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745 746 747 回 直觉

 
 
笫七百四十五章   直觉
 
这一天,我不知道自己如何浑浑噩噩的过完的,总之,心里一直想着雨灵的事情,她当时如果不说后面的话,还可以归结于梦话,可是说了后面的话,那就等于把事情给说死了。
 
“雨灵啊,你这是想把我放在火上烤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同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唉!”
 
此时我正在和陶小军、宁勇和谷兰三人一块吃饭,突然的叹息声,让他们三人疑惑的朝着我看来:“二哥,你怎么了?今天一整天都魂不守舍。”陶小军一脸奇怪的对我询问道。
 
“呃?没什么,吃饭。”我表情一愣,开口说道,雨灵的事情不可能告诉任何人。
 
“哦!”陶小军应了一声,脸上的表情显然不相信我没事,不过也没有多问什么。
 
“查得怎么样了?刘队长来消息了吗?我还在跟你们一块住多久?”稍倾,谷兰开口对我询问道。
 
“差不多应该快查完了吧,今天晚上不管找没找到那名嗓音沙哑的中间人,明天一早你都可以离开了。”我抬头看了谷兰一眼,对她说道。
 
“谢谢!”她说。
 
“我的建议你可以考虑一下。”我说。
 
“如果那天我和儿子吃不上饭了,一定去找你。”谷兰微微一笑,开口说道。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因为雨灵的事情,我实在没有心思考虑别的事情,至于寻找中间人,我基本不报有什么希望了,因为中午的时候,刘山河给我来过电话,他说云顶小区九号、十号和十一号楼的住户都没有嗓子沙哑的男子,对方很可能用了某种高科技的变声软件。
 
下午刘山河他们会着重查找三栋楼里可疑的男子,估摸着应该很快就会给我打电话,果然在我们吃完晚饭之后,还没有回到房间,我的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
 
铃铃……
 
我急忙按下了接听键:“喂,刘队长,怎么样了?”我问。
 
“确定了三个人,两人是二进宫,还有一个三进宫,按照我们的经验和现有证据的考证,这三个人的可能性最大。”电话另一端传来刘长河的声音。
 
听了他的话,我却有一点不以为然,如果对方真得这么容易被找到的话,早就被人杀了一万次了,这种可以接大人物黑活的人,个个都是神秘之人,不可能这么容易辨认出来,更不可能是二进宫或者三进宫,因为那样就太明显了,对方的身份肯定是任何人都想不到,这样才最安全。
 
“刘队长,你们是专来人员,我当然相信你们,不知道这三个人,可否让我见见?”我想了一下,开口对刘山河说道。
 
“行,没问题。”他一口答应了:“我们现在就在云顶小区旁边的派出所里,你们过来吧。”
 
“好,谢谢刘队长。”我感谢道。
 
“客气!”
 
挂断电话之后,我对陶小军和宁勇两人说道:“陪我去趟,刘队长说抓了三名嫌疑人,我们过去看看。”
 
“好!”陶小军和应了一声,宁勇点了点头,随后我们三人朝着酒店外边走去。
 
“喂,我也去看看。”身后传来谷兰的声音。
 
我扭头朝她看了一眼,说:“你自由了,刘队长他们查完了,估摸着已经打草惊蛇,对方不会马上搬走,但是在几个月之后,肯定会有一个非常好的理由搬离云顶小区。”
 
“所以你们必须抓住他,不然的话,我很可能会有危险了。“谷兰说,她很聪明,已经想到以后可能遇到的危险,她和中间人通完电话之后,警察就开始搜查云顶小区,那个中间人只要不是猪的话,都会想到是谷兰出了问题,再加上谷兰的老大和老二被毒蛇咬死了,相互佐证之下,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的判断谷兰叛变了。
 
这名中间人不会放过谷兰,所以谷兰才会十分的焦急,她现在已经回过味来了,其实说实话,我利用她想要急于脱身的想法,使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如果她不急于脱身的话,可能就会想到我让她跟中间人通话,并且在通话之后,马上叫刘山河行动的原因了,可惜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号称智多狐的谷兰被我阴了一次。
 
她前边急着获得自由,现在我给了她自由,她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上了车,想跟我们一块去派出所看看抓到的三个嫌疑人。
 
不到二十分钟,我们一行四人开车来到了云顶小区旁边的派出所,刘山河叫小四眼在外边等我们,有了小四眼带路,派出所其他民警并没有为难我们,顺顺利利的走到了派出所简易的审查室。
 
刘山河正在急审对方,可惜对方一直说头痛,拒不回答问题。我们来的已经晚了,审讯室已经是第三个人了。
 
大约一刻钟之后,刘山河从审讯室里出来,用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看着我说:“都是滚刀肉,政策和法律都很清楚,没有确凿的证据,不好治理啊。”
 
“刘队,能让我把三个嫌疑人都看看吗?”我对刘山河询问道。
 
“可以!”刘长河点了点头,随后吩咐旁边的手下把三名嫌疑人都带过去。
 
稍倾,三名男嫌疑犯被带到了我的面前,我盯着他们,他们也抬头盯着我,一脸的疑惑。
 
我仔细分辨他们三个人脸上的表情,因为如果对方真是中间人的话,即便表面上再能装,目光里也会多多少少有一丝不同,可惜我在他们三个人的眼睛里,却没有看到一丝异常的目光。
 
“看来中间人并不在他们三个人之中。”我暗道一声,心里有点苦涩,因为中间人的行踪,现在基本上不可能再找到了,受惊了的野兽,短时间内不可能再显露踪迹。
 
我正在考虑如何跟刘山河说,耳边突然传来谷兰非常小的声音:“不是他们三个人。”她说。
 
“依据?”我扭头看了谷兰一眼,询问道。
 
“直觉。”她说。
 
其实我的直觉也告诉我,中间人绝不在眼前三个人之中:“刘队,谢谢你的帮忙,可不可以把云顶小区九号、十号和十一号楼所有住户的资料给我看一下。”他对刘山河说道,准备回去研究一下,也许可以找到点蛛丝马迹。
 
刘山河等人,完全是帮忙,绝对不可能查得非常仔细,想要从三百户之中找出中间人,必须靠自己慢慢的分析,也许会有所发现。
 
“没问题,我叫小四眼给你复印一份。”刘山河说。
 
“谢谢。”
 
睡一会,今晚先更新到这里。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三天三夜
刘山河抓的那三名嫌疑人,经过我谷兰的仔细甄别,他们三个人不可能是中间人,因为如果他们是中间人的话,怕是不知道已经死过多少次了。
 
最终我带着三百多户,一千多人的资料离开了派出所,回到酒店之后,谷兰便马上离开了,她急着去省城接她儿子,然后一块回南方,因为只要那个中间人不是傻子的话,已经判断出她就是叛徒。
 
临走的时候,谷兰幽怨的看了我一眼,说:“这次被你害苦了,我在L省算是混不下去了。”
 
“绑架是重罪,我是在救你。”我说。
 
“算了,再见,不,以后永远别再见了。”谷兰说,然后转身就走。
 
看着她消失的背影,我有点可惜,她很聪明,足智多谋,江湖经验更是没得说,如果能帮自己的话,肯定可以独挡一面。
 
谷兰离开酒店之后,我带着陶小军和宁勇两人也准备返回江城了,这一次蒙山之行,虽然不能说大获全胜,但是也取得了百分之八十的成功,首先解救出了雨灵,其次寻找到了中间人的身影,至于背后的黑手,我现在还不够资格对其造成伤害,不过如果有朝一日势力可以遍布全省的话,到时候自然会把今天的帐跟他重算。
 
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把雨灵改变身份,送到国外上学,免得她成了周志国和对方争夺省长的牺牲品。
 
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赵蓉的任性造成的,我现在想起她,脑袋就痛,可是顾芊儿却跟她关系很好,我在蒙山的这段时间,她和顾芊儿一直生在一起,两人经常在朋友圈发自拍,一大一小两个美女,仿佛是闺蜜似的,让我有点吃惊,缘分这东西还真是奇妙。
 
回江城的路上,陶小军开车,宁勇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我则坐在后排,眉头紧锁的盯着手中的复印资料,先把女人、老人和孩子剔除掉,一千多人只剩下了不足四百人,接着我又把二十岁以下,六十岁以上的男子剔除,最后剩下了二百三十六人。
 
我开始对这二百三十六名男子进行分析,谷兰说过,他们老大三十一岁,叫中间人为大哥,这说明中间人的年龄应该大于三十一岁,于是我把三十岁以下的男人再一次剔除,使人数降低到不足二百人。
 
中间人的年纪应该在三十岁到五十岁之间,最有可能是四十岁左右,于是我把重点放在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身上,最终找出十九个人的资料。
 
刘山河给的资料非常齐全,经过我一路的分析,发现这十九个人基本上不可能是所谓的那个中间人,因为他们的履历之中,根本不可能接触到那个层次的事情。
 
“奇怪啊。”我眉头紧锁,在心里暗道一声奇怪:“看来是自己分板错了,也许对方的年龄年轻一点或者年老一点。”想到这里,我把搜索的范围扩大,开始对三十岁到五十岁年龄段的男人都进行资料的分析。
 
从蒙山回江城,一路上我都在干这件事情,有点入魔一般,不找出这个中间人,我心里非常的难受,强迫症让我变得偏执。现在可以确定一点,中间人就在这一千多人的资料里边,并不是大海捞针。
 
车子停在忠义堂总部的楼下,我抱着一堆资料跟陶小军和宁勇打了一声招呼,便急匆匆的上楼去了。
 
回到忠义堂总部,我拿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赵蓉和顾芊儿两人正在客厅里看电话,看到我回来了,顾芊儿马上跑了过来:“叔,你回来了。”
 
“呃?哦!叔有事,你自己看电话。”我说,随后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根本无视赵蓉的存在。
 
其实我看到了赵蓉,只是不想理她,不是因为她的原因,雨灵根本不会进入大人物的视野,更不会遭受绑架之苦,不过话说回来了,如果这一次雨灵没有被绑架,我和她的关系也许就只是姐夫和小姨子,可是现在……唉,好像更复杂,更麻烦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我把房门反锁,然后一头扎进了资料之中。
 
“这人不可能,宅男嘛,接触面这么窄,不可能是八面玲珑的中间人。”
 
“这个人也不像,工程师,理工男,一看就不善于交际。”
 
……
 
我一边看资料,一边喃喃自语,最终忙了十几个小时,仔仔细细把几百份资料全部看完了,最终的结果让我十分的诧异,因为根据资料上的分析,没有人符合中间人的特点。
 
“不对,肯定那里有遗漏,对方肯定是男人,并且还是一名三十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男人,对方的身份天衣无缝,但是肯定有其特殊的地方。”我在心里暗暗想道,于是对着眼前的几百份资料,再一次得新看了起来,这一次比刚才还要仔细。
 
接下来的三天三夜,我简直跟着了魔似的,如果不是芊儿吃饭的时候,强行将我叫出房间,怕是我已经饿晕了过去。
 
第四天,我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两眼血红,头发像鸟窝,身上散发着一阵汗臭味,因为已经三天三夜没有洗澡了。
 
“下对啊,怎么可能,我都已经对那些资料进行了五次仔细的分析,重点的人,他们的基本资料,我都倒背如流了,可是没有找到一点线索。”我两眼发呆,嘴里喃喃自语。
 
“叔,你怎么了,咦,身上都臭了,今天必须洗澡。”顾芊儿走到我身边,捏着鼻子说道,随后强行把我推进了卫生间。
 
我的人虽然在卫生间,但是脑子里仍然在分析资料,两眼发呆,对外边的事情基本没有反应,直到被热水淋到头上,我才猛然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浑身赤/祼,并且旁边还着着顾芊儿,她正拿着喷头往我身上淋水,另一只手倒出沐浴露,准备给我往身上抹。
 
“啊……”我惊呼了起来,下一秒,立刻用双手捂住下面,瞪着顾芊儿,说:“你怎么脱我衣服?”
 
“叔,刚才我问你了,要不要帮你脱衣服,你点头了。”顾芊儿红着脸说道。
 
“我、我怎么不记得了。”我尴尬的说道。
 
“叔,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不承认。”顾芊儿说。
 
“好,就算我刚才点头了,现在你可以出去吗?我自己洗行吗?”我急速的对顾芊儿说道。
 
“叔,刚才都看遍了,你害羞什么。”顾芊儿说。
 
“我……你先出去。”我有点急。
 
“好吧。”顾芊儿最终点了点头,离开的时候,还朝着我的下面看了一眼,虽然被双后捂着,但是我仍然感觉到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二十分钟之后,我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客厅里传来一阵饭香,让我瞬间感觉饥肠辘辘。
 
“叔,吃午饭了。”耳边传来顾芊儿的声音,她正从厨房里端着一个菜出来。
 
“哦!”我应了一声,走到餐桌前坐下,桌上三菜一汤,看着就有胃口,顾芊儿做饭的手艺相当的不错。
 
稍倾,我开始大口的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对顾芊儿询问道:“周忆雪去那了?”
 
“她看房子去了,对了,叔,忆雪姐说你要给她买房子?”顾芊儿问。
 
“给她买房子,凭什么。”我说。
 
“她说你答应了她爸,说要给她买房。”顾芊儿说。
 
我突然想起,好像周志国还真说过要我给赵蓉在江城买套房子:“妈蛋,如果赵蓉真得想买房,那可怎么办?自己卡里的钱根本不够。”我在心里暗道一声,感觉到一阵郁闷。
 
“叔?”耳边传来顾芊儿的声音,我这才清醒了过来:“叔,你这几天在忙什么呢?这么拼命?“顾芊儿问。
 
“大人的事情,你别多问,对了,芊儿,我们之间的事情,你没有告诉周忆雪吧?”我盯着芊儿询问道。
 
“没,那是我和叔的秘密。”顾芊儿脸色一红,回答道。
 
“那就好,芊儿,叔不是什么专情的人,感情方面一塌糊涂,你还小,上一次的事情就是一个误会,你以后……”
 
可惜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却突然发现顾芊儿脸上出现了两行泪珠:“叔,你是不相负责吗?”她哭着说。
 
我直接愣住了,感觉自己身边的女人都太厉害了,基本上一击就能把我打蒙:“不是,芊儿,你听我说,叔是为了你好。”我急忙开口说道,同时用手擦掉了顾芊儿脸上的泪珠。
 
“为了我好,以后就不要说伤害我的话。”顾芊儿眼泪汪汪的盯着我说道:“行吗?叔?”
 
我能说什么,如果说一个不字,她肯定又哭了,于是我只好点了点头。
 
“还有,也不要再把我当小孩,过了年,我就十八岁了。”顾芊儿嘟着小嘴说道。
 
“好,叔不把你当小孩。”我说。
 
“叔,你真不把我当小孩?”她问。
 
“嗯!”
 
“不骗人?”
 
“嗯!”我再次点头,说:“叔,从不骗人。”
 
“那好,叔,你把这几天废寝忘食忙得事情讲给我听听,我想帮你。”顾芊儿一脸认真的盯着我说道。
 
“啊!”我愣住了,感觉中了她的套路,被装了进去:“这……”
 
“叔,你刚才还说不骗人哟。”顾芊儿狡猾的说道,一脸的得意。
 
我想了想,然后一脸严肃的对顾芊儿说道:“芊儿,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叔不想说话不算数,可是你听了之后,绝对不能告诉别人,你要保证。”
 
“叔,我保证。”顾芊儿认真的说道。
 
“好。”我点了点头,起身朝着房间走去,一分钟之后,手里拿着一叠资料走了回来。
 
我将资料放到顾芊儿面前,说:“叔在找一个人,而这个人就在这堆资料之中,可是叔找了三天三夜,愣是没有一点头绪。”
 
“找人?”顾芊儿瞪大了眼睛盯着我询问道。
 
“对!”我点了点头。
 
她开始翻看眼前的资料,一脸疑惑的问道:“叔,找人总应该有条件吧?你找什么样的人?我可以帮你分析一下。”
 
“这个人呢,男性,年龄在三十岁以上,表面上有正当的职业,身份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但是暗地里却是一个可以替高官摆平一些事情的人,智商很高,情商更高,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物,他异常的谨慎,并且此人既可以接触到高官,又有在江湖中混过的经历,总之,这个人不简单。”我把自己的分析详详细细的告诉了顾芊儿。






第七百四十七章 惊喜
作者: 小豌豆 发布时间:2017-05-17 23:45:34 字数:3500
“哦!”顾芊儿听得很仔细,然后点了点头,我吃完饭之后,实在困得不行了,便回房间睡觉去了,心里已经对找出中间人不抱有希望了,三天三夜,耗尽了我所有的精力和耐心。
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醒来的时候,天已黑了,我是被尿憋醒的,起床去撒尿,发现客厅里赵蓉已经回来了,正在一边吃薯片一边看电视,却没有看到顾芊儿的身影。
“芊儿呢?”上完厕所之后,我对赵蓉询问道。
“在房间里呢,不知道忙活什么,也不让我看。”赵蓉一脸不爽的说道。
我当然知道芊儿在忙什么,那叠资料我都快要背下来了,每个人的成长和经历也会烂熟于心,根本就没有跟中间人相符合的条件,再分析也是白费力气,不过我并没有去阻止顾芊儿,她毕竟是好心,等分析不出来之后,也就放弃了,一个小姑娘的耐性肯定没有我强。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顾芊儿竟然真把这件事情当成了一件大事来干,第二天,她瞪着血红的眼睛找到了我,看着本来漂漂亮亮的小美女变的头发蓬乱,黑眼圈,两眼血红,我心里一阵内疚:“芊儿,别再分析了,没用,叔,都已经分析过了。”
顾芊儿没有理睬我的话,盯着我问:“叔,你那里还有别的资料吗?”
“嗯,还有一些老弱病残以及女人的资料。”我点了点头。
“都给我。”顾芊儿说。
“我找的是男人。”我说。
“给我,万一是女扮男装呢?”她固执的说道。
“不可能,我听过他的声音。”我强调道。
“见过面吗?”顾芊儿问,她比我还要固执。
“没有!”我摇了摇头。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既然没有见过面,那么电话另一端到底是男是女谁又能知道呢?”她说。
我眨了一下眼睛,觉得顾芊儿虽然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当时沙哑的声音确实是一个男人,即便现在有变音软件,也不可能把一个女人的声音变成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啊。
最终没有办法,我只好死马当活马医,把所有的复印资料一股脑的都给了顾芊儿:“芊儿,叔已经放弃了,你别累着自己,就当是一个情报分析的课题,别太较真。”我对顾芊儿说道。
“叔,这件事情对你是不是很重要?”顾芊儿表情十分严肃的对我问道。
“嗯,是很重要,不过叔已经放弃了,芊儿你也别当真,就当是一个逻辑方面的练习。”我说。
“叔,我一定会找到那个人。”顾芊儿斩钉截铁的说道。
“呃!”我愣了一下,因为从她的目光之中,我读到了一丝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决心。
“叔,去你房间,你把所有的事情都跟讲一遍,那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不要说的太隐晦,我已经不是小孩,这件事情我也绝对不会说出去。”顾芊儿拉着我的手朝着我的房间走去。
当天晚上,我详细的告诉了她关于中间人的事情,不过雨灵被绑架给隐瞒了,只是说这个人可以为高官处理一个阴暗面的东西,比如说暗杀某个人,绑架某个人,他做为中间人跟杀手和绑匪接触。
顾芊儿听得非常认真,时不时的露出思考的表情,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她离开了我的房间,拿着所有资料坐在餐桌前,眉头紧锁,不停的翻看着手中的厚厚的复印资料。
我盯着她看了好久,只见她时而眉头紧促;时而奋笔疾书;时而托腮思考,总之她在拼尽全力的从资料之中,找到那个跟我描述相近的人。
一个人努力做事的时候,是她最有魅力的时候,看着台灯下的顾芊儿,一瞬间我有一种恍惚的感觉:“她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哭鼻子的小女孩了,并且有一颗强大的心脏,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精神。”
吱呀!
芊儿卧室的门突然打开了,赵蓉睡眼朦胧的走了出来,朝着卫生间走去,看到芊儿还在餐桌上忙活,于是她开口说道:“芊儿,忙什么呢,还不睡觉?”
“忆雪姐,你睡吧。”芊儿头也没回的说道。
我透过门缝把客厅里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赵蓉摇了摇头,嘴里嘀咕了一声什么,走进了卫生间,不再理睬如同着魔般的顾芊儿。
后半夜,我也熬不住了,上/床便睡了过去,感觉没睡多久的样子,便被人给硬生生拽醒了。
“叔!叔!”耳边传来顾芊儿的喊叫声。
“呃?呃?”我睡眼朦胧的应了二声,一分钟之后,才彻底清醒过来,微眯双眼盯着顾芊儿问:“芊儿,怎么了?叔刚睡下。”
“叔,我有发现。”她十分兴奋的说道。
“什么发现?”我打着哈欠,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因为符合特征的男子,他们的资料我都烂熟于心,不可能遗漏细节,我这个人,有一个特点,虽然不是太聪明,但是却十分的较真,可以集中全部的精力投入到一件事情之中,总体上我是没有别人聪明,但是在做事上,我却可以比其他人都要集中精力,在局部上打败聪明人,每一个局部战斗的胜利,最后就会引起质的变化,说白了就是细节决定成败。
“叔,你的判断是错误的。”顾芊儿十分认真的说道。
“错误?什么错误?”我问,表情有上点发蒙。
“叔,你听我说,你告诉我,对方是一个三十岁到五十岁的男人,对吧?”顾芊儿盯着我问道。
“对啊,叔在电话里听过他的声音。”我点了点头,不明白顾芊儿什么意思。
“叔,你上当了,对方不是男人,更不是三十岁到五十岁的男人,而是一个绝对不会超过三十岁的女人。”顾芊儿斩钉截铁的说道。
“不可能!”我立刻说道,如果不是看到她斩钉截铁的模样,我都想对顾芊儿说:“别闹了,叔要睡觉,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女人,开玩笑吧。”
“为什么不可能?”顾芊儿对我反问道。
“因为叔在电话里听过对方的声音,那个声音十分的沙哑,仿佛嗓子里堵着一口痰似的,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难受,这种嗓子大多出现在抽烟过多的中年男子身上,一个不超过三十岁的女人,根本不可能。”我反驳说,心里觉得顾芊儿完全就是在胡闹,她智商是高,但是智商高不是万能的,也不可能凭空设想吧。
“叔,难道你没听说过,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吗?再说了,现在亲眼所见都未必是事情的真相,更何况仅仅是在电话里听到对方的声音,难道就可以判断对方的性别和年龄吗?叔,万一这一切都是对方想让你听到,让你知道的呢?”顾芊儿看着十分认真的说道,她的眼睛里闪着智慧的光芒。
我眉头微皱,心里承认她说的可能性存在,但是对方是一个不超过三十岁的女人,我却是如何不能相信:“好,暂且假设对方让我听到的都是处心积虑的安排,那你又如何断定对方是一个女人,并且还是一个不超过三十岁的女人呢?”我对顾芊儿询问道。
“看这份档案资料。”顾芊儿将一份档案资料递到了我的手里,我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随后朝着手中的档案看去。
这个人叫宋晓曼,二十七岁,单身,蒙山著名的五星级酒店龙兰酒店的餐饮部经理,可谓是年轻有为,资料显示,她两年前,也就是二十五岁就已经全款在蒙山市中心的云顶小区买了房子。
省城名牌大学毕业,毕业后回到家乡,便进入了龙兰酒店工作,工作两年便升任餐饮部副经理,一年前升任经理,看完宋晓曼的资料之后,我眨了一下眼睛,朝着顾芊儿看去,问:“有什么问题吗?”
“叔,你仔细看。”她说。
“我仔细看了啊,一个大学高材生的成长史,二十七岁就做到了五星级酒店餐饮部的经理,说明她的情商很高,能考上名牌大学,说明她智商也不低,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情商和智商都高的人很多,但是这些人不一定是中间人啊。”我对顾芊儿说道。
“叔,你好好想想,蒙山市一共几所五星级酒店?”顾芊儿问。
我想了一下,回答道:“蒙山市在省里属于落后市,整个市就一所五星级酒店——龙兰酒店。”
“叔,你再想想,蒙山市最出名的是什么?”顾芊儿继续问道。
“近年来发展的旅游啊,现在已经是蒙山的支柱产业,并且还是本省的疗养圣地。”我说。
突然,我好像意识到了一点什么,双眼不由的微眯了起来,露出深思的表情。
稍倾,顾芊儿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叔,还有一个细节,你是否注意到了?”
“什么细节?”我问。
“宋晓曼跟我一样是孤儿院长大,看这里,她的父母都没有填写,只写了蒙山市孤儿院。”顾芊儿指着档案里一个微不足道的地方对我说道。
我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原来宋晓曼是一个孤儿。
“叔,你说一个孤儿,工作三年,二十五岁便可以全款买房,还在蒙山市中心,如果她有一个有钱的老爸老妈,这没有什么好怀疑,但是一个孤儿,怎么可能办到?”顾芊儿提出了她的疑问。
“中了彩票?捡了一个装满钱的袋子?”我说。
“叔,这种几率有多少?”顾芊儿问,她此时表情严肃认真,仿佛变成了一个女侦探。
“我让人查查她的银行信息。”我想了一下,想打电话给刘山河,让她查查这个叫宋晓曼的银行帐号。
“叔,不要查,如果这个宋晓曼就是我们要找的中间人的话,只要她的银行帐号被查过,她肯定会第一时间消失,不能打草惊蛇。”顾芊儿阻止了我的打电话。
我思考了片刻,看着顾芊儿点了点头,现在基本上已经不把她当小孩子了:“芊儿,你说这个宋晓曼能是中间人?”
“很有可能,叔,你听我说,蒙山现在是省里的疗养圣地,肯定有很多领导去蒙山,那么这些领导住在那里呢?百分之百是蒙山唯一的五星级酒店龙兰酒店。”顾芊儿分析道。
“嗯!”我点了点头,认可她的分析。
“如果住在龙兰酒店的话,这个叫宋晓曼的女人就有了接触领导的机会,看看这相片,素颜都是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