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808 809 810 回 求饶

 
第八百零八章 求饶
怀着非常复杂的心情来到院长办公室,却发现苏梦并不在,问了一名工作人员,才知道苏梦正带着一群人在后面的农场里忙活。
 
我朝着福利院后面的农场走去,现在是冬天,苏梦搞了温室大棚,投了不少的钱,现在福利院的菜都是自己自足,并且农场里的菜从来不用化肥和农药,属于有机蔬菜,可以放心大胆的食用。
 
走进温室大棚,我看到苏梦正带着一群孩子在忙碌,她的衣服上沾满了泥土,就连鼻尖上都有一点灰尘,不过她的笑容却是那么的灿烂,跟一群孩子在一起,她笑得也像一个孩子,而这种纯真般发自内心的笑容,我以前从来没在苏梦的脸上看到过。
 
看到苏梦脸上的笑容,我的脚步停了下来:“苏梦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生活,我现在去找她,不是图增她的烦恼嘛?”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唉,王浩,你不能太自私,还是不要去打扰她平静的生活了。”最终我躲在旁边,偷偷的看了苏梦大约有五分钟,然后转身离开了。
 
我悄悄的来,悄悄的离开,并没有引起苏梦的注意。
 
稍倾,我返回福利院前面的操场,宁勇仍然在教着一群少年练拳,我走了过去,对宁勇说:“帮着留意好苗子。”
 
宁勇没有说话,估摸着心里肯定不同意。
 
“记住,我们走的是正道,光明正大的道路。”我再次对宁勇说道。
 
宁勇再次撇嘴,这让我觉得有必要给他上上课了,于是便带着他走到了旁边。
 
“宁勇,我问你,这些少年是否能考上大学?”我盯着宁勇的眼睛问道。
 
宁勇摇了摇头,说:“他们来福利院的时候最小的已经十四岁了,错过了学习的最佳年纪,很多人从小就是孤儿,根本都没有上过学,基本上不可能考上大学。”
 
“既然考不上大学,你说这些人离开福利院之后,能干什么?去工厂当流水线的工人?去干最脏的工作?还是跟你学了功夫,以后出去当保安,好,就算有的人这么干了,过上了平凡的生活,但是我想他们之中绝大部分的人最终可能走上犯罪的道路,因为他们特殊,从小在没有父母的环境下长大,心理层面的变化,我们外人根本无法理解。”我十分认真的对宁勇说道。
 
宁勇眉头紧锁的思考了片刻,最终不得不点了点头,说:“你说的没错。”
 
“既然这些人离开福利院之后,最终有可能走上犯罪的道路,那么为什么不能跟着我呢?我可以给他们尊重,给他们工作,给他们体面的生活,就像魏明他们一样,当然,他们也需要为我卖命。”我的话十分赤/裸,因为跟宁勇没必要拐弯抹角,那样反而显得虚伪。
 
宁勇没有说话,他陷入了沉思之中,稍倾,开口说道:“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我打断了他的话,说:“你只需要给他们一个自由选择的机会,这对于他们来说才公平,你、我、或者是苏梦,都无法代替他们选择人生。”
 
“好吧!”最终宁勇点了点头,说:“没办法上高中或者考上大学的孩子,我会给他们一个选择的机会,但是如果有人希望平静的生活,你绝对不能引诱他们。”宁勇警惕的看着我。
 
“喂,我又不是坏人。”我拍了拍宁勇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开了。
 
闲着无事,我想找顾芊儿谈谈,可是没有想到,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她竟然还在蒙山,并且正跟周忆雪在滑雪呢,并且芊儿还在电话里告诉我,周忆雪要带着她去瑞士滑雪,比在蒙山好玩多了。
 
我正跟顾芊儿聊着的时候,电话另一端突然传来了周忆雪的声音:“喂,王浩,我和芊儿准备去瑞士玩,你帮着办签证,对了,还需要钱,我身上没钱了。”
 
签证好说,一听到周忆雪要钱,我脑袋有点大了,说实话,一共四个场子,手下又养了那么多的人,一个月下来,剩不了多少钱,再加上前几天被大嘴刘给砸了不少东西,装修花了很多钱,又影响了营业,里里外外加起来,这一次损失惨重。
 
“多少钱?”我硬着头皮问道。
 
“五十万吧。”周忆雪说。
 
“什么?没有!”我断然拒绝。
 
“喂,王浩,不说我,就算是芊儿,难道不值五十万,你是不是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周忆雪小声的对我说道。
 
“你……算你狠,什么时候要。”我没办法,只能咬牙把苦水吞下去。
 
周忆雪得罪不起,顾芊儿更伤不得,所以我只能出钱又出力,还要陪着笑脸。
 
“尽快吧,什么时候签证下来,我们两人就走,不跟你说了,我们玩去了。”周忆雪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妈蛋。”我暗骂了一声,心里十分的郁闷。
 
接下来的时候,我在江城到处游逛,最终去了大哥的健身俱乐部,喝了一个下午的茶,晚上又蹭了一顿饭,这才满意的离开。
 
十点钟要去假日大酒店接李洁,现在才不到八点钟,还有两个多小时,前段时间,我忙得分身无术,现在突然之间却清闲了下来,一时还真有点不适用。
 
思来想去,我开车去了香港中路的一家咖啡厅,这里是南燕组织在江城的据点,老板娘就是赵蓉。
 
我来了之后,没有看到幽灵和赵蓉,只有何敏一个人。
 
“赵蓉呢?”我对何敏询问道。
 
“先回家了。”何敏回答道。
 
“最近上面有什么指示吗?”我对何敏问,即便自己是江城小组的组长,但是有些事情我知道,南燕并没有真得把我当成心腹手下,赵蓉才是她的真正手下。
 
“蓉姐倒是接过几个总部的电话,但是并没有告诉我内容。”何敏说。
 
跟何敏聊了一会,也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本来还想跟幽灵聊聊,可惜没有见到他,打电话处于关机状态,也不知道怎么了。
 
在咖啡店耗到九点四十,我这才起身离开,开车朝着假日大酒店疾驰而去。
 
九点四十六分,我准时出现在假日大酒店的楼下,然后掏出手机拨打了李洁的电话。
 
嘟……嘟……
 
铃声响了六下,电话另一端才传来李洁的声音:“喂,你到了吗?”
 
“到了,下来吧。”我说。
 
“嗯,好!”李洁应道,语气有一点发飘,估摸着喝了不少酒。
 
大约六、七分钟之后,我才看到李洁从假日大酒店走了出来,跟在她身边的还有三男一女,三名男子的目光一直盯在李洁身上,下一秒,我急忙迎了过去,因为李洁的身体有点摇晃,脸色殷红,一看就是喝多了。
 
“媳妇,怎么喝这么多。”我走到李洁身边,扶着她的胳膊,一脸温柔的说道。
 
“这是……”三名男子的目光朝着我看了过来。
 
“介绍一下,我前夫,不过我们马上就要复婚了。”李洁指着我介绍道。
 
我微笑着对面前的三男一女打招呼,然后在他们的一片客套声之后,扶着李洁朝着车子走去。
 
“喂,怎么喝那么多酒,就不怕别人沾你便宜。”走远一些,我一脸醋意的对身边的李洁说道。
 
“除了你这个无赖能占我便宜,谁还再能占我便宜。”李洁给了我一个白眼,她喝了酒,更加像一朵熟透了的玫瑰花,一笑一颦更加的诱人,看得我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我是表面无赖,心中君子,你看看刚才的那三个男人,看你看得眼睛都快直了,他们是表面上道貌岸然,内心里一肚子男盗女娼的肮脏思想,伪君子罢了。”我说。
 
“别人都是伪君子,就你是真小人。”李洁说。
 
“喂,你还是不是我老婆,怎么一个劲的打击我。”我嚷道。
 
“老婆?有证吗?没证别乱讲。”李洁俏皮的说道。
 
“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我扭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说道。
 
“收拾我?呵呵,谁上一次走路都扶着墙。”李洁红着脸说道,听到她这样说,再看到她红润的脸,带春的媚眼,我恨不得现在就把她办了。
 
“上一次某人还一直求饶着说不要,不要呢。”我反击道。
 
“混蛋!”李洁打了我一下。
 
……
 
我和李洁在车子上打情骂俏,两个人都勾起了彼此的欲/火,所以当车子回到别墅之后,也没有洗澡,我和李洁便抱在了一起。
 
“今晚一定让你求饶。”我一边吻着李洁,一边在其耳边说道。
 
她则一边迎合着我的侵犯,一边说:“如果坚持不了半个小时,以后就别在我面前大言不惭。”
 
男人在这方面,绝对不能说不行,更何况面对李洁这种级别的大美女,并且今天晚上的大美女还喝了酒,更加的妖艳和诱人。
 
还没有到楼上的卧室,李洁已经被我脱得只剩下了内衣裤,而就在路边刘静房间的时候,吱呀一声,她卧室的门开了,然后就看到刘静一脸吃惊的目光。
 
一瞬间,我瞪大了眼睛,随之愣住了,不过还好下一秒,砰的一声,刘静迅速关上了房门。
 
我没有再啰嗦,抱着李洁走进了我们的房间。虽然刚才被刘静给吓了一跳,不过当看到李洁完全的胴体的时候,我的身体早已经被欲/火给燃烧了,随后扑了上去。
 
被子形成了一道接一道的波浪,里边的两个身体在抵死缠/绵,一时之间,春光无限。
 
当天晚上,一开始的时候,我还雄心勃勃,想让李洁求饶,可是做到第三次,我已经力不从心了,最后只好草草了事,被李洁好一顿讽刺打击,心灵瞬间感觉到了万顿重击。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我感觉双腿仍然发酸发软,想想昨晚跟李洁疯狂的缠/绵,我感觉身心都有一种愉悦感,唯一一点缺憾就是没让李洁在自己身下求饶,如果能让她叫上一声老公,然后再红着脸喊一声:“老公,不要了,人家不行了。”那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将会有很大的成就感。
 
“妈蛋,下一次一定让你求饶。”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想起昨晚最后的结果,却是老脸一红,因为最后是我对李洁求饶,都快被榨干了。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在地上能吸土,果然不是没有道理。
 
我起床下楼的时候,碰到了刘静,她看到我的时候,脸色突然变得通红,这才想起昨晚的尴尬。
 
第八百零九章 不满
“王浩,上次我跟你说的事,你还记得吗?”刘静脸红归脸红,不过很快平静了下来,开口对我说道。
 
“什么事?”我的表情一愣,开口对其询问道。
 
“买房啊,你和囡囡再复婚了,我再往在这里不合适,在旁边小区给我买个五十平的房就可以了,囡囡工作忙,我这几天自己去看了一下,正好有一栋还不错。“刘静说。
 
我想了一下,说:“行,好就定下,我来付钱。”
 
“嗯!”刘静点了点头,说:“厨房有粥,我出去了。”说完,她便离开了别墅。
 
刘静走了之后,我的脸上马上出现了一片愁云,昨天周忆雪要五十万,我便打电话给了陈萍,查了一下公司帐上还有多少钱,除去四个场子的正常运作之后,最多还有八十多万的闲钱,给周忆雪五十万,还有三十万备用,也可说的过去,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刘静这里又出了问题。
 
金沙湾别墅周围的房价,少说也要二万以上,即便是五十平米,也要一百多万,我瞬间感觉脑袋有点大,自己根本没有那么多钱。
 
“难道让李洁出钱?”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马上便否定了:“不行,绝对不能让李洁出钱,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男人,以前花李洁的钱也就罢了,现在……不行,绝对不能再花她的钱,想想办法。”我眉头紧锁,在心里思考着办法。
 
可惜接下来连续三天的时间,我都没有找到什么好办法,有一天,我走在大沽河的岸边,正好看到天运号游轮,这让我心里通出一阵怒火,不过最终只能垂头丧气的将怒火压了下去:“妈蛋,大嘴刘你个王八蛋,老子早晚弄死你,也不知道一条龙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正想着一条龙的事情,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难道说曹操,曹操就到?”心里一愣,随后我急忙掏出了手机,可惜不是一条龙的电话,而是安北的电话。
 
“喂,安北,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我问。
 
“已经查清楚了,命令胡建这么做的人是度平县的公安局长李子光。”安北说。
 
“有证据吗?”我问。
 
“有,胡建留了后手,他有一段电话录音,再加上我收拾了其他几条证据,完全可以形成证据链。”安北说。
 
“李子光这个人查清楚了吗?”我的目标不是什么李子光,而孔志高。
 
“查了,四年前,他从一个派出所长升到度平县公安局长,听说是攀上了孔志高的关系。”安北回答道。
 
“查出他和孔志高的联系了吗?”我问。
 
“没有查到。”安北说:“没有任何一点蛛丝马迹。”
 
听到他这一说,我心里一阵失望,办掉一个李子光,毛用没有一点,只有拿到孔志高确切的把柄,才能将其一击致命。
 
“没有查到就接着查,至于李子光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本来对安北抱有很大的期望,我这才容忍他的傲慢,最终竟然是一个这样的结果,这令我心里失望的同时,更多的是烦躁。
 
“李子光虽然和孔志高没有直接的联系,但是我偷偷调查了他最近三个月的通话记录,有一个发现。”安北并没有挂断电话,而是继续说道。
 
“什么发现?”我心里涌出一丝期待,希望他给我一个惊喜。
 
“李子光和海河集团的美女老总联系密切,海河集团在度平县有投资,是一个大型的广场,听说因为征地的事情,还闹出了不少的群体事件,不过都被度平县政府和公安局给镇/压了下去,李子光在其中出了不少的力。“安北说。
 
“这算什么消息。”我失望的说道。
 
“如果查下去的话,就可能是一桩权钱交易的反腐案。”安北说。
 
“反腐案,那是监察院和纪委的事情,你一个小小的分局刑警副队长有什么资格查。”我说。
 
“可以反映给检察院和市纪委。”安北说。
 
“有用吗?”我对其反问道。
 
安北保持了沉默,很显然,根本没用,孔志高在江城政法口根深蒂固,想查海河集团和度平县之间的猫腻,简直不可能。
 
“想想办法,从胡建身上打开突破口,这才是你当下的任务。”我对安北说道。
 
“胡建他们六个人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胡建是受到了李子光的命令,所以再查下去,也不可能有什么结果。”安北说。
 
听到安北这么说,我心里一阵郁闷,同时有点生气,妈蛋,花了那么大的力气,几乎快赶上刘备请诸葛亮了,最后竟然是这么一个结果,这让我十分的不满。
 
“我需要孔志高贪赃枉法的证据,权钱勾结的证据,对了,华城路坍塌事件,你也可以秘密调查,还有海河集团和孔志高之间的关系,也可以调查,总之,我需要证据。”我对安北说道,虽然尽量压着自己的火气,但是语气里对他的不满已经表露了出来。
 
我不需要什么狗屁过程,只需要一个能要挟和搬到孔志高的证据。
 
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正当我心里想着是不是自己太急了,不庆该这么对待安北的时候,他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我不是你养的手下,我是一名人民警察。”
 
“你……”我刚要对安北怒吼,不过最终只说了一个你字,便把后面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同时压住了心里的怒火。
 
“好,你既然是人民警察,那你告诉我,接下来你将怎么做?”我问。
 
“我会把事情向上汇报给市纪委和检察院,度平县公安局长李子光的事情由他们负责。”安北说。
 
“没你什么事了?”我问。
 
“胡建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至于是渎职还是其他罪名,都由检察院负责。”安北说。
 
“你大爷!”我听了他的话之后,实在忍不住了,说:“你还是去度平县公安局上班吧,不,你应该去派出所,就你这样还自称小福尔摩斯呢。”我骂道,随后准备挂断电话,在安北身上的投资,算是彻底失败了,他这种人怎和可能在官场上生存下去。
 
“抓到李子光,未必不能挖出孔志高,我已经尽力了,到了李子光这个层次,根本不是我能够查或者审。”出乎我的意料,安北竟然没有生气,而是十分平静的对我说道。
 
我想了一下,刚才可能自己有点气昏头了:“对不起,我不该骂人。”
 
安北没有说话。
 
我思考了片刻,说:“这样吧,你把李子光的事情,整理一下,给我,我来处理。”
 
“好!”安北这一次没有废话,直接说了一个好字,然后便挂断了电话,本来我还想再聊几句,听着手机里传来嘟嘟的电流声,让我心里有点郁闷。
 
第二天上午,安北找到了我,递过来一个文件袋,说:“里边有胡建的口供和他的电话录音,以及还有一些其他的旁证,足以定李子光的罪,至于上面如何处理,就不是我能左右。”
 
我打开文件袋看了一会,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实话安北还是做的不错,口供、证据非常的完整,有了这东西,完全可以马上拘捕李子光,只是如果李子光真得能咬出孔志高的话,估摸着孔志高会挺而走险。
 
“这事要好好想想,谋划一下,搞不好大有可为。”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没其他事情的话,我走了,还有,我已经申请去度平县公安局了。”安北冷冷的说道,说完之后,转身就走。
 
“喂,昨天骂人是我不对。”我追了上去,说:“别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去一个派出所也比留在东城分局舒心。”安北说。
 
“胡建的案子还没有结,你怎么也得有始有终吧。”我想了一下,开口说道,这是迂回的策略。
 
说实话,想一想,安北做的还是相当不错,文件袋里简直就是铁证,即便对方想反供都不可能,一般的人,还真做不到如此的滴水不漏,并且不到一个星期便拿下了胡建,这就说明了他的能力。
 
昨天可能因为看到了天运号游轮,再加上安北没有达到我内心的要求,所以才会发火,发完火就有点后悔了。
 
“胡建案我会负责到底,等结束之后,我会马上离开,即便去派出所,我也认了。”安北盯着我说道。
 
“喂,我们不是仇人吧,干嘛要这样。”我对着他的背影说道:“昨天的事情,我已经道歉了。”
 
“我讨厌高高在上的人,更讨好像你这种人,警察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不是你家里养的打手。”安北的情绪终于忍不住了,突然转头对我吼道。
 
“对对对,警察都神圣的,我错了,我道歉。”我说。
 
随后安北开始对我讨伐:“你以你是谁?凭着李书/记是你的前妻就可以耀武扬威了吗?就可以左右我们分局的人事任命吗?蛀虫,败类,就是因为你们这种人,才会把社会风气搞得一塌糊涂……”
 
我眨了眨眼睛,没想到看起来平时沉默寡言的安北这么能说,简直是滔滔不绝,愣是说了十几分钟,把我说的一无是处。
 
“说完了吗?”等他停口之后,我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安北反瞪了回来,没有说话。
 
“既然这样的话,你更应该留在东城分局了,等你坐上局长的位置,才可以消除你嘴里的这种不公平啊,你如果调到度平县的某个乡镇派出所,这辈子怕是都只能在抱怨之中度过了,只有留下来,往上爬,有了权力之后,才有机会和能力改变这种不公平,你说对不对?”我非常认真的对安北说道。
 
他绝对不笨,更不是一个没有思想的人,所以听完我的话之后,眨了一下眼睛,露出一丝不解的目光。
 
“你就把我当成一个台阶,等爬到高位置之后,再返过头来收拾我嘛。”我说。
 
“哼,别以为我不敢。”安北冷哼了一声。
 
“东城分局更需要你,留下吧,继续当你的刑警副队长,破几个大案,这才不辜负你一身所学,更不会辜负你身上的警服,去乡镇派出所,你觉得是一种不负责任吗?”我盯着安北,十分诚恳的说道。
 
他没有说话,显然是心动了,再说了,没有人愿意真的调到乡镇派出所。
 
“努力往上爬,只有坐上高位,才有能力解决你刚才说的问题。”我说。






第八百一十章 找门路
在安北身上花费了不少的精力,我可不想这种投资付诸东流,再说像安北这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固执性格,其实我内心深处还是十分的欣赏,再加上现在的社会,你他这种人实在太过于稀少,跟大熊猫差不多,所以我才尽力挽留。
 
安北脸上的表情急剧的变化,最后没有再提调走的事情,而是开口对我说道:“我不会成为你的狗腿子的。”说完,便十分生气的转头离开了,也不知道生我的气,还是生他自己的气,抑或是生这个社会的气。
 
看着负气而走的安北,我无奈的笑了笑,随后想了想,拨通了李洁的电话:“喂,媳妇,今天可以去民政局复婚吗?”我问。
 
“陪着省里来的调查组呢,等这事完了吧,应该二、三天就走了。”李洁急促的说道,估摸着现在她很忙。
 
“对了,还有一个事情,先别忙着挂电话。”我说。
 
“什么事,快说,那边领导等着我呢。”李洁催促道。
 
“胡建的事情查清楚了,他们是受度县公安局长李子光指使,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把资料递到郝弘文那里,接下来的事情就由他处理吧,我们是插不上手了,至于要查到那个程度,就看郝弘文的意思了。”我说。
 
“有证据吗?”李洁问。
 
“证据确凿,还有李子光的通话录音,总之李子光肯定是完蛋了,至于还能咬出谁来,就是检察院和市纪委的事情了,我们想插手也插不上。”我叹息了一声说道,其实按照我的意思,肯定想顺藤摸瓜,一步一步查下去,可惜仅仅一个县公安局的局长,安北就没有资格查了,更何况十有八/九还有欠牵进来更大的官。
 
“嗯,我知道了,晚上回去你把资料给我,明天我去给郝书/记吧。”李洁说。
 
“行吧!”我应了一声,随后对她嘱咐道:“在外边要守妇道,今天晚上别再喝酒了。
 
“去你的,挂了。”李洁说道,随后挂断了电话。
 
“呵呵!”我呵呵一笑,把手机收了起来,胡建的事情到此为止了,自己毕竟不是体制内的人,更没有实权,到了局长和县委书/记那个层次,根本没有调查的权力。
 
“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一条龙,他能挖个大坑把大嘴刘给埋了。”我在心里暗叹了一声。
 
几分钟之后,我已经把胡建和大嘴刘的事情忘到了脑后,因为现在面临着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周忆雪和顾芊儿要去瑞士滑雪,而刘静却要吵着买房子,两方面加起来的花费至少在一百五十万左右,而自己现在根本没有那么多钱。
 
“妈蛋,怎么办?”我眉头紧锁,在心里暗暗想道。
 
思来想去,想得脑袋痛,也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不知不觉,我开车来到了华城路,此时这里的工地已经停工了,看着眼前的工地,我心里一阵眼红,如果说当下什么事情最赚钱,非房地产莫属,并且还不需要担心,这是光明正大的抢老百姓的地,然后盖了房子再高价卖给老百姓,地产商个个腰缠万贯,官员们也吃得膘满肉肥。
 
“妈蛋,李洁是东城区的区委书记,华城路既然改造了,这里可是跟东城区交界,靠近东城区这一侧的土地,是不是价钱也要翻上几倍?”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眼前一亮,有一个发财之计,不过下一秒,便泄了气,因为即便看到了机会,手里却没有钱啊,买地皮的钱,动辄就要上亿,而我现在口袋里连一百万都没有。
 
“不行,机会就在眼前,毒,老子不沾,赌,被大嘴刘摘了桃子,那老子不干正大光明的事情——房地产。”我在心里吼道。
 
“可是没有钱怎么办?”我眉头紧锁,在心里暗暗想道。
 
“太祖说过,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站在华城路,看着眼前的巨大工地,我足足站了半个小时,然后脑海之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空手套白狼。
 
没有钱,只能空手套白狼。
 
“怎么套呢?”我眨了一下眼睛,发现整个华城路,大部分都是工地,但还有一小块地方被圈了起来,里边长满了杂草。并没有人在这块地上施工。
 
“咦?这是怎么会事?”我心里一阵疑惑,以前整个华城路的地皮全部被赵四海买了下来,赵四海死了之后,海河集团接守这块由政府主导的改造工程,可是为什么还剩下一块地皮呢?
 
“奇怪!”我在心里觉得奇怪,本想打电话给李洁问问是什么情况,不过最终放弃了,她现肯定很忙,等晚上再说吧。
 
当天晚上,李洁倒是很早就回来了,不过却是一脸的疲惫,看起来陪着领导是一件非常累的事情。
 
“媳妇,辛苦了,我给你按摩一下吧。”我说。
 
李洁自己揉着肩膀,听我这样说,于是扭头看了一眼,说:”还不快点。“
 
“尊令!”我笑着说道,随后站到李洁的身后,开始轻轻的给她按着肩膀,一边按一边说:“媳妇,今天我去华城路看了,好像还有一块空地啊,那是怎么会事?都长满了草。”我问。
 
“那块地啊,是华城路的中心地段,我听说当时赵四海倒了之后,政府是准备一块卖给海河集团的,可惜最后还像出了一点麻烦,最终便不了了之,现在这块地还在市政府的手里。“李洁说。
 
“出了什么麻烦?”我十分好奇的问道。
 
“听说是郝弘文的儿子郝承智看上了这块地,想先以极低的价格从市政府手里买到,然后再以高价卖给海河集团。”李洁说。
 
“郝承智疯了,他爹是市委书/记,真得以为在江城呆以一手撑天吗?干部子女光明正大参与土地交易,自寻死路。”我说。
 
“其中的内情,我也不是太清楚,只是房间传言,最终事情僵持了下来,地既没卖给海河集团,也没有卖给郝弘文,最终便闲置了,省里各大地产商都盯着这块肥肉呢。”李洁说。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纠结在这个问题,而开口对李洁说道:“媳妇,华城路紧挨着东城区,等华城路改造完了,东城区这边的地皮差不多要翻两倍吧。”
 
“翻两倍?现在已经翻了三倍,估摸着等华城路的改造完成之后,东城区紧临的地方,房介要翻五倍以上。”李洁十分认真的说道。
 
“这么贵。”我露出惊讶的表情。
 
“嗯!房地产这块肥肉,盯着的人太多了,早就有人想买东城区这边的地皮了,我也一直在谈。“李洁说。
 
听李洁这样说,我眨了一下眼睛,说:“媳妇,给我弄块地皮呗。”
 
“呃?”李洁本来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听了我的话之后,瞬间坐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媳妇,怎么了?”我问。
 
“王浩,你有钱吗?知道现在紧临华城路的地皮要多少钱吗?”李洁问。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
 
“我们区政府一共划出三块地皮,并且基本上已经跟住户签订了搬迁协议,最小的一块地皮,我们区政府的报价都在一亿以上,你有钱吗?再说即便你买了,你有钱开发吗?”李洁盯着我问道。
 
“低价买,高价卖呗。”我小声的说道。
 
“不行,除非我这个区委书/记不想干了,现在反腐高压之下,我敢这么做,就是顶雷。”李洁断然拒绝了我的请求。
 
“就不能通融一下?”我问。
 
“不能!”李洁摇了摇头。
 
“真是冷血。”我开玩笑说道。
 
“王浩,如果你还想让我在官场混的话,就不要打这种注意,再说了,东城区也不是我一个人说得算。”李洁盯着我十分认真的说道。
 
“好,我知道,不提这件事情了。”我说。
 
当天晚上,我再也没有提地皮的事情,不过脑子里却没有断了这个念想,上/床之后,我想跟李洁亲热一下,可惜她太累了,推开了我,然后很快睡着了。
 
“钱啊钱。”我叹息了一声,双眼微眯,心中暗道:“既然东城区就边不能给李洁惹麻烦,那么华城路上的那块中心地段的地皮,我是否能搞到手?”
 
想到将这块地皮搞到手,需要两个条件,第一,钱;第二,就是人脉。
 
钱,我没有,但是别人有啊;人脉嘛,既然郝弘文留下了这块地皮,那肯定是想给他自己弄点好处,或者给孔志高支持的海河集团找点麻烦,不管那种情况,我都可以试一试。
 
“对,明天先找一找一条龙,他有钱,并且还都是黑钱,如果能搞个地产公司把黑钱洗成白钱,我想他不会拒绝。”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决定明天约一条龙去华城路走走。
 
第二天,李洁仍然一早就上班去了,这几天,她天天要陪着省里下来的调查组调查华城路工地事故,我仍然九点多才起床,吃完早饭之后,便开车离开了。
 
路上给一条龙打了一个电话:“喂,叔,有事找你,出来聊聊呗。”
 
“好,正好我也有事跟你说。”一条龙说。
 
“十点半,华城路见。”我说。
 
“华城路?”一条龙疑惑的嘀咕了一声,随后挂断了电话。
 
十点半钟,我的车子准时停在了华城路上,下车之后,发现一条龙还没有出现,于是我只好在路边点了一根烟,慢慢的抽着,同时朝着不远处的工地看去。
 
稍倾,一辆低调的奥迪车停在了我的面前,一条龙从车子里边走了下来:“选这么一个地方,让我吃土吗?”一条龙看到在工地旁边,不由的皱着眉头说道。
 
“叔,你说这个华城的改造工程,海河集团能赚多少钱?”我看着不远处的工地,开口对一条龙询问道。
 
“几个亿吧。”一条龙回答道。
 
“你一年能赚几个亿吗?”我扭头盯着一条龙问道。
 
一条龙的嘴角抽动了一下,目光有点阴冷的盯着我问道:“小子,不该问的别多问。
 
”叔,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说,这种光明正大的工程,都这么赚钱,你现在何必干提着脑袋的事情呢?“我对一条龙说道。
 
”哼,你以为我想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总该听说过吗?“一条龙冷哼了一声,说道。
 
我没有出声,只是点了点头,因为这句话,我也有深深的体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