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811 812 813 回 成交

 第八百一十一章 成交
我带着一条龙在华城路工地附近闲逛着,用手指着那边长草的工地,说:“叔,对那块地有没有兴趣?”

“小子,什么意思,直接说吧。”一条龙瞥了那块地皮一眼,开口说道。

“叔,我想跟你做笔买卖。”我说。

“什么买卖?”一条龙问。

“我们一块把这块地皮拿下来,然后再转手卖给海河集团。”我说。

“小子,你能拿到这块地皮?”一条龙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一脸的不相信的说道:“关于这块地皮,我可是也有耳闻,海河集团,郝弘文的儿子郝承智,还有省里的几个公子哥,都看上了这块地皮,都想着低价买,然后高价卖给海河集团,可惜最终谁也没有拿下来,这才让这里长满了草。”

“叔,甭管是谁想买这块地皮,总之现在这块地皮还在市政府的手里,我就有办法拿到手,只是没有钱。”我信心十足的说道。

“那你说说,凭什么郝弘文的公子都拿不下来,你却能可以?”一条龙显然不相信。

“叔,你如果相信我的话,给我一个亿,转手就能卖二个亿,赚的钱,咱们五五分。”我说。

一条龙没有说话,眉头微皱,应该是在思考我的话到底是否可信。

半分钟之后,一条龙还没有表态,于是我心里有点着急,太缺钱了,而眼前就是一个机会,一个来钱快又多的机会,只是没有一个亿的资金,根本别想着加入这块地皮的竞争之中。

“叔,知道我为什么能弄死赵四海吗?”我思虑再三,开口对一条龙说道。

“为什么?”一条龙朝着我看来,脸上露出询问的表情,估摸着他心里十分的好奇,凭我一个小屌丝怎么就把赵家这尊庞然大物给灭掉了。

“叔,我也没瞒你了,我认识省里的一位高官,至于是谁,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只要那位高官发话,这块地皮百分之百就是我的,只要我有钱。”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一条龙盯着我看了十几秒钟,终于开口说道:“我要七成的利。”

“叔,最多给你五成,上上下下打点,其实我最后赚不了几个钱。”我一脸哭穷的说道。

“六成,不能少了,不然就算了,你小子上下嘴唇一碰就是一个亿,我想也就我能借给你,其他人都借不了吧。”一条龙盯着我说道,一副吃定我的模样。

说实话,一条龙说的没错,也只有他有这个实力,也有可能把钱借给我。

“好,六成就六成,叔,你怎么像个商人。”我小声嘀咕了一声,心里有点郁闷,因为即便转手二个亿卖出去,也最多赚一个亿,分一条龙六千万的话,自己只剩下四千万,并且这四千万估摸着至少二千万要送到周志国那里,剩下的二千万,也不是我自己的,因为这件事情有点复杂,估摸着最终自己能赚五百万到一千万就算是烧高香了。

“妈蛋,至少一个亿的利润,老子就算是累死累活,穿针引线的上窜下跳,最终成功的话,也项多赚个一千万,真他妈的郁闷。”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我是个商人的话,就不会借你钱了,哼!”一条龙冷冷的瞪了我一眼。

“呵呵!”我尴尬的笑了笑,问:“叔,你找我有什么事?”

“大嘴刘的事情。”他说。

“怎么样?他上钩了吗?叔,你让出多少的地盘?”我急切的询问道。

这件事情我一直很担心,好几次想打电话问问一条龙,可惜最终都没有打出去。

“让出了二成的市场,大嘴刘倒是没有进来,却被另一个小子给占了市场,妈蛋,听了你小子的话,现在算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你说这一次的买卖是不是我应该拿大头。”一条龙十分不爽的说道。

“还有人作死啊?”我问。

“你没有听说过那句话吗?只要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润,有人就敢铤而走险,更何况,这种生意可不仅仅是百分之百的利润。”一条龙说。

“大嘴刘不上钩不行啊,叔,要不你干脆把毒/品市场让出来算了,你赚的钱也够多了,再待下去,早晚会出事。“我说。

一条龙没有说话,眼神朝着远方望去,足足发呆了有一分钟,这才开口说道:“不是我不想退,而是退不了,只要我敢退,有人就能要了我的命,算了,不说这个了,我决定再让出二成的市场,这是我的极限了,再让的话,就可能动摇手下人的利益,到时候,我这个老大可就成了阻他们发财的绊脚石了。”

“行吧,大嘴刘应该会上钩吧,他的物流公司可是有天然的优势啊。”我说。

“如果没有霸占江城的赌博业,大嘴刘百分之百的会上钩,现在嘛……”一条龙淡淡的说道,他也吃不准,大嘴刘到底会不会加入毒/品市场,不过以前倒是十分想要喝一杯羹。

“尽人事,听天命吧,不行的话,我再想别的办法。”我说。

“小子,你说的挺轻巧啊,别忘了,你说只要别人进入这个市场,你就能给我找个替死鬼。”一条龙扭头冷冷的瞪着我说道。

“当然,我说到做到。”我拍着胸脯向一条龙保证道。

“别忘了,我这一次可是下了血本。”一条龙说。

“叔,我忘不了。”

稍倾,一条龙离开了,看着他有点驼背的身子,我突然意识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江城最神秘的人物老了,估摸着早有了金盆洗手的打算,只是处于他的这个位置,一旦退下来,估摸着将是万劫不复,除非有一个替死鬼,承认是一条龙,他才可以金蝉脱壳,不但躲开仇家的追杀,还可以躲闭警察的追查,一举两得。

“难道这么帮我,看来一条龙真想退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有了一丝明悟。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一条龙有,我当然更有,所以很快将一条龙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开始考虑如何把眼前这块长草的地皮买下来,然后再让海河集团吃个哑巴亏,高价转卖给宋佳。

“妈蛋,当年老子有帐本的U盘的时候,就应该狠敲孔志高一笔钱,现在就不会如此的拮据了,不过现在也不晚,只要这一次搞好了,就算大头全啊分出去,至少也可以让我赚个几百万,解决现在的燃眉之急。”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下午的时候,李洁终于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两人去东城民政局登记领了结婚证。

“媳妇,婚纱照和婚礼什么时候举办?”我问。

“算了,我们是复婚,上一次的婚纱照我还没有扔,再说现在工作很忙,也没有时间休婚嫁。”李洁说,竟然拒绝了办婚礼。

“这样不好吧。”我看着李洁说道:“上一次的婚礼跟这一次不一样啊。”

“有什么不一样,反正除了麻烦就是累。”李洁说。

“媳妇,你不会怕别人知道跟我复婚了吧?”我说,脸上有点生气,不能怪我多想,毕竟李洁可是号称江城第一美女,三十岁的她,正是最有味道的时候,官场上的人谁不对她垂涎欲滴。

李洁听我这样说,眉头微皱,最终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想办,那就办吧,不过规模小一点,控制在十桌之内。”

“十桌?好像有点不够。”我想了一下,仅仅自己这边的人,差不多就能凑起十桌,如果再加上李洁那边的同事,以他区委书/记的身份,几十桌的人能够凑齐。

“十五桌,不能再多了,一切从简。”李洁说:“上面提倡勤俭节约,我们也不能铺张浪费。”

“好吧!”我最终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本来还想着,利用结婚的机会,摆个上百桌,捞点钱,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本来晚上想跟李洁一块吃个浪漫的晚餐,可惜她接了一个电话,立刻眉头紧锁了离开了:“有一个紧急会议,晚上的饭你自己吃吧,走了。”

“喂,媳妇……”我喊了一声,可惜李洁已经急匆匆的离开了。

李洁离开之后,我心里一阵郁闷,也没有吃饭,直接开车回了八十年代酒吧。

不过当天晚上,我早早的就回家了,洗了澡等着李洁,准备等她回来之后,好好温存一下,毕竟今天对于我们两人来说是一个大日子。

可惜左等李洁未归,右等她还是没有回来,打电话,手机关机,一直到晚上十点半,李洁的电话才打通:“喂,媳妇,你的手机为什么一直关机?”

“开会呢,刚刚开完,一会回家说,先挂了。”李洁说,随兵便挂断了电话。

我愣愣的看着手机,脑海之中闪现出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情:“自己不会绿了吧?”一个声音说。

“应该不会吧?”另一个声音说。

“开会开到十点半,什么会啊?”

“磕磕绊绊三年了,王浩,你是不相信自己呢?还是不相信李洁?”我在心里自问道。

稍倾,拼命的摇了摇头,把乱七八糟的思想全部甩出了脑外,然后去洗了一把脸,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道:“别胡思乱想,李洁不是那种人。”

二十分钟之后,李洁一脸疲惫的回到了别墅,简单洗漱了一下,然后便躺在了床上。

今天是登记的大喜日子,于是我马上也上了床,开始跟李洁腻歪,可惜她的兴趣却是不高,勉强的对我笑了笑,说:“王浩,今天我开了一个晚上的会,好累,明天吧,好吗?”

我还能说什么,心里虽然十万个愿意,最终只能点了点头,说:“老婆辛苦了,睡吧。”

啵!

李洁吻了我一下,然后便睡了。

她倒是睡着了,我却失眠了,心里总是想着:“妈蛋,今天刚刚登记复婚,不会真被绿了吧?开会?开什么会这么累?”

第二天,李洁上班之后,我打电话给熊兵,旁敲侧击让他打听一下昨天晚上区里开什么会?

半个小时之后,熊兵给我打来了电话,说:“昨晚区里没开会啊。”

“没有开会?市里呢?”我问。

“市里好像开了一个安全生产会议,省里的检查组和郝书/记、孔市长都参加了。”熊兵说。

“哦,帮我打听一下,会议开到几点?”我说。

“好。”熊兵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不过几分钟之后,又打了过来,说昨天晚上的安全会议开到十点二十多,我这才放下心来。




第八百一十二章 怕你个鸟
我揉了揉太阳穴,心里暗道一声:“王浩,你怎么了,李洁是什么人,还不清楚吗?怎么还能疑神疑鬼。”
 
正当我在自我检讨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铃铃……
 
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李洁的来电,于是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媳妇,有什么指示?”我嬉皮笑脸的问道。
 
“王浩,我……”
 
“叫老公。”李洁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我打断了。
 
“别闹,有事呢。”她说。
 
“哦,说吧。”我心里有点不高兴,因为从昨天登记复婚到现在,李洁还没有叫我一声老公。
 
“我现在在家里,已经收拾好了衣服……”
 
“收拾衣服干嘛?”我再次打断了李洁的话,十分奇怪的询问道。
 
“别插话。”李洁嗔道。
 
“好,你说。”
 
“郝书/记让我去省党校学习三个月。”李洁说。
 
“什么?去省党校学习三个月?姓郝的他什么意思?知道我们刚刚登记复婚,他这是想棒打鸳鸯吗?”我十分不爽的嚷道。
 
“别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很容然,先前一点预兆都没有。”李洁疑惑的说道。
 
“回来升官吗?”我问,这是一种官场的潜规则,基本上去党校学习一段时间,回来都会升官。
 
“倒是没说。”李洁回答道。
 
我眉头微皱,有一个习惯,从来都会以最大的恶义揣测别人:“妈蛋,姓郝的不会想拉皮条吧?”我说。
 
“王浩,别乱说。”李洁说。
 
“什么乱说,你陪着省里来的两个老王八蛋工作了几天,然后郝弘文这个王八蛋就突然调你去省党校学习,不是拉皮条是干嘛,操,敢打老子女人的主意,不管他是谁的人,老子都想办法弄死他。”我怒气冲冲的说道。
 
“王浩,你别乱来,事情可能不是那个样子,总之,我已经答应了,马上要去省党校了,不管对方是什么意图,你相信我就行了。”李洁说。
 
“媳妇,外边太危险了,你又这么漂亮,那群老王八蛋肯定个个眼珠子都发绿了,不行,你不能去,我不让你去。”我嚷道。
 
“别闹,我又不是小孩子,在官场也快十年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放心好了,只要我不想,没人能勉强得了我,也威胁不了我,大不了回家要你养我。”李洁说。
 
“现在就辞职不干了,回家我养你。”我立刻说道。
 
“咯咯!”李洁笑了起来,说:“现在你这么说,等过两年,有了孩子,我的身体走样了,你肯定就不会这样说了,好了,为官一直是我的理想,放心吧,我不会有事。”
 
“那好,你要去也行,约法三章。”我说。
 
“约法三章?”李洁奇怪的问道。
 
“对,第一,不准晚上跟王八蛋出去喝酒,能做到吗?”我问。
 
“好!”李洁说:“第二呢?”
 
“第二,晚上九点之前,必须回宿舍睡觉。”
 
“没问题。”李洁也答应了。
 
“第三,不准跟异性有过多的交往。”我说。
 
“喂,这条有点过了,同事之间正常的交流还是需要的,总之,我答应你,晚上不出去喝酒,即便跟女同事出去玩,九点之前肯定回去,你可以查岗,可以了吧?”李洁说。
 
“好吧!”最终没有办法,我只好同意了:“媳妇,我想你的话,就去省城找你。”
 
“嗯。”李洁答应了,随后我们两人又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我的眉头紧锁了起来,李洁突然去省党校学习,总感觉有点不对头,她这一走,东城区可就是区长最大了:“应该不会出点什么事吧?”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稍倾,我拿起手机,拨通了周志国的电话:“喂,周副省长,我是王浩。”
 
“王浩啊,找我什么事?”周志国问。
 
“周副省长,我呢,手里一共就四个场子,手下又不少的兄弟,本来呢,筹划了一年的事情,最后被大嘴刘摘了桃子,又被他给砸了场子,现在身上是一分钱都没有了,忆雪要去瑞士滑雪,跟我要五十万,可是我兜里没钱啊。”我开始跟周志国哭穷,这是昨天就想好的计划,一直在思考怎么说,今天想得差不多了,于是就给周志国打了电话。
 
“把你的帐号给我,我下午打钱给你。”周志国声音变得阴冷起来。
 
“周副省长,怎么可能让你破费,再说了,忆雪从小就没有缺过钱,以后花钱的事情肯定很多,即便你打过来五十万,也不是长久之计啊,再说了,你一个大省长,总打钱,万一让有心人查到,是不是……”我意味深长的说道。
 
“王浩,你不要得寸进尺,有什么事情就说吧。”周志国冷哼了一声,对我呵斥道,估摸着这几次我动不动用周忆雪的身世威胁他,让他十分的恼火,今天又跟他要钱,现在已经压不住内心的怒火了。
 
“周副省长你既然这样说了,那我就开门见山,江城华城路正在改造,不过还有一块地皮没有卖出去,在市政府手里,这块地皮我想要。”我说。
 
“地皮?你不是说没钱吗?”周志国冷冷的问道。
 
“周副省长,我是没钱,便是别人有钱啊。”我直言不讳,意思就是告诉他,自己赚个中间价罢了。
 
“华城路的地皮,我先问问吧,你等信吧。”周志国说。
 
“多久?”周志国准备挂电话,我急速的问道,其实不是被钱逼得,我也真不想麻烦周志国,因为找他一次,自己在他面前的人情就少一次,万一以后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搞不好他不但不会帮忙,相反会踩我一脚,可是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我现在实在太缺钱了,只能出此下策。
 
“晚上给你信,哼!”周志国十分不满的冷哼一声,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撇了撇嘴,心中暗道:“妈蛋,姓周的,除非你杀老子灭口,不然的话,老子还吃定你了。”虽然我心里这样想,但同时也暗暗提醒自己:“王浩,你和周志国虽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但是也要学会适可而止。”
 
其实我现在十分的矛盾,最终甩了甩脑袋,把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脑外。
 
李洁去了省党校学习,漫漫长夜却让我的心思活泛了起来,坐在八十年代酒吧里,我思考着晚上要不要去曲冰那里过夜?
 
雨灵在英国,顾芊儿跟着周忆雪在蒙山一直没有回来,两人的签证过几天就能办下来了,她们直接从蒙山市去帝都,拿着签证之后,从帝都直接飞瑞士。
 
现在跟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只有曲冰还在江城,至于苏梦,我是不敢也不想再去打扰她平静而简单的生活。
 
“算了,曲冰对我有恩,我这样过去,简直是把她当成一个炮/友,不能这样,即便做不了情人,她也是朋友。”我最终打消了自己心里的念头。
 
铃铃……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马上从口袋里把手机掏了出来,周志国说晚上给我电话,可惜却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思考了片刻,我最终按下了接听键:“喂,你好!”
 
“你是王浩?”电话另一端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带着一点玩世不恭的痞气。
 
“我是王浩,你那位?”我眉头微皱,反问道。
 
“我是郝承智,听说你对华城路的那块地皮也感兴趣?怎么样,我们谈谈?“郝承智说。
 
听完他的话,我一时之间没有反映过来,心里想着,老子跟你有什么可谈?
 
“谈什么?”我问道。
 
“假日大酒店,顶层旋转酒吧,等你,没胆来的话,就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块地皮,不是你这种人能染指的。”郝承智嚣张的说道。
 
“等着我!”我的声音变得阴冷起来,赵四海我都弄死了,这种纨绔子弟,老子怕他个鸟。
 




 第八百一十三章 报警
我虽然不怕郝承智玩阴的,估摸着他打电话给我,肯定是周志国跟他老子郝弘文谈了地皮的事情,有周志国的面子,给郝承智一万个胆,也不敢动我,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带着宁勇开车朝着假日大酒店驶去。

不到半个小时,我和宁勇走进了假日大酒店的旋转酒吧,刚刚走进酒吧的大门,耳边就传来一阵喧哗声,寻声望去,酒吧最中间的位置,一群男男女女正在大声的喧哗,其中主角就是郝承智。

我打量着郝承智,上一次在舞会上见过他一面,那一次穿着西装革履还人模狗样,而此时的郝承智,染了黄发,戴着耳钉,穿得花里胡哨的衣服,左右手各搂着一名美女,总之打扮的不伦不类,给人的印像一看就是一个纨绔子弟。

他身边围着一群男女,身上的衣服个个光鲜靓丽,估摸着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并且富二代在他们这个圈子里还处于底层,属于跑腿的那种。

看到此情此景,我有一种恍惚的感觉,仿佛以前见过这种画面:“在那里见过呢?为什么感觉这么熟悉?”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大约几秒钟之后,我想了起来,那是两年前,赵康德盯上雨灵的时候,也是在假日大酒店的顶层旋转酒吧里,带着一群富二代和官二代喝酒。

稍倾,我带着宁勇面无表情的走到了郝承智面前,他坐在沙发上,我站在旁边低头俯视着他,说:“郝承智,我们谈谈吧。”

郝承智身边男男女女的目光都朝着我看了过来,如果是在三年以前,被这么多官二代和富二代盯着,估摸着我立刻会紧张得全身发抖,不过现在,我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这群人目光嚣张,我比他们还嚣张。

郝承智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后拿起桌上的一瓶红酒,放到了我的面前,说:“喝了它,你才有资格跟我谈。”

我没有说话,微眯着双眼盯着郝承智,大约几秒钟之后,说:“这就是你的意思?还是上面的意思?”

“小子,别以为认识周叔叔你就可以跟我谈条件,那块地皮不是你这种小人物可以玩的,不过……”郝随智说着说着,眼睛里露出一丝淫/光:“不过,如果你让李洁陪我一夜的话,我也许会考虑考虑,怎么样,很划算……”

砰!

郝承智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一瞬间抓起眼前的红酒瓶,轮圆了胳膊朝着他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咔嚓一声,酒瓶碎了,郝承智脑袋上的血也流了下来,同时周围嘲笑我的男男女女也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个个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一副吃惊的模样,估摸着他们想不明白,我为什么敢打郝承智。

“给我杀了他!”在寂静了十几秒钟之后,郝承智突然疯狂的吼叫起来,下一秒,他身边的四名男子抓起酒瓶准备来打我,不过我的身体马上朝后退了二步,同时宁勇挡在了我的面前。

砰砰……

也就眨眼的功夫,那四名想要拿酒瓶给郝承智报仇的男子,便惨叫着趴在了地上。

“郝承智,现在可以谈了吗?”我盯着满脸是血的郝承智说道。

“王浩,你死定了。”郝承智脸色狰狞的吼叫了起来,随后拿起手机拨打了110。

“喂,警察吗?我是郝承智,我爸是郝弘文,我在假日大酒店顶楼旋转酒吧被人打了……”耳边传来郝承的声音,他报了警。

我眉头微皱,想了几秒钟,等郝承智打完电话之后,抬腿一脚踹大他的脸上,然后轮圆了胳膊,啪啪啪……抽了他十几个耳光,反正打一下是打,打十下也是打,既然报警了,那我就多打几下。

“你……你……老子跟你拼了。”郝承智被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狠抽耳光,他突然疯狂的起身想要反抗,不过我抓着他的手臂,然后用力一甩,扑通,直接将其摔趴在地上。

不简短练了一年的易筋经,我现在仅凭蛮力就可以将郝承智给压制住,他的身体很轻,脸上有点发白,一看就是酒色过度,被女人掏空了身子。

砰!

将郝承智摔趴在地上之后,我一脚踩在他的脸上,说:“小子,听着,老子会让你乖乖听话的。”

“你死定了,一会警察来了,你死定了,老子让你把牢底坐穿。”郝承智疯狂的吼道。

“哼!”我轻蔑的冷哼了一声,然后当着他的面前,掏出手机拨打了郝弘文的电话。

嘟……嘟……

铃声响了六下,手机里才传出郝弘文的声音:“喂?”声音有点严肃。

“郝书/记,我是王浩。”我自我介绍道,虽然从来没有跟郝弘文联系过,但是我知道,周志国肯定跟他提起过我。

“王浩啊,这么晚上,找我什么事啊?”郝弘文说道。

“郝书/记,我刚才跟令公子在酒吧打了一架,他已经报了警,一会警察就来了,我本来想打电话给周副省长,让他把我捞出来,后来一想,周副省长要捞人的话,肯定还是要给你打电话,于是我便直接把电话打到了你这里。”我十分平静的说道,现阶段,周志国绝对不敢跟我翻脸,所以我才会这样有持无恐。

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我估摸着郝弘文肯定是生气了,不过我才不管他生不生气,妈蛋,他个败家的儿子,到处惹是生非,如果上一次不是郝承智的话,苏厚德绝对既把姚二麻子一窝端,又能顺藤摸瓜揪出孔志高,还能全身而退,这样对他对我对郝弘文都好,本来一箭三雕的事情,就因为郝承智这颗苍蝇屎,最终变了味。

苏厚德停职了,孔志高也没有搬到,而我呢?则被大嘴刘摘了桃子,所以说实话,我对郝承智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如果他不是郝弘文的儿子,我早他妈叫人把他打成猪头了。

“看来郝书/记有点为难啊,那算了,就当我这个电话没打,我现在给周副省长打电话。”电话另一端的郝弘文一直没有说话,于是我开口说道,随后准备挂断电话。

“等等,你把电话给承智。”郝弘文声音有点阴冷的说道。

“好!”我说,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只要有周志国在,郝弘文就别想动我。

下一秒,我拿着手机递到了仍然趴在地上的郝承智面前,说:“你老子要跟你讲话。”

郝承智的脸已经被我抽肿了,脑袋也打破了,正在流血,他脸色狰狞的看着我,随后接过了电话:“爸,我……”

好像他刚刚开口说话,便被郝弘文给打断了,至于郝弘文讲什么,我听不太清楚,不过郝承智的表情却很精彩,本来脸色狰狞,不知道郝弘文说了什么,郝承智的脸色渐渐从狰狞变成了不甘,最后竟然一脸的委屈,说:“爸,我被打了,你让我别惹事,我……”

郝承智的话好像再次被打断,最终我看到他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好,然后把手机扔在地上,抬头愤怒的盯着我说:“王浩,老子跟你没完。”

我附身捡起自己的手机,发现郝弘文的电话已经挂断了,扭头瞥了一眼被我揍成猪头的郝承智,说:“一会警察来了,知道该怎么说了吧?”

“我/操/你大爷,王浩,老子早晚弄死你。”郝承智看起来真是气疯了,对我破口大骂。

啪啪!

我伸手又是正反两记耳光抽在他的脸上,让郝承智的叫骂声戛然而止:“小子,你再骂一声,我就抽你一巴掌,不信的话,试试看。”我盯着郝承智的眼睛说道。

“我……”郝承智说了一个我字,同时我的手臂跟着扬了起来,只要他再敢骂一声,就我继续抽他,一直抽到他服软为止。

最终郝承智没敢再骂,只是用吃人般的眼光盯着我说:“王浩,我一定弄死你,你等着。”

啪!

我又抽了他一记耳光:“老子等着,除非你爹的位置能爬到周志国的头上,不然的话,这辈子你别想跟老子斗。”

郝承智没有再说话,估摸着是被我打怕了,只是用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我,脸上的表情十分狰狞。

“别瞪了,目光杀不了人,再瞪信不信老子继续抽你。”我瞥了一眼郝承智说道。

他又瞪了我几秒钟,果然将目光收了回去,表面上看起来已经老实了,至于心里怎么骂我,我就管不着了,反正又听不见,我也不生气。

“小子,现在可以谈谈地皮的事情了吧。”我坐到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慢慢的喝着,盯着仍然坐在地上的郝承智说道。

“哼!”他冷哼了一声,一言不发。

本来我还想着再跟郝承智“讲讲道理”,可惜耳边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然后一群警察冲了进来,为首之人是一名大肚子警察,对于这种警察,说实话我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了,像个暴发户,外表就给人一种腐败的印象,完全就是在影响警察的形象,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人还可以继续留在警察的队伍里。

大肚子警察看到满脸是血的郝承智,立刻带人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说:“郝少,你没事吧,谁打的,给我铐起来。”

地上的郝承智没有说话,不过他的几名跟班,立刻用手指了指我,下一秒,那名大肚子警察立刻凶神恶煞的吼道:“给我把他铐起来。”

两名警察拿着手铐走到了我的面前,准备铐人,我没有理睬这两名警察,而是朝着已经被小心翼翼扶起来的郝承智说:“喂,郝承智,你确定要让警察把我抓走吗?”

郝承智听到我的声音,随之扭头朝着这边看来,他的表情十分的复杂,在思考了大约几秒钟之后,只见他咬牙切齿的对扶着他的大肚子警察说道:“放了他,我们是闹着玩。”

“呃?”大肚子警察表情一愣,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估摸着他急急忙忙的赶过来,就是想讨好郝承智,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郝少,你……”

“我刚才的话你没听见吗?我们是闹着玩。”郝承智不敢朝我发火,倒是对那个大肚子警察怒吼了起来。

“可是刚才你打了110?”大肚子警察不死心,一脸疑惑的说道。

“老子打着玩可以了吧,赶紧滚蛋。”郝承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我看到大肚子警察脸色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