定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看来只能在正面击败对方,阴招的话,也要在法律的允许范围之内,最多就是擦边,如果真涉/黑的话,那基本就是自取灭亡。”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不由的叹息了一声:“唉,看来华城路的那块地皮跟自己无缘了。”
 
我现在非常缺钱,帐上的几十万,昨天汇给了周忆雪,当成了她和芊儿两人去欧洲旅游的经费,说实话,虽然很点心痛钱,但是想了想,对于芊儿来说,能去欧洲玩一圈,长长见识,也算是一件好事情。
 
刘静的房子已经看好了,就在金沙湾小区旁边,一室一厅的公寓,四十三平方,全款需要将近八十万,本来她想跟李洁要钱,三年之前,我可以无动于衷,但是现在,做为男人,一家之主,这钱必须我来出,再花李洁的钱,感觉太没有面子了,真成了吃软饭的小白脸。
 
“钱啊钱,必须智时间内赚到一笔钱啊。”我在心里暗暗着急,四个场子赚的钱,除了给陶小军、三条等人的工资之外,每个月剩不下多少,因为三个月之前,我给陶小军他们大幅度提升了工资。
 
都是一些跟了我三年的老人,不能只给他们画饼,如果长时间看不到实惠的话,就是再忠心的人也会有虽的心思,人家凭什么跟着你混啊?还不是为了能出人头地,多赚钱,过上好生活。
 
再说了,陶小军这批人,三年前都二十岁左右,现在基本上都有了女朋友,狗子还结婚快有小孩子了,花费自然多了起来,所以必须涨工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不过……”我正在郁闷的时候,郝承智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了起来。
 
“不过什么?”我抬头盯着他问道。
 
“不过我好像听我爸打电话的时候说,这块地皮省里的公司和全国那家知名的房地产公司都不是太看好,价钱都不会出得太高,最终的买家可能就是海河集团,你那天晚上不是说,可以让海河集团退出竞拍吗?”郝承智看着我说道。
 
“省里的公司和全国那家知名房地产企业不感兴趣?”我瞪大了眼睛问道:“上亿的地皮,不是小数目啊。”
 
“就是因为太贵了啊,我们是三线小城市,一亿的地价,对方怕赚不了多少利润。”郝承智说。
 
“也对,那他们还不竞拍?”我疑惑的问道。
 
“好像是我爸专门请来给海河集团抬价的。”郝承智回答道。
 
“专门请来的?”我瞪大了眼睛。
 
“嗯!”郝承智点了点头。
 
突然,我心里有了一丝明悟,原来是这样,周围的地皮都是海河集团的,这块中间的地皮,海河集团自然志在必得,这么大的项目,在江城除了海河集团没有人能吃下来,所以郝弘文才会出此下策,引狼入市,将价格给提上去。
 
我眉头紧锁,思考着这件事情,稍倾,耳边再次响起郝承智的声音:“喂,王浩,你不是说可以让海河集团不参加竞拍吗?只要他们不参加,估摸着我们有两个亿就能把这块地皮拿下来,搞不好一点五个亿就够了。”
 
“呃?”我愣了一下,朝着郝承智看去。
 
“即便能一点五个亿拿下来,也可以两个亿再转手卖给海河集团。”郝承智说:“我听我爸的意思,好像二个亿是海河集团的底线。”
 
我眨了一下眼睛,三天前,我当时根本就是吹牛,不让海河集团参加竞拍,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我现在手里没有一点对方的把柄,安北查出来的东西,胡建咬出了度平县公安局长,随后县公安局长咬出了度平县的县委书/记,但是也就到这里为止了,并没有牵扯到市里的什么人。
 
孔志高在江城区政法口经营了十几年,现在又是江城的二把手,想要动他,没有确凿的证据根本不行。
 
上一次,田启在后面推波助澜的关于孔志高和海河集团美女总裁宋佳的关系,刚开始的时候,确实被炒的很热,但是没有真凭实据,最后这件事情不了了之,对孔志高并没有多少打击。
 
“怎么办?”我在心里问自己。
 
“要不再跟一条龙多要点钱,参加竞拍把地皮拍下来?”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不过下一秒,便把这个计划给否定了:“如果高价拍下来的话,万一转卖不出去,那不是亏大了,难道还真要自己盖楼往外卖吗?”我在心中暗叹了一声:“唉,怎么才好呢?”
 
“如果你能借到钱的话,又能让海河集团不参加竞拍的话,最多二个亿肯定能拿下这块地皮,实话跟你说,我爸和周叔通话的时候,我听了一耳朵,好像这个地方以后会成为江城的CBD,并且相临一条街的东城区也会慢慢的改造,以后潜力巨大。”郝承智一脸期待对我说道。
 
“投资时间太长了,我现在就需要钱。”我说。
 
“你们这些屌丝真是鼠目寸光。”郝承智撇了撇嘴说道。听他这样说,我心里这个气啊,抬头对着他的脑袋抽了一巴掌。
 
啪!
 
哎呀!
 
“干嘛打我?”郝承智瞪着我吼道。
 
“老子是屌丝,你就是坑爹二代。”我瞪了他一眼说道。
 
“你这是羡慕嫉妒恨。”郝承智说:“投胎也是一项技术活。”
 
啪!
 
我又打了他脑袋一巴掌,说:“技术你妹,对了,有件事情我问你,南城区有一个叫沈慕蕊的女孩,你们是不是有一天晚上把人家给糟蹋了?”
 
“什么沈慕蕊,我不认识。”郝承智听到沈慕蕊三个字,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立刻矢口否认。
 
“不认识,哼哼!”我冷哼一声,说:“这样吧,二百万,用来堵我的嘴。”
 
地皮的事情看起来是没戏了,只能用来做为长期投资,以一条龙的实力,完全可以拿下来,不过想要收益,估摸着短期内是别想了,三年内收回成本,五年内赚上一翻,差不多最好的情况就是这样了,可是我现在缺钱啊,只能试着敲诈一下郝承智。
 
“喂,我们两人现在是合作伙伴,你这样做太无耻了吧,再说了,那件事情我劝你最好别碰,不然的话,你绝对就完蛋了,苏厚德蠢,不然也不会被一撸到底。”郝承智说。
 
昨天,苏厚德直接被调到市人大。
 




第八百一十六章 同学

  苏厚德的仕途基本上是完了,成了市人大可有可无的一个角色,他才五十岁,估摸着对他的打击很大,如果调到市郊去,也许过段时间有机会还能调回来,现在嘛,基本不可能了。
 
  我突然意识到,好像南城的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特别是刚刚郝承智的话好像还另有所指。
 
  “难道那次轮/奸案和赌博案里有一个厉害的角色?”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
 
  想到这里,我准备再刺探一下郝承智:“威胁我?”我看着郝承智说道。
 
  “你认为是威胁也罢,总之不要碰这件事情,除非你不想活了。”郝承智说。
 
  “哼!”我冷哼了一声,说:“如果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周副省长,你说他会不会让你爸禁你的足?”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的眼睛一直盯着郝承智,发现他的眉头紧锁了起来,同时脸色变得有点苍白。
 
  “喂,咱们不是要谋划华城路地皮的事情吗?还是说地皮的事情吧。”郝承智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他在转移话题,这说明他心虚,并且周志国对他有一种威慑力。
 
  “那就说地皮,一个亿,你想办法把那块地皮拿下来,我就为你保密沈慕蕊的事情。”我说。
 
  “大哥,说了这么久,怎么你还不明白,不可能暗箱操作,想得到那块地皮,只能公开竞拍,除非那天海河集团的人没有出现,也许还可以用低价拿下来。”郝承智说。
 
  “那就让他们不要出现。”我说。
 
  “喂,你不是还说可以让海河集团不参加竞拍吗?”郝承智盯着我说道。
 
  “我有说吗?”我说。
 
  “你……”
 
  “好吧,我有说过,这样吧,离竞拍还有二十多天,度平县的胡建已经开口了,把他们李局长咬了出来,可是这个李子光呢,根据我的了解,李子光仍然没有开口,你想想办法让他开口。”我对郝承智说道。
 
  “度平县胡建一案?”郝承智问,他显然听说过这个案子。
 
  “嗯!”
 
  “你是说,幕后之人是孔志高?”郝承智思考了片刻,开口对我询问道。
 
  “嗯!”我再次点头,说:“孔志高在江城政法口经营了十几年,大部分领导都是他一手提拔,其实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两人的立场是一致的,你爸高降江城,想要彻底掌控江城,必须过孔志高这一关,不然的话,他很容易被架空,叶家的叶泽语就是一个例子。”
 
  郝承智没有说话,他虽然纨绔,但是绝对不是傻子,估摸着郝弘文搞不好也在家里说过这种事情。
 
  “这种事情应该是检察院和纪委的职责啊。”郝承智思考了片刻,抬头对我说道。
 
  “检察院,那是孔志高的一亩三分地,现在只能在纪委身上想想办法,我听说纪委的孙书/记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让你爸安排一个自己人上去,然后抓住李子光这条线索,一查到底,绝对可以找到孔志高的把柄。“我对郝承智说道。
 
  他思考了几秒钟,突然开口说道:“不对啊,我们不是在谈海河集团,跟孔志高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孔志高就是海河集团的保护伞,如果孔志高出事了,我们就可以轻易的让海河集团在竞拍之中出局。”我说。
 
  “这样啊,那我回去想想办法。”郝承智说。
 
  “这件事情,对你爸,对我们都是百利无一害。”我说。
 
  “我明白。”郝承智点了点头。
 
  稍倾,郝承智离开了咖啡厅,看着他的背影,我只希望刚才的话能引起郝弘文的重视,在二十天之内,撬开李子光的口,然后将孔志高拖下水,如果事情真得变成这样,那么竞拍会海河集团就不是威胁了。
 
  下午,我又约了一条龙,让他准备好二个亿,并且还要以某个公司的名义参加竞拍。
 
  一条龙想了想,答应了下来,钱对于他来说,没有一点问题,并且手上还正有一家小型房地产公司,在江城还开发过一个楼盘。
 
  “叔,没想到你还涉猎过房地产?”我一脸惊讶的看着一条龙说道。
 
  “哼,小子,我总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吧。”一条龙说。
 
  下午跟一条龙聊完之后,地皮的事情,算是已经尽到了最大的努力,至于能不能成功,那只能尽人事,听天意了。
 
  “该做的都做了,晚上去苏厚德家里看看,唉,从结果上来看,好像是我害了他。”我在心里暗叹了一声,有点内疚。
 
  其实说实话,我的本意是帮苏厚德,毕竟像他这种坚持原则的人已经很少了,当时只要他不把郝承智牵涉进去,结果会完全两样,搞不好他还会成为郝弘文一系的官员,这样对他的仕途非常有好处,即便他不巴结,至少以后不会明升暗降啊。
 
  在南城区区委书/记的位置上,他可以做很多事情,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晚上,我买了一点水果,又带了两瓶茅台,朝着苏厚德家走去。只有苏厚德一个人在家,媳妇和儿子都不在,气氛有点凝重,我估摸着应该是吵架了。
 
  当天晚上,我和苏厚德两个人喝了一瓶半的茅台,我喝了半瓶,他喝了一瓶,当场是酩酊大醉,开始的时候,还叫我小王,喝到最后变成了兄弟:“兄弟啊,我做错了什么?难道我坚持党的原则还错了?”
 
  “哥,你没错,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不死,早晚还会出头。”我酒量本来就不行,喝了并瓶茅台,差不多也醉了。
 
  总之,后来我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等早晨醒来的时候,口干舌燥,脑袋疼痛,喝了水,洗漱完了之后,才感觉好一点。
 
  苏厚德家里一片狼藉,此时他正趴在沙发上酣睡,呼噜声很响。
 
  看着仍然在酣睡的苏厚德,我暗叹了一声,现在能做的只是陪他大醉一场,至于其他的事情,我都是有心无力。
 
  妈蛋,本来以为巴结上了周志国,以后可以在江城横着走了,李洁的仕途也会一帆风顺,可是现在看来,情况只是比以前强了一点点罢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跟郝承智一直保持着联系,他说纪委已经介入调查,并且他老爹已经将经委的副书/记拉拢了过来,只要等孙书/记退下来,这名副书/记就可以上位。
 
  一条龙那边,钱和公司都没有问题,只是问他坑大嘴刘的事情,一条龙总中支支吾吾,我根本搞不清楚,他到底有没有让出毒/品市场的份额。
 
  这件事情我根本掌控不了,只能寄希望于一条龙,他能控制住自己的贪欲,渐渐从毒/品市场撤出来,然后全部交给大嘴刘,因为估摸着用不了多久,上面就会用雷霆手段对毒/品市场进行打击,到时候,倒霉的就是大嘴刘,甚至于还可以引导舆论将他说成一条龙,这样真正的一条龙就可以杀掉认识他的手下,然后金盆洗手过正常的生活了。
 
  我的计划是很好,至于能不能成功,除了看天意之外,还有一条龙的决心。
 
  这天晚上,睡觉前,我和李洁通电话,她突然说:“王浩,你可不可以来省城几天,想你了。”
 
  “好啊,我明天就去。”我立刻答应了,说:“媳妇,我老想你了,对了,怎么还叫我王浩,叫老公。”
 
  可惜随后被李洁叉开了话题,她一直没有叫我老公,这让我心里有点不舒服,我们两人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估摸着不但我心里有疙瘩,李洁心里肯定多多少少也有点疙瘩,所以才没有叫我老公。
 
  通完电话之后,我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的样子:“是不是李洁在省城遇到了麻烦才让我过去?”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
 
  思来想去,我越来越觉得李洁肯定是遇到了麻烦或者纠缠,并且还是一名男人的纠缠,这人估摸着还得罪不起,不然的话,如果是其他方面的麻烦,她应该不会让我过去。
 
  当晚无话,第二天一大清早,我便开车朝着省城疾驰而去,中午的时候,便在省党校门口见到了李洁,而此时她正和一名衣冠楚楚的戴眼锐的男子从党校大门走出来。
 
  我远远的就看到了李洁和那名男子的身影,李洁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容,而那名男子却一个劲的想往李洁身上贴。
 
  “妈蛋,果然是这样。”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急忙朝着李洁迎了过去:“媳妇!”我大声喊道,因为声音过大,所以走出校门的人都朝着我看来。
 
  我没有理睬他们的目光,径直走到了李洁面前,然后伸手将她搂进了怀里:“媳妇,几天不见,想死我了。”
 
  李洁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我搂进怀里,她的脸色一红,说:“来了?”
 
  “嗯,准备来省城陪你几天。”我说。
 
  “小洁,这位是……”耳边传来眼镜男的询问声。
 
  李洁挣脱了我的怀抱,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指着我对眼镜男介绍道:“王浩,我老公。”
 
  “你真结婚了啊?”眼镜男无视我的存在,惊讶的看着李洁问道。
 
  “嗯!”李洁点了点头,然后指着眼镜男对我说:“宋乐,我的大学同学,现在在省经济研究室工作。”
 
  “原来是一个研究员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提起的心渐渐放下来,本来以为是一个大官或者是一个官二代,那样的话,在省城我除了认识周志国之后,没有任何的关系,真要跟大人物发生冲突的话,吃亏的肯定是自己,不过现在嘛,一个小小的省经济研究员,还不至于让我束手无策。
 
  “你好,宋研究员。”我伸出手,脸带微笑的看着宋乐说道。
 
  “你好!”对方脸上也露出一个微笑,跟我握了握手,说:“正式介绍一下,省经济研究室副主任宋乐,敢问王先生在那里高就?”
 
  “酒吧小老板。”我呵呵一笑,实话实说道。
 
  李洁给了我一个白眼,估摸着她已经猜到我是故意这样说,其实我完成可以换一种说法:“自己做点生意。”这样说的话,马上就高大上了,并且还可以给人一种遐想的空间,上市公司的老板也叫做点生意,开个小卖部也可以叫做点生意。
 
  下一秒,我看到宋乐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精彩,刚刚还笑容满面,听到我是一个酒吧小老板的时候,他的脸色立刻变得阴沉起来,同时松开了我的手,露出十分不屑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