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685 686 687回 老娘退出

杏彩平台 第685 686 687回 老娘退出

 
第六百八十五章 老娘退出
我的事情定了下来,万鑫集团是没份了,被一个姓杨的给弄走了,几天之后我才知道,那满头花白色头发的男子竟然是L省的省长,而杨卫就是他的人。
 
至于那名戴眼镜的男子,周志国告诉我,这人是省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至于周志国本人,除了是副省长之外,还是省组织部长,个个都是位高权重,跺跺脚,整个L省都要颤三颤的人物。
 
“赵蓉已经死了吗?”政法委陈书/记,用手推了一下眼镜,盯着我问道,目光相当的锐利。
 
“嗯,本来没想着要杀她,只是关在船上,没想到她趁着给她送饭的机会,突然冲出了船舱,然后跳进了大海。”我把周志国让我说的话,完完整整的讲了一遍。
 
“这么说根本没有找到尸体了?”陈书/记问。
 
“嗯,但是我敢肯定,百分之百死了。”我说。
 
“你怎么那么肯定?”
 
“当时周围根本没有船,离岸很远,她一个小姑娘就是水性再好,也是必死无疑。”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姓陈的还要继续询问,却被周志国给打断了,周志国说:“张书/记,钱省长,陈书/记,茫茫大海之中,生还的机率不到百分之一,所以基本上可以认定,赵蓉已经死了。”
 
“嗯!”一把手张书/记和钱省长都点了点头,姓陈的最终瞪了我一眼,没有再说话。
 
稍倾,我被他们给赶出了书房,来到客厅之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刚才说不紧张,其实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紧张,毕竟里边的四个人是L省最牛逼的四个人,也许他们的一个念头,就能决定我的生死。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张书/记等三人一块离开了,周志国随之把我叫进了书房。
 
“现在相信我了?”他盯着我问道。
 
“愿为周副省长鞍前马后。”我知道现在是表忠心的时候,反正我现在无依无靠,能找到周志国这棵大树,还真是求之不得。
 
“回去把赵蓉安排好,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了。”周志国说。
 
“谢谢周副省长。”我说。
 
“记住,赵蓉的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除了你和我之外,如果有第三个人知道的话,别怪我翻脸无情。”周志国脸色突变,冷冷的对我警告道。
 
“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会有其他人知道。”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嗯,连夜回江城吧,我已经让司机给你买好了车票,他会直接送你到火车站。”周志国说。
 
“谢谢周副省长。”我感谢道。
 
周志国告诉了我一个他平时使用的手机号码,然后就让司机送我去火车站。
 
因为别墅是在城郊,所以四十几分钟之后,我才出现在省会火车站,周志国车子上的车牌就是一张特殊通行证,直接把我送到了VIP休息室。
 
我正在坐在VIP休息室里准备给一鸣和尚打个电话,刚刚拿出手机,突然发现一个人影走到了我面前,心里不由的一惊,立刻抬头看去,正是穿着便装的一鸣和尚。
 
“一鸣禅师,你一直跟着我啊?”我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
 
“刚才我在一直在别墅外边晃悠,还好你没有出事。”他说。
 
“谢谢!”我非常认真的对他道谢。
 
“不用谢我,也没有帮上你什么忙,倒是你命大福大,对方就么容易把你放了?”一鸣和尚一脸疑惑的对我询问道。
 
“呵呵!”我呵呵一笑,没有多说什么,跟周志国的约定,我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
 
“不放便说,就不要说了,你能安全,一切皆好,阿弥陀佛。”一鸣和尚说了一句佛号,随后便不再多问。
 
大约又坐了一刻钟,我和一鸣和尚上了车,几分钟之后,火车启动,驶离了省会车站,朝着江城方向疾驰而去。
 
在火车上,我陶出手机,想了一下,先拨打了陶小军的电话,铃声响了三下,手机里便传来陶小军的声音:“喂,二哥,你没事吧?”
 
“没事了,你们马上带着袁雨灵和赵蓉两人回江城,我大约二个小时之后,就能回到江城了。”我说。
 
“啊,你不是让我们拼命往南边开吗?”陶小军惊呼了一声。
 
“本来以为有危险,现在危险接触了,所以极快回来。”我说。
 
“哦,好的。”陶小军应了一声,问:“二哥,事情怎么解决的,赵四海死了吗?”
 
“赵四海和欧阳雪都死了,就连赵四海现任妻子和他儿子赵大志也在江城出了车祸,还有赵建国在监狱里变成了植物人。”我说。
 
“什么?”陶小军惊呼道,我让他们不跟作何人联系,所以这些事情,他和宁勇两人都不知道。
 
“政治家要斩草除根,比我们都狠。”我感慨道。
 
“二哥,那赵蓉她……”陶小军问,他的意思我明白,既然是斩草除根,是不是赵蓉也要死?
 
“赵蓉福大命大,死不了,对了,欧阳雪死了的事情不要告诉她。”我对陶小军嘱咐道。
 
“明白。”
 
随后我和他又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接着又给大哥打了电话报平安,并且让他把我还活着的消息告诉李洁、三条等人。
 
稍倾,我又联系了田启,让他不用在外边躲了,可以回江城了。电话打完之后,我用手按了一下鼻子,脸上露出疲惫的表情,跟一鸣和尚聊了几句,便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火车到达江城火车站才醒过来。
 
站在江城火车站广场,我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很想大声吼一嗓子:“老子又回来了。”
 
我本来想邀请一鸣和尚去鞍山路喝酒,但是被拒绝了,他打车回云山寺。
 
在等出租车期间,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大哥的电话,于是我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大哥。”
 
“到了吗?”大哥问。
 
“到了,正准备打车回鞍山路。”我说。
 
“先别回去,坐车来醉仙楼,摆了二大桌,为你接风。”大哥说。
 
“好。”我没有废话,挂断电话之后,马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十五分钟之后来到了醉仙楼。
 
醉仙楼最大的包厢被大哥韩勇给包了下来,里边放了二张圆桌,密密麻麻坐满了,除了大哥、思雯、三条、狗子、夏菲等人之外,顾芊儿、魏明他们全部来了,就连李洁和苏梦两人也出现在酒桌上。
 
我走进包厢的时候,只见一大群人呼啦一下子就围了上来,耳边不响的响起浩哥、王叔等声音。
 
好不容易将他们安抚好,突然一个特别高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叔!”接着一个黑影扑进了我的怀里,下一秒,我便感觉胸前的衣服湿了,同时听到了哭泣的声音。
 
呜呜……
 
我低头看去,发现是顾芊儿扑在我怀里哭泣,在跟周志国达成约定之后,我就让他马上把顾芊儿放了,他还算是信守承诺,在我们赶回L省之前,他已经叫人把顾芊儿送回了江城。
 
“芊儿,你没事吧?当时他们有没有难为你?”我对怀里的顾芊儿询问道。
 
“就是打了我几个耳光,没有再做其他事情。”顾芊儿哭着说道:“叔,你能活着回来太好了,我以为你……”
 
“叔没事,叔是打不死的小强,好了,别哭了。”我对顾芊儿安慰道,同时小声的在她耳边说道:“芊儿,因为我的事情,你受委屈了。”
 
“没事,只要叔你没事,芊儿怎么样都行。”顾芊儿说。
 
我抱着顾芊儿,两人窃窃私语,仿佛一对小情侣似的,在外人看来十分的暧昧,可惜我没有意识到,不过在抬头看到李洁和苏梦异样的目光的时候,我才突然惊醒,轻轻的将顾芊儿推开一段距离,然后走到了李洁和苏梦两人面前。
 
我的目光在两人的脸上扫来扫去,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咳咳!”苏梦突然干咳了一声,说:“王浩,本来以为你死了,我打算把福利院的孩子安排好之后,就想办法把赵四海和李洁给宰了,给你报仇。”
 
“呃?”我愣了一下,朝着苏梦看去,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宰李洁。
 
“呃什么,你这个混蛋,安排好一切之后,你就想一走了之,对吧?”苏梦对我质问道。
 
“没有!”我说。
 
“少狡辩,李洁都告诉我了,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本来以为李洁配不上你,现在我觉得你配不上她。”苏梦说。
 
听了她的话,我有点懵逼了,苏梦怎么了,她怎么会替李洁说话。
 
“你什么表情,在得知你死了之后,我是准备以牙还牙,替你报仇的,但是心里还有牵挂,一直犹豫不决,而李洁却忍辱负重,跟赵四海虚与蛇委,在关键的时候,帮你保下了四个场子,也保护了顾芊儿等人的安全,同时连我的福利院也是她全力保下来的,你知道吗?”苏梦瞪着我说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有点必愣,没有说话。
 
“李洁为了你,天天陪着赵四海喝酒,每天都喝得酩酊大醉,三天时间,喝出了胃出血,你知道她忍受了多大的委屈吗?”苏梦的声音大了起来。
 
“我……”
 
“你什么你,听着,好好对待李洁,我比不上她,从今天开始,老娘退出了,把你还给李洁。”苏梦大声说道,随后笑了起来,不过我却在她的眼睛里看到泪水,接着她便笑得泪流满面。
 
第六百八十六章 两个一块上         
我愣住了,苏梦一边笑一边流泪,一边把李洁给推到我的面前,至于其他人,现在都自动无视我和李洁两人的存在。
 
“不准在这里秀恩爱,你们两人出去聊吧,免得让我们嫉妒。”苏梦嚷道,随后伸手将我和李洁给推出了包厢。
 
“苏梦,你……”我扭头看了一眼苏梦。
 
“老娘从今天晚上开始,正式退出了,以后咱们就是哥们。”苏梦嚷道,我却在她的声音里听出了颤抖和不舍。
 
砰!
 
包厢的门关上了,苏梦极力保持微笑,却已经泪流满面的脸消失在我的眼前。
 
门关上的一瞬间,我心里清楚,苏梦真得退出了。
 
几秒钟之后,我扭头朝着李洁看去:“谢谢!”我说:“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没什么,我也有私心……”李洁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我打断了:“你的私心可以忽略不计。”我说:“没有人,鞍山路的场子保不住,三条、顾芊儿等人也会遭殃,还有苏梦的福利院将开不下去,本来都是我的责任,却一下子承担在你的肩膀上,谢谢!”
 
“我没有苏梦说的那么伟大,只是尽力而为。”李洁低着头说道。
 
我没有说话,而是伸出右手将李洁的下巴抬了起来,双眼火热的盯着她,脑袋慢慢的朝着她移了过去。
 
就当两片嘴唇快要碰在一起的时候,突然李洁的手将我的嘴给挡住了。
 
“怎么了?”我问。
 
“那个,你不怕我跟赵四海发生过关系吗?也许我根本就是一个坏女人,为了自己的官位,牺牲身体取悦赵四海,至于帮你做的事情,都是顺带。”李洁盯着我说道。
 
我将她的手拿开,说:“即便是顺带,我也不介意,因为没有你,也许三条、顾芊儿等人会发生什么事情,根本无法预料。”
 
下一秒,我再次朝着她的嘴唇吻去,可惜在最关键的时候,又一次被李洁给拦了下来:“你是在感恩吗?为了感谢我,以身相许吗?”李洁问。
 
我被问得神情一愣,不过下一秒,便强硬的吻了过去:“妈蛋,怎么那么多为什么?先吻了再说。”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因为此时根本不知道心里最真实的想法,所以根本无法回答,既然无所回答,那就以力破巧,不啰嗦,直接强吻。
 
唔唔唔……
 
李洁刚开始还挣扎了一下,随后便屈服了,因为我双手紧紧搂着她的细腰,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她想挣脱都挣脱不开。
 
我在包厢外边亲吻着李洁,大占她的便宜,无视旁边经过的客人和服务员。
 
“咦,那好像是东城的李书/记。”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疑惑的声音。
 
“不可能吧。”
 
“就是她,啧啧,也不怕影响,真羡慕抱着她的那个男人啊。”
 
“听说李书/记已经离婚了,那男的看起来比她年轻,估摸着是老牛吃嫩草,搞不好是鸭子。”
 
“江城第一美女没想到这么随便。”
 
“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嘛,人之常青。”
 
“快点录下来。”
 
“对对对!”
 
……
 
李洁应该也听到不远处两名男子的议论声,脸色本来就红,现在变得更加红了,同时再一次剧烈挣扎起来。
 
唔唔……
 
我知道继续吻下去影响不好,于是便松开了李洁,随后强搂着她朝着几米之外,正在窃窃私语的两人走去。
 
两人挺年轻,估摸着也就三十岁左右,既然认识李洁,估摸着应该是公务员,只是不知道那个部门。
 
“喂,你们两个王八蛋议论什么呢?把手机上的录像删了。”我瞪着他们吼道。
 
“你是谁,怎么骂人呢。”其中一人朝我瞪着眼睛,一脸不服气的模样。
 
砰!
 
我突然轮拳就打,一拳就将这人给打趴在地上,练了将近四个月的易筋经,虽然干不过练武之人,但是对上这种天天坐在办公室里不锻炼的人,却占很大的优势。
 
砰砰……
 
我三拳两脚将眼前的两名男子打趴在地上,然后一通猛踹,发泄着自己的心里的怒火,至于这投怒火从何而来,我不太清楚,总之肯定不是这两名猥琐男引起的,此时此刻,自己仅仅是借题发挥而已。
 
“难道是李洁刚才的话,让我内心产生了怒火,万一她真和赵四海做过……”我不敢再想下去,嘴上说不介意,内心其实介意,妈蛋,那个男人又能不介意呢?除非天生爱戴绿帽子的人。
 
“操尼玛,让你们这两个猥琐男在这里哔哔,老子跟自己老婆亲热,管你们毛事。”我一边打,一边叫骂,随后弯腰捡起两人的手机,将里边我和李洁亲吻的视频给删除了,我没事,但是李洁是干部,影响不好。
 
“王浩,好了。”李洁将我推开了。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顺势将李洁搂进怀里,盯着被打趴在地上的两人,说:“听好了,李洁,东城区区委书/记,她是我王浩的女人,你们两个王八蛋再哔哔,信不信打得你们生活不能自理。”
 
“你犯什么神经。”李洁推了我一个踉跄,然后将我推进了包厢,她自己则转身对从地上爬起来的两人说:“对不起,他喝醉了。”
 
回到包厢之后,开始喝酒,李洁坐在我的右边,顾芊儿坐在我的左边,苏梦没有跟我坐一个桌子,而是坐在了旁边的桌子上,正在招呼着柱子、魏明等人划拳。
 
整个晚上,我是来酒不拒,最终喝得酩酊大醉,不醒人事,朦朦胧胧,我感觉是顾芊儿在照顾我,随后好像又换成了李洁,并且还听到了她们两人的谈话,不过醉的太厉害,有点听不真切。
 
“芊儿,你回去睡觉吧,我照顾你王叔。”这好像是李洁的声音。
 
“李姐,我就住在这里,你还是回家睡吧,我照顾叔就行了。”这是顾芊儿的声音。
 
两人好像在争执什么事情,争来争去,谁也说服不了谁,我都听不下去,本来喝醉了脑袋就痛,他们两人吵吵的更加疼痛了,于是大声嚷道:“别争了,你们两个一块上/床就行了,哥左拥右抱,哥坚持的住,哥一夜四次郎,每人两次,哈哈……哈哈……”喝醉的我,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便彻底的不醒人事。
 
当早晨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全身疼痛,特别是手臂上一块青一块紫,好像被人拧的似的。
 
“我擦,这怎么会事?”我看着两条手臂上青紫的痕迹,有点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不知道昨天晚上醉酒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抱着脑袋想了好久,只朦朦胧胧的想起来,好像李洁和顾芊儿为了什么事情争吵,然后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是谁趁我醉酒向我下黑手。”我嘴里小声嘀咕了一声,随后下了床,走出了房间,吆喝了一声:“芊儿?芊儿?”可惜没有回应:“难道出去了?”我眨了一下眼睛,暗道一声。
 
正当我准备去卫生间洗漱的时候,吱呀一声,卫生间的门开了,顾芊儿从里边走了出来。
 
“呃?芊儿,刚才我叫你,你为什么不答应?”我疑惑的盯着她问道。
 
顾芊儿给了我一个白眼,说:“不想理你。”
 
“啊!”我愣了一下,立刻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将其拽到了自己身前,问:“到底怎么会事?叔得罪你了吗?还是因为叔的事情,那些人为难你了?”
 
“他们没有为难我,就打了我几个耳光,然后就把我送回了江城。”顾芊儿说。
 
“那你为什么不想搭理叔呢?”我问。
 
“昨晚的事情,你忘了吗?”顾芊儿瞪着我问道。
 
“昨晚什么事情,叔昨晚喝醉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愣愣的说道,因为真得一点都不记得昨天晚上的事了。
 
“哼!”顾芊儿冷哼了一声,随后挣脱了我的手臂,转身跑回了房间。
 
砰!
 
她房间的门,狠狠的关上了,发出很大的响声。
 
“怎么会事?”我眨了一下眼睛,一脸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
 
刷牙洗澡之后,我坐在沙发上,肚子很饿,叫了顾芊儿几声,可惜她不理睬我,房间里一点声音都没有,于是我准备出去吃饭。
 
已经中午,我想了一下,拿起手机拨通了李洁的电话,准备约她一块吃中午饭。
 
铃声响了五下,电话另一端才传来李洁的声音:“喂,醒了?”
 
“嗯,中午一块吃饭。”我说。
 
“好,我正有事准备问你。”李洁说,她的声音有点严肃。
 
“什么事?”我问。
 
“到时候再说,你来区政府旁边的阳春饭店308号包厢,我等你。”李洁说。
 
“好咧!”
 
挂断电话之后,我跟顾芊儿说了一声,可惜她仍然不理我。稍倾,我下了楼,车子崭新,听样子有人每天都给我擦车子,快二个月了,仍然没有覆盖一层尘土。
 
二十分钟之后,我开车来到了东城区政府旁边的阳春饭店,找到了308包厢,进去的时候,李洁已经点了菜,正在吃着。
 
“来了,饿了,就先吃了。”李洁说。
 
“没事。”我坐下之后,也开吃了起来,昨晚光喝酒去了,没吃多少菜。
 
“有什么事跟我说啊?”我边吃边对李洁询问道。
 
李洁放下筷子,瞥了我一眼,眼神十分的严肃,让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怎么了?”我问。
 
“顾芊儿是你的女人?”李洁压低了声音盯着我问道。
 
“呃?啊!你乱说什么。”我愣了一下之后,立刻否认道。
 
第六百八十七章 找想静静
 
心里砰砰直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昨天晚上做出什么混蛋事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早晨顾芊儿不搭理我,现在李洁又问出这种问题:“到底怎么会事啊?”我拼命的回忆昨天晚上的事情,可惜什么都记不起来。
 
“王浩,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一点都不记得了吗?”李洁瞥我了一眼,问道。
 
“不记得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盯着李洁问道。
 
“哼,王浩,你跟邓思萱酒后乱性,然后非常意外的有一个小孩,我说服自己可以接受,你和苏梦纠缠不清,我也可以接受,因为毕竟我也深深的伤害过你,你被扔进大沽河的那天晚上,我哭了一夜,第二天,就发下一个誓言,一定为你报仇,并且保住顾芊儿等人,所以我委曲求全接近赵四海。”李洁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表情相当的严肃。
 
“那个,谢谢,这次如果不是你的庇护,即便我现在回来了,可能顾芊儿等人也会受到很大的伤害。”我再次对李洁感谢道。
 
“你不用感谢我,都是我自愿做的,你牺牲了自己,想要成全我们所有人,帮苏梦弄好了福利院,把四个场子分给了陶小军、三条等人,安排好了顾芊儿等人的事情,并且想办法将我调回了东城区,并且还做上了东城区区委书/记的位置,而你自己却卑躬屈膝的去向赵四海求饶,无非就是让他放我们一马罢了。”李洁说。
 
“我没有那么伟大。”我说。
 
“你当然没有那么伟大,不,应该说,在昨天晚上之前,我觉得你还挺伟大,但是现在我却觉得你有点无耻。”李洁面带冷意的说道。
 
听到无耻两个字,我眉头紧皱了起来,这话有点严重了:“无耻?我怎么了无耻了?你说,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我、我就不让你走了。”我瞪着李洁嚷道。
 
“要我说是吗?”李洁盯着我问道。
 
“说啊,我怎么无耻了。”我说。
 
“好,那我问你,你是不是要了顾芊儿的身子?”李洁小声的询问道,声音非常的严厉。
 
“我……”我非常想说没有,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你说话啊,是不是跟顾芊儿发生了关系?”李洁步步紧逼。
 
“那是一个意外。”我吞吞吐吐的说道。
 
“呵呵,意外,一个小美女天天跟你住在一起,原来是养着暖床的。”李洁说。
 
“喂,什么叫养着暖床,别说的那么难听。”我眉头紧皱的盯着李洁说道。
 
“难听吗?可惜这是事实,哼!”李洁说:“昨天晚上想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做什么了?”我问,此时心里正奇怪呢,跟顾芊儿的事情,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李洁为什么会这么清楚,八成是昨天晚上出事了,昨晚我喝得太多,肯定干了出格的事情,说了不该说的话,真是喝酒误事啊。
 
“好,那我就告诉你,本来我想留下来照顾你,没想到顾芊儿也要照顾你,正当我们两人为了这个事情争论的时候,你突然过来一手搂着我,另一只手搂着顾芊儿,然后……”李洁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立刻开口说道:“不要再说了。”
 
“害羞了?昨晚不是还想着左拥右抱,一夜四次郎吗?”李洁瞪着我说道。
 
“我、我昨晚喝醉了,说的是胡话,不算数。”我说。
 
“胡话,我也当你说的是胡话,但是昨天晚上你搂着我和顾芊儿两人之后,先是抓了我的胸部,然后吻了顾芊儿嘴唇,最后将我们两人全部推倒在床上,知道吗,当时你力量很大,差一点就把我和顾芊儿两人的衣服扒光了,还好几分钟之后,你醉得不醒人事。”李洁还是把昨天晚上的事情给讲了出来。
 
听完之后,我感觉脸火辣辣的痛,太尴尬了,至于为什么力量变大,那是因为坚持练了四个月的易筋经,可是为什么会干出那种事情呢?妈蛋,本来左拥右抱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如果清醒的话,打死也不敢这么干啊。
 
至此我才明白,手臂上青一块紫一块,原来是昨天晚上被李洁和顾芊儿两人拧的。
 
“那个,昨晚没有真得做吧?”我问。
 
“哼,如果真得被你给强做了的话,我会拿刀阉割了你。”李洁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酒后乱性,绝对不是我的本意,我发誓。”下一秒,我立刻信誓旦旦的说道。
 
“王浩,别撒谎了,本来我也以为你喝太多了的原因,可是我当时发现顾芊儿并没有反抗你的侵犯。”李洁说。
 
“她可能吓傻了。”我辩解道。
 
“你闭嘴,你和她的事情,昨天晚上顾芊儿都说了,并且还跟我大吵一架。”李洁生气的瞪着我说道。
 
“你们吵架了,为什么啊?”我问,难怪早晨起来顾芊儿不搭理自己。
 
“为什么?呵呵,说出来太丢人了。”李洁呵呵一笑,有点气极而笑的意思。
 
“呃?”我愣了一下。
 
“还能为什么吵架,争夫呗吧,跟一个十六岁的小女生争老公,想想我我都想杀了你。”李洁拿起筷子戳了过来。
 
哎呀!
 
我故意惨叫一声。
 
“让你叫,让你叫……”李洁不停的用筷子朝着我身上戳来。
 
“哎呀!别戳了,再戳我用真棍子戳回去了。”我躲闪着李洁的攻击,同时脸上挂着一丝微笑。
 
“真棍子?什么真棍子,你是说……你这个臭流氓。”李洁明白了真棍子的什么意思,再次拿筷子狠狠的戳了过来。
 
闹腾了几分钟之后,李洁把筷子一摔,说:“王浩,你太贪心了,现在仅仅我知道跟你有关系的女人就有邓思萱、苏梦和顾芊儿,对了,我听苏梦说,你跟财务经理陈萍去过日本。”
 
“我……”
 
“别不承认,你如果敢不承认的话,我立刻把苏梦和陈萍两个人叫过来。”我刚要说话,却被李洁给阻止了。
 
听到她要叫苏梦和陈萍过来,于是我只好把到了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除了跟你之外,我跟其他人发生关系都是意外,真的,对了,苏梦我还连碰都没有碰过,其实我真是冤枉啊,比窦娥还冤。”我说。
 
说实话,邓思萱和顾芊儿两人真是意外,并不是我的意愿,至于苏梦,我想跟她发生点不正常关系,可惜她太霸道了,一直没有成功。
 
“王浩,本来你活着回来了,苏梦退出,我都已经打算跟你复婚了,但是现在……”李洁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李洁,以前我伤害过你,你也伤害过我,我说过破镜重圆很难,但是通过这一次的事情,我发现其实我们两人更合适,毕竟在一起已经纠缠了快三年的时间,我想我们可以克服困难……”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李洁给打断了:“王浩,你别说了,我已经有了决定,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啊,为什么?”我瞪大了眼睛盯着她问道,感觉老天爷跟自己开玩笑啊,在这之前,李洁一直缠着要跟我复婚,我是铁了心要跟苏梦在一块,可是通过赵四海这件事情,我却发现李洁身上其实还有很多优点,本来有点为难,没想到苏梦主动退出,我便准备顺水推舟,毕竟这一次如果没有李洁的委曲求全,很可能后果不堪设想。
 
就像苏梦说的,不能让李洁再委屈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因为昨天晚上一个醉酒的事情,竟然变成了这样。
 
“一个女人的心本来就不大,我可以容忍邓思萱,因为毕竟她有了你的孩子,可以咬牙认下苏梦的存在,谁让你们一块经历过生死,可是你竟然还玩养成计划,是不是除了顾芊儿之外,倪果儿等三人也是你的猎物?”李洁冷冷的说道。
 
“没有,绝对没有,什么养成计划,不是这样。”我立刻否认道。
 
“你不用说了,昨晚顾芊儿什么都告诉我了。”李洁说。
 
“她告诉你什么了?”我瞪大了眼睛问道。
 
“呵呵,你们的甜言蜜语呗,她是你的小情人,还要当你一辈子的小情人,等她大学毕业之后,还要给你生孩子。”李洁越说好像越生气。
 
“没有,不是这样,我发誓绝对不是这样。”我慌了神。
 
“哼!”李洁冷哼了一声,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别生。”我拽住了她的手臂,可惜被李洁大力的甩开了,她说:“王浩,我想静静。”
 
李洁甩开我的手臂之后,快步离开了包厢。
 
我呆住了,肠子都悔青了,昨天晚上喝什么酒啊,就算是喝也别喝得酩酊大醉啊,现在可好,苏梦退出,李洁要静静,顾芊儿不理我,我勒个去,难道真应了那句话,官场得意,情场失意?
 
这一次弄死了赵四海,间接灭了赵家,并且还攀上了周志国这个大靠山,本来以为是一条绝路,最后柳暗花明又一村,等陶小军带着赵蓉回来之后,我就准备联系孔志高,看看能否继续合作,弄死姚二麻子,霸占江城的赌博业,让忠义堂的事情走上快车道。
 
事业有了转机,感情却出现了问题,其实我的感情问题一直很复杂:“也许自己也该收收心了。”发呆了几分钟之后,我自言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