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763 764 765 回 郁闷

第七百六十三章 郁闷
跟宋晓曼一块吃饭,简直跟受罪差不多,各种陷阱,各种套路,差一点就上了她的当,还好自己对芊儿的感情是真挚的,不然的话,这一次绝对会被宋晓曼这个王八蛋给我和芊儿之间种下一根刺,现在她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不但没有破坏我和芊儿之间的关系,相反让芊儿对我的感情更加的牢固。
 
吃完饭之后,我拿出手机拨通了芊儿的电话:“喂,芊儿,你怎么跟宋晓曼合起伙来骗叔呢?”我对芊儿问道,心里多多少少有点生气。
 
“大叔,宝宝错了,你别生气。”电话另一端传来芊儿撒娇的声音。
 
“芊儿,叔虽然不是君子,但是绝对不是一个小人,今天晚上我很伤心。”其实内心深处早就原谅了顾芊儿,不过这件事情也为我敲响了警钟,于是借机敲打一下芊儿,免得她以后再借助别人的力量来试探我去她的感情。
 
“宝宝错了,大叔,你别生气了,晓曼姐……”
 
“还叫她晓曼姐?”芊儿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便厉声喝道。
 
“大叔,我从现在开始跟宋晓曼断绝关系,她太坏了,都是她不停的打电话给我,然后说你的坏话,我一时脑袋发热,才会上了她的当,大叔,你别生气了,宝宝真的错了。”芊儿说。
 
“芊儿,人最大的能力是什么你知道吗?”我说。
 
“什么?”
 
“就是独立思考的能力,你智商很高,情商也不错,这一切都是你的优点,但是如果没有一颗坚韧不拔的心,一颗不受外物影响的心,那么以后你很难办大事,办大事者,从来不会受其他人思想的左右,明白吗?”我对顾芊儿说道,对她的批评非常的婉转。
 
“大叔,我错了,我真得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以后遇事一定先自己思考,然后再做出决定,不再受别有用心之人的利用。”顾芊儿认真的检讨道。
 
从她的话里,我听到了一丝忏悔和自责,同时也进行了反思,我知道火候差不多了,顾芊儿毕竟还是一名十七岁的女生,正处于叛逆期,她能听我的训导,已经很不错了,如果再说教下去,怕会有相反的结果,于是我的声音变得温柔起来,说:“芊儿,叔没有忍住,跟你发生了关系,对你很不公平……”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另一端便传来芊儿的声音:“我是自愿的,能成为大叔的女人,我很高兴,叔,你不用自责。”
 
“真的?”我问。
 
“嗯。”
 
随后我和芊儿腻歪了一会,说了不少脸红的情话,这才挂断电话。
 
下午我没什么事,找了个地方,一直在修练易筋经,山里的空气好,鸟语花香,空气清新,再加上非常的安静,练着练着,我整个人有一种融入自然的感觉。
 
易筋经是锻炼筋骨和增长力气的顶级法门,大哥祖传一共八趟,我就学了二趟,练了快一年的时间了,力气增加很大,受益非浅。
 
三个月之前,我已经再次加入了一头碎碑的打法练习,心意把是少林看家护院的顶级功夫,这一招一头碎碑,大哥说过,只要我能练好了,足够防身之用。
 
其实功夫不在多,而在于精,学拳无数不如一招精深,学一百个招式,每一招练一千遍,不如只学一招,而将这一招练几十万遍,甚至于上百万遍,练成一种身体的本能,把这一招所需要的劲力练得通透了,那么就可以举一反三,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用这一招练出的劲力,完全可以演变成无数个招式。
 
我现在还不太懂大哥的话,不过已经决定,往后的几年时间,都要努力练习易筋经二路和心意把的一头碎碑,大哥说过,这招一头碎碑练得是一个吞吐劲,至于什么是吞吐劲,他没有说,因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等你的身体练出来了,自然就懂了。
 
传武界有一句话,招好学,劲难练,有的人学了一辈子的套路,到死都练不出一种劲力,大哥说其实这种人根本就没有入传武的门,还是一个门外汉罢了,只要我能练一头碎碑的吞吐劲,以后打人就会得心应手。
 
要在道上混,自身必须学点自保之力,所以对于易筋经和一头碎碑的练习,我决定一直持续下去。
 
这几天刚好没事,于是我天天在蒙山深处习练易筋经和一头碎碑,一练就是一天,易筋经和一头碎碑交叉练习,感觉也不是太枯燥,并且时间过得很快,一晃一天就过去了。
 
这天晚上,我练完拳回到龙兰酒店,刚刚打开手机,一个电话便打了进来。
 
铃铃……
 
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雷鹏的电话,想了几秒钟,我按下了接听键:“喂,雷鹏,有事?”我问。
 
“王先生,我的任命下来了,谢谢周副省长,也谢谢你的栽培,今晚我在龙兰大酒店摆了一桌,还请你赏个脸。”雷鹏激动的说道,他的任命下来了。
 
我想了一下,问:“就我们两个人吗?”
 
“不是,我还邀请了一些朋友。”雷鹏说。
 
“那就算了,我不去了,记住,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是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明白吗?”我对雷鹏叮嘱道。
 
“是是是,我明白。”他马上应道。
 
随后我跟雷鹏又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扔在桌子上,我心中暗道:“宋晓曼还算守信,三天不到,果然雷鹏的任命已经下来了,不过为什么周志国那边还一点动静都没有?”
 
距离上一次我把曹永年的贪污受贿的证据交给他已经快一个星期了,可是省里边一点动静都没有,我也不好打电话询问周志国,毕竟他是副省长,马上就要升任省长了,而自己就是一个小屌丝,阴错阳差才跟他产生了联系,平时接触的时候,我很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是否跟身份相符。
 
洗完澡,我躺在床上,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发现今天李洁给我打了三个电话,而自己因为在山里边练功,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所以都没有接到,想了一下,我立刻反拨了回去。
 
嘟……嘟……
 
铃声响了五下,电话另一端才传来李洁的声音:“喂,王浩,这几天你的手机为什么一直关机?”李洁问,声音有点生气。
 
“媳妇,我一直在山里边,信号不好。”我说。
 
“算了,你忙什么我也懒得问,今天江城出大事了。”李洁说。
 
“什么事?”我表情一愣,立刻问道。
 
“你的安排已经开始起作用了,今天苏厚德对姚二麻子的赌场进行了打击,抓了大批的人,其中包括郝弘文的儿子郝承智。”李洁说。
 
“呃?不对吧,苏厚德白天搜查姚二麻子的赌场?”我愣了一下,感觉有点不对劲。
 
“对,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在白天行动,并且行动非常的保密,从我了解的消息来看,当时姚二麻子并没有接到内部消息,所以直接被堵在赌场里边。”李洁说。
 
“到底怎么会事?”我急速的问道,抓了姚二麻子,我心里很高兴,但是把郝承智也抓进去了,事情就有点麻烦了,苏厚德确实是一把好剑,却是双刃剑,伤敌厉害,自伤也厉害。
 
郝承智是谁?那是现任江城市委书/记郝弘文的独子,郝弘文又是周志国的亲信,周志国马上要升省长,如果换一个人的话,即便要对付姚二麻子,也不会赤果果的把郝承智抓起来,那不是当着江城所有人的面打市委书/记的脸吗?
 
你打了一把手的脸,就是再有理,再有证据,能有好果子吃吗?我心里一阵郁闷,恨不得立刻打电话给苏厚德,让他马上把郝承智给放了,不然的话,办理姚二麻子的案件,肯定会面临层层阻力,甚至于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唉,这个苏厚德,也太正直了,就不能讲一下策略。”我在心里暗唷一声。
 
抓了郝承智,搞到最后弄不好姚二麻子也跑了,还不如只抓姚二麻子,这样定罪的话,会减少很大的阻力,有很大的机会成功,因为郝弘文可能因为儿子郝承智直接顺水推舟,让姚二麻子成为替死鬼,现在可好,直接将面临市委书/记的怒火,一个小小的区委书/记敢太岁头上动土,这真是胆大包天。
 
“郝承智就是一个纨绔子弟,听说是他的发小来玩,于是直接白天就去了赌场,然后姚二麻子又找了一些有钱人作陪,搞起了一个赌局,听说当场查收的现金就高达上千万。”李洁把她了解的信息详细的跟我讲了一遍。
 
“还有其他纨绔子弟?”我问,心里咯噔一下,估摸着苏厚德百分之百是捅了马蜂窝。
 
“嗯,苏厚德不知道怎么得到了消息,偷偷调派人手,瞒过了所有人,直接闯进了姚二麻子的地下赌场,人赃俱获,他也是了得,还带了几个记者,当场录像报道,直接做成了铁案,搞得连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李洁说。
 
“啊,还带着记者,那些记者敢报道吗?”我问。
 
“好像不是什么传统记者,网上的一些多媒体记者,这些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巴不得抓一些官二代和富二代呢,正好迎合广大网民的口味。”李洁说。
 
“我擦,事情搞得这么大,老苏这是把所有人都得罪了啊。”我怪叫了一声,本来只想着利用苏厚德对付姚二麻子,万万没有想到,他这么生猛,谁都敢抓,还直接带了记者在网上播放,这不是把案子做死了,让对方想私下处理都不可能。
 
“老苏这是把人往死里得罪啊,看来他这个区委书/记是干不了多久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姚二麻子等人根本没有想到,苏厚德会在白天搜查帝豪大厦,还闯进了地下赌场,总之现在这件事情搞得很大,网上已经炸翻了天,对了,苏厚德已经被停职了。”李洁说。
 
“停职?这么快?什么理由?”我问。
 
“好像说是案件在没有查清之前,在网上进行报道,引起社会舆论的哗然,影响和谐社会的建设,总之想找个理由还不简单,上面又没人保苏厚德,他自然就被停职了。”李洁淡淡的说道。
 
“我擦,老子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让他当上区一把手,这才几天,搞不好连姚二麻子都弄不死。”我十分郁闷的说道。






 第七百六十四章 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今天晚上市委书/记郝弘文的秘书给我打电话。”李洁说。

“他找你干吗?”我十分奇怪的问道:“苏厚德的事情跟你无关吧?”

“本来是没有一点关系,但是上一次你不是让我把苏厚德的儿子苏忠伟从农业局调了出来,现在是我身边的工作人员。”李洁说。

“怎么了?现在还株连九族啊?”我惊讶的问道。

“表面上肯定不会株连九族了,但是实际上,呵呵!”李洁呵呵一笑。

“什么意思?郝弘文把苏厚德停了职,难道连他儿子也要整?”我问。

“郝书/记的秘书明面上倒是没说什么,只是问了一下,是不是我身边的工作人员苏忠伟是不是苏厚德的儿子,那意思不言而喻。”李洁叹息了一声,说道。

“操,这不是明摆着整人嘛。”我说。

“官大一级压死人,现在是一把手制度,他让你生你就生,他让你死你就死,如果我不马上把苏忠伟调离的话,搞不好我的这个东城区委书/记也不保了。”李洁说。

“大爷,郝弘文牛逼个屁,他儿子就是一个纨绔子弟,惹了多少事,现在又是反腐高压形势,他敢这样搞,是不是也太狂妄自大了。”我说。

“他是市委书/记,上面又有周志国罩着,能有什么事?”李洁无奈的说道。

“哼,不一定哟,周志国又不是没有对手。”我说,说完之后,突然意识到了一点什么,妈蛋,周志国对于曹永年的违反乱纪的证据长时间不举报,是不是跟郝弘文的儿子郝承智出事有关?

“我擦,搞不好真有关系。”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并且越想越觉得很可能,你搞死我一员大将,我也弄你一员大将,来而不往非礼也,谁他妈都不干净,乌鸦别嫌猪黑,都他妈一样黑。

我不知道自己的猜测对不对,不过估摸着八成有关系。

“我打电话就是告诉你一声,苏厚德如果查不出一点违反的事情还好,一旦查出来,这辈子就完蛋了,你给人家升了一个区委书/记,不是害了对方,还有苏忠伟的事情,我暂时只能先把他调离身边,等风声过后,再慢慢的想办法了。”李洁说。

“好,你看着办。”我点了点头,李洁不能倒,现在也不能跟郝弘文搞僵了关系,不过如果他敢对付李洁的话,那么我就会在他儿子身上做点文章。

跟李洁通完电话之后,我眉头紧锁,苏厚德的事情我帮不上一点忙,姚二麻子和孔志高有关,苏厚德又抓了郝承智,他一下子把书/记和市长全部得罪了,孔志高不会让姚二麻子受审,郝弘文不会让他儿子郝承智坐牢,两人合力之下,这件事情八成要黄,同时苏厚德也要完蛋了。

“妈蛋,麻烦啊,苏厚德啊苏厚德,你刚正不阿,一身正气,都是好事,可是为什么就不能讲一点策略,先动姚二麻子,如果郝弘文要把他儿子郝承智摘出来,你正好借力把姚二麻子当替死鬼,然后再把孔志高给咬出来,郝弘文肯定高兴,毕竟他这个外来书/记面对着孔志高这个土生土长的江城市长,明争暗斗少不了。”我在里把苏厚德给一通埋怨,但是也不得不佩服他,连市委书/记公子都敢抓的勇气。

思来想去,现在感觉自己帮不上一点忙,也使不上一点劲,只能静观其变:“唉!”我叹息了一声,说:“苏厚德,希望你是真得清正廉洁,不要让对方抓到把柄,这样的话,郝弘文最多把你调离南城区委书/记的位置,给你一个闲职,等过几年,我把江城控制在手里,再让你出山斩妖除魔。”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第二天上午,宋晓曼约我喝茶,估摸着她也听到了消息。当我来到茶楼的时候,宋晓曼早就到了,已经泡好了上等的蒙山茶等着我。

我坐下之后,刚喝了一口茶,耳边便响起了宋晓的声音:“王浩,曹永年的事情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不知道啊,我当时是亲手把他的犯罪证据交给了周副省长。”我说,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

“王浩,你少跟我装,我怎么听说这几天江城好像发生了一件事情。?”宋晓曼说。

“什么事?哦,你是说抓赌的事情吧,这算什么,一件小事罢了。”我说。

“呵呵,小事吗?”宋晓曼呵呵一笑。

“难道不是吗?你不会是听到什么传言了吧,我说,传言最好不要相信。”我说。

“王浩,这可不是什么传言,有人告诉我,抓赌的时候,把江城现任市委书/记郝弘文的儿子也抓了,有这件事吧?”宋晓曼问。

“好像是吧,肯定是抓错了,误伤。”我说。

“哼,网上直播,现在视频满天飞,你们江城市局的网警根本禁不了。”宋晓曼说。

“即便这样,跟我们的计划有什么关系。”我装疯卖傻的说道。

“王浩,你如果智商这么低的话,我现在就要考虑一下,是否还继续跟你合作。”宋晓曼意味深长的盯着我说道。

我盯着宋晓曼看去,两人的目光相互直视着,大约半分钟之后,她先开口说道:“王浩,郝弘文是周志国的一员大将,他儿子出了问题,这件事情可大可小,你还不懂吗?”

“你是说周志国跟周安民两人答成了某种共识?”我说。

“肯定是这样,不然的话,周志国不会这么久没有行动,别忘了,曹永年可是周安民的死忠。”宋晓曼说。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无能为力了。”我说。

“王浩,你如果不能搞掉曹永年的话,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赵蓉的事情万一那天我说漏了嘴,你可别怪我。”宋晓曼对我威胁道。

我盯着她,心里这个郁闷:“再给我几天时间,我通过别的途径把曹永年的犯罪证据交到省纪委的手里。”我说。

“三天时间。”宋晓曼说。

“宽限一点,五天。”我说。

最终宋晓曼做了让步,给我五天时间,五天时间一过,如果曹永年还没有下台的话,我们之间的合作就此终止。

当天中午,我饭都没吃,开车离开蒙山市,上了蒙江高速,朝着江城的方向疾驰而去。

我心里把苏厚德骂了个狗血淋头,不过仔细想想,还是自己的错,在启用苏厚德对付姚二麻子之前,就应该有这种准备,其实如果没有蒙山的事情,这件事情也不算太糟糕,至少姚二麻子想要脱身不是那么容易,趁此期间,我可以大肆抢占江城赌博业的市场份额。

两个小时之后,我马上就要回到江城了,又一个坏消息传了过来。当时我下了高速,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铃铃……

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陶小军的电话,于是按下了接听键:”喂,小军,什么事?”我问。

“二哥,姚二麻子被抓之后,我马上把赌鬼叫回了江城,小船已经重新布置成了赌船,正准备拉拢姚二麻子的重点客户,可是出现了意外。”陶小军说。

苏厚德当上南城区区委书/记之后,我就让陶小军把赌船重新搞好,并且已经暗中把姚二麻子那里的几个重点客户给锁定了,对方既有钱又好赌,都是高端客户。

“怎么会事?你慢慢说。”我对陶小军说道,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赌博业这一块,我早就盯上了,如果出现什么意外的话,将打乱早已经制定好的计划。

“姚二麻子买了赵四海的一条游轮,刚刚改造成了大型赌船,刚准备营运,可惜就出事了,现在已经被南城区分局给扣押了。”陶小军说。

“这是好事啊,正好我们的小赌船可以大展身手了。”我说。

“本来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陶小军怒气冲冲的说道。

“谁?江城还有谁有游轮?”我问。

“大嘴刘和海河集团合作,把我们以前改造好的天运号游轮给租了下来,正在趁机大肆抢夺江城赌博业的市场份额,大嘴刘的实力雄厚,听说省里还有关系,我们根本抢不过对方。”陶小军说。

“大嘴刘?”我瞪大了眼睛,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刻,他竟然半路杀出来搞桃子:“妈蛋,老子浪费了多少脑细胞,才把姚二麻子弄进去,到头来却给别人做了嫁衣,操,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在心里大骂一声。

“对,就是他。”陶小军说:“二哥,这个大嘴刘前边几年都很老实,没有参与江城道上其他势力的争斗,现在却成了江城最大的势力。”

“王八蛋,在江城跟老子斗的人都他妈死了,大嘴刘是吧,我马上就到鞍山路了,既然他跳出来了,那就干他。”我冷冷的说道,这口气绝对不会咽下去,筹划了这么久,就等待这个机会让忠义堂一飞冲天,然后快速的发展,让大嘴刘摘了桃子,妈蛋,绝对不能忍。

挂断陶小军的电话之后,我记起大嘴刘在省里的后台是谁——省政法委的陈书/记,不过老子也不是没有后台的人,当时周志国和姓陈的说好了,我和大嘴刘在江城的争斗,他们两个人不会参与。

“操,大嘴刘,老子本来想等着把赌博业控制,再联合一条龙做掉你,现在看来要提前动手了,妈蛋,真以为老子是一个没名气的小屌丝,那你他妈就特错大错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双眼微眯,露出两道寒光,这一次真是动了肝火,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长时间的筹划,最后便宜了别人,我就算是再能忍,也忍不住了。

就算是再能忍,也忍不住了。
 
“老子连赵四海都弄死了,还怕你个大嘴刘,操,让你看看老子的手段。”我一边开车,一边恶狠狠的说道。
 
半个小时之后,我回到了鞍山路,把陶小军等人招集到了八十年代酒吧:“姚二麻子的老窝被端了,一时半会他是出不来了,江城的赌博业正好处于空白期,是抢占市场的好机会,本来我们做好了准备,可惜半路杀出一个大嘴刘跟我争肉吃。”我开门见山的对陶小军、三条等人说道,他们都是我的心腹。





第七百六十五章 卑鄙无耻

大嘴刘算个什么东西,弄他。”柱子先嚷叫了起来。
 
“对,弄他!”三条等人跟着附和道。
 
“弄他!”
 
……
 
群情激昂,我知道是好事,但是三年前大嘴刘就是江城四大势力之一,三年后的今天,黄胖子完蛋了,姚二麻子也马上要完蛋了,一条龙因为江高池的原因,势力也一直在收缩,大嘴刘却从来没有卷入争斗,所以他的势力越来越来,俨然已经有了直逼一条龙成为江城第一势力的苗头。
 
我现在身边的人数不足百,场子仅有四个,不论是人力或者是财力都不是大嘴刘的对手,唯一能嘴大嘴持平的就是后台,他的后台是省政法委陈书/记,而我的后台是周志国副省长,明年就要升任省长。
 
等三条等人发表完意见之后,我摆了摆手,说:“硬拼肯定不是办法,大嘴刘的势力现在很大,我们跟他正面硬拼的话,无疑于以卵击石。”
 
“二哥,难道我们到嘴的肥肉就眼睁睁的让他抢了?”陶小军问。
 
“是啊,二哥,你谋划了这么久的事情,难道到头来让大嘴刘白白摘了桃子?”三条问。
 
随后狗子等人七嘴八舌的嚷叫了起来,总之就是一个意思,不能让大嘴刘白白摘了桃子,佛争一柱香,人争一口气。
 
等他们说完之后,我再次开口说道:“这口恶气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狗子刚才说的很对,佛争一柱香,人争一口气,如果咽下这口窝囊气的话,以后我们忠义堂如何在江城立足?”我双眼微眯,射出两道寒光。
 
“二哥,你说怎么办吧。”陶小军说。
 
“小军,宁勇,你们两人这段时间把所有兄弟集中起来,强化训练一下,随时做好准备。”我对陶小军和宁勇两人说道。
 
“嗯!”宁勇点了一下头。
 
“二哥,什么时候行动?”陶小军问。
 
“现在还不知道,等信,不过从今天开始,所有人必须小心谨慎,大嘴刘并不好对付。”我说。
 
“嗯!”众人疑惑的点了点头,不知道我的计划是什么。
 
其实刚刚听到海河集团和大嘴刘合作共同经营天运号游轮的时候,我恨不得立刻带着人杀向大嘴刘的总部,跟他来一场痛痛快快的决战,即便干不过对方,也要让大嘴刘知道,从老子嘴里摘桃子是要付出代价的,不过当我开车回到江城之后,冷静了一路,我心里的怒火渐渐的压了下去,有了新的计划。
 
跟陶小军等人开完会之后,我拨通了幽灵的电话:“喂,幽灵,帮我查一下大嘴刘的左膀右臂的行踪。”我对幽灵说道。
 
“好的,组长。”幽灵没有废话,这是我最欣赏他的一点,非常的遵守命令,即便知道他效忠的是南燕组织而并非我个人,但是却从心里对他产生了信任,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当天晚上,我回忠义堂总部之前,在车上给李洁打了一个电话:“喂,媳妇,我回江城了。”
 
“王浩,你回来的正是时候,雨灵的签证和学校都找好了,明天就要去英国了,虽然小姨一直看着她,但是我能看得出来,她非常想见你。”李洁说。
 
“媳妇,我和雨灵……”
 
“你不用解释,明天上午去机场送送她吧,到时候我会在机场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李洁给打断了,然后她让我明天去机场送雨灵。
 
“我……”我本来还想解释,但是想了想,那天晚上和雨灵已经突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两人抵死缠绵到天亮,现在说跟她没有一点关系的话,不但对不起雨灵,也感觉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所以最终我只说了一个我字,便没有再说下去:“好吧,明天我去机场送雨灵。”
 
“挂了,再见。”李洁淡淡的说道,语气之中有一丝无奈和忧伤,我想说点什么,可是她根本不给任何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嘟……嘟……
 
听着手机里传来嘟嘟的电流声,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唉!”
 
稍倾,我把悲伤的情绪收了起来,朝着楼上的忠义堂总部走去,开门进入客厅的时候,芊儿从卧室里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喊:“忆雪姐,今天这么早回来啊,咦?大叔,你回来了。”芊儿看到是我,先是表情一愣,随后立刻奔跑了过来。
 
下一秒,她跳到了我的身上,双手搂着我的脖子,两条修长的玉/腿夹在我的腰上:“大叔,想死芊儿了,以为你过几天才能回来呢。”
 
“江城这边出了一点事情,我要赶回来处理,对了,赵……周忆雪呢?”我朝着客厅四周看了看,对芊儿询问道。
 
“我们去蒙山快一个月的时间,忆雪姐交了不少的朋友,我回来几天,她天天都是凌晨十二点过后才会回来。”芊儿说。
 
“呃?”我愣了一下,眉头微皱,赵蓉是什么样的人,自己还真不知道:“难道在美国过惯了夜生活,在国内一时改不了?”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
 
正当我在思考的时候,突然一个火热的嘴唇吻了过来,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反应过来,但是随后却被芊儿点燃了心里的欲/火。
 
一个长吻之后,芊儿娇滴滴的看着我说:“大叔,宝宝想要了。”
 
我吞了一口口水,心里想要拒绝,毕竟怕赵蓉突然回来,如果撞见了我和芊儿的事情,那可真就尴尬死了,并且很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可惜在我一愣神之际,芊儿便把我拉进了房间,直接将我推倒在床上:“大叔,你不会不行了吧。”芊儿故意挑/逗我。
 
“小妖精,老纳今晚让你下不了床。”我开始跟芊儿打情骂俏,几分钟之后,我们两人便一丝不挂的坦诚相见了。
 
“大叔!”身下的芊儿,眼睛含春的叫了我一声,我则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怪叫,随后她房间的床发出一连串的响声。
 
吱呀!吱呀……
 
一时之间,喘息声、床的摇晃声形成了一首交响曲,刺激着人类最原始的神经。
 
我和芊儿做的昏天黑地,已经忘记了时间和地点,不停的索取着对方的身体,仿佛想要彼此融为一体,正当我们两人攀上高峰的时候,卧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边大力的推开了。
 
砰!
 
门开了,我的表情一愣,扭头看去,赵蓉脸色红扑扑的站在门外,眼睛里露出惊讶的目光:“你们……”她用手指着床上的我和芊儿两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此时我和芊儿两人马上就要攀上高峰,根本停不下来,于是就在赵蓉面前仍然没有分开,直到一分钟之后,两人双双发出一阵颤抖的声音,这才完事。
 
“你们两个……不要脸。”赵蓉嚷道,随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呼哧!呼哧……
 
我和芊儿红着脸,都在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怎么办?大叔,会不会给你惹麻烦?”芊儿小脸红扑扑的,小声的对我询问道。
 
“没事,反正纸包不住火,早晚会被别人知道。”我对芊儿安慰道,其实内心深处早就后悔死了,干嘛经受不住诱惑,明明知道赵蓉会随时回来,还在家里跟芊儿亲热,这不是找死吗?
 
但是这些话我不能跟芊儿讲,男人嘛,出了事情,就要把所有的责任担下来,不能将这副重担压在芊儿的身上。
 
“没事的!”我对芊儿露出一个微笑,等呼吸平稳之后,说:“我出去跟赵蓉谈谈。”
 
“嗯!”芊儿乖巧的点了点头。
 
稍倾,我穿上衣服走出了芊儿的房间,看到赵蓉正坐在客厅的木椅子上,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一副气呼呼的模样。
 
听到开门声,她抬头朝着我看来,我的目光没有躲闪,跟赵蓉两人对视着。
 
“王浩,我真是瞎了眼,本来以为你是一个正人君子,一个好人,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赵蓉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走到我的面前,用手指着我的鼻尖骂道。
 
“禽兽不如?我和芊儿都是自愿的好吧。”我解释道。
 
“自愿?呵呵!王浩,你还要不要脸?“赵蓉一脸鄙视的表情盯着我说道。
 
“我怎么不要脸了?”我心里有点怒火,妈蛋,不是因为你的原因,老子和雨灵和芊儿的关系都不会走到这一步。
 
“你救过芊儿吧?”赵蓉问。
 
“对啊!”我点了点头,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二年多之前,你就开始养着芊儿等人吧?”她问。
 
“嗯!”我再次点头。
 
“卑鄙小人。”赵蓉恶狠狠的说道:“我会向我爸揭发你的丑恶嘴脸。”
 
“赵蓉,你把话说清楚,我怎么就是丑恶嘴脸了。”我心里有点火,虽然跟芊儿的事情多多少少有点尴尬,但是自己现在是单身,芊儿马上也十八岁了,两情相悦,关别人屁事,就算批评我道德败坏,也论不到赵蓉。
 
“你利用芊儿对你的感激之情,行苟/且之事,芊儿现在还不懂什么叫爱情,什么叫做感激,而你却霸/占了她的身子,卑鄙无耻的小人。”赵蓉对我大声骂道。
 
“你有病,老子虽然不是君子,但是绝对不是无耻的小人。”我反驳道。
 
“事实胜于雄辩,你别想抵赖,无耻卑鄙的小人。”赵蓉骂道。
 
被她骂的我心里的怒火冲顶,但是又觉得有口难辩,最终眉头紧皱的说道:“赵蓉,我再警告你一次,老子未娶,芊儿未嫁,法律都管不了我们,你一个外国人懂个屁,少他妈给老子扣大帽子,这件事情,连道德问题都牵扯不到,我问你,你十七、八岁的时候有没有跟人上/床?”我狠狠的盯着赵蓉。

“无耻!”赵蓉伸手想要打我,却被我给抓住了手腕。
 
“赵蓉,美国的中学生好像更加的开放,你少在老子面前装纯洁,老子和芊儿的事情,既不违法又不牵扯道德问题,哼!”我把她的手甩掉,然后朝着卫生间走去,同时小声的嘀咕道:“要说脏的话,某些人玩到午夜才回来,还不知道在外边跟多少人玩过呢。”
 
“王浩,你个混蛋说什么。”身后传来赵蓉的怒吼声,我没有回头,急步走进了卫生间,然后关上了门。
 
砰砰砰……
 
”王浩,你给我滚出来。”
 
啾啾……
 
我吹着口哨,不理睬门外赵蓉的叫嚷。
 
“王浩,不开门是吧,信不信我把门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