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790 791 792回 见面

 第七百九十章 见面

当我跑到二楼的时候,看到地上也躺了不少人,其中有雇佣的四名武林人,当然更多的是拿钢管的黑衣人。
 
突然一道人影从一个包厢里走了出来,我抬头望去,发现是宁勇,于是马上开口询问道:“陈萍、夏菲他们呢?”
 
“陈萍、倪果儿、张丽、纪雯四个人在这里,夏菲不见了。”宁勇说。
 
我急步朝着那个包厢走去,看到陈萍等四名女生正在哭泣,每个人身上都有伤,陈萍的右胳膊一片青肿,估摸着是挨了几棍,倪果儿腿瘸了,张丽和纪雯两人身上也有伤。
 
“陈萍,夏菲呢?”我急速的问道。
 
这几个女生之中,陈萍和夏菲两个人最重要,陈萍掌握着财务,夏菲掌控着所有的小姐,并且她已经怀孕四个月了,已经跟狗子领证,最近如果不是跟大嘴刘厮杀的话,狗子和夏菲正准备办酒席呢。
 
“不知道,当时很混乱。”陈萍摇了摇头。
 
随后我又询问了倪果儿三个人,可惜她们三个人也不知道夏菲去了那里。
 
我不死心,立刻去一楼问被打趴在地上的几名服务员,终于有人看到了夏菲:“浩哥,菲姐被对方抓走了。”一楼的一名男服务员说道。
 
听到这名男服务员的话,我的眉头紧锁了起来,对方抓走了夏菲,她还怀孕了,这下麻烦了。
 
几分钟之后,狗子满身是血的跑了过来,他那边的迪厅离KTV不远:“二哥,夏菲呢?”狗子问道,随后开始楼上楼下找夏菲:“夏菲?夏菲……”
 
“别找了,夏菲被对方抓走了。”我对狗子说道。
 
“啊!”狗子瞪大了眼睛惊呼了一声,几秒钟之后,我拿起地上的一条钢管吼道:“夏菲不能出事,她怀孕了,我去跟大嘴刘拼了。”
 
“站住,宁勇拦住他。”我大喊一声,随后叫宁勇拦住了暴走的狗子。
 
“二哥,救救夏菲吧,她怀孕了,她不能出事,呜呜……”宁勇拦住了狗子,狗子却趴在我面前哭了起来。
 
我眉头紧锁,对随后跑过来的小五等人说:“看着你们狗子叔。”
 
“是!”小五应道。
 
稍倾,我掏出手机拨通了三条的电话:“喂,三条,你那边怎么样了?”我问。
 
“他们退了。”三条说。
 
“你马上来KTV这边,夏菲被对方抓走了,鞍山路这边的事情你来处理。”我对三条说道。
 
“什么?夏菲被抓走了,好,我马上过去。”三条说。
 
四个场子同时遭受到了攻击,经过大体的询问,其他三个场子基本都是二十多个人,而KTV这边有三十多人,并且还夹杂着一些武林中人,因为那四名陶小军以前花钱雇佣的武林人,都被打趴在地上。
 
“大嘴刘的目的是夏菲?”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
 
大约五分钟之后,三条便开车过来了,我把事情交给他处理,然后带着宁勇离开了。
 
“我一定把夏菲带回来,大人和孩子我保证都没事。”走的时候,我对狗子说道。
 
“二哥,我跟你一块去。”狗子说。
 
“你先去医院,放心,我向你保证,夏菲不会出事。”我斩钉截铁的对狗子说道。
 
我干掉了大嘴刘的三名得力手下,他马上还以颜色,还好早有防备,再加上魏明、小五等人经过三年的训练,已经可以独挡一面,所以这一次,对方虽然人数很多,不过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只是四个场子都被砸了,唯一的遗憾就是夏菲被抓了,这让我心里充满了疑惑,对方砸场子是假,抓夏菲应该是其主要目的。
 
夏菲的事情处理不好,肯定对狗子有很大的影响,他可是我手下的一员大将,我不想出任何的问题。
 
我先拨通了一条龙的电话:“喂,叔,帮我个忙。”
 
“什么忙?”一条龙问,我和苏梦的事情没了希望之后,已经很少跟一条龙联系了,虽然前段时间他极力促成我和苏梦的事,并且还给我设套,录了一段视频给李洁看,不过这段时间却没有音信,估摸着是苏梦那边的问题,让一条龙放弃了希望。
 
“大嘴刘的电话给我。”我对一条龙说道。
 
“这段时间你和大嘴刘闹的动静不小啊,两个人好像准备争夺江城道上老大之位似的,啊!”一条龙冷冷的对我说道。
 
“叔,我的人被大嘴刘给抓了,还是一个孕妇,我不想她出事。”现在没有时间跟一条龙探讨江城谁是道上老大的事情,必须马上把夏菲救出来,不管花费如何的代价。
 
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
 
“叔,等我把人救出来,我再摆酒给你陪罪。”我说。
 
“138XXXX。”稍倾,手机里传出一条龙的声音:“小子,你好自为之。”说完之后,他便挂断了电话。
 
我现在没有心思去管一条龙,立刻拨打了大嘴刘的手机。
 
嘟……嘟……
 
铃声响了四下,电话另一端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喂,那位?”
 
“我是王浩。”我说。
 
“找我有事?”大嘴刘并没有吃惊,声音平淡的问道。
 
“把夏菲放了,条件你开。”我冷冷的说道。
 
“呵呵!”大嘴刘呵呵一笑,说:“你杀了我三名最得力的手下,我抓你一人,就心痛了?”
 
“只要放人,我什么都答应你,如果夏菲少了一根汗毛,我保证让你像赵家一样灰飞烟灭。”我的声音很冷。
 
“威胁我?”大嘴刘说。
 
我没有说话,该说的都已经说了。
 
“我在八仙楼,你一个人过来。”大约十几秒钟之后,电话另一端传来大嘴刘的声音。
 
“好!”我答应了,随后大嘴刘便挂断了电话。
 
下一秒,我将车停在路边,对宁勇说:“你下车。”
 
宁勇相着我,问:“怎么了?”
 
“大嘴刘让我一个人去。”我说。
 
“不行,我要跟着你,万一你出事呢?”宁勇不同意。
 
“下车,夏菲不能出事,男人的事情,不能让一个女人来承受,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孕妇。”我瞪着宁勇吼道。
 
宁勇盯着我,眼睛里露出一丝愤怒的目光,大约几秒钟之后,他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如果我回不来,我去忠义堂总部找周忆雪,告诉她大嘴刘不死,她的秘密就保不住了。”我对宁勇说道,说完便开车走了。
 
嗡……
 
我踩了一脚油门,车子朝着八仙楼疾驰而去。
 
八仙楼是大嘴刘开的一家酒楼,坐落于城北,我车速很快,不到十五分钟就来到了八仙楼,刚刚走进门,便被三人给拦住了,当首一人大约三十多岁,他身后跟着两名穿黑西装的汉子。
 
“王先生,上楼之前需要检查一下。”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盯着我说道。
 
我没有反抗,伸手让他们检查,身上除了钱夹和手机之外,我并没有带其他东西。
 
检查完之后,他们三个人带着我走进了电梯,然后一直坐到顶楼。
 
其实我在来的路上想过报警,但是最后给否定了,因为警察在这个时候基本上没用,等他们找到夏菲,基本就是一具尸体了。
 
来到顶楼之后,我被带进了一个房间,房间里人不多,除了大嘴刘之外,还有两名保镖,这两个人,一看就是习武之人,因为我在他们两人身上闻到了跟宁勇一样的气息。
 
“大哥,人来了。”三十岁的男子对正坐着喝茶的大嘴刘说道。
 
“嗯!”大嘴刘应了一声,抬头朝着我看来,而此时我也正在盯着他看。
 
“英雄出少年啊,当年我手低下的一个小按摩技师,现在却成了江城响当当的人物,竟然还想跟我争老大之位。”十几秒钟之后,大嘴刘开口说道。
 
“人呢?”我没有理睬他的话,直接冷冰冰的盯着他问道。
 
砰!
 
可惜回答我的却是大嘴刘身后一名保镖的拳头,这人的速度很快,一闪就到了我的面前,拳头随之打在我的肚子上,我刚要反抗,却被身后的两名黑衣男子给扭住了胳膊,此时只能挨打的份。
 
砰砰……
 
几拳过去,我咬牙没有叫出声,脸色狰狞的盯着大刘嘴,说:“夏菲,人呢?”
 
“停!”大嘴刘摆了摆手,那名保镖才停止殴打我。
 
其实说起来,这算是我和大嘴刘的第二次见面,第一次见面他去找黄胖子,当时我在人群里见过他一次,可惜那个时候自己只是一个小屌丝。
 
“小子,你这么在乎叫夏菲的女人,难道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大嘴刘饶有兴趣的盯着我问道。
 
“大刘嘴,别碰触我的底线,我可以向你低头,但是夏菲不能少一根汗毛,不然的话,赵家就是你的榜样。”我噗的一声,吐出嘴里的一口血痰,冷冷的盯着大嘴刘说道。
 
“小子,你这是第二次威胁我了,信不信我现在就宰了你?”大嘴刘双眼微眯,射出了两道寒光。
 
“我死了,你也活不了,不信试试看。”我的表情没有一丝波动的看着大嘴刘说道。







 
第七百九十一章 敢不敢赌
“这话赵四海也跟我说过,可惜我现在还没有死,而赵家已经灰飞烟灭了。”我双眼微眯,盯着大嘴刘说道。
 
房间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气氛一瞬间变得紧张起来,大约过了有一分多钟,大嘴刘突然呵呵一笑,说:“你还挺有胆量嘛。”
 
“哼!”我冷哼了一声,说:“放了夏菲,条件你开。”
 
“既然你这么在乎这个女人,这样吧,一个亿外加跪下跟我道歉,还有以后你的地盘就是鞍山路附近,敢越界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对了,江城的赌博业你就不要掺和了,最后,谢谢你帮我搞掉姚二麻子。”大嘴刘盯着我说道。
 
听了他的条件,我心里腾的一下涌出一阵怒火,双眼露出两道寒光,不过左右被对方两名保镖给扭着,身体根本动弹不了,不然的话,我绝对会扑上去,即便只有百分之十的机会,我也弄死这个王八蛋。
 
“怎么,看你的样子还不服气,他妈的,老子实话告诉你,不是上面打了招呼放你一条生路,老子早弄死你了。”大嘴刘瞪大了眼睛骂道。
 
“老子弄死你。”我吼道,为了搞掉姚二麻子,为了侵吞江城的赌博业,我花费了大量的心血,去年就开始搞赌船,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竟然给大嘴刘这个王八蛋做了嫁衣,让他摘了桃子,这件事情心里感觉太窝囊了。
 
砰砰砰……
 
我的话刚刚吼完,肚子上马上又挨了几拳,身体瞬间佝偻了起来,刀绞般的疼痛从腹部传遍了全身:“大嘴刘,你个王八蛋。”
 
“还有力气骂我,给老子打。”
 
砰砰……
 
最终我被打的鼻青脸肿趴在地上不动了,实在太他妈痛了,大约有五分钟,我才缓过劲来。
 
“也不知道你这孙子怎么跟周志国搭上了关系,不然的话,老子早把你扔大沽河里喂王八了。”大嘴刘说。
 
“赵四海也扔过老子,孙子,有种你扔一个试试。”我趴在地上,抬头看着大嘴刘说道。
 
“真他妈嘴硬,把那个女人带上来。”大嘴刘摸了一下他的光头脑袋,对旁边的保镖喊了一声。
 
稍倾,夏菲被那名保镖推搡着来到了我的面前。
 
“二哥,救救我和孩子。”夏菲哭着对我喊道。
 
“放心,我肯定救你出去,你和孩子都会没事,过几天就给你和狗子办婚礼。”我想露出一个笑容,可惜此时鼻青脸肿,笑起来估摸着比哭还难看。
 
“大嘴刘,放了她,男人之间的事情不要牵扯女人。”我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盯着眼前的大嘴刘说道:“江城赌博业是你的了。”
 
“本来就是老子的。”大嘴刘嚣张的说道。
 
我心里有火,不过最终没有表现出来,夏菲有了四个月的身孕,如果她出事的话,狗子这辈子怕是走不出阴影。
 
“一个亿外加跪下道歉,咱们两人的事情就算是清了。”大嘴刘盯着我说道。
 
“钱没有,让老子跪下向你道歉,门都没有,放了她,我不再跟你争江城的赌博业。”我冷冷的盯着大嘴刘说道。
 
“小子,你有谈条件的权力的吗?信不信我让人当着你的面轮了她,然后再把她从楼上扔下去。”大嘴刘对我吼道。
 
我双眼微眯,盯着大嘴刘,全身散发着一种阴冷的气息:“听着,你可以这样做,但是除非你把我一块从楼上扔下去,不然的话,我保证,我会不择手段的报复,对象不仅仅是你们,还包括你们的家人,也许某一天,我会让人在你面前轮了你十二岁的女儿,然后再把他从楼上扔下去。”我盯着大嘴刘,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敢,老子现在就弄死你。”当我提到他十二岁女儿的时候,大嘴刘暴怒,再也没有刚才云淡风轻的表情。
 
“来啊,我保证,今天晚上我死了,明天你也活不成,不信你就试试看。”我瞪着血红的眼睛对着大嘴刘吼道。
 
大嘴刘瞪着我,我反瞪着他,大约十几秒钟之后,他怒吼一声:“给老子打!”
 
砰砰砰……
 
接着我被旁边的几名保镖一阵狠揍,打得在地上爬不起来了,牙也掉了几颗。
 
“不要打了,你们不要打了。”耳边传来夏菲的哭喊声,其实按理来说,夏菲十六岁出来混,到现在也有十年了,经历过几次生死,一般的小场面根本不会让她哭喊,不过这次她却哭得很厉害,我估摸着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
 
呸!
 
停止殴打之后,我吐出嘴里的鲜血,趴在地上缓了几分钟,这才慢慢的坐了起来,抬头盯着大嘴刘看去。
 
“小子,看你的熊样也没有一个亿,我写了一个欠条,让他签字。”大嘴刘弄了一个欠条,然后递给了旁边的保镖,那名保镖拿着欠条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看着眼前的欠条,根本没有伸手去接。
 
“小子,不签字的话,信不信我现在让人扒了她的衣服,然后把你们两人赤身果体的绑在一起,拍个视频给你的手下看看。”大嘴刘用手一指旁边哭泣的夏菲,一脸淫/笑的对我说道。
 
我的嘴角一阵抽搐,现在自己根本没有一点反抗之力,如果真被对方给扒光了衣服,然后跟夏菲绑在一起,那实在太他妈尴尬了,如果再让狗子看到,后果不敢想象,再说夏菲现在还怀着孩子,不能受太大的刺激。
 
思考了几秒钟,我盯着大嘴刘说:“好,老子签。”说完,我在欠条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又被旁边的保镖抓着我的手,沾了一点我自己的鲜血,按了一个手印。
 
大嘴刘接过欠条,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跪下,道歉,咱们的事情就算是两清了。”
 
“孙子,你想都别想。”我瞪着他说道。
 
“把那女人的衣服扒了。”大嘴刘歪着脑袋,冷冷的说道。
 
“你敢!”我吼道。
 
“你看我敢不敢,扒了。”他说。
 
“你们干什么,不要,走开!”耳边传来夏菲的哭喊声,我根本不敢朝她那边看。
 
“等一下。”我双拳紧握,牙齿紧咬,全身颤抖了起来,然后大吼了起来。
 
“住手,跪吧,你没有选择,小子,跟我玩,你还太嫩了,不是周志国,你他妈早就死了,根本不用老子出面,操,敢杀我三名得力手下,真他妈吃了熊心豹子胆。”大嘴刘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将烟圈吐在我的脸上,一副吃定我的模样。
 
呸!
 
我吐了一口血痰,盯着大嘴说道:“想不想知道赵四海是怎么死的?”
 
赵四海的事情在江城江湖之中成了一个谜,流传了不少的版本,大嘴刘做为江城的一霸,我想他肯定有兴趣。
 
“你刚才说赵家是你弄死的,我倒是也听到了一点风声,你小子就是一个屌丝,真不知道赵家怎么毁在你的手里。”大嘴刘打量着我说道。
 
他和省里的陈书/记有联系,可能听到了一点消息,江城的其他小势力,根本就不知道赵四海是我弄死的。
 
“你知道赵家是怎么发家的吗?”我盯着他问。
 
大嘴刘眨了眨眼睛,看着我没有说话。
 
“601军工厂,你应该听说过吧,十六年前可是一个国营大厂。”我说。
 
“闭嘴。”大嘴刘脸色突然一变,对我冷冷的说道:“小子,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老子他妈就是不想活了。”我吼道,然后突然爬起来,朝着旁边的窗户跑去,一只脚跨过了窗户,转头盯着大嘴刘。
 
“小子,你想自杀吗?呵呵,有意思。”他看着我说道。
 
“姓刘的,我告诉你,只要老子今天死在你这里,如果明天你不死的话,601军工厂的事情就会传得满城风雨,要不要赌一下。”我盯着他说道,目光里闪烁着寒光。
 
“大哥,这小子失心疯了,让他跳吧,这样我们还省了很多麻烦。”刚才带我进来的那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开口说道。
 
“你闭嘴。”大嘴刘吼了一声,那人马上闭上了嘴,一脸奇怪的表情。
 
“大嘴刘,你既然跟省里的陈书/记有关系,应该知道某些东西碰不得,一碰不管你是什么牛逼人物,得要死,并且绝对是斩草除根,就像赵家一样,赵四海死,赵四海的老婆孩子都要死,就连关在牢里的赵建国都成了植物人,要不要赌一下,那些人为了保护这个秘密,是否会灭了你的全家。”我盯着大嘴刘说道,声音很轻,但是我每说一个字,都能看到他的神情越来越紧张,身体慢慢的绷紧。
 
“大哥……”
 
“闭嘴!”保镖想说话,被大嘴刘给吼了一嗓子,他此时的目光一直盯着我,久久没有说话。
 
大约过了有一分多钟,大嘴刘绷紧的身体一下子松弛了下来:“小子,你赢了。”他说。
 
“我可以带人走了吗?”我盯着大嘴刘问道。
 
大嘴刘没有说话,朝着我挥了挥手,估摸着心里已经气疯了,但是他不敢赌,因为这里牵扯的事情绝对不能碰,一碰就得死,赵家就是例子,我这一招对其他人可能没用,因为别人都不知道内幕,大嘴刘不一样,他可是陈书/记的人,肯定多多少少知道一点什么。
 
我把腿从窗户上拿下来,然后一瘸一拐的走到夏菲面前,对着抓着夏菲的那名保镖吼道:“滚开!”
 
“你……”那名保镖很生气。
 
“让他们走!”大嘴刘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大哥!”保镖说道,随后松开了夏菲的手臂。
 
“二哥。”夏菲哭着扑到我的怀里。
 
“没事了,我们走。”我拍了拍夏菲的后背,小声的对她安慰道,然后抱着她,慢慢的朝着房间外边走去。
 
“小子,这一次我就饶了你,不过以后你敢再跟我做对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身后传来大嘴刘的声音。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转头,带着夏菲慢慢的离开了房间,当房门吱呀一声关上的事情,我提起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刚才完全就是吓唬大嘴刘,说实话,从楼上往下看,我脑袋都有点发晕,真有点不敢跳,刚才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如果真给他跪了的话,这辈子我就完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这是底线。
 
当我和夏菲坐电梯来到八仙楼的楼下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她扶着我了:“二哥,你没事吧?”夏菲一脸关心的问道。
 
第七百九十二章 想通了
“没事,都是皮外伤。”我吡着牙上了车。
 
“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吧。”夏菲说。
 
“好,去医院给你做一下检查,免得动了胎气。”我说。
 
“啊!”夏菲愣了一下,说:“二哥,谢谢你救了我和我的孩子。”
 
“狗子是我的兄弟,你也是我的姐妹,咱们都是一家人,我当然要救你了,对了,过几天就给你和狗子办婚礼吧,不然的话,你肚子大起来,穿婚纱就不好看了。”我笑着说道,不过笑的时候扯动着脸上的伤口,让我惨叫了一声。
 
哎呀!
 
“二哥,怎么了,你没事吧?”夏菲紧张的问道。
 
“没事!”我摇了摇头,说:“夏菲,我刚才跟大嘴刘说的话,你最好全部忘掉,不要告诉任何人,明白吗?”
 
“我懂!”夏菲点了点头,她在社会上混了十年,连大嘴刘都害怕的事情,她应该能明白其中的轻重缓急。
 
嗡……
 
夏菲开车朝着江城第一人民医院驶去,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掏出手机拨打了狗子的电话。
 
嘟……嘟……
 
铃声刚刚响起,电话另一端便传来狗子焦急的声音:“喂,二哥,夏菲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就在我身边。”我说,然后把电话伸到夏菲嘴边,说:“跟狗子说两句话,别让他担心。”
 
“狗子,你没事了,二哥把我救出来了,你别担心。”夏菲对着手机说道。
 
“太好了,你没事太好了,刚才吓死我了,孩子没事吧?”狗子语无伦次的问道。
 
“没事,不跟你说了,我正开车去医院呢。”夏菲说。
 
“去医院,怎么了?”狗子问。
 
“二哥被大嘴刘打伤了。”夏菲说:“好了,不说了,正开车。”
 
我把手机拿了回来,说:“狗子,夏菲没事了,你不用担心了,一会我们就回去了。”
 
“二哥,你受伤了吗?严不严重,要不要把兄弟们都叫齐了,跟大嘴刘干一场大的。”电话里的声音变成了三条。
 
听了三条的话,我心里一动,如果现在集中人手杀到八仙楼的话,搞不好可以弄死大嘴刘。
 
不过思来想去,大嘴刘肯定不是那么容易搞死的,万一打蛇不死的话,接下来就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了,就是你死我活。
 
“算了,都在鞍山路好好待着,一会我们就回去了。”我说。
 
正当我讲话的时候,另一个电话打了进来,于是我马上开口对三条和狗子等人说道:“不讲了,有个电话,挂了。”说完,我便挂断了电话,看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想了一下,才记起来,今天好像还跟安北有一个约定,如果他想通了的话,在十二点之前打我的手机,此时差十分凌晨十二点。
 
我按下了接听键:“喂,你好!”
 
“你好,我是安北。”电话另一端果然传来安北的声音。
 
“想通了?”我问。
 
“不是为了你,也不是为了我自己,我妈不想离开东城。”安北说。
 
“这就对了嘛,明天,我会让田局长提升你为分局刑警队的副队长,胡建的案子就交给你了。”我对安北说道。
 
“我一定会查出幕后黑手。”他说。
 
“幕后黑手是谁我知道,我需要证据,铁一般的证据,任何人都无非否认和推/翻的证据,明白吗?”我对安北说。
 
“懂了。”他说。
 
“舞台给你了,都说你是神探,小福尔摩斯,不要让我失望。”我说。
 
“挂了。”安北没有多说什么,准备挂断电话,这小子还真是有个性,不过有才华的人都有点持才傲物,我也理解。
 
“等等。”我马上说道。
 
“还有事?”他问。
 
“胡建的案子肯定会有来自警察内部的压力,你提前有一个心理准备。”我说。
 
“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他们敢当着李洁书/记的面诬陷你们,没有后台就不正常了,挂了。”安北说,随后直接挂断了电话,没有再给我说话的机会。
 
“有个性。”我看着手机,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
 
我给了安北一个刑警副队长的位置,换了任何人都肯定会千恩万谢,他倒好,对我的态度相当冷漠。
 
“二哥,谁有个性?”开车的夏菲一脸疑惑的盯着我问道。
 
“没谁,好好开车。”我说,并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她。
 
“哦!”她应了一声,没有多问。
 
稍倾,车子到了医院,我都是皮外伤,伤了一点药便完事了,夏菲在我的要求下,去妇科做了全面检查,正在做检查的时候,三条、狗子、宁勇等人都来了医院。
 
“你们怎么都来了,不是说在鞍山路等着我吗?”我看着他们说道。
 
“二哥,我们怕你和夏菲再出事。”三条说。
 
“既然你们都来了,那我就先走了,三条,四个场子的事情,你和狗子商议着办,需要多少钱重新装修,直接报给陈萍就可以了。”我对三条说道。
 
“好,二哥放心,四个场子的事情,我和狗子会处理好。”三条说。
 
“狗子,夏菲没事,我只是不放心,让她来医院做一个全面检查。”看到狗子一脸焦急担心的模样,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没事就好。”狗子说,他今天晚上可能真吓怕了。
 
“你在这里等着她吧,我先走了,还有点事情。”我说。
 
“二哥,谢谢你。”狗子非常诚恳的对我感谢道。
 
“自家兄弟,说谢就太客气了,好了,过几天就给夏菲办个婚礼吧,人家都有了你的孩子了。”我笑着对狗子说道。
 
“嗯!”他点了点头。
 
把夏菲交给狗子之后,我带着宁勇离开了,不过并没有离开医院,而是离开了急诊大厅,朝着住院楼走去,小军仍然在医院里住着,从曲冰传那里得来的消息,他一直没有清醒,听说李南他们猜测小军是故意装昏迷,于是用了一点手段,可惜没有效果,被徐彤彤发现之后,非常的生气,昨天约曲冰一块出去喝酒,还说起这件事情。
 
我和宁勇来到住院楼,朝着小军的病房走去,可是在离病房大约三米的地方被李南的人拦住了。
 
“里边是我兄弟,我来探视都不行吗?”我盯着李南的人说道。
 
“陶小军是谋杀嫌疑人,不准任何人探视,走开,再不走开,就是妨碍公务,小心我们把你也拘留起来。”对方冷冷的说道,还用手推了我一下。
 
“操!”旁边的宁勇骂了一句,就准备冲上去动手,他早就想来看小军了,只是一直被我拦着。
 
“宁勇,住手。”我马上把宁勇拉住了,生怕他跟对方动手,即便能将门口的这两个人瞬间干趴下,但是那就成了袭警,会引来更大的麻烦,毕竟是法治社会,有些事情可以走歪道,但是有些事情必须走正道解决,公然袭警,那就是找死,以后别想在江城露面了。
 
“小子,还想动手,来啊,动一下试试,敢紧滚,信不信把你们两人都抓进去。”李南的人非常的嚣张。
 
宁勇想动手,被我大力的推走了:“别激动,上了他们的当,只要你动手,就是袭警,即便今天晚上跑了,明天你就成为全国通缉犯。”我对宁勇劝说道。
 
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宁勇带离了住院楼。
 
“难道我们不管小军了吗?他现在还在昏迷,对方肯定不会给他找好医生,万一过了最佳治疗时期,小军就完蛋了。”宁勇对我吼道,他们师兄弟的感觉很深,从小一起吃苦练武,平时看不出来,小军出事之后,我才发现,宁勇对小军的感情很深,就像亲哥哥一样。
 
“宁勇,我会想办法的,给我一点时间,相信我,好吗?“我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宁勇最终点了点头,不过随后他冷冷的说道:“如果小军有个三长两短,我弄死李南之后,再把大嘴刘的势力给血洗了,然后亡命天涯。”
 
“不要这样想,小军肯定会没事的,当时医生说了,他很快就会醒,并且也没有伤到脑袋,我猜多半是装的,不然醒了之后,肯定要受李南他们的折磨,小军聪明着呢。”我对宁勇说道。
 
宁勇眨了眨眼睛,一脸半信半疑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