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664 665 666回 欧阳雪要回国了吗

  一夜无话,早晨四点钟的时候,正睡得香,却被一鸣这个秃驴给拽了起来,硬逼着我练功,没办法,只好懒洋洋的练一头碎碑,一鸣秃驴再次故伎重演,用沙袋让我尝到了教训。
 
  在沙袋前,练了二个小时的一头碎碑,然后吃早饭,叫完早饭,我有点心神不宁,也不知道一鸣秃驴是不是跟我过不去,竟然又逼着我练易筋经。
 
  心神不宁的我,正好也想通过练易筋经转移注意力,于是愣是足足练了一个上午,吃完中午饭,我是再也无法静心了。
 
  “欧阳雪是否已经上了飞机?”
 
  “如果她到了江城国际机场之后,我应该怎么办?”
 
  “赵四海肯定会去接她,妈蛋,没了南燕组织的帮忙,接下来的事情有点麻烦。”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万一欧阳雪没有回国,我又该怎么办?”
 
  “难道真要杀了赵蓉?”
 
  “不杀的话,一再迁就欧阳雪,以她的聪明肯定会发现我不会杀赵蓉,到了那个时候,主动权就会掌握在她的手里,就更不会回国了。”
 
  我一边担心的欧阳雪的事情,同时也担心着顾芊儿等人的安全:“赵四海会不会对顾芊儿等人不利?”
 
  “我的假死应该没有破绽啊。”
 
  “不对,现在已经跟南燕组织闹翻了脸,万一南燕让赵雯把我假死的事情告诉赵四海那可真就麻烦了。”
 
  我越想越担心,于是忍不住了想给大哥打电话,但是拿着手机考虑了好久,最后愣是没有拨出去,昨天大哥打电话给我说,警察审问了他,虽然现在没事了,但是万一监控了他的手机,那可真就麻烦了。
 
  “监控通话内容不可能,但是可以监控打入打出的电话,我这个号码很陌生,万一多次跟大哥韩勇通话,会不会被警察注意到呢?”我在心里暗暗想道,现在迈错一步,就会万劫不复,不得不谨慎小心。
 
  于是我拨通了田启的手机:“喂,田启,帮我个忙。”电话接通之后,我没有废话。
 
  “浩哥,你说。”
 
  “记下这个电话。”我把大哥的手机号说给了田启:“一会你用电脑上的一个虚拟号,给这个手机号码打个电话,询问一下三条、狗子、顾芊儿等人的情况。”我对田启说道。
 
  “他们的情况我知道。”田启说。
 
  “呃,你知道?”我愣了一下。
 
  “对啊,浩哥,你假死之后,顾芊儿等人都伤心死了,昨天,不对,是前天有警察来抓三条哥和顾芊儿他们,差一点发生冲突,关键的时候,李洁书/记到了,并且发了火,把三条哥和顾芊儿等人给保了下来。”田启把事情详详细细的跟我讲了一遍。
 
  “哦,是这样啊,我知道了。”听完之后,我眉头微皱了一下,本来以为李洁投靠了赵四海,现在看来好像有隐情,她竟然在最关键的时候将鞍山路的人都保了下来,并且四个场子现在仍然正常营业,如果没有李洁在背后支持的话,估摸着早就被姚二麻子给吞并了。
 
  “浩哥,你连前市委书/记赵建国都斗倒了,还怕他弟弟赵四海啊。”田启诧异的询问道,我跟赵建国、赵康德父子两人斗法的时候,田启帮了大忙,监控了赵康德的手机,所以很多秘密他都知道。
 
  “事情有点复杂,我先挂了,对了,警察没有找到你吧。”我对田启询问道。
 
  “没有。”田启说。
 
  “你也小心点,别把我们两人的关系暴露了。”我对田启叮嘱道,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李洁的事情让我有点吃惊,心里暗暗想着:“难道李洁是委曲求全,保下她自己东城区区委书/记的职位,同时也能照顾好我留下的四个场子和三条、狗子、顾芊儿等人的安全?甚至于苏梦在东城区开办的福利院都需要她的照顾。”
 
  我越想越觉得十分有可能,因为那天晚上自己的计划都告诉了她,并且为所有人安排好了出路,只是最终功亏一篑。
 
  随着我的死去,前边的努力和委屈求全都将付之东流,如果李洁也跟赵四海对着干的话,她东城区区委书/记的位置绝对保不住,谁也不会让敌人坐上高位,她只能虚与蛇委,表面上投靠赵四海,保住自己的位置,从而就能保护三条、顾芊儿等人。
 
  “对,一定是这样。”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因为那天晚上李洁对我的感情流露不像是假的,她差一点为了我跟赵四海做那种事。
 
  我不知道自己的猜测的对不对,但是我宁愿把李洁往好里想,并且坚信她能守住自己的底线,周旋在赵四海身边,她有这个能力,这是她天生的一种能力。
 
  不过这些都是自己的猜测,也有另一种可能,李洁彻底投靠了赵四海,至于保下三条、顾芊儿和四个场子,那是她良心发现而已。
 
  稍倾,我把李洁的事情放到了一边,总之不管她是好,还是坏,总之现在三条和顾芊儿人没有受到牵连,那么我就放下了一半的心。
 
  “接下来集中精力思考欧阳雪的事情。”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欧阳雪昨晚让我多给她六个小时,现在已经下午二点钟了,还有四个小时,也不知道她是否能回到江城,此时我已经有点不敢给她打电话了,因为赵蓉的那个号码已经被监控了。
 
  “看来应该另换一个号码了。”我嘴里念叨了一句,随后跟一鸣和尚说了一声,准备离开云山寺下山。
 
  “我跟你一块去。”万万没有想到,一鸣秃驴竟然跟着我一块走了出来。
 
  “我有事,你别着。”我扭头盯着他说道。
 
  “小子,你以为我想跟着啊,早年欠韩勇这小子一个人情,他昨天打电话让我保护你,还有,我告诉你,今天上午据上香的人说,山下的村子来了警察盘问。”一鸣和尚意味深长的盯着我说道。
 
  “警察盘问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心虚的说道。
 
  “哼,小子,不要以为别人都是傻子。”一鸣说:“我跟在你身边,你更加的安全,毕竟江城有很多人都认识我。”
 
  我想了想,说:“你给我大哥韩勇打个电话,我问问他。”此事关系重大,我实在不想让一鸣这个外人知晓,不过他说的也没错,如果有他跟在身边,确实能增加我的安全,不过到底是否可以信任他,我还是想问问大哥。
 
  一鸣和尚盯着我看了一眼,随后拿出手机拨通了大哥韩勇的电话,两人聊了几句,他便将手机递给了我:“喂,大哥,我王浩,我怕警察监控你的手机,所以不敢给你打电话。”
 
  “嗯,是要防着这一点,以后有事,就用一鸣的手机,我们两人是朋友,又是武友,经得起查。”大哥说。
 
  “好,大哥,是你让一鸣秃……禅师跟在身边保护我吗?”这几天背后天天骂一鸣是秃驴,刚才差一点说顺口。
 
  “对,他跟在你身边,你会安全很多,整个江城的警察都动了,我不知道你动了赵四海的什么东西,他都快疯了。”大哥说。
 
  “大哥,我说过,这一次,不是赵四海死,就是我亡,没有第二条路,对了,我可以相信一鸣禅师吗?”我问。
 
  “我和一鸣是生死之交。”大哥说,给出了答案。
 
  稍倾,我将手机还给了一鸣和尚,他又跟大哥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随后我开车带着他延着盘山公路朝着山下驶去。
 
  本来想在山下的村子买张手机卡,却被一鸣和尚拦住了:“干嘛?”我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想干嘛。
 
  “兔子不吃窝边草,你听说过吗?”一鸣和尚说。
 
  “听过啊!”我眨了一下眼睛,点了点头。
 
  “那就继续开车,别停下来。”他说。
 
  我有点疑惑,不过很快就想通了,兔子不吃窝边草是怕被人发现,我现在住在云山寺,如果在山下的村子买手机卡,只要打给欧阳雪,估摸着很快就会被警察查到,既然是整个江城的警力都在行动,那么他们肯定有能力查出这张手机卡是从那里买的。
 
  想通这一点之后,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扭头看着旁边的一鸣和尚说:“谢谢你刚才的提醒。”
 
  “哼,需要手机卡吗?”他问。
 
  “嗯!”我点了点头。
 
  下一秒,只见他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三张手机卡扔给了我,说:“半年前在市区买的,应该不会查到。”
 
  “谢谢。”我说。
 
  “小子,听韩勇说,你这次是要跟一个大人物拼命?”一鸣和尚问。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开始专心开车,同时想着在那里给欧阳雪打电话,市区肯定不敢去了,估摸着进出城的道路基本上已经封锁完了。
 
  思来想去,开车去了石湖烂尾楼群,这里已经成了一片荒地,周围也没有监控,正是一个打电话的好去处。
 
  我换上新的手机卡,拨打了欧阳雪的电话,不过她的电话却处于关机状态。
 
  “咦,难道是在飞机上吗?”我在心里暗暗想道,脸上有点小激动:“欧阳雪真的要回国了吗?”





  欧阳雪的电话没有打通,这让我心里有了一丝期望:“难道现在欧阳雪正在飞机上吗?”
 
  不过还没有高兴一分钟,立刻就面临着更加严峻的问题:“如果欧阳雪到达江城国际机场,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本来有南燕的帮忙,可以提前安排最高检的人在机场等候,只要欧阳雪落地,不管赵四海是否派人去接或者是市检察院、省检察院想将人带走,都可以置之不理,直接将欧阳雪押上车,连夜赶往北京。
 
  可惜现在已经跟南燕闹翻了,也不知道南燕背后的势力搞什么,竟然想提前让我说出行动计划。
 
  怎么样将欧阳雪搞到手?这个难题摆在了我的面前。
 
  “欧阳雪回国,赵四海百分之百的知道,现在估摸着江城国际机场已经布满了警察和赵四海的人,只要我敢露面,绝对是有去无回,怎么办呢?”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思来想去,一点办法都没有,最后叹息了一声:“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机场肯定别想着抓到欧阳雪了,至于让她一个人拿钱换人质,那更是一个蠢招,搞不欧阳雪抓不到,反而将自己搭了进去。
 
  我身体靠在车上,点了一根烟,慢慢的抽着,一鸣和尚跟宁勇一样,也是一个武痴,竟然在旁边练起拳来,根本就不理睬我。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我脸上露出一片愁容,不过并没有急着离开这里,并且在抽完烟之后,小心的把烟头埋进了土里,免得警察追查到这个地方,通过烟头查到DNA,再查出自己的身份,可就麻烦大了。
 
  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我再次拨打了欧阳雪的电话,可惜仍然处于关机状态:“妈蛋,怎么会事?即便从美国坐飞机回来,现在也应该到了啊。”我在嘴里暗自嘀咕。
 
  本来给欧阳雪的期限是今天中午十二点,昨天她央求自己,这才宽限到下午六点,现在眼看就要到了,她的电话竟然还打不通。
 
  “难道并没有回国,故意关机迷惑自己?”我在心里猜测道,不过马上就给否定了:“不会啊,这样的话,难道不怕我杀了她女儿赵蓉吗?即便不杀,让人轮了,估摸着欧阳雪也受不了啊,大爷的,到底怎么会事?”
 
  我在石湖烂尾楼群焦躁不安,因为万一欧阳雪不回国,我还真没有办法,因为从一开始,就没有想到去伤害赵蓉。
 
  “怎么办?”我眉头紧锁。
 
  铃铃……
 
  突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拿起来看了一眼,发现是欧阳雪的电话,于是下一秒,我立刻按下了接听键:“喂!”
 
  “喂,我是欧阳雪,我现在已经到广州了,我将连夜坐飞机回江城,请你一定不要伤害我的女儿。”电话另一端传来欧阳雪的声音。
 
  “到广州了?发个图片给我,自拍照。”我说。
 
  “呃?好的!”欧阳雪说。
 
  我挂断了大话,大约不到一分钟,手机上收到了一张照片,欧阳雪带着一个大旅行箱,背景正是广州白云国际机场的航站楼,可能怕我起疑,她连拍了好几张图片,其中一张电子屏幕上还显示着时间和日期,正好跟今天吻合。
 
  “看来欧阳雪真到了广州,如果回江城的话,估摸着赵四海肯定会在机场设下十面埋伏,不能回江城。”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也不能回L省,因为赵四海背后的势力全部集中在L省,江城和L省都不能回,那让她去那里好呢?”我眉头微皱,在心里急速的思考着,同时打开携程网,查看着晚上六点之后,从广州飞往国内的航班。
 
  我看到晚上八点二十,有一般从广州飞往杭州的航班,嘴里小声嘀咕了一声:“杭州?对,让她飞杭州,赵四海的势力在杭州可以受到制约,在江城他可以一手遮天,但是杭州却不可能,这样我也许就有机会了。”
 
  想到这里,我马上再一次拨通了欧阳雪的电话:“喂,欧阳雪。”
 
  “我正在购买回江城的机票。”欧阳雪急速的说道。
 
  “你不用回江城,坐今天晚上八点的飞机飞杭州,到了杭州之后,等我的电话,我会再通知你接下来做什么。”我说。
 
  “不是回江城吗?”欧阳雪惊讶的问道。
 
  “哼,少废话,不想你女儿死掉的话,就乖乖按我说的做。”我冷冰冰的说道,随后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关机,把手机卡取了出来,埋进了土里。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对旁边正在站桩的一鸣和尚说:“走吧,我们去蒙山。”
 
  “蒙山?”一鸣和尚瞥了我一眼,疑惑的问道。
 
  “对,去蒙山,然后从蒙山去杭州,既然你受我大哥之托,那么就陪我去一趟杭州吧。”我说。
 
  “去杭州?”一鸣和尚十分的惊讶。
 
  “对。”
 
  “干吗?”他问。
 
  “有事,非常重要的事情,可能还有危险。”我非常认真的回答道,因为现在身边没人,陶小军和宁勇两人现在在船上,我一个人去杭州肯定不行,如果一鸣和尚可以跟我一块去的话,遇到紧急的事情,也许他还能救我一命。
 
  一鸣和尚没有急着答应,盯着我看了大约半分钟,说:“警察到处找你,你还敢坐车去杭州吗?”
 
  “警察不知道我是谁,即便知道,我还有另一个身份,总之坐火车肯定没有问题,你放心。”我十分肯定的说道,自己已经死了,赵雯通过南燕组织给我弄了一个新的身份,她来的时候,已经把身份证给了我,不是假身份证,而是真的身份证,我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当然模样没变,一切资料都变了,这就是权和钱所变得魔术。
 
  “既然没有问题,为什么还要绕道蒙山?”一鸣和尚问。
 
  “江城火车站怕被警察认出来,为了安全,还是绕到蒙山吧。”我回答道,随后眼睛里露出恳切的目光盯着一鸣和尚,心里想着如果他不同意,就打电话给大哥,让大哥帮忙说一下。
 
  “好吧,我就陪你走一趟,谁让我欠你大哥韩勇一个大人情呢。”大约过了二分钟,一鸣和尚开口说道。
 
  “谢谢,我们现在就走吧。”我说。
 
  稍倾,我开车带着一鸣和尚离开了石湖烂尾别墅群,走江蒙高速,朝着蒙山市疾驰而去。
 
  一个半小时之后,车子驶进蒙山市区,停在了蒙山火车站的地下停车场,我穿着便服,一鸣和尚仍然穿着和尚服,我急忙在蒙山火车站旁边给他买了一套衣服,强行让他换上,因为穿和尚服太过于扎眼。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坐上了晚上八点一刻从蒙山开往杭州的高铁,只需三个小时就能到达杭州。
 
  在火车上,我拨通了陶小军的手机,询问了一下船上的情况。
 
  “二哥,一切正常,你那边怎么样?”陶小军问。
 
  “鱼已经回国,本来可以直接下锅,中间出现了一点状况,不过只要将鱼抓到手,我们就赢了,放心吧,你看好鱼饵,别出现意外。”我十分隐晦的讲了一下。
 
  “嗯。”陶小军应了一声,说:“二哥,袁雨灵想跟你通话,你换了号码,电话一直没有打通。”
 
  “好,别电话给袁雨灵。”我想了一下,说道。
 
  大约半分钟之后,手机里传来袁雨灵的声音:“姐夫,我们还要在海上待几天啊,像坐牢似的,都要郁闷死了。”
 
  “再坚持一下,二到三天时间应该就差不多了。”我说。
 
  “姐夫,我想你怎么办?”袁雨灵从美国回来之后,越发的大胆,本来中国人很含蓄,不知道她是不是受了美国人的影响,很多话都敢说。
 
  “咳咳!”我干咳了一声,马上转移了话题,问:“你爸妈这段时间是否出国旅游了?”
 
  “前天走的,欧美一月游,两人去度蜜月去了。”袁雨灵说。
 
  “这就好,你和赵蓉的关系赵四海肯定清楚,赵蓉突然失踪,她最后几个电话应该是打给你吧,这样很容易让赵四海怀疑。”我说。
 
  “姐夫,你不用担心,赵四海八成怀疑不到我的头上。”电话另一端传来袁雨灵得意的声音。
 
  “呃?为什么?”我问。
 
  “赵蓉在欧洲的时候,都是用公用电话跟我通话,嘿嘿。”袁雨灵嘿嘿一笑。
 
  “公用电话?”我愣了一下。
 
  “对啊,这是我提前告诉她的,姐夫,我厉害吧。”袁雨灵说。
 
  “厉害,做的好,这样的话,赵四海就很难联想到你。”我高兴的说道,没想到袁雨灵这么机灵,一个小小的改变,大大降低了她和她父母的危险。
 
  “姐夫,有没有什么奖励啊?”袁雨灵问。
 
  “你想要什么奖励,这件事情过后,姐夫都答应。”我拍着胸脯说道,因为这一次诱骗赵蓉回国,全部是袁雨灵的功劳,并且她还冒着危险,同时也毁了她的一份友谊,即便这份友谊从一开始就带有目的。
 
  “那好,我想跟你单独来一次欧洲游。”袁雨灵说。
 
  “啊!”
 
  “不准拒绝。”她说。
 
  “呃……雨灵,在船上小心一点,多安慰一下赵蓉。”我叉开了话题。
 
  “姐夫,你是不是想反悔啊,还是不是男人?”袁雨灵嚷道。
 
  “反悔?我反悔什么,不就是欧洲游嘛,姐夫出得起钱,不过要等这事过后。”我说。
 
  “嗯!”
 
  稍倾,我和袁雨灵又聊了几句,这才挂断电话。




 
第六百六十六章   转战各地
一鸣和尚的耳朵很尖,估摸着是长年练武的原因,竟然瞥了我一眼问道:“你小姨子?”
 
“呃?嗯!”我愣了一下,点了点头,随后看到了一鸣和尚意味深长的目光,不由的有点尴尬,立刻转移了话题,开始跟他聊到了杭州之后的事情。
 
“可能会遇到麻烦,到时候还请一鸣禅师出手相助。”我说。
 
“我只保护你的安全,其实事情我不会帮你。”一鸣和尚说。
 
“哦!”我应了一声,心里有点郁闷,不过也没有再说什么,他能陪着我去杭州,已经算很好了。
 
一路无话,十一点二十分,我和一鸣和尚走出了杭州火车站,直接打车去了西湖边的杭州大华饭店,安顿好之后,我看了一眼手表,此时已经快十二点了,按时间来算,欧阳雪应该也已经到达了杭州。
 
“一鸣禅师,陪我去西湖走走。”我对躺在床上的一鸣说道,两人住得是标准间。
 
“我要睡觉了。”他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说道。
 
“有事。”我说。
 
一鸣和尚没有理睬。
 
“重要的事,这次来杭州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我说。
 
“麻烦。”最终一鸣和尚嘀咕了一句,从床上下来。
 
“把和尚服换上。”我说。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稍倾,我们两人一块离开了大华饭店,朝着不远处的西湖走去。
 
在西湖边上,我换了一张新的手机卡,拨打了欧阳雪的手机,电话刚刚接通,便传来欧阳雪焦急的声音:“喂,是你吗?我已经来到了杭州,并且按照你的要求,就住在西湖边上。”
 
“一刻钟之后,西湖断桥处见。”我说,随后马上挂断了电话,同时把手机卡给拔了出来,直接扔进了西湖里。
 
大半夜,西湖边上几乎没人,我和一鸣和尚并没有往断桥处走,而是躲在大约五十米外的几棵树后面,完全将身体隐藏在黑影之中。
 
“约人见面,又躲着不见,什么意思?”身旁的一鸣和尚疑惑的对我询问道。
 
“对方权势很大,即便是在杭州,这么长时间了,怕是也会有安排,小心驶得万年船。”我说。
 
一鸣和尚没有再说话。
 
欧阳雪到底是否已经回国,我还不敢太确定,虽然有照片为证,但是现在的PS技术太强了,我又不是专业人员,很难鉴定出来。
 
再说了,欧阳雪不可能不跟赵四海联系,从她出现在广州白云机场到现在已有将近五个小时了,在这五个小时里,赵四海完全可以提前做出安排,所以不得不防。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我的目标始终注视着前方五十米外的断桥,终于,在我的期盼之中,一道苗条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然后走到了西湖断桥处,开始东张西望,并且手里还拿着手机,正在打电话,不过看起来好像没有接通,又把手机放进了包包里,估摸着刚才应该是给我打电话,不过那张手机卡已经扔进了西湖里。
 
距离不是太远,加上旁边有路灯,所以观察了几分钟之后,我发现西湖断桥处的女子正是欧阳雪,在确定是欧阳雪之后,我提起的心至少放下了一半:“看来她是真得回国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不过我并没有急着出去见她,而是朝着四周观察着,是否有人在周围保护着她,或者说是否有警察或者赵四海的人正埋伏在周围,准备伺机抓我。
 
观察了大约五分钟,我并没有在周围发现任何异常,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想了一下,扭头对身边的一鸣和尚小声的说道:“你到那女人附近溜达一圈,看看是否有埋伏。”
 
一鸣和尚瞥了我一眼,说:“那女人是谁?”
 
我笑了笑,说:“白娘子啊!”
 
“哼!”一鸣和尚冷哼了一声。
 
“法海夜会白娘子。”我小声嘀咕了一句。
 
“滚!”他瞪了我一眼,随后整理了一下衣服,迈步走到西湖边,然后延着西湖时膡不远处的断桥走去。
 
一鸣和尚是江城武盟的盟主,功夫比大哥还要厉害,如果他没有发现问题的话,应该就真得没有问题了,所以我并不着急见欧阳雪,先让一鸣和尚去探探路。
 
一鸣和尚走得不急不慢,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还别说,他是云山寺的主持,今天是本色出演法海。
 
我远远的望着,只见一鸣和尚走到断桥处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这让我心里一阵紧张,生怕他露出什么马脚,下一秒,我看到他竟然好像在跟欧阳雪交谈,一瞬间,我额头上的汗都冒了下来:“妈蛋,你可千万别把我的事情给搞砸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同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不过还好,一鸣和尚和欧阳雪大约就说了二句话,然后继续往前走,他的背影渐渐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咦,好像没有埋伏啊。”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因为一鸣和尚和欧阳雪说话的时候,并没有从周围冲出人来,也没有立刻围上来大批的警察将一鸣这个鸟秃驴按在地上。
 
“要不要出去?”看着正在断桥边上不停打电话的欧阳雪,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要不要出去见她,因为通过刚才一鸣和尚的试探,好像周围并没有埋伏人。
 
正当我犹豫着要不要露面的时候,突然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吓得我浑身一阵哆嗦,低声问道:“谁?”同时立刻转身看去,身后拍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一鸣和尚。
 
“吓死我了。”我瞪了他一眼,说:“人吓人,吓死人。”
 
“赶紧走。”一鸣和尚表情严肃的说道。
 
“怎么了?”我问。
 
“有埋伏。”他说。
 
“哦!”我应了一声,立刻跟着他在悄悄的离开了西湖边,回到了大华饭店。
 
回来之后,我对一鸣和尚问道:“你怎么知道有埋伏?当时你跟那女人说什么?”
 
“练武之人对目光很敏感,你知道吧?”一鸣和尚看着我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跟大哥认识这么久了,我当然知道。
 
“当我在西湖边上慢慢走的时候,就感觉有人盯着我,为了印证这个感觉,我故意跟那个女人说了两句话,就在说话的时候,这种感觉更加的强烈,同时我发现了远处有反光,估摸是望远镜。”一鸣和尚把刚才的经过详细的讲了一遍。
 
听完之后,我有点后怕,还好刚才让一鸣出去试探了一下,不然的话,今天搞不好会阴沟里翻船。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一鸣和尚开口问道。
 
“哼,想阴我,那我就让她受点苦。”我双眼微眯,冷哼了一声,随后掏出手机,换上新手机卡,拨打了田启的电话,铃声响了三下,电话另一端传来了田启的声音:“喂,浩哥。”
 
“你身边有人吗?”我问。
 
“没,早跟丽丽分手了。”田启说。
 
“在网上虚拟一个南京的电话,然后拨打这个手机号。”我把欧阳雪的手机号码告诉了田启。
 
“好,没问题,浩哥,打通之后,我说什么?”田启问。
 
“就一句话,想让女儿活命的话,二个半小时之内到达南京火车站。”我对田启说道。
 
“嗯!”
 
“记着用变间软件,南京本地号码。”我对田启嘱咐道。
 
“放心吧,浩哥。”他说。
 
挂断电话之后,我再一次哼了一声,心中暗道:“妈蛋,老子让你受点颠簸之苦,就不信把你的尾巴甩不掉。”
 
给田启打完电话之后,我洗了个澡,躺在床上,调了闹钟,开始睡觉。
 
早晨起来之后,我马上给田启打了电话,让他再次用南京的那个号码给欧阳雪打电话,让她几点几分到南京大学门口见面。
 
其实我和一鸣和尚根本没有去南京,就是想折腾一下欧阳雪,接下来的一天时间,我通过田启不停的让欧阳雪换地方,仅南京就换了三个地方接头,然后又让她飞回了广州,在广州又换了二个地方之后,我才告诉田启真正的接头地点。
 
“田启,让那个女人从广州坐高铁去福州,并且告诉她,如果再有尾巴的话,她女儿就活不成了。”我对田启说道。
 
“没问题。”田启说。
 
“警察不会从网上查到你吧。”我有点担心。
 
“没事,在网上我是老大。”田启十分的自信。
 
“对了,我这里还有一段视频,一块传给那个女人。”我说,随后将刚刚让陶小军录的一个小视频发给了田启。
 
这个视频里,赵蓉被打得鼻青脸肿,嘴角流血,并且衣衫不整,十分的暴露,同时还让陶小军发出一阵男子的淫/笑声。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我心里暗道一声:“妈蛋,就不信你不屈服。”
 
稍倾,我带着一鸣和尚退了房,离开了杭州大华酒店,这两天,我们都没有挪窝。
 
“现在我们去福州吗?”一鸣和尚问。
 
“不去福州。”我摇了摇头。
 
“呃?”他表情一愣。
 
“去厦门。”我说,随后打车朝着杭州机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