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 622 623 624 一线生机

第六百二十二章  一线生机
 
闵溪坐在床上,脸色阴晴不定,现在搞不太清楚状况,我也不敢乱说话。
 
就这样大约持续了三分钟,闵溪突然抬头朝着我盯来:“小芸去跟对方接触,被扣下了,现在他们让我拿你去交换。”闵溪突然开口对我说道。
 
我表情一愣,眨了一下眼睛,立刻说道:“既然对方可以扣下小芸,言而无信,你还能相信他们吗?”我看到了一线希望,也不知道赵四海委托的什么人,这么蠢,本来只要给钱,我这次是必死无疑,可是没有想到,竟然出现了这种情况,把闵溪的人扣了,想要空手套白狼,啧啧,这招玩得倒是挺溜,但是他们就不怕鸡飞蛋打吗?
 
闵溪没有说话,不过我从她的眼睛里得到了答案,很明显,她已经不信任那些人,不然的话,也不可能跟我说这种话。
 
“放了我,我帮你把小芸救出来,并且如果可能的话,还可以帮你搞到那一千万,赵四海不缺钱,应该是他委托的中间人想要赚下这笔巨款。”我用非常诚恳的语气对闵溪说道。
 
她盯着我看了十几秒钟,用试探的语气问道:“我可以相信你吗?”
 
“可以。”我目光真诚的盯着她说道。
 
“万一把你放了,你反咬我一口的话,那不但小芸救不出来,连我自己都要搭进去。”闵溪说。
 
我眨了一下眼睛,想了想,说:“你考虑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样吧,你把我的手机给我,我打个电话,叫我的两个兄弟帮你一块去会会那群王八蛋,如何?”
 
“你的兄弟来了,第一件事情不是救你吗?”闵溪盯着我说道。
 
“我的口袋里应该有一把枪,到时候你把子弹上膛,保险打开,只要我有一点异动,你直接开枪好了。”我坦然的说道。
 
因为受到赵四海的威胁,所以那把从一条龙那里搞来的五四手枪,我一直装在口袋里,从不离身,可惜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竟然被一个女人给阴了,如果这次不死的话,还不算亏,至少摸过闵溪的大腿和翘臀,并且还亲吻过她的酥/胸,但是如果死掉的话,那可真是亏大了,毕竟连上她都没上。
 
“我一个女人即便拿着一把枪,面对着你们三名男人,也非常的危险。”闵溪说道。
 
我盯着她微微一笑,说:“你说的没错,确实还是有危险,但是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万无一失的事情呢?任何事情都有风险,只看你的选择,如果我是你的话,绝对不会相信那些已经欺骗了你一次的混蛋。”我的目光十分的坦然,尽可能将自己内心的真诚传达给闵溪,我想她肯定能感受得到。
 
闵溪没有再说话,而是用眼睛直愣愣的盯着我,大约过了半分钟,她说:“好吧,我就信你一次。”
 
“相信我就对了,以后我们也许会成为朋友。”我脸上露出一丝善意的微笑。
 
闵溪没有回应,脸上也没有露出任何表情,估摸着她现在心里已经有点后悔来江城了。
 
只见闵溪掏出我的手机,拿到我眼前,问:“拨那个号码?”
 
“陶小军。”我回答道。
 
“手机屏保密码多少?”她问。
 
“用指纹开锁吧。”我不想告诉她密码。
 
闵溪盯着我看了几眼,最终点了点头,绕到我身后,用我的右手食指开了屏保锁。
 
稍倾,她拨通了陶小军的电话,将手机拿到了我的耳边。
 
“喂,二哥,你没事吧,昨晚我被人下药了。”电话另一端传来陶小军焦虑的声音。
 
“我也被人药倒了,中了美人计。”我说。
 
“啊!二哥,你现在没事吧?”陶小军问。
 
“没事,已经跟对方谈妥了,你叫上宁勇到……”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于是拉着长音,抬头朝着闵溪看去。
 
“让他们到南城柳河村村头等着。”闵溪说。
 
“南城柳河村村头。”我马上对陶小军说道。
 
“二哥,你不会还被挟持着吧。”陶小军问。
 
“你别管了,带着宁勇赶快过来,我没事。”我说。
 
“哦!”陶小军应了一声。
 
我还准备再说几句话,没想到闵溪直接把手机给拿走了,然后挂断了电话。
 
心里有点郁闷,朝着四周看了看,像这种出租屋,只有城中村才有,应该早就猜到这里是南城城中村柳河村,可惜刚才只在考虑如何脱身,根本没有仔细思考所处的环境:“以后遇到这种事情,一定要更加镇定,认清周围的环境,有时候也可以救自己一命。”我在心里暗暗总结着经验教训。
 
闵溪用打火机点了一根烟,眉黛微皱的抽了起来。
 
“女孩抽烟对皮肤不好。”我忍不住说道。
 
闵溪瞥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不过她目光里的意思我读懂了,三个字——要你管?
 
我暗暗撇了撇嘴,看到她抽烟,我的烟瘾也来了,于是笑了笑,说:“那个,你真名是叫闵溪吗?算了,我就叫你闵溪吧,可不可以给我也来根?”
 
闵溪这一次倒是没有拒绝,点了一根烟,给我塞在嘴里,我抽了二口,感觉不再那么难受了,于是话也多了起来:“闵溪,可不可以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你手里有枪,我手无缚鸡之力,根本对你造不成威胁。”
 
“闭嘴,再多说一句话,你知道后果。”她瞪了我一眼,说道。
 
“喂,一会救人我的同伙,你可要仰仗着我,不要这么凶嘛。”我并没有闭嘴,而是调/戏起她。
 
闵溪没有再说话,而是拿起了一只臭袜子,看到那只片臭袜子,我马上认怂了,立刻闭上了嘴,一脸惊恐的表情。
 
“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把这只臭袜子塞你嘴里。”闵溪凶巴巴的对我说道。
 
我紧闭着嘴,立刻摇了摇头,那意思是说,不再说话了。
 
房间再次出现了沉默,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抽烟声,烟雾缭绕之中,我眉头紧锁:“赵四海的事情必须尽快解决,不然的话,往后的日子没法过了,出来喝个酒都能中了美人计。”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第六百二十三章  主次颠倒
我思来想去,根本没有对付赵四海的办法,明面上不敢动他,暗地里也不敢动他,这让我十分的憋闷,就好像两个人打拳,我被某种规则给束缚了双手,而赵四海却是左一拳右一拳猛击,而我却无法还手。
 
“妈蛋,不行的话,老子想办法弄死赵四海,然后逃出江城,手里有孔志高贪污受贿的证据,让他帮自己最后一次,应该可以逃脱法律的惩罚,至于赵四海背后的人,应该不会跟我这个小屌丝过不去,搞不好我帮他们弄死了赵四海,他们还会更加高兴呢。”我在心里暗暗发着狠。
 
“对,赵四海的存在对于他们来说肯定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而赵四海能活到今天,并且还顺风顺水的成为江城首富,肯定有什么东西能让背后的那股势力害怕,不敢动他,还只能帮他,是什么呢?”我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其实人都是自私的,对于赵四海背后的那股势力,赵四海活着始终是一个威胁,但是他们又不敢动对方,那么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赵四海手里有他们畏惧的东西。
 
“会是什么东西呢?”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难道是赵四海的前妻?”
 
“嗯,很有可能!”
 
我在心里把赵四海的事情思考了一遍,并且觉得自己的猜测无限接近于事实,可惜即便猜了出来,仍然是没有一点办法,因为这件事情两个关键点,第一是赵四海;第二是赵四海的前妻。
 
赵四海不能动,而他的前妻在美国,对于我来说鞭长莫及,唯一的一点希望就是赵四海走了一步臭棋,让他的女儿赵蓉接近袁雨灵,如果在大沽河水库的那天晚上,他不提到袁雨灵,如果我不知道601军工厂的事情,那么永远不会把赵四海的前妻和女儿跟袁雨灵联系在一起。
 
赵蓉和袁雨灵是好朋友的这件事情,也许除了赵四海和他前妻之外,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本来这会成为我对付赵四海的杀招,可是却不能这样做,因为会给袁雨灵和她的父母带去无穷尽的麻烦和危险。
 
“郁闷啊!”我心里感叹了一声,将抽到最后的烟吐在地上。
 
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闵溪看了一眼,递到我面前,说:“告诉你的手下……”
 
“他们是我的兄弟!”闵溪的话没有说话,便被我打断了。
 
“告诉他们,在柳河村疛的大柳树下等着。”闵溪因为我打断了她的话,眉宇间有点生气,冷冰冰的说道。
 
“知道了。”我撇了撇嘴,应了一声。
 
随后她按下了接听键,并且打开了免提。
 
“喂,二哥,我和宁师兄到了,你在那里啊?”手机里传出陶小军的声音。
 
“在村头大柳树那里等着,我马上到。”我说。
 
“好咧!”陶小军倒是没有废话。
 
挂断电话之后,我朝着闵溪看去:“帮我解开吧,我不会骗你的。”我说。
 
“哼!”闵溪冷哼了一声,很明显她不相信我,只见她拿出了我的那把五四手枪,打开保险,咔嚓一声,子弹上膛,然后右手持枪指着我,左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将绳子割开。
 
获得自由之后,我有点紧张的盯着闵溪说:“喂,你会使枪吗?手指别总扣着扳击,小心走火,如果我被打死了,你肯定活不成。”
 
“少废话,快走。”闵溪将枪顶在我的腰上,往前推了一下,冷喝了一声。
 
“你别总扣着扳机,在精神紧张的时候,很容易走火。”我一脸担心的扭头对她说道。
 
“知道了,啰嗦,快走!”闵溪再次用枪顶了一下我的腰。
 
非常害怕闵溪因紧张走火,于是再次扭头看去,发现她的手指已经离开了手枪扳击的位置,我这才放下心来。
 
离开出租车之后,我发现这里果然是柳河村,大约不到十分钟,闵溪押着我走到了村头的大柳树下,远远的,我就看到了陶小军和宁勇两人,他们正在东张西望。
 
我走在前边,闵溪走在后面,她穿了一件花衬衫,手缩在袖子里,手枪也隐藏在袖子里,枪口一直对着我的后背,并且时不时的用枪口顶一下我的腰。
 
“二哥!”来到大柳下之后,陶小军叫了我一声二哥。
 
“嗯!”我应了一声,悄悄给他和宁勇两人使了一个眼色。
 
陶小军很聪明,朝着我身后闵溪看了一眼,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异样的表情,宁勇本来就不苟言笑,更看不出任何的异常,不过我刚才的信号很明确,估摸着陶小军和宁勇两人都应该看到了。
 
“二哥,又换新女朋友了?”陶小军笑着对我问道。
 
“呃?对,叫嫂子!”我一愣之后,伸手将闵溪搂进怀里,笑眯眯的对陶小军说道。
 
不过在我将闵溪搂进怀里的一瞬间,感觉肋骨处有东西顶着自己,不用想肯定是那把五四手枪。
 
“嫂子!”陶小军规规矩矩的喊了闵溪一声嫂子。
 
闵溪的脸色阴晴不定,最终用蚊子般的声音应了一声,我心里好笑,因为在陶小军说我新换了女朋友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了,他在向我传递信号,可惜闵溪还蒙在鼓里。
 
随后我搂着闵溪朝着不远处的车子走去,陶小军和宁勇两人走在前边,我和闵溪走在后面。
 
来到前车,陶小军殷勤的给我和闵溪拉开了车门,说:“嫂子请上车。”
 
“嗯!”闵溪应了一声,然后偷偷的用枪戳了一下我的肋骨,同时小声的说道:“你先上。”
 
“好!”我说,随后抬脚准备上车,可惜下一秒,身体突然就摔趴在地上,这是我早就设计好的场景,在上车的一瞬间,挣脱闵溪的控制。
 
宁勇早就站到了闵溪的身后,陶小军开车门的时候,站在她的左侧,我身体往地上一倒,他们两人几乎同时都行动了。
 
陶小军突然抓着闵溪的左手臂往左侧猛拽,将她的身体拽了一个踉跄,失去了平衡,与此同时,宁勇的右手闪电般的抓住了闵溪握枪的右手臂,同时左手按在她的右肩膀上,下一秒,我耳边就传来脱骨的声音,以及闵溪的惨叫声。
 
等我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闵溪已经被打晕了过去,脸朝下趴在地上,右手手臂明显脱臼了。
 
宁勇把手枪递给了我,我伸手接了过来,把子弹退出,保险关上,然后对着他说:“宁勇,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吗?快把她的胳膊接上,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一个女人,把枪夺下来就行了,干嘛弄断人家的胳膊。”
 
宁勇撇了撇嘴,好像不服气,不过最终没有多什么。稍倾,他蹲下身体,在陶小军的帮助下,将闵溪的右手臂给接了回去。
 
接骨的疼痛,让刚刚被打昏迷的闵溪清醒了过来,下一秒,宁勇举掌又要将她打晕过去,我马上开口说道:“别动手!”
 
清醒过来的闵溪,满脸是灰,抬头愤怒的盯着我,骂了一句:“卑鄙!”
 
我没有理她,兵不厌诈,难道只准昨晚她对我使美人计,我今天就不能反击了?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她的胳膊刚刚接上,于是我伸手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不过刚刚站起来,闵溪就从我怀里挣脱了,一脸警惕的盯着我,那样子看起来想要逃跑。
 
我对着她笑了笑,说:“看样子你想跑?难道不想去救你的同伴小芸了吗?”
 
闵溪脸上的表情阴情不定,眼睛里充满了怀疑的目光,说:“你还愿意帮我去救人?”
 
“当然人,既然某些人敢替赵四海办事,想要我的命,那么我没有理由放过他们。”我说。
 
闵溪没有说话,不过脸上的表情仍然将信将疑。
 
半分钟之后,我再次开口说道:“你现在想走也可以,我不会拦你,也不会找你算帐,不过你可想好了,你费了那么多的精力,钱没拿到,还把同伴给弄丢了,你能安全离开江城吗?”
 
“你真愿意帮我?”闵溪问。
 
“不是帮你,是想要了那些人的命。”我很平静的说道,但是平静背后就是冷冰冰的杀意。
 
对于替赵四海在道上散播追杀令的人,我不会客气,我不是圣人,不会以德报怨,对方既然敢帮着赵四海做这种人,那么就要承担责任,动不了赵四海,那只能拿他们出气了。
 
闵溪仍然犹豫不决!
 
“女人真是麻烦!”我在心里暗道一声,然后用手指着车子,对她问道:“再给你十秒钟的时间考虑,上不上车?”
 
闵溪盯着我,最终点了点头,说:“我信你一次。”说完便坐进了车里。
 
“这就对了,我没有必要骗你,想要报复你的话,刚才就不会帮你把手臂接回去,在你昏迷的时候,找个地方挖坑埋了你不是更省事,既然弄醒你,就是不想计较昨晚的事情。”我也坐进了车里,对闵溪说道。
 
“谢谢!”她小声的说了一声谢谢。
 
陶小军开车,宁勇坐副驾驶,我和闵溪坐在后排。
 
“二哥,去那?”陶小军发动车子之后,问道。
 
我扭头对闵溪问:“去那?”
 
“对方说中午十二点钟,在大沽河水库见面。”闵溪回答道。
 
“中午十二点?”我看了一眼手表,现在上午十点二十,还有一小时四十分,赶到大沽河水库绰绰有余。
 
车子路过五金店的时候,我让陶小军去买了绳子和胶带:“二哥,买这东西干嘛?”他问。
 
“我现在是闵小姐的人质,先用我把她同伴换出来。”我说。
 
“不会有危险吧?”陶小军担心的说道。
 
“没事,一会你给我绑个活扣,把手枪子弹上膛插我后腰上,交换成功之后,你们两人就动手,对了,你们也要打扮一下,戴个墨镜,最后再戴个棒球帽,对方八成认识你们两人。”我对陶小军和宁勇说道。
 
时间足够,所以买完绳子和胶带之后,又给陶小军和宁勇买了墨镜和棒球帽,戴上之后,只要不是非常熟的人,很难认出他们两人是谁。
 
一切就绪,我们这才开足马力,朝着大沽河水库疾驰而去。
 
“到时候你别紧张,万一露了陷,可有点麻烦。”在车上,我对闵溪叮嘱道,她此时已经彻底相信,我要帮她把同伴小芸救回来。
 
“放心,我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关键时候不会慌张。”闵溪眼神非常坚定的回答道。
 
“那就好!”我点了点头
 
第六百二十四章   怂蛋
一切就绪,我们朝着市郊的大沽河水库疾驰而去,提前十分钟到达了约定的地点。
 
大夏天,中午十二点,太阳正毒,大沽河水库又在山里边,所以这个时间段基本上不会有人出现在水库周围。
 
对方提前到达了,一辆轿车,一辆面包车,带了不少人,这让我有点吃惊:“对付一个女人竟然如此的重视,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对方为首之人是一个光头汉子,看起来最多三十岁左右,脖子上戴着一根大金链子,手上还带了一串佛珠,肌肉发达,手臂上有刺青,穿着唐装,总之显得不伦不类,骨子里像个街头小混混。
 
我被陶小军和宁勇两人押下了车,双手被绑在身后,不过是活扣,后腰处插着子弹上膛的手枪,只要双手挣脱绳子,可以在二秒钟之内把枪掏出来。
 
闵溪走在前面,我被陶小军和宁勇两人押着走在后面。我抬头朝着不远处看去,对方一共有八个人,其中包裹那名网红脸的小芸,此时她的浓妆已经花了,脸上花一块红一块,看起来有点脏,正在剧烈的挣扎着。
 
闵溪带着我们离光头男子一伙人大约三米外的地方停了下来:“放了我妹妹。”闵溪冷冷的说道。
 
听到她的声音,我提起的心放了下来,虽然车上她说见过世面,不会紧张,但是我仍然担心她露陷,现在看来是多余了,因为刚才闵溪的声音四平八稳,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
 
“只带了两个人过来啊,哈哈,既然来了,那丢就别走了。”光头男子的目光在陶小军和宁勇两人身上一招,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你什么意思?”闵溪面如冷霜的问道。
 
“什么意思?难道你听不懂普通话吗?我说,既然来了,就别走了,你妹妹我是不会放的,就连你今天也别想离开了,哈哈,兄弟们,动手。”光头男子再次哈哈大笑,并且一挥手,他身后的六名手下就冲了过来。
 
对方可能看到闵溪就带了两个人,六打二,所以也没有从面包车里拿砍子铁棍,直接赤手空拳就冲了过来。
 
我眨了一下眼睛,感觉这光头汉子有点傻逼,这不是过来送死吗?就他这六名手下,还不够宁勇一个人打的。
 
果不其然,宁勇一个箭步越过了闵溪,朝着冲过的人迎去。
 
“给我留两个。”陶小军紧随其后,大声喊了一嗓子,别人可能不知道陶小军什么意思,但是我明白,他那是让宁勇别把人全揍了,给他留两个过过瘾。
 
“唉!”我叹息了一声,有点郁闷,自己精心设计的计划,好像要没了用武之地。
 
只见宁勇像一头冲撞的犀牛,也没有出拳,砰的一声,直接将光头男子的一名手下给撞飞了出去,我看到那人身体被撞的都离地了,半空中吐出了鲜血,扑通一声落地之后,便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宁勇如虎入羊群,砍瓜切菜般又打趴下三人,陶小军仅仅晚了一步,六个人之中,只有两个人还站着,不过我看到这两个人已吓傻了,呆呆的站在原地,眼睛里露出害怕的目光。
 
陶小军一拳加一脚将一人给揍趴在地上,同时另一人也已经趴下了,我看到宁勇轮圆了胳膊砸在对方的脖子,发出咔嚓的骨碎声,接着那人脑袋便耷拉了下来,身体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八成是死掉了。
 
绝对不超过十秒,冲过来六个人全部倒在地上,其中我估摸着至少四个人已经没气了,剩下的两个人也都昏迷了过去。
 
寂静,现场一瞬间出现了死一般的寂静,不但光头汉子看傻了眼,就连闵溪和本来正在挣扎的小芸也看傻了眼。
 
他们看傻了,但是陶小军和宁勇两人并没有停止行动,朝着光头汉子逼了过去。
 
光头汉子还是有点本事,发现陶小军和宁勇朝他靠近之后,不知道从那里掏出一把匕首,抵在了小芸的脖子上,盯着逼近的陶小军和宁勇吼道:“不要过来,再动一步,我就弄死她。”
 
“不要动手。”闵溪大声的喊叫了起来。
 
陶小军朝后看了闵溪一眼,随后对我露出询问的目光,我微微点了点头,其实闵溪和小芸的死活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不过既然答应了对方,那么在不威胁到自身安全的条件下,我还是很乐意帮闵溪把小芸救出来。
 
陶小军和宁勇两人退了回来,闵溪上前一步,盯着光头汉子说:“放了我妹妹。”
 
“放开你妹妹可以,你先把王浩给我推过来。”光头汉子嚷道。
 
听到他这样的说,我估摸着对方主要的目的是我,如果完不成任务的话,八成没办法向赵四海交代。
 
闵溪看了我一眼,我微微点了点头,于是她开口对光头男子说道:“我可以把这个人给你,但是你要保证我妹妹的安全。”
 
“先把人给我推过来。”光头男子喊道。
 
“不行,我把你给你了,万你不把我妹妹放了怎么办。”闵溪不同意。
 
“你没有资格讲条件,信不信我把你妹妹杀了。”光头汉子已经把小芸的脖子割出了鲜血。
 
“好,我同意。”闵溪的演技不错,装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最终同意了对方的要求。
 
“妹,你不能上他的当,这个人没有一点诚信,你把人给了他,他也不会放了我。”小芸突然大声喊叫了起来。
 
“闭嘴!”光头男子冷喝一声,开始催促闵溪将我交过去:“你把人给我带过来,让你的两名保镖往后退,至少退出二十米之外。”
 
“你不要得寸进尺。”闵溪嚷道,跟对方讨价还价,因为只有这样才是正常的反应,如果很痛快的答应对方的要求,反而会引起光头男子的怀疑。
 
闵溪和光头男子又争论了几分钟,最终光头男子发疯般的在小芸肩膀上捅了一刀,并且大声吼道:“信不信下一刀我就割断她的脖子。”
 
“你别激动,不要伤害我妹妹。”闵溪吓得脸色发白,我眨了一下眼睛,心中暗道:“看来小芸搞不好是她亲妹妹,不然的话,闵溪为什么如此的紧张。”
 
“让他们两人退后。”光头男子用带血的匕首指着陶小军和宁勇两人对闵溪吼道。
 
“你们两人后退。”闵溪对陶小军和宁勇说道,不过陶小军和宁勇没有动,而是向我露出询问的目光。
 
我思考了几秒钟,最终微微点了点头,身上有手枪,有心算无心,应该可以将光头男子制伏或者弄死。
 
“快点后退!”闵溪看到陶小军和宁勇不听她的指挥,于是声音变得严厉起来。
 
这一次,陶小军和宁勇已经得到我的同意,于是便退到了二十米之外的地方。
 
“你把他带过来。”光头男子此时挟持着小芸,背靠在一辆皇冠车上,看样子,只要把我搞到手,他立刻就上车,然后开车离开。
 
“不要伤害我妹妹。”闵溪说。
 
“快点把他带过来。”光头男子再次吼道。
 
下一秒,闵溪推着我,慢慢的靠近光头男子,此时我脸上装出很害怕的样子,内心深处却没有一丝波澜,十分的平静,经历过太多次这种生死的场面,再说今天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赢面,所以我是半点都不紧张。
 
三米、二米、一米!
 
当我来到光头男子身边时候,他猛然拉开车门,对我吼了一句:“滚进去,不然老子现在就弄死你。”他把匕首抵在我的胸口,凶巴巴的吼道。
 
我装出非常害怕的样子,身体哆嗦的钻进了车子,不过刚刚钻进车子之后,我双手一用力,绳子便开了,然后我将插在后腰处的手枪拿了出来,而此时的光头男子正一脸狞笑的看着闵溪,说:“小妞,没想到你们能活捉王浩,啧啧,你妹妹味道不错,嘿嘿,现在我送她上路,可不想让一个被我们轮过的女人活在世上,那是一种威胁。”
 
光头男子非常的无耻,也不知道赵四海从那里挖出了这种货色。
 
“不要!”闵溪睁大了眼睛,吼叫了起来,因为此时光头男子正准备用匕首割开小芸的喉咙。
 
我知道不能再等了,于是手枪直接朝车顶先放了一枪,然后才抵在了光头男子的后脑勺上,同时声音冷冷的说道:“再动一下,老子让你脑袋开花。”
 
枪响的时候,光头男子身体一阵哆嗦,当我把刚刚击发出子弹还冒着烟的枪管抵在他后脑勺上的时候,光头脑子的身体哆嗦的更加厉害。
 
“这他妈是一个什么玩意。”看到光头男子这个熊样,我心里对他一阵鄙视。
 
其实绝大部分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害怕,只是因为我自己经厉的太多,所以神经已经变得大条,才会看不起光头男子的熊样。
 
“我敢杀我,我先弄死她。”光头男子身体虽然吓得哆嗦,但是竟然还想反抗。
 
“哈哈,你杀吧,她们姐妹两人把我药翻了,让老子阴沟里翻了船,你不杀她们,我一会也会宰了她们,正好省事了。”我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开始催促光头男子:“你他妈快杀啊,杀完了,老子好送你上路,快点动手啊!”
 
“我、我……别杀我,我就是一个小喽啰。”光头男子说道。
 
“把匕首扔了。”我冷冷的说道。
 
光头男子真是一个怂蛋,怕死的要命,直接把匕首扔在地上。
 
小芸获得自由之后,马上跑到了闵溪身边,说:“姐,快跑,我给你挡子弹。”
 
闵溪笑了起来,说:“没事了,他不是坏人。”
 
小芸眨着眼睛,看了一眼闵溪,又朝着我看来,一脸懵逼的表情,估摸着心里正奇怪呢:“为什么被她们给药翻的人,最后却成了她姐姐的帮手?”
 
稍倾,陶小军和宁勇两人跑了过来,我这才把手枪收起来,从车里下来,走到光头男子面前,一脸厌恶的盯着他。
 
“你、你为什么不杀她们两人?”光头男子疑惑的问道。
 
我轮圆了胳膊抽了他一个耳光,骂道:“怂蛋,这里没你说话的资格,小军、宁勇教教他怎么做人,别弄死了。”
 
接下来,陶小军和宁勇两人把光头汉子一顿毒打,光头汉子发出凄惨的叫声,两人拳拳到肉,痛得光头汉子死去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