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802 803 804 回 恳求

第八百零二章 谈判
“王浩,你少装算,你想怎么样?”宋佳冷冰冰的说道。
 
“宋佳,这话应该我问你们爷俩吧,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我对她反问道。
 
“王浩,我爸是身不由己,我们海河集团和大嘴刘合作更是迫不得已。”宋佳说。
 
“哦?是吗?”我心里一阵冷笑。
 
“电话里不好说,有没有兴趣出来喝一杯?”宋佳说。
 
“当然有兴趣,这样吧,我在八十年代酒吧等你。”我说。
 
小心驶得万年船,孔志高和宋佳父女两人的秘密我知道不少,万一他们挺而走险的话,所以必须小心一点,我将地点约在了鞍山路的八十年代酒吧。
 
“堂堂的浩哥,怎么好像胆子变小了,呵呵!”宋佳笑着说道。
 
“主要是你的人品我不相信,来不来,不来就别废话。”我声音变得冰冷,不是为了陶小军的事情,根本不会跟宋佳见面。
 
“哼!等我半个小时。”宋佳冷哼了一声,开口说道,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其实,本来这件事情不用如此的麻烦,我已经把孔志高贪污受贿的证据给了周志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上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搞到最后他和姓陈的讲和了,达成了某种协议,孔志高的事情便不了了之。
 
周志国和姓陈的达成了妥协,在我大幅度退步之后,跟大嘴刘也暂时达成了和解,现在唯一卡在孔志高这里,他站在道德制高点控制着陶小军,于情于理没人能说他的不对,也没人能要求他释放陶小军,毕竟陶小军潜进陆晶家开枪打伤人的事实还是比较清楚。
 
我开车离开了金沙湾别墅小区,在出门之前,先给宁勇打了一个电话:“喂,宁勇,马上去八十年代酒吧等着,我一会就到,有事。”我说。
 
“嗯!”宁勇应了一声,没有说别的废话。
 
二十分钟之后,我开车来到了鞍山路的八十年代酒吧,跟宁勇汇合之后,我让他坐在离我大约五米之外的地方,而我独自一个人坐在吧台上,慢慢的喝着啤酒。
 
大约不到十分钟,宋佳带着两名保镖走进了酒吧,我朝着她招了招手,只见她让两名保镖坐在一边,独自走到了吧台。
 
“王浩,你可能真的误会了。”她说。
 
“喝一个。”我端起了啤酒,盯着她说道。
 
宋佳眨了一下眼睛,然后跟我碰了一个酒杯,喝了一大口,然后继续说道:“王浩,你知道大嘴刘背后的人是谁吗?我爸和我都是身不由己。”
 
“谁啊?大嘴刘一个小混混,他能有什么后台?”我故意这样说,其实大嘴刘的后台我早就知道。
 
“省里政法委的陈书/记,以前我办的顶头上司,你说,他打电话过来了,我爸能不帮忙吗?所以都是身不由己,你可千万别记恨我爸。”宋佳苦口婆心的对我说道。
 
我心里一阵冷笑,如果在跟大嘴刘讲和之前,宋佳这样说,我还能相信,可是现在,大嘴刘都不计较了,陆晶也死了,孔志高还是扣押着陶小军,不让任何人见他,这说明什么?说明孔志高不死心,想从陶小军嘴里打开突破口,最终的目的就是我。
 
“我和大嘴刘已经讲和了,那么是不是不要再看押陶小军了呢?”我扭头盯着宋佳说道。
 
“陶小军的事情很麻烦,毕竟……”
 
宋佳开始说理由,不过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我打断了:“宋佳,我就问你一句话,陶小军是放?还是不放?”我盯着她的眼睛问道,至于说理由,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当年的岳飞还被莫须有的罪名给杀死了呢。
 
“如果不放,你是不是准备跟我爸撕破脸?”宋佳反问道。
 
“不是我想撕破脸,而是你爸根本就不顾我们以前的交情。”我冷冷的说道。
 
“王浩,你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和我爸的关系,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他跟海河集团有任何的关系。”宋佳盯着我说道。
 
我看着宋佳,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王浩,我再给你看一样东西。”宋佳说。
 
“什么东西?”我有点好奇。
 
只见宋佳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递到了我的面前,我眼睛眨了一下,朝着她看一眼,随后接过了文件袋,打开之后,发现竟然是我给周志国的复印件,里边都是当年孔志高贪污受贿的证据。
 
“你把当年的证据复印件交到省里,可惜现在这份复印件又转到了我爸的手里,知道是谁转的吗?”宋佳再次开口对我说道。
 
“陈书/记?”我说。
 
“你知道就好,王浩,我是看在我们以前的交情上,这才来跟你谈,陈书/记多大的能量,我想你应该知道,他想要弄你,就是分分钟的事情,还有你想告我爸,实话告诉你吧,除非有铁一般的证据,不然的话,根本没用,对了,这份复印件根本就是垃圾了,如果里边的事情你能查实一件,我宋佳的名字倒过来写。”宋佳一脸得意的对我说道。
 
“呃?”我愣了一下。
 
“王浩,实话告诉你吧,自从你得到证据之后,我就开始处理当年留下的痕迹,早就处理干净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这里边的东西都是造谣,你根本查实不了。”宋佳说,她一副吃定我的模样。
 
“既然这样,你又何必亲自打电话给我,还来这里呢?”我愣了一下,没想到孔志高和宋佳父女两人早有准备。
 
“王浩,我爸想安安稳稳的退休,不想在退休之前,留下一个污点,即便这个污点无法被证实,做为他的女儿,我想满足他这个愿望,所以请你停止在网上对他的污蔑,不要借着工地发生事故这件事情,在网上兴风作浪,没用,只会让人鄙视。”宋佳冷冷的说道。
 
我看着宋佳,没有急着说话,而是慢慢的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又慢慢的放下,这才抬头对她说道:“宋佳,这样吧,让你爸放了陶小军,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
 
“呵呵!”宋佳突然笑了起来,然后盯着我说道:“王浩,你是不是有病,我的话还说的不够清楚吗?你手里的所谓的证据,根本没有用,我这次来是为了解决问题,不想把关系搞得太僵,不然的话,完全可以走法律途径,别以为网上就是法外之地,只要追查到幕后黑手,早晚会把你揪出来。”
 
“那就走法律途径好了。”我无所谓的说道。
 
“王浩,你……”宋佳十分的生气。
 
“我怎么了?你是不是想说敬酒不吃吃罚酒啊,哼,宋佳,我告诉你,你还没有资格在我面前这样说话,你为了解决问题?不想把关系搞得太僵?好像我和你们父女两人早就没有了关系,用不着,走法律途径好了。”我轻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看看最后哭得是谁。”
 
“王浩,你既然这样说,那好吧,我们会尽快起诉,最好不要让网警抓到那个躲在网络后边的人,电脑高手是吧,我会请世界顶尖电脑高手过来,钱嘛,我们海河集团就是不缺钱。”宋佳彻底跟我撕破了脸皮。
 
“宋佳,你少装逼,能起诉的话,你还会跟我来谈,你和孔志高的关系,最好低调一点,如果真放在太阳底下的话,指不定会出现什么情况,万一有人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你们可就完蛋了。”我说。
 
其实我心里很明白,孔志高和宋佳想要低调处理,是因为他们两人的关系见不光,一旦放在太阳底下,虽然做的很干净,但是谁又能保证万无一失呢?所以今天晚上宋佳才会过来找我和谈。
 
“王浩,陶小军的事情没有商量,我跟我爸说说,看能不能让你探视,这就是最后的底线,至于放人,那不可能。”宋佳亮出了他们的底线。
 
听她这样说,我双眼微眯,心里涌出一丝冷意:“看来孔志高确实想从陶小军嘴里挖出一点什么,他想对我动手。”我在心里暗暗想道,下一秒,伸手拿起早就放在旁边的几张纸,递给了宋佳。
 
“看看,看完了再做决定。”我说。






第八百零三章 换人
我是有备而来,将几张纸递到了宋佳的面前,她低头看了一眼我手中的文件,脸上露出一片疑惑的表情:“王浩,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看,看看你就明白了。”我淡淡的说道,将文件放在宋佳的面前,然后端起酒杯慢慢的喝着,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装什么!”宋佳小声的嘀咕了一声,然后拿起了吧台的文件:“啊!”几秒钟之后,耳边传来了宋佳的惊呼声,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
 
“王浩,你、你什么时候做了这份鉴定?”宋佳手里拿着文件,瞪大了眼睛盯着我说道。
 
“早就做了,就是为了以防万一。”我盯着她说道。
 
“你……卑鄙!”宋佳骂道。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我卑鄙,最卑鄙无耻的是你们父女两人吧,背信弃义的小人。”我并没有给宋佳任何好脸色。
 
“你……”宋佳看起来非常的生气,她一个堂堂海河集团的美女总裁,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于是只见在涨红脸之后,突然举手朝着我的脸打了过来。
 
练了将近一年的易筋经,我的身体反应很快,在宋佳举起手来的一瞬间,突然出手,一下子抓住了她的右手腕:“宋佳,在别人眼里,你也许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美女总裁,风光无限,但是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就是一个贪污犯的私生女罢了,所以不要摆什么大小姐的模样。”我冷冰冰的盯着宋佳说道。
 
“混蛋,松开我的手,你弄痛我了。”宋佳嚷叫道。
 
我感觉自己没怎么用劲,不过听到她的叫嚷声,还是松开了对方的手腕。
 
松开宋佳右手腕的一瞬间,我发现她雪白的手腕上有五个红红的指印,这才突然发现,自己的劲力比以前增长了很多,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宋佳揉搓着发红的右手腕,一脸愤怒加委屈的模样瞪着我。
 
“把陶小军放了,不然的话,我保证孔志高在退休之前被抓起来,同时你们海河集团也会跟着倒霉。”我盯着宋佳说道。
 
“哼,王浩,你这个卑鄙小人。”宋佳骂道。
 
“给你五分钟的考虑时间,如果不同意的话,明天早晨,我保证这份文件会出现在郝弘文的办公室里,郝弘文刚刚来江城,正准备杀鸡儆猴,再加上刚刚发生的华城路坍塌事故,你说,他如果得到这份鉴定之后,会怎么做?”我意味深长的看了宋佳说道。
 
“你……”
 
“好好考虑,考虑好了就马上给你爸打电话,我今天晚上就要把陶小军接出来。”宋佳刚要说话,不过我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抢着说道。
 
宋佳眉黛紧锁,一脸的愁容,大约思考了半分钟之后,她开口对我说道:“王浩,我们如果把陶小军放了,你又如何保证以后不拿这份东西来敲诈我们呢?这就是一个无底洞。”
 
“孔志高不是要退休吗?等他退了休,失去了权力,成了一个闲人,我又何必要挟他呢?”我说。
 
“那海河集团呢?你不想要钱?”宋佳盯着我问道。
 
“钱,我当然想要,不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如果想要钱的话,当时仅凭手里的证据,半个海河集团都是我的,可惜我并没有那么做,以后也不会做,请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我君子之腹。”我冷冷看着宋佳说道,仿佛受到很大的屈辱似的。
 
宋佳动了动嘴唇,不过并没有发生任何声音。
 
一时之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我慢慢的喝着酒,宋佳则是眉黛紧锁,估摸着在思考着对策。
 
“还有两分钟。”稍倾,我看了一眼手表,然后对宋佳说道。
 
“我出去打个电话。”宋佳站了起来,朝着酒吧外边走去。
 
我朝着宁勇使了一个眼色,他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宋佳走出了酒吧。
 
能不能换出陶小军就看今天晚上了,手里的这份复印文件,是一份DNA鉴定,而鉴定人正是宋佳和孔志高。
 
宋佳说我口说无凭,还要告我诽谤,而我直接甩出了这份DNA鉴定,瞬间将其打得体无完肤,败下阵去。
 
我慢慢的喝着啤酒,等待着宋佳,大约过了有三分钟,宋佳才急匆匆的从酒吧外边返了回来。
 
“时间已经到了,同意放人吗?”我瞥了她一眼,问道。
 
“我要原件。”宋佳举着手里的复印件对我说道。
 
“可以,但是必须先放人。”我说。
 
“不行,给我原件之后,我才能放人。”宋佳说。
 
随后两人为先给原件还是先放人争论了一会,最终决定在医院进行交易,原件和放人同时进行。
 
谈好条件之后,我、宁勇、宋佳、以及她的两名保镖走出了八十年代酒吧:”你坐我的车,让你的保镖开车在后面跟着。“我对宋佳说道。
 
”坐你的车?这……”宋佳犹豫了。
 
“就这么定了。”我根本不给她思考的时候,直接带着她坐进了自己的车里,然后让宁勇看着她,而我发动了车子,朝着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疾驰而去。
 
“那个,我打个电话。”开了几分钟,车子里响起了宋佳的声音。
 
“打吧。”我说:“又不是劫持你,不限制你的自由。”
 
一分钟之后,宋佳拨通了一个电话,我听了几句,便知道是她拨给孔志高的电话。
 
“喂,爸,我现在跟王浩一块去医院。”这是宋佳的声音,电话另一端的孔志高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
 
只听几秒钟之后,宋佳继续说道:“同时放人和给鉴定原件,在医院进行。”
 
“对,爸,你跟李南说一声吧。”
 
“爸,算了,你还是安安稳稳的退休吧。”不知道电话另一端的孔志高说什么,宋佳叹息了一声对其安慰道。
 
这个电话一共打了不到五分钟,宋佳便挂断了,然后她再没有多说什么,闭着眼睛靠在后排坐椅上闭目养神。
 
我车子开得很快,不到二十分钟,便来到了江城第一人民医院,我带着宁勇和宋佳两人朝着住院楼走去,没想到在陶小军的病房走廊里竟然碰到了李南。
 
我瞥了李南一眼,并没有说话,旁边的宋佳叫了一声李队长,然后两人走到旁边耳语了片刻。
 
李南的目光一直盯着我,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复杂,有惊讶,更多的还是疑惑。
 
“可以了吗?”当宋佳和李南耳语之后,我看着他们两人问道。
 
“把原件拿出来。”宋佳将手伸到了我的面前。
 
“宋佳,周围这么多警察,如果我把原件给你的话,万一你赖账怎么办?所以我必须让人先把陶小军带走,等他们安全了,我才能把原件给你。”我盯着宋佳说道。
 
“不行。”宋佳拒绝了。
 
“哼!”我冷哼了一声,说:“宋佳,你现在没有讲条件的权力,如果这份东西在郝弘文那里,你知道后果。”
 
“王浩,你少威胁我,就不怕陶小军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宋佳冷冰冰的说道,她开始反威胁我。
 
“哈哈!”我哈哈一笑,说:“要不你试试看。”
 
一时之间,我和宋佳再次僵持了起来,不过在三分钟之后,她最终做出了让步:“可以让人带着陶小军先离开,但是你必须留在医院。”宋佳说。
 
“可以!”我点了点头,同意了她的要求,其实刚才我就是这个意思。
 
下一秒,宋佳对旁边的李南使了一个眼色,说:”把人推出来吧。”
 
“这……”李南沉吟片刻,一脸的为难。
 
“推出来。”宋佳再次说道。
 
李南先看着宋佳,随后扭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这才带着两名手下走进了病房,然后把陶小军推了出来。
 
我带着宁勇急忙迎了过去,发现病床上的陶小军呼吸正常,脸色红润,一切生命体征都很正常,就是昏睡不醒。
 
“难道真是装睡?”我在心里暗道一声,想起了中午的时候,徐彤彤对我说的话。
 
“带小军立刻离开。”我对身边的宁勇说道。
 
“你呢?”他看着我问。
 
“我没事,随后就来。”我对宁勇说,随后将他拉到了一边,耳语了片刻。
 
“嗯!”
 
“好!”
 
“是!”
 
宁勇不停的点着头,大约一分钟之后,他背起陶小军,急匆匆的离开了医院,看着宁勇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我提起的心放下了一半。
 
“鉴定书的原件呢?”耳边传来宋佳的声音。
 
“在车上,跟我来取吧。”我看着她说道,不过下一秒,宋佳的两名保镖,李南等三人,一下子围了过来,将我围在中间,个个脸色阴冷,如果三年前被这么多人不怀好意的围着,我肯定早就吓得浑身发抖了,不过现在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是小儿科。
 
“想要鉴定书的原件,就让他们滚开,妈蛋,还想限制老子的自由吗?”我怒视着宋佳说道。
 
“把车钥匙给我,我自己去拿。”宋佳把手伸到了我的面前。
 
“如果我不给呢?这里可是医院,你们还能明抢吗?即便能明抢,宋佳,你就不怕我还有什么后手,或者原件已经到了郝弘文的手里?”我瞥了宋佳一眼,说道。
 
“你……”宋佳听了我的话,一瞬间变了脸。
 
“让他们滚开,别再跟老子讲条件,不是看在以前的交情上,鉴定书的原件我早就给郝弘文了。“我对宋佳嚷道。
 
她脸上的表情急剧变化着,最终跺了一下脚,说:“你们让开。”
 
两名保镖和李南等三人让开了,我冷哼了一声,大摇大摆的从他们中间走过,然后朝着医院停车场走去。
 
宋佳带着两名保镖跟在我的身后,李南等三人随后也跟着走了过来。
 
我走到车子面前,坐了进去,然后从储物盒里拿出一个文件袋,递到了宋佳面前,说:“这是原件,收好了。”
 
宋佳急忙夺过文件袋,打开拿出了里边的几张纸,低头看去。
 
“我可以走了吧?”我对宋佳说道,此时她的保镖,一个人站在车头,一个人站在车尾,也不用强,但是却能限制我开车离开,这完全就是流氓手段。
 
“省厅的鉴定?”宋佳看完原件之后,盯着我问道。
 
“哼,为了这招后手,我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宋佳,你好自为之吧,不是看在以前我们是朋友的份上,早就把这份东西交出去了,以为把以前的证据都摸掉,就可以万事无忧了?”
 




八百零四   有惊无险
最终宋佳给她的两名保镖微微点了点头,丙名保镖随之走开了,下一秒,我发动车了,最后看了宋佳一眼,说:“我可以走了吧。”
 
“王浩,我希望我们以后还是朋友,你以前绑架过我,也救过我的命,我恨过你,也想过报复你,不过你救我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抵消了,你这人不错,至少没有赶尽杀绝。”宋佳挥了挥手中的文件袋,十分认真的对我说道。
 
我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开车慢慢的离开了江城第一人民医院,来到路上之后,车速不由的加快,同时深深的呼出了胸中的一口浊气。
 
呼!
 
“妈蛋,吓死老子了。”我轻呼了一声,随后拿起手机,拨打了宁勇的电话,电话接通之后,却传来了陶小军的声音:“二哥,你没事吧?”
 
“小军,你醒了?”我一瞬间感觉非常的惊讶,差一点撞上前面的车子。
 
“早醒了。”陶小军得意的说道。
 
“那你在医院……”我惊奇的说道。
 
“装的,如果不装昏迷的话,警察还不把我的骨头拆了,虽然不可能刑讯逼供,但是精神层面的折磨比身体更加痛苦,我可不想受那种罪。”陶小军说。
 
“可是我听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说,你的病情专家会诊了二次,李南还上了手段,都潢有确定你是真昏迷还是假昏迷,这到底是怎么会事?”我对陶小军询问道,因为实在是太奇怪了。
 
“二哥,你看过武侠小说吧。”陶小军说。
 
“武侠小说,看过啊。”我回答道。
 
“武侠小说有一种功夫是龟息功,知道吧。”陶小军说:“这种功夫就像是蛇冬眠一般,让人身体的新陈代谢处于最低水平,而人本身也进入一种龟息的状态,其实这不是杜撰,武林中真有这种功夫,只是名字不同而己,不叫龟息功,而叫胎息术。”
 
“胎息术?”我诧异的问道。
 
“对,并不是根据乌龟或者蛇、熊等动物的冬眠而创出来的功夫,而是根据人自身创造出来的功夫,武术的最高境界叫做返璞归真,追求的是生命诞生时的那丝本源。”陶小军解释道。
 
我听得懵懵懂懂,根本不太明白,武术不是追求用最短的时间、最少的动作将敌人杀死吗?怎么又追求什么返璞归真,什么生命的本源?
 
“武术不是用来杀人的吗?”我问。
 
“二哥,等你回来我再告诉你吧,对了,对方为什么同意放了我?”陶小军奇怪的问道。
 
“一会告诉你,正开车呢,先挂了。”我说。
 
“嗯!”陶小军应了一声,随后我挂断了电话。
 
陶小军救出来了,并且早就清醒了,这令我十分的意外,至少今天晚上的事情,我完全就是在冒险,不过从现在的结果来看,冒险也值了。
 
我手里根本就没有孔志高和宋佳父女两人的DNA鉴定书,那份复印件和那份原件都是伪造的,不到最后一步,我不会用这招挺而走险,因为一旦被宋佳或者孔志高给看出来鉴定书是假的,那将非常的危险。
 
孔志高现在毕竟还是市长,宋佳是美女总裁,权和钱结合在一起,能干出一些认人想象不到的事情。
 
说实话,如果手里有一份真的鉴定书的话,我早就送到郝弘文或者周志国手里了,将孔志高和宋佳父女两人绳之以法,他们这也叫做罪有应得。
 
宋佳那么精神的人,竟然没有看出鉴定资料是假的,说明她对这件事情非常的在意和紧张,而人一旦紧张,就可能会出现一些不必要的错误,就像刚刚,宋佳看了一遍那份假鉴定谇文件,竟然没有发现是伪造的,让我白白的担心了一场,刚刚坐在车里,我的心都快跳到嗓子里了,只要宋佳提出异议,我就会加大油门撞开她的两名保镖,然后杀出医院,总之不能让对方给抓到。
 
我提前设想的一些情况都没有发生,精明的宋佳竟然没有看出假鉴定的破绽,这从侧面说明了一个问题,姚很在乎这件事情,以至于都快成了她的心魔了。
 
啾啾……
 
我得意洋洋的吹着口哨,开车朝着鞍山路疾驰而去。
 
不到二十分钟,我回到了鞍山路,陶小军和宋勇、三条、狗子等人都聚集在八十年代酒吧,我推门走进去的时候,他们几个人正在喝酒。
 
“小军,你过来一下。”我对陶小军招呼了一声,心里有太多的疑问,那天晚上为什么冯志和宁勇都成功了,就他发生了意外,到底陆晶怎么发现的他?
 
“嗯!”陶小军应了一声,随后走了过来,叫了我一声二哥:“二哥,你是不是想问那天晚上为什么我的任务失败了,是不是?”陶小军对我说道。
 
“嗯,讲讲那天晚上的情况。”我看着他说道。
 
“那天晚上非常的奇怪,好像陆晶知道我埋伏在她家里似的,总之处处透着蹊跷,躺在医院里这么多天,我天天都在回忆那天晚上的事情,可是越是细想,赵觉得八成是一个圈套,对方早就知道我的存在。”陶小军眉头微皱,一边思考一边对我说道。
 
“说说具体的情况。”我说。
 
“好,因为幽灵早就提前踩好了点,并且制定好了最安全的潜入路线,所以我当时很快就潜入了陆晶家里,滨河小区全部都是别墅,绿化很高,幽灵给我的潜入路线,避天了所有的监控,当时我认为计划非常的完美,只等着陆晶回来,给她致命一击,然后从原路撤回,完成一次完美的暗杀。”陶小军一边回忆一边开口讲述着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后来怎么了?说重点。”我对他催促道。
 
“嗯!”陶小军点了点头,说:“午夜的时候,陆晶回来了,当时藏在她卧室里的我有点紧张,毕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不过仅仅也就是有一点紧张而已,倒不至于临阵脱逃。”
 
“嗯!”我点了点头,看着陶小军,让他继续说。
 
“陆晶上楼的声音,我听得很仔细,甚至于当时心里还在默默数着台阶,一共三十六节台阶,当耳边陆晶高跟鞋的声音消失之后,吱呀一声,卧室的门开了,我知道机会来了,就在陆晶转身关门的一瞬间,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一拳朝着对方的后脑勺打去,准备先把陆晶打晕,然后再在昏迷之中送她上送,可惜可可没有想到,变故突然发生。”陶小军回忆着那天晚止的事情,脸上的表情非常的疑惑,可能他自己现在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计周密的一次案杀,最后情况会变了味。
 
“发生了什么变故?”我急忙盯着陶小军问道,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几天的时间,我一直在心里考虑这个问题:“陶小军为什么会失手?”
 
“我刚刚从躲藏的地方冲出来,陆晶便讯速的转回了身体,并且她的手一直放在贴身的包包里,当看到我的时候,她眼睛里没有一丝惊慌,更没有尖叫,下一秒,她手里的枪便响了,还好在千钧一发之际,我身体晃动了一下,子弹仅仅打穿了我的肺部,并没有击伤心脏,并且中枪之后,我一脚踹出,狠狠的踹在对方的小腹上,然后跳窗跑了,后来的事情,二哥,你应该知道了吧。”
 
陶小军把那天的事情详细的跟我讲了一遍,听完之后,我眉头紧锁,从刚才他的叙述来看,陆晶好像真得知道陶小军存在似的:“难道真是一个陷阱?”我在心里暗暗想道,不过随后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测,因为如果是陷井的话,为什么冯志和宁勇都没事呢?
 
“看来这其中还有隐情。”思考了一会,我开口对陶小军说道。
 
“听说陆昌死了?”陶小军问。
 
“嗯,所以说,那天晚上的事情也许成了一个永远都解不开的谜了。”我说。
 
“唉!”陶小军叹息了一声,嘀咕道:“死的可惜了。”
 
“可惜了?小军,什么意思?对方差一点要了你的命,你怎么还为对方惋惜。“我看着陶小军询问道。
 
“当时我跳窗逃走的时候,陆晶完全可以再补枪,但是她没有这样做,而是一直站在阳台上,就那么静静的盯着我离开,好像并不想真得杀我,对了,当时房间里没有开灯,我中枪之后,陆晶说了一句终于走到这一步了,不知道什么意思。”陶小军说。
 
“终于走到这一步了?”我问。
 
“对!”陶小军点了点头。
 
我思考了片刻,说:“算了,别想了,反正陆晶已经死了,这件事已经成了一个谜,永远不可能再解开了。
 
”嗯!“陶小军点了点头,然后一脸惊奇的看着我问道:“二哥,你用什么办法把我救了出来?”
 
“呵呵!”我呵呵一笑,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得意的笑容,今天晚上救出陶小军,完全就是空手套白狼,做不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件事情,而我却成功了,说明我的修炼已经到家了。
 
“我知道孔志高和宋佳两人的一个秘密,然后用了一份假造的文件,让宋佳以为我有确凿的证据可以让她和孔志高完蛋,于是自然乖乖的把你放了。”我表面上说的很平淡,其实内心深处还是挺得意,毕竟这是一件看起来很难的事情,竟然被自己给办成了。
 
“对方有这么傻?”陶小军疑惑的看着我问道。
 
“傻不傻,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你二哥我的演技可以拿奥斯卡小金人了,哈哈……”我哈哈大笑了起来,随之陶小军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一次能骗了宋佳,是多种因素的结果,除了运气和自己的镇定之外,最主要的原因其实是宋佳和孔志高的关系不能见光,宋佳对于这种事情,异常的敏感,再加上我本来就知道他们的关系,宋佳的思想会先入为主,所以最终才会没有看出破绽。
 
笑过之后,我看着陶小军说:“小军,若说演技的话,还是你厉害,一直昏迷不醒,不但骗过了警察,连医生都骗了,快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二哥,电话里跟你说了吗?胎息术啊,一种引导术。”陶小军说。
 
“引导术?”我眨了一下眼睛,一脸的懵逼。
 
“华佗五禽戏知道吧,那就是引导术,道家的法门,本意是为了长寿。”陶小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