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742 743 744 回 绝地逢生

 
 
第七百四十二章   绝地逢生
跟周志国通完电话,我起床洗漱,之后叫了旁边的陶小军三人一块下去吃饭。吃饭期间便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对方自称是长平县公安局刑警队长,奉县委陈书/记的命令,特来协助我找人。
 
“定位设备带齐了吗?”我问。
 
“带了,不过我们县公安局的设备比较老旧,需要通话时间在三分钟以上。”长平县公安局刑警队长刘山河说。
 
“嗯!”我应了一声,心里很清楚自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只是对刘山河嘱咐道:“你们是秘密协助调查,希望你带来的人都可靠,并且嘴巴也要紧一点。”
 
“这个你放心,陈书/记已经叮嘱过了。”刘山河说。
 
“好,那你们过来吧。”我说酒店的地址告诉了对方,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二哥,怎么会事?”陶小军一脸疑惑的对我问道,宁勇和谷兰两人也都盯着我,露出询问的目光。
 
“那名中间人既然敢做这种人,肯定是一个心思缜密并且非常多疑的人,我们想利用谷兰让他上勾的话,说实话非常难,成功的机率不到百分之十,所以我决定用技术手面追查他的形踪。”我说。
 
“技术手段?”陶小军问。
 
“对!”我点了点头,随后把我的计划详细的对他们三人说了一遍,最后特别对谷兰叮嘱道:“你不是人称智多狐吗?如果对方再次打电话过来的话,希望你能拖延三分钟。”
 
“对我有什么好处?”谷兰的眼睛眨了一下,开口对我问道。
 
“你以为自己有讨价还价的权利吗?”我盯着她问道。
 
谷兰的目光并没有躲闪,而是跟我对视着说:“我说如果我能拖延三分钟的话,你是否可以放了我?”
 
“不要跟我讲条件,等你真正做到之后,再讲这些。”我说,其实在心里基本已经答应了谷兰的要求,只要她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拖延三分钟,还不引起对方的警惕,我可以考虑放了她。
 
“你就不怕我完不成任务吗?”谷兰有点挑衅的说道。
 
“呵呵!”我对她呵呵一笑,说:“任务失败的话,你也就没有活着的意义了,如果成功的话,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小命掌握在你自己的手里,就看你能不能把握的住了。”
 
谷兰还想说什么,最终只动了一下嘴唇,却没有发出声音,她再足智多谋,就算有一百种办法,在绝对实力面前,也是战五渣,我掌握着她的生死,就算她是孙悟空也翻不出我的手掌心。
 
半个小时之后,长平县公安局的刑警队长刘长河到了,跟他一块来的还有一名年轻的小伙子,带着个眼镜,看起来很斯文,不像是刑警。
 
我住505,陶小军等三人住506,我把刘长河两人安排在507,除了我们之外,没有人知道酒店里入住了两名长平县的刑警,还有一台定位设备。
 
一切就绪,就等中间人再次打来电话,可惜一个白天过去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晚上的时候,我并没有失去信心,于是又等了一个晚上,但是仍然没有对方的消息,仿佛失踪了似的,当时说过会再打过来,可是一天一夜过去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对方惊了,应该不会再联系了。”第二天早餐一块吃早饭的时候,谷兰开口对我说道。
 
我瞥了她一眼,说:“你最好祈祷对方会打电话过来,并且你还能拖延对方三分钟通话时间,还要让他察觉不出异常,不然的话,你知道后果。”
 
“王浩,你要讲道理,我控制不了对方是否打电话。”谷兰可能觉得委屈,开口对我说道。
 
我双眼微眯,眼睛里射出一道寒光,说:“你在绑架我小姨子的那一刻,就应该有死亡的觉悟,不对,应该是你干上这一行的那一刻起,就应该想到有一天会被人杀死。”
 
谷兰没有再说话,而是眼睛的目光朝着旁边的刘山河望去,她知道刘山河是长平县公安局的刑警队长。
 
“不用看了,我现在都可以放你离开,但是你可想好了,如果让幕后之人知道你跟我合作的话,哼,到时候,对方可能更希望你死掉,我最多拿你儿子威胁一下你,那些人可就不会如此的温柔了。”我冷冷的对谷兰说道。
 
她的表情瞬变,有点愤怒,不过几秒钟之后,便把愤怒的目光收了起来,低头默默的吃饭,算是屈服了。
 
又一个白天过去了,中间人仍然没有再来电话,我基本已经不报有希望了,谷兰说的没错,上一次已经打草惊蛇,我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却认同她的观念,中间人应该是被惊了,打野兔未归,还没带手机,简直是太没有说服力了,对方绝对是老奸巨猾,肯定不会相信这种幼稚的谎言。
 
晚上吃饭时候,我对陶小军和宁勇两人说道:“今晚还没有消息,我们就回江城。”
 
“嗯!”陶小军和宁勇点了点头,没有多问。
 
在等待中间人再次来电话的二天一夜期间,我给李洁打过电话,侧敲旁击的打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变故,不然她那天深夜为什么会讲那种话,可是李洁却是滴水不漏,我打探不到一点消息,并且她再也没有提我和雨灵的关系,本来我想问清楚,可是她不提,我也不好问,免得有一种不打自招的嫌疑。
 
跟李洁通话,她突然变得客客气气,这让我十分的不习惯,这不,刚刚吃完晚饭,我打电话给她,叫了一声媳妇,她便再次认真的对我说道:“王浩,我们还没有结婚,以后不要这么叫了。”
 
她如果用开玩笑的口吻,我不会在意,但是她的口吻很认真,却让我感觉到了一丝生疏。
 
“媳……不,李洁,你怎么了?”我问。
 
“没事啊,只是觉得我一个单身女性,被人叫媳妇,有点不太合适,也有一点不习惯。”李洁淡淡的说道。
 
“好吧!”我应了一声,问:“肯定发生什么事了,告诉我行吗?”
 
“没事,对了,你那边的事情搞定了吗?”李洁问。
 
“中间人上一次这被惊了,估摸着不会再打电话过来了,我准备明天一早就开车回江城。”我对李洁没有隐瞒。
 
“嗯,雨灵的户口和学籍我正在办理,然后以新的身份出国,几年之后再回来,应该就没事了。”李洁说。
 
“也只能如此了,是我连累了雨灵,替我跟她说对不起。”我说。
 
“你没打电话给她吗?”李洁问。
 
“没。”
 
“那就等明天回来,你自己跟她说吧。”李呇说。
 
“呃?那好吧!”我感觉李洁怪怪的,可是她死活不承认,不过却在言语之中,慢慢的跟我拉开距离。
 
稍倾,我和李洁结束了不咸不淡的通话,把手机扔在床上,我心里有点烦躁,非常想喝酒,于是起身朝着房间外边走去,几分钟之后,我和陶小军两人出现在酒店的顶楼酒吧里。
 
要了两杯啤酒,我和陶小军坐在吧台慢慢的喝着:“二哥,这两天你总是皱眉头,是不是因为没有能够顺藤摸瓜找到中间人而烦躁,其实这种事情,对方既然敢做,肯定非常的谨慎,机会只有一次,上一次来电我们没有抓住机会,基本上不会有第二次机会。”陶小军对我劝说道,他还以为我在为中间人的事情烦躁。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端起酒瓶跟他的杯子碰了一下,然后一口气将杯里的啤酒喝光了。
 
对于中间人的事情,我今天早晨基本就死心了,没有抓到对方,虽然有点可惜,但是还无法左右我的情绪。
 
这几天我一直没有给雨灵打电话,其实不是不想打,而是每一次拿起手机准备打给她的时候,突然觉得不知道说什么好,难道说让雨灵给自己当情人,这也太不要脸了,所以一拖再拖,直到现在,我还没跟雨灵通过电话。
 
还有李洁这两天对我的态度,让我意识到肯定发生了什么变故,可是问李洁,她又不说,一直说没事,这令我十分的头痛。
 
当天晚上,我和陶小军在酒吧喝到凌晨一点多钟,我喝得酩酊大醉,陶小军好像还清醒,总之,在酒吧我便不醒人事,只记得好像是陶小军把我背回了房间。
 
我做了一个很吓人的梦,梦中所有的女人都离我而去,我想抓住李洁,没有抓住,我想抓住苏梦,也没有抓住,退而求其次,我去找邓思萱,发现她已经结婚了,而当雨灵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我发现她已经是孩子的妈妈了,并且还嫁给了一个美国人。
 
最终的结局我孤老终生,躺在病床上没人照顾,于是我便一下子吓醒了,从床上坐了起来,这才发现是一个梦,而此时自己已经被吓得满头大汗,呼吸都有一点急促。
 
呼哧!呼哧……
 
大约十几秒钟之后,我才意识到好像手机的铃声在响。
 
铃铃……
 
我不耐烦的拿起手机,心里想着谁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当看到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的时候,我一下子想到了那个嗓音沙哑的中间人:“会不会是他?”
 
下一秒,我立刻冲出了房间,敲开了陶小军他们房间的门。宁勇正在睡觉,陶小军打着哈欠给我开门,他们两人轮流看守谷兰。
 
“二哥,怎么了?”陶小军揉着眼睛对我询问道。
 
“可能是中间人的电话,你马上去叫刘山河他们。”我急速的对陶小军说道。
 
“好!”他听了我的话,立刻清醒了过来,朝着旁边的507跑去。
 
我走进506房间,把正在熟睡的谷兰叫醒,盯着她说道:“谷兰,你活命的机会来了,现在凌晨四点一刻,上一次也是这个时间对方来的电话,所以这个陌生电话很可能是联系你们老大的那个中间人,拖住他三分钟,并且不要让他发现你的目的,我就放了你,并且保证你的事情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我的表情十分的严肃,因为这一次如果再无法确定这个中间人的话,那么将永远失去了机会。
 
谷兰点了点头,然后去卫生间用冷水洗了一个脸,当她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刘山河和眼镜男拿着设备过来了。
 
眼镜男打开设备,调试一下,然后将一根数据线和我的手机连接起来,最终向刘山河做了一个OK的手势:“接吧!”
 
 
第七百四十三章 紧张
小豌豆 发布时间:2017-05-16 01:21:49 字数:2229
谷兰按下了接听键,同时按下了免提:“喂,你好!”
“怎么又是你,你们老大呢?这次别告诉我又去打野兔去了,剩下的钱你们还想不想要了?”沙哑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我朝着眼镜男看去,发现他的电脑上已经开始像雷达一样寻找对方的定位。
“我们老大死了。”耳边传来谷兰的声音,听到她这样说,我吓了一跳,马上用杀人般的目光朝着她射去,同时说了四个字,不过只有口型,没有声音:“你想死吗?”
谷兰摇了摇头,然后伸也三个手指头,最后又用手指了指她自己,意思我明白了,她不想死,并且还表达出如何拖延三分钟的时间,由她决定。
此时是最关键的时候,如果夺下谷兰的电话,那么将彻底惊了这名神秘的中间人,以后想找他,简直如同大海捞针,思来想去,我最终对陶小军和宁勇两人挥了挥手,让他们别动谷兰,至于事情最终会怎样,只能等谷兰打完电话再说了。
“死了?你们不是藏在蒙山里边吗?他怎么可能死掉?”沙哑的嗓音惊讶的询问道。
我朝着谷兰看去,如果她把我说出来的话,那么再继续搜索对方的定位就没有一点意义了,现在对方在明,我们在暗,还有一点胜率,如果我们暴露的话,以对方的谨慎,绝对不会让我们抓住他的行踪。
“老大和老二都被毒蛇咬死了,是你害死了他们,现在你还想赖账,把剩下的钱还给我。”谷兰大声的嚷叫起来,甚至于还带着一丝哭腔,我不是知道她在撒谎的话,都可能信以为真。
“不得了啊,当了演员绝对是演技派。”看到谷兰的表演之后,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关我什么事。”手机里传出中间人沙哑的声音。
“不是你雇佣我们做这种事情,还建议我们躲到蒙山深处,老大和老二怎么可能被毒蛇咬死,你现在竟然还想赖账,快点把剩下的钱打给我,不然的话,小心我把你的事情说出去。”谷兰大声的说道。
“说出去,哼,有胆量你尽管试试看,我保证你每说出去一个字,你们的家人就会少一个人。”沙哑嗓音对谷兰威胁道。
“你少威胁我,大不了鱼死网破,对方也不是普通人吧,不然你根本不会建议我们躲到这种荒无人烟的大山深处。”谷兰吼道。
“你冷静一点,这样吧,把你们抓的那个女孩交给我,我就把剩余的钱打到你们的帐上。”沙哑声音说道,他做出了让步。
“先打钱给我。”谷兰斩钉截铁的说道。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沙哑嗓音冷冷的说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万一我把女孩交给了你,你不给钱,甚至于杀我灭口怎么办?所以必须先把钱打到我的帐上,等钱到了,我会将女孩带到一个地方,到时候你自己去找。”谷兰说,她的这个说法很合理,唯一一点不确定的地方就是她真是在拖延通话时间,还是另有目的?
手机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一瞬间,我的心提了起来,如果此时此刻对方意识到了危险,那么这几天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将白费,还好在大约十几秒钟之后,手机里再次传出沙哑嗓音的声音:“我可以把钱先打给你,现在让我跟那个女孩视频一下,我要验货。”
“女孩不在我身边。”谷兰说。
“谷兰你什么意思?”沙哑嗓音明显警惕了起来,我估摸着只要情况不对,他会马上挂断电话,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急忙朝着眼镜男看去,发现笔记本电脑上已经显示了地图,并且地图正在逐渐的缩小,看样子再有一点时间,差不多就可以确定中间人的地理位置了。
“你听我说,我们在山里边待了将近一个星期了,没饭没水,老大和老二出去打野兔,不小心被毒蛇咬死了,我一个女人怎么可能独自待在山里,于是我便押着那名女孩离开了蒙山。”谷兰不急不慢的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让女孩跟我通电话。”沙哑嗓子说道。
“我把她关在房间里。”谷兰说:“你先把剩下的钱打给我,回到酒店的房间之后,我会马上让你们两人视频。“谷兰坚持先打钱。
手机里再次出现了片刻的沉默,不过这次沉默的时间很短,大约不到半分钟的时间,沙哑嗓子的声音传了出来:“我可以先把剩下的余款打进你们的帐号,不过你如果敢耍滑头的话,哼哼,就算你智比诸葛,我保证你以及你的家人都会死的很惨。”沙哑嗓子对谷兰威胁道。
“钱到帐之后,我会告诉你那家酒店,几号房间,到时候你派人来把女孩接走,她待在我身边,简直就是一个人形炸弹。”谷兰说道。
“我就相信你一次,希望别让我失望。”手机里传来中间人的声音。
“我们做这种事情无非就是为了钱,只要有钱一切好说。”谷兰说。
“等着。”沙哑嗓音准备挂断电话,我马上朝着眼镜男看了一眼,他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屏幕,同时手指不停的敲打着键盘,屏幕上的地图出现了红点,不过这个红点一直在移动,所以现在还无法确定它的精确位置。
眼镜男抬头看了我一眼,伸出一个手指头晃了晃,那意思我明白,他还需要一分钟的时间。
下一秒,我马上用笔在纸上写了一行字:“再拖延一分钟。”然后将这张纸递到了谷兰面前。
谷兰看完纸条之后,眉黛微皱了起来:“等等。”她对着手机急切的喊道。
“还有事?”沙哑嗓音问。
“那个,老大和老二的家人都在那里?你能告诉我地址吗?我想把他们的那一份钱还给对方,也算是尽一点微薄之力。”谷兰说。
“难道你不知道他们的家人住在那里吗?”沙哑嗓音发出质疑的声音,对谷兰质问道。
“我们三个人从来不打听彼此的生活,毕竟干得是掉脑袋的事情。”谷兰说。
“钱我会马上打给你,至于其他的事情,不好意思,你自己想办法。,我没有时间为你办事。”沙哑嗓音说道。
谷兰没有急着说话,而是先朝着我看了一眼,此时我正盯着电脑屏幕,眼镜男噼里啪啦敲击着键盘,屏幕上的地图越来越清淅,并且范围越来越小,终于在几秒钟之后,红色发光体和一个白色的小框框重合在一起,然后设备发出了嘀嘀的叫声。



 
第七百四十四章    变故
 
地图显示,对方就在蒙山市,并且离我们住的酒店不是太远,我马上看了一眼时间,与此同时,眼镜男已经以信号源为中心,调出了周围大约五十米的地图。
 
电脑上显示,中间人所使用的电话信号在云顶小区,位置应该是位于九号楼、十号楼和十一号楼之中。
 
眼镜男抬头看了我一眼,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摊了摊手,那意思是说,凭他们现在的设备,只能探查到这个程度。
 
下一秒,我对谷兰做了一个OK的手势,半分钟之后,谷兰很自然的跟中间人结果了通话,我对她的能力有点佩服,中间人肯定是老奸巨猾,非常的警惕和谨慎,竟然能让谷兰缠着说上三分钟的话,并且还在不知不觉之中,一般人可没有这种本事:“难怪她被称为智多狐,果然是有点本事。”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信号源来自于离这里大约五分里外的云顶小区,打电话的人应该在九号楼、十号楼和十一号楼之中,我刚查了一个云顶小区的入住率,基本上已经住满了人,所以我们需要排查的住户大约在三百户左右。”谷兰挂断电话之后,眼镜男开口说道。
 
我点了点头,朝着刘山河看去,说:“刘队,想个办法,就以查案为名,把云顶小区九号楼,十号棂和十一号楼的居民查一遍。”
 
“好。”刘山河没有拒绝,很爽快的答应了。
 
“谢谢!”我感谢道。
 
他笑了笑,说:“我现在就回长平县调人,既然要做,就要做真一点,正好手上有一个案子,嫌疑人逃进了市区。”
 
刘山河没有啰嗦,稍倾带着眼镜男离开了酒店,回长平县搬救兵去了。
 
我再一次体会到了权力的魅力,如果没有周志国的吩咐,即使我找到了对方的线索,三百户人家的排查,普通人根本就做不到,只有警察才可以光明正大的排查,并且掌握住户的所有信息。
 
刘山河和眼镜男离开之后,谷兰盯着我说:“浩哥,你的要求我都完成了,那个,是不是可以放我离开了?”
 
“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只能先委屈一下你了。”我看了谷兰一眼,说道,同时心里有了一丝爱才之心,搞倒姚二麻子只是时间问题,忠义堂必定会发展壮大,现在陶小军等人还可以应付,一般摊子铺开了,肯定会非常缺人手,魏明等人毕竟还小,需要几年的成长,才可以独挡一面,眼前的谷兰倒是一个很牛逼的人,至少脑子够聪明,手段也有,并且一看就是老江湖。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忠心的问题,老江湖好用,但是也难用,就是他们不容易死心塌地的跟着一个人,关键的时候很可能出壮况。
 
思来想去,我准备跟谷兰谈谈,因为她有一个儿子,这就是她的弱点,一个有儿子的女人,心里就会有太多的羁绊,有了羁绊就有了让她死心塌地为我卖命的机会。
 
“紧张了一个早晨,一块出去跑会步,蒙山市的空气可是很好。”我提议道。
 
“我要睡觉。”陶小军打着哈欠说道。
 
“我去练功。”宁勇说。
 
他们两人都不去,我把目光朝着谷兰看去,其实出去跑步的主要目的是想跟她谈谈:“有事跟你谈,一块出去跑会吧。”我说。
 
“好吧!”看谷兰的表情她也想睡觉,不过我的邀请让她勉为其难的答应了,毕竟她现在还是阶下囚。
 
我和谷兰离开了酒店,旁边不远处有一个公园,早晨不少人都在里边锻炼,于是我们两人走了进去。
 
“谷兰,如果我放了你之后,有什么打算,还要继续干这种绑架勒索的事情?”我开口对她询问道。
 
“不干了,老大和老二都死了,其他人我信不过,所以这条路是行不通了。”她说。
 
“准备干什么?”我问。
 
“回去带着儿子开个小店,过点平静的生活。”她说。
 
我盯着她的脸看了十几秒钟,说:“口是心非,你如果愿意过平淡的生活,有孩子之后,就应该收手了,而你现在的小孩都已经上小学了,你竟然还在干这种事情,说明你血液里有冒险的因子,对了,看着你挺年轻啊,应该不到三十岁吧,怎么儿子这么大了?”我问,像是在跟她聊家常。
 
“十七岁有了崽崽。”她说。
 
“南方人?”我突然对她询问道,因为只有南方才叫小孩为崽崽,北方很少有人叫,不过谷兰的口音很正,根本听不出一丝南方口音,本省的方言说的很地道。
 
“咦?”谷兰惊奇的看了我一眼,随后便明白了我为什么这么问:“叫崽崽叫顺口了,没想到把我的老家给泄漏了。”
 
“你如果能带着孩子回南方过平淡的生活,我就不说什么了,不过你现在毕竟还很年轻,怕是这种平淡的生活根本过不惯吧,这样吧,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过来帮我。”我盯着谷兰,十分真诚的对她邀请道。
 
“你想把我收了?”谷兰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盯着我问道。
 
“嗯,不可以吗?”我说。
 
“你胆子真大。”她说。
 
“为什么这么说?”我问。
 
“我和老大、老二认识快八年了,刚出来混的时候,就跟他们在一起耍,他们两人都被你弄死了,你还敢把我留你在身边帮忙,就不怕我暗地里使绊子给他们报仇吗?”谷兰看着我说道。
 
“怕啊,当然怕了,不过我却看中了你的才能,同时还有一个原因,有小孩的人,就会有很多的羁绊,不到走头无路的时候,不会为给死人报仇从而陷自己的儿子于险地。”我十分自信的说道。
 
“太自信了,会摔跟斗的。”谷兰说。
 
“我摔过很多跟斗了,你不妨考虑一下。”我真诚的说道。
 
“好吧,我考虑一下。”谷兰说,但是我能听出来,她是在应付我。
 
人各有志,我也不会勉强她,再说了强扭的瓜不甜。
 
一个小时之后,我和谷兰回到了酒店,跑了跑步,出了一身的汗,谷兰要求一个单人间,我同意了:“你现在还不能离开,等刘长河他们查完云顶小区之后,不管有没有结果,我都会放你离开。”我说。
 
谷兰扭头看了我一眼,突然笑了笑,说:“我这个人从十七岁生下崽崽开始,就再也没有相信过任何人,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于你说的话,却深信不疑,很奇怪的一种感觉,也许这就是你的本事吧。”
 
“哦?我还有这种本事?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我诧异的说道,因为以前确实没有人说过。
 
“有这种本事的人,以后的成就都不会小。”谷兰说。
 
“借你吉言。”我笑着说道。
 
稍倾,我回到了房间,洗了一个澡,然后躺在床上给李洁打了一个电话,聊了没几句,她便去开会了。
 
想了想,我最终拨打了雨灵的手机,嘟……嘟……铃声大约响了五下,电话另一端却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喂?”
 
“喂,我找袁雨灵?”我说,因为听声音估摸着应该是袁雨灵的妈妈,也就是李洁的小姨,我以前见过她。
 
“你是王浩吧?”对方问道。
 
“对,阿姨你是雨灵的妈妈吧?”我声音里透着一丝讨好。
 
“你找我们家雨灵干吗?”我的善意并没有得到回应,相反雨灵的妈妈冷冰冰的对我问道。
 
“我擦,到底怎么会事,怎么说也是我救了雨灵啊,不感谢出她就罢了,为什么还如此的冷漠?肯定发生了什么变故。”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阿姨,雨灵没事吧?有没有受到惊吓。”我问。
 
“我们家雨灵没有受到惊吓,倒是我受到了惊吓,你以后不要再打电话给雨灵了。”妇人声音冷冷的说道,随后不等我说话,便立刻挂断了电话。
 
“我勒个去,到底怎么会事?”我有点傻眼,不知道为什么雨灵的妈妈会这样说?看来八成真是出了什么事情,李洁那天晚上就非常奇怪,刚才雨灵的妈妈更奇怪。
 
思来想去,几分钟之后,我决定给刘静打个电话,她肯定知道发生了什么。
 
刘静的电话倒是很快接通了,我还没有说话,刘静的声音便从手机里传了出来:“王浩,你和雨灵到底怎么会事?”她问。
 
“什么怎么会事?”我的表情一愣,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试探着反问道。
 
“那天雨灵回来之后,腿脚有点不便,本来我们以为是被绑匪给打的,雨灵也是这样说的,可是当天晚上她妈妈陪她一块睡觉,雨灵半夜说起了胡话。”刘静说。
 
“她说什么?”我紧张的问道。
 
“雨灵说她已经是你的女人了,总之都是一些很肉麻的话,她妈大吃一惊,立刻把她叫醒,可是醒了的雨灵却一声不吭。”刘静说。
 
“她肯定受了绑匪的惊吓说的梦话,怎么可能当真。”我笑了笑说道。
 
“当时我们也是这样想的,本来都不想追问了,雨灵却突然说了一句话。”刘静说。
 
“什么话?”我问。
 
“她说她喜欢你,她就要当你的女人,王浩,到底怎么会事?“刘静最后严肃的对我问道。
 
“啊!”我在惊呼了一声之后,已经彻底的愣住了,对于刘静的质问声,根本没有回应,等了大约有十几秒钟之后,我才反应过来:“呃?我先挂了,再见!”我挂断了电话,因为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说跟雨灵没有关系吧?以前可以这样说,但是现在却很心虚,更觉得对不起雨灵,总之,我现在心里一团乱麻,万万没有想到,雨灵回去之后,竟然搞出这种事情。
 
“唉,怎么办啊。”呆呆的坐了几分钟之后,我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心里感觉到一阵无奈和烦躁,难怪李洁这几天怪怪的,还有意跟我疏远,看来她是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