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751 752 753 回 捅篓子

  这个问题十分不好回答,于是我盯着宋晓曼说:“我拒绝回答。”

  “你们两人住一个房间。”她盯着我说。

  “这是我们的隐私。”我冷冷的说道。

  “王浩,你养了那么多孤儿,不会是专门为了你享乐吧?”宋晓曼的声音变得阴冷起来,眼睛里露出寒光。

  “无可奉告。”我盯着她的目光说道,虽然可以向她解释,但是我没有这样做,因为那是自己的隐私,她宋晓曼算什么东西,还没有资格过问我的隐私。

  宋晓曼眉黛紧锁,冷冷的盯着我,包厢的气氛一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吱呀!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的门开了,芊儿上厕所回来了:“咦?怎么会事?”芊儿非常的敏感,立刻感觉到了气氛的不正常。

  “芊儿,我正和你叔说你明年高考的事情呢,我可以资助你读大学,甚至于出国留学。”宋晓曼刚才目光还十分的阴冷,在芊儿出现的那一刻,她立刻从严冬变成了暖春,脸上瞬间露出灿烂的笑容,我都他妈都怀疑她学过表演,中央戏局学院的高材生估摸着也不过如此。

  “晓曼姐,不用,大叔早就给我准备好了教育资金,再说了,以我的能力,拿个奖学金不成问题。”芊儿笑着说道。

  “芊儿,女孩子要自立,特别是我们这种人,更要自立,不能太依靠别人。”宋晓曼意味深长的看着芊儿说道,特别说到别人的时候,她的目光有意朝着我看了一眼。

  “晓曼姐,大叔不是别人,她是我最亲的人。”芊儿说。

  我脸上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盯着宋晓曼,其实她的话,我并不是太生气,毕竟出发点是为了芊儿好,不过也说不定,搞不好她也发现了芊儿的巨大潜力,想要插一脚。

  我有一个习惯,在没有彻底了解一个人之前,都会把人往坏里想,因为这样的话,即便出现最坏的情况,我也能接受,从而不会因为反差太大,心里受到太多的打击。

  宋晓曼还想劝说芊儿,此时她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看到她拿起电话,眉黛微皱了一下,起身说:“我出去接下电话。”随后便朝着包厢外边走去。

  宋晓曼离开之后,芊儿准备说话,我立刻给她使了一个眼神,意思是让她禁声,因这在这个包厢里,我不确定是否会有摄像头,小心驶得万年船,龙兰大酒店毕竟是宋晓曼的地盘,还是小心为上。

  大约两分钟之后,宋晓曼急匆匆的回到了包厢,一脸着急的说道:“芊儿,有点急事,我必须马上离开,抱歉,请你吃饭,我却先要离开了。”

  “晓曼姐,你有事就去忙吧。”芊儿十分乖巧的说道。

  宋晓曼摸了一下芊儿的头,然后朝着我看了一眼,随后转身急匆匆的离开了。

  我盯着她离开的背影,感觉她的脚步有点慌张,心中暗道:“看来冯志那边已经动手了。”

  “叔……”耳边传来芊儿的声音,我立刻转头瞪了她一眼,让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五分钟之后,我和芊儿离开了包厢,没有回房间,而是走出了龙兰大酒店,在附近一条由瀑布形成的小河边散步。

  “叔,是不是你安排的人开始行动了?”芊儿问。

  这三天的时间,我把一些事情和自己的计划都告诉了芊儿,已经彻底把她当成一个大人,并且还是自己的心腹。

  每天晚上在她身上耕耘,已经让我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女人,再加上她的聪明才智,所以很多事情我不会再对她隐瞒。

  “嗯,应该是冯志已经行动了,刚才宋晓曼离开的时候很慌张,看来那个羽秀对她来说很重要。”我开口对芊儿说道。

  昨天早晨,我就已经接到了幽灵的报告,宋晓曼有一个非常要好的闺蜜,两人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宋晓曼上大学之后,羽秀便去了省城,在宋晓曼的大学旁边的奶茶店打工,总之,从目前调查的情况来看,两人几乎是形影不离。

  于是我让冯志盯着羽秀,幽灵继续盯着宋晓曼,不过从三个小时之前,幽灵的汇报来看,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发现宋晓曼的破绽和疑点,所以我命令冯志,今天晚上动羽秀,看一看宋晓曼的反应以及她的能量到底有多大?

  铃铃……

  正当我和芊儿在小河边散步的时候,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冯志的电话,我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冯志,事情办得怎么样?”我问。

  “组长,很顺利,我将对方打得鼻青眼肿,又抽了她几个耳光,并且拍了几张很诱人的照片,同时按照你的吩咐,现在已经离开了蒙山市。”冯志说。

  “干的好,回江城去吧,对了,随时准备撤离江城的准备。”我对冯志嘱咐道。

  宋晓曼的能量到底有多大,我现在根本不清楚,万一江城那边她也能影响到的话,虽然冯志的身手我很相信,但是就怕万一被对方抓到什么证据,可是会有一点麻烦,所以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组长,对方不可能找到证据,所有摄像头我都躲开了,即便在平时,我也可以肯定没有一个摄像头拍到了我的模样。”冯志十分自信的说道,毕竟他可是南燕培养的职业杀手。

  “我相信你的手段,只是为了预防万一,明白吗?做任何事情,我都会做好最坏的打算,这样的话,到时候不会慌张。”我对冯志解释了几句,毕竟如果能彻底收服对方的话,比仅仅以组长身份命令他做事要强百倍。

  “嗯,我明白了。”冯志说。

  随后我们两人又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叔,怎么样?”看到我挂断电话,旁边的芊儿立刻开口问道。

  “我们已经出拳了,就看宋晓曼如何应对了,现在就等着她出招,然后看看她到底有多大的能量。”我说。

  “叔,我们是不是有点坏。”芊儿说。

  “这叫来而不往非礼也,她宋晓曼可以绑架我的人,那么我出手教训一下她的闺蜜,这怎么能叫坏呢?”我反问道。

  “叔,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刚才我们还跟宋晓曼在吃饭,背后里就动她的闺蜜,是不是太那个了。”芊儿一脸尴尬的说道。

  “芊儿,这个社会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干净,特别是这种事,是一种你死我活的斗争,想想看,如果宋晓曼真是替高官做黑活的中间人,那么她手上肯定沾了很多无辜人的鲜血,一旦她发现我们猜到了她的身份,你说她会怎么做?”我对芊儿说道。

  “杀人灭口。”芊儿很聪明。

  “对,她肯定会杀人灭口,别看刚才吃饭的时候,她对你十分的关心,一旦你涉及到她的安全,杀你的时候,她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你相信吗?”我说。

  “叔,有那么残忍吗?”芊儿的表情有点难过。

  “芊儿,你要记住,对敌人绝对不能心慈手软,对自己人一定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同时心存善念,只要能给对方留一条活路,就不要把事情做绝,凡事留一线,明白吗?”我把自己这三年的经验向芊儿传授着。

  “嗯,叔,我记在心里。”芊儿坚定的点了点头。

  当天晚上,我没有搂着芊儿睡觉,而是一直保持着跟幽灵的联系,她会读唇语,总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铃铃……

  晚上十点半,我的手机铃声响了,幽灵的来电,我看了一眼床上已经熟睡的芊儿,马上走到了阳台上,然后把门拉上,这才按下了接听键,小声的说道:“喂,事情怎么样了?”

  “组长,不仅仅派出所的人,连刑警队都出动了。”幽灵说。

  “宋晓曼呢?”我问。

  “她一直在医院陪着羽秀,期间打过几个电话,对方十分的警惕,我不敢靠近,只能远远的观察,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我发现她给蒙山市的公安局长打过电话,然后刑警队便介入了羽秀的案子。”幽灵说。

  “嗯,继续观察,看来对方的能量确实很大啊,连蒙山市公安局的局长都能请动。”我说。

  “组长,还有一个意外,冯志可能有点过了。”幽灵说。

  “怎么了?”我问,心里有点担心,冯志这人我不太了解,在我面前虽然态度很好,一副听话的样子,但是我心里知道,他毕竟是一名杀手,伪装是他的必备课,而做为一名杀手,冷酷无情同样是他必备的素质。

  “你让冯志只拍半裸照,她可能拍了对方的全裸,还有我怕……”幽灵吞吞吐吐起来。

  “你怕什么,有话直说。”我急速的问道。

  “组织的每个杀手,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怪脾气,内心深处都十分的凶残和冷酷,冯志有点色,我怕她不仅仅是拍了照片。”幽灵把他的担心讲了出来。

  “为什么不早讲?”我问。

  “当时燕姐说一切听你的吩咐,我也没有想到冯志这么大胆。”幽灵说。

  “确定冯志上了对方吗?”我问。

  “现在还不确定,不过我听医院的小护士议论,好像羽秀被侮辱过。”幽灵说。

  “知道了,你继续盯着宋晓曼。”我说。

  “是!”

  挂断幽灵的电话之后,我的眉头紧锁了起来,心里有点烦,这个冯志,本来已经动了收服他的心思,没想到,他在背后竟然偷偷的干了其他的事情。

  怒气上涌,我准备打电话质问冯志,不过电话拨到一半,我又把手机放下了,杀手本来都是一些冷血动物,同时心里多多少少会有一些问题,不能以常人的思维去想他们,我想到了接触最多的北影,他就是喜怒无常,感觉跟精神分/裂病人似的。

  “唉,算了,将在外,军令有所不授,宋晓曼,如果你真是中间人的话,那么羽秀的事情,老子一点也不内疚,毕竟雨灵差一点死在你的手上,再说了,你手上鲜血太多,这叫报应,但是如果我判断错误的话,那么到时候要杀要剐,老子都悉听尊便。”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从最新的情况来看,宋晓曼连蒙山市公安局长都能调动,那么她是中间人的嫌疑几乎是板上钉钉了,不过我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如果是强/奸的话,刑警介入也正常。

  “妈蛋,冯志你个王八蛋,净给老子捅篓子。”我在心里大骂一声,不过已经没办法了。






  最终我没有打电话给冯志质问他,他毕竟是南燕组织的杀手,多多少少肯定会有一点怪脾气,羽秀的事情只能怪她倒霉了,我的本意只是抽对方几个耳光,拍几张尺度稍大一点的照片,目的是激怒宋晓曼,看看她背后的能量到底有多大,从而侧面验证她是不是中间人。

  事情超出了我的计划,现在只能静观其变了。

  思来想去,我还是给冯志打了一个电话,不是责问他,而是对其提醒:“蒙山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已经介入调查,你虽然准备离开江城回南方。”我冷冷的说道,虽然不想责备他,但是也要让他知道自己的态度。

  “组长,没事。”冯志毫不在意的说道。

  “我已经提醒你了,万一查到你的身份,会很麻烦,你好自为之。”我说。

  “不可能找到我。”冯志不服气。

  “希望如此。”我淡淡的说道,随后便挂断了电话,话已至此,听不听就是他自己的问题了,万一真出了问题,我会在警察找到冯志之前,将他的事情告诉南燕,让南燕亲自处理,总之不能留下麻烦。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我接到了李洁的电话,当时我正跟芊儿在树林里捉迷藏,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铃铃……

  看到是李洁的来电,我马上对旁边的芊儿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随后这才急忙按下接听键:“喂,媳妇。”

  “王浩,这两天你去那里了?”李洁问。

  “在蒙山市这边处理雨灵的事情,背后的人肯定要挖出来,不然的话,后患无穷。”我回答道。

  “哦!”李洁应了一声,说:“顾芊儿也跟你一块去了蒙山市?”

  “咦?”听到李洁这样问,我表情一愣,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同时非常的奇怪:“不对啊,李洁怎么知道顾芊儿也在蒙山?”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下一秒,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查看朋友圈时看到了顾芊儿晒的几张照片,除了风景之外,还有两张我们的两个人的自拍,对了,好像她的标题是:“我和大叔的蒙山之旅。”

  “坏了,坏了,肯定是那几张照片被李洁看到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呃?哦,对!芊儿不是明年就要高考了嘛,我提前带她放松放松,劳逸结合。”我尽量让自己的口吻变得很轻松,就像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似的。

  “明年高考,现在就出去放松?当年我记得好像在高考前一个星期才放松了一下,难道你当年高考的时候不是这样吗?”李洁对我反问道。

  “嘿嘿!”我尴尬的笑了笑,说:“芊儿是天才,天才的世界我们不懂的。”

  “她是天才,当年还有人叫我天才呢,王浩,别把我当三岁小孩。”李洁说。

  “媳妇,你怎么了?”我对她反问道。

  “王浩,你好色的毛病是不是永远改不了了?”李洁突然冷冰冰的对我问道。

  “媳妇,你这话从何说起,你不会以为我和芊儿两个人……媳妇,你怎么能这样想呢,我一直把芊儿当成干女儿,我们俩怎么可能,你脑子在想什么。”我反客为主,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开始对李洁的思想进入抨击。

  “雨灵的事情,我可以装做认同你的说法,可是这才几天,你又带一个更年轻的小姑娘在蒙山市玩,顾芊儿明年才十八岁吧?”李洁凶巴巴的说道。

  “媳妇,天地良心,真不是玩,而是为了查出绑架雨灵的幕后真凶,我在江城多少事情,好不容易把苏厚德推到南城区区委书/记的位置上,正等着他搞掉姚二麻子,对了,还要处理好郝承智的事情,孔志高那边也要防着一点,可是我把一切都抛下来,亲自来蒙山,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雨灵以后不受到威胁,媳妇,我告诉你,如果不能震慑幕后的黑手,即便你给雨灵改变了身份,然后出国留学,她的安全也没有一点保障,我只能告诉你,对方的势力很大。”我声音非常严肃的对李洁说道。

  电话时出现了片刻的沉默,稍倾,李洁说:“王浩,即便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请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带顾芊儿去蒙山,还有,她为什么亲热的叫你大叔,你们是恋人吗?”李洁的话很冲,算是把事情给调明了。

  “媳妇,本来想回去之后再跟你解释,既然你今天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能再隐瞒你了,带芊儿过来,一方面是为了让她散散心,天天闷在屋子里学习,很枯燥很累的,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绑匪和幕后黑手之间有一个中间人,这个中间人非常的关键,而芊儿跟这个中间人很可能有交集。”我对李洁解释道,态度非常的严肃认真。

  “有交集?王浩,你什么意思?”李洁不解的问道。

  “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同时现在还不能确实对方是不是中间人,不过我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媳妇,你要相信我,以后能不能别胡思乱想了,芊儿叫我大叔,我们两人就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吗?太武断了,记得你不爱看韩国电视剧啊。”我说。

  李洁在一阵沉默之后,喃喃的说道:“可能是我误会你了,不过这也不能全怪我,王浩,你有前科,并且一直改不了好色的毛病,并且身边的女人从越来越漂亮向越来越年轻发展。”李洁的话听起来像道歉,实际上又像是在辩解和推卸,总之,跟女人讲道理简直是不可能,她们总有理由告诉你,我有错,但是情有可愿,因为都是男人的原因造成的。

  “媳妇,冤枉,我真得比窦娥还冤。”我大声对着手机说道。

  “对了,告诉你一声,雨灵的事情基本上已经搞定了,留学签证下个星期也应该就下来了,最多再有十天,她就要去英国了。”李洁说。

  “这次不送她去美国了?”我问。

  “英国应该安全一点。”李洁说。

  “也是,美国太多私人枪支了,我过几天就回去了,雨灵的手机为什么一直打不通?还有,她为什么没有给我打一个电话?”我对李洁询问道。

  “这你要问我小姨了,现在雨灵已经彻底被我小姨给看管了起来,除了上厕所之外,我小姨一天二十四小时跟着雨灵,并且已经严禁雨灵再跟你联系。”李洁回答道。

  “雨灵变成乖乖好了?这么听话?”我问,心里有点疑惑,因为在我的印像里,雨灵绝对很叛逆。

  “这次我小姨使出杀招,她说了,只要雨灵敢再跟你联系,她就吃安眠药自杀,买了足足三大瓶安眠药,彻底把雨灵震住了。”李洁解释道。

  “这就震住了?”我更加的疑惑了,买安眠药装自杀的套路,能把聪明的雨灵给震住了,有点奇怪啊。

  “雨灵小的时候,我小姨吃安眠药自杀过,所以雨灵心里对安眠药有阴影,我们都看得出来,小姨是在吓唬她,但是雨灵仍然很害怕,不敢越雷池半步。”李洁说。

  “原来是这样啊。”我终于释然了,不然的话,也太奇怪了。

  跟李洁结束通话之后,芊儿一脸幽怨的看着我说:“大叔,我现在是不是成小三了?”

  “你说呢?”我微着反问道。

  “宝宝不开心了。”芊儿嘟着小嘴发起了小脾气。

  我开始哄女人模式,最终同意背着她,芊儿才算是消了气,乖乖的趴在我的后背上,让我足足背了她半个小时,还好她身体瘦,一点都不重,再加上我易筋经的练习一直没有间断,所以背她半个小时,脸不红,气不喘,感觉再背久一点,自己都受得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打电话向幽灵询问了一下情况。

  “组长,这种内部调查的情报,我根本搞不到手,你要想想别的办法,最后找一个刑警队的人,这样才能得到第一手的资料,随时掌握对方的侦破动态。”幽灵对我建议道。

  “嗯,你继续跟着宋晓曼,给我把她盯死了。”我对幽灵说道。

  “是。”

  挂断电话之后,我眉头微皱,思来想去,不能找周志国帮忙,因为我不想让他知道中间人的事情,这是自己的独有的秘密,知道的人多了,就不值钱了。

  “可是如果不求助于周志国帮忙的话,还有谁能对蒙山市施加影响呢?或者谁能有蒙山市公安局刑警队的关系呢?”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思考了半天,仍然没有一点头绪,除了周志国,我身边最大官只有李洁,至于孔志高,现在根本不可能再帮我,他就是一棵没用的墙头草,即便做上了市长的位置,仍然显得那么小家子气,不够大气,没有魄力,再说他都要提前退休了,说明已经没有了争权夺位的信心了。

  “麻烦啊!”我叹息了一声。

  “叔,怎么了?为什么叹气?难道晓曼姐那边有消息了?”芊儿盯着我询问道。

  “没消息,现在根本打探不到刑警队那边的消息,至于宋晓曼,她一直在医院,好像传出了话,说什么一定要让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我把从幽灵那里得到的消息,全部告诉了芊儿,在这件事情上,我不会对她有任何的隐瞒。

  “芊儿,你说以宋晓曼现在的表现来看,是否可以百分之百确定她就是中间人?”我对顾芊儿询问道,虽然我心里已经把宋晓曼当成了中间人,但是毕竟还没有确凿的证据。

  一天没有确凿的证据,一天就不可能下百分之百的结论,一旦得出错误的判断,那对我来说,将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总之晓曼姐的嫌疑很大,但是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只能从侧面推测的话,不可能百分之百的确定。”顾芊儿说。

  “麻烦啊!”我说了一声,眉头紧锁,冥思苦想的一会,抬头看着芊儿说:“要不我正面接触一下宋晓曼,给她来一招敲山震虎?”

  芊儿听了我的话,脸上露出思考的表情,大约半分钟之后,她摇了摇头,说:“叔,敲山震虎的话,我们可就一点退路没有了,等于跟晓曼姐打明牌,万一她真是中间人的话,事情会增加很多的变数,所以我认为,现在继续按兵不动,以不变应万变。”芊儿提出了她的建议。

  我思考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现在只能等,一直等到宋晓曼露出马脚为止。







  我和芊儿又在蒙山待了三天,第四天的早晨,我接到了幽灵的电话,当时我正好芊儿抱在一起睡觉,被手机铃声吵了起来:“喂,组长,十分钟之前,宋晓曼打了一个电话。”手机传来幽灵的声音。

  “什么电话?你有什么发现?”被从睡梦中吵醒,我心里有点不高兴,昨天晚上,我和芊儿玩得很疯,现在两腿还感觉发软,腰有点酸。

  “当时宋晓曼正站在窗户边,我用望远镜刚好看到了她,通过唇语,我发现她是打给蒙山市公安局刑警队的队长雷鹏。”幽灵讲得很详细,这段时间,他一直在盯着宋晓曼,但是很少能看到对方打电话的情景,即便有,也是一些不重要的电话,所以根本没有获得有价值的信息。

  两天前,宋晓曼已经带着羽秀离开了医院,此后羽秀一直住在宋晓曼的家里。根据幽灵的观察,两人应该是共处一室,睡在一张床上,我当时判断宋晓曼和羽秀两个是恋人关系,可惜幽灵没有找到更强有力的证据,现在一切都仅仅只是猜测。

  闺蜜睡在一张床上,好像也说得过去,并没有什么奇怪,所以我也不敢确定。

  “继续说。”我小心翼翼的起床,生怕把芊儿吵醒,昨晚她也累坏了,最后一次冲刺的时候,她尖叫着狠狠的咬在我的肩膀上,说要让我随时随地记住她。

  我轻轻的走到了阳台上,让幽灵继续说他的发现。

  “组长,宋晓曼竟然像训孙子一样把雷鹏给训了一顿。”幽灵说。

  “呃?”我愣了一下,这可真有意思了,一个市局的刑警队长,多么牛逼的人物,一个仅仅是五星级酒店的一个部分经理,竟然可以把对方训得像孙子,这太不正常了。

  “最后宋晓曼还对雷鹏警告道,说是再给他三天时间,如果三天时间还找不到凶手是谁的,就让他回家抱孩子。”幽灵继续说道。

  “哦?有点意思。”我说,脸上露出思考的表情,稍倾,开口对幽灵吩咐道:“继续给我盯着宋晓曼,她的马脚已经露了出来。”

  “是。”幽灵没有废话,随后挂断了电话,我特别欣赏他这一点,做事非常的认真,给人一种信任的感觉,经过几次接触之后,我对幽灵基本上已经很放心了,这是他的特质,不像有的人,就算你跟他接触几年,也不可能产生信任感。

  “把刑警大队长雷鹏训得像孙子,三天之后,如果调查不出凶手的话,还要免掉对方的刑警队长的职务,啧啧,牛逼啊,一个小小的五星级酒店餐饮部的经理也太牛逼了吧,跟他妈蒙山市委书/记似的。”我掏出一根烟,站在阳台上慢慢的抽着,同时在心里暗暗想道。

  宋晓曼越是这么霸道,我越是高兴,因为她就是一个孤儿,不可能有什么背景,而现在了解的一切,却证明她背后的能量很大,这就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事情,同时也从侧面很充份的证明——她很可能就是为高官处理黑活的中间人。

  万万没有想到,早晨刚刚接到了幽灵劲爆的电话,当天晚上午夜的时候,他的电话再一次打了过来,当时我正跟芊儿在床上想尝试一下她的另一个部位,已经都十分润滑了,可惜被幽灵的电话给搅黄了。

  我的手机铃声响起,芊儿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她一直很怕痛,有点紧张,不然的话,也不会折腾到午夜。

  如果是别的人电话,我这个时候肯定不会接,但是看到是幽灵的来电,我没有办法,伸手拿起电话,按下了接听键:“喂,幽灵,怎么大半夜给我打电话?”我问。

  “组长,重要发现。”手机里传来幽灵有点兴奋的声音,他跟踪宋晓曼已经快半个月的时间了,一直没有收获,看样子他心里也憋着一口气。

  “什么发现?”我急速的询问道,能被幽灵称为重要发现,肯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宋晓曼今天带着羽秀去了郊外的一栋别墅,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出来。”幽灵说。

  “有什么奇怪吗?”我问:“也许别墅就是宋晓曼的。”

  “别墅是谁的我不知道,但是别墅里绝对不只宋晓曼和羽秀两个人。”幽灵说。

  “有男人?”我问。

  “嗯!”他点了点头。

  “一挑二,双飞啊,谁他妈这么爽吗?”我说。

  “感觉是一个大人物,我只拍到了一个侧脸,然后别墅的窗帘就拉上了,完全看不到里边的情景,我闲着无事,就用把蒙山市的几个主要领导的照片在网上找了出来,然后跟我拍到那个男人的侧脸做了对比,发现了照片的侧脸跟一个人很像。”幽灵详细的说道。

  “谁?”我急切的问道。

  “蒙山市委书/记。”幽灵回答道。

  听了幽灵的话,我却有点高兴不起来,心中暗道:“妈蛋,难道我搞错了,宋晓曼跟中间人屁关系没有,她仅仅是蒙山市委书/记的情妇罢了,还他妈带着她的姐妹让对方一块玩,我擦,真够豪放。”

  “知道了,我继续观察,最好能搞到一点他们之间的谈话,对了,把你拍到的侧脸照片发给我。”稍倾,我对幽灵说道。

  “好的,组长。”幽灵说。

  大约结束通话一分钟之后,我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是两张照片,一张是幽灵刚偷拍的别墅里那个男人的侧脸,另一张照片好像是从一段视频剪接下来的,一个领导在视察某个工厂,两张照片都是侧脸,非常的像,基本上可以说完全一样。

  “妈蛋,难道真得是我们搞错了。”看完这两张照片之后,我喃喃自语,一瞬间什么兴趣都没有了,感觉有点心灰意冷,忙活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最终竟然查出宋晓曼跟蒙山市委书/记有染。

  “叔,怎么了?”芊儿钻进了我的怀里,抬头看着我问道。

  “芊儿,我们可能搞错了,看这两张照片……”我把照片给芊儿看了看,然后又把幽灵发现的事情详细跟她讲了一遍。

  芊儿听完之后,没有急着说话,眉黛微皱,她的脸上露出思考的神情。

  稍倾,她开口对我说道:“叔,我仍然觉得自己的判断没有错,我的感觉也不没有错。”芊儿仍然坚持她的想法。

  “芊儿,其他的事情,我们都仅仅只是猜测,而现在我们可以确定一上咪,宋晓曼是蒙山市委书/记的情妇,这样一来,她的房子就得到了合理的解释,她的升职也就合情合理,还有她把刑警队长给训成了孙子,也就不那么奇怪了,一切都回到了正轨,只能说明我们把方向搞错了,中间人不是宋晓曼。”我对芊儿说道,心里基本已经排除了宋晓曼。

  “叔,也许宋晓曼既是中间人,又是市委书/记的情妇,这两个身份并不矛盾,甚至于跟她上过床的人并不仅限于蒙山市委书/记,以宋晓曼的姿色,可以称得上倾国倾城了吧?这种女人,那个男人不想一亲芳泽呢?”顾芊儿说。

  我想了想,她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我听过中间人的电话,第一印象对方绝对是一个男人,并且还是一个嗓音沙哑的男人,只不过没有在那堆资料里找到符合条件的男人,所以才会相信芊儿的分析,最终把目标锁定在宋晓曼的身上。

  “叔,我再问你一遍,你是否可以确定,中间人就在那堆资料之中?”芊儿盯着我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说:“可以确定。”

  “既然这样,那我坚持以前的看法,中间人就是宋晓曼。”芊儿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不知道她那里来的自信,也许是一种感觉吧。

  我眉头紧锁,没有急着说话。

  “叔,既然已经这样了,你就再相信我一次,继续查下去,让幽灵盯死宋晓曼,我感觉她应该快露馅了。”芊儿说。

  我看了她一眼,心里冒出一个想法:“芊儿不会为了继续跟我在蒙山腻在一起,故意这样说吧?”因为如果回江城的话,我们两人必须保持距离,不可能再像现在这样,成天像情侣一般,白天游山玩水,晚上鸳鸯戏水,如漆似胶的粘在一块。

  “叔,相信宝宝的感觉。”芊儿看到我没有说话,撒娇的说道。

  “好吧,再在这里往两天,如果两天之后,宋晓曼那边没有什么新发现的话,我们就回去。”我说。

  “哦!”芊儿嘟了嘟嘴,想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口,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我的要求。

  苏厚德上任大半个月了,我一直跟江城那边保持着联系,每天至少跟李洁通电话两次,随时了解江城的信息,特别是南城姚二麻子的事情。

  苏厚德当了这么多年的官,并不是傻子,斗争经验很足,本来我想着他上任开始就会先烧一把火,给姚二麻子一个下马威,可是从李洁那里了解的消息,却完全不是这样。

  苏厚德第一把火,就是大换血,他这么多年区长不是白干,手里掌握了不少证据,这大半个月的时间,他把姚启留下的亲信铲除了一大半,提拔了一大批中层和底层干部,可谓是大刀阔斧,在南城区已经形成了一股小地震,所以一开始不看好苏厚德的人,现在基本都已经傻了眼。

  官场是金字塔型的结构,区金字塔最顶尖的就是区委书/记,不过干活的人却是底层和中层的干部,苏厚德玩的这一手厉害啊,把中层和底层的人都换成了他自己的人,这样就把上面的几位给架空了,以后他要做什么事情,就会少很多的麻烦。

  李洁说南城区的人都等着看苏厚德的笑话,可惜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苏厚德剑出偏锋,竟然来了一次大换血,换掉了大量的中底层干部,并且还是借着反腐的大旗,手里握着大量的证据,逼着那些人就范,做出丢卒保军的决定,因为如果深查下去,就会查到他们的头上,所以只能舍弃一些小卒。

  苏厚德这一手玩得太漂亮,所以我对他的期待更大了,既然蒙山市这边可能出现了误判,我决定两天之后回江城,看看苏厚德如何收拾姚二麻子,并且我也要早点为赌船做准备了,姚二麻子手里的飞龙号游轮,我必须想办法搞到手。

  我看着怀里熟睡的芊儿,暗道:“该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