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676 677 678回 一败涂地

杏彩平台 第676 677 678回 一败涂地

“你的位置。”姓周的询问道。
 
“厦门。”我说。
 
“具体/位置。”他问。
 
“海边的一栋走
 
私小楼。”我有气无力的说道,已经彻底认命了,不但查到了邓思萱和邓宝娘俩的行踪,还派人
 
去了我的家乡,我不是一个六亲不认的人,也不是一个冷血动物,一生之中有很多的羁绊,而有
 
的羁绊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所以只能认命了。
 
“手机号。”姓周的问。
 
“136XXXX。”我把
 
手机号码告诉了他。
 
“看在你这么配合的份上,明天一早,我们坐飞机过去。”姓周的说。
 
“你亲自来吗?”我问。
 
“嗯!”姓周的说。
 
“放了顾芊儿。”我说。
 
“半个小时之后,
 
你可以打电话给她。”
 
“谢谢!”我十分郁闷的说道。
 
“呵呵,小子,你别沮丧,你输是意
 
料之中的事情,如果最终隐藏在幕后赢了的话,那才奇怪,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能做到这一步
 
,才有资格给我们做事。”姓周的说。
 
我没有说话,准备挂断电话了,不过想了想,最终奇怪
 
的问道:“喂,我还可以问个问题吗?”
 
“说吧!”姓周的语气很轻松,他是一只老狐狸,早
 
已经感觉出我被击破了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
 
“你们如何猜到是我?”我问,心里非常的好
 
奇。
 
“这件事啊,呵呵,本来前边就要告诉你,可惜你一副不耐烦的态度,现在想知道了?”
 
姓周的说。
 
“非常想知道,我自认为计划不能说天衣无缝,但是也不可能一时半会查出来我的
 
真实身份,毕竟我在一个多月之前已经被赵四海害死了。”我说。
 
“其实我们也是猜测。”姓
 
周的说。
 
“猜测?”我愣住了。
 
“小子,你还是太嫩了一点。”姓周的声音非常的得意:“
 
我们从赵四海那里获知,赵蓉被绑架,然后欧阳雪不顾他的反对执意回国,于是我们就对赵蓉进
 
行了调查,从而查到了袁雨灵,对袁雨灵进行调查的时候,在浮山她的家里找到了一个日记本,
 
想知道日记本里的内容吗?”姓周的的问道。
 
我想了想,这个日记本八成是写关于我和袁雨灵
 
的事情,于是马上开口说道:“不想知道。”
 
“呵呵,我却很想说。”姓周的呵呵一笑。
 
 
无耻!”我心里暗骂了一句,但是根本无法阻止对方说道。
 
“真没有想到,你跟你前小姨子还
 
有一腿,啧啧,那个日记本的内容太香艳了。”
 
我很想让姓周的闭嘴,但是最终没说什么,现
 
在自己一点主动权都没有,还是不要惹火对方为好,再说了,他说的大部分都是事实,我和袁雨
 
灵之间就差最后一下了,基本跟上过床差别不是太大。
 
“通过那个日记本,我们把目标锁定了
 
你,不过像你说的,一个多月之前你就已经死了,所以我们也不敢确定,不过通过调查,我们发
 
现你的两名最厉害的手下陶小军和宁勇离奇的失踪了,一块失踪的好像还有一条船,于是我们便
 
抓了顾芊儿这个小女生,听说她在你心里的位置很重要,同时又兵分三路,一路延大沽河寻找那
 
条船;一路去你的家张;第三条寻找你的儿子。”姓周的把他们的计划全部说了出来。
 
“本来
 
我想试探一下你,如果刚才顾芊儿被强上了的话,你仍然无动于衷,那证明我们的判断八成是错
 
了,可惜你竟然为了这个小女生,立刻就承认了,啧啧,看来她在你心里的位置挺高嘛,她不会
 
也是你的女人吧。”姓周的声音里带着淫/笑。
 
我心里这个恨啊,可惜不敢骂出口,最终只能保
 
持沉默。
 
“明早我等你们,是死是活我都认了,只希望你们放过我的女人、孩子、朋友和小弟
 
。”我说。
 
“赵四海必须死,万鑫集团还需要继续运作,江城的局面不能失控,所以我们想扶
 
你一把,帮我们看着江城的黑白两/道,你如果能干好了,以后就是自己人。”姓周的说,随后便
 
挂断了电话。
 
他话里的意思我明白,干好了是自己人,干不好,自然就是敌人,那么我的下场
 
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结束跟姓周的通话之后,我愣愣的坐在椅子上,眼睛里失去了光彩,一
 
脸呆滞的表情。
 
“浩哥,怎么了?”田启对我问道。
 
“呃?没什么,这样,你马上收拾东西
 
,连夜回江城。”我对他说道。
 
“为什么?”田启有点不明白,说:“明天再说不行吗?”
 
“必须今天晚上走,出了一点状况,我不想让对方见到你,你最好不要搅合到这件事情之中,也
 
许以后还可以在暗处帮我。”我说。
 
“这样啊,那好,我马上收拾东西。”田启点了点头,随
 
后开始收拾东西,一刻钟之后,他提着行李箱离开了公寓。
 
我送田启到小区外边,看着他坐出
 
租车离开,这才收回目光,思考了片刻,叹息了一声:“唉,走一步看一步吧,生死由命,富贵
 
在天,只要赵四海死掉,爱咋咋地吧。”
 
稍顷,我也拦了一辆出租车,没有回小渔村,而是去
 
了海边,不到十分钟,出租车便停在了海边。
 
我站在海边吹着海风,脑子终于清醒了一点,看
 
了一眼手表,离跟姓周的通话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于是马上拿出手机,拨打了顾芊儿的电话
 
 
铃声响了五下,电话另一端才传来顾芊儿的声音:“喂,你好!”她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腔,
 
估摸着刚才肯定在哭泣。
 
“芊儿,我是王浩,你没事吧?”我急切的对她询问道。
 
“王叔,
 
真是你吗?”顾芊儿吃惊的问道。
 
“是我,我没有死。”我说。
 
“王叔,呜呜……”顾芊儿
 
哭了起来。
 
“芊儿,别哭了,没事了,别怕!”我开始哄顾芊儿,大约哄了五分钟,她才停止
 
哭泣。
 
“叔,我刚才被人绑架了。”顾芊儿说。
 
“我知道,刚才跟坏人通话的就是我。”我
 
说。
 
“呃?叔,是不是他们用我威胁你?”顾芊儿很聪明。
 
“没有,别乱想,你现在在那里
 
?还在江城吗?”我问。
 
“不是,我正在回江城的动车上,他们把我从江城带到了省会,刚才
 
一名男子将我送上了回江城的动车。”顾芊儿详细的跟我说了一遍。
 
“没事了,你回江城之后
 
,绑架的事情谁都不能说,并且我活着的事情,也暂时别说出去,明白吗?”我对顾芊儿叮嘱道
 
 
“为什么?”她疑惑的问道。
 
“别多问,回去之前,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对了,芊儿,
 
那些人没有对你……”我本来想问一下,姓周的那些人有没有强/奸顾芊儿,但是话到了嘴边,有
 
又点不好意思问。
 
“她们没有为难我,就是开始的时候,打了我几个耳光,然后视频的时候…
 
…叔,你都看到了,再没有其他过激的行为。”顾芊儿回答道。
 
“那就好,我让韩伯去车站接
 
你。”我说。
 
“嗯!”
 
随后我又叮嘱了顾芊儿几句,便挂断了电话,几分钟之后,又拨通了
 
大哥的手机,让他一会去火车站接顾芊儿。
 
“老二,发生什么事了?”大哥韩勇问。
 
“没事
 
,等我回江城再跟你细说,大哥,我还有急事,先挂了。”我说。
 
“真没事?”大哥问。
 
 
真的。”
 
“老二,其他话我就不多说了,只要你有用得着大哥的地方,尽管开口,我可是当你
 
是自己的亲兄弟。”大哥说。
 
听到大哥这样说,我有点动情:“大哥,说实话,我一直很感激
 
你,我本来就是一个小屌丝,说实话,遇到李洁也不一定改变我的命运,但是直到遇到你,才彻
 
底改变了我的命运。”我说。
 
我不是说假话,因为遇到李洁的时候,我的性格仍然懦弱、胆小
 
、老实,根本没有把天性释放出来,遇到大哥韩通之后,他逼迫着我宰了周强,那是自己第一次
 
杀人。
 
那种感觉我是终生难忘,接着就是连续五天的高烧不退,没有别的原因,是被吓着了,
 
差一点就吓傻了,几乎是等于在鬼门关走了一圈,不过最终我挺了下来,彻底将自己懦弱的性格
 
渐渐的改掉,把心里的血性给激活了,这才有了以后的事情,不然的话,如果我还是一个懦弱老
 
实的人,根本不可能在江城做那么多事情,最多在李洁身上搞点钱,然后兴高采烈的回家乡买栋
 
房子,娶个媳妇,过着普通的生活。
 
跟大哥通完电话之后,我马上又拨通了陶小军的手机:“
 
小军,听我说,不要再在墨港附近的海域游弋了,想办法补充一点食物,延着海岸线南下。”我
 
急切的对陶小军说道。
 
“二哥,发生什么事了。”他问。
 
“没事,听我的话,补充食物之后
 
,延着海岸线南下,记着,别让海警抓到。”我说。
 
“到底怎么了?”陶小军打破沙锅问到底
 
 
“有人发现赌船不见了,正在延着大沽河寻找,早晚会找到海上,你们不能被找到。”我说
 
 
“嗯,明白了,二哥,你那里真没事?”陶小军问。
 
“没事,放心吧,你们也小心一点,
 
照顾好赵蓉,别让她出事。”我叮嘱了陶小军一句。
 
“嗯!”
 
做完这些安排之后,我深深的
 
吸了一口气,对于明天姓周的到来,我心里充满了忐忑,对方是否真会不杀自己,我是一点把握
 
都没有。
 
回到海边的走私小楼之后,我找到了一鸣和尚,说:“一鸣禅师,你马上离开厦门,
 
回江城,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跟我有过接触。”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他问。
 
“别问了
 
,计划功亏一篑,对方势力通天,能量太大了,你不要再待下去了,快走,牵扯进来的话,怕对
 
你不利,我已经让田启离开了,你也快离开吧。”我对一鸣和尚催促道。
 
“跟我说说。”一鸣
 
和尚并不着急,眼睛盯着我问道。
 
我看了他一眼,其实现在自己内心是最脆弱的时候,还真想
 
找个人说一下,这样也许会好受一点,于是便开始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的告诉了一鸣和尚
 
 
“你确实踩到了他们七寸上,令对方无所不能其极。”一鸣和尚说。
 
“其实我只想弄死赵
 
四海,同时也不想暴露自己,现在看来,是输得一塌糊涂,一鸣阐释,你快走吧,别连累你。”
 
我说道。


 
第六百七十七章 自救
 
我想让一鸣和尚赶快离开,对方的能量太大了,一鸣和尚搅合进来的话,很可能有危险,毕竟601军工厂的事情,可是禁忌。
 
一鸣和尚没有急着表态,他眉头微皱,思考了片刻,说:“这样吧,我在暗中保护你,到了最后关头,也许可以救你一命。”
 
听到一鸣和尚这样说,我很想马上答应,毕竟现在完全处于劣势,姓周的到底是否会遵守承诺,我是一点把握也没有,如果一鸣和尚能在暗处保护自己的话,至少对方反脸不认人的时候,还有一线生机。
 
但是这样一来的话,很可能给一鸣和尚带去很大的危险,我和他根本不算熟,完全是看在大哥的面子上,他才会跟着我东跑西奔,如果明知有危险,还让他继续保护我的话,好像有点不太合适。
 
“那个,一鸣禅师,对方能量很大,你会有危险,好意我领了,你还是快点回江城吧。”我思考片刻,最终开口对一鸣和尚说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不能牵涉太多的人,太危险了,别人没有义务和责任为我拼命。
 
“行了,这件事情就算定下来了,年轻的时候,我欠韩勇一条命,这次就算还给他了。”一鸣和尚目光坚定的说道。
 
“一鸣禅师,这……”
 
我还想说什么,但是话没说完便被他打断了:“王浩,你不用说了,我去诵经了。”一鸣和尚回房间诵经去了。
 
我看着一鸣和尚的背影,心里十分的感动,轻轻的说了一句:“谢谢!”
 
三分钟之后,我朝着地下室走去,姓周的等人坐明天早晨的飞机,估摸着临近中午才能到厦门,我有整个晚上的时间,想跟欧阳雪好好聊聊,欧阳雪现在看来是百分之百的保不住了,只要她到了姓周的等人手里,绝对是十死无生,不过赵蓉,我却想要保住她,毕竟她是无辜的。
 
欧阳雪,十六年前,她帮着赵四海做假账巧取豪夺将国有资产变成私有资产,在美国享受了十六年高品质的生活,那些钱是几代人勒紧裤腰带积攒下来的,却变成了她的私有财产,所以对于她的死活,我并没有太多的感慨,只能说是罪有应得。
 
吱呀!
 
我推开地下室的大铁门,昏暗的灯光下,欧阳雪躺在那张破旧的木床上,我进去的时候,她抬头看了一眼,并没有起来。
 
“起来谈谈。”我说。
 
“我要睡觉了。”欧阳雪闭着眼睛说道。
 
“明天上午,那些人就要来了。”我看了她一眼,平静的说道。
 
“什么人?”欧阳雪无所谓的问道。
 
“赵四海背后的人,十六年前拿去601军工厂绝大部分资产的人。”我说。
 
“什么?”听了我的话,昏昏欲睡的欧阳雪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盯着我,惊呼了一声。
 
我的目光没有躲避,跟她直视着:“对方的能量很强,已经查到了我,明天上午就会到这里。”我说。
 
欧阳雪的表情急剧的变化着,半分钟之后,突然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臂,说:“我不能见他们,他们会杀了我的。”
 
我看着她,眨了一下眼睛,说:“对方说了,我想活命的话,就把你和你女儿赵蓉交给他们。”
 
“不不不,我不能被他们抓到,他们会杀了我,还会杀了我女儿。”欧阳雪站了起来,开始在地上室里走来走去,看得出来,她非常的紧张。
 
“我们好好谈谈吧。”我盯着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的欧阳雪说道。
 
“求求你,不要把我交到他们手里,他们会杀了我,蓉蓉也不能被他们抓到。”欧阳雪神经质般的抓着我的手臂,瞪大了眼睛盯着我说道。
 
“不把你交给他们,我就要死。”我说。
 
“让我想想,肯定有别的办法。”欧阳雪说,随后她再次来回走了起来,大约半分钟之后,她突然停住了脚步,扭头盯着我说道:“带我去北京,我到最高检自首,这样就可以把他们这些人一网打尽,现在国家正在惩治腐败,是一个好机会,只要这些人被抓了,你就没有生命危险了,蓉蓉也就得救了,而我也不会死,只是失去自由而己,对,立刻带我去北京,我们现在就走。”欧阳雪大力的拽着我,想让我带她去北京自首。
 
“十六年了,早干嘛去了。”我看了她一眼,将她的手甩掉,冷冷的说道。
 
“求求你了。”欧阳雪再次抓住了我的手臂。
 
我摇了摇头,冷冷的盯着她说道:“你贪污了国家那么多钱,享受的十六年,是罪有应得。”
 
“我、我是罪有应得,但是蓉蓉没罪啊,你不能把蓉蓉交给他们,他们会斩草除根的,再说了,那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都可以做,完全不可以相信,我想,他们百分之百也会把你做掉,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你带我去北京,我到最高检自首,将他们一网打尽,这样你和蓉蓉才能活下去,同时我也不用死了。”欧阳雪的思维很敏锐,没有被吓糊涂,她急切的对我说道。
 
我盯着欧阳雪看了十几秒钟,说:“你说的这个办法,在几天之前,也许可行,那个时候,没有人知道你已经偷偷回国,但是现在,呵呵!”我呵呵一笑,说:“不到最后一刻,你根本不可能乖乖去北京自首,可惜,今天真到了这个时刻,你认为你还能进入北京,即便到了北京,我保证,你还没有找到最高检的大门,就会发生意外。”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我们可以试试,你千万不要相信那些人,他们为了自己的乌纱帽,可以做出任何事情,你既然知道了601军工厂的事情,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你。”欧阳雪说。
 
我没有说话,心里也清楚,姓周的虽然嘴上说的很好听,但是实际上到底会不会放过我,我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带我去北京,我去自首。”欧阳雪看到我没有说话,她可能认为有戏,于是再一次抓着我的手臂,恳求道。
 
我甩开她的手,瞥了她一眼,说:“去北京是不可能了,你和赵四海也不可能活着了,不过……”
 
“不过什么。”她紧张的问道。
 
“不过我也许可以把你们的女儿赵蓉保下来。”我说。
 
“保下我女儿的性命?”欧阳雪疑惑的看着我问道。
 
“对!”我点了点头。
 
“呵呵,你别开玩笑了,那些人连你都不会放过,怎么可能放过我女儿。”欧阳雪不屑的说道:“你现在想保命,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全力把我送到北京最高检,这样才能将对方一网打尽,你才能安全。”
 
我心里冷哼了一声,根本不会去考虑这个办法,如果在身份没有被对方识破之前,到了最后一刻,我也许会这样做,但是既然姓周的已经识破了我的身份,并且找到了邓思萱母子二人,同时还派人去了我的家乡,那么这条路已经算是被堵死了。
 
“欧阳雪,你如果想要你女儿赵蓉活命的话,只有一条路。”我盯着欧阳雪说道。
 
“什么路?”她问。
 
“带你去北京,完全不可能,你不要再想了,如果你那么想自首,为什么前边十六年的时间不去自首呢,到了现在,你连自首的机会都没有,我告诉你,如果想让赵蓉活命,就必须听我的。”我说。
 
欧阳雪的脸色急剧的变化着,最终露出询问的目光:“你说。”
 
“你当年是601军工厂的财务经理吧。”我说。
 
“对!”
 
“你和赵四海侵吞国有资产,死有余辜,想救你女儿的话,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拿出一点能让对方忌惮的东西,把这个东西给我,我自然会保下你女儿。”我盯着欧阳雪说道。
 
欧阳雪不是傻子,相反很聪明,她盯着我没有说话,一副思考的表情。
 
我敢肯定,她手里一定有可以对姓周的等人形成威胁的东西,并且这个东西杀伤力巨大,狡兔三窟,像他和赵四海这种人,都是人精,不可以不留后手。
 
“你好好考虑考虑,想救你女儿,这是唯一的办法。”我说。
 
欧阳雪仍然没有说话,只是瞥了我一眼,低头不语。
 
我心里其实非常着急,因为她手里的东西也是自己的救命符,对于姓周的等人,不可不防,谁知道见面之后,对方会不会马上翻脸,直接把我也弄死。
 
为了我的小命,今天晚上必须将欧阳雪手里的东西弄出来,只要她想救赵蓉的命,就一定会把东西交出来。
 
“我要和蓉蓉通话。”大约二分钟之后,欧阳雪抬头看着我说道。
 
“可以,跟你说实话吧,我没有打你女儿,也没有让手下的人侵犯她,以前给你看的小视频都是假的,我还没有滥杀无辜的习惯。”我对欧阳雪说道,希望尽量得到她的信任,毕竟也关系到自己的小命。
 
稍倾,我拨通了陶小军的电话:“喂,小军,把手机给赵蓉。”
 
“浩哥,怎么了?”陶小军问。
 
“让她们母女二人说一会话。”我说。
 
“哦,好!”
 
大约半分钟之后,电话另一端传来一个弱弱的声音:“喂?”
 
我没有说话,而是将手机递给了欧阳雪,她马上接了过去:“喂,蓉蓉吗?我是妈妈。”
 
第六百七十八章   算你狠
 
把手机递给欧阳雪之后,我并没有留在地下室,而是走到了门外,点了一根烟,慢慢的抽了起来,至于欧阳雪和她女儿赵蓉说什么,我并不关心。
 
不过我虽然站在门外,余光仍然盯着正在打电话的欧阳雪,她跟赵蓉通话可以,但是她如果拿着我的手机私自跟其他人联系,那绝对不可以,因为很可能引起不必要的变数,现在姓周的已经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了,我可不想节外生枝。
 
欧阳雪和赵蓉还真能聊,一聊就是半个小时,我眉头微皱,已经抽了一地的烟头,竟然欧阳雪还没有聊完,于是我走了过去,一把将手机抢了过来,随后关了机,盯着欧阳雪,说:“半个小时了,姓周的虽然说明天上午过来,但是万一是为了稳住我,提前过来呢?所以没有功夫浪费时间,你想你女儿活着的话,就把能让那些人害怕的东西交给我。”
 
欧阳雪盯着我,我的目光没有了躲闪,反瞪了回去,心里想着,她一个贪污腐化份子,老子怕个毛啊。
 
我和欧阳雪两个人相互瞪着,大约有二分钟,她先把目光移开,说:“我凭什么相信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无非想自己保命罢了。”
 
“你凭什么相信我?呵呵!”我呵呵一笑,说:“因为你没有第二条路可走,难道你想相信那些人?”
 
“他们也会杀了你。”欧阳雪说。
 
“对,他们也许会失信杀了我,但是我敢保证,他们一定会杀了你和你女儿,以及赵四海,不会留下任何的隐患。”我说。
 
“哼!”欧阳雪冷哼了一声。
 
我深吸了一口气,盯着我她说:“欧阳雪,我的命你可以不在乎,难道你女儿赵蓉的命也不在乎吗?我至少比那些人有信誉,再说了,你女儿和我小姨子还是最要好的闺蜜,只要有一线机会,我都会保下她,还有,刚才你们已经通过电话,我想你肯定问了,这几天她是否受苦,是否被人折磨过吧?”
 
欧阳雪盯着我看了几秒钟,没有说话。
 
“再给你半个小时,好好想想吧,都到了这个时候了,那些人随时可以来,如果你再犹豫的话,即便你手上有什么可以要挟他们的东西,不能及时转移到我的手上,那么将毫无用处。”我说,随后转身准备离开。
 
当我走到地下室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欧阳雪的声音:“喂,你为什么非要在这里等他们,你完全可以带着我离开这里啊,我可以给你钱,你如果想要要挟那些人,我也可以把证据给你。”
 
“带着你离开这里?”我扭头看了欧阳雪一眼,问道。
 
“对啊!带我离开这里,干嘛非要在这里等死,即便那些人给了你天大的承诺,也不要相信。“她瞪大了眼睛,急切的说道。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我当然不会相信,如果相信的话,也不会跟你磨叽半天,想从你身上得到可以要挟那些人的证据了。”
 
“那你为什么不带我离开?”欧阳雪疑惑的问道。
 
“我的老婆孩子,朋友兄弟,家人亲人,都在他们的控制之下,我是可以走,但是他们怎么办?”我说。
 
“啊!”欧阳雪轻呼了一声。
 
“如果你真有可以要挟那些人的证据,马上给我,我会尽全力保下你女儿赵蓉,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发毒誓,至于其他的话,你就不用说了,现在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好好想想吧。”我说,随后转身离开了地下室。
 
来到一楼之后,我感觉心里有点气闷,于是也没跟一鸣打招呼,直接离开了小楼,来到了不远处的海滩上,一边抽烟一边吹着海风,思绪万千。
 
邓思萱和孩子不能出事,李洁、苏梦、陶小军、顾芊儿、魏明等人也不能出事,也不能给大哥带去麻烦,如果到了最后一步,看来只能用自己的命换他们这些人的平安了。
 
“唉!”我深深的叹息了一声,感觉到身心疲惫,对方的势力太过于庞大,这种压抑感,让我窒息,本来还想着躲在暗处,将对方玩弄于股掌之间,现在看来却是太可笑了,对方的能量通天,可以调用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来做一件事情,很少有事情他们查不清楚。
 
能当大官的人都是人中龙凤,个个都是老狐狸,跟他们斗,只要出一点点的错误,就可能万劫不复。
 
我在海边待了半个多小时,这才慢慢的走回了小楼,此时一鸣和尚房间的灯已经关了,估摸着睡觉了。
 
我想了一下,拿了两瓶啤酒朝着地下室走去,今天晚上必须从欧阳雪的嘴里把东西套出来,如果能得到可以威胁到姓周等人的证据,那么明天我活下来的机率将大大增加,不然的话,小命将完全取决于对方的心情。
 
吱呀!
 
我推开了大铁门,发现欧阳雪呆呆的坐在床上,就连我进去,她都没有抬头看一眼。
 
我将一瓶啤酒递到她的面前,问:“想好了吗?”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伸手接过啤酒,扬头咕咚、咕咚大口喝了起来,一口气喝了小半瓶。
 
“他们会杀了你。”欧阳雪喝完酒,盯着我说道:“那些人让我活了这么久,已经犯了一次错误,他们不会犯第二次错误,所以他们肯定会杀了你。”
 
“也许吧。”我瞥了她一眼,随后扬头喝了二口酒。
 
“你不怕吗?”欧阳雪问。
 
“怕,怎么可能不怕呢,但是为了那么多人,我也只能装着不怕了。”我说。
 
欧阳雪盯着我看了几秒钟,没有说话,开始默默的喝起了酒,一瓶啤酒她很快就喝完了,然后伸手将我剩下的大半瓶啤酒拿了过去,继续喝了起来。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催促她,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她面前,看着她呆呆的喝酒。
 
当她把我那瓶啤酒也喝完的时候,突然低声说道:“我有一个账本。”
 
“嗯?”我愣了一下。
 
“上面详细记录着十六年前,我们如何巧取豪夺瓜分了601军工厂几百亿的资产,并且还有每个人国外的账户和分得的钱数,以及如何通过地下钱庄将钱转移到国外账户,这些都是经过我的手,帐本后面还有大量的票据,足以证明其真实性。”欧阳雪说。
 
“把账本给我,我保证让赵蓉活下去。”我说。
 
“你不怕他们把你身边的人全部杀掉?“欧阳雪抬头看了我一眼,问道。
 
“当然怕了,但是同样,他们也怕601军工厂的事情败露。”我说。
 
“你也可以用我威胁他们啊。”欧阳雪说。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你是一个大活人,怎么能跟一个帐本相比,即便那些人再厉害,也不可能阻止一个陌生人带着一个帐本出现在北京,你说是吗?”
 
欧阳雪看了我一眼,随后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说话,我也没有催促,大约过了五分钟,她的声音才再次在我耳边响了起来:“帐本可以给你。”
 
“在那里?”听了欧阳雪的话,我心里一阵激动。
 
欧阳雪摇了摇头,说:“我还不能告诉你。”
 
“你什么意思?姓周的来了,你必死无疑,不要抱有侥幸心理。”我眉头微皱,盯着欧阳雪,不知道她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那个帐本藏的地方,我已经告诉了蓉蓉,只要她能活着,就会告诉你账本的地点。”欧阳雪抬头盯着我,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微笑,眼睛里闪着狡猾的目光。
 
“我擦。”听了她的话,我却一瞬间傻眼了:“喂,没有账本,我如何能保下你女儿赵蓉的命,先把账本给我。”我说。
 
欧阳雪摇了摇头,说:“都已经告诉你,有一个可以致那些人于死地的账本了,你如果还不能保命,同时把蓉蓉的命保下来的话,那我又有什么理由相信你拿到帐本之后,能保下蓉蓉的命呢?想到得到某样东西,必须先要证明你有这个能力。”
 
“你是在拿你女儿赵蓉的小命开玩笑。”我说。
 
“呵呵!”欧阳雪冷笑了一声,说:“你如果连这个能力都没有的话,即便我把帐本交给你,你也无法保下我女儿的命,如果你有能力的话,只要知道这个帐本的存在,完全可以自保,同时保下蓉蓉的命。”
 
我盯着欧阳雪,眨了一下眼睛,刚准备再劝劝她,把帐本老老实实的给我,没想到她却挥了挥手,说:“走吧,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如果你没有本事的话,反正我女儿都是一个死,我何不让你跟着陪葬。”
 
稍倾,欧阳雪平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不再理睬我。
 
“你……”我用手指着她,身体气的发抖,万万没有想到,欧阳雪这个王八蛋,最后竟然玩了这么一招:“算你狠!”我气呼呼的说道,随后转身离开了地下室。
 
咣铛!
 
我狠狠的关上地下室的大铁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