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643 644 645回 顾芊儿的要求

杏彩平台 第643 644 645回 顾芊儿的要求


  看着趴在网吧里睡觉的顾芊儿,我心里腾的一下涌出一丝怒火,多少人为她担心,她倒好,一天一夜泡在网吧里。

  下一秒,我走到顾芊儿面前,抬手准备给她一巴掌,但是最终没有下去手,右手高高扬起,缓缓放下,轻轻推了一下正在睡觉的顾芊儿,说:“芊儿,醒醒!”

  扑哧!

  旁边的陶小军笑了起来,我扭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心里有点尴尬,说实话,我心里非常想发火,不过想了想,顾芊儿十三、四的时候是乖乖女,估摸着青春叛逆期延后了,现在十六岁却好像进入了叛逆期,这个时期的孩子,你对她凶没有任何作用,搞不好会适得其反,再说了,我还真不忍心凶顾芊儿。

  “呃呃?”顾芊儿睡眼朦胧的抬起了头,迷迷糊糊的朝我看了一眼。

  “芊儿,你怎么睡网吧里。”我虽然把怒火压了下去,但是声音仍然有点严厉。

  “要你管。”本来觉得已经收着火了,可是万万想不到,顾芊儿看到我,倒是先发起火来。

  “芊儿,怎么跟叔说话呢。”我眉头微皱,瞪了她一眼。

  “哼!”顾芊儿冷哼了一声,不再理我。

  我抓着她的胳膊想让她带离网吧,可是被拒绝了:“放开我。”顾芊儿嚷道。

  “跟我回家!”我终于压不住火了,大声嚷道。

  “我不要你管,你是我什么人啊。”叛逆期的顾芊儿,一改往常乖宝宝的形象,跟我顶撞起来。

  “我是你叔!”我瞪着她说道:“当然有资格管你。”

  “既然是我叔,为什么跟我睡……”顾芊儿瞪着我嚷道,不过她的话刚说到一半,我就意识到了不对,立刻捂住了她的嘴:“唔唔……”让她后面的话愣是没有说出口,万一真说出口的话,我的老脸就没地方搁了。

  哎呀!

  此时的顾芊儿像只小老虎,突然张口狠狠的咬了我手一下,痛得我惨叫一声,松开了她。

  顾不得手掌的疼痛,我一脸恳求的看着顾芊儿,小声说道:“芊儿,别闹跟叔回去好不好?叔昨晚错了,回去要打要罚,悉听尊便。”

  “哼!”顾芊儿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我知道她还在生气,眉头微皱,扭头朝着陶小军说:“小军,你去告诉魏明他们,芊儿找到了,让他们别着急,顺便带他们先回去吧。”

  “二哥,那这里……”

  “我来处理。”我说。

  “好吧!”陶小军点了点头,离开了网吧。

  网吧角落里只剩下我和顾芊儿两人的时候,我小声的对她说道:“芊儿,叔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向你道歉。”

  “哼!”顾芊儿仍然不理睬我。

  “芊儿,叔错了,你要怎么样才不生气,叔都答应你。”对顾芊儿不能打不能骂也不能凶,只能说好话,还好就我们两人能听到,也不算太尴尬。

  “昨晚你在干吗?为什么关机。”顾芊儿盯着我问道,看来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她仍然耿耿于怀。

  “芊儿,你今年已经十六岁了,已经办理了身份证,也算是大人了,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前段时间,叔跟赵四海之间的争斗,你知道吧?”我看着她问道。

  “嗯!”顾芊儿点了点头。

  “赵四海是谁?江城首富,你叔我呢?也就是一个小屌丝,完全是被吊打,整天提心吊胆,战战兢兢,几天前,叔挖空心思使尽手段终于让赵四海答应三个月之内不找我的麻烦。”我说。

  “哦!”顾芊儿听得非常认真,以前这些事情我根本不会告诉她。

  “芊儿,三个月很快就会过去,到时候又将是战战兢兢提心吊胆的生活,叔不想再过那种生活,所以必须在三个月之内,解决掉赵四海,你明白叔的苦衷吗?”我问。

  “叔,这跟你昨晚彻夜未归有什么关系,再说,即便你不回来,也不应该挂我的电话,并且还关机啊。”顾芊儿嘟着小嘴说道,看起来十分的生气。

  “芊儿,你听叔说,叔没有挂你电话,更没有关机,是手机没电了。”我撒谎道,此时此刻傻子才会说真话,因为有时候真话只会让事情更加糟糕,善意的谎言却可以解决一些矛盾。

  “真的?”顾芊儿明显有点不相信。

  “嗯!”我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你昨天晚上到底在干嘛?”顾芊儿问。

  “叔找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如果愿意出马的话,也许可以搞倒赵四海,昨晚叔陪着这个人喝酒,喝得酩酊大醉……”我编了一个谎言。

  “不骗我?”

  “我发誓。”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好吧,我相信你一次。”顾芊儿终于松口了。

  呼!

  听到她的话,我轻轻的呼出胸中的一口浊气,提起的心算是放了下来。

  说完我的事情,我板着脸盯着顾芊儿说:“芊儿,你跑出来一天一夜,还遇到了坏人,知道叔多么担心吗?知道魏明他们多么担心吗?你说,这样做对吗?”

  本来我以为顾芊儿怎么也会承认错误,可是我忘了一条定律,女人永远不会认错,特别是在男人面前,而我在潜意识里仍然把顾芊儿当成一个小孩。

  “如果不是你挂断电话,并且还关机,我不可能跑出来,我就是想让你尝尝我昨天晚上是一种什么心情。”顾芊儿扬着头说道,一点认错的意思都没有。

  “你的意思是说,你跑出来也是我的错了。”我瞪大了眼睛说道。

  “当然了。”顾芊儿说。

  “我……”本来想骂一句脏话,但是只说了一个我字,后面的便戛然而止,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变成了:“好吧,叔的错,现在跟叔回家吧。”

  顾芊儿嘟着小嘴,眼睛眨了眨,说:“回去可以,但是你要把我背出网吧。”

  “啊!”我轻呼了一声。

  “不背我就不回去。”顾芊儿补充了一句。

  “好吧!”我最终屈服了,说实话,对于青春美丽的顾芊儿,我其实真没有什么抵抗力。

  听到我答应了,顾芊儿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稍倾,我在她面前弯下了腰,说:“上来吧,叔背你,大姑娘了,还让叔背。”

  “哼,我喜欢!”顾芊儿说,然后跳到了我后背上。

  我两手朝后托着她的两条大腿,她双手则搂着我的胳膊,夏天穿得衣服少,她的胸部紧紧的贴在我的后背上,让我一阵心猿意马,感觉到惊人的弹性,少女就是少女。

  顾芊儿穿得是七分牛仔裤,没有穿裙子,不然的话,手感肯定很不错,可惜现在隔着一层厚厚的牛仔裤,大打折扣。

  我背着她离开了网吧,本来准备打个出租车回鞍山路,可是背后的顾芊儿却说:“叔,多背我五分钟。”不想拒绝她,于是答应了。

  “叔,趴在你后背上,好有安全感。”顾芊儿娇滴滴的说道。

  “哦!”我应了一声,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探讨,于是开口说道:“昨天晚上那三个小混混没占你便宜吧?”

  “哼,那三个人太没用了,我用宁师傅教的功夫,不到半分钟就把他们全解决了。”

  “有这么厉害?”我问,自己也有一招杀招,叫一头碎碑,但是招是很精妙,但是总发挥不出威力,顾芊儿一个小姑娘,即便会几个精妙的招式,难道比我的力量还大?

  “当然了,叔,宁师傅教的功夫我可是一直练,从没有停过,开始的时候,也使不上劲,但是后来练着练着就感觉练出了一股奇特的力量,怎么说呢,仿佛把全身的力量集中了起来,然后突然激发出去,有点像爆发力。”顾芊儿分享着她练武的经验。

  我有点惭愧,因为我接触武术已经快三年了,但是加在一起练习的时间不会超过三个月,三天打渔,两天筛网,从来没有坚持练下去。

  背着她聊着天,五分钟早过了,感觉有点累,于是把顾芊儿放了下来,说:“现在可以跟我回去了吧。”我说,随后准备叫出租车。

  “叔,今晚我不想回去睡。”顾芊儿低着头说道。

  “什么?”我眨了一下眼睛。

  “今晚我不想回去睡。”顾芊儿仿佛鼓足了勇气,抬头盯着我说道。

  “为什么?”我问,有点不知所措。

  “不为什么,就是不想回去睡,叔,带我去假日大酒店住一晚上吧,我还从来没有住过五星级大酒店,听说顶楼的房间,可以俯视整个江城的夜景,好想看看。”顾芊儿说。

  “这……”我想拒绝了,带着芊儿去开/房,肯定不可以。

  “好不好嘛,带我去住一晚上嘛!”顾芊儿双手抓着我的胳膊,开始撒娇。

  “不行。”我想了一下,断然拒绝。

  顾芊儿纠缠了我一会,看到我态度坚决,于是直接蹲在地上,抽泣了起来。

  “芊儿,听话,跟叔回家好吗?”

  “芊儿,别任性了。”

  “芊儿,别哭了,都成小花猫了。”

  ……

  我不停的哄着顾芊儿,可是她就是不理睬我,蹲在地上不起来,默默的流着眼泪,看得我很心痛。

  僵持了一刻钟之后,我好话说尽了,可惜顾芊儿置之不理,就是默默的哭泣,于是没办法了,我投降了:“好好好,叔投降,你赢了。”

  顾芊儿听到我的话,立刻破涕为笑,站起来做了一个鬼脸。



  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带着顾芊儿朝着假日大酒店而去,在出租车上的时候,顾芊儿抱着我的胳膊,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像一对情侣,我想将胳膊抽出来,被她狠狠的拉了一下,于是便不敢再动了,所在车上争论起来,顾芊儿再说出一些出格的话,那会非常的尴尬。

  不到二十分钟,出租车停在了假日大酒店的门口,我付了车钱,带着顾芊儿来到了酒店前台,本来想开两个房间,没想到顾芊儿将我的身份证抢了过去,说:“顶楼的豪华房一间。”

  “好吧,请稍等!”女服务员朝着我和顾芊儿打量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呢。

  我想说话,却被顾芊儿在耳边小声的威胁道:“不准说话,不然的话,我就把我们两人的关系公布出去。”

  听了她的话,我心里这个郁闷啊,两个人有什么关系,根本没什么关系啊,自己一直在克制,并没有越过雷池一步,也就是那次醉酒做了一个春梦,可是那并不是自己的本意啊。

  顾芊儿用我的钱夹付了房费,然后拿着房卡将我拖进了电梯。

  “听说假日大酒店顶楼有一个旋转酒吧,叔,带我喝一杯吧。”顾芊儿挽着我的胳膊说道。

  “你不能喝酒。”我不同意。

  “为什么,我都十六岁了,马上都快十七岁了,就喝一杯,求求你了,带我去看看吧。”顾芊儿再次开始撒娇,我算是服了,要么威胁,要么撒娇,为了达到目的,她是软硬兼施。

  被她缠着没有办法,半推半就的我被顾芊儿拖进了假日大酒店顶楼的旋转酒吧。

  我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本来想要两杯啤酒,没想到顾芊儿自作主张要了一杯红酒和一个果盘。

  “能喝了吗?浪费。”我瞪了顾芊儿一眼。

  “喝不了,我们带回房间继续喝。”顾芊儿扬着小脑袋说道,随后倒了两杯红酒,说:“干杯!”看起来她有点兴奋。

  我想了一下,她是第一次喝酒,自己虽然酒量不行,但是跟顾芊儿相比应该算很厉害吧,在这里把她灌醉,然后回房间睡觉,也是一个好办法,免得在房间里她做出什么事情,万一自己忍不住,再犯错误。

  想到这里,我也来了兴致,铛的一声,跟她碰了一下酒怀,扬头将杯里的红酒喝光,随后我们两人一边欣赏江城的夜景,一边聊天喝酒,倒是很舒服。

  突然,吵吵闹闹的一群人走了进来,他们的打扮和作派,一看就是官二代和富二代的圈子,我抬头瞥了一眼,随后急忙低下了头。

  “叔,怎么了?”顾芊儿疑惑的问道。

  “别朝那群人看。”我小声的说道。

  “为什么?”

  “别问。”我说。

  “哦!”顾芊儿可能因为我紧张的情绪,她也显得有点紧张。

  刚才进来的这群人,为首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赵四海的儿子赵大志,他本来被我给设计坑了,差一点撞死孔志高,一直被关押在看守所,估摸着孔志高服软之后,立刻就把赵大志给放了出来。

  他们这一伙人,一共五男六女,十一个人,其中除了赵大志之外,还有一个人我也认识,就是郑国的儿子郑波。

  看到郑波,我想到了郑国,又想到了郑国的要求——最高检反贪局局长亲自跟他谈:“妈蛋,他以为自己是谁?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想跟最高检的反贪局局长谈话,不是扯淡吗?”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不过这也是迄今为止,最有希望搞倒赵四海的一条途径。

  “唉,要不打个电话问问赵雯,让她跟南燕说说,看看南燕后面的势力是否有这个能量?”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可行性。

  “叔,那群人应该就是江城的官二代或者富二代的圈子吧?”顾芊儿最终还是偷偷看了赵大志这群人一眼,小声的对我询问道。

  “嗯,就是一群纨绔子弟,别看他们,里边有赵四海的儿子,现在叔不能得罪赵四海。”我说。

  “嗯!”顾芊儿乖巧的点了点头,说:“叔,要不我们回房间喝吧。”

  “不行,不能让赵大志看到我。”我说。

  赵大志因为袁雨灵的事情一直对我充满了仇视,我又在赵四海面前服了软,如果被他看到,估摸着肯定会引来嘲讽。

  嘲讽我不怕,就怕他再打身边顾芊儿的主意,顾芊儿丝毫不比袁雨灵差,并且还是少女,嫩得能掐出水来,真被赵大志盯上了,绝对是一个大麻烦,因为现在我还不能跟赵四海撕破脸皮。

  “哦!”顾芊儿应了一声,说话的声音明显变小,其实我们两人坐在角落里,灯光又昏暗,离赵大志等人的距离很远。

  接下来,我再没有兴趣跟顾芊儿喝酒聊天,而是眉头微皱,用眼角的余光暗暗盯着赵大志,心里思考着:“是否可以在赵大志的身上找到对付赵四海的突破口?”

  思来想去,纨绔赵大志估摸着八成连601军工厂都没有听说过,更别说从他身上打开突破口了,赵四海绝对不会把保命的东西告诉赵大志。

  本来我都打算放弃了,但是突然想到赵大志好像吸冰,如果能让他染上海洛/因的话,到时候,也许就可以控制他。至于控制了赵大志有什么用,我暂时不知道,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可以用上。

  想到这里,我决定明天约一条龙出来喝茶,商谈一下这件事情。

  因为赵大志等人,我和顾芊儿愣是又坐了一个多小时,直到赵大志等人离开旋转酒吧之后,我们两人才离开,离开的时候,一瓶红酒全部喝光了,顾芊儿的小脸红扑扑的,走路都走不稳,她醉了。

  我搀扶着顾芊儿回了房间,将其扶到床上的时候,顾芊儿突然搂着我的脖子,火热的的吻在我的嘴上,我被她搞了一个拉突然袭击,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亲了大约十几秒钟之后,这才将她推开。

  “芊儿,你干嘛,再这样,我生气了。”我说。

  “叔,我喜欢你。”顾芊儿眼睛迷离,红着脸说道。

  “别瞎说,你喝醉了,我去拿毛巾给你擦脸。”我说,随后落荒而逃,逃进了卫生间。

  乖乖咧,喝了酒,其实我也非常想要,但是心里一直有个声音提醒着自己不能这样,因为根本不可能给顾芊儿一个未来。

  我在卫生间里磨蹭了好久,鼓足勇气出来之后,发现顾芊儿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呼!

  看着熟睡的顾芊儿,我深深的呼了一口胸中的浊气,感觉轻松下来,不用再纠结了。

  当天晚上,我在沙发上对付了一宿,半夜给顾芊儿倒过一次水,她迷迷糊糊喝完之后,倒头又睡了过去,害我白担心了一场。

  早晨九点多钟,顾芊儿才醒过来,好像有点不高兴,嘴里一直小声嘀咕着不应该喝那么多酒,错失了好时机。我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但是根本不敢接这个话题,催促着她洗漱。

  在假日大酒店吃完早饭,我打车将顾芊儿送回了鞍山路的家,让她在家里学习。

  安顿好了顾芊儿,我来到了楼下,上了自己的车,掏出手机拨通了赵雯的电话,虽然感觉一点希望都没有,但是总要尝试一下。

  铃声响了三下,电话另一端传来了赵雯的声音:“喂,王浩,又有什么事?”

  “我已经跟郑国谈过了。”我开门见山的说道。

  “他怎么说?”赵雯问,明显兴趣不是太高,因为她在江城的时候,跟郑国接触过。

  “郑国说可以把当年的检举信和证据交出来,但是有一个条件。”我故意这样说。

  “真的吗?什么条件,只要他敢实名检举并且有确凿的证据,什么条件都答应他。”赵雯听起来很激动。

  我在电话这端笑了笑,说:“他的条件非常苛刻。”

  “快说什么条件。”赵雯催促道。

  “郑国说只跟最高检反贪局的局长谈,其他人一概不行。”我说。

  “啊!”赵雯惊呼了一声,说:“他以为他是谁啊。”

  “呵呵!”我笑了笑,说:“赵雯,你跟燕姐说说,也许上面的人会答应。”

  “不可能,郑国想连垮省市两级政府向上面反应,这是官场大忌,根本不可能,除非有通天的关系,并且还有人推波助澜。”赵雯说。

  “咱们南燕组织背后不就是有一股通天的势力吗?”我反问道。

  “这……我问问燕姐吧,你等我消息,不过基本上不可能,因为无法判断郑国手里到底有什么拒绝,如果是铁证的话,也许还有一丝希望。”赵雯说。

  “你跟燕姐说说。”我说。

  “好吧!”赵雯答应了,随后我们两人又聊了几句,便结束的通话,我其实对郑国这件事情也不报太大的希望。

  挂断电话这后,我思考了片刻,想到了昨天晚上在假日大酒店旋转酒吧见到了赵大志,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妈蛋,赵四海,既然你可以对我身边的人下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对你儿子下手了。”

  稍倾,我拨通了一条龙的手机:“喂,叔,有空吗?中午我请你吃饭。”

  “有事?”一条龙问。

  “嗯!”

  “电话里不能说?”

  “最好见个面。”我说。

  “好吧,中午十二点,香港中路老北京面馆见,正好我也有事跟你说。”一条龙说。

  “好!”我应道。



  中午十二点,我准时来到了香港中路老北京面馆,没有想到,一条龙比我来的还早,已经在一个角落里吃着炸酱面了,我也要了一份炸酱面,然后在一条龙对面坐了下来。

  “找我什么事?”一条龙问。

  “叔,想个办法让赵四海的儿子赵大志神不知鬼不觉的染上海洛/因,也许以后能用得上。”我开门见山的对一条龙说道。

  他抬头盯着我看了十几秒钟,说:“我昨天跟赵四海见过面了。”

  “啊!”听了一条龙的话,我瞬间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问:“赵四海找你干吗?”

  “他想把我的势力收了,先是让孔志高和姚二麻子,还有刘大嘴等黑白两道的势力打压我,然后又约我出来。”一条龙回答道。

  “软硬兼施?”我问。

  “对!”一条龙应了一声,继续吃面。

  “叔,你不会屈服吧,赵四海就是一条毒蛇,他现在收服了姚二麻子和刘大嘴,连孔志高也受他的控制,如果你也归于他的麾下,整个江城就真得是他的天下了。”我紧张的说道,如果一条龙也投靠赵四海的话,那在江城怕是真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了。

  一条龙没有说话,低头专心吃着炸酱面,一时之间,只有他吃面的吸溜声。

  “叔,只要赵四海控制了整个江城,那你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只能给他当一辈子的狗,不然的话,就会被立刻踢出局,你在道上混了大半辈子,不会想接下来的几十年给赵四海当狗吧。”稍倾,我再次开口对一条龙说道。

  一条龙终于停止了吃面,抬头盯着我问道:“听说你已经对赵四海服软了。”

  “权宜之计,赵四海给了我三个月的时间,现在还剩两个月,两个月之内我一定要想办法弄死他。”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王浩,既然你可以暂时向赵四海服软,为什么要阻止我呢?”一条龙问。

  “叔,你和我不一样,我就是一个光脚的穷屌丝,向赵四海服软,他也在我身上得不到什么好处,你可不一样了,如果服软的话,我保证你辛辛苦苦十几年经营的渠道瞬间会到了赵四海手中,再想要回来,基本不可能,没有了渠道,到时候即便你再背叛赵四海,也对他没有任何威胁了,搞不好还会被自己手下的小弟给……”说到这里,我果然闭上了嘴,因为看到一条龙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其实我说的都是实话,一条龙手下的小弟表面上看起来挺好,实则忠诚度很低,这跟一条龙残忍的手段有关。

  大约过了有一分多钟,一条龙的表情才恢复正常,冷冷的看着我说:“王浩,如果你是我会怎么办?”

  “暂时销声匿迹,只要渠道在,随时可以登山再起。”我说。

  “你有几分把握对付赵四海?”

  “一点把握都没有,但是我会拼尽全力。”我说。

  一条龙没有再说话,而是用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思考了有三分多钟,这才瞥了我一眼:“离赵四海给你的期限还有二个月?”他问。

  “嗯!”我点了点头。

  “好,那我就先躲二个月。”一条龙说。

  “叔,赵四海的儿子赵大志吸冰,如果能抽上海洛/因的话,也许以后可以在他儿子身上找到突破口。”我说,这是今天来见一条龙的目的。

  “祸不及妻儿。”一条龙说。

  “赵四海早就打破了这条江湖规矩,对付他这种烂人,就要不择手段。”我冷冷的说道。

  一条龙盯着我看了几秒钟,随后一句话没说,起身离开了。

  对于赵四海我是真得想不到一点办法了,下午闲着没事,我去了一趟蒙市,看望了一下张文珺,晚上连夜又赶了回来。

  三天之前,我接到了赵雯的电话,她说燕姐向上反映了,可惜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南燕不想再插手江城的事情,并且还把幽灵招了回去,而给我的身份是南燕组织在江北的一个小组,我任组长,可以招纳手下,不过南燕组织不会出一分钱,都由我自己解决。

  挂断电话之后,我对南燕组织破口大骂,这他妈是空手套白狼啊,除非我神经病了,才会既出钱又出力的招收什么组员。

  南燕组织是指望不上了,我又跟郑国通过一次电话,可惜他的态度很坚决,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令我很无奈。

  北影和欧诗蕾仍然联系不上,不知道他们出了什么事情或者北影组织跟南燕组织一样,已经放弃了在江城的计划。

  “不可能吧,南燕组织放弃可以理解,毕竟没有投入太多的人力物力,但是北影就不同了,至少在三年前就可以计划这件事情,并且成功将赵建国送进了监狱,难道会半途而废?”我心里暗暗思考着,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总之现在的情况就是,南燕放弃,北影没有下落,孔志高投降,一条龙消失,大嘴刘和姚二麻子全部投靠了赵四海,叶泽语因为是外来力量,在江城将近两年时间没有打开局面,我从宋佳那里听到消息,好像过年之后会调离江城,书/记的位置空了出来,赵家正在全力斡旋,很可能将一名跟赵家关系很深的人推上那个位置。

  一旦江城市委书/记变成赵家的人,那么整个江城完完全全就被控制在赵四海的手里。

  “妈蛋,到底怎么破局?”我眉头紧锁,在心里暗暗想道,思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将601军工厂的事情揭发出来,将赵家以及其身后的势力一锅端。

  可惜想想容易,做起来比登天还难。

  “唉!看来真要卷铺盖回家乡的小县城过平凡的日子了。”我在心里暗叹一声。

  离赵四海给我的期限已经不到二个月了,我思考了两天的时间,准备利用这段时间,做三件事情,第一,帮李洁争取一下区委书/记的位置,这一点,孙老头已经答应了,他没有几天活头了,叶泽语也准备离开江城,所以我准备尽快办好。

  第二件事情,就是帮苏梦将福利院建好,官方的手续我已经摆脱了宋佳,可惜好像在孔志高那里遇到了阻碍,不过我已经想到了解决了办法。

  第三件事情,就是把顾芊儿、魏明等人安排好,四个场子,洗浴中心我准备给三条,八十年代酒吧给陶小军,迪厅给狗子,KTV给夏菲,赌船卖掉,把钱分了。

  帐上的几百万,还有我自己卡里也有一点钱,足够回家乡小县城买套房,然后平平淡淡的生活了。

  至于带谁回去,我心里已经有了选择,李洁和苏梦都不属于穷乡僻壤的小县城,她们这种级别的大美女属于都市,应该过上流社会的生活,我准备带邓思萱母子两人回家乡生活。

  做出这种决定,我感到一阵心痛,但是即便想到办成这三件事情,也不容易,李洁的官位要去求孙老头;苏梦福利院的手续要去求孔志高;我安全退出江城,并且还要保证陶小军、顾芊儿等人的安全,要去求赵四海。

  本来打算搞掉赵四海,瞬间吞并了姚二麻子,并且用姚二麻子的人头为自己在道上立威,从此让忠义堂走上发展的快车道,成为江城的霸主,甚至于成为L省的一股不可忽视的地下力量,可惜这一切都被赵四海给击破了,变成了空中楼阁。

  这天晚上,因为心情不好,我喝的酩酊大醉,陶小军把我送回了家,早晨醒来的时候,被顾芊儿训斥了一通,我这一次始终没有还嘴,因为感觉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没了,感觉一下子要垮了似的。

  “叔,你怎么了?”唠叨了我一会,顾芊儿可能发现我的表情不对,于是一脸担心的询问道。

  我勉强的挤出一丝微笑,说:“没事,吃完饭,快去学习去。”

  “哦!”顾芊儿应了一声,说:“叔,身体是你自己的,你要珍惜,别总喝醉,多难受啊。”

  她可能以为是因为唠叨让我生气,其实根本不是,但是我又不能把实话告诉顾芊儿,是男人就要把所有的压力抗下来,不能让女人帮你分担。

  当天早晨,我吃完早饭就去了大哥家,然后必疯般的练了三个小时的易筋经,这段时间其实我一直在练易筋经,不是为了锻炼身体,而是为了折磨自己,这种身体上的疼痛可以减轻我心里的疼痛,让自己好受一点。

  每天三个小时地狱般的折磨,短时间看不出效果,但是经过将近二个月的练习,我渐渐感觉好像自己的力量增加了,并且每天早晨好像有挥霍不完的精力,这几天竟然出现了青春期才会有的事情,那方面以前最多二十分钟,现在估摸着半个小时不成问题,并且感觉可以打穿铁板。

  有一次我晚上洗澡忘了关卫生间的门,芊儿突然推门进来,不小心看了一眼,直接惊得目瞪口呆,最后说了一句:“好可怕!”然后握着脸跑了。

  随后几天,她一直缠着想跟我一块睡,说晚上害怕,可惜都被我言辞义正的拒绝了,因为练了易筋经之后,精力太旺盛,有时候都会幻想一下顾芊儿,晚上真睡一块的话,八成要出事。
  看着趴在网吧里睡觉的顾芊儿,我心里腾的一下涌出一丝怒火,多少人为她担心,她倒好,一天一夜泡在网吧里。

  下一秒,我走到顾芊儿面前,抬手准备给她一巴掌,但是最终没有下去手,右手高高扬起,缓缓放下,轻轻推了一下正在睡觉的顾芊儿,说:“芊儿,醒醒!”

  扑哧!

  旁边的陶小军笑了起来,我扭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心里有点尴尬,说实话,我心里非常想发火,不过想了想,顾芊儿十三、四的时候是乖乖女,估摸着青春叛逆期延后了,现在十六岁却好像进入了叛逆期,这个时期的孩子,你对她凶没有任何作用,搞不好会适得其反,再说了,我还真不忍心凶顾芊儿。

  “呃呃?”顾芊儿睡眼朦胧的抬起了头,迷迷糊糊的朝我看了一眼。

  “芊儿,你怎么睡网吧里。”我虽然把怒火压了下去,但是声音仍然有点严厉。

  “要你管。”本来觉得已经收着火了,可是万万想不到,顾芊儿看到我,倒是先发起火来。

  “芊儿,怎么跟叔说话呢。”我眉头微皱,瞪了她一眼。

  “哼!”顾芊儿冷哼了一声,不再理我。

  我抓着她的胳膊想让她带离网吧,可是被拒绝了:“放开我。”顾芊儿嚷道。

  “跟我回家!”我终于压不住火了,大声嚷道。

  “我不要你管,你是我什么人啊。”叛逆期的顾芊儿,一改往常乖宝宝的形象,跟我顶撞起来。

  “我是你叔!”我瞪着她说道:“当然有资格管你。”

  “既然是我叔,为什么跟我睡……”顾芊儿瞪着我嚷道,不过她的话刚说到一半,我就意识到了不对,立刻捂住了她的嘴:“唔唔……”让她后面的话愣是没有说出口,万一真说出口的话,我的老脸就没地方搁了。

  哎呀!

  此时的顾芊儿像只小老虎,突然张口狠狠的咬了我手一下,痛得我惨叫一声,松开了她。

  顾不得手掌的疼痛,我一脸恳求的看着顾芊儿,小声说道:“芊儿,别闹跟叔回去好不好?叔昨晚错了,回去要打要罚,悉听尊便。”

  “哼!”顾芊儿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我知道她还在生气,眉头微皱,扭头朝着陶小军说:“小军,你去告诉魏明他们,芊儿找到了,让他们别着急,顺便带他们先回去吧。”

  “二哥,那这里……”

  “我来处理。”我说。

  “好吧!”陶小军点了点头,离开了网吧。

  网吧角落里只剩下我和顾芊儿两人的时候,我小声的对她说道:“芊儿,叔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向你道歉。”

  “哼!”顾芊儿仍然不理睬我。

  “芊儿,叔错了,你要怎么样才不生气,叔都答应你。”对顾芊儿不能打不能骂也不能凶,只能说好话,还好就我们两人能听到,也不算太尴尬。

  “昨晚你在干吗?为什么关机。”顾芊儿盯着我问道,看来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她仍然耿耿于怀。

  “芊儿,你今年已经十六岁了,已经办理了身份证,也算是大人了,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前段时间,叔跟赵四海之间的争斗,你知道吧?”我看着她问道。

  “嗯!”顾芊儿点了点头。

  “赵四海是谁?江城首富,你叔我呢?也就是一个小屌丝,完全是被吊打,整天提心吊胆,战战兢兢,几天前,叔挖空心思使尽手段终于让赵四海答应三个月之内不找我的麻烦。”我说。

  “哦!”顾芊儿听得非常认真,以前这些事情我根本不会告诉她。

  “芊儿,三个月很快就会过去,到时候又将是战战兢兢提心吊胆的生活,叔不想再过那种生活,所以必须在三个月之内,解决掉赵四海,你明白叔的苦衷吗?”我问。

  “叔,这跟你昨晚彻夜未归有什么关系,再说,即便你不回来,也不应该挂我的电话,并且还关机啊。”顾芊儿嘟着小嘴说道,看起来十分的生气。

  “芊儿,你听叔说,叔没有挂你电话,更没有关机,是手机没电了。”我撒谎道,此时此刻傻子才会说真话,因为有时候真话只会让事情更加糟糕,善意的谎言却可以解决一些矛盾。

  “真的?”顾芊儿明显有点不相信。

  “嗯!”我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你昨天晚上到底在干嘛?”顾芊儿问。

  “叔找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如果愿意出马的话,也许可以搞倒赵四海,昨晚叔陪着这个人喝酒,喝得酩酊大醉……”我编了一个谎言。

  “不骗我?”

  “我发誓。”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好吧,我相信你一次。”顾芊儿终于松口了。

  呼!

  听到她的话,我轻轻的呼出胸中的一口浊气,提起的心算是放了下来。

  说完我的事情,我板着脸盯着顾芊儿说:“芊儿,你跑出来一天一夜,还遇到了坏人,知道叔多么担心吗?知道魏明他们多么担心吗?你说,这样做对吗?”

  本来我以为顾芊儿怎么也会承认错误,可是我忘了一条定律,女人永远不会认错,特别是在男人面前,而我在潜意识里仍然把顾芊儿当成一个小孩。

  “如果不是你挂断电话,并且还关机,我不可能跑出来,我就是想让你尝尝我昨天晚上是一种什么心情。”顾芊儿扬着头说道,一点认错的意思都没有。

  “你的意思是说,你跑出来也是我的错了。”我瞪大了眼睛说道。

  “当然了。”顾芊儿说。

  “我……”本来想骂一句脏话,但是只说了一个我字,后面的便戛然而止,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变成了:“好吧,叔的错,现在跟叔回家吧。”

  顾芊儿嘟着小嘴,眼睛眨了眨,说:“回去可以,但是你要把我背出网吧。”

  “啊!”我轻呼了一声。

  “不背我就不回去。”顾芊儿补充了一句。

  “好吧!”我最终屈服了,说实话,对于青春美丽的顾芊儿,我其实真没有什么抵抗力。

  听到我答应了,顾芊儿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稍倾,我在她面前弯下了腰,说:“上来吧,叔背你,大姑娘了,还让叔背。”

  “哼,我喜欢!”顾芊儿说,然后跳到了我后背上。

  我两手朝后托着她的两条大腿,她双手则搂着我的胳膊,夏天穿得衣服少,她的胸部紧紧的贴在我的后背上,让我一阵心猿意马,感觉到惊人的弹性,少女就是少女。

  顾芊儿穿得是七分牛仔裤,没有穿裙子,不然的话,手感肯定很不错,可惜现在隔着一层厚厚的牛仔裤,大打折扣。

  我背着她离开了网吧,本来准备打个出租车回鞍山路,可是背后的顾芊儿却说:“叔,多背我五分钟。”不想拒绝她,于是答应了。

  “叔,趴在你后背上,好有安全感。”顾芊儿娇滴滴的说道。

  “哦!”我应了一声,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探讨,于是开口说道:“昨天晚上那三个小混混没占你便宜吧?”

  “哼,那三个人太没用了,我用宁师傅教的功夫,不到半分钟就把他们全解决了。”

  “有这么厉害?”我问,自己也有一招杀招,叫一头碎碑,但是招是很精妙,但是总发挥不出威力,顾芊儿一个小姑娘,即便会几个精妙的招式,难道比我的力量还大?

  “当然了,叔,宁师傅教的功夫我可是一直练,从没有停过,开始的时候,也使不上劲,但是后来练着练着就感觉练出了一股奇特的力量,怎么说呢,仿佛把全身的力量集中了起来,然后突然激发出去,有点像爆发力。”顾芊儿分享着她练武的经验。

  我有点惭愧,因为我接触武术已经快三年了,但是加在一起练习的时间不会超过三个月,三天打渔,两天筛网,从来没有坚持练下去。

  背着她聊着天,五分钟早过了,感觉有点累,于是把顾芊儿放了下来,说:“现在可以跟我回去了吧。”我说,随后准备叫出租车。

  “叔,今晚我不想回去睡。”顾芊儿低着头说道。

  “什么?”我眨了一下眼睛。

  “今晚我不想回去睡。”顾芊儿仿佛鼓足了勇气,抬头盯着我说道。

  “为什么?”我问,有点不知所措。

  “不为什么,就是不想回去睡,叔,带我去假日大酒店住一晚上吧,我还从来没有住过五星级大酒店,听说顶楼的房间,可以俯视整个江城的夜景,好想看看。”顾芊儿说。

  “这……”我想拒绝了,带着芊儿去开/房,肯定不可以。

  “好不好嘛,带我去住一晚上嘛!”顾芊儿双手抓着我的胳膊,开始撒娇。

  “不行。”我想了一下,断然拒绝。

  顾芊儿纠缠了我一会,看到我态度坚决,于是直接蹲在地上,抽泣了起来。

  “芊儿,听话,跟叔回家好吗?”

  “芊儿,别任性了。”

  “芊儿,别哭了,都成小花猫了。”

  ……

  我不停的哄着顾芊儿,可是她就是不理睬我,蹲在地上不起来,默默的流着眼泪,看得我很心痛。

  僵持了一刻钟之后,我好话说尽了,可惜顾芊儿置之不理,就是默默的哭泣,于是没办法了,我投降了:“好好好,叔投降,你赢了。”

  顾芊儿听到我的话,立刻破涕为笑,站起来做了一个鬼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