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682 683 684回 狗咬狗

杏彩平台 第682 683 684回 狗咬狗

 
第六百八十二章  狗咬狗
 
刘峰用手指着欧阳雪,声音带着丝丝寒冷:“周副省长,上面的命令是赵四海、欧阳雪和赵蓉三
 
人全部做掉,以绝后患。”
 
我躺在地上,本来已经认命了,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么戏
 
剧性的变化,心中一阵窃喜:“妈蛋,现在有好戏看了。”我暗道一声。
 
“我心中有数,这里
 
我说的算,带上王浩,我们连夜回去。”我看到周志国眉头微皱,声音里带有一点愤怒。
 
可是
 
接下来的情景,再次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刘峰不但没有听周志国的话,相反用一种不容质疑的声
 
音说:“她必须死。”刘峰用手指着躲在周志国身后的欧阳雪。
 
“放肆!”周志国的面子挂不
 
住了。
 
“这是上面的命令,斩草除根,永绝后患。”刘峰冷冷的说道,看样子,他不是周志国
 
的人,而是上面派来的人,至于他们口里所谓的上面,我隐隐约约也猜到了是谁。
 
“你……”
 
周志国气得脸色通红,用手指着刘峰,只说了一个你字,再没有说别的话。
 
“志国!”此时我
 
听到了欧阳雪恳求般的声音。
 
周志国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欧阳雪,又瞪了一眼刘峰,随后走到
 
旁边,掏出手机,打起了电话:“喂,老书记,我是周志国,已经在厦门找到人了,赵四海也死
 
了,有个事我想……”
 
周志国的声音越来越小,呼了前边几句话之后,已经听不清了,原来他
 
已经走出了地下室。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暗暗猜测:“老书记?看来是给那个人打电话求情
 
啊。”
 
大约五分钟之后,周志国重新走进了地下室,我马上朝他看去,发现他的表情异常难看
 
,不由的心中暗道:“看来求情没有成功,欧阳雪估摸着在劫难逃了,如果欧阳雪死了的话,我
 
可不可以利用帐本保下自己的小命啊?”
 
“志国……”欧阳雪刚要说话,周志国却马上摆了摆
 
手,说:“小雪,对不起,我也没办法,不过……“说到这里,周志国突然抬头朝着我刘峰看去
 
,怒吼了一声:“你给我出去。”
 
刘峰盯着周志国看了几秒钟,没有说话,抬脚准备离开地下
 
室:“把他也给我带走。”周志国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我看到他正用手指着我对刘峰吼道。
 
刘峰没有反驳,转身走到我的面前,拽着我的胳膊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推搡着将我推出了
 
地下室。
 
“上面的意思要杀了吗?”离开地下室之后,我对刘峰询问道。
 
他瞥了我一眼,没
 
有说话。
 
“你们息么能说话不算数呢?不是答应让我代替赵四海的位置成为江城首富吗?”我
 
继续说道。
 
刘峰无动于衷,将我推到一楼客厅之后,丢在沙发上,然后就不再管我。
 
“出尔
 
反尔不是君子所为,我对你们肯定有用,想想赵四海都被我弄死了,虽然借助你们的手,但是如
 
果我不折腾,他现在仍然过着逍遥的生活,仍然还是江城首富。”我不停的对刘峰说着话。
 
 
他妈想死啊,蝼蚁尚且苟且偷生,更何况人?
 
我不想死,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想透露帐本的事
 
情,因为一旦帐本的事情透露出去,害怕对方用十八般酷刑折磨我,只要上刑,几乎没几个人能
 
受得了,到时候百分之九十九我会把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怎么办?”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
 
:“看来如果真到了最后一刻,只能诈唬他们了,可惜现在还不知道帐本的事情欧阳雪到底有没
 
有说谎,心里是一点底气都没有。”我在暗自叹息,心里想着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大约一刻
 
钟之后,周志国才从地下室走出来,我看到他的衣服上沾满了血迹,表情不由的一愣,下一秒,
 
刘峰立刻通过楼梯朝着地下室走去。
 
“哼,已经死了,你连我都信不过?”周志国怒吼的声音
 
响了起来,这让正准备走进地下室查看的刘峰身体一愣,不过下一秒,他的声音传了上来:“我
 
需要亲自看一眼,不然无法向上面交代。”
 
“你……好,你看吧。”周志国简直是咬牙切齿的
 
说道。
 
刘峰二分钟之后,从地下室走了上来,面无表情,我估摸着看样子已经确定了欧阳雪死
 
亡。
 
“刘钦差,还有什么吩咐?”周志国冷冷的对刘峰问道,他目露寒光,看样子恨不得把刘
 
峰给弄死。
 
“不至于吧?”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暗道一声:“难道周志国真跟欧阳雪有奸/情
 
?”
 
“周副省长,上面只交代要斩草除根,现在赵四海和欧阳雪都已经死了,赵四海现任妻子
 
和他儿子赵大志已经在江城出现了意外,赵建国在监狱不小心从楼上摔了下去,变成了植物人,
 
现在能对我们造成威胁的只剩下一个赵蓉。”刘峰冷冷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我心里一阵吃惊
 
,甚至于有一点害怕,乖乖咧,这真是要灭了赵家满门啊,不但欧阳雪死了,就连赵四海的现任
 
妻子和儿子赵大志也被弄死了,并且关在监狱的赵建国竟然成了植物人,啧啧,政治人物果然都
 
是心狠手辣之辈。
 
“赵蓉就是一个小女孩,她能知道什么,刚才欧阳雪死之前说了,她女儿赵
 
蓉什么都不知道。”万万没有想到,当刘峰提到赵蓉的时候,周志国突然发起火来,他这个火发
 
的有点莫名其妙。
 
“我擦,怎么会事?”我盯着周志国看去,心里非常的疑惑不解。
 
“这上
 
面的命令。”刘峰无视周志国的发火,平静的说道。
 
“我自会向上面解释,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你现在就回北京吧。”周志国对刘峰冷喝道。
 
“周副省长,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赵蓉发须
 
死。”刘峰说,态度相当的坚决。
 
“刘峰拿着鸡毛在老子面前当令箭是吧。”周志国的表情变
 
得阴森起来。
 
“不敢。”刘峰嘴上说不敢,但是其神情明明就是在用上面的人压迫周志国就范
 
 
“有点意思。”我心里暗道一声,同时更加的疑惑不解:“妈蛋,怎么会事?周志国刚才为
 
了欧阳雪差一点跟刘峰翻脸,现在欧阳雪死了,他竟在为了赵蓉直接就翻脸了,操,到底怎么会
 
事?”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周志国和刘峰两人的目光相互瞪着,我则坐在沙发上,思考着周志
 
国为什么不惜跟刘峰翻脸,也要保下赵蓉,刘峰可是代表着北京的那位,当年可是L省的老书/记
 
,现在更是副国级干部,位高权重,周志国一个小小的副省长就敢叫板?太他妈奇怪了。
 
我眉
 
头微皱,脑子里急速的思考起来:“从刚才在地上室里的情况看,周志国和欧阳雪肯定认识,并
 
且还十分的熟悉,小雪,志国,叫得多亲啊,搞不好十六年前,两人年轻的时候还有一段故事呢
 
,对,肯定是这样。”
 
“周志国和欧阳雪两人百分之百有一腿,不然的话周志国不可能为了赵
 
蓉跟代表北京那位的刘峰翻脸。”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冲冠一怒为红颜,红颜死了,为了红
 
颜的女儿,宁愿得罪自己的顶头上司,并且还可能影响自己的仕途,周志国有这么伟大?”我在
 
心里对自己询问道,答案是否定的,很显然,周志国不可能这么伟大,那么他又为什么要力保赵
 
蓉呢?
 
正当我全力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声喝问:“说,赵蓉在那里?”
 
 
呃?”我愣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抬头看去,发现刘峰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面前,一脸阴
 
森的对我询问道。
 
“啪!刘峰,你太没规矩了,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我还没有说话,旁
 
边不远处的周志国突然大力拍了一下茶几,怒吼了起来。
 
我眨了眨眼睛,目光在周志国和刘峰
 
两人脸上扫来扫去,心里暗暗想着:“你们最好狗叫狗,一嘴毛。”
 
可是下一秒,我就知道自
 
己错了,因为刘峰突然伸手掐住了我的脖子,将我的身体硬生生的提溜了起来:“说,赵蓉在那
 
里?给你三分钟的考虑时间,过了三分钟,你想说也晚了。”
 
呃呃……
 
我挣扎了起来,感觉
 
呼吸困难,肺部开始火辣辣的痛。
 
“想说的话,就拍一下我的手臂,超过三分钟,你就会窒息
 
而死。”刘峰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此时我什么都思考不了,感觉呼吸困难,就如同上了岸
 
的鱼,在最着临死前最后的挣扎。
 
“刘峰,你疯了,松手,今天死了两个人,需要有人买单,
 
你把他放了。”周志国的声音响了起来。
 
“哼!”刘峰冷哼了一声,说:“我的任务是斩草除
 
根。”
 
“好好好,我现在就给你主子打电话。”周志国怒吼道,随后便没有了声音,估摸着是
 
给北京那位打电话去了。
 
“我/操,等你打完电话,老子早就挂掉了,管你跟赵蓉什么关系,先
 
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说。”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抬起右手,拼尽全力拍了一下刘峰的手臂。
 
稍顷,我不被刘峰松开了脖子,放在沙发上。
 
咳咳……
 
我先急速的咳嗽起来,然后开始大口
 
大口的呼吸。
 
呼哧!呼哧……
 
“说吧,赵蓉在那里?”刘峰问。
 
“咳咳!让我喘口气,赵
 
蓉还在江城。”我一边大口的喘气,一边回答道。
 
“江城那里?别跟我耍花样。”刘峰冷冷的
 
问道,眼睛里露出两道寒光。
 
我不是傻子,周志国在拼命保赵蓉,不可能没有原因,再说了,
 
欧阳雪说只有赵蓉知道账本藏在那里,如果赵蓉死了的话,我必死无疑,可是如果能保下赵蓉的
 
话,看周志国对赵蓉紧张的样子,再加上账本的事情,也许还可以将自己的小命保下来。
 
“船
 
上。”我喘息了十几秒钟,才吐出船上两个字,其实是在尽力为周志国拖延时间,因为我说的都
 
是废话,从跟周志国的通话来看,他们早就注意到了江城的那条赌船。
 
“船在那里?”刘峰的
 
声音有点不耐烦了:“小子,再耍滑头,别怪我不客气。”
 
“船在那里我也不知道。”我说。
 
砰砰!
 
啊……
 
我的话刚说完,肚子上立刻挨了两拳,让我瞬间惨叫了起来,同时身体佝偻成
 
了虾米的样子,腹部痛如刀绞。
 
“说,船在那里?”刘峰问。
 
第六百八十三章  想活命吗
刘峰揪着我的衣领,怒吼道:“说,船在那里?”
 
“我、我让他们
 
在大沽河上游弋,这样就不容易被找到,至于现在船在那里?我确实不知道啊。”我表面上露出
 
一副畏惧的表情,大声的喊道。
 
“打电话,让他们回码头,立刻。”刘峰吼道。
 
“好好,你
 
先松手,你不松手,我如何打电话。”我大声说道,其实主要是说给不远处的周志国听。
 
刘峰
 
松开了手,说:“快打电话。”
 
“把手铐给我松开。”我背后身去,对其说道。
 
“小子,量
 
你也跑不掉,敢耍滑头的话,我一定让你死的很惨。”刘峰恶狠狠的说道。
 
“是是,不敢耍滑
 
头。”我说,其实心里一阵不屑:“妈蛋,三年前也许还能吓往老子,现在老子只当你是在放屁
 
,大爷的,周志国的电话怎么还没有打完。”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微微有点着急,因为现在刘峰
 
已经开始给解手铐了,接下来拖延不了几分钟了。
 
咔嚓!
 
手铐解开了,我活动着手腕,耳边
 
再次响起刘峰的呵斥声:“马上打电话。”
 
“哦!”我应了一声,磨蹭着掏出手机,刚要拨号
 
码,又把手机收了回来,抬头盯着眼前的刘峰问:“那个,等你们把赵蓉杀了之后,是不是也会
 
把我给杀掉?”
 
“不会,快点打电话,让他们把船停在江城大沽河码头。”刘峰对我催促道。
 
“那不行,你得给我写个保证,不然的话,等你们抓到了赵蓉,我也就没有价值了,肯定会被你
 
们杀掉,我可不再相信你们的鬼话了,明明说好了,我把欧阳雪交给你们,你们把赵四海交给我
 
,同时还让我取代赵四海在江城的地位,现在可好,赵四海和欧阳雪两人倒是死了,我他妈成了
 
杀人犯。”我大声嚷叫了起来。
 
“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实话告诉你,乖乖把赵蓉交出
 
来,给你留下全尸,不然的话,我们有很多手段让你开口,要不要试试?”刘峰冷漠的盯着我说
 
道。
 
“我这人胆小,被你这么一吓唬,脑子发蒙,手机号码吓忘记了。”我盯着刘峰说道,心
 
里却在大骂:“妈蛋,老子又不是傻子,明知是死还把人交给你,当我弱智啊。”
 
“想想你的
 
家人、你的孩子、你的女人、你的兄弟和朋友。”刘峰的声音充满了威胁的味道。
 
“操/你大爷
 
!”我突然大骂一句,接着拼尽全力一拳朝着刘峰的脸上打去,可惜自己太弱了,简直就是以卵
 
击石,被刘峰瞬间接住手腕,他的手劲很大,仿佛铁钳似的,下一秒,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凌空而
 
起,在空中划过一道半圆形的弧线,接着砰的一声,后背着地,摔得我眼前发黑,惨叫了起来。
 
哎呀!
 
我一拳打去,却被刘峰抓住手腕转身就是一个过肩摔,差一点把我全身的骨架摔散了,
 
这里可没有草地,而是实打实的水泥地。
 
我刚惨叫了二声,立刻就说不出话来,因为刘峰一脚
 
踩在我的脖子上,惨叫声变成了唔唔声,同时身体剧烈的挣扎起来,呼吸困难,双手抓着刘峰的
 
脚踝,想将他的脚移开,可惜对方力量太大,我根本无法撼动。
 
“立刻打电话给你的手下,让
 
他们把船开回江城大沽河码头。”大约半分钟之后,刘峰将脚稍稍抬起一点,大声对我吼道。
 
咳咳……
 
我趁机急速的咳嗽起来,说:“别踩了,我打,我马上打电话。”
 
“哼,算你识相
 
。“刘峰说。
 
我心里冷冷一笑,刚才自己那样说,是因为已经看到周志国打完电话朝着这边走
 
来。
 
“刘峰,你的电话。”周志国将手机递到了刘峰面前。
 
刘峰盯着周志国看了几秒钟,随
 
后将手机接了过去:“喂?”
 
“是!”
 
“好的,再见!”
 
刘峰一共说了三句话,都十分的
 
简单,通完电话之后,他将手机还给周志国,然后一句话没说,转身离开了。
 
咳咳……
 
我一
 
直躺在地上咳嗽着,直到刘峰离开之后,才从地上慢慢的坐起来。
 
周志国坐在沙发上看着我说
 
:“想活命吗?”
 
“当然想了。”我说:“不过你太没有信用了。”
 
“这不能怪我,是你自
 
己太傻了,欧阳雪就是你的护身符,既然已经失去了欧阳雪,那么你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周志
 
国说道。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我确实太傻了,不过赵四海被我亲手杀死了,也值了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我嘴上这样说,其实心里很清楚,周志国费尽心机把刘峰弄走,可
 
不仅仅是想杀我,他是想知道赵蓉的下落,因为我估摸着欧阳雪肯定跟周志国有一腿,并且在临
 
死之前,把女儿赵蓉托付给了周志国。
 
周志国没有说话,而是若有所思的盯着我看了大约十几
 
秒钟,随后突然开口问道:“想活命吗?”
 
“当然想了。”我说。
 
“想做我们在江城道上的
 
代理人吗?”他继续问道。
 
“废话,可惜你是一个出尔反尔的小人。”我说。
 
“我可以给你
 
一个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了。”周志国说。
 
“什么机会,说来听听。”我一脸懵懂的表情
 
,心里则基本已经猜到,周志国接下来的话百分之百跟赵蓉有关系。
 
周志国没有急着说话,而
 
是先让他的司机兼保镖小李用手铐将我的双手重新铐在背后,随后摆了摆手,让司机离开,这才
 
盯着我问道:“欧阳雪的女儿赵蓉在那里?”
 
“赌船上啊。”我回答道。
 
“不对。”周志国
 
说。
 
“呃?怎么不对?”我眨了一下眼睛,有点懵逼,不知道周志国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他能
 
做到副省长,绝对是一只比孔志高还要狡猾的老狐狸,一不小心就可以钻进他的套子里。
 
“赵
 
蓉已经死了,尸体被你扔进了海里。”周志国说。
 
“没有啊!赵蓉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啊,我并
 
没有为难她,她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一个单纯的小女生罢了,我希望你们也别难为她了,欧阳雪
 
和赵四海十六年前干的事情,她根本就不知道。”我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
 
实际
 
上,我心里明白周志国是什么意思,虽然我不是非常聪明,但也不是笨蛋,他明显想救赵蓉,但
 
是上面又下达了斩草除根的命令,他刚才的话,用意很清楚,就是想让我配合,让别人以为赵蓉
 
已经被我杀害了,并且尸体还扔进了海里,这样上面查起来,死无对证,并且尸体在海里,百分
 
之百是找不到。
 
而我在明白了周志国的意图之后,立刻露出一副傻傻的表情,并且还为赵蓉开
 
脱求情,润物细无声的赢得周志国的好感,并且还要让他以为我是发自内心为赵蓉求情。
 
“妈
 
蛋,老狐狸,你的套路深,老子也不是傻蛋。”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我说赵蓉死了就是死了
 
,明白吗?”周志国怒喝一声。
 
我装出一脸委屈的模样,小声的嘀咕了一声:“明明没死。”
 
“你说什么?”周志国两眼怒视着我吼道。
 
“没什么,我说赵蓉已经被我扔进海里喂鲨鱼了。
 
”我说。
 
“嗯,这就对了,记住,见了任何人都要这样说。”周志国对我嘱咐道。
 
“周副省
 
长,我可以对其他人这样说,但是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我抬头盯着他,弱弱的问道。
 
“你
 
想死还是想活?”他问。
 
“当然想活了。”我说。
 
“既然想活,那就按我说的办,明白吗?
 
”周志国说道。
 
“周副省长,你好像已经失信一次了,我能相信你吗?”我问。
 
周志国没有
 
说话,双眼紧盯着我,我没有躲闪,反瞪了回去,半分钟之后,周志国收回了目光,说:“本来
 
我计划让你当杀死赵四海的替死鬼,现在改主意了,只要你能按我说的做,我就保你的小命,并
 
且极力推荐你为我们在江城的代理人。”
 
“怕是赵蓉保下来了,我却会死掉,狡兔死,走狗烹
 
,万古不变的道理。”我直言不讳,内心深处对周志国一点都不信任。
 
“小子,我这一次是认
 
真的,赵蓉不会再回美国了,我会给她弄一个新身份,让她在江城生活。”周志国坐在沙发上,
 
点了一根烟,慢慢的抽着。
 
我眨了一下眼睛,没有说话,心里却在想:“看来欧阳雪和周志国
 
以前百分之百有奸/情啊,估摸着刚才在地下室里的时候,欧阳雪肯定恳求周志国保下女儿赵蓉的
 
小命。”
 
“你为什么这样做?又为什么要告诉我?”我装出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问道。
 
“小子,听着,我和欧阳雪以前认识,是很好的朋友,就像你说的,赵四海和欧阳雪死了,已经
 
足够了,赵蓉一个小女生,她知道什么,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上面的人不这样想,我周围的同僚
 
也不会这样想,如果赵蓉还活着的话,他们就会寝食不安,你明白吗?”周志国说。
 
我先是点
 
了点头,随后马上又摇了摇头,露出一副懵逼的表情。
 
“算了,你也不需要明白,只需要记住
 
,想要活命的话,就乖乖按我说的做,我会保你的小命,并且以后还会关照你,做为条件,你需
 
要照顾赵蓉,听明白了吗?”周志国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心中暗道:“我擦,看来欧
 
阳雪和周志国的感情很深嘛,搞不好十六年前早就给赵四海戴过绿帽子。”
 
“走吧,连夜回去
 
。”周志国站了起来,朝着外边走去。
 
我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周志国的背影说:“那个,
 
可不可以把我手铐打开。”
 
周志国扭头看了我一眼,对外边喊了一声:“小李,把手铐给他打
 
开。”
 
稍倾,我、周志国和司机小李三人上了来,小李开车,我坐副驾驶的位置,周志国坐在
 
车的后排。
 
车子一路疾驰,很快上了告诉,朝着L省的方向驶去。
 
第六百八十四章 大人物
折腾了一个晚上,我早就累了,车子上告诉之后,便睡了过去,等醒来
 
的时候,天色大亮。司机小李在开车,周志国坐在后排闭着眼睛,不知道真睡还是假睡。
 
厦门
 
到江城,自己开车,中间不休息的话,至少要八/九个小时,如果中途吃点饭休息一下的话,至少
 
要十个小时以上。
 
周志国为了赶时间,竟然仅仅中途停了一次车,买了点买包和矿泉水,然后
 
继续赶路,并且还让我代替司机小李开车,最终只用了九个小时,就回到了L省的省会。
 
回到省
 
会之后,周志国打了几个电话,然后把我带到了郊区的一栋别墅里。
 
周志国开始洗漱,司机小
 
李紧紧的盯着我,生怕我跑了以的,我则坐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慢慢的抽着烟,心里思考着,
 
接下来的事情应该如何应对?还有周志国说的话到底可不可以相信?万一帮着他把赵蓉保了下来
 
,他转头就给自己给宰了,又如何是好?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见赵蓉一面,或者让袁雨灵从
 
侧面打探一下,赵蓉是否真得知道帐本的存在,如果能提前找到帐本,即便最终周志国翻脸不认
 
人,我也可以用帐本做最后一搏,对,不能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周志国身上,政治家只有利益,
 
没有信用。”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稍倾,周志国洗完澡了,我站起来,朝着卫生间走去。
 
 
站住,你要干吗?”身后传来司机小李的声音。
 
“洗澡啊,你没看到我满身的血污吗?”我转
 
身瞪了他一眼,回答道。
 
“不行,你不能洗澡。”小李说。
 
“小李,让他洗吧,你也去洗把
 
脸休息一下。”周志国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周副省长。”小李立刻应道,随后瞪了我一眼
 
,离开了别墅。
 
“妈蛋,一个鸟司机,得瑟个屁。”我小声的骂了一句,慢慢的走进了卫生间
 
 
哗啦……
 
我打开水龙头,然后拿出手机,急速的给陶小军发了一条短信:“小军,不要给
 
我打电话,想办法让袁雨灵套一下赵蓉的话,赵蓉应该知道一个帐本的藏匿地址,务必找到这个
 
帐本,记着,不能用强。”
 
发完之后,我便将保存的消息删除了,这个手机上,没有一条电话
 
记录,也没有一条短息记录,所有的号码都记在我的脑子里,所以别人即便看到这部手机,也得
 
不到任何的有用信息,除非到电信部分去查看。
 
一刻钟之后,我洗完操,也没有换衣服,直接
 
穿着原来的衣服走了出来。
 
周志国换了一身休闲装,正坐在沙发上抽烟,看到我从卫生间走出
 
来,他招了招手,说:“过来坐。”
 
“哦!”我应了一声,随后坐在他的对面,问:“周副省
 
长,你真能保住我的小命。”
 
“王浩,你也不用在我面前装出一副傻乎乎的样子,赵四海是什
 
么人,我很清楚,你的事情,我也调查的一清二楚,你和赵四海斗了大半年的时间,如果没有我
 
们在后面给他撑着,怕是他早就被你给弄死了,万鑫集团也会被海河集团给收购。”周志国意味
 
深长的对我说道。
 
被对方当场揭穿小把戏,我有一点点尴尬,伸手摸了摸鼻子,说:“我本来
 
就不聪明!”
 
“行了!”周志国摆了摆手,说:“我知道你不放心,现在这里没有基他人,我
 
给你吃颗定心丸吧。”
 
“呃?”我表情一愣,紧盯着周志国,不知道他要给一颗什么定心丸。
 
“唉!造孽啊!”周志国叹息了一声,说:“欧阳雪临死之前告诉我,赵蓉是我的亲生女儿。”
 
“呃?什么?”我当场愣住了,有点傻眼,虽然一直在猜测欧阳雪和周志国有一腿,可能早就给
 
赵四海戴过绿帽子了,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么爆炸性的新闻,赵蓉竟然是周志国的亲生
 
女儿:“不、不可能吧。”我结结巴巴的说道,有点不相信。
 
“你认为在这种事情上,我有必
 
要说谎吗?”周志国反问道。
 
我愣愣的没有说话,正在消化刚才的信息,如果赵蓉是周志国的
 
亲生女儿的话,他为了保护自己的亲生女儿,做出对我的承诺,就非常有说服性了,可信度也将
 
大大增加。
 
“看看,这是赵蓉的照片吧。”周志国拿起手机,调出一张照片递到了我的面前,
 
说:“本来我也不相信,这是我在欧阳雪手机上找到的照片,眉宇之间却实能找到我的影子。”
 
我接过手机,仔细打量起上面赵蓉的照片,同时时不时的抬头朝着周志国看一眼,开始的时候还
 
不觉的像,但是看久了,眉宇之间还真有一点周志国的样子。
 
稍倾,我把手机还给周志国,说
 
:“如果赵蓉是你的亲生女儿的话,那么我可以相信你。”
 
“正好,趁这次机会,我给她重新
 
搞一个身份,并且让她姓周,叫什么呢?”周志国眉头微皱,思考片刻,说:“就叫周忆雪吧。
 
 
我眨了一下眼睛,大人物果然都不简单,随口起个名字,都十分的有讲究,周是周志国的姓
 
,雪是欧阳雪的名,中间一个忆字,韵味无穷,既是思念,又是回忆,情丝缠绕,意味深长。
 
我此时真得有点相信周志国确实想放了我,并且十分有可能以后成为自己最大的后台,毕竟他女
 
儿周忆雪还要让我帮着在江城照看,估摸着他肯定会经常去江城,然后慢慢将实情告诉周忆雪,
 
把这个女儿认下。
 
当天晚上,别墅里来了三个人,其中一人我认识,在本省新闻里经常出现,
 
赫赫是L省的一把手,他左右两边的人,我虽然不认识,但是估摸着也是大人物。
 
三人来到别墅
 
之后,立刻去书房跟周志国说话去了,我则被两名眼神犀利的汉子给看守了起来。
 
知道了赵蓉
 
是周志国的女儿,我心里已经有了底气,所以并不是太担心。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我被叫进了
 
书房,L省的封疆大吏坐在主位,周志国几人坐在其旁边,我则站在他们面前,心里稍倾有一点忐
 
忑,这几个人是L省的最顶尖的存在,跺跺脚,L省就要颤三颤。
 
没有人说话,书房里的气氛有
 
点凝重,他们都在打量着我,而我站在那里,像一件商品似的。
 
还好经历过太多的生死,我的
 
心理素质已经非常的强大,在这几位L省最牛逼人物的注视之下,并没有被吓尿,也没有战战兢兢
 
,相反,非常的坦诚,目光平静,呼吸平稳,表情很自然。
 
其实我本来想装一个窝囊废的,但
 
是下午的时候,周志国告诉我,想要过关的话,就必须让眼前的这几位瞧得上,如果瞧不上的话
 
,他也救不了我。
 
“不错,不卑不亢,也能沉得住气,打磨一下,也许能镇得住江城的牛鬼蛇
 
神。”中间的一把手开口说话了。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心里想着应该过关了
 
,可是下一秒,左边一名戴眼睛的男子,说:“能把欧阳雪搞回国,怕是知道的有点多,我看应
 
该以绝后患。”
 
“江城现在的情况有点复杂,本来以为挤掉叶泽语之后,可以安排我们的人,
 
可是没有想到,中央竟然再一次空降,这是一个信号啊,不得不防,这个时候,非常需要一个有
 
手段的人,替我们掌控江城道上的势力,明面上的东西要掌握,暗地里的事情也要控制在手里,
 
江城不容有失,我觉得这个人很合适。”周志国说。
 
“我觉得刘大嘴更合适,毕竟根深蒂固嘛
 
。”眼睛男反驳道。
 
我此时已经明白了,江城道上的代理人,并不仅仅只有我一个人,竟然还
 
有大嘴刘,难怪这两年江城道上风起云涌,他仍然稳坐钓鱼台,一点没受影响,原来背后的势力
 
这么大。
 
“老陈,你的意见呢?”一把手扭头朝着右边头发花白的男子询问道。
 
“我认为杨
 
卫比他们两人更合适。”花白头的男子说道。
 
我勒个去,此时自己算是明白了,赵四海死掉之
 
后,周志国等三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杨卫是商人,就让他去接替万鑫集团,把江城的商
 
人们看好了,至于道上的事情,既然老周和老钱都坚持自己的人选,就先顺其自然吧。”一把手
 
思考了片刻,最终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