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754 755 756 回 转机

 我心里基本认为自己搞错了方向,宋晓曼并不是中间人,仅仅只是蒙山市委书/记的情人罢了,所以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并没有抱任何希望。

两天时间一晃而过,本来准备晚上连夜回江城,芊儿纠缠了半个小时,于是只好再在龙兰大酒店住一夜,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当天晚上竟然接到了幽灵的电话,当时我正躺在床上抽烟,芊儿已经抱着我的睡着了,刚才两个人缠绵了很久,此时都累了。

铃铃……

放在床头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怕吵醒刚刚入睡的芊儿,于是马上拿了起来,发现是幽灵的电话,立刻按下了接听键,同时下床朝着阳台走去:“喂,幽灵,什么事?”

“组长,宋晓曼不简单。”幽灵第一句话就让我心里一愣。

“你又发现了什么?”我问。

“组长,你还记得我前几天跟你说过,宋晓曼把蒙山市公安局刑警队长训得像个孙子吗?”幽灵说。

“记得!”我说。

“她当时给了刑警队长雷鹏三天时间,查出羽秀被殴打和欺辱一案的真凶,不然的话,雷鹏就别干了。”

“对,这件事你跟我说过。”我说。

“组长,雷鹏今天下午被免去了刑警队长一职。”幽灵说。

“哦,宋晓曼是蒙山市委书/记的情人,免去雷鹏刑警队长一职,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现在当官的人,根本经不起查,搞不好雷鹏早就有把柄在她的手下,这没有什么奇怪。”我说。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出于职业的敏感,今晚我跟踪了雷鹏。”幽灵说。

晚上的时候,我已经打电话告诉幽灵,放弃了对宋晓曼的监视和跟踪,让他回江城,没有想到,他不但没有回江城,还跟踪了雷鹏。

“呃?有什么发现?”我好奇的问道,既然他半夜打电话过来,说明肯定有了新的发现。

“组长,还真有收获,雷鹏今天被免职,晚上约了几个人喝酒,算是彻底喝酒了,酒后扬言宋晓曼跟很多高官上过床,并且他还说自己有证据,并且特别提到了以前的几件事情,他说宋晓曼替很多高官办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早晚不得好报。”幽灵说。

“咦?”听完幽灵的汇报,我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心中暗道:“我擦,难道前边的判断正确?宋晓曼真是替高官干黑活的中间人?”

“组长,雷鹏毕竟不是普通人,他是蒙山市公安局前刑警队长,肯定掌握了不少的秘密。”幽灵说。

我没有急着说话,心里思考着雷鹏酒后之言的可信度,既然他这样说,肯定不是空穴来风,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再说了,从一开始,芊儿就非常肯定宋晓曼是中间人,再加上宋晓曼身上的很多特质跟中间人非常相似,所以我最终做出了决定:“幽灵,不用再盯宋晓曼了,从现在开始,你给我盯死了雷鹏。”我说。

“是,组长。”幽灵没有废话,便没有多问,这是他的一个特别好的优点。

挂断电话之后,我双眼微眯,脑袋里急速的思考着雷鹏的事情:“要不要跟他接触一下?”

“不行,我的身份不够?即便跟雷鹏接触,怕是对方根本不会搭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怎么办?难道要请周志国帮忙,不行,不能让他知道这件事情,如果请周志国帮忙的话,雷鹏倒是可以搞定,此时雷鹏肯定对宋晓曼恨之入骨,只要周志国抛出橄榄枝,他百分之百会把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可是那样一来的话,宋晓曼中间人的身份就不能成为我一个人的秘密了,这个秘密跟周志国共享的话,其价值将大打折扣。”我眉头紧锁,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思来想去,我最终决定先接触一下雷鹏,如果他不搭理自己的话,再去跟宋晓曼正面交锋一次,来一招打草惊蛇,看看能不能攻破对方的心理防线。

想好对策之后,我这才返身回到床上,温柔的抱着芊儿时入了梦香。

第二天早晨,芊儿一脸不高兴的收拾行礼,我在旁边看着她嘟起的小嘴,心里有点好笑。

稍倾,芊儿收拾好了东西,走到我的面前,嘟着嘴说:“坏大叔,我们走吧。”

“如果你叫声好大叔,并且亲我一下的话,我也许会考虑一下,再在这里玩几天。”我眼睛带笑的盯着芊儿说道。

“真的吗?”芊儿兴奋的问道,随后跳起来搂着我的脖子,对着嘴唇就吻了下去,一个长吻之后,她蹦跳着像个小孩子一般嚷叫道:“好大叔,好大叔,宝宝的好大叔。”

“嗯,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我们再在这里玩几天吧。”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口对芊儿说道,其实昨晚因为雷鹏的事情,我已经决定在蒙山市再待几天了。

“好耶!”芊儿兴奋的嚷道,然后抱着我的脸亲了好几下。

可惜她兴奋了没多久,便嘟着嘴不高兴了,因为今天我准备去会会雷鹏,明天跟宋晓曼正面接触一下,打草惊蛇,看看她的反应,根本没有时间陪芊儿玩耍。

“大叔!”芊儿一脸不高兴的看着我。

“芊儿,乖,已经玩了这么多天了,来蒙山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找到中间人,现在我需要先去跟雷鹏接触一下,然后再跟宋晓面正面交锋,来一招打草惊蛇,看看她的反应。”我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芊儿,在宋晓曼的这个事情人,对她没有任何的隐瞒。

“好吧,大叔,那我自己去蒙山市区逛逛,这几天,天天在蒙山里转,还没有去市区好好逛逛。”芊儿说。

“你自己小心一点。”我对芊儿说,然后给了她一张信用卡,随后开车带着她去了市区,在蒙山繁华的步行街将他放下。

等芊儿离开之后,我掏出手机拨通了幽灵的电话:“喂,幽灵,雷鹏现在在那里?”我问。

“雷鹏还没有起床,我正在他们小区的楼下盯着。”幽灵回答道。

“把地址通过微信发过来,我一会过去。”我说。

“好的!”幽灵说。

嘀嘀!

挂断电话没多久,我手机上收到了一条微信,看了一眼微信传来的地图,我用导航定位,疾驰而去。

路上有点堵,半个小时之后,才跟幽灵汇合,我下了车,上了他的车,问:“怎么样了?”

“还没出来,昨晚喝大了,估摸着下午才能出门。”幽灵说。

“嗯!”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接下来的时候,我和幽灵两人一直盯在雷鹏家的楼下,一直到下午二点钟,才看到他从楼洞里出来,上车离开了小区。

“跟上!”我对幽灵催促道。

“嗯!”幽灵点了点头,随后等雷鹏的车开出去大约有二十多米之后,才启动车子,慢慢的跟了上去。

一刻钟之后,雷鹏的车子停在了一家名为三生茶楼面前,他下车走进了茶楼,看来是应该约了人来喝下午茶。

我和幽灵跟了进去,发现雷鹏要了二楼的206茶室,我们则要了206对门的203,对方的茶室大门紧关,我们的茶室的门则故意开着,大约五、六分钟之后,两名中年男子走进了雷鹏的206茶室。

在三生茶楼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跟雷鹏单独谈谈,害得我和幽灵喝了一肚子的茶水。

晚上的时候,雷鹏在蒙山的一个高档饭店请人吃饭,好像都是官场上的人,我估摸着是想找关系官复原职。

我和幽灵要了个包厢,又盯着雷鹏一个晚上,这一次他又喝酒了,晚上十点多才离开酒店,他没有再开车,而是打了一辆出租车。

“组长,你回去吧,今晚雷鹏又喝醉了,八成是没有什么机会了。”幽灵说。

我点了点头,认同他的想法,不过还想再跟跟,于是开口对幽灵说道:“跟到他家吧,正好我的车子还在他家楼下。”

“嗯!”幽灵点了点头,没有再废话,开车慢慢的跟在那辆出租车后面。

稍倾,幽灵突然惊奇的喊了一声:“咦,路不对啊。”

“怎么了?”我问。

“这不是雷鹏回家的路,他这是要去那里?”幽灵疑惑的说道。

我的目光突然一亮,因为有变化,我就有了机会,果不其然,十分钟之后,前方的出租车停在了一家迪厅门前,雷鹏摇晃着身体走下了出租车,然后摇摇晃晃的走进了迪厅。

稍倾,我和幽灵也下了车,走进这家叫不夜城的迪厅。

刚刚走进迪厅,震耳欲聋的音乐让我眉头微皱了起来,很不喜欢这种环境,相对于迪厅,我更喜欢深山之中的茶楼,一杯香茗,一段古曲,高仰止,意味深长,身体和灵魂都会安静下来,不像现在,那种劲爆的音乐会让我有一种发狂的冲动。

我在舞池里寻找雷鹏的身影,发现他正在舞池里大幅度扭动着身体,同时嘴里好像还在大声喊着什么,只是迪厅里的音乐太响了,坐在远处根本听不到雷鹏在叫嚷什么,只能看到他的嘴唇一直在动。

“从市局刑警队长到现在的普通小警察,这种转换应该对雷鹏造成了巨大的打击,来迪厅发泄情绪,也算正常。”耳边传来幽灵的声音。

“嗯!”我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不过眼睛却是一眨一眨的盯着舞池中的雷鹏,他疯狂的跳了十几分钟,然后走到了吧台,要了一杯啤酒,大口的喝了起来。

我想了一下,扭头对幽灵说:“我去会会雷鹏。”

我在舞池里寻找雷鹏的身影,发现他正在舞池里大幅度扭动着身体,同时嘴里好像还在大声喊着什么,只是迪厅里的音乐太响了,坐在远处根本听不到雷鹏在叫嚷什么,只能看到他的嘴唇一直在动。
 
“从市局刑警队长到现在的普通小警察,这种转换应该对雷鹏造成了巨大的打击,来迪厅发泄情绪,也算正常。”耳边传来幽灵的声音。
 
“嗯!”我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不过眼睛却是一眨一眨的盯着舞池中的雷鹏,他疯狂的跳了十几分钟,然后走到了吧台,要了一杯啤酒,大口的喝了起来。
 
我想了一下,扭头对幽灵说:“我去会会雷鹏。”
 
“组长,小心一点。”幽灵说。
 
“没事。”我说,因为根据现在的情况判断,雷鹏今天八成是四处碰壁,正是心灰意冷的时候,估摸着平时称兄道弟的人,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却是一点忙都不帮,甚至于不落井下石已经算是人品很好了。
 
我坐在了雷鹏旁边,也要了一杯啤酒,端起了喝了一口之后,耳边传来砰的一声,随后便是雷鹏的声音:“再来一杯。”
 
“好的。”女服务员说道,又给了他一杯啤酒。
 
“你是雷鹏吧?”我非常突兀的问道,因为感觉火候差不多了,如果再让雷鹏喝下去,今天晚上就彻底的烂醉如泥了,什么事情都不用说了。
 
“你是谁?”雷鹏一脸警惕的盯着我问道。
 
“想不想官复原职?”我问。




 “官复原职?更进一步?呵呵,你他妈到底是谁啊。”雷鹏盯着我问道。

“一个可以帮你的人。”我淡淡的说道。

“帮我,你他妈不怕说大话闪了舌头,靠!”雷鹏嘴里骂骂咧咧,显然根本不相信我。

雷鹏的不信任,在预想之中,于是我微微一笑,说:“你可以不相信我,那么周志国常务副省长呢?”

我的声音不大,但是估摸着周志国三个字肯定能让雷鹏大吃一惊,事际上他的表情比我之前的想象还要大,只见正在喝酒的雷鹏,当听到周志国常务副省长这几个字的时候,直接把酒从嘴里喷了出来。

咳咳……

他发出一连串的咳嗽声,扭头像见了鬼似的盯着我,问:“咳咳,你、你刚才说什么?”

“没听清吗?没听清就算了,再见。”我面无表情的说道,随后起身准备离开,妈蛋,既然周志国都抬了出来,那么这个时候必须要端架子,不然的话,反而跟身份不符。

“等等。”雷鹏立刻伸手抓住了我的衣袖。

“松手。”我扭头冷冷的对他说道。

雷鹏看着我,目光有点闪烁,最终松开了抓住我的衣袖的右手,并且还将我的衣服轻轻的抚平:“那个,不好意思,刚才都是我的错,可以再谈谈吗?”

我没有说话,就这么冷冷的盯着雷鹏,大约半分钟之后,他尴尬的说道:“您刚才不是问我想不想官复原职,甚至更进一步吗?傻子才不想。”

听到雷鹏连您都用上了,我知道火候差不多了,拉着周志国的大旗忽悠他,不能太过了,太过就胡了,毕竟这件事情周志国还不知道,我也不想让他知道。

“想了?”我淡淡的问道。

“当然想了,您请坐。”雷鹏说。

“这里太吵了,我们出去走走吧。”我说。

“好,您请!”雷鹏一脸讨好的表情,看样子酒醒了不少。

稍倾,我和雷鹏两人离开了迪厅,出来之后,我才感觉脑袋不那么痛了,迪厅那种嘈杂的环境,竟然还有人喜欢,真是奇怪,震耳欲聋的音乐能让我抓狂。

“您抽烟?”雷鹏拿出一根中华烟递到了我的面前,脸上露出讨好的表情。

“不抽。”我摆了摆手。

“敢问您怎么称呼。”雷鹏问。

“我叫王浩。”我回答道,因为在龙兰大酒店住了太多天,雷鹏想调查的话,肯定能调查出我的本名,所以我并没有隐瞒。

“王先生,不知道周副省长有什么吩咐?”雷鹏问。

我没有急着说话,盯着雷鹏看了一分多钟,一直把他盯到发毛,这才将目光移开。

“王先生,周副省长有什么吩咐你就说吧,我现在就是一个小警察,也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雷鹏说。

“如果帮不上忙的话,那么你这一非子就当个小警察吧,别想着什么官复原职甚至更进一步了。”我冷冷的说道。

“还请王先生指点,只要我能办的事情,一定办到,眼睛眨一下,就是乌龟王八蛋养的。”雷鹏喝了一点酒,竟然发起了誓言。

“周副省长想知道半于宋晓曼的一切。”我淡淡的说道。

“呃?”雷鹏愣了一下,随后结结巴巴的说道:“宋、宋晓曼的事情,我、我不太清楚。”

“哦,既然你不清楚,那再见,今天晚上你就等于没有见过我。”我斜着眼睛看着他,冷哼了一声,随后转身便走。

我知道雷鹏为什么不敢讲宋晓曼的事情,因为毕竟宋晓曼是蒙山一把手的情妇,别人可能没有途径知道,但是雷鹏肯定知道,不然的话,他市局刑警队的队长算是白干了。

“王先生,您别急着走啊,我还有话跟你说。”雷鹏再一次的拦住了我。

“说吧。”我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王先生,周副省长真想知道宋晓曼的事情?”雷鹏盯着我问道。

“你说呢?”我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对他反问道。

“王先生,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雷鹏盯着我吞吞吐吐的说道。

我知道他在怀疑,这是正常现象,换成自己,肯定也会存在疑问,一个陌生人突然说他是省长派来的,叫谁也不可能马上接受。

我冷冷的盯着雷鹏说:“你不是说帮不上忙吗?”

“别的事情,以我现在的身份可能帮不上忙,但是关于宋晓曼的事情,我当刑警队长的时候,还真知道一点。”雷鹏说。

“那就讲讲吧。”我拿出了手机,准备录音,随后盯着他说道。

雷鹏并没有开口,而是拿眼睛盯着我,他目光里的意思我明白了——还是不相信。

我思考了几秒钟,掏出手机,然后盯着雷鹏问道:“你能听出周副省长的声音吗?”

“我这个级别,还没有资格见周副省长一面。”他说。

“周副省长的手机号你总应该能打听到吧?”我问。

“这我倒是知道,毕竟几天之前,我还是蒙山市局的刑警队嘛。”雷鹏说。

我没有想到雷鹏知道周志国的手机号,这样一来倒是容易了,下一秒,我当着他的面拨了周志国的号码,然后递到了他的面前,问:“看好了,是这个号码吧?”

“对对对!”雷鹏仔细看了一遍,立刻点了点头,连说了三个对。

“哼!”我冷哼一声,随后按下了拨打键,并且同时按下了免提。

嘟……嘟……

铃声响了五、六下,手机里终于传来了周志国的声音:“喂,王浩啊,大半夜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吗?”

下一秒,我立刻把免提关了,给雷鹏听一听周志画的声音就行了,并且周志国还喊出了我的名字,这已经足够了,再让她听下去,事情就露陷了。

我没有急着说话,对雷鹏挥了挥手,让他离远点。

“是是!”雷鹏这时的态度简直是一百八度大转变,立刻朝后退去,离我大约七、八米之外,这才停下来。

“周副省长,打扰你睡眠了,我真有点事情想向你汇报一下。”我小心翼翼的说道。

“说吧,什么事?”周志国问。

“郝弘文书/记有一个儿子叫郝承智,他刚刚来江城就跟姚二麻子混在一起,还接收了对方赌场百分之九十的股份,我上一次求你调动江城官场人事,就是为了对付姚二麻子,现在南城区的苏厚德书/记已经准备动真格的了,万一因为郝承智把郝弘文书/记牵扯进来,那……”我的话没有完全说透,因为根本没有必要。

“弘文那个儿子,我说过早晚会给他惹事,可是他……这件事情我知道了。”周志国嘟囔了一句,可能突然意识到不应该跟我讲这些事情,于是马上闭上了嘴,然后冷冷的说了一句,知道了,便挂断了电话。

跟周志国通完电话之后,我后背的冷汗都下来了,刚才完全就是为了取信于雷鹏,才出此下策,提前完全没有准备,刚打电话的时候,我脑子里还是一锅粥,根本不知道跟周志国说什么好,通电话的时候,完全就是临场发挥。

“王浩啊王浩,这次没事,以后还是少玩火吧,像周志国这种人,个个都是人精,个个比你聪明,你一定凭借憨厚的外表可以蒙混过关,第二次、第三次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了。”我在心里对自己暗暗警告道。

我其实并不是很聪明,天天跟一堆人精打交道,说实话,有时候内心的压力很大。

稍倾,我收好电话,朝着不远处的雷鹏招了招手,他立刻小跑了过来:“王先生。”

“现在相信了吗?”我冷冷的盯着他问道,然后用十分严肃的语气说道:“为了你的这件小事,竟然让我惊动了周副省长的美梦,哼,你的面子真是大啊,明年周副省长就要接任省长了,到时候,敢打扰他睡觉的人,也只能省委书/记一个人了,你够牛啊。”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您看,我当刑警时间长了,看什么人都觉得可疑,快成职业病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雷鹏一脸讨好的对我说道。

“哼,先说说宋晓曼吧,如果没有周副省长感兴趣的东西,那么你别说官复原职了,哼哼!”我冷哼一声,瞥了一眼雷鹏,对其威胁道,虽然没有明说出来,但是那个意思,我想他肯定听懂了,因为我的话刚说完,他脸上就流下了冷汗。

“那个,不、不知道周副省长想知道宋晓曼的什么事情?”雷鹏问。

“这是你该问的事情吗?”我对雷鹏呵斥道。

“不敢,对不起。”雷鹏浑身一阵颤抖,立刻道歉,脸上的冷汗更多了。

我觉得火候差不多了,这才开口说道:“把你知道宋晓曼的所有事情都讲一遍,包括她的档案资料。”

“是是!”雷鹏立刻点了点头,然后四周看了看,说:“这都秋天了,夜也深了,天凉,王先生,宋晓曼的事情,一时半会说不完,要不我们去个地方,咱们慢慢聊。”

“好!”我装出犹豫的表情,随后又装着思考了十几秒钟,这才勉强的点了点头。

雷鹏拦了一辆出租车,带我去了一个会所,这个会所在大山深处,非常的安全,倒真是一个谈事情的好地方。

跟着雷鹏走进一个典雅的房间,我们两人坐在沙发上,他一脸讨好的问道:“王先生,要不要来瓶红酒?”

“嗯!”我微微点了点头。

雷鹏马上走到房间门口,招来一名穿着短裙性感的女服务员,说了几句之后,这才返身回来:“王先生,我现在开始说?”他盯着我问道。

“等等。”我说。

“好!”

稍倾,红酒上来了,性感的女服务员倒完酒之后,并没有离开/房间,于是我开口对雷鹏说:“让服务员出去吧,门也关上。”

 “是!”雷鹏应了一声,然后马上把服务员赶出房间,并且亲自到门口把房门关紧。

当他重新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我拿出手机,开始对他讲的话进长录音。

开始的时候,雷鹏讲的事情,我并不是太感兴趣,都是宋晓曼在蒙山孤儿院生活方面的情况,不过当讲到宋晓曼从省会名牌大学毕业之后,回到蒙山工作的时候,我立刻打起了精神。

雷鹏说:“王先生,你想必也见过宋晓曼吧?”

“嗯!”

“她是真漂亮啊,我们私下里都说,宋晓曼是蒙山的一枝花,倾国倾城啊。”




 宋晓曼确实漂亮,容貌跟李洁不相上下,甚至于还要再漂亮一点,看照片的时候,我以后是PS,那天晚上看到真人的时候,其实当时我心里非常吃惊,以前总认为李洁和苏梦或者电视上的女明星已经很漂亮了,但是当见到宋晓曼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世界上还真有天仙般的美人。

李洁和苏梦或者电视上的女明星,她们的美还都有一种人间烟火味,但是宋晓曼却有一点特殊,她一个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人,除了美貌之外,还有一种空灵的气质。

“王先生,感觉宋晓曼长得如何?”雷鹏对我询问道。

我瞥了他一眼,本不想回答,不过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很漂亮,气质也特殊,有一种……”

“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是不是?”雷鹏抢着说道。

“对!”我点了点头。

“很多人都这样说,漂亮的女人太多了,但是有这种气质的人,那绝对很少,有人说几百年才出一个宋晓曼,虽然有点夸张,但是她的这种气质对于男人来说简直很要命。”雷鹏感慨道,目光发亮,我估摸着他当时肯定也打过宋晓曼的主意,毕竟一个市局的刑警队长,想要找一个酒店职员的麻烦,有太多的借口了。

“宋晓曼不但长得好看,气质特殊,对男人诱惑力无限,并且情商和智商都很高,听说在大学里追求她的男生能从宿舍排到大门口,可是四年大学,她竟然没有谈一次恋爱,王先生,你知道她的第一次给了谁吗?”雷鹏一脸佩服的说道。

“谁?”我问。

“就是现在蒙山的市委书/记曹永年,当年还是市长。”雷鹏说。

“嗯!”我点了点头,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惊讶的表情,虽然心里对宋晓曼的心机也是非常的佩服,甚至于有点害怕,但是表面上仍然不动声色。

“她成了曹永年的女人之后,所有打她注意的人都自动消失了,随后蒙山发展旅游业,龙兰大酒店成为了其他地区领导和省领导过来休养的官方落脚之地,当时宋晓曼天天陪着现任市委书/记曹永年接待领导,一来二去,便传出了闲话,宋晓曼太美了,不可能没有大领导不动心,再大的领导也是凡夫俗子嘛。”雷鹏说。

我没有说话,只用眼睛盯着他,那意思叫他继续。

“后来的事情,曹永年从市长变成书记,宋晓曼则成为龙兰大酒店的副总,外兼餐饮部的经理,专职接待来蒙山休养的领导。”雷鹏说。

“说点有用的。”我说。

“宋晓曼跟很多领导传出过绯闻,但是我知道,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曹永年这个人非常的刚愎自用,占有欲很强,他不可能让别的男人碰宋晓曼,除非……”雷鹏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除非关系到他的政治前途。”我接着说道。

“对。”雷鹏点了点头,继续说:“不怕王先生笑话,我当年也打过宋晓曼的主意,所以动用了一些警务力量,对她进行过调查,发现那些流言蜚语,根本就是扯淡,宋晓曼除了跟曹永年上过床之外,只跟一个省级的大领导有过关系。”

“谁?”我问。

“省组织部长周安民,她跟周安民上/床之后,不到三个月,曹永年便顺利的从市长升到了市委书/记,听说今年很可能进入省委常/委。”雷鹏说。

“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周部长跟宋晓曼有染吗?空口无凭,我又凭什么相信你?即便我相信你,周副省长又如何能相信?如果没有证据的话,那就是诽谤领导,这个罪可大可小。”我声音严肃的对雷鹏说道。

不过心里已经确定宋晓曼就是绑架雨灵的中间人,因为周志国说过,他过年就会升任省长,而他在省里只有一个竞争对手,那就是同样是省常/委的周部长,听了雷鹏的话,所有的事情全部对上了,所以基本可以肯定,雷鹏说的是真话,不过我却需要证据。

“直接的证据,我没有,不过却有几张间接的照片,当时是我偷拍的。”雷鹏说。

“我看看。”

“好!”雷鹏马上掏出他的手机,打开一个隐藏的加密文件,里边有十三张照片。

照片一看就是偷拍的,角度非常不好,不过上面两个人的模样虽然不是太清楚,但是仍然能够分辨出来是谁,特别是有一张亲吻的照片,是十几张照片里杀伤力最大的一照,男人的手已经伸进了女人的裙子里,一股荷尔蒙的气息从照片里扑面涌出。

“把十三张照片都传给我。”我说。

“好!”雷鹏马上传到了我的手机上,完事之后,他结结巴巴的说道:“那个,王先生,我的事情……”

“雷鹏,这几张照片虽然一看就很暧昧,但是却并不能说明什么,杀伤力不大。”我说。

“还不能说明什么吗?这都亲上了,看这手,都伸到裙子里边去了。“他指着那张亲吻的照片说道。

“可惜只有宋晓曼的脸,你又如何证明这个男人是周安民呢?”我说。

“这……这很明显啊。”雷鹏说。

“证据,铁一般的证据,知道吗?周副省长和周安民争省长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我盯着雷鹏问道。

“两周争省长,当然知道。”他点了点头。

“想要上周副省长的船,这十三张照片的份量还不够。”我冷冷的说道:“周副省长可不是忘旧的人,谁关键的时候出过力,肯定都会记在心里。”我对雷鹏忽悠道,不过这个时候,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这里,省里正传出两周争省长的传言,我又代表周志国来蒙山查周安民的男女关系,并且找到了宋晓曼,所有巧合碰在一起,再加上刚刚周志国的电话,估摸着此时的雷鹏已经完全把我当成了周志国的亲信,没有一点怀疑了。

我这几年的江湖不是白混的,多次的生死历练更让自己遇到事情非常的冷静,所以在雷鹏拿出照片之后,我并没有马上表态,而是准备再压榨一下对方,看看是否他还隐瞒了什么。

雷鹏拿出照片太过容易,这让我怀疑他还有更劲爆的东西,即便猜错了,压榨一下他的心理防线,也不是什么坏事。

房间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雷鹏没有说话,我心里一愣,暗道:“妈蛋,难道这孙子还真隐瞒了什么?操,看来给他的压力还是太小了。”

“雷鹏,从你开口讲出周安年民这个名字的时候,你觉得自己还有退路吗?这个时候不抱紧周副省长的大腿,你还在考虑什么,难怪能被人从刑警大队长上的位置拉下来,优柔寡断的男人可成不了事情。”我开始对雷鹏的心理进行攻击,准备彻底打跨他的心理防线。

“唉!”几秒钟之后,雷鹏叹了一口气,再次从加密文件里移出一个隐藏文件,这个文件里只有一个音频资料。

“这是什么?”我盯着雷鹏问道。

他没有说话,直接把音频资料打开了。

“周部长,你慢点。”

“小宝贝,你太漂亮了,见到你我就……”

……

这是一段完整的音频资料,都是一些脸红的话,甚至于还有啪啪的声音和喘息声,而主角恰恰就是周安民和宋晓曼。

“怎么不是音频资料?”听完之后,我有点不满意,抬头盯着雷鹏问道。

“王先生,周安民的房间怎么可能装得上摄像头,他每次都会检查,我这份音频资料,还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呢。”雷鹏说。

随后我又诈了雷鹏十几分钟,这一次他一点干货都没了,最终我放弃了,不过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和音频资料,我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心中暗道:”妈蛋,宋晓曼,敢动老子的女人,操,这一次,看老子怎么玩你,还有那个周安民,老子现在动不了,不过只要这证据在手,早晚有一点,让你好看。”

“还有什么东西吗?别像挤牙膏一样,非要等着我问。”我最后对雷鹏说道。

“王先生,真没了,我发誓。”雷鹏被我逼得发起了毒誓。

估摸着他肚子的里货都被掏光了,我这才放过他,起身准备离开。

“王先生,今晚就别走了,这里的女人很有味道,绝对让你舒服到骨髓里。”雷鹏说。

我瞥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不必了。”

“是!”雷鹏很恭敬。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两人打车回到了蒙山市区,分手的时候,他拉着我的衣袖问道:“王先生,我的事情,你看……”

“放心吧,不会亏待你。”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对其忽悠道,然后上了出租车,朝着龙兰大酒店疾驰而去。

雷鹏的事情,我帮不上忙,因为周志国根本不知道蒙山的事情。

回到酒店,芊儿已经睡了,我轻手轻脚的走进房间,洗完澡,站在阳台上抽烟,心中暗道:“如何利用手中的证据?”

“将周安民和宋晓曼以及曹永年等三人的混乱关系曝光?”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不行,这样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同时也不可能真得搞掉对方,相反很可能惹怒对方,那样的话,报复将非常的猛烈,这种级别的人物,要么不搞,要搞就要一招致敌于死命,不然的话,打蛇不成,肯定会反被蛇咬。”我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不能攻击对方的话,那这些证据有什么用处呢?难道真得要给周志国?”

“不行!”我眉头紧锁,感觉这些证据突然变成了烫手的山芋,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处理才好。

“王浩,你为什么要追查中间人?”突然,我脑海之中闪出这么一个问题。

“对啊,我为什么要追查中间人?”我喃喃自语。

雨灵被绑架,周志国就推断出了幕后黑手,可惜即便知道也不可能跟对方撕破脸,只能在暗地里较量,我找中间人,主要就是为了震慑对方,从而让雨灵不再受到生命的威胁。
 
想通了这一点,我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都赶出了脑外,抽了一口烟,微眯着双眼,心中暗道:“明天要不要正面跟宋晓曼接触一下?”
 
我心里有点担心,正面接触宋晓曼等同于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那么接下来会不会面临周安民和曹永年狂风暴雨般的报复呢?
 
“麻烦啊!”我感觉有点头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