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796 797 798回 办法

 第七百九十六章 办法
我认识周志国这件事情让一条龙非常的吃惊,他嘴里喃喃自语:“老了,真老了,省里的大人物盯上了江城,看来我也应该早就退了。”

“叔,你怎么了?”我问。

“呃?没什么,既然省里的大人物都盯上了江城,那我的买卖差不多也应该收敛了,不然的话,早晚会被人一窝端。”一条龙说,他倒是有自知之明。

“叔,毒/品这东西,你以后反正小心一点吧。”我说。

“小子,以后听到什么消息,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不能坑你叔我,听到了吗?虽然你和苏梦没戏了,但是你们两人毕竟有过一段不是嘛。”一条龙说。

“叔,你说这话就见外了,如果我得到什么消息,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不过我也想劝劝你,规模再小点,让别人掺和进来,到时候真有什么行动,不是也多几个替死鬼嘛,如果江城就你一个人的话,上面想要打击抓不到人的话,也交不了差是吧。”我说。

“嗯,这件事情我心里有数。”一条龙点了点头,说:“好了,我的事情说完了,现在该说说你的事情了吧,找我什么事?”他问。

“叔,我谋划姚二麻子的赌场不是一天二天了,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姚二麻子搞掉,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最后让大嘴刘吃了桃子,这口气我可咽不下,更何况这孙子做的够绝,竟然偷偷录像,还把视频在道上散播,就明摆着破坏我的名誉,然后提高他的身份。”我说。

“你想怎么样?”一条龙问。

“叔,你的货是从南方运过来的吧?”我问。

“你问这个干吗?”一条龙非常的警惕,斜着眼睛盯着我。

“叔,你别多想,大嘴刘不是开了一个物流公司嘛,这物流公司是干吗用的,不就是运货物嘛,我不相信你和他没有交集?”我看着一条龙说道,随后端起茶杯慢慢的品茶。

“小子,你调查我?”一条龙冷冷的问道。

“叔,你误会了,我怎么可能调查你,再说了毒/品的事情我是一点都不想沾,更不想知道任何事情,不过为了对付大嘴刘,还真要请你帮帮忙。”我说。

一条龙盯着我的眼睛看来,我没有回避,反瞪了回去,两人对视了大约半分钟,一条龙收回了目光,然后端起茶不喝了一口,说:“小子,惹上你还真不好对付,思路没错,一般情况来说,物流公司肯定会跟我有点交集,当年大嘴刘也托人给我带过口信,可惜我没有理睬他。”

“啊!”我愣了一下。

“小子,这么多年我能安安稳稳的没有出事,不仅仅靠上面,也是靠自己的小心谨慎,这样跟你说吧,我的货有自己的渠道,不会借助于大嘴刘的物流公司。”一条龙说。

“这样啊!”我有点郁闷了,本来想请一条龙帮忙,舍点货出来,然后借助警察的手将大嘴刘的物流公司给封了,妈蛋,他抢了我的赌博生意,我封了他的物流公司,让他也不好过,可惜万万没有想到,一条龙和大嘴刘的物流公司没有半点交集。

“叔,你可别骗我,物流公司是多好的掩护啊。”我盯着一条龙说道。

“小子,我需要骗你吗?你说的不错,物流公司确实是很好的掩护,也很方便,不过却不是很保密,总会露出一点风声,你在道上也混了三年了,听到有关我货的问题了吗?”一条龙问。

我摇了摇头,一条龙对于江城道上的人来说一直非常的神秘。

“哼,即便道上也没有几个人认识我,保密,这就是我自保的秘诀,所以说,你想利用我的货对付大嘴刘,还是死心吧,即便我真跟他有交集,也不会帮你,我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一条龙说。

我眉头紧锁了起来,思考了片刻,又有了一个主意:“叔,你让出一部分市场。”我抬头看着一条龙说道。

“我有这个打算。”一条龙说。

“尽快,最好在一个月之内。”我说。

“为什么?”他问。

“第一,树大招风,现在江城四大势力,除了大嘴刘之外,就只剩下你自己了,姓陈的扶持大嘴刘是为了什么,可不仅仅让他控制赌博业啊,估摸着他们会利用警察对付你,然后再把毒/品的生意自己控制起来,所以你现在应该收缩了。”我说。

“这是你的猜测。”一条龙说,他在江湖上混了这么久,肯定不会因为我的几句话改变主意。

“第二,我有私心,你让出市场,大嘴刘既然几年前就托人跟你联系过,他肯定也想染指这方面的事情,所以如果你一旦让出部分市场的话,你说他会怎么办?”我对一条龙问道。

“他肯定会扑上去。”一条龙回答道。

“对,其他人都是小势力,即便做这种生意,也是小打小闹,可是大嘴刘不一样啊,他有江城最大的物流公司,这就是先天优势,我想用不了一年,搞不好他就会成为江城最大的毒贩子。”我说。

一条龙不傻,相反,他天天把脑袋捌在裤腰带上,更加的惜命和小心,并且也十分的聪明,我说到这里,他好像已经明了我的意思:“王浩,你是说让大嘴刘成为江城的最大毒/枭,然后再借助警察的力量灭了他,并且他还能成为我的替死鬼?”一条龙瞪着我说道。

“对,叔,道上几个人知道一条龙是谁?”我说。

“这……除了你之外,只有我的几个心腹手下。”一条龙说。

“如果大嘴刘的物流公司运/毒的话,你说他会不会被当成一条龙啊!”我说。

一条龙没有说话,思考了一会,抬头看着我,说:“金蝉脱壳。”

“叔,你不是想退休吗?我知道,你在这个位置上,肯定不是说想退就能退,我现在给你找了一个替死鬼,等大嘴刘被当成一条龙之后,我想你也应该收手了,这种把脑袋捌在裤腰带上的事情,还是不要干了,现在你缺钱吗?”我十分诚恳的对一条龙说道。

他没有说话,慢慢的喝着茶,我也没有再说话,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如果不是苏梦的话,我根本不会对一条龙讲这些话。

茶室里出现了二、三分钟的沉默,随后一条龙开口对我说道:“我让给三分之一的市场。”

“不够!”我说。

“呃?”一条龙吃惊的抬头盯着我。

“叔,你钱还没赚够吗?让出一半,最少一半,然后逐渐加大到三分之二。”我说:“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

“小子,我可以让,但是手下人也要吃饭啊。”一条龙瞪着我说道。

“叔,知道你身份的那几名手下,我觉得应该逐渐消失了。”我淡淡的说道。

一条龙没有说话,只是用冰冷的眼神瞪着我,良久,他才开口说道:“小子,你比我想象的要狠。”

“叔,如果我想安稳的隐退的话,就不能留下隐患。”我说。

一条龙一摆手,说:“不用说了,我自有打算。”

我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的咽了下去,感觉很憋闷,不由的咳嗽了几声。

咳咳……

最终一条龙也没有说到底让出几成的市场,也没有说要不要杀了知道他身份的几名心腹心下,他起身离开了。

噔噔……

旁边传来脚步声,宁勇走了进来:“二叔,昨天晚上的视频我看到了,只要你一句话,我灭了姓刘的。”宁勇说。

估摸着现在这段视频已经传遍了整个江城的江湖,道上的人差不多应该都知道了。

“灭什么灭,坐下喝茶,这可是一壶好茶,不喝浪费了。”我笑着对宁勇说道。

“姓刘的太欺负人了,抢了咱的生意,咱还欠他一个亿?”宁勇气氛的说道。

“欠个屁,老子就没有打算还,有种他拿着纸条去法院告我,大爷的,这笔帐早晚跟他算,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说。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坐下喝茶!偷得浮生半日闲,今天的阳光真好啊!”我抬头朝着窗外看去,感慨道。

宁勇坐在我对面,一脸发愣的表情。






七百九十七    深情
我现在能做的全做了,一条龙这边暗自给大嘴刘下套,大嘴刘既然以前想跟一条龙合作,估摸着他如果看到机会的话,不可能不掺和毒/品生意,毕竟这种生意比开赌场还要赚钱。
 
至于孔志高的威胁,我让安北咬死胡建,顺藤摸瓜,还不信找不出一点他违法的证据。
 
不过这两件事情都需要时间,所以安排完之后,我倒是清闲了下来,至于躺在医院的陶小军,我嘱咐曲冰这段时间多跟徐彤彤联系,从侧面打听陶小军的情况,
 
反正陶小军还没有清醒,孔志高也奈何不了他,虽然不是长久之计,但是现在也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当天下午,跟一条龙喝完茶之后,我开车去河西翰林院小区看看顾芊儿,上一次把她扔在翰林院之后,一直在忙,也没有去看过她,只是打过两个电话。
 
半路上给顾芊儿打了一个电话,她说没有住在翰林院小区,而是回了鞍山路,现在跟周忆雪住在一块。
 
“妈蛋。”挂断电话之后,我心里暗道一声,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急忙掉转车头,朝着东城区鞍山路疾驰而去。
 
周忆雪总是带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回家过夜,顾芊儿跟她住在一块,想想我都担心。
 
“唉,这段时间过去忙了,对芊儿关心太少了。”我心里有点自责,周忆雪怎么样,我管不着,但是对于顾芊儿,毕竟是自己的女人,两人在蒙山市缠绵了一个月,回来就把她一个人扔在河西翰林院小区,现在想想自己还真挺过份。
 
半个小时之后,我站在忠义堂总部的门前,急速的敲着门。
 
砰砰……
 
“芊儿,开门。”我一边敲门一边喊道。
 
吱呀!
 
门开了,周忆雪出现在我的面前:“王浩,我正找你呢。”
 
我没有理睬周忆雪,直接走了进去,喊道:“芊儿?芊儿?”
 
“大叔,你终于想起我来了。”只见芊儿从卧室里走出来,嘟着小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芊儿,你怎么住在这里,为什么不待在河边翰林院那边。”我问。
 
“那边就我一个人,太无聊了,这里至少还有忆雪姐,无聊了,还可以去找倪果儿她们一块玩。”芊儿说。
 
“你想住鞍山路这边也行,叔,明天想想办法,给你在这边租个房子住。”我说。
 
“不用,就住这里好了,我也在这里住惯了。”芊儿说。
 
“你不能住这里。”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为什么?”芊儿问。
 
“这……”我不知道该怎么跟芊儿说,于是只好朝着周忆雪看了一眼。
 
“看我干嘛,对了,我还有事找你呢。”周忆雪看起来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什么事?”我问。
 
“出事了,就来威胁我,王浩,你什么意思,还是不是男人?”周忆雪气愤的瞪着我问道。
 
我一时之间有点发懵,我威胁他跟是不是男人有什么关系?
 
“周忆雪,我没找你,你倒是先倒打一钉耙啊,你属猪的吗?”我说。
 
“找我?你每次出事都威胁我,还有脸找我?”周忆雪说。
 
“哼,如果不是你偷偷跑回美国,搞出一些事情,害死了郑国,同时也让其他人产生了怀疑,我会遇到麻烦吗?啊!”我吼道。
 
“我偷偷跑回美国怎么了,你把话说清楚,谁害死了郑国?不是我害死的,是那些人害死的,他们还害死了我妈妈!”周忆雪大声的嚷叫了起来。
 
我刚要反击,却被顾芊儿拉住了,说:“叔,忆雪姐,你们两个人别吵了,叔,我饿了,陪我出去吃点东西。”说完,顾芊儿也不管我同不同意,强行拽着我离开了忠义堂总部。
 
来到楼下之后,我十分认真的对顾芊儿说:“芊儿,你不能跟周忆雪住在一块。”
 
“为什么?”顾芊儿一脸疑惑的询问道。
 
“她、她……”我结结巴巴的说道。
 
“忆雪姐怎么了?”芊儿问。
 
“她是不是总往家里带陌生的男人?”最终,我问出了口。
 
“没有啊,大叔,你是不是误会了忆雪姐?”芊儿歪着小脑袋对我询问道。
 
“没有吗?”我问。
 
“没有啊,从来没有带男人回来过,忆雪姐也不怎么出去玩,这几天,基本上都是我们两人待在一起。”芊儿非常认真的回答道。
 
“这……”我有点疑惑了,那天晚上去找周忆雪,明明看到一个赤/裸上身的男子在屋子里啊:“奇怪?”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大叔,你怎么了?”芊儿问。
 
“没,没怎么,对了,芊儿,你想吃什么?”我问。
 
“大叔请我喝羊肉汤吧。”芊儿说。
 
“好吧!”我点了点头,随后带着她朝着附近的一家莒县羊肉馆走去。
 
喝羊汤的时候,芊儿一脸深情的望着我,问:“大叔,你有想芊儿吗?”
 
“嗯,想!”我点了点头,有点不敢看她火热的目光。
 
“骗人,为什么这么多天才想着找我呢?”芊儿嘟着小嘴问道。
 
“叔这几天很忙,至于忙什么,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总之一团糟,蒙山市那边的事情还没有搞定,江城这边又出了状况,算了,不说了,你复习的怎么样了,再过几个月可就要高考了,叔,希望你考上清华大学。”我对顾芊儿说道。
 
“高考对我来说没难度,就是……”芊儿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脸色一片殷红。
 
“就是什么?”我问。
 
“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好想抱着大叔。”芊儿红着脸说道。
 
“啊!”我愣了一下,随后深吸了一口气,说:“芊儿,我……”
 
“大叔,你不用说了,我都懂。”芊儿阻止了我的解释。
 
随后的气氛有点尴尬,于是草草的喝完羊汤,我们两人便离开了,在鞍山路闲逛着,本来想把芊儿送回周忆雪那里,可是没有想到,在经过一条黑暗小巷的时候,芊儿突然扑进了我的怀里,然后双手搂着我的脖子,随之我感觉一个火热的嘴唇印在我的嘴上。
 
“芊儿,你……”
 
刚开始,我还想说话,可惜随后便被芊儿的火热给淹没了,芊儿的吻很炙热,我能感觉出她对自己的感情和思念,于是心里有点愧疚。
 
吻着吻着,芊儿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我的裤子拉链给拉开了,然后我感觉到一阵凉快。
 
我有点受不了了,而此时芊儿的声音正好在我耳边响起:“大叔,带我去开/房好吗?”
 
咕咚!
 
我吞了一口口水,然后颤抖了应了一声:“好!”
 
稍倾,我带着芊儿走进了最近的一家旅馆,然后开了一个房间,两个人刚刚走进房间,然后便开始互相脱对方的衣服,当走到床上的时候,衣服基本上都脱光了。
 
“大叔,要我!”芊儿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做着诱人无比的动作,红着脸盯着我说道。
 
呼哧!
 
一瞬间,我的呼吸加粗,根本就忍不住了,朝着床上的芊儿扑了过去,一时之间,床上响起了吱呀、叶呀的声音,并且声音越来越快,其中还兲杂着芊儿的呻/吟声。
 
……
 
当暴风雨过后,芊儿躺在我的怀里,半躺在床上,点了一根烟慢慢的抽着。
 
“大叔,我们这算是偷情吗?”芊儿的脸颊贴在我的胸口,小声的问道。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想了一会,说:“芊儿,叔准备跟你李洁阿姨复婚了,以后我们两人……”
 
可惜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芊儿伸出小手放在我的嘴上,阻止了我的话,她说:“大叔,在我考上大学之前,我们每个星期见一次就可以了,行吗?”她抬头深情的看着我。
 
看到芊儿那渴望而深情的目光,我不忍心拒绝,于是只好点了点头。
 
“大叔,时间宝贵,我们再战斗一次。”芊儿说。
 
“啊!”我轻呼了一声,随后感觉芊儿的小嘴吻在我的胸口,然后一路朝下吻去,当吻到我敏感的地方的时候,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
 
当天晚上,我要了芊儿三次,搞得自己两腿发软,芊儿也消耗了不少的体力,第三次做完之后,她便乖乖的睡着了。
 
我抽了一根烟,准备关灯睡觉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此时才晚上十一点。
 
看到来电显示,我的表情一愣,因为是李洁的电话,思考了几秒钟,我立刻按下了接听键:“喂,李洁。”
 
“王浩,你在那里?”她问。
 
“我在八十年代酒吧这边。”我说。
 
“给你二十分钟,马上过来。”李洁说。
 
“有事吗?”我弱弱的问道:“今晚……”
 
“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事,难道忘记了吗?我这里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吗?二十分钟,必须出现在我的面前,以后每天晚上必须十一点钟之前回家。”李洁对我命令道。
 
“啊!”我轻呼一声,说:“那个,不是,今晚上可不可……”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李洁打断了,她说:“十一点二十之前没有回来的话,以后就不要见我了。”李洁说完之后,便挂断了电话,没有再给我说话的机会。
 
“我……”我拿着手机,一脸的无奈,今晚真是太累了,现在两条腿还发软,李洁竟然叫我回去,不过想想昨天晚上对她强行做的事情,自己确实该回去睡觉,并且也差不多该跟李洁复婚了。
 
“唉!”最终我叹息了一声,快速的穿上了衣服,然后叫醒了芊儿,说:“芊儿,芊儿,你醒醒。”
 
“大叔,怎么了?”芊儿睁开朦胧的眼睛看着问道。
 
“叔要回去了,刚才你李洁阿姨打电话过来,你是回周忆雪那里,还是在这里睡?”我问。
 
“我好困,就睡这里吧。”芊儿说,随后转了一下身,又睡了过去。
 
我看着熟睡的芊儿,只好轻轻的吻了她的额头一下,然后快速的离开了旅馆。
 
十一点二十三分,我开车回到了金沙湾别墅区。
 
刘静已经睡了,李洁独自一人坐在楼下的客厅里看电视,当我敲门的时候,她起身打开了别墅的大门。
 
李洁愣愣的盯着我,也不说话,让我心里有点发毛,于是马上笑了笑,说:“媳妇,这么看着我干吗?是不是太帅了?”我说。
 
“王浩,你到底想不想跟我复婚,不想的话,为什么昨晚又来招惹我?”李洁盯着我问道。
 
“想啊,我做梦都想跟你复婚。”我说。
 
“以后晚上十一点之前必须回家,能做到吗?”






第七百九十八章 不好过关
我还能说什么,只好不停的点头。
 
“你身上什么味,洗澡去。”李洁在我身上嗅了嗅,然后微皱着眉头对我说道。
 
“哦!”我应了一声,然后朝着卫生间走去,其实此时我又困又累,非常想睡觉。
 
一刻钟之后,我草草的洗漱完毕,穿着李洁给我新买的睡衣朝着楼上的卧室走去,一边走一边打着哈欠,刚才在旅馆里跟芊儿做了三次,此时两条腿还在发软,一点精神都没有。
 
来到楼上,我推开卧室的门走了进去,卧室里开着床头灯,李洁正半躺在床上看书。
 
“媳妇,晚安!”我上/床抱着她亲了一下,然后躺下准备睡觉,说实话,我现在非常想睡觉,至于其他的事情,一点精神都没有。
 
我躺下大约过了一分钟,耳边听到啪嗒一声,随后房间暗了下来,李洁把床头灯关了,接着我感觉李洁的身体贴了过来,她双手在我身上轻轻的滑动着,身体非常的火热,嘴唇凑到我的耳边轻轻的说道:“不准睡觉。”
 
“媳妇,我今天好累。”我无奈的说道。
 
可惜不知道今天晚上李洁怎么了,估摸着是昨天晚上我把她的性/趣给勾了起来,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在地上能吸土,而此时马上三十二岁的李洁正是如狼般的年纪。
 
“累也不准睡觉,谁让你昨晚来招惹我。”李洁小声的说道,随后她的小手伸进了我的睡裤里。
 
可惜她生疏的小手抚/摸了五、六分钟,我愣是没有反应,能有反应就怪了,刚刚在旅馆跟芊儿大战了三百回合,基本上被榨干了。
 
“王浩,怎么会事?”李洁在我耳边问道。
 
“可能今天太累了吧。”我心虚的说道。
 
“是这样吗?”李洁明显有点不相信。
 
“媳妇,我今天忙了一天……”我想解释一下,可惜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李洁打断了,她说:“我不管,谁让你昨晚撩拨我,今天晚上我想要。”我想要三个字,李洁说的很轻,估摸着她现在已经红了脸。
 
稍倾,一个火热的嘴唇吻了过来,我只好努力的回应着,可惜前戏做了十几分钟,我还是没有反应,正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李洁竟然将脑袋钻进了被窝里,几秒钟之后,我轻呼了一声:“啊!”
 
几分钟之后,我翻身将李洁压下身下,接着床上的被子如同波浪般的翻滚了起来,做到深情之处,李洁竟然发出了诱人的呻/吟声,令我血脉膨胀。
 
……
 
二十分钟之后,我和李洁的喘息声在房间里响了起来。
 
呼哧!呼哧……
 
这一次,我两条腿真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同时十分的疲惫,喘息了一小会,便渐渐的睡了过去,可惜刚没睡多久,便被李洁摇醒了:“王浩。
 
“呃呃?怎么了媳妇?”我问。
 
“那个、那个,我还想要。”李洁声音如同蚊子般的说道。
 
“啊!”我听到她的话,直接惊呆了,心里郁闷的要死,本来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应该是欣喜若狂,可惜现在却是如同惊弓之鸟:“媳妇,明天,明天再来吧,我今天真累了。”说完,我转过身便睡了过去,再不理睬李洁。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钟,李洁早已经去上班,家里只有刘静和我两个人。
 
厨房里有早晨剩下的油条和咸菜,我端出来一边吃一边看着手机,刘静则在书房里看书,毕竟是大学教授,虽然提前退休了,但是整天书不离手。
 
手机微信里有一条李洁的留言,我打开看了一眼,心里吓了一跳,眉头随之微皱了起来,上面只有一行字:“东城区鞍山路丰华旅馆303房间。”
 
看到这行字之后,我眉头紧锁,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因为这是昨天晚上我跟芊儿开/房的地址。
 
“李洁怎么会知道?”我脑海之中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稍倾,思考再三,我拿起餐桌上的手机,拨打了李洁的电话,铃声响了五下,电话另一端传来了李洁冷冷的声音:“喂,王浩。”
 
“喂,媳妇,微信上的信息是什么意思啊?”我试探着询问道。
 
“你不明白吗?”她反问道。
 
“我怎么能明白。”我笑着说道。
 
“王浩,我这里还有一份录像,一个男人搂着一个小姑娘走进了丰华旅馆。”李洁说。
 
听到她这样说,一瞬间,我浑身冒出了冷汗,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
 
“这个小姑娘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好像叫顾芊儿。”李洁冷冷的说道。
 
“我……”我说了一个我字,便说不下去了,因来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还有什么话说。”李洁的声音越来越冰冷。
 
“你查我?”大约一分钟之后,我这才恢复了思考的能力,对于李洁对自己的跟踪和调查心里有点生气,他是江城的区委书/记,可以调动的资源太多了,在东城区想查点东西很容易。
 
“我没有兴趣调查你,只是……”李洁话说到一半便停住了。
 
“只是什么?”我问。
 
“我不需要跟你解释。”李洁说。
 
“李洁,两个人在一块需要相互信任不是吗?你私自查我,是不是太过份了。”我倒打一钉耙,因为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又不想真跟李洁断了。
 
“哼,如果不是昨天晚上你那副模样,今天上午我也不会叫人调查你的行踪,王浩,你给过你很多机会了,可是你……”李洁气愤的说道。
 
听她这样说,我才知道原来是昨晚自己表现太差了,这才引起了李洁的疑心:“妈蛋,自己也太不小心了,以后要搞张假身份证,然后最好不要在东城区开/房。”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见面谈谈好吗?”我对李洁说道。
 
李洁没有说话,电话里只传来她的呼吸声。
 
“再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可以吗?”我再次说道,现在狡辩只能让我和李洁的距离越来越远,只有低头认错,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下午我会早下班,我们一块吃饭吧。”李洁淡淡的说道,从她的声音里,我听到了一丝疲惫,这让我十分的紧张。
 
李洁生气,发火,都证明她还在乎我们之间的感情,如果是疲惫的话,那真不是一种好现象。
 
“好的,我下午去接你。”我说。
 
李洁没有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也没有心情吃饭了,开车离开了金沙湾别墅小区,来到了大沽河畔,此时已经是冬天,河面上的冷风吹过,我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抖,同时脑子更加的清醒:“王浩,你以后该检点一点了。”我在心里暗暗对自己提醒道。
 
整个下午,我都在大沽河边,想着如何应付李洁,同时如何让她原谅自己。
 
下午四点钟,我接到了李洁的电话,她让我半个小时之后,去接她下班,今天她提前半个小时下班。
 
“好的!”我说,随后她便挂断了电话。
 
二十分钟之后,我的车子停在了东城区政府办公大楼门前,并且已经在河西的法国餐厅盯了位置。
 
李洁走了出来,穿着一件黑色的羊绒大衣,面无表情的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我在河西的一家法国餐厅盯了位置。”我说。
 
李洁没有说话,而是微微的闭上了眼睛,将头靠在座椅上,看起来十分的疲惫。
 
“今天工作很累吗?”我一边开车一边对她询问道。
 
李洁没有说话,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又问了几句,看到她不理睬,于是便乖乖的闭上了嘴。
 
“今天这一关,看样子不好过。”我在心里暗道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