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652 653 654回 酗酒

杏彩平台 第652回 酗酒

  “我的任务是监视赵四海,今天因为赵四海和李洁见过面,所以我才跟了李洁一会。”幽灵拒绝我的要求。

  “你听命于谁?赵雯?还是其他人?”我的酒已经醒了一半,一脸严肃的盯着幽灵问道。

  “现在我仍然属于赵雯领导。”他说。

  “等着!”我掏出了手机,当然幽灵的面拨通了赵雯的电话。

  “喂,赵雯,我是王浩,现在江城这边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情况。”电话接通之后,我急速的说道。

  “什么情况?”电话另一端传来赵雯有点疑惑的声音。

  “你们是否还想搞倒赵四海以及其背后的势力?”我问。

  电话里出现了几秒钟的沉默:“这件事情有点复杂,前天我好像听燕姐说,上面也是暗流涌动,不过看样子,好像几方势力已经谈崩了。”赵雯说。

  “如果我有办法搞死赵四海,并且把十六年前601军工厂的案子挖出来,你们准备如何帮我?”我问。

  “这……这我不能做主,要不我明天帮你问问燕姐,再给你电话。”赵雯说。

  “不行,机会稍纵即逝,你现在就去找燕姐,我直接跟她通话。”我急切的说道。

  “王浩,燕姐不是说你想通话就能通话的。”赵雯好像有点生气。

  “赵雯,这是大事,天大的事,如果L省出现动荡,将空出多少官位,我不相信你们背后的势力不动心,既然你做不了主,现在马上去找燕姐,我亲自跟她谈。”我十分严肃的对赵雯说道。

  “这……好吧!”最终赵雯在思考了几秒钟之后,同意了我的要求:“等我电话。“赵雯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幽灵眨着眼睛看着我,一脸的疑惑,我没有理他,继续看电视,不过脑子里却在思考着自己计划的可行性:“必须南燕及其身后的势力全力配合才有成功的希望。”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你真有办法搞倒赵四海?”幽灵终于忍不住了,开口对我问道。

  “赵四海是人,又不是神,是人就有弱点,我当然有办法弄死他。”我说。

  “还能把十六年前601军工厂的事情挖出来?”幽灵问。

  “当然!”我说。

  “吹牛吧,你这么厉害还能天天家里喝酒?”幽灵撇了撇嘴,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哼,哥想的事情你不懂。”我牛逼哄哄的说道。

  “切!”幽灵十分的不服气。

  “不服?”我问。

  “当然,大半个月的时间,我只看到一个酗酒的酒鬼。”幽灵说。

  “哼,我知道你故意激将我,不过没关系,既然你不服气,我就让你服气,你好好想想,如果把十六年前601军工厂的事情挖出来,会有什么后果?”我盯着幽灵说道。

  “你们整个L省的官场将重新洗牌。”幽灵说,因为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我如果成功了,等于得罪了整个L省当官的,即便他们被抓了,毕竟还有根深蒂固,肯定还有余辉,到时候,我是否会成为众矢之的?”我问。

  “会吧!”幽灵点了点头。

  “南燕组织背后的势力得到了最大的便宜,可以让自己的人侵入我们L省,而我却成了替死鬼,所有人的怒火都会发向我,对吧。”我说。

  “嗯!”幽灵再次点头。

  “你说换成是你,即便有办法,你有干吗?”我盯着幽灵问道。

  “这……还真得好好想想。”他说。

  “对了嘛,我不是被赵四海给逼得走头无路了,根本不会铤而走险,不过现在,只要能将外家搞得家破人亡,我这条小命搭上也无妨。”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哦!”幽灵点了点头,基本已经相信了我的话。

  其实我并没有忽悠他,如果能搞死赵四海,又不用得罪L省的官场,我绝对不会去碰什么601军工厂的事情,妈蛋,自己就是一个小屌丝,挖出十六年前的事情,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不过现在的情况不同了,我都已经身赵四海低头了,这个王八蛋不但想羞辱我,还他妈想弄死我,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正好老天爷帮忙,袁雨灵回来了,这叫天助我也。

  一个小时之后,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赵雯打来的,于是我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赵雯,怎么样了?”我急切的问道。

  “燕姐同意跟你通话。”赵雯说,随后我隐隐约约听到电话另一端赵雯喊了一声燕姐,接着一个冷冷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喂,王浩,雯雯说你能把601军工厂的事情挖出来。”

  “对!”我斩钉截铁的回答道:“燕姐,601军工厂的关键人物是谁?”我反问道。

  “赵四海。”

  “不对,最关键的人物是当年601军工厂的财务经理欧阳雪,也就是赵四海的前妻,当年她提前一步去了美国,因为我们跟美国没有引渡协议,她一直逍遥法外,并且国内的某些人也不想她回来。”我说。

  “王浩,你的意思是说……”南燕拖长的声音。

  “我有办法让欧阳雪回国。”我十分肯定的说道,其实内心也没有底,最多三成的把握,不过必须让南燕觉得有十成的把握,不然的话,她肯定不会全力配合,没有她以及其背后势力的配合,我根本无法独自完成心里的计划。

  “王浩,这话可不能乱说。”南燕说。

  “我拿自己的小命担保,可以将欧阳雪弄回国。”我再次斩钉截铁的说道,因为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赵四海必须死,即便得罪整个L省的势力,我也在所不惜。

  “什么办法?”南燕问。

  “这你就不用管了,我只想问一下,如果欧阳雪回国,你们是否能第一时间让最高检将她控制,并且二十四小时之内拿口供和证据。”我说。

  “这……我考虑一下,明天给你答复,王浩,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你可不能开玩笑。”南燕声音严肃的说道。

  “燕姐,我把命都押上了,你认为我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吗?”我反问道。

  “那好吧,等我消息。”南燕说。

  “燕姐,我觉得郑国的事情也可以同时办理,不就是见一下最高检反贪局的局长嘛。”我说。

  “哼,你说的容易,那么大的官,你说想见就想见,没有确凿的证据,别想了。”南燕冷哼了一声,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撇了撇嘴,感觉郑国肯定是掌握一点什么,不过很可能是一点边角料的证据,跟赵四海的前妻相比,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没得比。

  当天晚上,我失眠了,想了很多,从幽灵每天晚上的情报来看,我死之后,李洁就伤心了一个星期,第二个星期她就跟赵四海走得很近,并且赵四海也没有把她从区委书/记的位置上搞下来,这令我非常的奇怪,心里总是在想,他们两人会不会有什么肮脏的交易,但是每当这个时候,我的潜意识里就会给出否定的答案,坚信李洁对我的感情是真的,至于跟赵四海走近,那是为了生存和官位,她一定会守住底线。

  苏梦知道我死之后的反应可以用平静来形容,这令我怀疑,她到底是否爱过自己?总之从幽灵的情报来看,苏梦一直在忙福利院的事情,至于顾芊儿,她却是哭得死去活来,魏明等人差一点暴走,去找赵四海拼命,多亏了大哥将他们给拦了下来,并且让宁勇和陶小军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他们,并且加强他们的训练,让他们没有精力搞事情。

  陶小军、顾芊儿、魏明、三条、狗子等人的反应都正常,唯独李洁和苏梦两人的反应让我有点摸不到头脑:“她们两人真得爱过自己吗?”我的心里出现了一个大大问号。

  第二天上午,我接到了南燕的电话,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只要赵四海的前妻欧阳雪回国,将马上被最高检控制,并且她还派了赵雯、何敏、还有两名南燕组织的高手来江城帮忙。

  “赵雯他们必须全部听我指挥。”我对南燕说道。

  “没问题,但是如果欧阳雪没有回国的话……”

  “她一定会回国。”南燕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我打断了。

  “既然你这么自信,我就相信你一次,王浩,希望你别叫我失望。”南燕说。

  “放心吧。”我说。

  跟南燕通完电话之后,我马上给幽灵打了一个电话:“喂,幽灵,现在我命令你,一天二十四小时监视李洁的表妹袁雨灵。”我说。

  “我没有接到命令。”幽灵说。

  “你很快就会接到了,赵雯、何敏和组织的两名高手,下午就会到江城,燕姐说了,你们所有人听我的调配。”我说。

  “这……”幽灵还在犹豫。

  “你打电话回去问问吧,记住必须一天二十四小时监控袁雨灵。”我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坐在沙发上,思考了片刻,把从认识袁雨灵开始到现在的事情仔仔细细的想了一遍,最后嘴里自言自语道:“雨灵的嘴很严,心里能装事,应该可以见见她。”

  想要让欧阳雪回国,必须先把赵蓉骗回国,而赵蓉一直想见赵四海,并且几个月之前,还央求着袁雨灵偷偷带她回国,当时袁雨灵征求我的意见,我为了她一家三口的安全,没有同意,现在却不得不冒险了,不过只要计划周全,在赵四海以及其身后势力反应过来之前,把欧阳雪送进最高检,我就赢了。




  因为已经丢掉好几个手机了,所以我养成一个习惯,重要人的电话号码全部记在脑子里,这个小习惯现在还帮了大忙,不然的话,我根本不知道找谁询问袁雨灵的手机号,不过这个号码是她在美国的电话,也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打通?
 
  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拨通了袁雨灵在美国的号码,铃声响了六下,竟然通了,电话另一端传来袁雨灵的甜甜的声音:“喂,你好。”
 
  “喂,雨灵,我是王浩,不要惊讶,不要喊叫,神情也不要有变化,听我说。”我急速的对袁雨灵说道,打电话之前,就很害怕她接到我的电话,直接惊呼起来,万一李洁就在她的旁边,那自己假死的事情怕是掩盖不住了。
 
  通过幽灵大半个月的观察,最近这段时间,李洁和赵四海走得很亲密,我心里不能确定李洁到底是不是真得爱我?她跟赵四海接触到底有几分真心,如果她知道我还活着的话,会不会把这个消息告诉赵四海。
 
  我和李洁以前毕竟相互伤害过,彼此心存芥蒂,破镜想要重圆,比刚刚认识还要付出更大的努力,虽然那天晚上李洁真情流露,但是我心里总有一道暗红的伤疤,即便已经结痂,但是很容易就会得新迸裂,流出红色的鲜血,发出揪心的疼痛。
 
  所以我还活着的消息,不想让李洁知道。
 
  袁雨灵好像刚要惊呼,马上又生生的咽了回去,声音颤抖的说了一句:“等一下。”
 
  我估摸着李洁八成是在她身边,她应该起身回房间跟我通电话。
 
  大约过了一分钟,手机里传出袁雨灵激动的声音:“姐夫,你没死啊,姐说你被赵四海害死了。”
 
  “赵四海算个屁,想害死我,门都没有,姐夫好好的。”我牛逼哄哄的说道。
 
  “姐夫,你在那里?为什么不回来?”袁雨灵连续问了两个问题。
 
  “雨灵,事情有点复杂,我活着的消息你不能告诉任何人,明白吗?”我在电话里十分严肃的对袁雨灵说道。
 
  “连我姐都不能说吗?”她问。
 
  “对,不能告诉你姐,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小秘密。”我说。
 
  “好!”袁雨灵答应了,并且声音听起来有点高兴:“姐夫,你现在在那里?”她问。
 
  “还在江城,你想办法出来一趟,我有事找你。”我说。
 
  “好,没问题,那里见面?几点?”袁雨灵兴奋的问道。
 
  我抬手看了一眼手表,说:“这样吧,十一点半钟,江大三号食堂见。”
 
  “好!”袁雨灵应了一声,随后我们两人又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时间还早,我洗了澡,已经秋天了,我穿了一件休闲西服,牛仔裤和休闲鞋,虽然不是什么名牌,刮了脸,大半个月的颓废一扫而光。
 
  十一点半,我准时来到了江大三号食堂,刚刚走进食堂,一个黑影就窜进了我的怀里,把我吓了一跳,当看清楚这个黑影之后,我才放下心来,不是别人,正是快一年没见的袁雨灵。
 
  虽然秋天,她仍然穿着短裙,没穿丝袜,脚上一双黑色的小皮靴,上身是一件粉公镂空毛衣,里边是带小花边的白色衬衫,本来一头长真黑的头发,现在却变成了短发,并且还染成了黄毛,我看得十分的不习惯。
 
  本来温柔甜美的袁雨灵,变成黄色的短发之后,少了一丝甜美,多了一丝英气,不过我却并不是太喜欢。
 
  “姐夫!”她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啵,亲了我脸颊一下,然后红着脸压低了声音叫了我一声姐夫。
 
  “别闹,找你有正经事。”我被袁雨灵亲了一下,心里起了一阵涟漪,不过很快就平静了,现在跟赵四海不是他死,就是我亡,不弄死他,我绝对没有好日子过,所以根本没有精力去应付感情的事情,只能顺其自然。
 
  “好!”袁雨灵应了一声,然后挽着我的胳膊,两人像学生情侣一般去窗口打饭。
 
  江大食堂可以用饭卡,也收现金,本来我准备用现金结账,没想到袁雨灵掏出一张饭卡,让我表情一愣,她得意的眨了一下眼睛,说:“姐夫,别忘了,我去年还是江城大学的学生,饭卡没上交哟。”
 
  稍倾,我们两人打了饭,在一个角落里坐下,袁雨灵一连问了我好向个问题:“姐夫,为什么姐说你被赵四海害死了?”
 
  “姐夫,到底怎么会事?当听说你出事的时候,我都要伤心死了,哭成了一个泪人。”
 
  “姐夫,你今天找我什么事?”
 
  ……
 
  我被她问得有点头大,于是只好把那天晚上的事情大体上说了一下,当然很多细节的东西并没有告诉她。
 
  “姐夫,既然你没有死,为什么不去告赵四海,既然你能把我姐从农业局调出来,又把她搞到区委书/记的位置上,为什么不去告赵四海,他不就是一个商人吗,能量再大,还能比市长和市委书/记大吗?”袁雨灵听完我的讲述之后,一脸气愤的说道。
 
  “报警没用。”我说。
 
  “为什么?姐夫,你要相信警察。”袁雨灵说。
 
  我笑了笑,说:“事情很复杂,总之报警没用,有用的话,我也不用躲起来了,对了,雨灵,我还活着的事情,你不能告诉任何人,明白吗?”
 
  “嗯,姐夫,你放心吧,我嘴很严,以前的事情你还记得吧。”袁雨灵俏皮的说道。
 
  我知道她指得是什么,脸色不由的一红,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
 
  “雨灵,你和赵蓉还有联系吗?”我问。
 
  “有啊,姐夫,我在美国的时候,你不是告诉我保持一切正常吗?所以我也没有疏远赵蓉,我们两人的关系很好,跟她妈妈的关系也很好,赵蓉应该直么都不知道,但是她妈妈欧阳雪看我的时候会露出一丝异样,哼,她自认为掩饰的很好,其实早被我发现了。”袁雨灵把她在美国的事情跟我讲了一遍。
 
  “雨灵,现在姐夫被赵四海逼得没办法,只能求你帮忙。”我说,如果有其他办法的话,我绝对不想把袁雨灵拉下水。
 
  “姐夫,你说吧,什么忙,只要我能办到,一定帮你。”袁雨灵盯着我问道,目光十分的坚定,甚至于有点兴奋。
 
  “雨灵,姐夫可能有点自私,这件事情很大,我本来不想把你拉下水,但是赵四海步步紧逼,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出此下策,不过你放心,即便中间出现了什么差池,姐夫都会保护你,赵四海等人想要伤害你,除非从姐夫的尸体上踏过去。”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姐夫,你说吧,我不怕。”袁雨灵盯着我的眼睛,十分认真的说道。
 
  “雨灵,你几个月之前,不是说赵蓉很想偷偷回国找她爸爸赵四海吗?”我说。
 
  “对!”袁雨灵点了点头,说:“她跟我说了很多次了。”
 
  “现在姐夫想让你把她骗回来。”我说。
 
  “姐夫,你想拿赵蓉威胁赵四海?”袁雨灵眨了一下眼睛,说:“姐夫,赵蓉其实不坏,你不会伤害她吧。”
 
  “不会,也不是用她威胁赵四海,总之,就是将她软禁几天,然后就会放掉。”我保证道。
 
  “呃?”袁雨灵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可能不知道我想干什么,其实我的目标不是赵蓉,而是赵蓉的母亲欧阳雪,也就是赵四海的前妻,601军工厂的财务经理,当年601军工厂的所有资金流动都由她控制着,可惜十六年前跑到了美国,没有被抓到,从而导致整个601军工厂贪腐案最终不了了之。
 
  “雨灵,为了不是你为难,到时候我会将你和赵蓉一块抓起来,你可能也会受点委屈。”我不想让袁雨灵在赵蓉面前尴尬,所以到时候只要赵蓉回到江城,我准备连接机的袁雨灵一块抓。
 
  “哦!”袁雨灵应了一声。
 
  “雨灵,能帮姐夫这个忙吗?”我问。
 
  “没问题,不过,姐夫,你真得不会伤害赵蓉吗?她是我去美国的第一个朋友,她妈妈可能是想利用她来监视我,但是她本人一点都不知道,很单纯的一个女生。”袁雨灵竟然在为赵蓉说好话。
 
  “相信我,不会为难她。”我非常肯定说道。
 
  “好吧,我现在就打电话给赵蓉,这次我回国,她本来想偷偷跟我一块回来,不过被我阻止了。”袁雨灵说,随后拿出手机,拨打了远在美国的赵蓉的电话。
 
  稍倾,电话通了,袁雨灵竟然说的是英语,我就听懂了几个单词,至于袁雨灵在说什么,根本听不明白。
 
  袁雨灵和赵蓉两人打了大约有二十分钟的电话,有说有笑,还真是好朋友,当她挂断电话之后,我急切的问道:“雨灵,怎么样了?赵蓉回来吗?”
 
  “嗯,不过要几天之后,她要先到欧洲旅游,然后从欧洲回国,这样才能骗过她的母亲。”袁雨灵说。
 
  “没事,等几天都可以,但是她那天回国,雨灵你必须提前确定。”我表情严肃的对袁雨灵说道。
 
  “姐夫,放心吧!”
 
  我和雨灵吃完饭,她挽着我的胳膊在江大校园散步,秋高气爽,我们两人有说有笑,一时之间,我忘记了现实之中的烦恼。




  袁雨灵跟我讲她在美国的事情,并且着重讲了一个英国人追她,并且那英国小伙子还是一个贵族,家里以前是什么伯爵,还有一栋古城堡,总之很屌的样子。
 
  “姐夫,你说我要不要答应他?”讲完之后,袁雨灵眨着眼睛对我问道。
 
  我猜她是故意这样问,在试探我。袁雨灵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有女人味,退去了以前的青涩和任性,越发的美丽动人,说实话,妈蛋,老子内心其实真不想她跟什么英国贵族交往,这么漂亮的美女一直想跟自己发生一点什么,难道这个时候还能把她往别的男人怀里推。
 
  虽然按道理来说,我这个时候应该尊重袁雨灵的选择,甚至于鼓励她跟对方试试,但是我他妈真不是圣人,于是思考再三,扭头看了袁雨灵一眼,说:“那个,雨灵,你如果问我的意见的话,我还是希望你找个中国人,毕竟我们跟欧洲那边还是存在观念上的差异。”
 
  “姐夫,你是不同意了?”袁雨灵双眼盯着我问道。
 
  “那个,这只是我的私人建议,如果你真得喜欢的话,那就算我没说,姐夫会祝福你的。”我结结巴巴的说道。
 
  “咯咯!”袁雨灵突然笑了起来。
 
  “笑什么?”我问。
 
  “我笑某个人口是心非。”袁雨灵像个小女孩一般,在前边蹦蹦跳跳起来。
 
  我的老脸一红,没想到袁雨灵去美国大半年,什么没学会,倒是察言观色的水平有了很大的长进。
 
  三点半,我还要去机场接赵雯、何敏等四人,于是二点半钟的时候,我对袁雨灵说道:”雨灵,我要走了,你回去之后,不要被你姐发现异常,还有赵蓉的事情,谁也不能告诉,明白吗?“我对袁雨灵叮嘱了一声。
 
  “姐夫,放心吧,我嘴严着呢。”袁雨灵说。
 
  “对了,雨灵,这段时间,最好安排你爸妈去国外游玩一个月。”我思考再三,都已经走了,又返身回来,开口对袁雨灵说道。
 
  因为虽然准备将袁雨灵和赵蓉一块抓了,但是如果被赵四海知道的话,他八成能够看透里边的阴谋,到时候绝对会针对袁雨灵一家进行报复,我必须保证袁雨灵父母的安全。
 
  袁雨灵去美国这一趟,还真是长大了,她并没有问为什么,只是眨了一下眼睛。思考了片刻,对我点了点头,说:“嗯,姐夫,你放心吧。”
 
  “雨灵,姐夫对不起你。”我说。
 
  “姐夫,你说的什么话,我愿意帮你,心甘情愿。”袁雨灵动情的说道,眼睛里充满了一丝柔情,这丝柔情仿佛钩子一般,让我的目光有点恍惚,不过还好,马上反映了过来,说了一声再见,然后转身离开了。
 
  三点半,我准备出现在江城国际机场,南航1635次航班落地之后,赵雯、何敏和两名三十岁左右的汉子走了出来。
 
  赵雯和何敏打扮的很漂亮,都穿着短裙,现在的女生,别说秋天,有人冬天都穿短裙,只不过赵雯没有穿丝袜,何敏穿了一双黑丝。
 
  身后的两名汉子,一看就是练武之人,眼带精光,龙行虎步,身体虽然不是肌肉男,但是却给人一种充满力量的感觉。
 
  “高手!”这是我的第一印象。
 
  我、赵雯和何敏三人坐一辆出租车,那两名三十岁左右的汉子坐一辆出租车,两辆出租车一前一后驶离了机场。
 
  我和赵雯坐在后排,她小声的对我问道:“行动开始了吗?”
 
  “嗯,正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燕组跟上面的人沟通好了吗?不要我把人搞到了江城,上面的人却没有来,那样的话,可真就前功尽弃了。”我说。
 
  “放心,这一次,最高检反贪局侦查一处的处长,会跨过省市两级政府,亲自到江城抓人。”赵雯十分肯定的说道。
 
  “这样最好。”我点了点头。
 
  “郑国那边怎么样了?”赵雯突然问道。
 
  “没有现联系。”我说。
 
  “王浩,来的时候,燕姐跟我谈了三个小时,她的意思是说,我们不能把全部押在赵四海的前妻欧阳雪身上,这件事情有多么严重,她心里清楚,很可能会死抗。”赵雯转达了南燕的话。
 
  我眉头微皱,思考了片刻,点了点头,说:“有可能死抗。”因为601军工厂的事情牵扯的太多人了,一旦欧阳雪松了口,我估摸着不但赵家完蛋,欧阳雪家也要完蛋,她国内毕竟还有一个弟弟,并且她妈还活着。
 
  “所以燕姐说,最好同时把郑国给攻破了,郑国手里也许可能没有什么重要的证据,但是可以让我们掌握更多的事情,这样再使用审问手段,也许可以攻破欧阳雪的心理防线。”赵雯说。
 
  我点了点头,有点惊讶,欧阳雪还没有抓到,南燕已经在考虑如何审问欧阳雪了。
 
  成功的人确实有他们成功的道理,南燕一个女流之辈,我本来以为仅仅中功夫厉害,没想到考虑事情这么的长远,已经想到了我前边。
 
  “郑国当时坚持要跟最高检反贪总局的局长谈,态度相当坚决,要不这几天你跟他见个面,再谈谈。”我对赵雯说道,这几天我集中所有的精力处理赵蓉和欧阳雪母子两人的事情,绝对不能出差错,所以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管郑国的事情。
 
  “好,我再跟郑国接触一下,他见反贪局长不现实,侦查处长也许还有可能。”赵雯说。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毕竟前边还坐着出租车司机,很多话在车上不方便说。
 
  当天晚上,赵雯也没有休息,带着何敏出去了,她把郑国约了出来,也不知道用得什么办法,我没有多问,自己其实真不是太聪明,所以大战之前,必须把所有的精力用在一件事情上,根本没有精力却管其他的事情。
 
  我和那两名三十岁左右的汉子坐在客厅里喝酒,边喝边聊,他们都是南燕组织的成员,我现在才知道南燕组织分战斗部和策划部两个部门,眼前的这两名汉子就是战斗部的杀手,一人练得是南方很广泛的洪拳,另一人练得也是洪拳,不过是洪拳里的虎鹤双形,并且两人都练出了暗劲。
 
  我有点吃惊,暗劲多难练,以前不知道,跟大哥他们混了快三年了,现在自然是一清二楚,陶小军到现在才摸到暗劲的门槛,还没有突破,眼前的这两位却都已经是暗劲高手。
 
  有了眼前的两位,我至少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开始一边喝着酒,一边思考赵蓉来江城之后,把她安排在那里合适?
 
  思来想去,好像只有大岭山的那座山神庙比较合适,不过现在已经有点冷了,并且进出山至少二个小时,吃饭喝水都成问题,除非每天啃面包。
 
  “不行,不能去那里,也不能在市区,赵蓉被绑之后,肯定要跟欧阳雪联系,万一欧阳雪不受控制的话,那么她第一反应八成是跟赵四海联系,赵四海会发动整个江城的警力找人。”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麻烦啊!”
 
  接下来的时间,我一边喝酒一边思考到底应该把赵蓉藏在什么地方才最安全。
 
  当我快喝醉的时候,突然想到两年前,我在三亚冒着生命危险救苏梦的事情,当时悍匪把我们两人搞在一艘船上,在茫茫的大海上,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船!”我嘴里小声念叨一声,随后眼睛一亮,想到自己还有一艘赌船,注册是一条客船,并且手续齐全,一个月之前,我让陶小军卖掉,把钱分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卖。
 
  想到这里,我知道必须联系陶小军了,说实话,虽然大哥、雨灵和陶小军都是嘴严之人,但是我没有死的事情毕竟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能不联系,我还是不想联系。
 
  当时晚上,我在床上辗转反侧,思来想去,只有把赵蓉弄到船上,然后运到海上,才是最安全,并且船上有厨房和卧室,条件非常好,带够食物的话,在海上待半个月没有问题。
 
  凌晨一点半,我决定联系陶小军,于是打开灯,拿起手机拨通了他的号码,铃声一直响了五、六下,电话另一端才传来陶小军非常不爽的声音:“喂,谁啊?”
 
  “小军,是我!”我说。
 
  “二哥是你吗?真是你吗?”陶小军的声音瞬间激动起来。
 
  “是我,你旁边没人吧,小声一点,这件事情我还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急速的对他说道。
 
  “二哥,我在家睡觉呢,旁边……”陶小军吞吞吐吐起来。
 
  “田亦姝?”我想起陶小军和田亦姝的事情,估摸着两人现在同居了。
 
  “嗯,不过她睡着了。”陶小军说。
 
  我的心咯噔一下,田亦姝毕竟做过三个月的小姐,俗话说,戏子无情,婊/子无义,我还真信不过田亦姝,但是在陶小军面前,我又不能多说什么。
 
  “小军,我的事情非同小可。”沉默了十几秒钟之后,我非常严肃的说道。
 
  “二哥,放心吧,亦姝睡得很沉,我保证。”陶小军说。
 
  已经这样了,我没有再说什么:“小军,赌船卖了吗?”我问。
 
  “我没卖,这事太他妈气人了,本来已经跟一个外地人谈好了,二哥,你知道这个外地人背后的老板是谁吗?妈蛋,竟然是姚二麻子,我一气之下就没卖。”陶小军气愤的说道。
 
  “没卖就好,明天上午十点,大沽河广场见,有事跟你说。”我说。
 
  “好!”
 
  我挂断了电话,有点担心,不是怕陶小军乱说,而是怕田亦姝坏事。
 
  “唉,尽人事,听天命!”我最终叹息了一声,关灯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