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781 782 783 回 强硬

第七百八十一章 强硬

  虽然认为孔志高和宋佳父女两人不敢暗害陶小军,刚刚做掉姚二麻子,又弄死陶小军,那绝对是不想活了,再说了,陶小军并没有威胁到孔志高的生死,而姚二麻子一旦移交到东城分局,孔志高就完蛋了,所以他才会动手,这几年,他没少从姚二麻子那里弄钱,估摸着是一个天文数字,大到吓得孔志高都想急着弄死姚二麻子。

  其实如果以前不出意外的话,姚二麻子早就被我弄死了,同时他手里的赌场也会被我吞下,只要能占领江城的赌博业,我不介意做孔志高手里的一把刀,让他借刀杀人,可是造化弄人,孔志高优柔寡断,自私自立,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就把我卖了,所以这件事情一拖再拖,一直拖到现在。

  为了以防万一,待宋佳走后,我掏出手机,拨通了李洁的电话:“喂,李洁。”

  “王浩,有事吗?我正在忙。”李洁说。

  “有事,耽误你二分钟的时间。”我急忙说道。

  几秒钟之后,李洁说:“好,你说吧。”

  “刚才孔志高派人跟我谈判,被我拒绝了。”我说。

  “呃?为什么拒绝,现在只要对陶小军有利,你不应该拒绝。”李洁急切的说道。

  “哼,孔志高就是一个小人,这种人不可与之为伍,即便同意,也不能救出陶小军,干嘛还要给他面子,搞不好过几天他就完蛋了,算了,先不说这事,你先听我说,孔志高的人被我拒绝之后,威胁说会对小军不利,我想了想,为了以防万一,你是否可以向郝弘文建议,把陶小军一案交给东城分局侦查处理?”我说。

  “这……只听过分局的案子移交市局,从来没有听说市局的案子可以移交分局,不太可能吧。”李洁犹豫的说道。

  “虽然没有先例,但是也没有明文规定不可以吧。”我问。

  “倒是没有这种规定。”李洁说。

  “姚二麻子死了,市局负有主要责任,对了,我让你建议苏厚德为调查组长,熊兵他们辅助调查,郝弘文同意了吗?”我问。

  “我还没有见到郝书/记呢。”李洁说。

  “快点去找他,把这两项建议都告诉他,让他做决定,妈蛋,他在江城的日子也不好过,我就不信,他不想通过这件事情把整个江城的政治队伍肃清一遍,同时竖立他自己的权威,再说了,这件事情搞不好还牵扯到省里,他根本没有退路,如果对方赢了的话,肯定会在他儿子身上做文章。”我说。

  “那我试试看吧。”李洁最终开口说道。

  “尽快去找郝弘文,现在时间就是生命。”我说。

  “好!”李洁没有再废话:“等我消息!”她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李洁的电话之后,我并没有急着回鞍山路,而是带着宁勇吹着冷风,慢慢的走在大沽河畔。

  “如果想要接收小军一案,东城分局的局长田曙光是一个关键人物,绝对要把他控制在手里,不然的话,即便小军转到东城分局,可能情况仍不乐观。”我在心里暗暗想道:“也不知道幽灵对萧元瑶的调查结果出来没有。”

  刚刚想到幽灵,他的电话便打了过来,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铃铃……

  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正是幽灵的来电,于是我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幽灵,萧元瑶查得怎么样了?”我问。

  “组长,萧元瑶在市里香港中路开了一家咖啡厅,生意还行,有一个五岁的儿子,不过儿子的父亲却一直没有查到。”幽灵说。

  “单身妈妈?”我问。

  “应该是。”幽灵说。

  “她儿子的照片拍了吗?”我急速的问道。

  “拍了。”幽灵说。

  “马上传给我。”

  “好!”

  嘀嘀!

  一分钟之后,我手机收到了一组照片,应该是今天早晨萧元瑶送他儿子上幼儿园的时候,幽灵偷拍的。

  看到相片的一瞬间,我心里暗暗猜测道:“这孩子会不会是田曙光的?”

  “幽灵,这个小孩叫什么?”我问。

  “田斌。”幽灵说。

  “田斌?”我的眼睛一亮,重复道。

  “对,我去幼儿园查得。”幽灵说。

  “嗯,知道了。”我说。

  “组长,还要跟着萧无瑶吗?”他问。

  “不用了,接下来你给我盯着海河集团的美女老总宋佳。”我对幽灵吩咐道。

  “好的,组长。”幽灵没有废话,这是我最欣赏他的一点,如果有可能的话,真想让他成为自己的手下,而不是南燕组织的一员。

  挂断幽灵的电话之后,我对旁边的宁勇说:“走,去会会东城分局的田曙光。”

  “呃?”宁勇愣了一下,一脸疑惑的表情,不过他没有多问,跟着我急步朝着远处的车子走去。

  我开车带着宁勇驶离了大沽河广场,朝着东城区疾驰而去,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我们两人出现在田曙光的办公室里。

  这件事情,本来想让李洁来处理,不过想了想,她正在跟郝弘文打交道,手里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于是我自己便亲自来了。

  “王浩,你找我有事吗?”田曙光淡淡的问道,他能见我,应该是看在我是李洁前夫的面子上。

  “田局长,轮到你站队的时候了。”我盯着他,故作高深的说道。

  “呃?”田曙光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那眼神盯着我,仿佛在说我是不是一个神经病?

  “郝书/记想要将姚二麻子赌场一案交到东城分局,可惜姚二麻子死了,不过也许接下来,还会有其他案子移交到东城分局。”我说。

  “只要郝书/记移交过来的案子,我们肯定依法办理,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市民说话吧。”田曙光瞥了我一眼,说道。

  “田曙光,我现在就代表郝书/记在跟你讲话,你他妈什么态度。”我突然怒喝一声,随后把刚才在半路上洗出来的几张照片,狠狠的摔在田曙光的面前。

  “王浩,这是什么地方,轮不到你放肆,代表郝书/记,你算那棵葱,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李洁书/记前夫的面子上,老子都不会见你。”田曙光大怒,刚想叫人把我轰出去,下一秒,他站起来的身体突然呆住了,目光紧盯着我摔在他眼前的照片。

  几秒钟之后,田曙光的脸色经历了几种变化,最终恢复了平静,他看了我一眼,随后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身体朝后靠了靠,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拿着几张小孩的照片到我这里来干吗?”

  “田局长,不认识这个孩子吗?”我脸上微微一笑,盯着他问道。

  “不认识。”田曙光立刻说道,虽然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但是他的语气里对这个问题十分的敏感。

  “好,那我给你介绍一下,他叫田斌,很巧合,跟你一个姓。”我说。

  “哼,姓田的多了,王浩,你想干什么,信不信,我现在就叫人把你抓起来。”田曙光眼睛里露出了寒光。

  啪!

  下一秒,我直接一拍他的桌子,吼道:“姓田,老子是不是给你脸你不要脸,你抓一下试试,信不信我马上让你扒了警服,然后把萧元瑶和田斌都弄死,操。”

  “王浩,你敢公然威胁我,我现在就可以刑拘你。”田曙光也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瞪着我吼道。

  “拘啊,你他妈拘,养小三,还他妈有私生子,是不是你老岳父退下来,你就翻身做主人了,不怕你老婆了,小三住着别墅,开着咖啡厅,私生子上着贵族幼儿园,这些钱那里来的,你自己心里明白。”我说。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田曙光回避了我的目光。

  “姓田的,老子这次来是给你指一条路,郝书/记是周副省长的人,你应该知道,而周副省长是我大哥,今天郝书/记被孔志高打了脸,轮到你站队的时候了,如果站错了,我保证你丢官罢职,然后郎当入狱。”我盯着田曙光说道。

  “我肯定唯郝书/记马首是瞻。”田曙光最终被我震住了,开口说道。

  “把熊兵升任刑警队长,熊兵做的事情,你要全力支持,听明白了吗?”我冷冷的对田曙光说道。

  “这……这恐怕不太合适吧,熊兵刚刚升任副队长,这才几天就升队长,我怕……”

  “我不是求你,这是命令,你自己看着办。”我冷哼一声,说道。

  “好吧!”田曙光最终点了点头。

  “算你识相,最后给你一份好东西看。”说着,我拿出一个U盘递给了田曙光,这是从黄胖子U盘里拷贝出来的关于他和萧元瑶激/情的视频。

  “里边是什么东西?”田曙光紧张的对我询问道。

  “好东西,慢慢看。”我微微一笑,转身带着宁勇离开了。

  我们两人走出东城分局之后,宁勇一脸疑惑的对我询问道:“二叔,姓田的不是局长吗,你刚才在他面前那么嚣张,难道不怕他翻脸,真叫人把我们两人拘留起来吗?”

  “怕,当然怕了,不过我赌他不敢,你嫂子是区委书/记,我手里又有他的把柄,只要有了这两样条件,就可以让他随时扒下警服,说实话,当官的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手中的权力,一旦权力消失,他们也便没有什么可怕。”我说。

  其实刚才说不怕是假的,田曙光毕竟是一个分局的局长,万一他强硬一点,真把我和宁勇两个人拘留起来的话,接下来的事情肯定会更加的麻烦,还好他识相,没有来个鱼死网破。




 

第七百八十二章 疑惑

  时间不等人,我没功夫跟田曙光磨磨叽叽,只能兵行险招,直接跟他硬碰硬,把掌握他的事情拿出来,同时摆出自己的优势,不但是李洁的前夫,还认识周志国,并且跟郝弘文也很熟悉。

  田曙光心里有鬼,也不是一个狠人,最终选择了退让,这让我省了不少的心。

  离开江城分局之后,我给熊兵打了一个电话,他此时不在局里,铃声响了六下,电话另一端才传来熊兵的声音:“喂?”

  “熊哥,忙什么呢?”我问。

  “停职了,刚刚睡醒。”熊兵说。

  “什么?你睡了一个白天,昨晚干嘛去了?”我问。

  “还能干嘛,借酒消愁呗。”熊兵还没有说话,我隐隐约约听到了他老婆的声音。

  “别乱说。”这是熊兵的声音,应该是对他老婆说的,可惜被我听到了。

  “昨晚跟几个同事喝酒,喝得有点多,兄弟,找我有事?”熊兵问。

  熊兵被记过,停职查看,跟着他在医院打架的那几个人,也被停职了,估摸着昨晚他们几个喝了一个通宵。

  “熊哥,医院的事情是兄弟对不起你。”我说。

  “别这样说,不是你,现在我还在市郊的镇子上当副所长呢。”熊兵说,倒是对我并没有怨言,不过估摸着他老婆肯定有怨言。

  “熊哥,我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这几天你可能会升任分局的刑警队长,希望你多找一点可靠的人,接下来需要你的全力配合,明白吗?”我非常郑重的对熊兵说道。

  他虽然是我的人,但是必须也要有能力,在关键的时候,能顶事,不然的话,即便他再是我的人,没有能力的话,再提拔他也没用。

  “啊!”手机里传出熊兵的惊呼声,随后他结结巴巴的问道:“兄弟,你别跟哥哥开玩笑,分局的刑警队长,我才刚刚调到刑警队没多久,这……这不太可能吧。”

  “关键时刻,特事特办,熊兵,希望你能抓住这次机会,展现出你的能力,也许你以后的路还会更长。”我说。

  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大约十几秒钟之后,熊兵说:“我……我试试看。”

  “不是试试看,是全力以赴,熊哥,现在到了刺刀见红的时刻,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你不能试试看,必须竭尽全力。”我严肃的对熊兵说道。

  “我一定全力以赴,兄弟,谢谢你给我提供了平台,我熊兵被人看不起半辈子,这一次,我一定证明自己的能力。”熊兵说,从他的语气里我听到了他的决心。

  “嗯!熊哥,我没有退路了,同样你也没有退路了,从把你调到鞍山路派出所认所长那刻起,我们两人就绑在了一条船上。”我说。

  “兄弟放心,哥哥不会给你丢人。”熊兵说。

  稍倾,我们两人又聊了一会,便挂断了电话。

  田曙光和熊兵都搞定了,现在就看李洁那边的情况了,不管是调查姚二麻子意外自杀一案,还是将陶小军的案子移交到东城分局,都对我有巨大的帮助。

  “希望郝弘文能给力一点,还有周志国早点叫人查实我给他的关于孔志高贪污受贿的证据,只要把孔志高搞倒,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一个大嘴刘,没有孔志高帮他,仅仅凭省里的陈书/记,哼,远水解不了近渴,在江城这一亩三分地,我绝对不怕他。”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等待是一种煎熬,整整一个下午,我都没有接到李洁的电话,焦躁不安的我,只好带着宁勇去了大哥的健身俱乐部,找了一个地方,练了一个下午的易筋经和一头碎碑,并且还让宁勇给我当了陪练,可惜练得非常纯熟的一头碎碑,在宁勇面前发挥不出一点威力,被他虐了一个下午。

  晚上吃完饭,李洁那边仍然没有消息,我试着打了几个电话,可惜都是她秘书接的,说李洁一直在开会。

  直到晚上八点半,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李洁的来电:“喂,李洁,事情怎么样了?”我急切的询问道。

  “为了这两件事情,开了一个下午的会,会上真是刀枪剑影啊。”李洁叹息了一声,声音非常疲惫的说道。

  “结果,我现在需要结果。”我说。

  “你的两个要求都没有答成,遭到了孔志高一系的反对,本来这个会我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因为根本不是市委常/委,郝书/记扩大了范围,把五个区的一把手都叫了过去,开了一个扩大会议。”李洁说。

  “都没有答成,郝书/记不是一把手吗?有否决权吧,在江城他最大吧,怎么可能一样没有答成呢?”我惊呼道,心里本来充满了希望,瞬间遭受了万吨的打击。

  “王浩,不是那么简单,虽然我们国家是一把手制度,但是毕竟还要讲民/主,大部分常/委反对的话,郝书/记也没有办法。”李洁说。

  “那、那陶小军的事情怎么办?”我问,心里感觉事情要糟糕。

  “王浩,今天下午的会议也不是没有一点收获,虽然你的两个提议都被孔志高那一派系给否定了,但是郝书/记也给你争取了一个机会。”李洁说。

  “什么机会?”我急忙询问道。

  “陆昌涉枪一案,不做并案处理,由我们东城分局独立侦办。”李洁说。

  “陆晶涉枪的案子,不是说她有持枪证吗?”我说。

  “可以深挖,希望能挖出别的东西,只要把陆晶控制在手里,她可是一路发集团的总经理,大嘴刘最重要的人。”李洁对我提醒道。

  “明白了。”我说:“对了,有件事情跟你说一声,查到田曙光有一个情妇,还有一个私生子,下午联系不到你,我直接去了他的办公室。”

  “什么?王浩,你疯了?”李洁在电话另一端嚷道。

  “田曙光是一个软骨头,被我唬住了,已经同意熊兵升任刑警队长,你也要推波助澜一下,分局你也有管辖权。”我对李洁说道。

  “好吧,你太大胆了,以后这种事情交给我,我可以隐晦的点一下田曙光,他便不敢玩花招了,你这样做,太危险了,去公安局威胁一个局长,疯了。”李洁说。

  “关键的时候,必须分秒必争,我也是没办法,以后不敢了。”我说。

  挂断李洁的电话,我和宁勇去八十年代酒吧喝了几杯,然后跟着他回了他的住处,因为我在鞍山路的窝被周忆雪给霸占了,现在不能得罪她,万一她向周志国打我小报告,可就麻烦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上午,虽然熊兵的任命还没有下来,但是他已经回到了分局,并且带着他的几个铁杆手下开始接手陆晶的案子。

  下午便把陆晶传讯到了分局,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熊兵突然把陆晶秘密带到了山水宾馆,并且只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其他人都没有通知。

  山水宾馆,是云山镇的一家宾馆,以前熊兵是云山镇派出所的副所长,没想到这一次他把陆晶给偷偷弄到了市郊。

  我和宁勇赶到山水宾馆的时候,隔着门听到陆晶正在质问熊兵:“熊队长,请问你凭什么私自拘禁我?你这是犯法知道吗?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我要离开,我要叫律师。”

  “你持枪证的问题没查清楚之前,那里都别想去。”熊兵冷冷的说道。

  “你……市局不是已经查清楚了吗?”这是陆晶的声音。

  “市局的调查现在作废,郝书/记让我重新调查,为了你的安全,请在这里安心住着吧,查清楚了,自然会放了你。”熊兵说。

  “我要找我的律师,我要……”

  陆晶还在大声嚷叫,我听到熊兵打断了她的话,好像在训斥他的两名手下:“看住了她,不准她离开这个房间,也不准她跟任何人联系,这件事情办不好的话,你们两个就立刻给我扒警服。”

  “是,队长!”

  吱呀!

  砰!

  房间的门打开了,熊兵阴着脸走了出来,看到我和宁勇站在门外,脸上露出一丝吃惊的表情:“来了。”他说。

  “嗯!”我点了点头,一脸的疑惑,问:“熊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走,去我房间慢慢说。”熊兵搂着我的肩膀,走进了旁边的房间,宁勇跟着走了进去。

  走进熊兵的房间之后,他扔给我一根烟,随后两个人沉默的抽了一会烟。

  “兄弟,陆晶的持枪证一点问题都没有,是省厅发的,我根本不能往下查,也不敢往下查。”熊兵皱着眉头说道。

  “嗯,这我知道,陆晶持枪证不是主要的事情,她身上秘密更加重要。”我说。

  “我就是为了她身上的秘密,才把她秘密关押。”熊兵说。

  “熊哥,这不符合规定,小心市局的高局找你麻烦。”我说。

  “兄弟,这就需要你帮忙了,我需要时间。”熊兵冷静的说道。

  看到他的目光,我眉头微皱,问:“熊哥,你到底想干吗?”





 

第七百八十三章 失算了

  “熊哥,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盯着熊兵询问道,费尽心机把他调到东城分局刑警的位置上,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让郝弘文把陆晶持枪一桉移交到东城分局侦查,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从陆晶打开大嘴刘和孔志高的缺口,给对方重创。

  “兄弟,我部队转业当了警察,努力拼搏的十几年,最终只当上了一个副所长,如果不是你的话,我现在还是云山镇的副所长,也许一辈子能当上一个所长就顶天了。”熊兵表情严肃的对我说道。

  我不知道他想讲什么,只是静静的盯着他,并没有急着说话。

  稍倾,熊兵继续说道:“你把我调到东城分局当刑警队副队长,现在又是队长,为了什么?我不笨,也不傻,这个关键的时候,陶小军落在对方的手里,随时可能出现意外,外人不知道警察内部的一些事情,我却是清清楚楚,一旦陶小军出现了意外,而在他死之前,也许会有一些对你不利的证据,这些证据虽然是伪造的,但是肯定会有陶小军的签名,而他又意外死亡,最后就是死无对证。”

  听了熊兵的话,我心里一愣,随之有点紧张起来,对于警察内部的事情,我知道的不多,虽然肯定不会像表面那样的光亮,绝对有阴暗的一面,但是具体的办法我却不清楚。

  “我连升几级,直接成了东城分局的刑警队长,兄弟,我知道你已经被逼得走头无路了,不然的话,也不会把我一个从来没有搞过刑侦的人提升为刑警队长。”熊兵说。

  “熊哥,你……”

  我刚要解释一下,但是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熊兵给打断了,他说:“兄弟,你不用顾及我的面子,我心里明白,所以我不能辜负你的期望,也不能愧对你的信任,既然你已经提供了最大的机会,接下来我必须从陆晶身上打开缺口。”

  我盯着熊兵,最终点了点头,说:“你秘密把陆昌关在云山镇,想做什么?”

  “兄弟,我问你,陆晶是不是大嘴刘最信任的人?”熊兵对我问道。

  “当然!”我点了点头,这一点无可争辩,不然的话,陆晶也不会成为一路发集团的总经理,大嘴刘物流公司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她在打理。

  “我再问你,如果陆晶突然失踪了,谁最着急,谁最害怕?”熊兵问。

  “谁最着急?谁最害怕?当然是大嘴刘了。”我说。

  “如果大嘴刘着急害怕,他会做什么?”熊兵问。

  “他会……”我一时回答不上来了,因为自己又不是大嘴刘,谁知道他会干什么?

  “第一,他肯定会把手下的人撒出去,把江城挖地三尺寻找陆晶;第二,可能会求助他身后的人,也就是孔志高,也许他们会妥协。”熊兵说。

  看到熊说脸上的表情,我知道他对这件事情肯定思考了很久,然后才做出了决定,秘密关押陆晶,逼着大嘴刘自乱阵脚。可惜他并不知道,大嘴刘身后的人并不是孔志高,而是省里更加牛逼的政法委的陈书/记。

  “你私自关押陆晶属于犯法。”我盯着熊兵说道。

  “如果从她身上打开缺口,挖出大嘴刘的各种犯罪证据的话,我想你肯定有办法让我功过相抵。”熊兵看着我笑了起来。

  我伸手挠了挠脑袋,随之也笑了起来,因为熊兵说的没错,如果能这样一劳永逸的解决掉大嘴刘的话,我肯定会想办法保住熊兵。

  “兄弟,我这边会加快审理陆晶,争取打破她的心理防线,撬开她的嘴,不过你那边也要替我顶住压力。”笑过之后,熊兵非常严肃的对我说道。

  我眉头紧锁,看着熊兵,说:“三天,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必须撬开陆晶的嘴。”

  “我只能说全力以赴。”熊兵说。

  啪啪!

  我伸手拍了拍熊兵的肩膀,说:“熊哥,我们现在是在赌命,所以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三天之内,必须从陆晶的嘴里得到一点有用的东西。”

  熊兵张了张嘴,可能想说尽力、竭尽全力等话,但是没有说出口:“好!”他最终脸色狰狞的说了一个好字。

  我离开云山镇回到鞍山路的时候,被李洁一个电话叫到了区委,此时天色已暗,李洁从区委大楼走出来的时候,我的车子刚好停在区委大楼的门前。

  “今天不用送我。”李洁对她的专职司机说了一声,随后坐到了我的车上。

  我开车,宁勇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李洁坐在车子后排,刚一坐下,便发出一声疲劳的叹息声。

  “唉,今天累死了。”他用手捏着鼻梁,一脸的疲惫。

  “叫我来干吗?为什么电话里还不能说?”我一脸疑惑的问道,因为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我问李洁什么事,她竟然吞吞吐吐,说见面再告诉我,实在令人奇怪。

  “王浩,现在科技有多么发达,难道你不知道吗?市局完全可以监控我的手机号码,你的手机号也在监听之中,我们在手机里说的话,肯定都会被对方听到,你以后要小心一点。”李洁说。

  听了她的话,一瞬间我的心提了起来,掏出手机准备给熊兵打电话,不过下一秒,立刻停住了,如果自己手机被监控了的话,熊兵在云山镇的位置怕是已经暴露了。

  “必须立刻通知他撤离。”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可是自己的电话用不了,李洁的手机也用不了,宁勇的电话估计也不安全,于是下一秒,我立刻开车去了最近的一家公用电话厅,换了硬币,拨打了熊兵的手机。

  “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当听到电话里传来电脑的声音的时候,我愣住了:“坏了,熊兵那边出事了。”我心里暗道一声不好。

  噔噔……

  我急速的跑回车里,掉转车头朝着云山镇疾驰而去。

  嗡……

  发动机发出一阵轰鸣声,车速逼近一百码。

  “王浩,你想干什么。”后排的李洁惊呼了起来。

  “救人。”我说。

  “你慢点。”李洁尖叫道。

  我没有理睬她,经过长春路的时候,我将车子停在洗浴中心的门口,急步跑了进去,直接冲到了三条的办公室。

  “二哥,你怎么来了?有事你打个电话给我,我去找你就行了。”三条吃惊的望着我说道。

  “给你十分钟的时候,立刻给我搞五张新的手机号,这五张手机卡不能跟我有任何的关系,还要五部新手机,你明白吗?”我急速的对三条说道。

  “二哥,发生什么事了?”他问。

  “手机被对方监听了,估摸着你的手机号肯定也会被监听,立刻去搞手机卡,快!”我对三条吼道。

  “好!”三条看到我表情严峻,也没有再废话,立刻快步跑出了他的办公室。

  虽然国家规定手机号要实名制,但是有太多的应对办法了,找个不相干的人办几张手机号就能使用,想要查,根本不可能查得出来。

  十二分钟之后,三条满头大汗的跑回了办公室,然后将十张崭新的手机卡和一个塑料袋装的十部华为手机递到了我的手里:“二哥,一共买了十张手机卡,都是一些不相干的人。”

  “这就好,这一张你拿着,还有这部手机你也拿着,以后跟我联系,只用这部手机和这个电话号码,明白吗?”我把一部手机和一张电话号递还到了三条手里。

  “明白!”三条点了点头。

  “走了!”我没有废话,拿着东西快速跑出了洗浴中心,来到车上之后,把手机和新手机卡给了李洁和宁勇一人一部一卡:“以后我们联系,用新的手机和手机卡,对了,现在把所有的旧手机,全部关机。”我对李洁和宁勇两人说道。

  “为什么?”宁勇愣愣的问道。

  “对方既然可以监听我们的通话,就可以定位我们的手机,马上关机。”我严肃的说道。

  “哦!”宁勇应了一声,随后跟李洁一块把手机关机了。

  嗡……

  我重新发动车子,朝着云山镇疾驰而去,路上的时候,李洁眉头紧锁,问:“王浩,你这是去那里?”

  “云山镇。”我说。

  “去云山镇干吗?”她问。

  我没有回答,而是对她反问道:“对了,你急着叫我去见你,到底有什么事啊?”

  “高局现在逼着田曙光要人,田曙光顶不住了,求到了我那里,整个下午都懒在我那里不肯走。”李洁说。

  “陆晶?”我问。

  “嗯!”李洁点了点头,说:“王浩,我打听了一下,陆晶的持枪证是省厅发的,没有任何问题,你可不能私自用刑,这是犯法的,对方有孔志高撑腰,你们搞小动作,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糕。”

  “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现在陆晶已经被他们救了出来,这下有点麻烦了,希望熊兵他们不要有事。”我一脸担心的说道。

  “到底怎么会事?”李洁问。

  “熊兵想从陆晶身上打开缺口……”我把事情大体上跟李洁讲了一遍。

  “你们……太大胆了,这是知法犯法。”李洁震惊的说道。

  “现在的斗争,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不用点手段,根本赢不了,李洁,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如果我完蛋了,你这个区委书/记也就当到头了。”我说。

  “这我知道,哼,不用你说,但是你们这样做也太鲁莽了。”李洁嚷道。

  我没有再说话,又踩了一下油门,车速超过了一百二十码。

  “王浩,你慢点!会死人的!”身后传来李洁的尖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