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778 779 780 回 等待

第七百七十八章 等待

 一个半小时之后,宁勇和倪果儿回来了,两人脸上露出气氛的表情。

“怎么了?”我眨了一下眼睛,问道。

“浩哥,对方根本不让我接近小军哥的病房,走廊都被封了。”倪果儿一脸委屈的说道,估摸着李南的人没给她好脸色看。

“小军清醒了吗?”我问。

“没有。“倪果儿摇了摇头。

“没有?”我的声音瞬间高了八度,当时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又没有伤到脑子,只是出血过多,身体太虚弱了,第二天肯定能清醒过来,可是为什么陶小军没有醒呢?

“果儿,你既然没进病房,怎么知道小军没清醒?”我问。

“护士说的。”倪果儿回答道。

我的眉头紧锁了起来,思考了几分钟,得出了三种可能性,我的目光在倪果儿和宁勇两人脸上扫过,说:“现在有三种可能性,第一,小军真得没有清醒,这种可能性最糟糕;第二,小军清醒了,但是李南让医院对外宣称没有清醒,至于目的是什么,我现在想不明白,这种可能性不大;第三,小军清醒了,但是他在装清醒,并不想让李南等人知道。”

“你们两人说,那种可能性大一点?”我问。

“这……”倪果儿和陶小军两人都是一阵茫然。

“算了,确定小军到底有没有清醒,我来想办法,倪果,你先去忙吧。”我说。

“哦!”倪果儿应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了。

“我今天晚上去一趟小军的病房。”倪果儿离开酒吧之后,宁勇开口对我说道。

“不行,搞不好李南是故意放出小军没有清醒的烟雾弹,等着你上勾呢,被他抓到的话,会很麻烦。”我拒绝了宁勇的要求。

“你有什么办法?”宁勇瞪着我的眼睛问道,看样子,如果我没有什么办法的话,他不会听我的话,晚上肯定要冒险。

“李洁是东城区的区长,她打探个消息应该不难吧。”我反瞪了宁勇一眼。

他动了动嘴唇,最终没有再说什么。

又过了半个小时,我终于收到了李洁的电话:“喂,见到郝弘文了吗?事情怎么样了?”我问。

“一切顺利,郝书/记说,一切都要依法处理,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下好人,他说陆晶的事情,他会要求高局长给他一个说法,至于姚二麻子的事情,明天开会之后,他会要求转到我们东城分局侦破。”李洁说。

“太好,只要把姚二麻子控制在手里,孔志高就会投鼠忌器,即便姚二麻子嘴硬,也会让孔志高提心吊胆。”我说。

“熊兵的事情,郝书/记也同意了,如果高局施压,他会出来说话。”李洁说。

“好,你马上通知熊兵,让他连夜上任,安排精兵强将,等着姚二麻子等人的移交。”我对李洁嘱咐道。

“好!”她说:“你那边田曙光的事情要尽快,不然很可能产生变数。”

“我明白,对了,晚上一块吃饭吧。”我说。

“不了,还有很多工作,今晚准备睡办公室里。”李洁说。

“当官也不容易啊。”我感慨道。

“比普通老百姓已经舒服多了,好了,没事挂了。”李洁说,随后准备挂电话。

“等等,还有事。”我急速说道。

“什么事?”她问。

“小军的病房被李南给严密监控了起来,刚才我派倪果儿过去照顾小军,可惜对方不让进病房,连小军的面都没有见到,更不知道他是否清醒,询问护士说小军没有清醒,可是昨天晚上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小军又从小练武,生命力强大,不可能没有清醒啊,你医院里有没有朋友,帮我打听一下这件事情。”我说。

“好,一会给你消息。”李洁没有推辞。

“晚上加班别累着。”我温柔的说道。

“谢谢!”李洁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和李洁之间的关系现在是一团乱麻,心里有点郁闷,不过随后想到眼前的危机,我立刻把感情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八十年代酒吧开始营业,我和宁勇都没有离开,两人默默的喝着酒,谁也没有说话,随着夜色的降临,周围的人越来越多,酒吧里变得嘈杂了起来。

田曙光的事情由幽灵盯着,我相信他二十四小时之内,肯定会给我一个完整的答复。小军是否清醒,我正在等李洁的消息,现在无所事事,只能耐心等待,至于三条等人的安全,只要谨慎一点,不会出什么问题,毕竟魏明等人已经成长了起来,三年的苦修,已经让他们这群少年变成了一群勇猛的狼,功夫练得最差的人,都可以干翻一名壮汉,这全是宁勇的功劳。

铃铃……

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本以为是李洁的电话,没想到是熊兵的来电:“喂,熊哥。”

“兄弟,哥哥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电话里,熊兵的声音十分激动。

“熊哥,现在正是最关键的时候,我们是兄弟,刑警队长必须你来干,姚二麻子的案子必须你来审,你知道我想要什么。”我说。

“兄弟,你放心,我一定把这案子给办漂亮了。”熊兵说。

“对了,你办案的时候,多去请教苏厚德,他是最了解姚二麻子的人。”我对熊兵叮嘱道:“不需要你违反,不需要你走后门,你只要把直相审出来就可以。”

“审不出真相,我自己扒这身警服。”熊兵斩钉截铁的说道。

听到他这样说,我知道熊兵肯定会全力以赴,于是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问:“熊哥,人手必须信得过,明白吗?”

“我明白,兄弟,田局长那里……”

熊兵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立刻说首这:“我来搞定,你只需要全身心的投入到姚二麻子赌场案的审理之中就可以了,这是你的一次机会,也是一份功绩。”

“谢谢兄弟。”熊兵激动的说道,随后我跟他又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八点半钟,我才接到了李洁的来电。

“喂,打听到小军的消息了吗?他是清醒还是昏迷?”我问。

“王浩,我打听了几名认识的医生,可惜没有人知道,说是医院下了封口令,这件事情,除了主治医生和院长知道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连护士都瞒着。”李洁说。

“啊!”我惊呼了一声,眉头紧锁了起来,说:“你不是认识他们院长吗?”

“我打了电话,对方让我别再问了。”李洁说。

“小军的主治医生是谁?”我问。

“徐彤彤。”李洁说。

“问她啊。”我说。

“她更不可能说,你知道她是谁的女儿。”李洁说。

“谁?”

“江城检察院徐检察长的女儿,徐玉泉是孔志高一手提拔起来的人,本来小军的主治医生根本不是徐彤彤,就是因为这层关系,李南才把徐彤彤调了过来,想要打听到小军的消息,非常困难。”李洁说。

“困难也要想办法,徐彤彤?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我说,随后思考了起来,稍倾一个穿白大褂的漂亮女医生的形象出现在我的面前:“原来是她啊!”

“王浩,你认识徐彤彤?”李洁问。

“曲冰住院的时候,摔得内脏出血,好像也是她的主治医生,当时跟徐彤彤接触过。”我说:“算了,这件事情我来想办法。”

“好,那我挂了。”李洁挂断了电话,看样子他今天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完。

我想起了曲冰,想起了徐彤彤,想起了李南,突然之间,一切事情都变得清晰起来:“难怪当时让徐彤彤当曲冰的主治医生,原来她也是孔志高的人。”我嘴里喃喃自语。

“曲冰好像病好之后跟徐彤彤成了朋友。”我突然想起给曲冰打电话的时候,她起过徐彤彤,还说徐彤彤是一个好医生。

想到这里,我双眼微眯:“要不让曲冰把徐彤彤骗出来,然后给她来点硬的?”我在心里暗暗想道,不过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对方的老爹毕竟是监察长,现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不能节外生枝。

“看来只能来软的了,酒后吐实言,让曲冰把徐彤彤灌醉,也许能问出点什么。”我心里暗道一声,随后便拿起手机拨通了曲冰的电话:“喂,曲冰,我是王浩,你现在在江城吗?”

“浩哥,我在江城啊,这段时间没有接到戏。”她说。

“太好了,你和徐彤彤是不是成了朋友?”我问:“上次打电话好像听提了一下。”

“徐彤彤?浩哥,你说徐医生吗?”

“对,就是她。”我说。

“是啊,我们两人现在是很好的朋友,徐医生人漂亮,性格又好……”

曲冰在夸赞徐彤彤,我立刻打断了他的话:“马上约她出来喝酒,把她灌醉了,问一下陶小军的情况。”

“小军哥怎么了?”曲冰问。

“陶小军受伤住院,徐彤彤是她的主治医生,总之我现在打探不到消息,你直接问徐彤彤可能她也不会说,你想办法灌醉她,然后慢慢的套话,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给我消息,能做到吗?”我说。

“我试试。”曲冰说。

“曲冰,我欠你很多,我以后肯定把你捧成巨星。”我对曲冰说道。

“谢谢浩哥,那我现在就约徐医生出来喝酒。”她淡淡的说道,我能听到她声音里的失落。

“好!”我说:“再见!”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心里有点不舒服,倒了一杯红酒,一口喝光,然后又倒了一杯:“没必要那么麻烦,我晚上就去小军的病房看看。”耳边传来宁勇的声音。
 
“有埋伏呢?”我扭头瞪着他问道。
 
“哼,直接把他们干趴下。”宁勇道。
 
“对方有枪。”我说。
 
“狭窄的病房里,枪对我没用。”宁勇霸气的说道:“他们的反应没有我快,等反应过来,早就趴地上了。”
 
“那样也不行,李南本来就想抓你,这样的话,更给他借口了,等着吧,十二点前肯定会有消息。”我说。
 
宁勇没有说话,不过表情十分的不服气。
 




第七百八十章 见面

 
第七百七十九章 大意
我一直坐在八十年代酒吧喝闷酒,曲冰能不能从徐彤彤嘴里问出陶小军的真实情况,我心里没有一点把握,只能像她说的那样——试试看。
 
萧元瑶的事情交给了幽灵,最晚明天下午就应该有消息,最关键的就是姚二麻子赌场一案的移交,明天上午郝弘文宣布之后,必须让熊兵尽快接手,用最短的时间突破姚二麻子,然后将孔志高咬出来,只要孔志高倒掉,江城的政法口将重新新派,不然的话,铁板一块,还真不好对付。
 
宁勇也没有回去,一直坐在我的身边,不怎么喝酒的他,今天晚上倒是喝了不少。
 
“少喝点。”宁勇准备再倒酒的时候,被我拦了下来:“关键的时候,随时要保持清醒。”
 
“小军万一有事,我就血洗大嘴刘的一路发集团。”宁勇扭头看了我一眼,眼睛血红的说道。
 
“小军不会有事的。”我对其安慰道,知道他刚才的话绝对不是开玩笑,一个把武术练到化劲的人,已经可以称为宗师了,在以前绝对可以开宗立派了,达到了人身的极限,可不仅仅限于力量,还包括速度和反应,宁勇想要血洗大刘嘴的帮会,还真能做到,不过如果他这样做了,以现在技术的发达,肯定逃脱不了警察的追宗,就算是化劲宗师再厉害,可以对付两、三名持枪的警察,但是如果面对几十名、上百名武装的牙齿的特警和武警,那也要歇菜。
 
铃铃……
 
十一点二十八分,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伸手拿起手机,发现是曲冰的来电,于是我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曲冰,情况怎么样了?”我问。
 
“浩哥,我套了一晚上徐彤彤的话,她也被我灌醉了,小军哥他……”曲冰说话吞吞吐吐。
 
“小军他怎么了?你直说。”我心里这个着急,电话另一端的曲冰还吞吞吐吐,让我心里有一种抓狂的感觉。
 
“徐彤彤说小军哥一直没有清醒。”曲冰说。
 
“啊!这、这不可能,你是不是听错了,或者徐彤彤知道你在套话,她故意这样说。”我惊呼了一声,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当时医生说手术非常成功,小军只是失血过多,休息一下就能清醒过来,以小军从小练武的体格和强大的生命力,比一般人强很多,医生都说能清醒过来,那就是百分之二百的能清醒,可是为什么现在仍然昏迷不醒呢?我心里百思不得其解,更多的是怀疑徐彤彤在撒谎。
 
“浩哥,我没有听错,徐彤彤也不像是在撒谎,喝酒前她是这样说,喝醉了之后,她仍然这样说,我看着像真的。”曲冰说。
 
“不可能。”我断然说道。
 
“浩哥,徐彤彤也说小军哥应该清醒过来,毕竟当时并没有伤到脑子,她也觉得奇怪,甚至于猜测小军哥早就醒了,就是故意装昏迷。”曲冰讲出了另一种可能性。
 
这种可能性我前边说过,再一次被曲冰提出来之后,我眉头微皱了起来,心里急速的思考着:“还真有这种可能,小军在清醒之后,突然发现被警察给抓住了,他的第一反应肯定是自保,现在自保的最好方法就是继续昏迷,逃脱警察的各种询问和心里的折磨。”
 
想通了这一点,我严肃的对曲冰说道:“这件事情仅限于你知道,不要告诉其他人。”
 
“浩哥,放心吧,我不会乱说。”曲冰说。
 
“嗯,谢谢你,这件事情过去之后,我请你吃饭,照顾好醉酒的徐彤彤,也许以后还用得着她。”我对曲冰叮嘱道。
 
“明白。”曲冰应了一声,随后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浩哥,没其他事情,我先挂了。”
 
“嗯,再见。”
 
“拜拜!”
 
挂断电话之后,我眉头微皱,思考着陶小军装昏迷的可能性有多大,越想越觉可能性非常大,因为处于陶小军的处境,装昏迷是最大的自我保护,不过李南等人也不是省油的灯,肯定会用各种手段测试陶小军:“希望他能挺住。”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小军怎么样了?”耳边传来宁勇的询问声。
 
“还没有苏醒。”我说。
 
“什么?他不会有事吧?”宁勇惊呼道。
 
“应该没事,医生怀疑小军是在装昏迷,我也是这个想法,八成小军真是在装昏迷,以他的体质应该早就醒了。“我说。
 
“我去把小军救出来,他是我师弟,我不能不管。”宁勇起身准备离开酒吧。
 
“你给回来。”我对着宁勇的背影怒喝了一声。
 
宁勇扭头盯着我,一脸的不服气。
 
“即便你能把人救出来,接下来怎么办?”我怒视着他问道。
 
宁勇嘴唇动了一下,没有说话。
 
“你带着他亡命天涯吗?别忘了,小军现在身受重伤,你把他救出来等于拿他的生命开玩笑,给我回来坐着。”我对宁勇呵斥道。
 
几秒钟之后,宁勇垂头丧气的走了回来,重新坐在吧台前:“小军不能出事。”
 
“放心吧,小军不但是你师弟,他也是我的兄弟,我一定不会让他出事,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坐半年牢罢了。”我说。
 
宁勇没有再说什么,准备继续喝酒,我让李家俊把酒给撤了:“家俊,弄壶茶过来。”
 
“是,王叔。”李家俊点了点头,朝着后面的办公室跑去,他现在是八十年代酒吧的调酒师,很有天赋,他自创的三种鸡尾酒,口感非常不错,很受欢迎。
 
快十二点了,八十年代酒吧里只剩下了我和宁勇两人,没有再喝酒,我们两人慢慢的喝着茶,回去也睡不着,不如在这里喝喝茶,一会困了,直接在后面的办公室睡一觉。
 
忠义堂的总部被周忆雪给霸占了,鞍山路没有了落脚之地,还真是不方便:“看来应该再买套房子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当天晚上,我和宁勇都没有回去,直接睡在了八十年代酒吧的办公室里,因为凌晨三点多才睡觉,所以一直睡到上午十点半,不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话,我肯定能多睡几个小时。
 
铃铃……
 
我的手机铃声一直不断的响,睡梦中醒来,迷迷糊糊的拿起了手机:“喂,你好。”
 
“王浩,出事了。”手机里传来李洁有点焦急的声音。
 
“怎么了?”我问,同时身体激灵了一下,瞬间清醒了过来:“李洁,小军出事了吗?”
 
“不是小军。”李洁说。
 
“呃?对了出什么事了?”听到不是小军出事,我提起的心瞬间放了下来。
 
“看守所刚刚传来消息,姚二麻子跳楼死了。”李洁说。
 
“什么?跳楼死了?怎么可能?”我感觉天雷滚滚,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上午,郝书/记开会的时候,做出将姚二麻子赌博案交给东城分局处理的决定,会议刚刚开完,看守所那边就传出姚二麻子自杀的消息,我们太低谷孔志高了。”李洁叹息了一声,说道。
 
“孔志高太大胆了,查,从看守所查起,肯定可以顺藤摸瓜,把幕后的黑手查出来。”我说。
 
“查,当然要查,不过应该是没戏。”李洁说。
 
“怎么没戏。”我问。
 
“郝书/记大发雷霆,命纪委、检察院和市公安局联合调查,可是除了纪委之外,检察院和市公安局都是孔志高的人,能查出什么东西,想想都知道。”李洁说。
 
我眉头紧锁了起来,李洁说的没错,太低估孔志高了,本来以为姚二麻子在看守所,又有市委郝书/记的指示,孔志高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能委曲求全,万万没有想到,全议刚开完,姚二麻子便跳楼自杀了,就是傻子都知道这里边有问题,并且还赤果果的打了郝书/记的脸,算是彻底撕破的脸皮。
 
“妈蛋,孔志高这棵墙头草这一次为什么如此的果断。”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思考了一分钟,我说:“李洁,我有一个建议。”
 
“什么?”李洁问。
 
“姚二麻子的事情想查清楚,必须让苏厚德出来。”我说。
 
“苏厚德?”李洁的声音里充满了疑惑。
 
“如果说谁最了解姚二麻子,非苏厚德莫属了,只有自己的敌人才最了解自己,苏厚德被姚二麻子压了这么多年,暗地里早就把对方摸透了,上一次,能把姚二麻子一网打尽,就是很好的说明,检察院和市公安局的调查不会有什么结果,如果想要结果的话,就让苏厚德这把剑重新出鞘。”我说。
 
“王浩,你是说我向郝书/记建议,让苏厚德出任调查组的组长?”李洁问。
 
“对,并且东城分局全力配合,李洁,你要尽快找一个自己人当局长,田曙光虽然可以控制一时,但是控制不了一世。”我说。
 
“好,我试试看。”李洁没有废话,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从郝弘文在会上提出将姚二麻子赌博案交给东城分局的那一刻起,我和孔志高就算是彻底撕破了脸皮,而姚二麻子跳楼死的那一刻,我们、包括郝弘文已经跟孔志高和大嘴刘他们没有了任何缓和的可能,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挂断李洁的电话之后,我后悔自己的大意,没有想到孔志高敢在郝弘文面前将姚二麻子宰了,这是赤果果的打脸第一把手:“看来孔志高准备拼命。”我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我起来洗漱,八十年代酒吧后面有一个休息室,里边的卫生间装了热水器,我顺带洗了一个澡。

  洗漱完之后,我把宁勇叫起来一块去吃午饭,在此期间,我一直在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虽然建议李洁将苏厚德推荐给郝弘文,让苏厚德这把剑去彻查姚二麻子自杀一事,并且还将熊兵派去当帮手,不过既然孔志高敢出手,肯定把一切漏洞都堵上了,现在派他们去,最多就是碰碰运气。

  “孔志高行动的如此迅速,看来应该是早就有计划,搞不好是姚二麻子被苏厚德抓起来的那一刻,他就有了杀人灭口的计划,不然的话,不可能这边郝弘文刚刚宣布把姚二麻子一案交给东城分局审理,看守所那边就出事了。”我一边吃饭一边在心里暗暗想道。

  铃铃……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眉头随之皱了起来,本来以为是李洁或者幽灵的电话,可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宋佳的来电:“以我和孔志高现在的关系,她打电话给我什么意思?求和吗?”我在心里暗暗猜测着。

  铃铃……

  铃声一直不停的响着,于是思考了片刻,我按下了接听键,想听听宋佳说什么:“喂,你好,宋佳。”

  “王浩,这么久也不给我打电话,太不够朋友了。”电话另一端传来宋佳的声音。

  “朋友?”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在上一次谈话的时候,她已经不是我的朋友,如果不是姚二麻子的事情,我想她这辈子也不会主动给我打电话。

  “有事吗?”我冷冷的问道,并不想跟她绕圈子,也不想虚与蛇委,太累,现在关系都成这样了,没必要再委屈自己。

  听到我这么问,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不过随后马上传来宋佳的声音:“我想我们该谈谈了,中午请你吃饭,边吃边谈。”宋佳说。

  “午饭我已经吃了,我也正想跟你谈谈,这样吧,大沽河边走走。”我说。

  “好,半个小时后,大沽河广场雕像下面见。”宋佳没有犹豫,直接开口说道。

  “OK,再见。”我说了一声再见,便挂断了电话,连面子工程都懒得做了。

  “谁的电话?”宁勇扭头对我询问道。

  “宋佳,孔志高的闺女。”我说。

  “她找你干吗?要不要我把宋佳给绑了,用她把小军换出来。”宁勇说。

  “不可,小军身受重伤,即便他要出来,也要光明正大的出来,不可以用其他方法,除非你们师兄弟两人想亡命天涯。”我对宁勇呵斥道。

  “哦!”宁勇应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抓紧吃饭,一会跟我一块去会会宋佳,看看她想说什么。”我说。

  “好!”

  半个小时之后,我和宁勇开车来到了大沽河广场,初冬午后的阳光很暖和,晒得我想睡觉。

  宋佳比我和宁勇两人晚到了五分钟,她脸带笑容跟我打招呼:“王浩,好久不见了,怎么阴着个脸,好像我欠你钱似的。”

  “呵呵!”我呵呵一笑,开门见山的问:“找我什么事?”

  宋佳脸色一愣,笑容僵住了,随后一点一点的收了回去,最终朝着宁勇看了一眼,说:“我们两人去河边走走吧。”

  “好!”我点头答应,宁勇要跟着,我扭头对他说道:“离着远点。”

  “哦!”宁勇应了一声。

  我和宋佳走在初冬午后的大沽河畔,今天的阳光很好,一点都不感觉冷,可惜此时的我,根本没有心思晒太阳。

  “王浩,你想怎么样?”宋佳突然开口对我问道。

  “呃?宋佳,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我扭头瞥了她一眼,反问道。

  “我爸准备下个月提前退休了,现在他只想安安稳稳的退休。”宋佳说。

  “安安稳稳的退休,呵呵,既然想安稳退休为什么海河集团和大嘴刘合作,还把天运号游轮租给大嘴刘,让他经营赌场,这他妈是摘老子的桃子,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冷冷的说道。

  “王浩,如果我说其实我们根本不想插手赌场这件事情,你相信吗?”宋佳说。

  “呵呵!”我呵呵一笑,心中暗道:“老子相信你个鬼啊。”

  “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其实我们海河集团根本没有办法,不得不把天运号游轮租给大嘴刘。”宋佳说。

  我心里就当她在胡说八道,反正孔志高和宋佳爷俩都他妈是自私自立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出卖任何人,一点信用都没有,说实话,我最不想跟这种人打交道。

  “既然是被人斜坡,那好,把陶小军放了。”我冷冷的盯着宋佳说。

  “他涉嫌谋杀,也是唯一的嫌疑人,不可能放掉。”宋佳回答道。

  “谋杀,嫌疑人?你们有证据吗?我他妈还说,小军在路上走的好好的,被人突然用枪给打伤了呢。“我说。

  “弹孔和弹道都已经分析了出来,弹头也取了出来,这都是铁一般的事实,枪击现场在陆晶的家里,这是一起入室谋杀案。”宋佳说。

  “哼,谋杀案,你在现场吗?”我冷哼了一声,反问道。

  “不承认也没有关系,可以零口供定案的,证据确凿。”宋佳说,并没有理睬我的反问。

  “零口供定案,呵呵,如果是陆晶设计把陶小军骗到家里,然后突然用枪把他打伤呢?难道没有这种可能吗?”我说。

  “王浩,当天晚上,大嘴刘另两名得力手下全部死了,陆晶幸免于难,不要把所有人当傻子。”宋佳瞪着我嚷道,看样子有点生气。

  “你也不要把我当傻子,还被迫无奈将天运号租给大嘴刘,如果孔志高想帮我的话,陶小军的事情可以有一百种解决的方法。”我说。

  宋佳动了动嘴唇,最终没有说什么,两人沉默着又走了大约二分钟,宋佳叹息了一声,说道:“唉,王浩,今天我找你不是吵架,而是为了解决问题,你和大嘴刘的斗法,我爸不想参与其中,他只想安安稳稳的退休。”

  “想办法给陶小军洗清嫌疑,把他放出来,我可以让你爸孔志高安稳退休,不然的话,今天上午,他弄死了姚二麻子,等于直接打了郝书/记的脸,已经算是彻底撕破了脸皮,郝书/记虽然是外来的,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市长能干过书/记,别忘了,郝书/记才是江城的第一把手。”我冷冷的盯着宋佳说道。

  宋佳盯着我,半分钟没有说话,我没有躲闪她的目光,反瞪了回去,眼睛里充满了愤怒。

  “王浩,来的时候,我和你爸长谈了一个小时,他的意思,你帮他在郝书/记面前说句话,让他安稳退休,做为报答,他可以秉公处理陶小军的事情,并且还会让你去医院探望,只要你有证据证明陶小军是无辜的,他可以无条件放人,不过这一切都需要你自己去做。”宋佳说。

  听完宋佳的话,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思考着对方是什么意思:“明面上靠在大嘴刘那一边,实则又想跟我暗中来往,妈蛋,他这是想脚踩两条船啊,不管最后那一方赢了,他都可以全身而退。”

  “脚踩两条船的人,最后都没有好下场。”我盯着宋佳说。

  “这就不需要你担心了。”宋佳冷冷的说道,她也不再跟我扯什么朋友关系。

  “我拒绝。”我看着宋佳的眼睛说道。

  “王浩,你会后悔的。”宋佳眼睛里瞬间露出愤怒的目光,冷哼了一声。

  “从老子嘴里夺走肥肉,真当老子好欺负,哼,这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谁他妈都别想置身事外。”我双眼微眯,声音冷冷的说道。

  “哼!那我们走着瞧,也许今天晚上陶小军就会发生意外。”宋佳冷哼了一声,说道。

  这一次算是彻底和她撕破了脸。

  “如果陶小军有事,我保证你和你爸都活不了,我用我的脑袋发誓,不信的话,你回去叫孔志高动一下陶小军试试看。”我的声音已经不再冰冷而是变成了阴森,因为宋佳的话,彻底触怒了我,甚至于在一瞬间,想让跟在身后十米外的宁勇直接弄死她。

  “哼!”宋佳扭头看了我一眼,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噔噔……

  身后传来脚步声,宁勇跑了过来,问:“刚才她是不是说不让小军活过今晚?”

  宁勇不愧是练到了化劲,人体力量的极限,隔着十多米,还有河风的呼啸,他竟然听到了我和宋佳的谈话。

  “她不敢。”我说。

  “万一呢?不行,我要把小军救出来。”宁勇嚷道。

  “小军受了重伤,你怎么救。”我瞪了宁勇一声,吼道。

  “那也不能眼看着小军被他们给暗害了。”宁勇说。

  “他们不敢,姚二麻子已经死了,小军再出事的话,哼,孔志高那就是想自取灭亡。”我说。

  “万一呢?”宁勇说。

  “这……”我沉默了,思考了片刻,说:“这样吧,我让李洁向郝书/记建议,小军一案由东城分局审理,现在正有一个好借口,由市局负责的姚二麻子一案,出现了纰漏,把小军的这个案子转移,也是一个常规做法。”

  “能行吗?”宁勇问。

  “试试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