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655 656 657回 一点小状况

杏彩平台 第655 656 657回 一点小状况

  第二天,我带着南燕战斗部的两名成员去了大沽河广场,两人分散在广场两端,我独自一人朝着广场中央的喷泉走去,陶小军正在那里等我,已经看到了他的身影。

  我头上戴着棒球帽,脸上还有墨镜,走到近前喊了一声:“小军!”他才认出我。

  “二哥,你真没死。”陶小军看到我很激动。

  “差一点就死了,我跟赵四海这个王八蛋没完。”我恶狠狠的说道,这一次是自己临死亡最近的一次。

  “知道你被赵四海害死之后,我们想去给你报仇,但是被师父给拦住了……”

  陶小军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我打断了:“半个月之前,我就跟大哥见过面,就怕你们出事,所以让他帮忙控制局面。”我说。

  “难怪,当时我们还误会师父了,二哥,你出事之后,熊兵想立案调查,可惜很快就被调离了鞍山路派出所。”陶小军说。

  “调到了那里?”我眉头微皱,问道,估摸着肯定是赵四海搞的鬼。

  “东城分局反扒队的队长,听说手下一共就二个人,一辆老旧的面包车,连他妈个办公室都没有。”陶小军十分气愤的说道。

  “弄死赵四海之后,一切都会好的。”我微眯着双眼说道。

  “二哥,你准备怎么干?姓赵的也不是三头六臂,怕他个鸡毛。”陶小军以前是一个混小子,没事都想惹事,骨子里本来就带着一丝狠劲。

  “先带我去看看赌船。”我说。

  “好!”陶小军点了点头,眼睛里露出疑惑的目光,可能不知道我想怎么对付赵四海。

  稍倾,我和陶小军两人来到了大沽河码头,看到孤零零停在码头的赌船,检查了一下,除了赌具没了之外,其他一切完好无损。

  “赌具呢?”我问。

  “送给赌鬼了,二哥,当时按你的意思,走的时候给了他十万块,没想到他在乡下开了一家小赌场,日子混得还不错。”陶小军说。

  “嗯。”我点了点头,说:“小军,交给你二件事。”

  “二哥,你说。”

  “第一,给船加满油,然后再买两桶柴油放船上,把船里里外外检查一遍,确保没有故障。”我伸出一个手指头对陶小军说道。

  “没问题。”陶小军说。

  “第二,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艘船的存在,对外就说这艘船已经卖掉了,并且你要二十四小时待命,还有,买半个月的粮食放船上。”我对陶小军叮嘱道。

  “嗯,二哥,你放心吧,我一定把事情办好。”陶小军点了点头,说道。

  啪啪!

  我拍了拍陶小军的肩膀,说:“小军,你是我的兄弟,船的事情很重要,你跟田亦姝在一起的时候,不要说漏嘴。”

  “不会!”

  随后我和陶小军延着大沽河边散了一会步,便带着两名汉子离开了,现在基本上算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而这个东风就是赵蓉。

  下午的时候,何敏去租了两辆车,其中一辆别克商务车给我用,另一辆宝马车给赵雯使用。

  没车确实不方便。

  晚上的时候,幽灵回来了一趟,他讲了最近这几天赵四海的情况,听完他的讲述之后,我的眉头紧锁了起来,因为幽灵拍了一组照片,这组照片里,李洁和赵四海的举止十分的亲密,这令我十分的恼火。

  “李洁真得屈服了吗?”

  “不,我相信她是有底线的人。”

  我心里充满了矛盾。

  这组照片后面几张,是赵四海和一个中年男子在吃饭,幽灵指着照片上的中年男子说:“这人是谁还没有查清楚,不过从我读他们谈话的只言片语来分析,好像是道上的人,并且还是一个大人物。”

  幽灵不认识照片上的男子很正常,不过我却认识,并且十分的熟悉,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一条龙。

  一个月之前,一条龙好像跟我说过,赵四海跟他联系过,想将他收了,当时一条龙还问过我的意见,我当然不想让他投靠赵四海,现在看来,我死之后,一条龙终于受不了压了,开始跟赵四海接触,估摸着大部分原因很可能是孔志高对他的打压。

  妈蛋,本来江城黑/白两道都会被我控制,一手好牌,最后打成了这样,我心里十分的不甘,其实并不是赵四海比我厉害,主要是他身后的势力太过于庞大,整个L省的官场,大爷的,再牛逼的人也不敢正面硬刚啊。

  “哼,赵四海,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妈蛋,老子都向你服软了,你他妈以为老子是软柿子,好捏,还要当着我的面玩李洁,他妈的真当老子是病猫啊,对,老子是小人物,是一个穷屌丝,但是这一次,我就算拼了命也要撬动你的帝国。”我在心里暗暗发着狠。

  赵四海看似强大,无人敢惹,实则却是外强中干,只要撬动一点,他的整个帝国大厦将就倾塌,而这个支点就是他的前妻欧阳雪。

  “赵四海,你给老子等着,等老子抓了你女儿,当着你的面强上了她。”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第二天,我又跟袁雨灵在江大见面,她告诉了我一个不好的消息,本来赵蓉准备一个人去欧洲玩,然后再从欧洲偷偷回国,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竟然欧阳雪陪着赵蓉一块去了欧洲。

  “雨灵,你的意思是说赵蓉这段时间回不来了?”我一脸郁闷的对袁雨灵询问道。

  “赵蓉从小到大很听她妈妈的话。”袁雨灵一脸沮丧的说道。

  我眉头紧锁,思考了片刻,问:“雨灵,欧阳雪知道赵蓉要偷偷回国的事情吗?”

  “现在还不知道。”袁雨灵摇了摇头。

  “马上打电话给赵蓉,稳住她,不要让她将回国的事情告诉欧阳雪。”我对袁雨灵吩咐道。

  “好。”袁雨灵点头答应,随后掏出手机给赵蓉打了一个电话,两个女生还真能聊,一打就是二十几分钟。

  等袁雨灵挂断电话之后,我急忙对她问道:“怎么样了?”

  “搞定了,赵蓉知道她妈妈会反对,她说会保守这个秘密。”雨灵说。

  “嗯!”我点了点头,思考着如何把欧阳雪从赵蓉的身边调开,思来想去,自己好像并没有办法,于是晚上的时候,我请赵雯吃了一顿饭。

  “郑国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我对她询问道,因为赵雯一来江城,便开始忙郑国的事情,她希望在郑国身上得到突破。

  赵雯摇了摇头,眉黛微皱,说:“一个老顽固,油盐不进,他以为自己是谁?非要见最高检的大领导,算了,不说他了,你那边情况怎么样?”赵雯盯着我问道。

  “有点小麻烦,需要总部帮忙。”我说。

  “啊!”赵雯愣了一下,一脸不相信的对我说道:“王浩,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跟燕姐说万无一失吗?怎么又现了麻炳。”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什么事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不是,小麻烦。”我故作轻松的说道。

  “说吧,要总部干吗?如果很难的话,我是不会跟燕姐说的。”赵雯说。

  虽然南燕说江城的事情由我负责,但是我心里清楚,南燕最信任的人还是赵雯,所以遇到了麻烦,我先跟她商量,然后再由她去找南燕帮忙,这样可能更容易。

  “我听说赵四海的前妻欧阳雪在美国经营一家农庄。”我盯着赵雯说道。

  欧阳雪的情况我是从袁雨灵那里知道的。

  “咦,你怎么知道,我们调查了半年的时间,燕姐托了北美的华人势力,这才打听到欧阳雪的情况,她早就改名了,英文名叫……”袁雨灵很奇怪我怎么知道欧阳雪的情况,吧啦吧啦说了很多。

  “我想让燕姐再求求北美华人势力,给欧阳雪的农庄搞点麻烦,最好就这两天。”我说。

  欧阳雪眨了一下眼睛,问:“王浩,你要干吗?你不是说能将欧阳雪搞回国吗?为什么还要给她的农庄知道麻烦呢?这样的话,她不是更不会回国了?”

  “赵雯,你相信,只要能给欧阳雯在美国的农庄制造一点麻烦,我就可以让她在一个星期之内回国,如果燕姐不帮忙的话,那可能就要等好久了。”我说。

  当天晚上,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赵雯说服,她答应帮我把这件事情跟南燕说说。

  我怕她睡一觉反悔,于是催促着她立刻给南燕打电话,赵雯被我烦得不行,于是掏出手机拨通了南燕的电话。

  两人聊了大约十分钟,赵雯将手机递了过来,说:“燕姐要跟你说话。”

  我马上接过手机,说:“喂,燕姐。”

  “王浩,你不是说十拿九稳吗?我上面都已经联系了,各种关系也都启用了,你现在说又遇到了小麻烦,到底怎么会事?”南燕的声音有点生气。

  “燕姐,确实是小麻烦,只要你让欧阳雪在美国的农庄出一点问题,我保证她在一个星期之内回国。”我斩钉截铁的说道,其实心里也不是太有底气,不过绝对不能让南燕看出来,不然的话,她搞不好不会帮忙,那样的话,这一次的计划搞不好会前功尽弃。

  “一个星期?”南燕问。

  “对!”

  “好,王浩,我再相信你一次,如果一个星期之后,欧阳雪没有回国的话,你别怪我翻脸无情。”南燕声音有点冰冷的说道。

  我撇了撇嘴,应了一声,随后把手机还给了赵雯,心里有点郁闷:“妈蛋,翻脸无情,老子怎么说也是南燕组织的成员,被赵四海差一点弄死,不说给我报仇就算了,大爷的。”我在心里暗自腹诽。



  跟南燕通完电话之后,我非常的不爽,不过最终把火气压了下去,现在要集中所有精力对付赵四海,可不是内讧的时候,再多的委屈都要忍住。

  三天之后,我接到了袁雨灵的电话,当时我还没有起床,迷迷糊糊的摸到手机:“喂!”

  “姐夫,好消息,刚刚赵蓉给我打电话,今天她妈妈回美国,听说她们在美国的农庄惹上了官司。”手机里传来袁雨灵兴奋的声音。

  “呃?”我愣了一下,还没睡醒,脑子反应很慢,几秒钟之后,才突然坐了起来,问:“雨灵,你再说一遍,什么事?”

  “姐夫,你刚才在干吗?我说欧阳雪在美国的农庄惹了官司,好像生产的什么东西,别人吃了拉肚子,就把她给告了,赵蓉刚刚打电话告诉我,她妈妈已经订了回美国的机票,等她妈妈走了之后,她将偷偷回国。”袁雨灵把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太好了。”我嚷道,这几天心里一直压着一块大石头,现在终于落地了,看来南燕那边的能量还是不小。

  “真是老天爷帮忙啊,姐夫,这一次肯定可以扳倒赵四海。”袁雨灵兴奋的说道。

  “嗯!”我应了一声,心中暗道:“老天爷帮忙?其实是人为因素。”当然这些黑暗的事情我不会告诉袁雨灵,还是希望她内心充满阳光,毕竟这个社会百分之九十的人还是好人。

  接下来,我开始检查自己这边所有的准备,先去看了赌船,陶小军已经把我吩咐的两件事情完全搞定,柴油和食物准备的十分充分,至少大半个月漂泊在海上或者在大沽河游弋都没有问题。

  中午,我和陶小军吃完饭之后,让他先回船上去,并且嘱咐他,从现在开始,必须二十四小时在船上待命,因为我们可能随时起航。

  陶小军离开之后,我独自一个人在大沽河畔溜达,脑海之中思考着赵蓉回国之后的事情。

  第一步,肯定是让袁雨灵去接机;第二步,让袁雨灵将赵蓉引到大岭山,然后我带那两名汉子将她们两个女生绑架,之后先去大岭山后山拍一段视频,再将她们转移到船上……

  我把计划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想了十几遍,把能考虑到的事情全部考虑了一遍,觉得没有问题,这才停止思考,感觉脑力快要用光了,眼前有点发晕,于是马上开车回了幽灵的住所,倒头便睡。

  半夜三点多,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将我吵醒了,迷迷糊糊的坐起来,开床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袁雨灵的电话,于是急忙按下了接听键:“喂,雨灵,什么事?”

  “姐夫,欧阳雪已经回国,赵蓉已经坐上了飞机,明天早晨九点半到北京,然后转机,下午二点到江城机场。”袁雨灵说。

  “太好了,雨灵,你明天下午去接机,不要露出异常,记着晚上带她去大沽河边散步。”本来我准备让雨灵带赵蓉去大岭山,临时又改变了主意,因为如果去大岭山的话,肯定要再等一天,我怕夜长梦多。

  “好,没问题。”袁雨灵一口答应了,不过稍倾,她有点犹豫的说道:“姐夫,赵蓉一直把我当闺蜜,虽然她爸爸赵四海很坏,她妈妈也在利用她监视我,但是她却什么都不知情,我这样对她是不是有点……”

  袁雨灵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我打断了:“雨灵,你不要有心理负担,往大了说,赵四海、欧阳雪以及赵四海背后的那股势力,都是国家的蛀虫,把几万人积攒了几十年的财务占为己有,不收拾他们,天理难容;往小了说,赵四海在江城做了多少恶事,还利用赵蓉来监视你,如果我处于优势的话,赵四海肯定会通过赵蓉控制你,然后让我投鼠忌器,所以你不需要有心理负担,再说了,我们不会真正伤害赵蓉。”我对袁雨灵劝说道,她心里产生了起伏,我必须让她觉得正在做的是一件好事。

  “哦!”袁雨灵应了一声。

  “雨灵,这次算姐夫欠你一个大人情,无论你能不能过自己心理那一关,明天必须帮我。”我知道袁雨灵还没有调节好心理,但是这件事情已经谋划了这么久,太重要了,不能一点闪失。

  “姐夫,我愿意帮你。”袁雨灵说。

  “谢谢!”

  跟袁雨灵通完电话之后,我再也睡不着了,干脆起床去酒柜拿了杯红酒,慢慢喝着,然后又把计划给想了一遍。

  最终我决定不用南燕组织的那两名打手,还是用自己的人放心,以免到时候节外生枝。

  于是当天亮的时候,我打电话给陶小军,让他把宁勇带到了大沽河码头,吃完早饭,我便独自开车赶了过去。

  当宁勇看到我的时候,仿佛见了鬼似的,瞪大了两只眼睛,用手指着我,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你是人是鬼?”

  “宁勇,连二叔都不认识了吗?”我微笑的走到他面前。

  宁勇一脸吃惊的表情,然后伸手碰了我一下,说:“二叔,你没死啊。”

  “赵四海算个屁,想弄死我,门都没有。”我说。

  “啊!你的墓地都买好了,我还去祭拜过几次,既然没死,为什么不回去呢,魏明、顾芊儿他们都伤心死了,现在个个摩拳擦掌的练功,准备为你报仇,师父一直让我压着,这几天都快要压不住了。”宁勇盯着我说道。

  “赵四海的事情非常棘手,我在明处斗不过他,只能装死隐藏在暗处,也许有一线生机,对了,我还活着的事情,只有大哥、小军和你三个人知道,保密,不要告诉别人。”我对宁勇叮嘱道。

  “嗯,二叔,你突然告诉我,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做?”宁勇也不笨,其实他能把功夫练到这么深的程度,根本不可能是一个笨人。

  “对,晚上的时候,跟我一块去绑两个人。”我没有啰嗦,直接把今天晚上的计划跟宁勇讲了一遍。

  “赵四海的闺女?”宁勇眨了一下眼睛,露出一丝惊愕的表情。

  “对,刚刚从国外回来。”我说。

  “二叔,是不是有点不择手段?江湖讲祸不及妻儿。”宁勇说。

  “二师哥,赵四海会跟我们讲规矩吗,二哥差一点死掉,我们明明知道是赵四海干的,但是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除非跟他拼命,熊哥替二哥说了一句话,直接连所长都被撸了,跟赵四海这种烂人,还讲什么江湖规矩,再说了,我们也不会伤害那个小姑娘。”我还没有说话,陶小军抢着说道,他们两人一个叫我二哥,一个叫二叔,听着有点别扭。

  “那好吧。”宁勇点了点头,答应了。

  “宁勇,这次我们的手段虽然有点不光彩,但是实在没办法了,赵四海背后的势力太大,而关键点在他的前妻欧阳雪身上,欧阳雪是国家通缉犯,而想让她回国,只能从她女儿赵蓉身上下手。”我叹息了一声说道。

  说实话,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干这种事,不过赵四海已经把我逼成了这样,一想到那天晚上他竟然想当着自己的面玩李洁,我就怒发冲冠,再想到李洁这段时间跟赵四海的关系有点亲密,我心里的怒火更盛。

  本来孔志高被我控制,叶泽语通过孙老头也能对他施加影响,道上还有一条龙当靠山,只要宰了姚二麻子,忠义堂就可以走上告诉发展的路,并且后备力量我也一直在培育,自信五年之内,肯定可以成为江城的黑暗霸主,完全原始资本积累之后,向金融和商界扩展,而灰色地带的势力将不再扩张,因为国家有一个容忍度,一旦过线,将是万劫不复,所以我准备只在江城当个黑暗之王就行了,不过却可以用商业和金融打入全省、全国、甚至全世界,未来商业的领袖都选好了——智商奇高的顾芊儿。

  可惜我的宏伟蓝图却被赵四海给瞬间击毁,本来已经认命,向他服软了,万万没有想到,赵四海仅仅把我当成一只可以随时踩死的小蚂蚁,不但侮辱,并且最后还差一点杀了我,这已经突破了我的底线,所以我才会出此下策,绑架他的闺女,然后引他前妻欧阳雪回国,并且通过南燕组织联系到了上面,只要欧阳雪回国,会在第一时间会最高检控制,只要欧阳雪开口,赵四海及其背后的势力必定土崩瓦解。

  对付赵四海光明正大的招没事,我只能当一次坏人了,并且还把袁雨灵拖下了水。

  十点钟,我接到了袁雨灵的电话:“喂,姐夫,赵蓉已经到北京了,中转需要二个小时,估摸着下午二点就能到江城。”她说。

  “嗯,随时保持联系。”我说:“对了,赵蓉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你姐。”

  “明白,我已经给赵蓉找好了地方。”袁雨灵说。

  “雨灵,最好让你父母出国玩一段时间。”我说。

  “嗯!”

  我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袁雨灵吞吞吐吐的说道:“姐夫,有个事,我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你。”

  “什么事,说吧。”我说。

  “那个,我姐好像跟赵四海的关系很近。”袁雨灵说道。

  我心里一愣,不过马上把李洁的事情抛到了脑后,等解决了赵四海,一切都就真相大白了:“雨灵,不要怀疑你姐,现在我们的重点是赵蓉。”我说。

  “嗯!”

  跟袁雨灵通完话之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眉头微皱,心中暗道:“李洁难道真得突破了底线?不应该啊,她那天晚上的真情流露可不是假的,难道女人的心这么善变?”我有点百思不得其解,同时内心深处的疑心越来越重。





  跟袁雨灵通完电话之后,我心里越发的紧张,至于李洁的事情,我已经抛到了脑后:“希望一切顺利,千万不要出现差错。”我在心里暗暗祈祷。

  赵蓉已经到了北京,她的行踪表面上看来十分的隐秘,只有我和袁雨灵两人知道,但是实际情况到底如何?我心里根本没有底。十六年前的那群人,现在个个都手握大权,在L省形成了一张大网,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但是对方有没有在暗中监视欧阳雪母女两人,我不清楚,所以心里才会暗暗担心。

  我在沽河边走来走去,过几分钟盾到一次,过几分钟看一次表,都有点魔症了。

  “二哥,出事了吗?”身边的陶小军问道。

  “没,只是有点担心。”我说。

  接下来的二个多小时,我感觉度秒如年,简直是一种煎熬,越是担心,越是胡思乱想,最终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竭,脑袋嗡嗡的痛。

  铃铃……

  三点十五分,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袁雨灵的电话,我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雨灵,怎么样?接到赵蓉了吗?”我十分紧张的询问道。

  “姐夫,放心吧,已经接到赵蓉。”袁雨灵说。

  “记着晚上的计划。”我对她叮嘱道,同时提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嗯,姐夫不说了。”袁雨灵的声音有点急,估摸着是偷偷给我打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焦虑了三个小时的情绪终于平静了下来,思考了片刻,看着旁边的陶小军和宁勇两人说:“晚上按计划行事,现在你们两人那里都不准去,时刻跟在我的身边。”

  “嗯!”陶小军和宁勇两人点了点头。

  “还有,换上新的手机卡。”我拿出两张新手机卡递给了陶小军和宁勇。

  陶小军和宁勇两人在换手机卡,我则眉头微皱,细细思考着晚上的计划。

  夜幕渐渐的降临了,七点半,我收到了袁雨灵的电话,她说已经跟赵蓉吃完了饭,正在大沽河畔散步,我详细询问了她们散步的地点,随后挂断了电话。

  “走!”我对身边的陶小军和宁勇两人说道,随后朝着那辆租来的别克商务车走去,上车之后,我开车朝着刚才袁雨灵说的那个地点驶去。

  我们本来就是大沽河码头,所以不到一刻钟,我就看到了袁雨灵和赵蓉的身影。

  两人都穿得很休闲,不过雨灵现在变成了短发,赵蓉却是一头的长发,编了很多的小辫子,有点像叛逆少女的味道,年纪比雨灵大,但是看起来好像还没有雨灵成熟。

  我将车子停下,掏出手机给袁雨灵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将车窗摇了下来,同时按了一下喇嘛。

  嘀!

  不远处的袁雨灵先是看了一眼手机,随后抬头寻声望来,我朝她挥了挥手:“雨灵,这么巧。”我说。

  “哥,你怎么在这里。”雨灵的反应很自然,只见他叫了一声哥,然后拉着赵蓉走了过来。

  “雨灵,这谁啊,长得这么漂亮?”我一脸笑容的盯着赵蓉对袁雨灵询问道。

  “赵蓉,我美国留学的同学,来江城玩。“袁雨灵说。

  “今晚正好有一个轰趴,一块啊。”我对袁雨灵和赵蓉两人邀请道。

  轰趴,本来在一线城市流行,这两年江城也流行了起来,其实他妈都是外国那一套,光明正大的发泄荷尔蒙。

  袁雨灵犹豫了一下,那表情十分的到位,我心里对她的演技一阵赞美,不去上电影学院真是可惜了,或者说女人本来就是天生的演员。

  “灵灵,去吧。”旁边的赵蓉此时说话了,听到她的声音,我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因为通过袁雨灵的介绍,我早就对赵蓉有一个大体的了解,她很喜欢参加派对。

  “上车!”我一脸微笑的说道。

  “好咧!”袁雨灵应了一声,拉着赵蓉坐进了商务车。

  我开车,宁勇坐在我旁边,陶小军一直坐在后面,当袁雨灵和赵蓉上车拉好车门之后,耳边传来一阵挣扎的声音,我扭头看去,陶小军用一块有迷药的毛巾,正捂着赵蓉的嘴和鼻子上,她挣扎了大约几秒钟,脑袋一歪,身体泄了劲,被迷晕了过去。

  “姐夫,你不会伤害赵蓉吧,我套过她的话,赵四海和欧阳雪十六件前干的事情,她一点都不知道。”袁雨灵看起来有点担心赵蓉,开口对我说道。

  “雨灵放心吧,姐夫不是好人,但是做人也有底线,不会伤害赵蓉一根汗毛。”我说。

  “嗯!”袁雨灵点了点头,问:“姐夫,我也在装着被你们绑架的样子吗?”

  “当然,你就算是她身边的卧底,配合我的计划。”我说。

  “好!”袁雨灵点了点头,没有再出声。

  我没有开车直接去码头,而是在码头停了一下,让陶小军下车:“离墨云港十公里外的十里浦等我。”我说。

  “明白!”陶小军点了点头,然后朝着大沽河码头跑去,半分钟之后,消失在夜色之中。

  我开车带着宁勇、袁雨灵和昏迷的赵蓉离开了市区,朝着大岭山疾驰而去。

  姐夫,为什么我们刚才不在码头上船,坐船离开呢?”袁雨灵疑惑的询问道。

  “计划有变,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先进山一趟。”我说。

  “哦!”袁雨灵应了一声,问:“赵蓉要几个小时能苏醒?”

  “没有外力的情况下,至少六个小时药劲才能过去。”我说。

  袁雨灵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其实进大岭山也是我下午的时候,刚刚想到的一个细节问题,于是临时改变了计划。

  本来将赵蓉骗上车之后,直接去大沽河码头,然后开船离开江城,从墨云港进入大海,即便欧阳雪第一时间联系赵四海,赵四海也别想利用江城的警察找到我们的行踪。

  不过思来想去,我还是有点担心,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开车带着宁勇、袁雨灵和越蓉进了大岭山。

  为了不让警察发现车子的踪迹,我没有走308国道,而是走了一条土路,然后七拐八拐,一路颠簸来到了大岭山的后山入口。虽然这条土路很浪费时间,又不好走,本来一个小时的车程,愣是花了二个小时,但是这条土路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一路都没有摄像头。

  并且刚才袁雨灵带着赵蓉上车的地方,正是沿河路监控的盲区,那个地方是我和雨灵这几天时间,精挑细选的一个地点。

  赵蓉的身份太过于特殊,这件事情又非常的重要,所以我必须把所有能暴露身份的事情全部抹掉,以求做到万无一失。

  来到大岭山后山的入口,我将商务车藏在旁边的树林里,然后我们一行四人开始朝着大岭山深处进发。我走在最前边,袁雨灵跟在我的身后,宁勇背着仍然昏迷的赵蓉走在最后面。

  在山里走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带着他们来到了那栋熟悉的山神庙里。

  “雨灵,我要把你们两人绑了,一会给赵蓉录个视频。”我说。

  “嗯!”袁雨灵点了点头。

  稍倾,对宁勇使了一个眼色,随后他拿着绳子将赵蓉和袁雨灵两人绑了起来,然后又用胶带封了嘴。

  我将袁雨灵移到了一个角落,离赵蓉远了一点,以免一会录像的时候,将她的身影录进去,那可就有点麻烦了,现在不能出一点错,因为任何一点失误都可能让计划前功尽弃。

  袁雨灵和赵蓉之间的距离足够远之后,我对宁勇说道:“把她弄醒。”

  “好!”宁勇点头应了一声,随后一只手捏着赵蓉的鼻子,令她无法呼吸,另一只手捏着对方的人中。

  唔唔……

  旁边的袁雨灵看到宁勇的动作,身体扭动了起来,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同时一个劲的朝着眨眼睛,估摸着她可能认为宁勇想将赵蓉憋死。

  我没有说话,微微摇了摇头,那意思是说:“没事!”

  唔……

  突然赵蓉发出一个声音,接着她的眼睛突然睁开,在迷茫了几秒钟之后,身体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同时嘴里喊叫着,可惜贴了胶带,只能听到一阵唔唔的声音。

  “别乱动,也别叫,不然先奸后杀了你。”我凶神恶煞的瞪着正在剧烈挣扎的赵蓉吼道。

  唔唔……

  可惜赵蓉根本听不进去,或者是被吓着了,因为恐惧而不停的挣扎和嘶喊,可惜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不听话是吧,宁勇,把她的衣服撕下来,嘿嘿!”我一脸淫/笑的对旁边的宁勇说道。

  “啊!”宁勇愣了一下,因为计划没有这个环节。

  “啊什么啊,快点动手。”我对宁勇怒喝了一声,同时偷偷给他使了一个眼神。

  “哦!”宁勇应了一声,也不知道领会没有我的意思。

  嘶!

  唔唔……呜呜……

  几秒钟之后,耳边传来撕衣服的声音,还有赵蓉挣扎和哭泣的声音。我看到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脸上挂着泪珠,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看着就让人心痛,不过在我心软的时候,立刻赵四海那张令我讨厌的脸出现在脑海之中,还有那天晚上他邪恶的声音:“李洁,你想救王浩的话,就乖乖脱了衣服趴在床上,当着王浩的面做应该非常的刺激。”

  “该死的赵四海!”我双手紧握,因为身体用力过猛,脖子上露出了青筋。

  对赵四海的仇恨,让我无视了赵蓉那可怜的表情,心渐渐的变硬了,这件事情,太重大了,搞不好就会万劫不复,所以开弓没有回头箭,并且还必须胜,如果败了的话,可就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倒霉了,估摸着陶小军等人也会被那张看不见的大网给网住。

  赵蓉的上衣被撕碎了,胸前露出大片雪白的皮肤,她穿得是长裙,此时被宁勇给撕开了,露出两条雪白的大腿,隐隐还能看到小内内。

  此时的赵蓉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想要掩盖露出的皮肤,可惜她被五花大绑,根本动弹不了。

  “好了。”我对宁勇说了一声,这个程度已经差不多了,再往下就过份了。

  稍倾,我拿出手机,给哭泣的赵蓉拍了一个短视频,拍完之后,示意袁雨灵安慰一下哭泣的赵蓉,同时给宁勇使了一个眼神,说:“累死了,走,出去抽根烟。”

  “哦,好!”宁勇应了一声,跟着我走出了山神庙,单独将袁雨灵和赵蓉两人留在里边。

  我掏出一根烟点上,微眯着双眼慢慢抽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