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748 749 750 回 出发

我朝着宋晓曼的打印相片看去,瓜子脸,大眼睛,很符合现在人的审美,素颜都是美女,如果化妆的话,肯定不比电视里的女名星差,甚至于还要高上一点,就算是李洁和苏梦两人跟她相比,也在伯仲之间。
 
“果然是一个美女。”我说,前边几天我倒是把女人的资料给忽略了,一直在反复的分析三十岁到五十岁之间男人的资料。
 
“叔,宋晓曼有接解到领导的机会,这一点应该可以确定吧?”顾芊儿盯着我问道。
 
“可以!”我点了点头。
 
“你跟我描述的中间人,这个人既能接触到高官,又能接触到社会的黑暗面,同时智商和情商都要高,对吧?”顾芊儿对我问道。
 
“对!”我点了点头。
 
“好,我们现在一条一条来分析和验证,宋晓曼可以接触到全省的领导,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再来看看她是否可以接触到社会的黑暗面。”顾芊儿说。
 
“大学毕业,然后就进了五星级酒店工作,好像没有机会接触到社会黑暗面啊。”我提出了疑问。
 
“叔,你忘了她跟我一样是孤儿院长大的吗?”顾芊儿说。
 
“记得啊,你刚才还提醒我了。”我点了点头,有点疑惑的看着芊儿问道:“这跟她是否有机会接触到社会的黑暗面有什么关系?”
 
“叔,你看我,她跟我一样,是孤儿。”顾芊儿指了指她自己的鼻尖,瞪着我说道。
 
我眨了眨眼睛,有点明白她的意思了。
 
“叔,我们这些从小没有父母的孤儿,天生就处于社会的黑暗面,孤儿院长大的人,绝对大部分人都会混社会,只有极个别的人才能考上大学,宋晓曼她虽然考上了大学,毕业之后并没有跟社会的黑暗面有交集,但是她从小的朋友和伙伴,我敢打赌,一定有人混社会,就像如果我大学毕业,想找混社会的朋友,就可以去找魏明他们一样。”顾芊儿详细的对我分析道。
 
我点了点头,很认同她的说法,孤儿院出来的孩子,不可能完全跟过去告别,他们也不会跟过去告别,那就是他们的人生,他们的青春,对于这些人来说,想要跟社会的黑暗面发生交集,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有道理。”我对顾芊儿表扬道。
 
“叔,我们现在再来分析后面两条,高智商,宋晓曼省城重点大学毕业,她还是从孤儿院考上重点大学,智商应该不低吧,甚至于搞不好她跟我一样,都是高智商人才,因为我太知道环境的重要性了,在孤儿院那种地方,还能考上省城重点大学,基本上都是智商很高的人。”顾芊儿说。
 
“对,她应该是高智商。”我再次点头,目光闪亮的盯着顾芊儿,一株小幼苗好像渐渐的长大了,已经初现狰狞。
 
“叔,我们再说情商,工作四年时间,从普通职员升到了五星级餐饮部经理,这个位置可不好做,但是宋晓曼却做的风生水起,我在网上查过她的资料,去年她可是被凭为蒙山市十大杰出女青年,叔,你告诉我,这样的人情商高不高?”顾芊儿盯着我问道。
 
“高!肯定高,她做的是服务行业,并不是技术行业,情商如果不高的话,根本坐不到那个位置,更别说什么蒙山十大杰出女青年了。”我说。
 
“就是她,我的感觉不会错,在她的资料里,我嗅到了同类的味道,百分之百就是宋晓曼。”顾芊儿最后下了结论,斩钉截铁的说道。
 
“宋晓曼?”我嘴里念叨了一句,眉头微皱,思考了片刻,然后抬头对顾芊儿说道:“芊儿,明天跟我去一趟蒙山市,咱们当面会一会这个宋晓曼,你敢不敢?”
 
“有何不敢,叔,我们几点出发?”芊儿看起来很兴奋,盯着我问道。
 
我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凌晨五点半:“上午九点出发,中午到蒙山市龙兰大酒店吃午忽。”我说。
 
“好咧!”芊儿兴奋的叫嚷了起来。
 
“现在回去睡觉,叔,还好困。”我打着哈欠说道,刚才被顾芊儿从睡梦中吵醒,事情突然有了转机,我在兴奋之余,是感到深深的疲惫。
 
顾芊儿兴奋的睡不着觉,在我的房间纠缠了一刻多钟,她才一脸不情愿的离开,待她离开之后,我心里暗道一声:“小丫头现在就这么厉害,等她成长起来,一定是自己的一大助力,这一次果然押对了。”
 
稍倾,我重新进入了梦香,可惜没睡多久,不到八点钟就被顾芊儿给叫醒了,我刚才正在做春梦呢,被她直接掀了被子,然后给挠醒了。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顾芊儿正骑在我的腰上,双手咯吱我的腋下,而我好像晨起了,她活动的时候,时不时顶在她的屁股上。
 
“芊儿,别胡闹,快下去。”我一脸尴尬的说道。
 
“叔,怎么了,你脸都红了。”顾芊儿没心没肺的盯着我问道。
 
她不说还好,越说我越尴尬,脸真得变得红了起来:“以后没有叔的允许,不准进叔的房间。”我说。
 
“为什么?”顾芊儿问,随后一脸不情愿的从我身上下来,这时她才猛然发现我的异常:“咯咯……”她突然盯着我的肚子下面笑了起来:“叔,难怪刚才我觉得有什么东西顶我的屁股,原来是这样啊,咯咯……”
 
“还笑,快出去啦。”我嚷道,然后用被子盖着自己的身体。
 
顾芊儿笑着朝外边走去,走到房门口的时候,她突然转头盯着我问:“叔,很难受吧?”
 
“出去!”我说。
 
“嘿嘿!”顾芊儿终于走出了房间。
 
“这个死丫头,也太不注意了。”我暗自嘀咕了一声。
 
五分钟之后,我走出了房间,看到顾芊儿正在和赵蓉正在饭桌上说悄悄话:“不会说我刚才的事情吧?”我有点担心,不过想了想,芊儿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应该是自己多心了。
 
我急速的走进了卫生间,洗了澡,换了干净的衣服,吃了早餐之后,我带着顾芊儿朝着楼下走去。
 
“喂,你们去那里?”身后传来赵蓉的询问声。
 
“出去有事,你自己家里待着,别乱跑,算了,我还是找个人来陪你吧。”我说。
 
“不用找人,我跟你们一块去。”赵蓉说。
 
“你不能去,我们有事,不是出去玩。”我一脸严肃的对她说道,心里本来就对她有气,妈蛋,不是她偷偷摸摸的回美国,也不会搞出这么多事情来。
 
“芊儿能去,我为什么不能去。”赵蓉问。
 
“这个你没有必要知道,我也没有义务向你解释。”我冷冷的说道,心里对赵蓉有意见,态度不可能好了。
 
“喂,王浩,你就不怕我告诉我爸你虐待我?”赵蓉瞪着我说。
 
“虐待你?呵呵,你是周大小姐,我敢虐待你?”我呵呵一笑,转身带着芊儿准备离开,不想再搭理赵蓉。
 
“王浩,你给我站住。”身后传来赵蓉愤怒的吼声。
 
我不想理睬,旁边的芊儿却停了下来,然后对我说了一句:“叔,等我一小会儿。”说完,她朝着后面跑去。
 
我扭头看了一眼,顾芊儿跑到赵蓉身边,正在对她说着什么。
 
“妈蛋,你爹如果不是周志国的话,老子现在就把你交出去,免得惹祸上身,大爷的,留在身边早晚是一个定时炸弹,不行,要尽快把赵蓉弄走,至少要弄到周志国身边,对了,不能让她在江大读研,应该去省城的大学读研。”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决定等从蒙山回来之后,就鼓动她去省城读研,把这颗定时炸弹扔给周志国。
 
顾芊儿不知道对赵蓉说了什么,她最终没有追过来,而是气呼呼的回去了。
 
稍倾,我和顾芊儿来到楼下,开车驶离了鞍山路,朝着蒙山市的方向疾驰而去。
 
“你刚才跟周忆雪说了什么,她怎么不闹了?”我一边开车,一边好奇的对顾芊儿询问道。
 
“也没说什么,其实忆雪姐挺单纯,就像一个小孩子,很好哄。”顾芊儿说。
 
听了她的话,我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说:“芊儿,你刚才说什么,你说周忆雪挺单纯?”我问。
 
“是啊!”顾芊儿点了点头。
 
“你可千万别被她单纯的外貌给欺骗了,她如果真得单纯的话,就惹不出这么多事情了。”我说。
 
“什么事情?”顾芊儿问,她很多事情都不知道,我也没有告诉她。
 
“没什么,总之,芊儿,没有人真正的单纯,你别被周忆雪骗了。”我说。
 
“哦,叔,你是不是对忆雪姐有偏见,其实她挺可怜,你看她从小父亲就没有在身边,跟母亲相依为命,现在母亲也死了,印像中的父亲竟然是假的,换了谁,都可能受不了这种打击。”顾芊儿十分认真的对我说道,没有想到她小小的年纪,竟然可以站在赵蓉的角度思考问题。
 
“不简单啊!”我盯着顾芊儿看去,越来越发现她这块璞玉,如果雕刻好了的话,肯定会成为一块价值连城的宝玉。
 
“叔,你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吗?”顾芊儿可能看到我一直盯着她看,于是一脸疑惑的问道。
 
“你脸上没有什么脏东西,很漂亮,也很懂事,没想到你竟然可以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在你这个年纪,有这种思想,很了不起。”我对顾芊儿表扬道。
 
“叔,你再表扬我的话,我会骄傲的。”顾芊儿高兴的说道。
 
一路上,我和她有说有笑,倒是也不无聊,一个聪明漂亮又特意讨好你的小萝莉在旁边,三个小时的旅途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不到中午十二点,我们的车子便驶进了蒙山市区。

 十二点一刻,车子停在了龙兰大酒店门前,我和顾芊儿下了车,朝着酒店里边走去。

来到前台,我准备订两个单人间,可是万万没有想到,龙兰大酒店生意这么好,普通的单人间早就被预定满了。

“先生,我们这里还剩下一间豪华间,请问你需要吗?”带着职业微笑的前台服务员,声音很软的对我询问道。

“就一间了吗?”我问。

“是的,今天就剩这一个豪华间了。”她说。

“我考虑一下。”我说,随后转身看着顾芊儿:“芊儿,没房间了,要不我们住其他酒店?”

“叔,不是有一个豪华间吗?必须住这里,才能全面了解对方。”顾芊儿说。






话是没错,可是……”
 
“没什么可是,服务员,那个豪华间,我们要了。”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顾芊儿打断了,然后她对前台服务员说道。
 
“好的。”前台服务员礼貌的点了点头,然后要了我的身份证办理手续,在递过来房卡的时候,她微笑着说道:“先生,你的女朋友真漂亮,祝你们在这里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
 
“女朋友?周末?”我在心里愣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顾芊儿拽着胳膊朝着餐厅走去,一边走她一边说:“浩哥,人家饿了。”
 
“浩哥?”我再次愣住了,扭头朝着顾芊儿看去,严肃的说道:“叫叔,辈分不能乱了。“
 
“刚才前台服务员都说了,我是你女朋友。”顾芊儿扬着下巴一脸得意的说道。
 
“什么女朋友,那是她眼浊。”我说。
 
顾芊儿撇了撇嘴,没有说话,双手挽着我的胳膊朝着餐厅走去。稍倾,我们两人来到餐厅,发现人不少,这时我才意识到今天是周末,来蒙山度假的人还真不少。
 
龙兰酒店就在蒙山景区之中,周围都是树林,不远处就是大海,旁边还有一条瀑布,景色相当怡人,来蒙山玩的人,只要条件允许,基本都会住在这里。
 
“难怪只剩下了一个房间。”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浩哥,这里有张桌子。”我和顾芊儿的运气不错,找到了一张桌子,然后点了四菜一汤,饭吃完了,也没有见到宋晓曼。
 
下午的时候,我本来想睡个午觉,却被顾芊儿拉着去爬山,一直玩到天黑,这才回酒店,再一次来到中餐厅吃饭,可惜仍然没有见到宋晓曼的身影。
 
我眉头微皱,在一名服务员从身边经过的时候,我将其拦住,然后神秘的对她问道:“听说你们这里的餐饮部的经理叫宋晓曼,是一个大美女,怎么也没见到人啊。”我一脸猪哥哥的模样。
 
“咯咯!”被我拦下的这名服务员,面相看起来很单纯,咯咯一笑,说:“来我们这里吃饭的人,都想见一见宋经理,可是我们宋经理可不是那么容易见。”
 
“为什么?”我问。
 
“我们这里很多领导都来过,我们宋经理基本只陪领导,一般的人根本用不着她亲自作陪,就算是有钱人,也请不动,像你这种想来一睹容颜的人,基本都要失望而归了。”女服务员说。
 
“原来是这样啊,唉,看来真要失望而归了。”我说。
 
女服务离开之后,我小声的对顾芊儿说道:“芊儿,看来你分析的没错,这宋晓曼现在只陪领导吃饭,听刚才那个小服务员的意思,即便是有钱人请她作陪,她都不会商赏,这样看来,她是中间人的嫌疑越来越大了。”
 
“肯定是她,我的感觉不会错。”顾芊儿得意的说道。
 
我眉头紧锁了起来,心中暗道:“以我和芊儿现在的身份,就算在龙兰大酒店住上一年,怕是都很难接近宋晓曼,看来必须想想办法了。”
 
稍倾,我准备打电话给周志国,但是手机拿出来之后,又停了下来,并没有拨出去。
 
“中间人的事情,还是不要让周志国知道,这是自己的秘密,也许某个时候,这个秘密就会起大作用。”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决定不联系周志国,也不求他帮忙。
 
如果不求周志国,想要接近宋晓曼的话,看来只能求李洁想想办法了,我现在也不确定,即便以李洁的身份来龙兰大酒店,宋晓曼会不会作陪,还有,她既然联系人谷兰等人绑架雨灵,那么我和李洁的身份和资料,她应该都烂熟于胸了吧。
 
李洁如果以私人身份出现在龙兰大酒店,很可能引起宋晓曼的警惕,于是我最终也放弃了求助李洁的打算。
 
“怎么办?”我在心里暗暗的思考着。
 
当天晚上,我和芊儿吃完饭之后,疲劳的回到了房间,豪华间倒是很大,床也很大,睡两个人绰绰有余,但是我总感觉有点尴尬。
 
爬了一下午的山,感觉很累,于是回房间之后,芊儿忙着跟赵蓉打电话,看样子两人还真是成了好朋友,我则拿着睡衣走进了卫生间。
 
洗了一个澡之后,我从卫生间出来,此时芊儿已经打完了电话,看到我出来,她马上说道:“哥,你洗完了?”
 
“叫叔。”我再次对她纠正道,已经叫了一个下午的哥了。
 
“哥哥哥……”顾芊儿叫了无数声哥,然后做着鬼脸冲进了卫生间。
 
我摇了摇头,拿她没办法,加上上午开车,下午爬山,自己也确实累了,于是躺在床上,看了一会手机,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太累了,我睡得很沉,睡梦中我感觉身体有点异样,这种异样的感觉越来越大,突然来到了临界点,我猛然睁开了眼睛,下一秒,彻底惊呆住了。
 
“芊、芊儿,你刚才在干吗?”我呆呆的盯着赤身果体坐在我腰上的顾芊儿问道。
 
其实我根本就是在问废话,因为在清醒的一瞬间,我就感觉到了,自己和她结合在一起。
 
顾芊儿脸色殷红,目光带春的盯着我,说:“哥,舒服吗?”
 
“我们刚才难道……”我惊得说不出话来。
 
“嗯,我主动的,哥,你不会想告我非礼你吧?”顾芊儿开玩笑道。
 
我没想到她现在还能笑得出来:“我不会告你非礼,我要打你的屁股。”我装出凶巴巴的表情说道,其实刚才一瞬间,我感觉非常的爽。
 
“打屁股,好啊,你打吧。”顾芊儿突然从我身上下来,然后臀部对着我,趴在了床上。
 
看着趴在床上的顾芊儿,我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呼哧!呼哧……
 
“芊儿,你盖好被子,叔,不打你屁股了。”我说,随之咕咚一声,吞了一口口水,目光不由自主的被芊儿臀部的春光所吸引。
 
“哥,刚才我们已经融为一体了,再来一次也没关系的,快来打我屁股。”顾芊儿扭头给我抛了一个媚眼,电得我全身一阵颤抖。
 
“是啊,反正都这样了,一次是做,二次也是做,我又没有强迫她,再说了,芊儿小小年纪能力就这么出众,如果不能彻底俘获她的心,以后她如何能一心一意的帮我?”一个声音在我脑海之中响了起来,并且这个声音将其他的几个声音全部压了下去。
 
经过几分钟的挣扎,我最终双手握住了芊儿的细腰……
 
一旦思想突破了某种禁忌,我便彻底了沦陷了,当天晚上,我要了顾芊儿四次,直到自己两腿发软才停下来,然后抱在一起昏睡过去。
 
一觉睡到中午,我才醒过来,想到昨天晚上的荒唐,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但是怀里仍然沉睡的芊儿却提醒着我,一切都是真的。
 
“唉!”我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蒙山市好像自己的福地,上一次,在这里我和雨灵突破了禁忌,这一次,又是同样的结果,我和顾芊儿融入了一体。
 
“王浩啊王浩,你惹了这么多女人,看你以后怎么办,活该跟李洁之间总是绊绊磕磕。修不成正果。”我在心里对自己骂道。
 
稍倾,我轻轻的下了床,走进卫生间悉数,当我洗漱完了,芊儿仍然在沉睡,她虽然不是初次,但是昨晚太过于疯狂,看来消耗了她不少的体力,床单上的痕迹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想了一下,用房间里的电话叫了餐,半个小时之后,服务员把午餐送了上来,芊儿可能是闻到饭香,竟然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饿了吧?起来吃饭。”我对仍然躺在床上的顾芊儿说道。
 
“不想起,哥,你喂我。”顾芊儿说。
 
“叫叔。”我再次对她纠正道。
 
“叫叔也可以,那我以后就叫你大叔吧。”顾芊儿想了一下,说道。
 
“大叔?干吗要加一个大字。”我问。
 
“大叔,你好啰嗦,宝宝饿了。”顾芊儿撒娇道。
 
“起来吃饭啊。”我说。
 
“不,你喂我。”顾芊儿嘟着嘴说道。
 
“喂你?好吧。”我本来想拒绝,但是看到顾芊儿渴望的目光,最终点了点头,随后,我小心翼翼的夹着菜喂她,一口菜加一口米饭,再加一汤匙汤,喂了半碗米饭之后,她便吃着吃着睡着了。
 
“看来昨晚真是累坏了。”我心里暗道一声,温柔的给她掩了一个被子。
 
我吃完饭,来到阳台上,点了一根烟,思考起宋晓曼的事情,她的嫌疑越来越大,但是即便知道她就在龙兰大酒店里,但是却无法接近。
 
“麻烦啊。”我嘀咕了一声。
 
“既然不能正面接触,是不可以从侧面打探一下她?或者是从她的朋友入手,试一试她在蒙山的能量?”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想到这里,我立刻拿起手机拨通了幽灵的电话:“喂,幽灵,郝承智调查的怎么样了?”我问。
 
“组长,他就是一个花花公子,仗着他爹的身份,玩过不少女人,不过根据我的判断,他倒是没有多大的本事,有时候很容易被对方忽悠,像接收帝豪大厦的事情,就是被姚启的儿子姚鸿华给忽悠了,实则赌场大部分的帐应该还是在姚二麻子和姚启的手中。”幽灵说。
 
“你怎么知道?”我十分奇怪的问道。
 
“组长,你忘了我有一项特殊技能——读唇语。”幽灵回答道。
 
“嗯,你确实是天生的情报之王,既然姚承智是一个好色的花枕头,那就先别管他,你带着冯志马上来蒙山市的龙兰大酒店,我有事让你们办。”我对幽灵说道。
 
“好的,组长。”幽灵没有废话。
 
南燕组织里的人,都很守规矩,这一点我很欣赏,执行命令不会拖泥带水,虽然有时候看起来古板,有失灵活,但是只要领导有方的话,就可以达到最佳的效果。

跟幽灵通完电话之后,我双眼微眯,喃喃自语道:“宋晓曼,你如果真是中间人的话,呵呵,这一次我一定让你栽在我的手上。”
 
我非常的小心谨慎,没有调陶小军和宁勇过来,也没有让李洁过来,而是把幽灵和冯志两个陌生人调到了蒙山市。
 
对方如果真是中间人,在绑架雨灵之前,肯定会对我和李洁进行全面的调查,我身边陶小军等人,估摸着已经被对方给调查清楚了,但是我的另一个身份,宋晓曼一定查不到,那就是南燕组织江北小组的组长
 






  晚上的时候,幽灵和冯志两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带着他们在附近的小草地上散步。

  “幽灵,你监视龙兰大酒店餐饮部经理宋晓曼,尽全力跟踪,将她每天做什么,跟什么人接触,甚至于说什么话,都要详细的记录下来。”我首先对幽灵吩咐道。

  “是!”他没有废话,点了点头。

  “对了,先查出宋晓曼最好的闺蜜是谁,然后冯志你去盯着她的闺蜜,找个机会跟其产生争执,将对方打成乌眼青,抽几个大耳光,拍几张不伤大雅的照片,然后你就离开蒙山,你是暗杀高手,应该不会露出什么破绽吧?”我盯着冯志问道。

  “组长放心,就算你让我杀死或者强/奸对方,我都有可能全身而退,如果只是打几个耳光,拍几张照片的话,根本不会归刑警队管,派出所的人想查到我的行踪,那绝对不可能。”冯志信心满满的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对于他的回答很满意:“你们两人今天晚上就开始行动吧,三天之后,我要看到效果。”我说。

  “是!”幽灵和冯志两人应了一声,随后转身离开了,看着两人消失在夜色之中的身影,我突然发现,当上南燕组织江北小组的组长也不是没有一点好处。

  返身回到龙兰酒店的时候,老远就看到在酒店门口,芊儿正跟一个穿着职业裙装,双腿笔直的女孩在讲话。

  “咦?那女孩是谁?芊儿怎么了?”我心里冒出好多疑问,立刻加快速度朝着龙兰大酒店门口走去。

  当我来到酒店门口的时候,赫然发现跟芊儿讲话的女孩正是我们此次来蒙山市的目标——宋晓曼。

  “我勒个去,这是什么情况?”我愣住了,心里冒出各种问号,眼前的情景让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因为芊儿竟然跟对方有说有笑,看起来聊得很开心。

  正当我目瞪口呆的时候,芊儿发现了我,立刻朝着我挥了挥手:“大叔,过来。”

  我有点不知所措,如果宋晓曼真是中间人的话,她在绑架雨灵之前,肯定对我进行了全面的调查,顾芊儿一定进入了她的视线,毕竟顾芊儿一直跟我生活在一起,而她又为什么跟顾芊儿聊得如此开心呢?

  ”奇怪,真是奇怪,绝对是一个阴谋。”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同时提高了警惕。

  芊儿朝我招手,我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来:“芊儿,这位是……”我盯着宋晓曼对芊儿询问道,其实是明知顾问,宋晓曼的照片我已经看了几十遍,早就刻在了脑海之中,刚才走近看了她一眼,便认了出来。

  白衬衣,藏青色的短裙,肉色丝袜,黑色高跟鞋,一身中归中规的打扮,唯一一点亮眼的地方,就是她脖子上戴了一根丝巾,一看就是高档货,使其增加了一份典雅的气质。

  “大叔,我感觉世界真得好小啊。”顾芊儿感慨了一声。

  “呃?”我呆呆的看着她,不知道什么意思?

  “这是晓曼姐,几年前她上大学的时候,每年寒暑假都会去江城孤儿院当一个月的义工,当时我们最喜欢她了,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能碰到晓曼姐。”芊儿一脸兴奋的表情,绝对不是装的,一看就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我擦!”我心里一愣,万万没有想到顾芊儿和宋晓曼还有这种渊源,妈蛋,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她为什么还要叫人绑架雨灵?她能去孤儿院当义工,不但在蒙山孤儿院帮忙,还去临市的江城孤儿院帮忙,这说明她对孤儿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老子养了那么多孤儿,还帮着苏梦建立了一个大型福利院,难道就没有对她的内心造成触动?

  “你好,我叫王浩。”我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将手伸到了宋晓曼面前,这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宋晓曼,我正在仔细的观察她,当看到对方的眼睛的时候,发现她也正在观察我。

  “你好,我是宋晓曼,认识你很高兴,刚听芊儿说,你收养了很多孤儿?”宋晓曼的声音很好听,清脆的像百灵鸟,十分的悦耳。

  “嗯,我信因果循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多行善,也是为自己积福,你说呢?”我盯着宋晓曼的眼睛说道,其实是在试探她,如果她就是为高官做黑事的人,那么手里肯定有不少的人命,这种恶事做多了,我还真不相信,一个女人心里可以一点波动都没有。

  可惜,我这一次失策了,听了我的话之后,宋晓曼的眼神一点变化都没有,这令我十分的失望,同时对顾芊儿的判断产生了怀疑:“中间人真是宋晓曼吗?如果是她的话,为什么可以如此的淡定?”

  “你的善良会得到回报的。”宋晓曼面带微笑的对我说道,随后扭头对顾芊儿说:“我还有事,先走了,芊儿记得打电话给我。”

  “好的,晓曼姐。”顾芊儿甜甜的说道。

  宋晓曼朝着我微微一点头,随后迈着幽雅的步伐离开了,待她离开之后,我急忙朝着顾芊儿看去,问:“这是怎么会事?你竟然认识宋晓曼?”

  “她以前去我们江城孤儿院当义工的时候叫宋玉,并不是叫宋晓曼,看照片的时候就感觉有点像,本来想出来找你,没想到在门口碰到了她,越看越像,我就试着叫了一声珍姐,没想到,宋晓曼真得就是宋珍。”芊儿把刚才她和宋晓曼相遇的事情详详细细跟我讲了一遍。

  “哦,原来是这样,跟她近距离接触过了,又是你的老相识,说说感受,还认为自己的判断正确吗?”我盯着芊儿询问道。

  “本来只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现在基本上是百分之百了。”顾芊儿非常自信的回答道。

  “哦?为什么?我怎么觉得如果她真是当年那个你们最喜欢的漂亮姐姐的话,应该不会插手雨灵这件事情,毕竟我收养了你们,又帮着苏梦建了一个本省最大的福利院。”我把自己的疑惑讲了出来,现在基本不把芊儿当小孩,而是当成一个大人平等的对待。

  “所以雨灵姐姐最终没有死啊。”顾芊儿说。

  “什么意思?”一时之间,我没有反应过来。

  “大叔,你忘了吗?你跟我讲过,说那个女绑匪说过,刚开始的时候,下达的命令是将雨灵姐姐处理掉,但是几分钟之后,命令又变了,让绑匪不要伤害雨灵姐姐,等候她的消息,你不觉得很奇怪吗?”顾芊儿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本来没有过多注意这个问题,但是现在仔细想想,确实有点奇怪,替高官干黑活,肯定不会留活口,不然的话,将后患无穷,对方第一个命令可以理解,但是第二个命令却充满了疑惑:“为什么要把雨灵留下来?”

  “好像真有点奇怪。”思考片刻之后,我盯着顾芊儿说道,同时心里对她缜密的逻辑推理和敏锐的观察力感觉到一阵可怕,这人和人之间是存在差距的,顾芊儿就是一个天才。

  “所以我判断,中间人就是宋晓曼,大叔,晓曼姐其实人应该不坏,如果最终证明真是她的话,你可不可以不要杀了她。”顾芊儿盯着我说道。

  “芊儿,我不能答应你,只能保证,不到最后时刻,绝对不会对她出手。”我说。

  “哦!”顾芊儿没有再坚持。

  当天晚上,我们洗完澡之后,很自然的上/床搂在一起,一阵热吻之后,芊儿红着脸看着我说道:“大叔,宝宝想要了。”

  突破禁忌的我,那能受得了这种诱惑,呼吸加重,一时之间,房间内春光无限……

  第二天,我们两人去爬山,玩得非常开心,我放下了所有的事情,一心一意的跟芊儿一起玩耍,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十岁,两个人像真正的情侣一样,各种甜蜜,甚至于在一片树林的深处,我和芊儿紧紧的搂在一起,在大自然的怀抱里要了她一次,很刺激也很舒服。

  第三天,宋晓曼竟然打电话请我和芊儿两人吃饭,芊儿询问我的意见,我点了点头,说:“答应她。”

  “嗯!”芊儿点了点头,开始跟宋晓曼在电话里聊天,我则在心里暗暗想道:“就不信她的心理素质没有一点破绽,给高官做黑活可不是简单的事情,手上肯定沾了很多的血,一点都不怕,绝对不可能。”

  第三天晚上,我和芊儿如约来到了龙兰大酒店的中餐厅,宋晓曼亲自带着我们去了一个十分典雅的小包厢,刚刚坐下,菜便端了上来,可见一切她都提前安排好了。

  吃饭期间,我的话不多,一直都是芊儿和宋晓曼在聊天,两人智商和情商都很高,不过一个经过了社会的磨练,而芊儿却还是一个未经历风雨的学生,所以她们两人谈话之中,我很清淅的判断出,宋晓曼占据了上风,芊儿虽然很努力的想不着痕迹的套话,但是仍然被死死的压住,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

  看到芊儿和宋晓曼的接触之中,仅仅落了一点点下风,我心里其实很吃惊,以一个未经风雨的学生身份,跟一名在社会上历练过还取得成就的老江湖过招,仅仅败了半招,这说明什么,说明芊儿的资质还在宋晓曼之上,只要我精心培养,芊儿的前程不可限量。

  我一直在观察着宋晓曼,可惜她的神态、语言和目光没有一丝破绽,根本无法将她和中间人联系在一起,但是我却相信芊儿的感觉以及她的分析,宋晓曼的嫌疑很大。

  饭吃得差不多了,芊儿起身去厕所,待离开包厢之后,宋晓曼扭头盯着我,表情有点严肃:“王先生,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可能有点不太礼貌。”

  “不礼貌就别问了。”我微笑着说道,话里却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意思。

  “在我心里,芊儿就是我的妹妹,没有碰到便罢,但是命运让我们相遇了,那么这个问题我必须问。”宋晓曼说,这一刻显示出了她的一丝霸气。

  感觉到她身上气质的变化,我的目光一亮,心中暗道:“要露马脚了,看来中间人十有八/九就是她了。”

  下一秒,我摊了摊手,意思是说,那就问呗,其实她要问什么,我已经想到了。

  “你和芊儿什么关系?”宋晓曼对我问道,表情凝重。

  我反盯着她没有说话,这个问题不好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