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第619 620 621回小组长

第六百一十九章 小组长
 
色色小说请进入 www.8hcs.com
我向陶小军保证到,只要他搞定田亦姝,我就帮他搞定大哥。
 
“二哥,师父那人很固执,怕是你也劝不了他。”陶小军一脸沮丧的说道。
 
“你笨啊,大哥固执就没办法了?”我瞥了陶小军一眼,说道。
 
“有什么办法?”陶小军一脸的茫然。
 
我脸上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陶小军说:“先斩后奏会不会?”
 
“先斩后奏?二哥,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陶小军眨了一下眼睛说道。
 
“我勒个去!”我嘀咕了一句,用手拍了拍额头,说:“先斩后奏就是叫你先把田亦姝的肚子搞大,你们都有小孩了,大哥还怎么反对,明白吗?”
 
陶小军听完我的话之后,一脸惊愕的表情,久久没有说话。
 
“怎么了?”我看到他的表情之后,疑惑的询问道。
 
“二哥,我从小到大没有违背过师父的意志,这样会不会让师父更加生气?”陶小军说。
 
我看了陶小军一眼,心里对大哥暗暗有点佩服,大哥的眼光真是不错,陶小军在外边就是一个混世魔王,但是对大哥那是绝对的孝顺,这证明小军本质上不坏,一个有孝心的孩子,又能坏到那去呢?
 
“小军,你真想跟田亦姝在一起的话,只有这一条路,大哥祖上是武将出身,也算是官宦人家,规矩大着呢,他把你当半个儿子,你的媳妇不能说是大家闺秀,但是至少要清白人家的姑娘,田亦姝毕竟做过一段时间的小姐,你让大哥接受她,不下点猛药,根本不可能,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拍了拍陶小军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对他说道。
 
“哦!”陶小军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思考的神色。
 
其实陶小军和田亦姝的事情好解决,我自己的事情才是大麻烦,赵四海竟然在道上甩出一千万买我的命,一千万对于一些亡命之徒那绝对有很强的吸引力,以后时时刻刻都要小心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还有苏梦的事情,一条龙那里摆明了想要钱,让苏梦亲自打电话过去,不然的话,一分钱都不可能给,可是苏梦就是不给一条龙打电话,还把事情交给我处理,这不是为难我嘛。
 
“唉,当男人难啊,当个好男人更好!”我在心里暗叹一声。
 
“二哥,怎么了?”可能听到我叹气,坐在旁边的陶小军扭头询问道。
 
“赵四海在道上甩出一千万买我的命,以后要小心一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可能挨刀子。”我说。
 
“二哥,放心吧,我以后天天跟在你身边。”陶小军说。
 
“嗯!”我点了点头,同时心里暗暗想着:“陶小军天天跟着也不是办法,必须找赵雯把幽灵借过来,让他在暗处盯着我,只要有人跟踪的话,基本上不可能逃脱幽灵的法眼,这样可以做到提前预警。”
 
我在心里思考了片刻,摆在眼前的有三件事情,第一,去找赵雯借幽灵;第二,搞定一条龙,从他那里帮苏梦要到一亿五千万买地皮建福利院;第三,想办法弄死赵四海。
 
后面两件事情,我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于是只好先做第一件事情,我掏出手机,拨通了赵雯的电话:“喂,赵组长!”
 
“王浩,什么事?”赵雯问。
 
“赵四海在道上甩出一千万买我的命,我现在也算是南燕的人,你要给我提供保护。”我说。
 
“王浩,我们江北小组一共几个人,你难道不知道吗?唯一一个能打的就是何敏,可是她连你身边的陶小军都打不过,你想让我派她保护你吗?”赵雯没好气的说道。
 
“如果我被杀了的话,南燕组织不是很没面子,并且,我在死之前,肯定会说出自己的身份,并且把南燕组织想要揭开601军工厂的事情说出去。”我对赵雯威胁道。
 
“你敢!”她果然瞬间大怒,这种事情只要说出去,会给南燕组织背后的势力造成很大的麻烦:“王浩,我警告你……”
 
“你不用警告我,如果我都快死了,还怕你警告吗?”赵雯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我打断了。
 
“你……”赵雯的声音听起来很生气,不过几秒钟之后,终于软了下来,说:“王浩,你想怎样?难道还想让我向燕姐申请一个高手专门来保护你吗?对了,你身边不是有两名保镖吗?即便燕姐派人过来,也不一定打得过你在杭州的那边保镖。”
 
“不用派人,把幽灵借给我用段时间就行了。”我说。
 
“不行,幽灵现在有事。”赵雯断然拒绝。
 
“有什么事?”我问:“现在明面上的赵四海不能动,郑国你们也没有办法,难道还有其他突破点吗?”
 
“601军工厂当年是一个大厂,人数上万,我们正在查访当年601军工厂的工人和中层干部,希望能有一点收获。”赵雯说。
 
“马上停下来。”听了赵雯的话之后,我意识到了危险,601军工厂就是一个潘多拉魔盒,谁碰谁死,赵雯等人暗中调查当年的工人和中层干部,即便再隐秘也会走露消息,一旦被赵四海背后的势力知道,那么赵雯等三人就有生命危险了,对方继续深查下去的话,我也可能暴露,毕竟那天晚上我和赵雯可是以男女朋友的身份出现在假日大酒店的旋转酒吧。
 
“放心,我们没有那么蠢,都是在暗中进行。”赵雯说。
 
“停下来,立刻停止调查,601军工厂多么敏感,你心里应该清楚,你这是给南燕组织惹麻烦。”我严肃的说道。
 
“我怎么惹麻烦了,我这是为了完成任务。”赵雯生气的说道。
 
“完成任务?呵呵!南燕怎么会派你个傻白甜来江城,她就不怕惹来无穷尽的麻烦吗?”我呵呵一笑,没忍住,直接骂赵雯是傻白甜。
 
“王浩,你说我是什么?信不信我执行家规。”赵雯瞬间暴怒,大声吼道。
 
“你在执行家规之前,先打电话问问南燕,她是否赞同你们秘密接触601军工厂的工人和中层干部,你这是在玩火自/焚。”我的声音也高了起来。
 
“我们很小心。”赵雯嘴还硬,不过语气已经弱了下来。
 
“马上打电话给南燕,看看她是否同意你继续调查下去。”我对赵雯说。
 
“哼,要你管!”赵雯冷哼了一声,随后挂断了电话。
 
嘟……嘟……
 
看着电话里嘟嘟的电流声,我眨了一下眼睛,自言自语道:“以为老子爱管你,老子是怕你连累我,哼!”
 
跟赵雯的通话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也没有借到幽灵,让我十分的郁闷,于是接下来我和陶小军两人坐在芙蓉宾馆大厅的沙发上发呆,两人脸上都露出愁眉苦脸的表情。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铃铃……
 
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赵雯的电话,眉头微皱,心里想着,现在八成是已经给南燕打过电话了。
 
“喂,赵雯!”稍倾,我按下了接听键。
 
“燕姐让我回南方,今天晚上就走。”赵雯开门见山的说道,听声音,情绪有点低落,估摸着是被南燕给训斥了。
 
“把幽灵留给我。”我说。
 
“燕姐也是这样说。”赵雯说,声音里充满了郁闷。
 
“替我谢谢燕姐。”我一脸的得意,心里暗骂着傻白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哼,燕组还说了,以后你就是江北小组的组长,幽灵归你领导,何敏因为跟我一块露过面,所以今晚跟我一块回南方。”赵雯的声音里充满了不服气。
 
“替我谢谢燕姐。”我心里十分的得意,一晃变成了南燕组织在江北的小组长。
 
“哼,对了,如果你想招收人入会的话,必须向我汇报,还有每个星期要向我汇报江城的事情。”赵雯说。
 
“向你汇报?”我疑惑的问道。
 
“嗯,怎么了,虽然我离开江城,但是这条线仍然由我负责。”赵雯说。
 
我撇了撇嘴,心里暗暗想着,八成南燕为了安抚赵雯,才让她当一个传话筒。
 
”幽灵的手机号是138XXXX,你以后跟他单线联系,我已经跟他说过,以后听你指挥,记住,我们南燕组织在江城的任务。“赵雯对我说道。
 
“放心,我比任何人都想搞垮赵家。”我说。
 
“现在就两条线索,一条就是赵四海,另一条就是郑国,你想办法吧,燕姐说了,都要暗中调查,绝对不能再去接触其他601军工厂的人。”赵雯严肃的说道,看来她刚才应该被南燕训斥的不轻。
 
“我不会那么蠢。”我故意气她。
 
“王浩,你……混蛋!”赵雯果然上当,立刻就生气了,骂了我一句混蛋,便挂断了电话。
 
我看着手机,做了一个鬼脸,心里有点得意,以后自己就是南燕组织在江北的小组长了,还可以发展新成员,最主要一点,幽灵以后归我指挥,幽灵跟踪的本事,我是领教过的,宁勇火力全开,都没有发现他,并且还会读唇语,有时候可是能帮上大忙。
 
稍倾,我马上拨通了幽灵的电话,他果然收到了通知,以后一切听从我的智慧,于是我马上给他下了第一条命令,一天二十四小时在暗处保护我,发现有人跟踪我,要第一时间报告。
 
“是,王组长!”幽灵倒是没有废话。
 
“我现在在芙蓉宾馆的大厅里,你过来吧。”我说。
 
“好,半个小时到。“幽灵应了一声,随后我们两人又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第一件事情解决了,剩下的两件事情,我感觉头大,不过跟弄死赵四海相比,苏梦的事情还算简单一点,于是我准备接下来解决苏梦和一条龙之间的事情。
 
“妈蛋,你们父女两人都死要面子,难道哥就不要面子了,哼!”我小声嘀咕了一声,发泄着心里的不满。
 
第六百二十章 艳遇
 
 +A -A 时间:03-16 03:08 字数:3500
苏梦和一条龙的事情让我头大,陶小军也正在为田亦姝的事情发愁,于是我提议去喝二杯,陶小军很爽快的点了点头。
 
此时天色渐黑,虽然没吃晚饭,但是却没有什么胃口,于是我和陶小军开车去了香港中路的梦之岛酒吧,这个洒吧不吵,音乐舒缓,特别适合一边喝酒一边思考一问题,并且梦之岛酒吧也是江城出了名的猎艳场所,这里边的妞质量都很高,男人她至少都是中产阶级。
 
我和陶小军走进梦之岛洒吧,里边灯光昏暗,正在放着一首钢琴曲,我对音乐没有研究,也搞不懂是什么曲子,只感觉挺好听。
 
酒吧里基本上都是男女搭配,像我和陶小军这种男男搭配很少,不过也有,基本上都是组团来猎艳。
 
我和陶小军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要了一杯红酒和几个果盘,然后开始边喝边聊了起来,不过聊了几分钟之后,也聊不出结果,于是两个人开始喝闷酒,各自想各自的事情。
 
钢琴曲放完之后,是一首中国的古琴名曲凤求凰,中国的古典的曲子讲究道法自然,这古琴更有讲究,一共七根弦,分金木水火土,还有一根武弦一根文弦,全名叫文武七弦琴。
 
琴声一响,就有一种高山流水的感觉,听得是一个意境。
 
我正沉浸在古琴的优美的乐声中,突然一个嗲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两位先生愁眉苦脸的在想什么事情呢?”
 
嗲嗲的声音破坏了意境,让我回过神来,寻声望去,是一张网红脸,妆有点浓,是我讨厌的类型,说实话,对于这种大浓妆的网红脸,我非常的讨厌,谁知道卸妆之后是个什么鬼模样。
 
本来想赶对方走,没想到陶小军竟然跟对方聊了起来,这让我有点目瞪口呆,心里想着陶小军不会想搞次一夜/情吧,就算想搞一夜/情,这种货色也太LOW了吧。
 
思来想去,我最终没有出声,总之陶小军喜欢就好,这种事情说多了反而伤害兄弟感情。
 
女子虽然顶着一张网红脸,但是挺会说话,声音又嗲,倒是很快把陶小军的兴趣调动了起来。
 
稍倾,陶小军扭头看了我一眼,说:“二哥,我去那边坐会。”
 
我摆了摆手,说:“悠着点。”
 
“嘿嘿!”陶小军露出一副男人都懂的表情。
 
我不知道网红脸看上陶小军那一点,也不知道陶小军看上网红脸那一点,总之两人就是看对了眼,到旁边的桌子上聊了不到十分钟,便双双搂着离开了酒吧。
 
“我勒个去!”看着陶小军搂着网红脸离开了酒吧,我有点发愣,心里有点酸,妈蛋,陶小军都有艳遇,怎么就没有女人看上老子,明明我比陶小军帅多了。
 
正想着的时候,一个苗条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先生,我可以坐吗?”声音有点软,听在耳朵里很舒服,不是那种故意的嗲,还是给人一种软软甜甜的感觉,一下子就把我的胃口调了起来。
 
下一秒,我急忙抬头看去,发现女子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胸前露出大片雪白的皮肤,白净的脖子上戴着一条白金项链,吊坠上了镶嵌着一块绿色的宝石,看起来很有档次。
 
再看下身,裙摆到膝盖上方,露出雪白的大腿,脚上是一双黑色细跟的高跟皮凉鞋,脚指甲涂着黑色的指甲油,总之鞋子和指甲油都和她身上的黑色连衣裙很配。
 
她的皮肤很白,白配黑格外显得性感漂亮,这种黑白反差特别能刺激男人的感官,所以说皮肤白的女孩子穿黑色的连衣裙特别漂亮。
 
最后我朝着她的脸上看去,不是很惊艳,但是绝对不难看,中等偏上的水平,在学校里,不是校花,至少是系花界别,脸上仅仅只有淡淡的妆容,眉宇间很干净,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就喜欢这种素颜看起来很干净的女生,那种大浓妆,看起来就掉胃口,如果再加上一张整容的脸,乖乖咧,我是一眼都不想看。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容貌是大自然的杰作,虽然可能有瑕疵,但是越看越有味,而整容脸远观可能挺漂亮,近看简直没法看,脸部器官整体给人一种不协调的感觉,非常的别扭。
 
眼前的女孩跟刚才的网红脸在我心里简直是天壤之别,于是马上热情的说道:“请坐!”
 
女子坐下之后,优雅的喝了一口酒,说:“你跟我的一个同学很像,刚才一直想过来打招呼,但是看到你有男同伴,还以为你是那种人。”
 
“呃?“我愣了一下,马上说道:“我的性取向很正常。”同时心里暗暗想着:“妈蛋,这种认同学的套路,不是男生的专利吗?怎么女生也用了起来?难道自己真的长得跟她同学很像?不可能吧!”
 
随后我和女孩相互做了自我介绍,她叫闵溪,是江城某所知名私立高中的音乐教师。
 
其实我跟女生相处也没有什么经验,本来以为会挺尴尬,但是聊起来才发现,我们两人还有不少的共同话题,五分钟之后,最初的那种尴尬便消失了,我们两人像老朋友一样喝酒聊天,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很期待。
 
一瓶红酒和我陶小军喝了半瓶,剩下的这半瓶我和闵溪两人喝完了,我还想再叫服务员拿一瓶,不过却被闵溪给拦住了,她说:“不能再喝了,再喝就醉了,我们出去走走吧!”
 
“好啊!”我应道,起身结了帐。
 
我和闵溪一前一后离开了梦之岛酒吧,本来开始的时候,我们两人是并肩而行,不过几分钟之后,闵溪突然身体一歪,靠在了我的怀里,脸色发红,嘴里吐着酒气说道:“被风一吹,脑袋有点晕。”
 
美人入怀,我轻轻的搂着她的细腰,鼻子里飘来淡淡的香味,再加上酒精的刺激,我体内早就涌出一股汹涌的邪火。
 
“找个地方坐一会,醒醒酒。”我提议道。
 
“好!”怀里的闵溪红着脸说道。
 
说来也巧,前方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就是一家快捷酒店,于是我搂着闵溪走了进去,刚进酒店大门的声音,我心里还害怕她反对,给我一记耳光,骂一声流氓加混蛋,然后转身离开,但是没有想到,闵溪并没有反对,乖乖的被我搂着走进了酒店大厅。
 
酒店大厅里像我和闵溪这种喝了酒的男女不少,现在的风气真是太开放了,女人比男人的胆子还要大,还要开放。
 
我开了房,605号房间,搂着闵溪坐电梯来到六楼,走进房间之后,我就忍不住了,直接抱着她的头亲了起来,闵溪没有拒绝,强烈的回应着,甚至于还把她的小舌头伸了过来。
 
一边亲吻,我的双手一边在她的身上游走,同时下面早已经有了感觉,我的右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抚/摸着她的大腿和翘臀,时不时的还扫过她大腿之间的位置,左手则隔着连衣裙在抚/摸她的胸部。
 
大约吻了一分多钟,我将闵溪抱了起来,直接放在床上,然后将我身上的短袖衬衣脱了,俯身继续亲吻她,从她的额头开始亲吻,鼻子、嘴巴、白皙的脖颈,并且一边亲吻一边脱着她的连衣裙。
 
很快她的连衣裙被退到了肚子处,我脱下了她黑色的文胸,看到了两只雪白的大白兔,大白兔上面还有红红的小樱桃,这种感官很刺激,于是我埋头吻了下去,将一颗樱桃含在嘴里。
 
呼哧!呼哧……
 
我此时呼吸急促,全身的血液都在燃烧,而正在此时,突然后脖子处传来一阵轻微的疼痛,像是被蚊子叮了一口,心里还在想着,房间里难道有蚊子,下次开/房一定去五星级酒店。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下一秒,我突然眼前发黑,心中大惊,暗道一声不好,但是一切都晚了,药效太快了,几秒钟之后,我的脑袋彻底陷入了昏迷之中。
 
“完了,中计了。”昏迷的一瞬间,我心里充满了懊悔,十有八/九中了美人计。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仍然在刚才开的605号房间里,不过双手双脚被绑在大床上,嘴巴被用胶带封住了,同时浑身上下一丝不挂,总之就是没穿衣服被成一个大字型绑在床上。
 
我微微抬头,看到闵溪衣服已经穿好,正站在窗前抽烟。
 
唔唔……
 
我挣扎了起来,同时嘴里发出一阵唔唔的声音。闵溪转了过来,冷漠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把烟熄灭扔在床头桌的烟灰缸里,慢慢的走到床边,俯视着我说道:“你的命值一千万,别怪我。”
 
唔唔……
 
我剧烈的挣扎起来,嘴里发出唔唔声,同时对闵溪不停的眨着眼睛,那意思是告诉她,我有话讲。
 
其实现在看来闵溪百分之百不是她的真名,万万没有想到,赵四海甩出一千万买我的命,竟然这么快就看到了效果。
 
一千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也许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二年半之前的我来说,却是一笔巨款,如果被逼到一定程度,我也许很有可能也挺而走险。
 
“你有话说?”闵溪问。
 
“唔唔!”我立刻点了点头。
 
“我可以把你嘴上的胶带撕下来,但是你保证别喊,如果你喊的话,我会再给你来上一针,这一针打下去,你这辈子就别想再醒过来了。”说着,闵溪拿起放在床头桌上的一个针筒,盯着我说道。
 
“唔唔!”我再次点头,那意思是告诉她,我不会喊,因为喊根本没有用,经历过这么多的大风大浪,此时面对着闵溪,我其实并不紧张,即便是真得死了,也不会有太多的恐惧,因为比这更恐怖的事情都经历过。
 
“信你一次!”闵溪说,随后给我撕下了嘴上的胶带。
 
呼哧!呼哧!
 
我喘息了两声,吐了一下嘴里的东西,然后盯着闵溪说:“你是为了那一千万?”
 
“对,我跟你无怨无仇,自然是为了那一千万。”闵溪点了点头,说:“要怪就怪你的命太值钱,到了阎王爷那里你要把帐记在出钱的那个人头上。”
 
“我给你二千万,放了我。”我说。
 
本来以为闵溪是赵四海的人,现在看来还不是,她仅仅是一个需要钱的女人,估摸着现在应该还在联系道上发布消息买我命的人,不然的话,估摸着我早就死掉了。
 
“我们这一行,贪心的人都没好下场。”
 
第六百二十一章 大意失荆州
 
 +A -A 时间:03-16 05:28 字数:3062
闵溪并不接受二千万的贿赂,我虽然心里有点着急,但是表面上并不慌张,盯着闵溪看去,问:“一直在跟踪我?”
 
“只能说明你太大意了。”闵溪微微一笑。
 
“那个网红脸也是你的人?”我问。
 
“网红脸?”闵溪表情一愣,随后眨了一下眼睛,说:“你说小芸?对,她是我的人,没有想到你和你的保镖这么容易上勾,呵呵!”
 
我心里这个郁闷啊,想想闵溪她们还真没费什么劲就把我和陶小军两人给分开了,估摸着现在陶小军百分之百也被药倒了。
 
稍倾,我感觉下面有点凉,于是尴尬的对闵溪说道:“那个,你可不可以给我盖上/床单。”
 
闵溪朝着我两/腿之间看了一眼,说:“挺大的,我不介意。”
 
“我介意!”我说。
 
“介意的话,那我就帮你切掉。”闵溪看起来挺干净的一个女人,突然脸色一变,从桌子上拿起一把手果刀在我下面比划了一下,碰触到我皮肤的一瞬间,我的整个身体一阵颤抖,立刻叫嚷道:“我不介意了。”
 
“嘿嘿!”闵溪嘿嘿一笑,然后把水果刀重新放在床头的桌子上。
 
我深吸了几口气,思考片刻,再次开口对她说道:“想知道是谁出一千万杀我吗?”
 
“不想!”闵溪说。
 
“不好奇?”我问。
 
她瞥了我一眼,说:“干我们这一行,好奇心太重,都会死得比较早。”
 
我撇了撇嘴,换了一个话题:“你现在是不是正在跟对方联系?”我问。
 
“对,只要钱到帐,我就会让你安安静静的死去。”闵溪淡淡的说道,仿佛杀人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
 
“职业杀手?”我问。
 
“你的话太多了。”她说。
 
一时之间,房间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稍倾,我再次开口说道:“怎么样才能放了我?”
 
“只要对方给钱,你今晚必死无疑,除非对方不给钱,也许你还能多活几个小时。”闵溪说。
 
“哦!”我应了一声,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
 
闵溪盯着我看了大约有十几秒钟:“你好像并不担心,或者可以说一点都不害怕。”她问。
 
“我吓得要命,只是不想在美女面前丢了面子。”我故意逗她,说实话,不紧张那是假的,只是经历的事情太多,心里再怎么紧张,表面上却仍然可以保持镇定。
 
“你不是普通人。”她说:“本来你这么容易上勾,我认为你根本不值一千万,现在看来,一个能面对死亡仍然开玩笑的男人,其价值绝对不仅仅只值一千万。”
 
“谢谢!”我表示了感谢,说:“你可以让对方加价,因为要我的命的人是江城首富赵四海,他有的是钱。”
 
“我们这一行另一条禁忌,绝对不能坐地起价。”闵溪说。
 
听她这么说,我心里一阵郁闷,这个女人很难对付,非常的自律,并且不贪心,这种人一般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固执:“看来这一次小命要完蛋了。”我心里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同时后悔不在芙蓉宾馆多等半个小时,如果幽灵在暗中保护自己的话,肯定会发现对方的跟踪,那样今晚就不会上当了。
 
这个世界什么药都有卖,就是没有后悔药,所以我仅仅在心里后悔了半分钟,然后就将其甩到了脑后,开始积极的想办法自救。
 
“你真名叫什么?”我没话找话说。
 
她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不会真叫闵溪吧?这个名字挺好听。”我说。
 
她仍然不理我,不过我却发现她的眉头微皱了一下,同时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估摸着应该是在看时间。
 
“你在等什么?对方现在还没有付钱吗?”我问。
 
“你如果再敢多说一句话,信不信我将你自己的内裤塞进你嘴里。”闵溪扭头冷冷的盯着我说道,明显能感觉的到,她现在很焦躁。
 
我立刻摇了摇头,露出一丝惊恐的目光,妈蛋,如果自己的内裤真被塞进嘴里,这会成为我一辈子的梦魇。
 
可是不说话的话,就没有一丝自救的希望了,一时之间,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眉头不由自主的紧锁了起来。
 
大约又过了五分钟,我发现闵溪开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并且时不时的看一眼手机,脸上的表情越发的焦虑。
 
“她这是怎么了?”我在心里暗暗奇怪道,道上出钱杀人的事情,我时有听说,但是具体怎么操作却是一无所知,所以此时也不知道闵溪为什么而焦躁。
 
正当我好奇的时候,突然听到闵溪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声:“不能再等了。”接着看到她快速走到我的面前,拿出另一根针管,对着我的脖子就扎了进去。
 
“我可以给我二千万!”在她扎进去的一瞬间,以为要杀了我,于是大声的喊道。
 
几秒钟之后,我眼前发黑,脑袋一歪,失去了知觉。
 
“妈蛋,自己真得要死了吗?”我在昏迷的时候,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就是无穷的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我竟然苏醒了过来,此时我已经穿上了衣服,被绑在一把椅子上,这次倒是没有给我用胶带封嘴。
 
朝着四周看了一眼,是一个简易的出租层,那种几百块一个月的屋子,除了一张床之外,别无他物,闵溪正坐在床上抽烟,她眉头紧锁,抽烟的样子倒是挺有味道。
 
“喂,对方还没有付钱吗?你只要放了我,我马上给你二千万,怎么样?”我对坐在床上抽烟的闵溪说道。
 
“闭嘴!”她抬头瞪了我一眼。
 
“我还保证把你送离江城,我这人虽然是一个小屌丝,但是从来没有欺骗过女人,怎么样,你无非就是为了钱,我们无怨无仇,谁的钱不是赚呢,至于什么行业禁忌,那是死规矩,要因人而易……”我正是吧啦吧啦的说着,突然看到闵溪从床底下拿一保臭袜子,于是立刻闭上了嘴,惊恐的看着她,真怕她把这只臭袜子塞我嘴里。
 
“再敢多说一个字,我就将这袜子塞你嘴里。”她对我警告道。
 
我立刻点了点头,好汉不吃眼前亏。
 
大约过了五分钟,我实在忍不住了,于是瞪着闵溪唔唔了几声,她朝着我看来,眉头微皱。
 
“唔唔……”我喊道。
 
她可能被我弄得有点烦躁,于是嚷了一个字:“说!”
 
“问你个事情,我兄弟怎么样了?”我问,因为没有看到陶小军,心里有点为他担心。
 
“小芸把他药倒之后,就离开了酒店,这人现在应该正在四处找你吧。”闵溪说。
 
“他没事就好,谢谢你们没有滥杀无辜。”我感谢道。
 
“我是讲规矩的。”闵溪说。
 
“喂,我还有一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我说。
 
闵溪已经非常不耐烦了,不过最终看了我一眼,说:“问吧。”
 
“我听说杀手界有两大组织,南燕和北影,你属于南燕还是属于北影?”我问,心里想着自己可是两大杀手组织的人,如果对方跟这两大杀手组织有联系的话,那么搞不好还可以攀上关系。
 
“没听说过。”闵溪说。
 
“啊!”我愣住了,本来以为南燕和北影肯定很有名气,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女杀手竟然没有听说过。
 
“不可能吧!”我说。
 
“闭嘴!”她瞪着我说,并且再次将臭袜子拿了起来,于是我只好乖乖的闭上了嘴,心里暗暗想着:“妈蛋,到底怎么会事?难道南燕和北影太没有名气了?”我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才知道,南燕和北影是一种秘密组织,并且大部分是武林中人,背后都有某个庞大的势力,他们为这个庞大的势力服务,基本上不接私活,所以社会上知道的人很少,像自己能同时跟北影和南燕两大组织扯上关系,已经属于凤毛麟角了。
 
我沉默了十几分钟,在心里想着如何脱身,耳边突然响起了手机铃声。
 
铃铃……
 
“喂?”我抬头看到闵溪十分紧张的拿起了手机。
 
对方说什么我听不清,只见大约过了十几秒钟,闵溪突然大骂了起来:“你们不讲信用,信不信我现在把人放了。”
 
我听到她的话,心里燃起了希望,看来买我命的人想要赖账:“难道赵四海连一千万都舍不得出?”我在心里暗暗奇怪。
 
“你们敢!”耳边突然响起闵溪的暴怒声,也不知道电话里对方说了什么。
 
“喂?喂?”稍倾她大声喊了几句,随后直接将手机摔在床上,嘴里骂道:“王八蛋!”
 
我眨了一下眼睛,弱弱的问道:“怎么了?谁的电话?”
 
闵溪扭头冷冷的瞪着我,说:“你他妈到底惹得是什么人?”
 
“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江城首富赵四海啊。”我说。
 
“这个卑鄙的混蛋。”闵溪骂了一句,也不知道她在骂谁。
 
“赵四海就是一个畜生不如的东西,老子这次不死,早晚弄死他。”我跟着骂道,反正她不管骂谁,总之背后之人肯定是赵四海。
 
闵溪没有说话,坐在床上露出思考的表情,我不敢打扰她,生怕惹怒了她,真把臭袜子塞我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