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679 680 681回 半夜铃声

杏彩平台 第679 680 681回 半夜铃声
第六百七十九  半夜铃声
来到一楼大厅,我越想越气,妈蛋,真想下去给欧阳雪几个巴掌,甚至于有那么一瞬间,我身体
 
涌出一股邪火,想把她给上了,不过最终把火气压了下去,拿出一根烟,慢慢的抽着。
 
既然知
 
道了帐本的存在,自然可以用这个帐本保自己的小命,不过到时候怎么说,需要仔细思考一下。
 
当天晚上,我凌晨一点钟才睡觉,刚刚睡下没多久,突然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
 
铃铃……
 
我迷迷糊糊的伸手摸到手机,微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有点不想接,但是
 
想了想,好像自己这个电话号码就几个人知道,为什么会有了一个陌生号码打进来呢?
 
“奇怪
 
?”我心里嘀咕了一声,最终按下了接听键:“喂,你好。”我说。
 
“你是王浩?”电话另一
 
端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对,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我十分奇怪的询问道
 
 
“我是周志国。”中年男子说。
 
“周志国?”我嘀咕了一声,几秒钟之后才想起来周志国
 
是谁,不就是姓周的那个王八蛋嘛。
 
“周副省长,是你啊,半夜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我问
 
 
“我们到厦门了。”周志国说。
 
“你们到厦门了?”我非常吃惊,一下子坐床上坐了起来
 
,睡意全无:“那个,你不是说明天上午到吗?”我问。
 
“呵呵,怕节外生枝,就连夜赶过来
 
了。”周志国冷冷的说道。
 
听他这样说,我心里一阵腻歪,妈蛋,八成是搞什么阴谋,明着说
 
明天上午到厦门,实则估摸着当时放下电话,就开始行动了。
 
“周副省长,你们现在还在机场
 
吗?我这就打车过去接你们。”我心里虽然十分的不爽,同时还有一点点担心,但是表面上仍然
 
要保持微笑。
 
“没在机场,我们现在就在你住的小渔村。”电话另一端传来周志国的声音。
 
“小渔村?”我愣住了,同时瞬间吓出一身的冷汗,晚上才将手机号码告诉周志国,这才几个小
 
时,他就把我暂居的地址查清楚了,有点可怕,权力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在这群人面前,我一
 
不小心可能就会丧命:“你们怎么知道我住在小渔村?”我急切的询问道。
 
“呵呵!”周志国
 
呵呵一笑,说:“现在是科技的时代,我们通过调查你最后一次通话,从而定位了你的手机,自
 
然就相当于间接定位了你。”
 
“原来是这样。”我嘴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出来接我们吧
 
,别想着玩花样。”周志国说。
 
“好,周副省长,我这就穿衣服去接你们,请你稍等片刻。”
 
我说。
 
“快点。”周志国的语气有点不耐烦。
 
“好,马上!”我应付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然后开始急速的穿衣服,同时冲出房间,开始砸隔壁一鸣和尚的门。
 
砰砰……
 
“一鸣禅师
 
,姓周的带人连夜赶过来了,你快点从后窗户离开,免得受到牵连,一鸣禅师,醒醒啦。”我一
 
边敲门一边小声喊叫着。
 
一分钟之后,吱呀一声,房门终于开了,一鸣和尚穿戴整齐的站在我
 
的面前:“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他问。
 
“一鸣禅师,姓周的玩诈,在电话里说明天上午过
 
来,没想到现在已经到了,并且因为我把手机号码告诉了他,他们通过定位找到了小渔村,现在
 
让我到村委会那里接人。”我把事情大体跟一鸣和尚讲了一遍,然后对他催促道:“翻窗户快走
 
,免得牵连到你。”我说。
 
“我到楼顶坐一会。”一鸣和尚朝着楼顶走去。
 
“呃?一鸣禅师
 
……”
 
“放心,他们发现不了我,既然说了要暗中保护你,自然要说话算数。”一鸣和尚说。
 
我眉头微皱,看着一鸣和尚的背影,最终没有说什么,其实内心深处非常希望他留下,到了最关
 
键的时候,也许可以救自己一命。
 
等一鸣和尚的身影消失之后,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急步朝
 
着院门走去。
 
我离开这栋海边的走私小楼,快步朝着村委会走去,大约不到十分钟,便来到了
 
村委会,此时已经凌晨三点多钟,小渔村里静悄悄,村委会门前亮着暗暗的灯光,远远的看到灯
 
光下面停着一辆商务车。
 
当我走到商务车前的时候,车门慢慢的拉开,一名中年男子走了下来
 
,身边还跟着一名目露寒光的汉子,身体站得笔直,一看就是军队下来的安保人员。
 
“王浩?
 
”中年男子朝着我看了一眼,问道。
 
“对,你是周副省长?”我问。
 
“嗯,上车吧。”他点
 
了点头。
 
稍倾,我上了车,车里除了周志国和那名身体笔直的保镖之外,还有一名司机,最后
 
一排还坐着一个人,这个人我太熟悉了,正是赵四海,他被绳子绑着,嘴巴上封着胶带,我上车
 
的时候,正拿眼睛盯着我。
 
我看了赵四海一眼,便把目光收了回来,开始给司机指路,几分钟
 
之后,商务车停在了走私小楼的门前。
 
我带着周志国走进了小楼,那名保镖将赵四海提溜下车
 
,推搡着也走进了小楼,随后司机停好车,也跟着走了进来。
 
赵四海被推倒在地上,发出唔唔
 
的声音,我没有理睬他,而是一直在打量着周志国,与此同时,周志国也一直在仔细的打量着我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周志国突然开口说道,脸上没有带任何表情,令我无法判断,他这
 
句话是什么意思。
 
“周副省长,我只想让赵四海死,其他的事情,并不太清楚。”我思考了几
 
秒钟,试探着说道。
 
“呵呵!”周志国呵呵一笑,说:“赵四海,我给你带来了,他的前妻欧
 
阳雪和女儿赵蓉呢?”
 
“欧阳雪就在地下室里关着,赵蓉不在厦门。”我说。
 
“嗯?”周志
 
国听到赵蓉不在厦门,眉头瞬间一皱,不过很快就松开了,扭头看了我一眼,说:“小伙子,最
 
好别耍小聪明,那样会害死人的。”
 
“赵蓉真不在厦门。”我说。
 
周志国没有说话,只是拿
 
眼睛紧盯着我,我微低着头,气氛一瞬间有点紧张,十几秒钟之后,我的额头已经沁出了汗珠,
 
邓思萱和孩子,李洁、苏梦、顾芊儿等人都在对方的控制之中,甚至于几年未回的家乡,对方都
 
派了人过去,说实话,快三年时间了,我又一次感觉到了那种无助和无奈。
 
“那就先看看欧阳
 
雪吧。”终于在半分钟之后,耳边传来周志国的声音。
 
“好,周副省长,请。”我走在前边,
 
带着他们朝着地下室走去。
 
第六百八十章 有奸情
周志国等人竟然连夜开车十几个小时,从江城赶到了厦门,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司机在一楼
 
客厅里看着五花大绑的赵四海,我带着周志国和那名保镖朝着地下室走去,为了隔音,地下室挖
 
得很深,走到一半的时候,周志国突然问道:“这个地方以前是用来偷渡和走私用的吧?”
 
 
周副省长好眼力,这栋小楼以前确实用来走私和偷渡之用。”我说。
 
“呵呵,八、九十年代的
 
时候,都想着出去,现在却都想着回国,中国经济发展这么迅速,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我们当官的容易嘛。”周志国感慨道。
 
我走在前边,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暗骂了一句:“无耻
 
,中国的发展跟你这个贪官有半毛钱关系。”
 
来到地下室大铁门前,我用钥匙打开锁,咣铛一
 
声,用力推开铁门,地下室里露出昏暗的灯光。
 
我带着周志国和那名身体笔直的保镖走了进去
 
,欧阳雪正躺在床上睡觉,被铁门的声音吵醒了,微眯着眼睛盯朝我们看来。
 
我推开铁门之后
 
,自动的走到了周志国身后,只见他慢慢朝着欧阳雪的床边走去。
 
大约几秒钟之后,我发现躺
 
在床上的欧阳雪突然坐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盯着周志国,嘴里叫了一声:“你是周志国?”
 
 
小雪,十六年没见了。”周志国说。
 
我听了他们两人的话,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眨了一
 
下眼睛,暗道:“我勒个去,他们两人认识啊,还他妈小雪,看样子很熟悉,妈蛋,这不会是一
 
个圈套吧,周志国那些人根本不想杀赵四海,只是想把欧阳雪控制住,至于我,那只剩下一种可
 
能——那就是死。”
 
想到这里,我瞬间感觉到一丝害怕,身体悄悄朝后走了几步,准备看情况
 
不好就开溜,可是没有想到,跟着周志国一块下来的那名保镖,根本没有进地下室,此时正站在
 
地下室的门口,眼神冷冷的盯着我,被他这么一瞪,我后背流下了冷汗。
 
“我擦,要坏!”我
 
在心里暗道一声。
 
“志国,你来是准备让我永远闭嘴吗?”耳边突然传来欧阳雪的声音,她竟
 
然亲切的称呼周志国为志国,让我的心不由自主的提了起来。
 
“小雪,在美国待得好好的,干
 
嘛要回国?还是偷偷回国,竟然还让赵四海帮你隐瞒?”周志国对欧阳雪询问道。
 
“小雪、志
 
国,我擦,他们两人的关系绝对不一般。”我在心里暗暗想道,越发的担心起来,不过现在说什
 
么都晚了,地下室大门口的那名保镖,手上的老茧很厚,眼神冷漠,估摸着只要我敢有一点异动
 
,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弄死我。
 
“怎么办?怎么办?”我在心里暗暗着急,万万没有想到,周志
 
国这个王八蛋竟然好像跟欧阳雪十六年前有私情的样子,叫得那么亲切:“难道周志国给赵四海
 
戴过绿帽子?”我脑海之中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怪诞的想法。
 
“不是我想回来,是蓉蓉被这个
 
王八蛋给绑了,我没办法啊,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女儿,她是我的全部,呜呜……”欧阳雪哭泣
 
了起来。
 
“即便蓉蓉被绑架了,你打个电话告诉我就行了,你干嘛要回国啊,唉!”周志国叹
 
息了一声。
 
“我……我没办法啊。”欧阳雪继续哭泣。
 
“好了,小雪,你别哭了,你如果当
 
时打电话告诉我蓉蓉的事情,我肯定可以处理好,十六年前那帮老人,现在都是手握重权啊,再
 
说了,天上还坐着一位,你只需一个电话,上天下地都能把人给找出来,干嘛要亲自回国啊,你
 
不想想,你这一回国,牵动着多少老东西的神经,令他们坐卧不安啊,就连天上的那一位都亲自
 
下了指示。”周志国的声音很小,但是断断续续的我也听了一个大概。
 
“我……呜呜……”欧
 
阳雪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只是一个劲哭泣,最后哭着哭着竟然趴到了周志国的肩膀上。
 
“我
 
勒个去,这是什么情况。”我瞪大了眼睛,心里的感觉越来越不好,恨不得现在就溜。
 
稍倾,
 
我看到哭泣的欧阳雪好像在周志国耳边说了几句话,周志国马上转头朝着地下室门口的那名保镖
 
嚷了一声:“把他带出去,你们先到一楼客厅等我。”
 
“是!”那名年轻的保镖应了一声,然
 
后走到我的面前,拽着我的胳膊离开了地下室。
 
吱呀一声,走的时候,他还不忘将地下室的门
 
关上。
 
“我擦,难道周志国和欧阳雪想在里边干那种事?”我眨了一下眼睛,在心里暗暗想道
 
 
还真有可能,刚才欧阳雪那个臭娘们都半个身体趴到周志国怀里了,我越想越有可能,如果
 
他们两人XXOO了,那我怎么办?
 
“操,坏了,真要坏事了。”我心里暗道一声,感觉事情已经
 
超出了自己的预料,向着一种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姓周的承诺现在就像风中的柳絮,随时都可
 
能被吹得无影无踪。
 
“妈蛋,老子好不容易相信这些当官的一次,现在看起来好像赌输了,怎
 
么办?不行,不能束手就擒,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我的脑海之中闪过逃跑的念头,但是下一
 
秒,这种念头便消失了,因为邓思萱和孩子,李洁、苏梦、顾芊儿、大哥韩勇等人的形象一个接
 
一个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如果我现在一走了之的话,在一鸣和尚的帮助之下,也许可以亡命
 
天涯,但是我的女儿,我的孩子,我的兄弟,我的朋友,他们可能就要倒霉了。
 
“不行,我不
 
能跑,如果这件事情无法挽回的话,那就死我一个人,让其他人全部得到解放。”我下定了决心
 
,牺牲自己一个,让邓思萱等人脱离危险,其实在告诉周志国电话号码的那一瞬间,我已经做好
 
了这种准备,只是当时还抱着侥幸心理,毕竟周志国信誓旦旦的说他们很看好我,想让我代替赵
 
四海,成为江城黑白两/道的霸主。
 
来到一楼客厅之后,挣脱了那名保镖的拽拉:“松手。”我
 
怒吼了一声,然后狠狠瞪了那名保镖一眼,为什么这么大声,其实是为了给楼顶上的一鸣和尚发
 
信号,虽然我不能逃走,但是也不能在死之前,受尽他们的凌辱。
 
我需要一个自杀的机会,然
 
后像一个男人那样死去。
 
挣脱了那名保镖的控制,我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点了一根烟,慢慢的
 
抽着,时不时的朝着地下室的方向看一眼,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但是周志国这个王八蛋还没有
 
从地下室里走出来。
 
“十分钟了,还没有出来,我擦,不会两个人真干上了吧。”我的眼睛微
 
眯,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神情越来越紧张,万一两个人真得干上了,那对我来说,绝对是一种
 
灾难。
 
唔唔……
 
耳边传来唔唔的声音,我寻音望去,地上的赵四海,正在剧烈的挣扎,同时
 
眼睛一直盯着我看。
 
“姓赵的,没想到你也有这么一天吧。”我看了一眼赵四海,说道。
 
 
便自己马上要死了,但是也要在死之前,先揍赵四海一顿出出气,或者想办法弄死他,想到这里
 
,我站了起来,走到了赵四海的面前,说:“姓赵的,你他们不是牛逼吗?不是想当着老子的面
 
上李洁吗?还想弄死老子,现在怎么样,该老子弄死你了吧。”说着,我抬腿朝着他的脸狠狠的
 
踢了一脚。
 
砰!
 
唔唔……
 
“操/你妈,以为自己高高在上,其实你他妈就是一条狗,一条随
 
时可以被人抛弃的狗。”我骂道,同时抬脚不停的朝着赵四海的脸上踹去,练了将近四个月的易
 
筋经,我的力量增加很大,几脚下去,赵四海已经满脸是血,但是想踢死他,还是有点力不从心
 
 
我殴打赵四海的时候,发现周志国带来的保镖和司机都没有理睬,这让我心里有点不解:“
 
看来周志国把赵四海带过来,还真想弄死他啊,不然的话,那名保镖和司机早就阻止我了。”我
 
在心里暗暗想道。
 
想通了这一点,我抓起茶几上的一个啤酒瓶,轮圆了胳膊,砰的一声,直接
 
砸在赵四海的头上。
 
唔唔唔……
 
赵四海的脑袋瞬间流出了鲜血,痛得他发出唔唔的声音,在
 
地上打起滚来。
 
我看着手里闪着寒光的半截啤酒瓶,知道这是一个机会,万一周志国从地下室
 
里出来,改变了注意,那自己就永远失去了杀死赵四海的机会,即便自己死掉,那么在死之前,
 
就先结束了赵四海,也算值了。
 
想到这里,我抬脚踩住了正在挣扎的赵四海,举起手中半截啤
 
酒瓶,朝着他的咽喉捅了过去:“姓赵的,老子今天弄死你。”我大吼一声,拼尽全力将啤酒瓶
 
捅了下去。
 
这一次捅中的话,估摸着赵四海八成是活不了了,可惜事与愿违,我的手腕突然被
 
人给抓住了,此时啤酒瓶离赵四海的喉咙还有五公分的距离,但是就是这五公分,我却怎么使劲
 
也刺不下去。
 
扭头看去,发现那名保镖已经出现在我的身边,此时他布满老茧的右手正抓着我
 
的手腕。
 
“干什么,放手,周副省长答应过我,让我亲手杀了赵四海。”我瞪了这名保镖一眼
 
,露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其实心里已经知道杀不了赵四海了,只是在做最后的努力。
 
这名
 
保镖一句话没说,直接将我握着啤酒瓶的手臂扭到了身后,痛得我惨叫了一声,随之咣铛一声,
 
半戴啤酒瓶掉在了地上。
 
“操,你想干吗?”虽然干不过这名保镖,但是气势上我却丝毫不弱
 
 
第六百八十一章    扑朔迷离     
“哼!”这名保镖没有说话,将我手里的半截啤酒瓶夺下来之后,大力的一甩,砰的一声,将我
 
的身体甩在沙发上,用手指了我一下,说:“老实坐着。”
 
“老子就不老实坐着,你他妈咬我
 
。”我吼了一句,然后站了起来。
 
这名保镖朝着我走近了一步,双眼露出寒光,那意思看样子
 
只要我再敢打地上的赵四海,他就会出手揍我。
 
“妈蛋,牛逼个屁。”我心里暗自腹诽,不过
 
并没有再做出过激的行为,好汉不吃眼前亏,刚才已经失去了弄死赵四海的机会,在这名保镖面
 
前,我已经不可能再对赵四海造成伤害。
 
虽然心里知道干不过对方,但是表面上我的气势可一
 
点不弱,死在我手里的人不少,身上自然带着一股杀气,面对着眼前保镖眼睛里的寒光,我是丝
 
毫不惧。
 
阎王殿前转过几回了,我怕他个毛。
 
保镖看到我没有再动手打赵四海的意思,在盯
 
了半分钟之后,便把目光移开了,然后俯身提溜起赵四海,将其扔到了客厅的一个角落里。
 
 
眉头微皱,心里非常不爽,刚才只差一点点,就能弄死赵四海,可惜最终功亏一篑。
 
稍倾,我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掏出烟点上,慢慢的抽了起来,心里感觉很慌张,因为已经一刻钟了,周志
 
国这个王八蛋还没有从地下室里走出来。
 
“看来两个人八成是干上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咣铛一声,耳边传来一声铁门的声音,接着我听到周志国说:“刘峰,
 
把赵四海和王浩两个人带下来。”
 
“是!”那名保镖立刻答应了一声,原来他叫刘峰。
 
下一
 
秒,只见刘峰将五花大绑的赵四海提溜了起来,然后朝着我看来,说:“下去。”
 
“下去就下
 
去,瞪什么眼,老子怕你。”我反瞪了回去,不过也只敢过过嘴瘾,仍然乖乖的朝着地下室走去
 
 
走进地下室之后,我发现欧阳雪已经不哭了,好像身上的衣服并没有什么变化,脸色也很正
 
常,不像是做过那种事情的样子。
 
“我擦,难道自己刚才猜错了,他和周志国这个王八蛋没有
 
做?还是她想献身,周志国却没有答应?”我心里瞬间冒出很多的念头。
 
“赵蓉在那里?”正
 
当我盯着欧阳雪仔细观看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周志国的询问声。
 
“呃?赵蓉啊,不在厦门。
 
”我愣了一下,马上开口说道。
 
“在那里?说!”周志国的声音突然变得严厉起来,身上的王
 
八之气也瞬间显露了出来。
 
有人可能不相信什么王八之气,但是如果你真见过当官的,不用很
 
大的官,一个县长就行了,你就会发现,权力自动赋予了他们一种无形的气势,你在他面前会感
 
觉紧张,感觉压抑,感觉到战战兢兢,即便他不说一句话,仅凭气势就可以让你大气不敢喘,胆
 
战心惊,毫不夸张。
 
如果三年之前,周志国这个王八蛋用他的王八之气对我喝问的话,我肯定
 
会吓尿了,可惜现在,他的气势根本影响不了我的情绪,连死都不怕,我还怕他的王八之气?
 
不过表面上,我还要装着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周副省长,赵蓉什么
 
都不知道,根本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只要欧阳雪和赵四海两个人死了,便再也没有人可以威
 
胁到你们,至于赵蓉,就是一个小姑娘,还是饶了她吧。”我说。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做,因为
 
这样很可能激怒周志国,但是有两个原因,让我不得不这样说,第一,欧阳雪说了,她女儿活不
 
了,我也别想活,并且帐本藏在那里,只有赵蓉一个人知道;第二,赵蓉确实是无辜的,我虽然
 
不是好人,但也不是坏人,有自己做人的底线,我可以杀了赵四海的欧阳雪,因为他们罪有应得
 
,而却不能对赵蓉下狠手,我要保住她。
 
本来我以为自己这样说,周志国这个王八蛋肯定会大
 
发雷霆,然后让身边的保镖教训我一顿,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仅仅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并没有多说什么。
 
“我勒个擦,怎么会事?有猫腻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不过是什么猫
 
腻,我却是一点看不出来,更无从猜测。
 
“也许姓周的也有做人的底线,也想放赵蓉一条生路
 
?”我在心里暗暗想道,不过内心深处还是觉得不太可能,虽然我不太了解政治,但是却明白政
 
治是一件最残忍的事情,能混到副省长的位置,周志国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老狐狸,没理由放
 
赵蓉一条生路啊。
 
“或者是刚才欧阳雪献身了?让姓周的王八蛋放了她女儿赵蓉?”我开始胡
 
思乱想起来,直到周志国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才清醒过来。
 
“王浩,你想杀了赵四海吗?”周
 
志国问。
 
“当然,做梦都想。”我回答道,不知道周志国是什么意思。
 
“那好,按我们说好
 
的,你可以亲手宰了赵四海,刘峰,把匕首给他。”周志国对旁边的保镖刘峰说道。
 
“是。”
 
刘峰应道。
 
稍倾,刘峰把匕首递了过来,我接过匕首,挺沉,不是刀片,而是精钢,很厚,刀
 
刃上闪着淬火的蓝光,还有血槽,是一把标准的军用匕首,杀人的利器,只要捅进人的身体,光
 
是放血就能让人失血过多休克而死,扎中要害,一刀毙命。
 
这比街上的小混混拿的西瓜刀片牛
 
逼多了,刀片砍个几十刀,可能都死不了,这种匕首只要一下,就能要人大半条命。
 
“王浩,
 
匕首给你了,不敢了吗?”周志国一副瞧热闹的表情,看了我一眼说道。
 
“周副省长,当着你
 
的面杀人,我有点不习惯。”我不是傻子,在接过匕首的时候,就发现周志国带着欧阳雪、刘峰
 
朝后退了几步,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并且刘峰还拿出了手机,至于在干什么,我猜猜就知道,百
 
分之百正在录像。
 
“呵呵,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周志国抬起手臂,看了一眼手表,面无
 
表情的说道。
 
我仅仅只思考了三秒钟,抬脚朝着地上的赵四海走去,俯身揪住赵四海的头发,
 
让他的脖子露了出来。
 
唔唔……
 
赵四海开始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可惜他刚才被我在上面揍得
 
不轻,挣扎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力量。
 
我将匕首架在赵四海的脖子上,抬头盯着周志国,说:“
 
周副省长,谢谢你信守承诺,只要杀了赵四海,即便今天我死在这里,也算是值了。”说完,匕
 
首猛然在赵四海的脖子上划过,噗……锋利刀刃瞬间将赵四海的脖子割开了,大动脉被割断,鲜
 
血像喷泉一样,嗞一声,喷了出来,我躲闪不及,直接被喷了一脸。
 
割断赵四海的大动脉之后
 
,我松开揪着他头发的左手,赵四海的整个身体痉挛了起来,鲜血不停的从他的脖子处喷出,估
 
摸着不用一分钟就会彻底死掉。
 
我手起刀落,毫不拖泥带水的杀死了赵四海,让周志国脸色一
 
变,我发现在赵四海的鲜血喷出来的一瞬间,周志国的身体还轻微颤抖了一下,他虽然可能整死
 
过很多人,但是面临这种血腥的场面,估摸着是第一次。
 
杀了赵四海之后,我并没有把匕首还
 
给保镖刘峰,而是满脸是血的盯着周志国:“周副省长,现在是不是要让我再杀了欧阳雪?”我
 
问,因为按照常理来说,如果对方想控制我的话,肯定会让我杀了赵四海和欧阳雪,特别是欧阳
 
雪,不可能让她活着离开。
 
周志国没有说话,眉头微皱了一下,扭头对旁边的刘峰说:“把他
 
抓起来,谋杀江城首富赵四海,带回去关押。”
 
“呃!”我愣了一下,马上嚷叫道:“周副省
 
长,你不是说要让我代替赵国海吗?怎么说话不算数呢?”
 
可惜我的话刚说完,刘峰便到了身
 
前,我双眼一瞪,露出一道寒光,手中的匕首顺势朝着刘峰的身体便捅了过去,心中大骂:“操/
 
你妈,老子弄死你之后,再把周志国他们全部弄死,要死大家就一起死。”
 
我知道,只要带回L
 
省,关押进省看守所,我八成不可能再活着出来了。
 
可惜,我这三年的时间,根本没有好好跟
 
着大哥练武,匕首捅出去,瞬间被刘峰侧身躲开了,同时他脚下进步,同时一拳打在我的小腹上
 
 
砰!
 
哎呀!
 
我惨叫了起来,身体佝偻着,噔噔……朝后连退五六步,扑通一声,一屁股
 
坐地上,腹部传来刀绞般的疼痛,刚才仿佛一把铁捶砸在我的肚皮上,差一点痛得背过气去。
 
“操,狗日的刘峰一拳的力量这么大。”我在心里大骂。
 
下一秒,我感觉眼前飞来一个黑影,
 
接着砰的一声,我脑袋晃动了一下,眼前一阵发黑,接着脑袋后扬了回去,整个身体平躺在地上
 
,眼前全是星星,脑袋一阵阵的发晕。
 
估摸着刚才是挨了刘峰一脚,除了脑袋发晕之外,整张
 
脸火辣辣的疼痛。
 
稍倾,我感觉右手臂一阵刺骨的疼痛,匕首随之被夺走了,接着我的双手被
 
扭到了背后,咔嚓!咔嚓!我被戴上了手铐,扔在地上。
 
“完了。”我心里暗道一声,已经彻
 
底认命了,其实想想也不亏,至少在被抓之前,周志国还让我把赵四海给弄死了:“可是赵志国
 
对他们的威胁好像还没有欧阳雪大吧,为什么不弄死欧阳雪呢?难道他们两人真有一腿?”突然
 
我的脑海之中闪出这样的想法。“走吧!”耳边传来周志国的声音。
 
我知道这一次自己算是玩
 
完了,但是下一秒,一个声音的响起,却让我目瞪口呆。
 
“周副省长,上面说了,她必须死。
 
 
“这是刘峰的声音?”我心里暗道一声,吃惊的同时,更多的是疑惑不解。
 
我马上甩了甩
 
脑袋,想赶走眼前的黑暗,拼尽全力睁开眼睛,朝着周志国和刘峰两人看去,发现还真是刘峰在
 
对周志国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