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673 674 675回 我是来要你命的人

杏彩平台 第673 674 675回 我是来要你命的人

  姓周的他们能量太大了,妈蛋,现在就查到了袁雨灵,我虽然做了周密的安排,但是绝对不可能没有留下一点蛛丝马迹,所以不敢给对方太多的时间,只敢给他们一小时,先弄死赵四海再说。

  对方虽然停止了对网络电话的追查,但是田启并没有闲着,我跟姓周的通完电话之后,他噼里啪啦的敲着皱键盘,正在得新编写程序,修复和建立新的防火墙。

  我则眉头微皱,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有点坐卧不安:“赵四海到底是真死还是假死?听刚才姓周的语气,八成是假死,一个小时之内,对方到底是否会让赵四海再死一次,如果还玩花样的话,我应该怎么做?难道真要跟对方来一个鱼死网破吗?”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

  虽然嘴上说的斩钉截铁,其实我内心深处根本没有做好准备,妈蛋,欧阳雪在手里,应该是掌握了主动啊,为什么还如此的步履维艰呢?

  按我本来的打算,是直接将欧阳雪交给南燕背后的势力,这个黑锅让南燕背后的势力来背,自己独善其身,置身于这件事情之外,等赵四海死掉了,我就回江城,重新开始,李洁已经是东城区的区委书/记了,我在东城区发展占很大的便宜。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南燕背后的大人物,更他妈猴精,根本没有把我这个小蚂蚁放在眼里,竟然想跳过我,直接跟赵四海背后的势力商谈,看样子还想用最小的代价达到最大的目的,同时还不将对方往死里得罪,至于我的死活,根本没有在这种大人物的眼里。

  搞到现在,我既不能让赵四海背后的势力知道自己是谁,又要震慑住对方,让他们干掉赵四海:“难啊!”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随后看了一眼手表,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

  我在心里又把绑架赵蓉的经过仔仔细细想了一遍,几乎找不出什么漏洞,唯一的一个漏洞就是袁雨灵,姓周的很可能通过袁雨灵调查到李洁,再通过李洁牵连出我来,但是我在他们这些人之中,应该就是一个蚂蚁般的小人物,再说了,我都已经死了,按照常理来说,不会联系到我的身上,不过也难说。

  “怎么办呢?”我在心里暗暗着急:“如果赵四海死了,姓周的这伙人肯定也不会放过我,还有,难道自己真得要把欧阳雪和赵蓉母女两人交到他们手上吗?如果真交了的话,估摸着这母女二人八成会被悄悄弄死,赵四海虽然该死,但是欧阳雪和赵蓉母女两人并没有罪啊,我杀赵四海没有一点心理负担,但是真要把欧阳雪和赵蓉害死的话,我的内心绝对会愧疚一辈子。”

  “妈蛋,不能将这母女二人交给姓周的,也不能让他们把自己给办了,可是……这他妈要怎么办呢?”我用手啪啪的拍着自己的脑袋,急速的想着办法,但是感觉好像无计可施。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田启在房间里修补着防火墙,我则继续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嘴里小声的嘀咕着:“怎么办?到底应该怎么办?既杀掉赵四海,又能保住他的前妻欧阳雪和女儿赵蓉,并且还能让自己没有任何生命危险。”

  自损八百,伤敌一千,我也能接受,但是如果自损八百的话,那么将永远无法回到江城,也不可能再跟李洁和苏梦两人产生联系,只能跟邓思蒙娘俩去一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小县城,过一段平静的生活,几年之后,会变得怎么样?我现在不清楚,也许邓思萱会离我而去,毕竟她可是985重点大学的毕业生,我们两人之间的感情完全是因为孩子,所以在我心里,这种感情并不是太牢靠。

  相反,我觉得跟李洁或许更牢靠一点,或者苏梦也行,不过对于苏梦,我还是有一点点的不自信,不过相比于邓思萱而言,我还是更倾向于李洁和苏梦。

  以前我还幻想着三个人同时要了,经历了赵四海的事情,我真是没了这种心思,前段时间太过于顺利,意气风发,干掉了赵康德和黄胖子,又将孔志高控制在手里,背后还有北影和南燕两大暗杀势力,觉得小小的江城已经装不下自己了,搞死赵四海更是小菜一碟,现在我真是备受打击,因为事实恰恰相反,想要搞死赵四海比登天还难,而赵四海搞死我却是小菜一碟。

  “怎么办?”我再在次心里对自己问道。

  “冷静,王浩,你一定要冷静,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冷静,急躁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在心里对自己暗暗劝解道。

  “赵四海!赵四海……”我在嘴里轻轻念叨着赵四海的名字。

  “对了,赵四海和欧阳雪为什么可以活得好好的,还有郑国为什么也可以活得好好的,并且还官运亨通。”我脑子里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特别是欧阳雪,她可是红色通缉令上的人,按常理来说,姓周的这伙人能量很大,心也够狠,最好办法不是应该让欧阳雪永远在美国消失吗?让她活着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我眨了一下眼睛,发现了解决问题的钥匙。

  “欧阳雪平静的过了十六年,郑国也过了十六年,并且还平步青云,从一个小技术员变成了现在的市委常/委,霞山区区委书/记,这是为什么?”我在心里对自己问道。

  这个问题不难猜:“他们手里都有可以让姓周那伙人畏惧的东西,只要他们出事,手里的东西就会被公布于众或者直接传递到了最高检的手里。”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对,肯定是这样,他们手里的东西让姓周的变伙人投鼠忌器。”

  “也不对啊,即便欧阳雪手里的东西也许可以让姓周的等人心生畏惧,郑国手里的东西应该还无法点到他们的死穴吧,可是为什么郑国却没有一点事,还官运亨通呢?”我眉头紧锁,在心里暗暗思考着。

  大约五分钟之后,我好像猜到了一点端倪:“郑国手里的材料虽然不能将姓周的等人打死,但是绝对会给他们引来无数的麻烦,他们没动郑国,第一,应该就是郑国手里的那份材料;第二,八成是郑国投靠了他们,对,肯定是这样,不然的话,郑国怎么可能做到区委书/记兼市委常/委的位置。”

  “郑国那份材料我是不用指望,但是欧阳雪手里保命的东西却有很大的希望到我手里。”我双眼微眯,在心里暗道一声。

  一个小时的时间到了,我走进房间,对正中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田启,说:“再给我拨通姓周的电话。”

  “好的,浩哥。”田启没有废话。

  铃声响了三下,耳机里便传来了姓周的声音:“喂,是你吗?”

  “是我,赵四海死了吗?”我开门见山的问道。

  “你先别急,可以让我跟欧阳雪讲几句话吗?”他说。

  “不行。”我拒绝道。

  “为什么不行?你看,你仅仅给我发了一段小小的视频,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啊。”姓周的说。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我冷冷的说道。

  “好,我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但是总有验货的权力吧,你总说我把你当傻子,你是不是也把我们当傻子了呢?你好好想想,如果现在你是我,会不会要求先跟欧阳雪通电话呢?”姓周的说。

  我想了一下,好像确实要先验货,不过心里并不想这么痛快答应:“验货可以,那你告诉我,赵四海是真死还是假死。”我问。

  “真死也好,假死也罢,只要我确定欧阳雪真得在你手上,我保证赵四海活不过今天。”姓周的口吻斩钉截铁,让我有一点相信了。

  刚要答应他,但是想了想,又把到了嘴边的话硬咽了回去:“我也不管赵四海现在是死是活,你既然想跟欧阳雪通电话,那么我也要先跟赵四海说二句话。”我说。

  “这……”姓周的没有当场拒绝,也没有答应,犹豫了起来,瞬间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

  大约半分钟之后,耳机里再次响起姓周的声音:“可以,赵四海我已经叫人控制住了,就关在地下室里,你跟他说吧。”

  “好!”我说。

  大约又过了十几秒钟,耳机里的声音变了:“喂,你他妈是谁?到底想干吗?想要钱吗?我给你,只要你把欧阳雪放了。”电话另一端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吼叫声,我听出来了,确实是赵四海的声音。

  “赵四海,你猜我是谁?至于我想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我就想让你死。”我冷冰冰的说道,基本不害怕赵四海听出我是谁,因为那个变音软件可以将我的声音变成一个陌生人的声音。

  “让我死?你他妈到底是谁?如果是生意上的事情,我可以给你万鑫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如果是私人恩怨,这几年我没跟人结仇啊,你是谁?是谁?”赵四海大声的吼叫道。

  “我是来要你的命的人!”我说。




  跟赵四海说了两句之后,耳机里再一次响起姓周的声音:“赵四海的声音你听到了吧,也确认了吧,你想让他真正的死去,很容易,我随时可以做到,但是你也该让我验验货了吧。”姓周的说道。

  “可以,两个小时之后,我会再打电话给你。”我说,随后便示意田启挂断了电话。

  “田启,对方有追踪我们的IP吗?”我问。

  “这次倒是没有,浩哥,我又有一个新的想法,正在构建新的防火墙,只要构建成功,我们的安全系数将大大增加。“田启说,随后再次开始噼里啪啦的敲起了键盘。

  “先别着,拿着你的身份证和驾驶证跟我走。”我说。

  “干吗?我程序还没有弄完呢。”田启抬头疑惑的盯着我问道。

  “租车,把欧阳雪弄过来,不然的话,她如何跟姓周的通话,我可不想用手机打,那样的话,对方可以很快确定是那个基站打出去的电话,然后大约判断出我们在那里。”我说。

  “哦,好吧!”田启点了点头。

  稍倾,我和田启离开了公寓,上一次来厦门抓宋佳,我去租过车,这一次轻车熟路直接去了那家租赁公司,用田启的身份证和驾驶证租了一辆大众。

  稍好车子之后,我开车带着田启来到了海边的走私小楼,让一鸣把欧阳雪打晕了,直接塞进了车里,然后朝着市区驶去。

  租车、带人前前后后花了将近二个小时,这才回到了田启租住的公寓。

  欧阳雪仍然昏迷着,我想了一下,用胶带将她绑在椅子上,然后又给她封了嘴。

  做好这一切之后,我看了一眼时间,跟姓周的约定好的时间差不多了,于是便让田启再一次拨通了姓周的电话。

  “喂,你可以跟欧阳雪通视频了。”我说。

  “好,那就快点吧。”姓周的说道。

  其实我心里清楚,他们心里基本已经确定欧阳雪在我手里,因为欧阳雪回国的信息可以查,只是改了一个名字而已,但是赵四海知道她的身份信息啊,至于为什么非要跟欧阳雪通话,我不是太清楚,但是也做了预防措施。

  我扭头朝着一鸣和尚微微点了点头,只见一鸣和尚用手轻轻掐了一下欧阳雪的人中穴,然后欧阳雪便呃的一声睁开了眼睛,看着我、一鸣和尚和田启三人,想要说话,不过嘴巴被胶带封了,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下一秒,我将摄像头对准欧阳雪,然后示意田启打开视频通话,同时我和一鸣和尚已经躲开了田启那边,根本不会出现在镜头之中,至于欧阳雪身后的背景,只是一面白色的墙,没有任何的特色,对方想从细节方面分析出我们所在的地方,根本不可能。

  视频通话开始之后,耳朵仍然在我这里,欧阳雪被胶带封着嘴,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我看到视频的另一端不是姓周的副省长,而是赵四海,他此时正在喊着:“小雪,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是谁绑架了你,你现在在那里?”赵四海问了很多问题,我的眼神越来越冷,通话之前,我就怕对方冷不丁的问这种问题,所以才把欧阳雪的嘴封住,虽然我可以在通话之前威胁她,但是仍然不保险,最保险就是让她说不了话。

  果然不出我所料,赵四海还真问了一些不该问的问题,还好自己之前有所防备,万一没防备,让欧阳雪说出来,那自己将大祸临头,即便最终将欧阳雪交到最高检的手里,上面重启601军工厂的调查,不过在这之前,我估摸着会受到很多的威胁,特别是顾芊儿等人现在还在江城,姓周等人有很多办法让我投鼠忌器。

  “赵四海,你个王八蛋,叫姓周的听电话。”我在耳机里吼叫了起来。

  “我要跟小雪通话,把耳机给她,把她嘴上的胶带撕下来,我命令你。”赵四海吼道。

  “操,你他妈是谁啊,还命令我,你他妈现在就是一个死人。”我冷冷的说道。

  “你是谁?我到底跟你有什么仇?”视频里的赵四海有一点疯狂,估摸着他已经意识到了害怕。

  “老子二个小时之前说过,我是要你命的人,让姓周的跟我说话。”我说。

  赵四海还要说话,我看到画面上晃动了一下,估摸着是手机被姓周的给拿了过去,耳边隐隐约约传来赵四海的声音:“你们不能这样做,不能这样……啊……”接着好像有一声惨叫,然后便没了声音。

  “你很小心啊。”姓周的声音传了过来。

  “呵呵,既然把脑袋捌在了裤腰带上,当然要小心谨慎啊,我可不想不明不白的死掉。”我呵呵一笑,对姓周的说道。

  “那么,接下来我们两人应该谈谈了。”姓周的说,画面是一面墙,并没有显示姓周的人影。

  “那就谈谈吧。”我说,随后示意田启将视频关了,同时用手一指欧阳雪给一鸣使了一个眼色,下一秒,一鸣和尚一记手刀将欧阳雪打晕,然后拿着车子的钥匙离开了。

  为了安全,我和欧阳雪尽量不能在一起,对方到底暗中起用了多少力量在调查我们的地址,我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姓周等人不会束手就擒,肯定在暗中想办法,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万一仅仅通过一面墙,就能分析出是厦门的那个小区,那我可就有天大的麻烦,所以让一鸣和尚先带欧阳雪离开,即便真得万分之一的几率变成了真,我被姓周的给抓了,只要欧阳雪还在我的手上,他们就不敢把我怎么样。

  一鸣和尚带着欧阳雪离开了,我则跟姓周的谈判了起来。

  “先杀了赵四海,不然的话,我们没有什么好谈。”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杀掉赵四海小菜一碟,随时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但是万一我杀掉了赵四海,而你却不把欧阳雪交给我怎么办?那样的话,我不是很吃亏?”姓周的说。

  “哼,你有讨价还价的权力吗?现在网上的议论已经不少了,如果我再放一段小视频出来,你说会不会引起最高检的关注。”我冷冰冰的说道,一副吃定了对方的语气。

  姓周的没有急着说话,大约沉默了十几秒钟,问:“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赵四海死。”我说。

  “这样看来,你跟赵四海有大仇,而欧阳雪的回国跟她女儿赵蓉被绑架有关,赵蓉在回国的时候,是她美国的一个同学袁雨灵接的机,而袁雨灵经过我们的调查,她在江城有一个表姐,她这个表姐在江城很有名,被誉为江城第一美女——李洁,不知道我说的对吗?”姓周的一副成竹在胸的语气。

  “袁雨灵?她是谁?你是说的这个人吗?”我冷哼了一声,随后将一段半个小时之前,陶小军发给我的小视频传给了姓周的。

  当姓周的第一次提到袁雨灵的时候,我就想到他们不会放弃调查,于是在思考如何补救的时候,我跟陶小军和袁雨灵通了电话,要求他们拍一段折磨袁雨灵的小视频。

  这段小视频里,袁雨灵被打得满脸是血,衣衫不整,正在被一个裸背的陶小军在侵犯,其实都是假的,但是视频只有上半身,所以看起来很真,特别是袁雨灵还在喊叫,更加渲染了那种气氛。

  我想通过这个视频,让姓周的不要延着袁雨灵这条线往下查,或者说往下猜测更加的准确。

  小视频传过去之后,姓周的话停了下来,大约一分钟之后,耳机里再次传来他的声音:“我可以说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你什么意思?”我问,同时心里不由的一愣,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难道是这段视频更加肯定了对方的想法?

  “小伙子,不要着急,你先听听我们的调查和分析,袁雨灵的表姐叫李洁,是江城第一大美女,她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跟她结婚的这个人叫王浩,而这个王浩呢,在一个多月之前,被赵四海给弄死了,不过尸体却没有找到,仅仅网上有一张大沽河入海口很不清楚的一张照片,有人传言是浮尸。”姓周的说。

  他的声音很平静,我感觉他是有备而来,并且准备充分,心里越发的沉重。

  “李洁?袁雨灵?王浩?你说什么,我听不明白,别他妈浪费时间了,赵四海不死的话,你就是说破大天,也没得商量,大不了,我把欧阳雪交到最高检,让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我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语气平静的说道,生怕露出一丝愤怒或者慌张的气息,被姓周的这只老狐狸给感觉到。

  “不要着急嘛,听我把话说完,一会也许你会看到惊喜哟。”姓周的说,声音里带着一丝轻松,而我却越发的不好,感觉主动权好像不知不觉到了对方的手上。

  “有话说,有屁放,老子没功夫跟你废话!”我狠狠的说道,情绪终于有点控制不住了。

  “我们围绕着袁雨灵做了很多的调查,简直把我们的资源全部用上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啊。”姓周的说。

  “啰嗦,袁雨灵已经被我手下的人玩够了,给埋了,你总提她干嘛?”我冷冷的说道。

  “哈哈,你的潜意识里在故意回避这个人。”姓周的笑了起来。

  “回避你妹,再废话,信不信咱们鱼死网破。”我吼道,对方实在太狡猾了,我根本不是对手,只能用最直接的办法,不能再纠缠下去,再这样下去,怕是我的心理都要被分析透了。




  “不要着急,听我把话说完。”姓周的声音越来越轻松,而我却已经失去了方寸,整体感觉有点焦躁,其实这真不怪我,因为姓周的好像越来越接近真相了,我想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在这只老狐狸面前,自己的修行还是太浅,很容易在对方面前露出破绽。

  “说你妹,你就是说破大天也没用,赵四海不死,我就把欧阳雪交到最高检的手里,别以为我没有办法,现在国家正在反腐倡廉,并且网络的渠道很强大,只要我想,就有办法将欧阳雪给送到北京。”我说。

  “急了,呵呵,既然你急了,那么我就先把一个人请出来吧,等你看到这个人之后,我们再慢慢谈谈。”耳机里传来姓周的声音。

  稍倾,本来视频上只是一片白色的墙壁,突然一名女子的身影出现在镜头中,女子低着头,长长的秀发耷拉下来,遮盖住了脸,看不清这名女子是谁?

  正当我心里疑惑的时候,突然视频里出现了一只男子的手,只见这只手揪住了女生的头发,将其脸给扬了起来。

  “啊!”我实在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当看清这张脸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的惊呼了一声,虽然马上紧紧的闭上了嘴,但是我知道,自己刚才的这声轻呼,对方肯定听到了。

  “用意外吗?很吃惊吗?通过刚才你的反应,我觉得应该叫你一声王浩小兄弟了。”姓周的声音在耳机里响了起来。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我说,不过语气给人一种弱弱的感觉一听就是底气不足的样子。

  视频里的女生不是别人,正是顾芊儿,她的双手可能被手铐绑在身后,样子非常的憔悴,嘴角还流着血,可能受了一点罪,眼睛里露出一丝恐惧的目光,不过嘴角紧抿着,带着一丝倔强。

  我真的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把顾芊儿给抓了,并且好像已经猜到了我的身份。

  “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是吗?那我们来做个试验,呵呵,明不明白,一会就清楚了。”姓周的说道。

  “你想干吗?”我问。

  可惜对方没有回答,下一秒,我看到又有一只男人的手出现在视频里,然后放在顾芊儿的胸部。

  “王八蛋!”一瞬间,我瞪大了双眼,一股怒火直冲头顶,内心深处大吼了一声。

  嘶……

  接着那只手一下子将顾芊儿的衣服给扯开了,露出雪白的皮肤和黑色的文胸。

  “畜生,放了我,畜生……”我听到了顾芊儿的叫骂声,视频里的她,正在剧烈的挣扎着,可惜被一个魁梧的男子控制着,她的反抗没有一丝效果。

  那只手扯开顾芊儿的衣服之后,好像并不想停手,正当他准备扯下顾芊儿文胸的时候,我已经彻底受不了了,如果顾芊儿真得被对方扒光了上衣,胸部赤果果的出现的视频里,不但对我是一种无法原谅的打击,对顾芊儿的自尊心也将是一场噩梦般的践踏,我想她一定受不了。

  做为一个男人,我不允许这种事情在自己面前发生,所以当那只手放在顾芊儿黑色文胸上的时候,我立刻大吼了起来:“住手,你他妈给老子住手,不然的话,老子让你们全部完蛋。”我简直就是歇斯底里,拼尽了全力的怒吼,仿佛想把自己内心的愤怒全部吼出来。

  随着我的怒吼声,视频里的那只手从顾芊儿的胸前移开了,而此时的顾芊儿,却瞪着疑惑的大眼睛盯着镜头,因为我用了变声软件,她并没有听出我的声音,脸上有一丝疑惑。

  几秒钟之后,顾芊儿被人带走了,同时耳机里再次传来姓周的声音:“王浩小兄弟,现在可以听我说话了吗?”

  “你想怎样?”我说:”我不想得罪你们,只想让赵四海死,不过如果你们再敢动顾芊儿一下的话,我一定把你们全部送进监狱。”

  “别生气,也别激动,王浩小兄弟,我们会把这个女生当成贵宾一样,好吃好喝的招待,不会让她少一根汗毛。”姓周的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放了她。”我说。

  “我们先谈谈,谈好了,我们自然会放人。”姓周的说。

  “谈什么,我的底线就是赵四海必须死。”我说。

  “赵四海可以死,但是你必须把赵四海的前妻欧阳雪和他的女儿赵蓉交给我们处理。”姓周的说道。

  本来我是不会答应的,但是既然对方已经识破的了我的身份,并且还抓了顾芊儿,现在看来是由不得自己不答应了:“好!”我说:“你们先杀了赵四海。”

  “你不想亲手结束他的小命吗?”姓周的说,声音里充满了阴笑。

  “当然想!”我说。

  “这样吧,我有个提议,不知道你想不想听一听。”姓周的此时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我则轮为被动地位。

  “说!”我已经彻底失去了方寸,完全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很简单,我们来交换人质,现在我手上有赵四海和顾芊儿,你手上有欧阳雪和赵蓉,我们找个地方交换人质,这样的话,你不就可以亲手弄死赵四海了吗?”姓周的说。

  “呵呵,我傻吗?”我反问道。

  “王浩小兄弟我对你的胆识和才智十分的欣赏,有我们做后台的赵四海被你搞成这个样子,这证明什么,证明赵四海是一个废物,而你却是一个有胆有识的青年才俊,我,以及我周围的朋友都非常的欣赏你,赵四海的万鑫集团不能倒闭,我们想帮你收购,然后将你推上江城首富的位置。”姓周的说道。

  “青年才俊,你不要当我是傻子。”我冷哼了一声,说道。

  “傻子?NO,如果当你是傻子的话,就不会跟你废话这么多了,除非你想鱼死网破,不过我保证,你只有百分之十的机会,能将活的欧阳雪送到北京,而我们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将你在江城认识的所有人都弄死。”姓周的威胁道。

  其实套路很老套,软硬兼施罢了,先给你点甜头,不吃的话,那就来点威胁。

  “百分之十,哈哈!”我哈哈一笑,说:“你们也太高估了自己的能量,别以为我不知道,上面的斗争也很激烈,仅我知道就有两方势力想对你们下手,并且有一方势力已经计划几年了,哼,你说,如果我把欧阳雪的事情散播出去,这种有心人会不会联系我,是,以我的能力无法安全将欧阳雪带到北京,但是以那种势力的能量,你们还有百分之九十把握,在欧阳雪进京之前弄死她吗?”我对姓周的反问道。

  真他妈以为我是一个政治白痴啊,北影背后的势力,在几年前就开始策划这件事情,从这一点上来看,他们与姓周的这伙人应该是政治上的对手,至于南燕组织背后的势力,应该跟姓周的他们没有什么恩怨和太多利益上的冲突,毕竟一个在北方,一个在南方。

  我的话说完之后,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姓周的没有急着说话,大约过了十几秒钟之后,他的声音才再次响了起来:“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啊。”

  “哼,先杀了赵四海,我们一切好谈。”我说。

  “你真不想亲手宰了他吗?”姓周的问。

  “想,当然想,但是也要有那个条件,我现在要求不高,只要在视频里看到赵四海死掉就可以了。”我说。

  其实内心深处还真想亲手弄死赵四海,特别是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这个畜生竟然想当着我的面跟李洁干那种事,是可忍孰不可忍,做为一个男人,我感觉受到了强烈的侮辱,甚至于抓到欧阳雪的时候,一度想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好几次脑子里想着当着赵四海的面,把欧阳雪给干了。

  不过也仅仅只是想想,以我的力量,还不足以掌控整件事情,能在这件事情之中,借姓周的手杀了赵四海,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王浩小兄弟,我们很欣赏你,只是想把赵四海当一份大礼送给你,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按你的要求,先把赵四海杀了,并不怕你反悔或者将欧阳雪交给其他势力,因为除了你在江城的女人、朋友和小弟之外,我们还找到了你儿子,这里有一段视频,你儿子好可爱啊。”姓周的笑着说道,随后我看到一段小视频传了过来。

  视频里出现了邓思萱和邓宝,两人正在三亚的海边晒太阳,邓宝在沙滩上跑着,不到一分钟的视频,却让我看得惊心动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对方的能量实在太大了。

  “杀了赵四海,放了顾芊儿,我将欧阳雪和赵蓉交给你们,不要去打扰我的儿子、女人、朋友和小弟,有什么事,我一个人担着。”我咬牙切齿的说道,心里已经认输了,我不敢赌,也赌不起,当看到邓思萱和邓宝的时候,我便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鱼死网破的机会。

  “我把我们查到的东西都给你亮了出来,对了,我们还有一路人马去了你的家乡。”姓周的说,看似像是随口一提,但是却像刀子一般扎在我的心里。

  “好狠啊!”我从牙缝里挤出了三个字。

  ”呵呵,这也不能怪我们,你手里的那张牌可关系着我们L省大大小小若干人的前途和命动,不能不谨慎啊。”姓周的说道。

  “你们想怎么样,说吧,我只有一个底线,赵四海必须死,不然的话,我宁愿……”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姓周的给打断了:“王浩小兄弟,别说狠话了,赵四海给我们惹出这么大的麻烦,他肯定是活不了了,并且他的前妻欧阳雪和女儿赵蓉也不可能活着,因为她们两人活着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国家越来越强大,躲在美国也不安全了,所以她们两人必须死,既然要杀赵四海的前妻和女儿,你认为我们还会让赵四海活着吗?我说过,赵四海是我们给你送得一份大礼。”

  我没有再说话,思考了大约一分钟,然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全身涌出一种无力的感觉,在这种庞大的势力面前,我个人的力量太过于渺小,本来认为天衣无缝的计划,轻而易举让对方给击破了。

  “你们想怎么样?说吧,我照办。”我有气无力的说道,这一次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即便对方耍什么花招,我也认了,大不了就是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