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805 806 807 回 结婚

 
第八百零五章   结婚
陶小军解释了一大堆的专业名词,最后我算是听明白了,中国传统武术竟然包含着武术和引导术两种东西,武术就是用来杀人,用最快最的简单的方法将敌人杀死,而引导术却是一种身体的自我锻炼,用来增强体质,增加寿命,像我练的易筋经也算一种引导术,因为练了之后,筋骨会强壮,身体焕发生机,拳经云,筯长一寸,寿增十年。
 
练习易筋经,并不能用来打人,只能增加筋骨之力,而只要筋骨之力强大了,再练习杀人的技巧就非常容易了,引导术和武术相辅相成。
 
而陶小军所练的胎息术,就是一种追溯本源的功法,模仿婴儿在母亲体内时的情况,让自己的寿命得到延缓,反正我也没有太听懂,总之大体好像就是这么会事。
 
八十年代酒吧,今夜聚集了不少的人,大家聚在一起,自然要喝酒,特别是我,被灌了不少的酒,至于陶小军,早已经被灌醉了。
 
凌晨一点钟,我挥了挥手,大声的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散了。”
 
三条、狗子、柱子等人陆续了离开了,我把宁勇叫到身边,将喝得酩酊大醉的陶小军交给他,说:“照顾好小军,可不能再出事了。”
 
“放心吧!”宁勇点了点头,带着陶小军离开了。
 
“我没醉,我自己走。”陶小军嚷道,随后我看到宁勇放开了他,下一秒,扑通一声,他便一头摔趴在地上。
 
“要不要扶?”宁勇盯着趴在地上陶小军问道。
 
“你大爷,从小就欺负我,很好玩是不是?”陶小军嚷道。
 
“骂人,该打。”宁勇举起大手朝着陶小军的脑袋就是一下,看着好像用劲很大,我都觉得脑袋痛。
 
打完之后,提溜起陶小军走出了八十年代酒吧:“放开我,你个混蛋,从小就打我,练出化劲很牛逼吗?信不信我找师父凭理去。”陶小军的声音传了回来,让我莞尔一笑,他们师兄弟两人,平时看起来并没有太多的话说,现在看来,表面真不可信,陶小军和宁勇的关系绝对非常好,像是亲兄弟一般。
 
我最后一个走出八十年代酒吧,喝了不少的酒,本来想着找个代驾,没有想到李洁亲自来了,此时正在酒吧外边等我。
 
“媳妇,你怎么来了。”我非常的意外,竟然在酒吧门口见到了李洁。
 
“上车!”李洁看了我一眼,打开车门说道。
 
“呃?好!”我愣了一下,钻进了车里,嬉皮笑脸的说道:“媳妇亲自来当司机,真是幸福啊。”
 
李洁没有说话,坐到驾驶的位置,发动车子,缓缓的离开了八十年代酒吧:“以后不准再喝这么多酒,还有十一点之前,必须回家,这是规矩。”
 
“媳妇,小军回来了,并且还苏醒了,这么高兴的事情,当然要庆祝一下了。”我说。
 
“今天就算了,我说是以后。”李洁说。
 
“想管我?拿本本来。”我盯着李洁说道,虽然感觉脑袋晕晕的,其实内心非常的清醒,喝过酒的人都明白这种感觉,除非真得喝多了,像陶小军酩酊大醉那种,才会什么都记不得。
 
“明天我们去民政局。”李洁平静的说道。
 
“啊!媳妇,你想通了,太好了。”我说。
 
“王浩,你先别高兴,这一次我可是认真的,上一次,我们两人的结合有太多的功利性,我花钱拿你当挡箭牌,你何尝不是有自己的目的,而这一次,不一样,我们的结合是纯粹的,没有一丝其他因素的影响,所以,以前你的荒唐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只属于我一个人,明白吗?”李洁一边开车一边开口对我说道。
 
“要不要先给我盖个章,说明是你的私有财产。”我将脸伸到了李洁的嘴边,色色的说道。
 
“正经点。”李洁扭头瞪了我一眼,好像有点生气。
 
“我很正经啊。”我说。
 
“邓思萱在三亚就不要让她回来了。”李洁说。
 
“啊!”我轻呼了一声。心里有点不高兴。
 
“我每年可以陪你一块去看他们娘俩一次,如果邓思萱想嫁人的话,我们可以把孩子接回来。”李洁淡淡的说道,看起来他对邓思萱的事情早就想好了。
 
我心里有点郁闷,以前李洁说过不在乎,现在为什么又变成了这样,于是我便不开口说话了。
 
“不管你同不同意,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我不可能跟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这是对你负责,也是对我们未来的孩子负责。”李洁瞥了我一眼,说道。
 
我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出声,不过心里却并不同意,甚至于要不要跟李洁结婚,我都产生了怀疑。
 
“苏梦的事情早已经说清楚了,我希望你不要再去打扰她的生活,这是为你好,也是为她好,更是为了我们三个人好。”李洁说。
 
我撇了撇嘴,继续保持沉默,再也没有心情开玩笑了。
 
“雨灵去了英国,现在一切都好,希望你不要私底下跟她联系,现在小姨陪着她,你如果跟她联系的话,小姨肯定知道,那么我也会知道。”李洁说。
 
我在心里反击道:“老子连雨灵在那个学校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她最新的手机号码,怎么跟她联系,都防贼似的防着我,妈蛋。”不过这些话并没有说出口。
 
“顾芊儿,上一次我希望是最后一次,还有两条家规,第一,每天晚上十一点钟之前,必须回家;第二,如果有急事回不了家的话,必须提前打电话通知我,能做到吗?”李洁问道。
 
“能吧。”我思考了片刻,十分不情愿的说道,心里想着先复婚再说,以后慢慢想办法。
 
“结婚之后,我就准备备孕了,所以你最好遵守我刚才说的话。”李洁扭头看了我一眼,说道。
 
“啊,备孕?不用这么急吧。”我说。
 
“过完年我三十二岁了,已经是高龄产妇了,不能再拖了。”李洁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也想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你现在是区委书/记,生孩子会不会影响工作?”我问。
 
“怀孕之后,我准备申请调动工作。”李洁回答道,看样子她早就想好了。
 
“你真要当家庭妇女?”我瞪大了眼睛问道,心里非常的郁闷,我的计划可是让李洁当江城的第一任女市长,甚至于是第一任的女市委书/记,她竟然要调动工作生孩子。
 
“我说了,我想要个孩子。”李洁的声音很坚定,没有一丝回旋的徐地。
 
本来我还想再说点什么,听到她坚定的语气之后,果断放弃了,一时间之间,车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气氛随之变得凝重起来,有点让人不舒服。
 
而正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铃铃铃……
 
我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宋佳的来电,于是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估摸着她已经发现鉴定是假的,上当受骗了,下一秒,我按下了接听键:”喂,宋佳,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我说。
 
“王浩,你个混蛋。”电话另一端传来宋佳气急败坏的声音。
 
“宋佳,你几个小时之前不是说我们还是朋友吗?你怎么能骂人呢。”我用非常无辜的声音对其说道。
 
“朋友你妹,王浩,你个卑鄙小人。”宋佳继续在电话里对我骂道,不过她越是骂得厉害,我心里越是高兴,这说明她生气,是真得生气了。
 
“粗俗,一个女孩子这么粗俗,难怪现在还没有嫁人。”我开始打击宋佳,她也是一名圣斗士。
 
第八百零六章 生气
我的话还像不但惹怒了电话另一端的宋佳,也让正在开车的李洁不由的扭头望来,我很想解释一下,刚才的话并不是针对她,可惜李洁根本没有给我这个机会,直接冷哼了一声,把头又扭了回去,不再理我。
 
“王浩,你就是一个卑鄙小人,无耻不要脸……”电话另一端的宋佳破口大骂,我以前还真不知道宋佳竟然可以像泼妇般的骂街。
 
“一个美女总裁竟然像一个泼妇一般的骂街,看来从小生活的环境很重要啊,你的老家我去过,民风虽然淳朴,但是国骂也很普及。”我不温不火的说道。
 
宋佳可能也骂累了,不再吼叫了,而是突然冷哼一声,说:“王浩,别以为把陶小军接走就没事了,他可是涉嫌谋杀,通缉令明天就会发出,他这辈子只能生活在黑暗之中,哼!”
 
“谋杀?你说谋杀就是谋杀吗?证据呢?别以为在江城,孔志高可以一手遮天,他上面还有郝弘文,还有省委省政府,能管他的人多了。”我说。
 
“哼,王浩,在江城,我爸虽然不能一手遮天,但是在陶小军这件事情上,就算是走正常程序,都要把他缉拿归案,这件事情谁说话都不好使,对了,你最好告诉陶小军,抓他的时候不要反抗,不然的话,很可能被当场击毙。”宋佳冷冷的说道。
 
听了宋佳的话,我双眼微眯,心里涌出一丝怒火,不过表面上并没有露出来,因为如果让宋佳知道我生气了,她只会高兴,这是一种内在的斗法,谁生气谁就输了,就像刚才宋佳泼妇骂街那样,其实已经落了下乘。
 
“宋佳,我有句忠告,你想不想听。”我说。
 
“哼!”她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中国有一句谚语,叫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你爸一个老头子,今年不退休,明年也会退休,难道你当女儿的不为他退休之后的生活想一想,同时也为你自己想一想,我的手段你应该也略知一二,赵四海怎么样?江城首富,动一动脚,江城政商界和黑白两道都要颤三颤的人物,遇到我又怎么样,灰飞烟灭,连老婆孩子都没有保住,就连他大哥,即便在坐牢也没有逃脱,最终变成了植物人,宋佳,好好想想吧。”我淡淡的说道,随后没有等到她说话,便挂断了电话。
 
“谁的电话?”李洁瞥了我一眼,询问道。
 
“海河集团的宋佳。”我回答道。
 
“美女总裁,王浩,你还真有女人缘。”李洁说,我在她的语气之中嗅到一丝火药的味道。
 
“什么女人缘,她是孔志高的私生女,海河集团就是孔志高这几年贪污受贿发展起来的,刚才我从她的手里把陶小军接了出来,发现上当之后,打电话过来骂我。”我马上开口对李洁解释道。
 
“宋佳是孔志高的私生女?海河集团的幕后老板是孔志高?”李洁扭头瞪大了眼睛对我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
 
“真的?”李洁有点不相信。
 
“千真万确,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骗你,去年我专门去过宋佳的家乡,还有她母亲的家乡,她母亲当年是七里八乡有名的美女,当时孔志高正在那里当一个小官,两人就好上了。”我把当年调查关天宋佳的母亲和孔志高的事情大体讲了一下。
 
“王浩,即便你知道这种秘密,为什么孔志高还敢扣押陶小军?”李洁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我问道。
 
“哼,别说这种秘密,就是孔志高贪污受贿的证据我以前都掌握,可惜当时一时心软,放了他们父女两人一码,本来希望得到回报,可惜父女两人都是白眼狼,转头就把我给卖了,并且通过一年多的暗中运作,早就把所有的证据给摸掉了,我现在说宋佳是孔志高的私生女,海河集团的幕后老板是孔志高,根本没有人会相信。”我耸了耸肩膀说道。
 
“那你今天晚上是如何把陶小军给弄了出来。”李洁问。
 
“呵呵!”我得意的一笑,说:“孔志高和宋佳在我面前坐贼心虚,一直想要借他人的手干掉我,这样他们父女两人的秘密将永远没有其他人知道,于是我就利用了他们这种心理,伪造了一份DNA鉴定书,说是早就预留的后手。”
 
“小聪明!”本来以为李洁会表扬我,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这样说,瞬间我心里感觉受到了一万吨的暴击。
 
“万吨暴击,宝宝瞬间感觉人生都充满了灰暗。”我一脸委屈的说道。
 
李洁没有因为我的卖萌而露出笑脸,反而表情十分严峻的盯着我说道:“王浩,你到底有多少秘密我不知道?”
 
“啊!”我有点跟不上李洁的思维,感觉男人和女人完全就是两种思维方式。
 
“啊什么,复婚之后,以后你所有的事情必须告诉我,我有知情权。”李洁非常严肃的对我说道。
 
“我还有隐私权呢。”我小声嘀咕了一句。
 
“什么?”李洁瞪了我一眼。
 
“呃?没什么,我那有什么秘密,当时不告诉你这件事情,其实完全是为了你好,知道这种秘密,多多少少会有点危险。”我解释道。
 
“有危险我也愿意跟你一块承受,但前提是,你必须对我没有隐瞒,婚姻不需要谎言和欺骗,需要真诚才能白头到老。”李洁说。
 
“纸上谈兵,好像对婚姻很有研究似的。”我撇了撇嘴,在心里暗自腹诽道,不过表面上当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应付了过去。
 
回到金沙湾别墅之后,李洁早早的回了房间,我洗漱完了,并没有急着上楼,而是点了一根烟,在一楼客厅慢慢的抽了起来。
 
李洁刚才提出的各种条件把我吓着了,这还没有正式结婚就已经这样了,等正式成为了夫妻,并且有了孩子之后,还不知道如何变本加厉呢:“唉,这女人结婚前看着都挺好,结婚后,估摸着都一个样,整天说男人想占有女人,我看说成女人想控制改造男人更加的确切。”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产生了一丝婚前恐惧症。
 
稍倾,我抽完烟,朝着二楼卧室走去。卧室里开着床头灯,李洁并没有睡,而是正在看一份文件,眉黛微皱,不知道遇到了什么难题。
 
“怎么了?”我上/床之后,看着她询问道。
 
“今天华城路发生了特大安全事故,引起了省委的注意,派了工作组下来,华城街属于霞山区,本来这种事情没有我们东城区的事,可是郝书/记今天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说了一通话,然后让我明天全程陪同调查组的调查。”李洁把事情简单的跟我讲了一遍。
 
“霞山区的区委书/记是姚启吧。”我说。
 
“对,当时不是你把他从南城区调到了霞山区吗?现在市委常/委还没有当上,就碰到了这种事情,还真是倒霉。”李洁说。
 
“他这是罪有应得,在南城区这么多年,屁事没干出一点,却养出姚二麻子这种巨大的社会团伙。”我说。
 
“王浩,照你的说话,我在东城区还不是培养了你们忠义堂这个团伙。”李洁给了我一个白眼,我发现今天晚上她处处跟我对着干。
 
“喂,媳妇,我看你今天晚上屁股痒了,是不是想被打屁股。”我不怀好意的盯着李洁,然后开始脱她的睡裙。
 
“别闹,说正事呢,今天没心情。”李洁拒绝了我的要求。
 
心里这个郁闷啊:“喂,我们明天就复婚了,做为老婆有义务满足老公的需要。”我说。
 
“今晚不是还没有复婚吗?现在当然没有这个义务了。”李洁俏皮的说道。
 
“你……”我心里生气归生气,但是也不能真得对李洁用强,上一次用强那是感情到了一个爆炸点,一次两次还行,经常用就不行了,所以看样子今天晚上只能忍耐了。
 
“帮我分析分析,郝弘文到底是什么意思?”李洁对我问道。
 
“哼,你刚才在车里不是说我小聪明吗?我这种只会耍小聪明的人,根本分析不了你的事情。”我撇了撇嘴说道。
 
“小肚鸡肠,男人什么都可以没有,但是不能没有雅量,一个没有雅量的男人,一个跟女人斤斤计较的男人……”
 
李洁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便马上开口打断了:“行行行,别说了,我分析,我分析还不知嘛,再说下去,我真变成一个小肚鸡肠的男人了。”我说。
 
“咯咯!”李洁终于笑了起来,然后得意的看了我一眼,像一只骄傲的金丝雀。
 
“郝弘文是周志国的人,周志国在省里也不是没有政治对手,双周听说过吧?”我对李洁说道。
 
“嗯,周安民和周志国嘛,两个人争省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看来周志国更胜一筹。”李洁说。
 
“根据我的消息,孔志高八成投靠了周安民,而姚启又和孔志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于可以这么说,姚启是孔志高的得力手下,华城路出现了重大事故,姚启做为霞山区一把手,肯定要承担责任,至一这个责任是大是小,就看省里工作组的结论了。”我慢慢的思考着,同时一边思考一边开口对李洁说道。
 
这种事情对于外人来说肯定很难分析,但是对于局内人来说,不难,只要抽丝剥茧,找到最根本的原因之后,就能慢慢找出郝弘文的真实目的。
 
“王浩,你是说郝书/记让我陪同调查组是为了对付姚启?”李洁盯着我问道。
 
“不是为了对付姚启,姚启就是一个小人物,郝弘文为了对付孔志高,毕竟孔志高在江城根深蒂固,好多重要岗位的领导都是他提拔起来的,郝弘文虽然是市委书/记,但是想展开工作,还是有点困难,上有政府,下有对策的事情应该时有发生。“我说。
 
“倒是有听说。”李洁点了点头,她在官场快十年了,自然明白其中的内幕。
 
“至于周志国嘛,只要一天没有真正当上省长,他就要严防死守周安民的攻击,同时有机会绝对不会放过反击,而现在华城路特大事故就是双方彼此之间的较力。”我说。
 
“叫你这样一说,郝弘文给我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好差事,这是完全把孔志高、姚启等人往死里得罪啊。”李洁说。
 
“政治斗争有时候也很残酷。”我说。
 
第八百零七章 分析
李洁没有说话,过了大约半分钟,才开口对我问道:“我是不是没得选择。”
 
“媳妇,你要明白,在这个社会上,不管你是当官、经商、上班等等,总之做任何事情,墙头草永远都不可能受到重用,也不可能成大事。”我非常认真的对李洁说道。
 
“我知道,可是……”
 
李洁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我打断了,我能够猜到她此时内心的想法:“媳妇,不得罪人是不可能了,再说我们已经没有了选择,实话告诉你吧,我和周志国有联系,我这么多次死里逃生,都是因为身后有周志国,同时这几次的危险,也是因为周志国,至于为什么,你不要问。”我看着李洁的眼睛严肃的说道。
 
“啊!”李洁轻呼了一声,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十几秒钟,最终叹息了一声,说道:“唉,王浩,你心里到底藏了多少秘密,还有,你……当年你就是一个失魂落魄的小人物,在江城都没有了容身之地,现在却让我都看不透了,这……这太不可思议了。”李洁的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三年完全可以改变一个人,如果你知道我这三年经历了什么,也许就不会这么说了。”我对李洁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这三年的时间,自己经历了多少次的危险,多少次在鬼门关前徘徊,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刚开始的时候,我吓得要死,渐渐的变成麻木,到现在已经不能说看破生死,但是绝对可以做到面对死亡而面不改色,有了这么一份心态,做任何事情都感觉上了一个档次,变得游刃有余了,再加上运气不错,才有了今天的我。
 
“看来明天我需要尽量把姚启牵扯进来啦。”稍倾,李洁把话题重新拉回到了调查组的这件事情上来。
 
“嗯,搞不好还真有猫腻呢,华城路这么一大块肥肉,本来被赵四海吞了,我搞掉了赵四海,这块肥肉到了海河集团的嘴里,正好姚启又调到了霞山区,里边到底还藏着什么秘密,没有人知道。”我对李洁说道。
 
“嗯,那就仔细查一查。”李洁点了点头,看来是拿定了主意。
 
“媳妇,不管查到什么,在告诉调查组之前,一定要先跟我打个招呼。”我说。
 
“为什么,既然已经撕破脸皮了,我知道怎么做。”李洁说。
 
“你不知道。”我说。
 
“王浩,你什么意思?”李洁瞪了我一眼,说道:“好歹我在官场混了也快十年了,刚才只是拿不定注意,轮对官场的了解,你还不如我呢。”此时的李洁倒是像一只小鸡,一副斗志昂扬的模样。
 
“媳妇,上面有时候会妥协,根本不会管下面人的利益,有时候下面忙得死去活来搞到的证据,也许上面的两个人喝个茶就谈妥了,说白了,我们现在都是棋子,而下棋的人是周志国,再往大了说,周志国也是棋子,至于他们那个层次下棋的人是谁,我就不知道了。”我非常认真的对李洁说道。
 
“这我懂,但是先告诉你,又能怎么样?”李洁问。
 
“利益最大化,不到最后一步都不要捅出去,可以先跟对方谈谈条件嘛,先礼后兵,不然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不划算。”我说。
 
李洁思考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说:“好吧!”
 
啪嗒!
 
几分钟之后,李洁关了床头灯,说:“睡觉!好困!”
 
“媳妇,我有点不舒服。”
 
“不要碰我,痒,你讨厌!把手拿开。”
 
“叫声老公。”我说。
 
“不叫,你走开,我要睡觉。”
 
……
 
黑暗的房间里,传出我和李洁的声音,充满了暧昧的味道,可惜当天晚上我并没有得逞,最终只能过过手瘾,李洁愣是没有让我碰她,闹腾了一会,她便睡了过去,看起来她真是忙坏了,累得不轻。
 
第二天一早,当我醒来的时候,李洁已经上班去了,想想当官确实非常的风光,但是背后的付出和精神层面的压力便没有人知道了。
 
我起床洗漱,穿上最好的西装,又专门去理发店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精神抖擞的去了东城区政府,可惜说好了,下午三点钟去民政局等级,李洁竟然还在陪省里下来的领导,我打了几个电话,终于接通了。
 
“喂,媳妇,都三点半了,今天不是说去登记复婚吗?”电话接通之后,我立刻开口说道。
 
“王浩,今天恐怕是不行了,我要陪着调查组,晚上还有欢迎宴,酒肯定要喝,这样吧,晚上十点钟,你去假日大酒店接我。”李洁小声的说道,估摸着她现在旁边就是调查组的人。
 
“结婚这种大事能拖嘛,半个小时就搞定了,跟领导说一声嘛。“我说。
 
“不行,今天真得不行,这一次下来的工作组有点不一样。”李洁说。
 
“怎么不一样?跟我们昨晚分析的不一样吗?”我疑惑的问道,一个省里的调查组,要么是周志国的人,要么是周安民的人,要么两边都有人,还能有第四种情况?
 
“调查组一共四个人,其中两个人来自于中央巡检组。”李洁小声的说道。
 
“呃?这样啊。”我愣了一下,这种情况还真是出乎我的预料。
 
“不说了,挂了,晚上十点钟记着去接我。”李洁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撇了撇嘴,心里有点郁闷,因为晚上李洁肯定会陪上面下来的人喝酒,想想都让我来气:“妈蛋!”
 
李洁没时间,我一下子无所事事起来,安北那边我打电话过去也没用,他这小子非常的傲气,现在只希望能对得起他的这份傲气,真给我查出一点东西,现在虽然知道孔志高的一切秘密,我却没有一点实质的证据,而孔志高虽然一直没有出面,跟我接触都是由宋佳代替,但是我心里知道,孔志高恨不得弄死我,然后他和宋佳便安全了。
 
“一条龙那边不知道怎么样了?让没让出毒/品市场?让出了几成?能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让人不感到突兀,从而让大嘴刘不知不觉的进入圈套?”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非常想给一条龙打个电话,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有打,安北都不听我的,更何况一条龙了。
 
“妈蛋,这两件事情就听天由命吧,反正现在孔志高也奈何不了老子。”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不再去想这两件事情,至于大嘴刘的欠条和赌场的生气,也只能暂时把怒火给咽下去。
 
闲着无事,我开车去了苏梦的福利院,没想到却在这里碰到了宁勇,这才记起来,宁勇还担任着福利院的武术教练。其实这是我的建议,跟苏梦说是为了锻炼孩子们的身体和意志,强身健体嘛,则实有我自己的打算,这个福利院就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后备军。
 
估摸着以苏梦的智商当然能想到我的小算盘,不过最终他还是答应了。
 
“宁勇,这里有没有好苗子?”我走到宁勇身边,小声的对他询问道,同时眼睛盯着操场上几十名正在打拳的孩子。
 
“苏院长说了,让你不要打这些孩子的主意,她不想他们走黑/道。”宁勇说。
 
“什么黑/道,我们走的是白道,光明正大的道路。”我说。
 
宁勇撇了撇嘴,没有说话,继续教孩子们打拳。
 
我看了一会,随后朝着院长办公室走去,已经好久没见苏梦了,马上要跟李洁登记复婚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非常想见一见苏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