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784 785 786 回 魔高一尺

 
第七百八十四章 魔高一丈

我一路风驰电掣,不到一个小时,终于来到了云山镇的山水宾馆,可惜无论我怎么敲门,房间里没有任何的动静,当我找到服务员打开熊兵他们开的两个房间的时候,被眼前的情况给震惊了。
 
“啊……”耳边响起服务员声嘶力竭的喝叫声。
 
“怎么会这样?”这是李洁的声音,估摸着此时她已经吓傻了。
 
房间里酒气冲天,陆晶被绑在一把椅子上,浑身的血污,脑袋达拉着,头发遮盖住了脸庞,身上一点活人的气息都没有,以我的经验,她八成是死了。
 
我真是万万没有想到,情况会变成这样,本来以为对方最多把陆晶救走,来的路上还在为熊兵等人的安全担心,现在看来,熊兵他们倒是没事,不过个个像喝醉了一样,东倒西歪的躺在床上,而陆晶被绑在椅子上,生死不知。
 
宁勇准备走进房间查看,我急忙拦住了他,说:“不要进去。”宁勇眉头微皱,眼睛里露出疑惑的目光,不过最终没有多问,也没有走进房间。
 
“王浩,快想办法,对方是想光明正大的把你也弄进去。”李洁最先反应了过来,一脸焦急的开口对我说道。
 
她想到了,我也想到了,可惜当我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云山镇的警察已经从电梯里冲了出来,其中还包括县里边的刑警和特警。
 
“我擦,速度还真快啊。”看着荷枪实弹冲出来的警察,我心里一阵苦涩:“妈蛋,为什么就没有想到对方可以监听自己的手机呢?”
 
云山镇属于度平县,为首的一人,竟然是度平县的刑警队长,一脸的络腮胡,对着在场的所有人吼道:“都别动,把现场的人都控制住,给我带回局里去。”
 
我朝着李洁看去,如果被对方带进局里,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这明显是一个全套,反抗的话,很可能成为通缉犯,再也没有逐鹿江城的资格,不反抗的话,情况可能更加糟糕,进了局子里,搞不好有生命之忧。
 
进退两难,现在只能期望李洁凭借着东城区委书/记的身份,让对方放我们离开,不过既然是一个阴谋,我想八成对方不会买帐。
 
李洁微微点了点头,走到了络腮胡面前,说:“你好,我叫李洁,是东城区的区委书/记,里边的人是我们东城区公安公局的人,你看可不可以……”
 
“不好意思李书/记,现在这里发生了命案,做为公民都有配合公安机关调查我义务,你既然在现场,那更好不过,跟我们回局里做一个笔录,如果没有嫌疑的话,然后就可以离开了。”络腮胡一脸公事公办的表情。
 
“哼,我给你们县委楚书/记打电话。”李洁冷哼一声,然后打开原来的手机,随后开始打电话。
 
我对于李洁的电话并不报有任何的希望,估摸着这个时间段,度平县的书/记和县长的手机肯定都关机了。
 
“怎么办?”我在心里急速的想着对策:“打电话给周志国?不行,远水解不了近渴。”
 
“难道真接给郝弘文打电话?也不行,周志国并没有把我介绍给他,虽然他可以已经猜到了我和周志国的关系。”
 
思来想去,我一时之间,感觉到没有任何办法了,络腮胡子带人朝着我和宁勇走了过来,我知道再不发出求救信号,就要完蛋了,于是用新手机,偷偷给周忆雪发了一条短信:“我被度平县公安局抓了,让你爸救我,如果我死在里边的话,临死之前,我会说出所有的秘密。”
 
发完之后,我立刻把短信删掉,然后快速的走到正在不停打电话的李洁面前,说:“李书/记,救救我,我跟你一块来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凭什么抓我?”我扑到李洁身上的一瞬间,将手机装进了她的口袋,同时小声的在她耳边说道:“他们不敢对你怎么样,尽快离开度平县,帮忙想办法救我。”
 
“嗯!”李洁微微点了点头。
 
稍倾,络腮胡让人把我和宁勇两人控制了起来,然后押到了楼下的车里。
 
在电梯里的时候,宁勇朝着我看了一眼,我知道他什么意思,凭借着他的武力,虽然被戴上了手铐,但是干掉身边押送我们的两个人,简直是轻而易举。
 
一瞬间,我也有种想让宁勇动手的冲动,不过最终想了想,微微对棕勇摇了摇头,让他不要轻举妄动。
 
来到山水宾馆楼下之后,我发现楼下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埋伏着一大堆的警察,竟然是除了押送我和宁勇的两名是警察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我擦,什么意思?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对方的目标就是我,可是为什么只让两名派出所的民警将我和宁勇押送下来,然后被推进车里便不管了,两名民警在警车外边抽着烟,时不时的聊上几句。
 
“二叔,我出去打晕他们两个人,我们跑吧。”宁勇盯着车子外边抽烟的两名派出所民警,小声的对我说道:“我刚才观察过了,除了这两名警察之外,只有旁边四名协助维持只需的协警,他们几个人对我来说,半分钟之内,全部让他们躺下。”
 
我此时没有说话,心里充满了疑惑:“难道对方疏忽了?”
 
“不可能,这么精密的计划,目的就是我,怎么可能疏忽。”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你不说话就是同意了,进了局子再想跑的话,可就没机会了。”宁勇看到我不说话,再次开口说道,声音有点焦急。
 
“宁勇,你有没有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就这么点警力?还让两名派出所的民警看押我们,难道他们不知道你的厉害?”我对宁勇问道。
 
“武术已经没落,在大部人的眼里,武术等于舞术,根本没有实战价值。”宁勇说。
 
我眉头微皱,摇了摇头,说:“不对,我闻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这种布置好像在告诉我们,快跑吧,快跑吧,打晕眼前的两个人快跑吧。”
 
“呃?”宁勇听了我的话之后,愣了一下,问:“你说对方想放我们两人离开?”
 
“宁勇,如果我们现在跑了的话,会怎么样?”我对他问道。
 
“会……做贼心虚,畏罪潜逃,黄泥巴沾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宁勇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对,到了那个时间,我们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只能沦落为逃犯,甚至于对方已经在周围布置好了枪手,只要我们两人敢打晕警察逃跑,对方也许会当场击毙我们。”我朝着四周至高点看了看,对宁勇说道。
 
“有这么邪门?”宁勇有点不相信。
 
“俗话说,事不寻常必有妖,不可不防,等着吧,虽然进了局子,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是一时半会还没有性命之忧。”我冷冷的说道,看着周围的布置,对自己的猜测越来越觉得十有八/九。
 
大约一刻钟之后,大批的警察才从山水宾馆里出来,我看到熊兵等人都被戴上了手铐,让特警押上了警车,他们对李洁还是保持着尊敬,并没有戴手铐,不过也被请进了警车。
 
络腮湖带着两名特警坐进了我和宁勇待的警车,而在外边抽烟的两名派出所民警果然没有上这辆警察,而是帮着协警维持秩序去了。
 
“妈蛋,果然有鬼,还好老子没有上当,万一真得让宁勇动手的话,搞不好真会被对方击毙。”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侥幸,同时意识到对方的报复是如此的犀利,绝对有孔志高的影子。
 
“看来跟宋佳谈判破裂之后,孔志高也想要我的命了,妈蛋,姓高的,我看你蹦哒几天。”我在心里暗骂一声。
 
络腮胡一脸阴森的盯着我和宁勇两人,随后冷哼了一声,对一名手下说:“回局里。”
 
警车一路呼啸,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我和宁勇两人被带回了度平县公安局,随后被分开了,我被带进了一个审问室,估摸着宁勇也被带到了另一个审问室,对方想要连夜突审。
 
审问我的人赫然是络腮胡和一名女警,女警在电脑上敲打着什么,络腮胡用阴森森的目光盯着我,一句话没说。
 
我历经三年的磨难,早已经可以坐到心如止水,面对络腮胡的目光,我并没有任何的退缩,面无表情,眼神坦然。
 
二分钟之后,络腮胡可能觉得他营造的这种气氛无法撼动我的内心,于是终于开口说道:“姓名?”
 
“王浩!”我说。
 
“姓别?”
 
“男!”
 
……
 
一些常规的问题问完之后,络腮胡冷冷的盯着我问:“说说吧,你是如何伙同熊兵残害陆晶的。”
 
“伙同熊兵,残害陆晶?”一瞬间,我愣住了,这还没有审呢,就给我下了结论,操!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和李洁书/记一块到的山水宾馆,我们是去找熊队长,可是没有叫开门,于是便让服务员打开了房门,房门打开之后,就看到里边一片狼藉。”我把当时的情况详细的讲了一遍。
 
“不承认是吧,哼,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最好老实一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啪!络腮胡一拍桌子,对我大喝一声。








第七百八十五章 折磨

 “我说的都是实话,东城区的李洁书/记可以证明。”我说。

“哼,王浩,别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没有证据会把你抓到这里来吗?你自己交代叫坦白从宽,还可以减刑,如果拒不交代的话,哼,等着把牢底坐穿吧。”络腮胡怒吼一声。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当时我和东城的李洁书/记一块到的山水宾馆,还有山水宾馆的服务员可以作证,至于陆晶为什么会惨死在房间里,我不知道,你们想栽赃的话,哼,那就尽管来吧,老子不信邪能胜正。”我冷哼了一声,盯着络腮胡说道,很明显,这是一个套,就等着我往里边钻,放在古代,我基本上会被屈打成招,还好新社会讲究民/主,不过衙门里仍然有折磨你的办法。

最常用的就是疲劳审讯,几个人轮换着审你,人不睡觉,脑袋就会失去思考的能力,从而稀里糊涂的把莫须有的事情揽在自己身上,等清醒过来的时候,木已成舟,想翻案比登天还难。

我以前被刑警队审过五天,五天五夜没合眼,刚睡不一分钟,就会被叫起来,那种滋味都肉/体的折磨还难熬,只差一点点我的意志就崩溃了,一旦意志崩溃,什么罪都会揽下来,只要让睡一会觉,这种折磨杀人不见血,是公安局里经常用的手段。

现在有监控还好,以前没有监控,到了公安局能把你摆成十八段,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不然的话,只能死路一条。

“王浩,我给你坦白的机会,你不好好把握,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既然你没有进过案发现场,那么房间里为什么会有你的指纹?”络腮胡问道。

“我在跟李洁书/记去之前,已经去找过熊兵。”我说。

“找熊兵干什么?为什么熊兵会把陆晶囚禁在山水宾馆?”络腮胡问道。

“陆昌涉枪一案移交东城公局处理,而她又是陶小军一案的重要证人,鉴于姚二麻子刚刚在看守所自杀,熊队长认为应该秘密传唤陆晶,所以就把她叫到了山水宾馆,还有我纠正一下,不是囚禁而是秘密传唤。”我面无表情的说道,心里明明知道对方是想冤枉自己,解释再多也没用,但是还必须把该说的话全部说出来,这令我十分的不爽。

“是囚禁还是秘密传唤不是你说的算。”络腮胡子怒吼一声。

“也不是你说的算。”我反驳道。

“妈啦个巴子。”络腮胡子大骂一声,随后对旁边的女警说道:“把监控关了。”

“胡队长!”女警看了络腮胡子一眼。

“关了,你先出去。”络腮胡再次说道。

最终那名在电脑前做记录的女警关了监控,然后走出了审讯室。

络腮胡子阴森森的走到我的面前:“小子,你的嘴很硬是吧,看看你的嘴硬还是老子的拳头硬。”他凶巴巴的说道。

“孙子,今天除非你弄死我,不然的话,只要我活着出去,我弄死你全家。”我扬着头,瞪着走到眼前的络腮胡子,冷冷的说道。

“操!”络腮胡子大骂一声,手里拿着一本书隔在我的身体上,然后拳头一拳接一拳的打在书上,妈蛋,这个王八蛋是个老手,这种打法,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淤青,但是却能把人打出内伤。

“叫啊,你不是嘴硬吗?给老子叫啊。”络腮胡大嚷道。

我感觉胸口火辣辣的痛,对方每一拳下去,我的胃都会一阵抽搐,疼痛传遍了全身,我很想大声惨叫,但是愣是忍住了没叫,因为自己的模样越惨,络腮胡这个王八蛋肯定会得意。

殴打持续了一刻钟,络腮胡才停手,我整个胸腔火辣辣的疼痛,胃部如同刀绞一般,脸色发白,豆大的汗珠从脸颊流了下来,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打出内伤。

咳咳……

我不停的咳嗽着。

稍倾,女警再次走了进来,打开监控,络腮胡这个王八蛋又开始人模狗样的审问我:“说说你为什么指使熊兵残害陆晶。”

“该说的我都说了,从现在开始,我保持沉默。”我说。

“小子,以为我治不了你是吧,等着,咱们慢慢熬。”络腮胡子冷冷的说道,眼睛里充满了阴暗的目光。

接下来,不出我的意料,又是疲劳审讯,同时期间夹杂着殴打,不过络腮胡几个人都是老手,橡胶棍包裹着厚布打我,隔着书用棍子打我的肚子和胃部,把我隔天的饭都差一点打出来。

放在三年之前,这种不让睡觉,同时身体还要遭受殴打的折磨,我早就认了,还不如死了的好。

不过现在的我,对于这种折磨还能抗得住,三年的历练,几十次的面对生死,我的心里早已经稳如磐石,意志坚定,不会轻易被地方给击垮,再说我心里还有希望,李洁应该会想办法救我,周志国也会想办法救我,估摸着只要熬三到四天,应该就能获救了。

一天一夜审下来,我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被打的浑身酸痛,可是皮肤却没有一点外伤,心里问候着络腮胡子等人的十八代祖宗。对方也不好过,三个人轮流审我,此时脸上也露出了疲态。

络腮胡等三人出去抽烟去了,我得到了片刻的休息,心中暗道:“宁勇和熊兵等人估摸着此时也在经受这种折磨,宁勇应该能熬得住,希望熊兵也能挺住,千万不能松口,至于熊兵的几个手下,只能寄希望他们不要乱咬了。”

“周志国应该接到消息了吧,这都一天一夜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我在心里暗暗着急。

“李洁现在应该早放出去了,难道他们敢关李洁二十四小时?”我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可惜一直被关在小黑屋里,对外边的情况,一概不知。

吱呀!

审讯室的门开了,络腮胡子等三人走了进来,只见他走到我的面前,冷笑了一声,说:“小子,骨头还挺用,一会试试你还能不能挺住。”

“孙子,现在是法治社会,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县局刑警队长能够一手遮天。”我瞪着血红的眼睛,盯着络腮胡吼道。

啪!啪!

络腮胡子抬手抽了我两个耳光,还要再打我的时候,被他的两名手下拦住了:“老大,别生气,打出外伤就不好交代了,我们慢慢整他。”

“哼,把这孙子弄拘留室去。”络腮胡子说。

“嗯!”他的两名手下点头应了一声,然后把我坐铁椅子上押了起来,一瞬间,我想要反抗逃出去,但是想了想,真得逃了的话,对方绝对会往死里整我,搞不好会动枪,于是思来想去,最终没有行动,任凭对方两人把我押到了拘留室。

在拘留室里,我被扒光了衣服,想要反抗,可惜络腮胡子他们有三个人,直接武力把我圧在地上,强行扒光了衣服。

“放开我,你们想干什么?还有没有王法?”我心里又惊又怕,歇斯底里的吼叫道。

“王法?哼,把他铐起来。”络腮胡子怒喝一声,随后灶身裸/体的我被铐在一条铁管上,这条铁管的位置很别扭,铐在上面,蹲不下去,站不起来,能把人累死,并且我还赤身裸/体,此时已经初冬,天气寒冷,特别是晚上,已经达到了零度左右。

“把窗打开。”络腮胡子继续吩咐道。

吱呀!吱呀!

拘留室的两个窗户被打开了,冷风一瞬间从外边吹了进来,我身体一阵颤抖,出了一片鸡皮疙瘩。

本来我以这这就完了,估摸着他们是想冻我一个晚上,万万没有想到,这群王八蛋太损了,也太阴了,只见络腮胡子的两名手下,提着两个塑料桶凉水过来,然后哗啦、哗啦,浇在了我的身上,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冻得颤抖了起来。

“我/操/你大爷,有种你们三个王八蛋弄死老子,这次弄不死我,老子出去之后,弄死你们全家,我/操/你全家的女性。”我一边全身冻的颤抖着,一边破口大骂。

“每隔半个小时,给他浇一桶凉水,看这孙子能坚持多久。”络腮胡子带着两名手下朝着拘留室外边走去,在关门的一瞬间,我听到他说:“记着,别把这小子真弄死了。”

“明白,头!”

砰!

拘留室的门关上了,我仍然在破口大骂,什么难听骂什么,可惜骂了五分钟,自己嗓子骂哑了,对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北方冬天的晚上,没有夜服都能冻死人,更何况我站不起,蹲不下去,并且还被浇了两大桶凉水,此时我感觉快要被冻成冰棍子,真是生不如死,可惜这种折磨,只要不暴出去,一点外伤都没有,也不会真冻死人,只会感冒,而当人病了的时候,再加上疲劳审讯的话,没有人能够熬过去,就是铁人也不行。

“王浩,坚持下去,坚持下去。”停止咒骂之后,我不停的在心里对自己打气,因为感觉到内心深处竟然有一丝松动,冒出一种不如承认了的想法,因为一天一夜没睡觉了,又遭受这种折磨,真是生不如死。

“卑鄙,无耻,下流,你们不是人,有种真接枪毙老子。”我突然大声吼道,可惜没有任何的回应。




 第七百八十六章 崩溃

 半个小时之后,果然来了一名警察,也没有说话,拎着一个塑料水桶,哗啦一下,又浇了我一身的凉水,然后关上门,离开了。

“我/操/你姥姥!”我再次开始破口大骂起来。

当天晚上,每隔半个小时,我就会被浇一桶凉水,后半夜的时候,已经开始发烧,昏迷了过去,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本来以为自己会躺在病床上,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根本没有病床,而躺在一张硬冰冰的木头床上,身上盖着破烂的被子,浑身发烫,可是我却觉得心里发冷。

“周志国为什么还没有接到信息?妈蛋,难道他见死不救?王八蛋,如果老子被折磨死的话,临死前也会拉他垫背。”我在心里涌出一阵怒火,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我快要撑不住了。

吱呀!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拘留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边打开了,络腮胡子和他的两名手下走了进来:“醒了,把他带审讯室去。”

“王八蛋,有种你弄死我。”我对着络腮胡子扑去,可惜刚刚从床上爬起来,便感觉眼前一黑,身体瞬间摔倒在地上。

“孙子,再牛逼的人到了我这里也要认怂,爷爷看你能撑多久。”络腮胡子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我/操/你大爷!”我想骂人,可惜已经没有力气骂人。

稍倾,我被络腮胡子的两名手下架到了审讯室,锁在铁椅子上,络腮胡子坐在桌子后面,一脸得意的看着我,说:“王浩,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说吧,你是怎么指使熊兵谋杀陆晶的。”

“我谋杀你大爷。”我抬头瞪着络腮胡子说道,声音如同厉鬼:“王八蛋,你给我记着,只要老子不死,今天的折磨,我必百部偿还给你。”

“哈哈……你还想出去,做梦呢。”络腮胡子哈哈大笑,随后砰的一声,将几个文件夹扔在桌子上,说:“熊兵的两名手下已经招了,根据他们的招供,你指使熊兵绑架囚禁陆晶,然后将她残忍杀死,铁证如山,你不开口,也也定你的罪。”

“哈哈……”我也跟着大笑了起来,说:“姓胡的,你以为老子是一个平头百姓吗?可以任你宰割,操,老子的媳妇是东城区的区委书/记,大哥是省里副省长,你他妈的以为屈打成招就可以定我的罪,你是不是脑子被烧坏了,还是平时欺负平头百姓欺负惯了,以为自己就是天,就是王法了。”

我死死盯着络腮胡子,他就是警察队伍里的人渣,在市刑警队,最多就是疲劳审讯,而在这里,竟然有殴打和折磨,简直就是地狱,不是自己亲身经历,根本无法想象度平县公安局竟然这样审案,农村的法治观念淡薄,衙门仍然是土皇帝。

“王浩,你不用嘴硬,快点交代我的问题,不然的话,老子有的是手段让你就范。“络腮胡子说。

我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因为已经没有力气了,不但发烧,还浑身疼痛,睡眠又不足,受到这种折磨,想死的心都有。

接下来,又是疲劳审讯那一套,中间建造着殴打,我已经快两点没吃饭了,又发烧,在他们殴打的时候,昏迷了两次,又被强行给打醒了过来。

“你杀了我吧!”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我大声吼叫了起来。

“想睡觉吗?想吃饭吗?想洗个热水澡吗?照着这篇东西读一遍,我就让你先洗个热水澡,然后再吃一顿饱饭,美美的睡一觉。”络腮胡子像大灰狼一般,拿着一份提前打好的口供让我读。

我看了一眼那份口供,瞬间肺都气炸了,那上面完全承认是我指使熊兵绑架残害了陆晶,如果真读出来,然后签字的话,我不是死刑就是无期。

“读、读……”我身体太虚弱了,连说了几个读。

“你想通了就好,开始录像,你读吧。”络腮胡子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读你妹!”我终于把话说完整了。

“操,小子,我看你还能撑多久,你俩继续给我审,审到他读为止。“络腮胡子对他的两名手下说道,随后转身离开了审讯室。

接下来的时间,我感觉自己灵魂都要离体了,对方一直不让我睡觉,再加上病痛的折磨,我内心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上一次在市里的刑警队,仅仅疲劳审讯我硬抗了五天五夜,可是在这里,到现在才两天两夜,我已经撑不住了。

“王浩,答应吧,答应你就解脱了。”一个声音在我心里响了起来。

“不能答应,绝对不能答应。”另一个声音马上响了起来。

两个声音不停的在我心里打架,随着时间的流逝第一个声音渐渐占据了上风:“先答应,吃饱了饭,睡足了觉,然后再翻供。”这个声音一直在不停的诱惑我,明知道翻供不是那么容易,但是病痛和精神双重的折磨,我感觉生不如死,意力接近于崩溃。

就当我准备开口认输的时候,砰的一声,审讯室的门打了开来,然后我看到走进来若干的大人物,当我看到郝弘文和李洁两人的身影的时候,知道自己得救了,于是再也撑不住了,脑袋一歪,思想彻底进入了黑暗之中。

“络腮胡,老子跟你没完,一定让你百倍尝你这两天对我的折磨。”昏迷之前,我在心里呐喊道,此时对络腮胡子的痛恨,超过了以往的任何人。

当我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这次确实躺在了舒服的病装上,旁边正坐李洁。

“李、李洁。”我艰难的发出一个声音。

“王浩,你醒了,医生。”正在发呆的李洁,听到我的声音,立刻惊喜的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喊了一声医生,然后快速走了回来:“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事?”她急切的问道。

“没事,死不了。”我说。

稍倾,门口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两名护士和一名医生走了进来,然后给我做了简单的检查,说:“烧退了,休息几天就好了。”

“谢谢医生!”李洁将医生和护士送出病房。

“宁勇和熊兵怎么样?”我问。

“宁勇还好点,熊兵比你还要惨,真没有想到,度平县公安局这么黑,郝书/记当场就把度平县公安局的局长撤职了,同时让我们东城分局拘捕了胡建等六名刑警。”李洁把具体的情况详细的跟我讲了一遍。

“你是说度平县公安局姓胡的刑警队长现在被关押在我们东城分局?”我瞪着眼睛对李洁问道。

“对!”李洁点了点头。

“我要出院,老子非扒了他的皮不可。”我对姓胡的是恨到了骨头里,这两天两夜的折磨和羞辱,长这么大都没有经历过。

“王浩,你不能乱来,即便你想报仇,也只能等待,绝对不能在东城分局里搞小动作,现在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我们。”李洁把我重新按在病床上,十分严肃的说道。

“这个王八蛋,就他妈是一个人渣,怎么能当上刑警队长,操。”我愤愤不平,开骂了起来。

“不要说脏话,就是这种人的存在,破坏了警民关系。”李洁叹息了一声,说道。

“对了,陆晶的案子现在由那里来查?”我问。

“霞山分局,现在市局查姚二麻子自杀一案和陶小军谋杀案,我们查胡建刑讯逼供滥用职权一案,霞山分局查陆晶被杀一案,四个案子已经捅到了省里,省里的几位主要领导都做了指示,这一系列的案子必须彻查。”李洁说。

“好,只要胡建在我们手里,就一定要挖出他背后的人,然后顺藤摸瓜,也许陆晶死记一案,凶手搞不好他也知道。”我说。

“熊兵还在医院,我让田曙光把胡建等六人关了起来,不让任何人接近和审问,等着你们回去慢慢审。”李洁眼睛里带着一丝寒冷。

“扶我去看看宁勇和熊兵,最后下午就出院,这件事情不能拖太久,不然可能会出现变数,对了,你怎么两天两夜才来救我,如果再晚来一点,我就撑不住了,对方想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搞不好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我对李洁问道。

“当时我就去找了郝书/记,上面的斗争持续了两天,直到省里发话,这才答成了妥协,我官太低了,一直在跟度平县的县委张书/记接触,可惜对方一直在打太极。”李洁把这两天的事情大体上对我讲了一遍。

听完之后,我叹息了一声,看起来两天两夜算快的了,省里要妥协,市里要妥协,自己这才能出来,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牵扯太多了。

稍倾,李洁扶着我走出了病房的门,本来想先去看宁勇,没想到在走廊遇到了他:“宁勇,你没事吧?”

“没事。”宁勇一脸没事的表情。

“他们没拿凉水浇你?”我问。

“浇了。”他点了点头。

“你没感冒?”我惊讶的问道。

“没有。”宁勇摇了摇头。

看到他摇头,并且一脸没事的样子,眼睛炯炯有神,我心里暗叹一声:“练到化境,果然牛逼啊,这种折磨对宁勇竟然一点效果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