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760 761 762 回 与狐谋皮

  “一个市/委书/记死掉的话,那可是大事,甚至于会惊动北京,到时候肯定会彻查,你想让曹永年死,至少也要先把他的官衣扒下来。”我盯着宋晓曼说道。

  “看了我们应该可以聊聊了。”宋晓曼看着我微微一笑,说道。

  没有办法,我掌握着最多就是她和周安民、曹永年之间男女关系的事情,而她却掌握着我的死穴,特别是赵蓉的事情,绝对不能泄漏出去,一旦泄漏,我是必死无疑,周志国也要跟着倒霉,并且还会连累陶小军和宁勇等人,所以我绝对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

  “说吧,要让我做什么,你既然把我调查的这么清楚,肯定早就有计划了。”我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算是彻底向宋晓曼屈服了。

  “不要一副一脸不情愿的表情,跟姐姐我做朋友,绝对不会亏待了你。”宋晓曼看着我说。

  “呵呵!”我呵呵一笑,心里早就对她破口大骂了。

  “来,再喝一杯。”宋晓曼端起了酒杯。

  我只好又倒了一杯红酒,跟她轻轻的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说吧,我不喜欢啰嗦。”喝完之后,我对她说道。

  “别急嘛,先给姐笑一个,阴着个脸给谁看啊。”宋晓曼说。

  “老子不卖笑,别他妈以为可以控制我。”我瞪着她吼道。

  “开个玩笑,你怎么这么一点风情都没有。”宋晓曼给了我一个白眼。

  “你大爷的风情。”我在心里骂道:“老子现在杀了你的心都有,还风情,风情你妹。”

  “我有曹永年受贿的证据,他还牵涉着周安民,而现在周安民不能出事,我还需要他……”

  宋晓曼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我打断了:“我没有兴趣听你的计划,告诉我,让我干什么?”

  “看来是真生气,那好吧,我需要你把曹永年的受贿证据交给周志国,然后推动省纪委对曹永年贪污腐败的调查,在此期间,我还需要你身边的那名暗杀高手,让他再来蒙山一趟,制造一个曹永远畏罪自杀的现场,完成这些事情之后,希望周志国可以在省委会议上,不要反对陈凯升任蒙山市委书/记。”宋晓曼倒是没有再啰嗦,终于把她需要我做的事情全部讲了出来。

  “你认为周志国会听我的吗?”我盯着她问道,感觉头有点大,冯志倒是可以给她用用,但是周志国我根本就控制不了。

  “那就是你的事了。”宋晓曼说。

  “如果我不照办或者办不到呢?”我瞪着她问。

  “三天之内,我保证赵蓉的身份,省里的所有领导都会知道。”宋晓曼说,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算你狠,把曹永年的受贿证据给我。”我说,没有办法,现在只能让对方牵着鼻子走,至于周志国那边,我已经想好了说辞,干掉曹永年对周志国来说不是什么坏事。

  宋晓曼盯着我看了几秒钟,随后起身回了一趟卧室,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U盘,她将U盘放在我的面前,说:“证据都在里边,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我收好U盘,望了她一眼,说:“既然你说我们是朋友,那么做朋友是不是要相互帮忙啊。”

  “呵呵!”宋晓曼呵呵一笑,说:“周安民那边你放心吧,我会告诉她周忆雪跟赵蓉没有一点关系,也不会再骚扰你身边的女人,对了,袁雨灵是你小姨子吧。”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想了一下,说:“雷鹏官复原职。”

  “不可能。”宋晓曼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如果我坚持呢。”我双眼微眯,盯着她说道。

  雷鹏在蒙山市有一定的人脉关系,如果继续当刑警大队长的话,肯定可以帮着自己好好的盯紧了宋晓曼。宋晓曼给我的感觉有点害怕,她了解太多的事情,如果不能彻底成为自己人的话,早晚有一天会被她害死,所以我需要为以后做打算,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干掉她。

  “雷鹏不可能再回市局了,这样吧,蒙山旅游开发区分局还缺一个主官刑事的副局长。”宋晓曼思考了一会,做出了退步。

  “好,成交!”我说。

  “喂,王浩,你想收了雷鹏让她在蒙山监视着我吧,我劝你还是歇歇吧,看来你的那些照片也是他给你的,告诉雷鹏,这次的事情就算了,如果他还敢不老实的话,我会让他在蒙山没有立足之地。”宋晓曼冷冷的说道。

  我一提雷鹏,她便猜到了照片的来源,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

  “哼!”我冷哼了一声,没有再理睬她,起身朝着楼下走去。

  来到楼下之后,幽灵正在抽烟,看到我马上把烟扔了,问:“组长,谈好了?”

  “嗯,走吧。”我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心里其实非常的郁闷,本来还想着控制宋晓曼,可是现在好像是自己被她给抓到了致命的把柄,给控制住了。

  稍倾,我和幽灵悄悄离开了别墅,从一边的山上偷偷的翻了出去,找到藏在树林里的车子,这才驶离了此处隐秘的山谷别墅。

  回到蒙山市区之后,我没有回龙兰大酒店,而在一个街心花园跟幽灵分开,他直接回江城,我则坐在街心花园的长椅上想事情。

  思来想去,只能帮着宋晓曼把曹永年除掉,再将那个陈凯推上位,这样做的好处,第一,赵蓉的事情可以暂时隐瞒下来,雨灵也不会再有危险;第二,跟宋晓曼产生牵连,这个女人很可怕,即便不能成为朋友,最好不要成为敌人;第三,可以收买雷鹏为自己所用。

  想到这里,我拿出手机,拨通了周志国的电话,铃声响了六、七遍,电话另一端才传来周志国的声音:“喂,王浩,有事吗?”

  “周副省长,打扰了。”我说。

  “我还有个会,给你二分钟的时间,有什么事就快说。”周志国的语气很急,看起来他应该是很忙。

  “周副省长,我手里有一份蒙山市委书/记曹永年受贿的证据。”我说。

  “哦?曹永年受贿的证据?”周志国问。

  “对!”我应了一声,说:“周副省长,我来蒙山快一个月了,中间人是谁虽然没有查到,但是却有意外收获。”

  “详细说说。”周志国说。

  “雷鹏,蒙山市公安局原刑警大队长,他因为得罪了曹永年被免职了,有一天晚上……”我把刚刚想好的说词告诉了周志国,把证据的事情推到了雷鹏的身上。

  “U盘里的证据可靠吗?”周志国问。

  “绝对可靠,铁证如山。”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你马上来一趟省城。”周志国思考了几秒钟之后,开口对我说道,至于雷鹏,他连提都没有提,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长还真入不了他这位即将成为一省之长的法眼。

  “周副省长,我许了雷鹏一个蒙山旅游开发区分局副局长的位置,你蒙山这边有自己人的话,帮忙说句话。”我说。

  “这是小事,先把U盘送过来。”周志国说。

  “是!”我说。

  周志国挂断了电话,我想了一下,又拨通了芊儿的手机:“喂,芊儿,你先自己回江城,我要去一趟省城,有急事。”

  “啊!大叔,你不是答应……“

  “听话,真有急事。”我打断了她的话。

  “好吧!”

  “等忙完了这一阵,你考上大学之后,我请你旅游算做补偿。”我说。

  “大叔,我可记下了,你不准赖账。”芊儿说。

  “不赖账!”跟芊儿聊了几句之后,我挂断了电话,然后开车离开了蒙山,上了蒙山到省城的高速,疾驰而去。

  天色未暗,我赶到了省城,周志国空出半个小时的时间见我,约在一个广场,见到周志国的时候,我差一点没有认出来,他穿着一身休闲服。

  “U盘给我。”周志国说。

  我将U盘递给了他,说:“周副省长,曹永年应该是周安民的人吧,如果顺藤摸瓜的话,是不是可以……”

  “这件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好好照顾忆雪,我不会亏待你。”周志国说。

  “是!”我应道:“那个,周副省长……”

  “别吞吞吐吐,有话就说。”周志国说。

  “周副省长,我觉得应该让忆雪来省城上研,这样你就可以经常见她了。”我说,一副为了他们父女着想的表情,实则赵蓉就是一个定时炸弹,赶快把她甩掉才是上上之策,要祸害就来省城祸害她爹周志国,我可不没有精力去给她擦屁股。

  “忆雪不能来省城。”周志国说。

  “周副省长……”

  “你不用说了,我有自己的难处,好好照顾忆雪。”周志国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转身消失在人群之中。

  “妈蛋,看样子还甩不掉这个惹祸精。”叹息了一声,喃喃自语。

  曹永年贪污腐败的证据已经给了周志国,现在是周志国和周安民两人争省长的关建时刻,虽然周志国的赢面大,但是不到最后一刻都不可能知道最终的结果,所以我估摸着有了曹永年的证据,周志国应该会立刻展开行动,毕竟上一次周安民可是在查周忆雪的事情,这可是周志国的死穴,同时也是我的死穴。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相信周志国肯定会用U盘里的证据,立刻反击。

  本来想回江城,但是想了想,蒙山市还有点事情,必须跟雷鹏见一面谈谈,还有冯志可能也要回一趟蒙山,我现在还判断不出宋晓曼是想把冯志给诳出来替羽秀报仇?还是真得希望冯志神不知鬼不觉的帮她制造一起曹永年自杀身亡的事故。

  “这个女人看不透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拿出手机拨通了宋晓曼的电话:“喂,宋晓曼,U盘我已经交给周志国了,他现在跟周安民在争省长,应该会很快行动,我省里消息不灵通,你自己盯着。”

  “OK,让你的杀手准备好,随时待命。”她说。

  “知道了。”我郁闷的说道。

  “曹永年死后,别忘了陈凯的事情。”宋晓曼对我提醒道。

  “在曹永年死之前,先把雷鹏的事情给我解决了。”我讨价还价道。

  “OK,没问题。”她倒是爽快。

  当天晚上,凌晨一点,我才赶回蒙山,龙兰酒店的房子还没退,不过芊儿根据我的要求已经先回江城了,半路上跟她通过电话,所以回到蒙山之后,没有再联系她,而是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睡了。





  第二天上午,我约了雷鹏在一个咖啡厅见面,本来约好了十点钟见,我等了他将近一刻钟,雷鹏才急匆匆的走进咖啡厅。

  “对不起,早晨的时候,被上司抓着干活,一直到现在才脱身。”雷鹏满头大汗,一脸歉意的对我说道。

  “没事!”我淡淡的说道,心里猜测着,他堂堂一个刑警大队长,被贬之后,不受点委屈和刁难就怪了。

  “王先生,找我什么事?”雷鹏盯着我问道。

  “好事,你的问题解决了。”我说。

  “真的?谢谢,谢谢王先生。”雷鹏瞪大了眼睛,一脸惊喜的模样,随后喃喃自语道:“妈的,这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以为老子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等我官复原职之后,一个一个收拾他们。”

  “不是官复原职。”我说。

  “啊!”雷鹏惊呼了起来,脸上兴奋的表情瞬间凝固了,盯着我,结结巴巴的问道:“王、王先生,不是官复原职,那我做什么?”

  “你刚刚从刑警队长的位置上被的掳下来,如果没人接替也倒罢了,可惜现在蒙山市局刑警队已经有了一名刑警队长,朝令夕改是大忌,所以你不能回市局了。”我说。

  “去那里?”雷鹏看着我紧张的问道,大冷天,我看到他额头上已经冒汗了。

  “你不要紧张。”我瞥了雷鹏一眼说道。

  他擦了擦汗,脸上兴奋的表情早已经消失,只剩下深深的担忧:“我不紧张!”雷鹏说。

  我笑了笑,说:“开发区分局还缺个主管刑事案件的副局长,以后蒙山市的发展主要在旅游开发区,所以我给你争取了这个位置,蒙山市的重心都在往开发区转移,这可是一个肥差,你要把握好,只要一年半载干出成绩来,我保证让你当上开发区分局局长的位置。”

  呼!

  听到开发区分局副局长的位子,雷鹏深深的呼出胸中的浊气,脸上紧张的情绪消失了,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笑了笑,说:“王先生,你吓死我了,开发区分局副局长,确实是肥差,请王先生放心,也请王先生转告周副省长,我雷鹏一定干出成绩,不给周副省长丢人。”

  “好好干,多破大案要案,我保证不出三年时间,当你重回市局的时候,一定是副局长,如果破获影响力巨大的案子,五年之内,让你成为蒙山市公安局的局长,也不是什么难事。”我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不认识的,搞不好还会以为我是蒙山的组织部长。

  “是是是,我一定好好干。”雷鹏马上点点头。

  “任命可能过两天就下来,这几天你别惹事,低调一点。”我对雷鹏嘱咐道,可不想在任命下来之前,再出现什么意外。

  “是,王先生,我一定低调。”雷鹏再次点头。

  “小不忍则乱大谋。”我拍了拍雷鹏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估摸着这几天,以前被他整过、得罪过的人都会找他的麻烦,落井下石,踩他几脚,所以我才会特意叮嘱一声,免得引出不必要的麻烦。

  “是!”雷鹏应道。

  稍倾,我们两人又聊了几句,雷鹏一直在表决心,一定效忠周副省长,我想了想,怕他真跟周志国联系,那样可就穿帮了,于是开口对其叮嘱道:“雷鹏,周副省长马上就要升任正省长了,工作很忙,你不要去打扰他,有什么事情就直接找我,明白吗?”我意味深长的瞥了雷鹏一眼。

  “是,王先生,我明白,想见周省长最少是市长、市委书/记的级别,我这种小人物,根本不够格。”雷鹏说,他倒是有自知之明。

  “你心里有数就好,也不用自我菲薄,只要跟着周省长好好干,早晚有机会成为厅级干部。”我淡淡的说道,那表情好像厅级干部是大白菜似的。

  “是是!”雷鹏一脸激动的说道。

  随后我们两人又聊了几分钟,雷鹏接了一个电话,然后一脸歉意的走了,我上午没事,便在咖啡厅里想事情,一直到中午。

  结帐的时候,服务员说雷鹏早已经把钱付了,我点了点头,走出咖啡厅,我嘴角微微一笑,感觉到了权力的魅力,你就算是一个懦弱无能之人,只要权力加身,也会有人巴结拍马屁。

  铃铃……

  正准备找地方吃饭,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拿出手机,发现是宋晓曼的来电,我想了想,这才按下接听键:“喂,有事?”我问。

  “中午请你吃饭。”电话另一端传来宋晓曼的声音。

  “好!”我想了想说,正好此时肚子饿了,不知道去那里吃饭。

  “十二点半,龙兰大酒店旁边的农家渔馆见。”宋晓曼说。

  “嗯!”我说。

  挂断电话之后,我直接开始朝关农家渔馆驶去。

  二十分钟之后,我在农家渔馆见到了宋晓曼,她没有穿职业套装,而是穿着一件深色毛衣,领口处露出圆领的白色衬衫,下身一边深色的裙子,黑丝和黑色的长筒靴,虽然已经深秋,天气渐冷,但是她打扮的十分性感,脸上略施胭脂,非常的明艳动人。

  说实话,宋晓曼比李洁和苏梦还要稍稍漂亮一点,气质很特别,可是了解之后,你才会发现,所以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根本就是扯淡,她对权力的欲望比李洁还要强烈,当然手段也比李洁强了很多。

  “坐,服务员上菜。”宋晓曼对我微微一笑,然后扭头对服务员吩咐道。

  “省里有消息了?”我坐下之后,盯着她询问道。

  “没,应该没有这么快,至少要过几天才有动静。”宋晓曼说。

  “嗯!”我点了点头,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问:“既然没消息,干嘛请我吃饭?”

  “呵呵!”宋晓曼呵呵一笑,说:“我感觉你对我充满了敌意?”

  “没有。”我否认,其实内心深处确实对宋晓曼充满了警惕和抵触,如果有可能,还真不想跟她打交道,因为这个女人太危险了。

  “算了,不说这件事了,我请你吃饭原因很简单,你不是说我们要做朋友吗,那么朋友之间一块吃个饭还需要那么多理由吗?”宋晓曼盯着我反问道。

  我的目光没有躲闪,跟她对视了一会,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心里对于什么狗屁朋友之间的吃饭,根本就不相信,宋晓曼这个人功利心如此的强烈,她如果没有事的话,不可能浪费时间请我吃饭,至于葫芦里卖得什么药,我暂时还不清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菜很快端了上来,都是蒙山冷水江里的纯野生鱼,蒙山冷水江里的水是从深山流出来的矿泉水,蕴含着大量的矿物质,野生鱼类十分的鲜美和有营养价值,当然价格也高得吓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宋晓曼放下了筷子,我知道正事要来了,不过并不想让宋晓曼说,于是端起酒杯,盯着她说:“宋经理,我再敬你一杯。”

  “好!”宋晓曼没有拒绝,端起酒杯跟我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喝完酒之后,我没等她说话,立刻开口说道:“宋经理,雷鹏的事情还请你抓紧时间,我不想成为言而无信之人,上午的时候,已经告诉他了,这几天会把他调到开发区分局任副局长。”

  “呵呵,王浩,我还真积极,想要控制雷鹏,让他当你的眼线?不怕你离开之后,我就想办法对付他?”宋晓曼盯着我说道。

  “宋经理,还要请你手下留情啊,这一杯,算是我替雷鹏喝的。”说着,我又倒了杯红酒,然后一饮而尽。

  “雷鹏不是什么好鸟,你干嘛要这么帮他?”宋晓曼问。

  “我不管他是不是好鸟,总之这次我答应了对方,就不能失信,大丈夫一诺千金,我认为一切合作都要以信守承诺为基础,宋经理,你说呢?”我对宋晓曼反问道。

  “好一个一诺千金,来,再干一杯。”她给我倒满酒,说道。

  没办法,我只好跟她碰了一下杯,又喝了一杯,红酒度数虽然不高,但是这一杯接一杯的喝,我脑袋便有点发晕了,本来酒量就不行,所以接下来我打算不再喝了,再喝可能会醉了,一旦醉酒,可能会坏事。

  “雷鹏的事情,我说过会帮你,自然说话算数,三天之内,他的任命就会下来,放心吧。”宋晓曼说。

  “谢谢!”我说。

  “就这么谢我?是不是应该再喝一个。”宋晓曼盯着我,目光中有一丝别的意味,估摸着她是看到我喝红了脸,想要灌醉我。

  “宋经理,我不胜酒力,酒了,不能再喝了。”我摆了摆手说道。

  “王浩,这么不给面子?”

  “不是不给宋经理面子,而是我真不能喝了,再喝就醉了。”我说。

  “最后一杯如何?”宋晓曼说,她不愧是餐饮部经理,经常跟领导喝酒,这劝酒的水平真是高,随后我愣是被她说的又喝了三杯,三杯下肚之后,我眼前有点发花,脑袋发晕,有点喝醉了,还好心里很清楚,并没有酩酊大醉。





 “王浩,让芊儿跟着我吧。”突然耳边传来宋晓曼的声音,当听到芊儿名字的时候,我心里一阵警惕,甩了甩脑袋,尽量睁开眼睛盯着宋晓曼,说:“你说什么?让芊儿跟你?跟你做什么?”我问,喝了酒之后,脑子反应有点慢。

“我和芊儿以前就认识,她跟着我肯定比跟着你好。”宋晓曼说。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宋经理,你是不是以为我醉了,对,我是有点喝醉了,但是脑袋还清醒,所以不要再跟我提芊儿的事情,我不会把她给你,再说了,她也不是物品,芊儿是人,有自己的思想。”

“你说的对,我为刚才的话道歉。”宋晓曼说。

“咦?”我愣住了,喝了酒,脑袋本来就反应慢,现在彻底搞不清宋晓曼在玩什么套路了:“你什么意思?”我傻傻的问道。

“王浩,你刚才说的对,芊儿是人,有自己的思想,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如果她自己愿意跟我呢?你还会阻拦吗?”宋晓曼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这……”一瞬间,我犹豫了,宋晓曼太阴险了,竟然顺着我的话说,把我给将住了,本来她就是说破大天,我都不会答应,但是刚才自己说芊儿是人,有自己的思想,转脸就给否认的话,好像太无耻了。

“王浩,你不会自己打自己耳光吧,还是你对芊儿根本不上心,只是把她当成一个玩具,害怕她真得愿意跟我?”宋晓曼一脸得意的盯着我问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看着宋晓曼,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如果说魏明等人会背叛我的话,也许还有可能,但是现在说芊儿会背叛我,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她是我的女人,更是我的小公主,我们两人之间的感情十分的复杂,绝对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讲清楚的。

“宋经理,我对自己有信心,对芊儿更加有信心,只不过……”我没有把话说完。

“只不过什么?说大话谁都会。”宋晓曼异常坚定的说道,这令我十分的疑惑,不知道她那里来的自信?

“妈蛋,奇怪,难道她在今天中午之前已经接触过了芊儿吗?我擦,难道芊儿真想跟她?不会吧,绝对不会。”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我说大话,哈哈……”我哈哈大笑起来,说:“宋经理,不知道你那里来的自信,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密之自信?”

“王浩,我就问你,如果芊儿自己愿意跟我,你愿不愿意把她让给我呢?”宋晓曼开始将我的军,并且一下子把我顶到了墙角,根本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

“妈蛋,她不会真得这么自负吧,以为我带芊儿在蒙山玩了将近一个月,就是为了玩玩芊儿,把她当成一个玩具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对于眼前宋晓曼的密之自信,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芊儿不愿意跟你呢?”我反问道,只吃亏的事情,我可不干。

“芊儿如果不同意跟我的话,我给你十万块,她同意跟我,我也给我十万块,怎么样,里外你都赚十万块,芊儿以后上学还要花钱,你把她让给我,她心里仍然会记着你的好,并且培养她还不需要花一分钱,全权由我负责。”宋晓曼说道。

“呵呵!”我呵呵一笑,盯着宋晓曼说:“你的话好有诱惑力啊,但是你也不能把我当成傻子吧?”

宋晓曼耸了耸肩膀,说:“既然你不同意,那就打电话征求芊儿自己的意见吧。”

“凭什么要征求?”我说,可不想让宋晓曼牵着鼻子走,今天中午的这顿饭,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饭,没有想到宋晓曼在打芊儿的主意,可能她也已经发现了芊儿的与众不同,说实话,芊儿在情商和智商方面跟她还真是有一点像,两人的身世也相同,都是孤儿,不过芊儿更加的温和善良,宋晓曼却会令我感到害怕。

“你不敢吗?”宋晓曼使出激将法。

“呵呵!我当然敢了,只是十万块钱的赌注太小了,老子没兴趣。”我呵呵一笑,说道。

“你想要多少赌注,说,我都同意,二十万?三十万?还是一百万?”宋晓曼牛逼哄哄的说道,看样子她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啊。

我微眯着双眼盯着她,本来根本不想打什么赌,但是被一个女人这样咄咄逼人,我心里非常的郁闷,思考了几秒钟,计上心头,立刻反击道:“如果你输了的话,十万块钱,外加你陪我一夜,敢赌吗?”我直接将皮球扔还给了宋晓曼,妈蛋,想让老子跟你赌,不出点血怎么可能。

听了我的话,宋晓曼的眉头瞬间紧皱了起来,冷冷的盯着我,说:“你想上我?”

“不行吗?”我反瞪了回去,声音也变得阴冷起来。

“你敢吗?”宋晓曼眼睛里露出寒光,声音冰冷的问道。

“哈哈……”我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你躺床上,看老子敢不敢上你。”我说。

宋晓曼没有说话,微眯着双眼,我们两人的目光相互瞪着彼此,谁也没有退缩,半分钟之后,她首先开口说话了:“五百万,把芊儿让给我。”宋晓曼伸手五个手指在我面前比划了一下。

“不可能,芊儿不是东西,她是人,在我这里,她无价,如果某一天她遇到了危险,我可以拿自己的命换她的命,所以不要再打她的主意了,你就死心吧。”我冷冷的说道,把话已经说绝了。

“好吧!”宋晓曼耸了耸肩膀,说:“你赢了。”下一秒,我看到她把放在旁边的手机拿了起来,对着说道:“芊儿,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吧,看来我们两人没缘,王浩对你还不错。”

“晓曼姐,你不能欺负大叔,你敢欺负她,我跟你绝交。”手机里传出芊儿的声音。

“我擦,宋晓曼他妈的太卑鄙了,刚才如果我有一丝犹豫,就可能伤害到芊儿的心,妈蛋,阴谋诡计的真是防不胜防。”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同时浑身吓出了冷汗,酒算是彻底醒了。

“宋晓曼,你他妈太过份了。”我突然站起来大吼一声,愤怒的盯着宋晓曼。

“坐下,不要激动,你通过了考验,我们以后是朋友了,你的事情,芊儿跟我讲了很多,希望你能好好的待她。”宋晓曼却并没有生气,抬头盯着我说道。

“朋友?老子现在已经后悔了。”我说。

“你要撕毁我们的约定吗?不怕我把周忆雪的事情说出去吗?”宋晓曼瞪着我说道。

“老子不……”我刚要说不怕,便被宋晓曼打断了,她说:“王浩,你可想好了,一旦周忆雪的事情暴露了,你将面临什么样的打击,那一股势力碾压你,简直比踩死一只蚂蚁还简单,你不为你自己着想,也多想想芊儿他们。”

“我……”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愣是最后一个怕字不敢说出口,也没有甩下狠话离开,因为我不敢赌啊,周忆雪的事情太大了,只要对方知道赵蓉还活着,再加上帐本的事情,绝对会将我和赵蓉两人灭掉,李洁、芊儿等人也要跟着倒霉,有一句话宋晓曼没有说错,对方想要杀我比踩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如果你不想死,也不想芊儿等人死的话,就给我坐下。”宋晓曼瞪着我冷喝道。

“坐你妹啊!”我在心里大骂,不过现实之中,我却最终重新坐了下来,心里的怒火让我的脸涨红了,愤怒的瞪着宋晓曼。

“小不忍则乱大谋,既然你通过了我的考验,那以后就是我宋晓曼的朋友,跟我宋晓曼做朋友没有坏处,再说了蒙山和江城是临市,隔着这么近,以后也许我们可以相互合作,对了,这个前提就是你能成为江城道上的霸主,在政商两界都有巨大的影响力,才有资格跟我谈以后的合作。”宋晓曼十分霸气的说道。

“哼,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曹永年死了之后。在蒙山可没有人再能罩着你了,周安民远在省城,远水可解不了近火。”我反击道。

“我的事情不用你担心。”宋晓曼一脸的自信。

“啧啧,你的自信是不是来自于陈凯,他是你的人?我猜他有把柄在你手里,不过我有一个忠告不知道想不想听?”我盯着宋晓曼说。

“什么忠告?”她问。

“如果陈凯坐上了市委书/记的位置,我想他肯定不想有人可以威胁自己,这是人的基本反应,一个市委书/记想要暗中整你,可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你确定可以完全掌控对方,不怕对方来个鱼死网破吗?”我其实什么都不知道,故意打击宋晓曼的自信罢了,她一副牛逼哄哄的模样,让我心里十分不爽。

“哼,我的手段,你以后就知道了,王浩,还要多关心一下江城的事情吧,好像你现在手里只有四个小场子,一年最多不会超过五百万的流水,这还主要靠一个洗浴中心,离江城道上霸主的地位好像还差太多,如果你短时间内不能控制江城道上的势力,以后我们就没有合作的必要了。”宋晓曼撇了撇嘴说道。

她的话虽然难听,但却是实话,我确实应该让忠义堂尽快发展壮大,进入高速发展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