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617.618回人争一口气

第六百一十七章 人争一口气

更多精彩小说请进 www.8hcs.com
 
我和苏梦在住院楼下等了他大约一刻钟,陶小军才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
 
看到他的情绪不是太好,于是我主动开车,苏梦说要回芙蓉宾馆照顾孩子,于是我先把她送回了芙蓉宾馆,离开的时候,苏梦嘱咐我将帐号发给她,我也没有客气,购买棉纺三厂的地皮和改造的花销很大,公司账面上的那点钱,肯定不够。
 
我直接将公司帐号发给了苏梦,然后打电话给陈萍,告诉她有一笔钱会打进来,这笔钱专款专用,专门用来购买棉纺三厂的地皮和建投福利院之用,不能乱用。
 
“浩哥,放心吧,我会把账目做清楚。”陈萍说。
 
“你做事我放心。”我说。
 
“浩哥,有时间来家里吃饭。”她说。
 
“好!”我应了一声,随后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有点尴尬,于是说了一声再见,便挂断了。
 
我和陈萍有过几次,特别是在日本的时候,她很放得开,我们做的很舒服,再说了,三十几岁的她正是如狼似虎的年轻,长得又好看,像一朵熟透了的玫瑰花,特别有韵味。
 
少女有少女的感觉,人妻有人妻的妙处,有时间我还真想去吃顿饭。
 
刚刚结束跟陈萍的通话,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宋佳的电话,我眉头微皱了一下,我和宋佳经历过不少的事情,算是不打不相识,本来以为会成为蓝颜知己,通过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才知道自己有点傻,她跟孔志高一样,都非常的自私,绝对不会因为我和她之间的交情而伤害到她的利益,一旦发生冲突的话,那她肯定会选择利益。
 
铃声响了六下,我才按下了接听键:“喂,宋佳,找我什么事?”我问。
 
“王浩,你现在有空吗?我们见个面,顺便把华城路的那栋二楼小层的产权过户一下,还有东城区棉纺三厂地皮的问题,我也想跟你谈谈。”宋佳说。
 
听到她上来就说转让华城路二层小楼产权的事情,我的脸色非常的难看,好像生怕我不转让给她们海河集团似的。
 
“好,那就市国土局门口见吧。”我淡淡的说道。
 
“嗯!”宋佳应了一声,说:“半个小时够吗?”
 
“十五分钟我就能到。”我说。
 
“那好,十五分钟后见。”宋佳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撇了撇嘴,心里十分的不爽,心里暗暗想着:“妈蛋,如果这一次老子能搞死赵四海,灭了姚二麻子,一定要大力培养李洁,其他人都他妈不可靠。”
 
陶小军从医院里跟田亦姝谈完话之后,一直没有精神,我看了他一眼,现在没功夫理他,开车朝着市国土局驶去,芙蓉宾馆离国土局很近,不到一刻钟我就到了。
 
大约等了有六、七分钟,宋佳带着一名男子也来了,花了大约半个小时办好手续,我看到宋佳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不由的心里冷哼了一声,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妈蛋,心里指不定认为我不想还呢。
 
“王浩,我请你喝咖啡,顺便谈一下棉纺三厂地皮的事情。”宋佳让身边的男子先行离开,然后才转头对我说道。
 
“就在这里说吧。”我心里有气,不想跟她喝咖啡。
 
宋佳看了我一眼,说:“那好,那地皮的市价现在大约是一点五个亿。”
 
“什么?”我听了宋佳的话,瞬间瞪大了眼睛,因为东城区是老城,很破旧,之前我估摸着不会超过五千万,没想到比自己的心里价位整整高出了三倍。
 
“这是还是因为东城区的改造没有提上日程,如果一旦东城区纳入改造计划,这块地区的价值还要翻几翻,你考虑一下。”宋佳说。
 
我眉头紧锁,因为现在根本定不下来,这么一大笔钱,只能跟苏梦商议之后,才能定夺:“价格不能再低点?”我试探着对宋佳问道。
 
她摇了摇头,说:“已经是最低价了,王浩,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吧,根据我爸的消息,东城区至少十年内不会改造,因为成本太大了,有钱还不如发展河西的高新区,土地成本低了至少十倍,东城区改造至少需要几百个亿,江城财政根本无法承担,所以这块地买了的话,搞不好几十年不会有任何的波动,你最好想清楚。”
 
宋佳对我好心提醒,不过此时在我的眼睛,她的得醒变成了一种绣优越感,我并不领情:“有的时候,买地皮并不是为了赚钱。”我瞥了宋佳一眼,傲慢的说道。
 
宋佳耸了耸肩膀,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看了一眼手表,说:“我还有事,这样吧,你明天给我答复。”
 
看到她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我心里更生气了,毕竟以前我是真心把她当朋友,她竟然将这份来之不易的友谊弃之如履,怎能不让我生气:“不用明天,现在就可以给你答复,棉纺三厂的地皮我要了。”
 
“呃!”宋佳脸上的表情有点吃惊,盯着我问道:“王浩,你有这么多钱?”
 
我没有说话,露出一个你问得太多的眼神。
 
宋佳能撑起整个海河集团,脑子自然不动,察言观色更是尽得其父真传,所以看到我的眼神之后,便没有再见,而是上了她的红色小跑车,扭头看着我说:“明天上午十点,我安排你和国资委的李主任签合同,同时预付百分之十的定金,剩下的钱,三个月之内必须完全到帐。”
 
“OK!”我点了点头。
 
“再见!”宋佳没有啰嗦,挥了挥手开着高档跑车走了。
 
宋佳离开之后,我的眉头瞬间紧皱了起来,乖乖咧,刚才在她面前装男人,一亿五千万好像不是钱似的,现在却让我手脚有点发凉,非常的担心,妈蛋,万一苏梦拿不出来这么多钱怎么办?我脑海之中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稍倾,我开车朝着芙蓉宾馆开去,来的时候,只有陶小军一个人愁眉苦脸,回去的时候,车上我们两人都愁眉苦脸,他可能为牡丹的事情发愁,我呢,则一直在心里想着如何跟苏梦说。
 
回到芙蓉宾馆之后,我看到苏梦正在房间里跟一群孩子聊天,于是悄悄给她使了一个眼色,那意思让她出来一下。
 
我在走廊里等着苏梦,大约五分钟之后,她才从房间里走出来,一脸疑惑的对我问道:“王浩,事情谈好了吗?”
 
“谈好了。”我点了点头,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苏梦,我们去旁边的咖啡厅坐坐,我有事跟你说。”
 
苏梦眉黛微皱的看着我。
 
“地皮的事情。”我说。
 
“好吧!”她最终点了点头。
 
稍倾,我们两人下了楼,走进了芙蓉宾馆旁边的一家咖啡厅,人不多,我们两人找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
 
“说吧,租金多少?”苏梦看着我问道,她理想的地皮是靠近市中心的华城路,至于棉纺三厂的地皮,仅仅租一个废旧车间,最多住一年的时间。
 
“苏梦,我觉得棉纺三厂不错,把几个车间拆了,厂区平整一下,这么一大块地皮,在江城市区内已经是最后一块了,所以我觉得应该买下来,正好用来建造一个大型的福利院,里边可以有商店、有小公园、有幼儿园和小学,总之可以建成一个小小的社会,甚至于还可以搞一片菜地,让小朋友们吃上自己种的有机蔬菜。”我把在路上想到的话,全部向苏梦说了一遍。
 
苏梦眨了一下眼睛,说:“我要建福利院也要建在华城路上。”
 
“苏梦,你不要固执,华城路根本没有这么大的地皮,棉纺三厂多好,又隐蔽,厂区又大,除非你做慈善是想出名,不然干嘛非要建在离市中心那么近的华城路。”我知道劝说苏梦肯定效果很差,所以只能激她。
 
苏梦不傻,眨着眼睛盯着我,十几秒钟之后,我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于是继续介绍棉纺三厂的优势:”你看,我们完全……”
 
可惜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苏梦突然开口问道:“王浩,你是不是答应别人要买个棉纺三厂的地皮?”
 
“呃?”我愣了一下,抬头看着苏梦,在她的目光之下,最终点了点头,说:“对,我替你答应了。”
 
“王浩!”苏梦的声音瞬间高了八度,咖啡厅里的人都朝这边看来。
 
“苏梦,我是为了你好,你既然想做好事,就不能太高调,毕竟钱的来源很容易被人怀疑,棉纺三厂又隐蔽,又低调,多好啊,再说可以挂靠在我们忠义堂的公司上,这样就不会有人怀疑到你,做善事嘛,只求一个安心,太高调了,动机不纯。”我苦口婆心的对苏梦劝说道。
 
她听了之后,思考了片刻,最终松了口,问:“棉纺三厂的地皮多少钱?”
 
“有点小贵。”我弱弱的说道,毕竟自己没钱,却替苏梦拍了板,有点越俎代庖的嫌疑。
 
“多少?别婆婆妈妈。”苏梦说。
 
“一亿……”
 
“什么,一亿?”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苏梦就轻呼了一声,吓得我后面的五千万只敢用很小的声音说。
 
”什么?一亿多少?“苏梦没听清,问道。
 
“一亿五千万。”丑媳妇总要见公婆,于是我硬着头皮说道。
 
“一亿五千万!”苏梦重复了一遍,瞪着我说:“王浩,即便我们真是夫妻,这么一大笔钱,你不应该跟我商议一下再做决定吗?”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好多大老板盯着这块地皮呢。”我撒谎道。
 
“王浩,你去问问江城的老板们,除了像赵四海和海河集团这种大公司,那家公司有一亿五千万的流动资金?”苏梦看起来很生气。
 
“苏梦,难道你帐上没有这么多钱?”我弱弱的盯着她问道。
 
“没有。”她没好气的说道。
 
“既然这样,我打电话跟对方说不要了,最多就是我失信一次,没事。”我掏出了手机,准备给宋佳打电话,不过我手上的动作很慢,同时还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苏梦,她没有这么多钱,一条龙肯定有。
 
“等等,让我想想。”苏梦最终拦住了我。
 
“好,你想想,其实棉纺三厂真是江城市区内唯一的一块大地皮了,如果东城区改造的话,价格翻五倍不成问题。”我说。
 
苏梦给了我一个白眼,说:“钱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你说的也没错,不能太高调,棉纺三厂还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第六百一十八章 我也有火
 
 +A -A 时间:03-15 04:41 字数:2687
“对对对,我们要低调,棉纺三厂绝对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我马上接着苏梦的话说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在宋佳面前我不想认怂。
 
“不过我身上没有这么多钱。”苏梦看着我说道。
 
“跟你爸……呃,不是,一条龙肯定有。”我说。
 
“让我去求他,没门。”苏梦说,随后给了我一个白眼,转身回了房间。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暗暗琢磨着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让我跟一条龙说?思来想去,好像只有这一个意思,于是我掏出手机,拨打了一条龙的电话。
 
铃声响了五下,电话另一端传来一条龙冷冰冰的声音:“喂,王浩,你离我女儿远一点。”
 
我没有想到,一条龙上来就说这话,当场有点懵逼:“叔,苏梦正在筹划建设福利院,我正在帮她啊。”
 
“你是在害她,我听到消息,有人在道上甩出一千万买你的命,不要连累了苏梦。”一条龙说。
 
“赵四海?”我问。
 
“哼,他当然不会亲自出面。”一条龙冷哼了一声。
 
“叔,咱不是说好了吗?一个月之内,我解决赵四海。”我说。
 
“解决赵四海?王浩,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再警告你一遍,离苏梦远点。”一条龙冷冰冰的说道。
 
“叔,你怕了?”我问。
 
“王浩,你别逼我。”一条龙的声音变得阴森起来。
 
我心里这个气啊,这段时间有点众叛亲离的感觉,什么事都不顺,连一条龙的态度都变了,听到他的声音变得阴森起来,我心里的火突然控制不住了:“信不信我现在就把苏梦的肚子搞大,给你生个小外孙。”我吼道。
 
“你敢!”一条龙也大吼了起来。
 
“你看我敢不敢,反正苏梦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说。
 
“老子阉了你。”一条龙勃然大怒。
 
“那你女儿就等着守寡吧,以苏梦的倔强,八成她会为我殉情。”我嚷道。
 
“你、你、你……”一条龙的弱点就是苏梦,我这样说就等于往他心肝里扎刀子,气得他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我反抗了几句,心里的怒火渐渐的消了,估摸着一条龙现在快要气疯了,于是我马上说道:“叔,我们是一家人,不能内斗,要一致对外。”
 
“你给老子闭嘴。”一条龙大骂。
 
“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我一定解决了赵四海,并且灭了姚二麻子。”我斩钉截铁的说道,凶完之后,表决心,这是套路。
 
“好,我就等你一个月。”一条龙让步了,我就知道会这样,这辈子,一条龙唯一在乎的人就是苏梦,不屈服就怪了。
 
一条龙准备挂断电话,我马上开口说道:“叔,先别挂断电话,我这次打电话给你是苏梦让我打的。”
 
“呃?她自己不会打吗?还用你代劳?”一条龙的声音有点不高兴。
 
“有些事情她不好意思说。”我说。
 
“苏梦怀孕了?”一条龙突然这样问道。
 
“呃?”我愣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说:“不,不是,刚才我说的是气话,苏梦没有怀孕,我们很注意的。”我其实是在吹牛逼,从认识到现在,我还没有碰苏梦一下。
 
“王浩,你以后敢对苏梦不好的话,我要你的命。”一条龙恶狠狠的说道:“不行,既然你们两人已经在一起了,那么就马上移民吧,别跟赵四海斗了,我赚的钱足够你们两人以及你们的孩子在国外花一辈子了。”
 
我又是一愣,说:“叔,现在还不到走的时候,即便要移民,我也要弄死赵四海,他不死,我和苏梦移民到国外更不安全,国外搞枪比国内容易多了,特别是美国。”
 
“也是个问题。”一条龙嘀咕了一声。
 
跟他聊起来,我差一点忘了最重要的事情,于是马上说道:“叔,我这次打电话给你的主要目的是苏梦想开个福利院,但是她卡里的钱不够,又不好意思跟你要,于是只好让我给你打电话,苏梦说了,开福利院是为了给你赎罪,给不给钱,你看着办吧?”我直接用话把一条龙怼到了墙角。
 
“需要多少钱?一千万够不够?”一条龙说。
 
“咳咳!”我干咳了一声,有点不好意思开口。
 
“怎么?不够吗?盖个福利院要多少钱?”一条龙问。
 
“叔,苏梦想把东城区棉纺三厂的地皮买下来,仅仅地皮所需要的钱就是一亿五千万,她还想……”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条龙给打断了:“多少?一亿五千万?你们疯了。”
 
“叔,你听我说,苏梦想打造一个世外跳远般的地方,其主要目的还不是为了给你赎罪。”我说。
 
“不用,我的罪我自己抗着,一亿五千万,没有。”一条龙说。
 
“叔,钱重要还是苏梦重要,还用我说吗?你不用把钱看得太重。”我弱弱的说道。
 
“想要钱也可以,让苏梦亲自打电话给我。”一条龙做出了让步,随后不能我说话,啪嗒一声挂断了电话。
 
嘟……嘟……
 
听着手机里传来嘟嘟的电流声,我撇了撇嘴,心中暗道:“父女两人都够固执,还都这么要面子,一个是父亲,一个女儿,有什么不能坐下来说,非常争个面子。”我摇头不解。
 
稍倾,我走进房间,对着房间里的孩子们微微一笑,然后走到了苏梦面前,趴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一条龙说想要钱的话,让你亲自给他打电话。”
 
“什么?谁让你给他打电话了,既然你打了,那么这件事情交给你搞定,总之,我是绝对不会给那个人打电话的。”苏梦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装出生气的模样对我说道,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我的身上。
 
我一听就傻眼了,乖乖咧,是你要建造一个世外桃园般的福利院,怎么到最后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在我做,而苏梦却像一个甩手掌柜,很是轻松。
 
“这个,苏梦,我在一条龙面前没有分量啊。”我说。
 
“你就说我怀了你的孩子,不就有份量了。”苏梦瞥了我一眼,说道:“总之,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从他手里帮我把钱搞到手,必须做到,不准推辞,好了,你现在可以出去想办法了,不要影响我和孩子们做游戏。”苏梦起身把我推出了房间。
 
“苏梦,你不能这样,你……”
 
砰!
 
我被关到了门外。
 
“我勒个去,老子有什么办法。”我心里暗骂一声,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
 
我垂头丧气的来到芙蓉客馆的一楼大厅,陶小军正坐在沙发上发呆,看起来他心情十分不好。
 
暂时是没有办法搞定一条龙,我准备抽点时间解决一下陶小军的个人问题,于是走到他面前坐下,问:“喂,小军,你到底怎么了?”
 
陶小军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二哥,我可能喜欢上了田亦姝。”
 
“你不嫌弃她做过小姐?”我问。
 
“她是被逼无奈,为了给母亲治病,我佩服她。”陶小军说。
 
“既然你不介意,难道她还看不上你?”我问。
 
“亦姝开始的时候倒是愿意,但是自从我高高兴兴领着她见了一次我师父之后,她就变成了冷冰冰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对我爱搭不理。”陶小军说。
 
“原因在大哥那里?”我明知故问。
 
“嗯,二哥,你帮帮我。”陶小军一脸恳求的看着我说道。
 
“小军,你先别着急,只要你和田亦姝真心相爱,我肯定能劝动大哥,但是你自己要好好想想,到底是不是真爱他,你先不要回答。”我非常认真的对陶小军说道。
 
“二哥,现在不仅仅是师父那里,亦姝也让我以后不要打扰她的生活。”陶小军一脸苦恼的说道。
 
“笨啊,她说不让打扰你就不打扰了?她虐你千百遍,你待她如初恋,明白吗?死缠烂打,脸皮要厚,只要她心里还有你,早晚是你的人。”我虽然也没有多少恋爱经验,但是陶小军看起来还是一个雏,比我还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