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613 614 615 616回我是你的男人

第六百一十三章 我是你的男人
 
华城路中心地带全被赵四海买下了,外围被海河集团偷偷买下,本来宋佳应该是想利用孔志高在这华城路这次改造之中,给赵四海的万鑫集团一记重击,可是没有想到,赵四海背后的力量太过于强大,强大到连孔志高和宋佳之间的关系都清楚,于是孔志高便认怂了,不再敢跟赵四海为敌,现在的情况来看,海河集团应该会慢慢的将四周的地皮出让或者通过中间人卖给万鑫集团。
 
苏梦让我在华城路中心区域给她搞一大块的地皮,还不如杀了我算了,除非赵四海死了,万鑫集团倒掉,然后整个华城路改造项目由宋佳的海河集团接手,也许我还可能从宋佳手里买一块地皮,不过也不可能是中心地带。
 
“怎么办?”我眉头紧锁,看苏梦的样子,那是必须帮她搞定,连我是男人这种都说出来了,是没有退路了。
 
思来想去,我对苏梦说:“想要华城路的地皮也不是没有可能。”
 
“反正你搞定。”苏梦给了我一个白眼,这令我十分的郁闷,后面的话直接硬生生的咽了回去,本来还想强调一下困难,然后表达一下竭尽全力的决心,现在好嘛,苏梦根本就不看过程,只看结果:“难道这就是美女的权力?”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王浩,即便你能搞到华城路的地皮,建一个福利院也需要时间,孩子们不能总住在宾馆,他们需要一个安定的地方,你想办法。”苏梦理所当然的对我说道。
 
“又是我?”我愣了一下,一百三十八个孩子,可不是一个小地方能安置的下。
 
“是男人就别婆婆妈妈,今天六点之前,帮我想好怎么安置他们。”苏梦非常不讲理的说道。
 
“六点之前!”我惊呼了一声,一脸吃惊的表情。
 
“陪我去河边走走。”苏梦已经转移了话题。
 
我心里已经郁闷到了极点,不过现在想想,苏梦能这样对我提一些无理的要求,恰恰从另一方面说明我是她最亲近的人,因为只有对最亲的亲人,才可能提这种要求,不过当时我却感觉头大如斗,一百三十八名小孩,至少需要一个大地方才能安置。
 
来到大沽河畔,夏蝉的嘶鸣声,让我的心情更加的烦躁,但是苏梦却好像一点压力都没有,在河边绿荫下走了一小会,扭头对我说道:“我们去游泳吧?”
 
“呃?游泳?”我愣了一下。
 
“走了!”苏梦不由分手的拉着我去了大沽河畔的一家游泳馆,这家游泳馆在江城很有名,直接跟大沽河的水相通,水质经过了杀毒处理,每到夏日,这里总会有大批人游泳纳凉。
 
我其实并不想游泳,心里一直装着一百三十八名孩子的事情,那有心思游泳,再说了,我本来就不是太聪明,每干一件事情,必须集中自己的全部精力,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理睬别的事情。
 
此时此刻,我脑子里只有孩子的事情,像个木乃伊似的被苏梦拽进了游泳馆,她买了泳衣,我木纳的换上,苏梦的身材很好,穿上泳衣更加的漂亮,但是我却没有看一眼,一直目光愣愣的,眉头紧锁,呆呆的坐在游泳池边上的躺椅上,心里思考着那里可以暂时安置下一百三十八名孩子。
 
苏梦在游泳池里游得很欢快,并且以她的容貌和身体,身边立刻吸引了不少男子,不过只有几个人上来搭讪,可惜搭讪之人,不是被苏梦无视,就是被陶小军给赶走了。
 
“喂,二哥,你呆呆的坐着想什么呢?苏梦的魅力太大了,看看周围的男人,恨不得用目光把她的泳衣扒掉。”陶小军拿了几瓶汽水走了过来,递给我一瓶说道。
 
“呃?哦!”我接过汽水,仅仅发出一个哦的声音,然后眉头紧锁答非所问的对陶小军说道:“小军,你说那里能住下一百三十八名孩子?”
 
“二哥,你为这样担心啊,那还不容易,棉纺三厂的废弃车间,想住几百人都行。”陶小军说。
 
听了陶小军的话,我猛然瞪大了眼睛,扭头朝他看去,大喝一声:”对啊,棉纺三厂的废弃车间,改造一下,绝对能住下,并且还很宽敞,哈哈……”问题被陶小军的一句话给解决了,我放肆的大笑起来,引来游泳馆无数人异样的目光,可惜我根本不在乎。
 
陶小军立刻离我远了一点,一脸不认识我的表情。
 
问题解决了,我心情大好,站起身来,对陶小军说了一声:“游泳去!”说完,便跳进了泳池,至于陶小军一脸懵逼的表情,我视而不见。
 
下水之后,我才发现苏梦穿了一件三点式的黑色泳衣,看起来非常的性感,于是我马上朝着她游了过去,游到苏梦面前之后,我突然在水里伸手搂住了她的腰。
 
苏梦瞪了我一眼,用手狠狠的掐了一下我肚皮上的软肉,痛得我立刻松了手。
 
“不发呆了?”她问。
 
“嘿嘿,孩子住的地方解决了。”我得意洋洋的说道。
 
“嗯,不错。”苏梦的表情很平淡。
 
“啊!苏梦,我帮你解决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就不感动,你就能表扬一下我?”我眨了一下眼睛,开口对她说道。
 
“不是应该的吗?”苏梦给了我一个白眼,反问道。
 
“应该!”我愣住了,随后心里一想,说:“对对对,应该,你本来就是我媳妇嘛,媳妇,来,让老公亲一个。”说着我朝着苏梦扑去。
 
苏梦在水里像一条小鱼,双手划水躲开了,扭头朝我咯咯一笑,说:“不怕死的话,就来追我。”
 
“媳妇,我来了。”我自认为水性不错,一定可以追上苏梦,但是之后的十几分钟,我知道自己错了,苏梦的游泳技术明显比我强很多,体力好像也比我好,我快速游了十几分钟,已经气喘吁吁,对前方三米外的苏梦说:“媳妇,我不行了,脚抽筋了,快来扶我一下。”
 
“呵呵!”苏梦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这种招太老土了。”
 
“真抽筋了。”我嚷道,随后身体开始往水里沉。
 
“真抽了也没事,这里有救生员,大不了你多喝几口水好了,对了,有件事情告诉你。”苏梦说。
 
“什么事?”我问。
 
“游泳池里屎液特别多。”苏梦笑着说道:“你想喝就喝吧。”
 
“苏梦,你……我一定抓住你。”装不下去了,只好大叫一声,继续朝着苏梦追去,又过了几分钟,我彻底投降了,体力下降严重,再游下去,搞不好真会喝几个水,想想都恶心。
 
呼哧!呼哧……
 
我上了岸,坐在躺椅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
 
稍倾,苏梦也上来了,在游泳池所有男人的注视之下,走到了我的面前,一边用毛巾擦着身上的水珠,一边对我询问道:“王浩,你想把孩子们安排在那里啊?”
 
“哼!”我冷哼了一声,不搭理她,刚才本来想在水里追上苏梦,然后占点便宜,现实却是我根本连她的汗毛都没有碰到。
 
“小心眼,还生气了,给你十秒钟的生气时间,十、九、八……”苏梦喊起了数字。
 
“太欺负人了吧,生气就给十秒钟。”我实在被苏梦给气得不行,瞪着她说道。
 
“还是不是男人,说,把孩子安排在那里?”苏梦问。
 
“东城区有一个棉纺三厂,倒闭了,但是地皮没有卖,里边有一个废弃的车间,别说一百多人,就是几百人也能住得下,现在棉纺三厂应该属于国资委,我找孔志高帮忙……”
 
本来想在苏梦面前炫耀一下自己在江城的能量,但是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她打断了:“你处理好就行了,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搞定。”
 
“啊,一个星期啊,装修的时间都不够,至少一个月。”我说。
 
“半个月,不能再多了。”苏梦说:“不用装修的太好,反正是临时住所。”
 
“苏梦,你要想清楚,肯定要装修好,即便能搞到华城路的地皮,建造和装修至少要大半年时间,再加上周围的配套,搞不好一年时间才能住进去。”我对苏梦提醒道。
 
她思考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说:“好吧,给你二十天的时间,把棉纺三厂的车间搞定,并且装修好。”
 
“好吧!谁让我是你男人呢。”我点了点头说。
 
“别光占口头上的便宜啊。”苏梦给我了一个白眼。
 
“嘿嘿!”我嘿嘿一笑,还真不敢跟她真刀实枪的来一下,真发生了关系,以苏梦的性格,我和李洁、邓思萱以后就别来往了,如果偷偷来往的话,搞不好最后弄出什么悲剧,所以在没有把事情彻底解决之前,我是真不敢碰苏梦,也只能过过嘴瘾。
 
下午四点钟,我、苏梦和陶小军离开了游泳馆,回到了芙蓉宾馆,不过没过多久,我带着陶小军就离开了,因为刚才电话里约了孔志高吃晚饭,商谈他找靠山的事情,顺便让他解决棉纺三厂废弃车间的问题,如果有可能的话,我都想把那块地皮给买下来。
 
最近有事,这几天更新可能会有点波动!
第六百一十四章 分道扬镳
 
 +A -A 时间:03-14 02:23 字数:3046
我和孔志高约在河西高新区的海豚大酒店,那是海河集团的产业,安全性和隐秘性可以保障。我和陶小军来的时候,孔志高已经在海豚大酒店中餐厅最豪华的一个包厢里等着了。
 
陶小军没跟进去,他坐在大厅里吃,我独自一人走进了包厢,打开包厢门的一瞬间,我有点发愣,因为包厢里除了孔志高之外,他旁边还坐着一个女人,两人正在亲密的聊天。
 
“宋佳,你回来了。”大约几秒钟之后,我才反应过来,惊呼了一声。
 
“王浩,你来了,就等你了,快坐,服务员上菜。”宋佳对我露出一个微笑,然后招呼服务员上菜。
 
“是,宋总。”服务员马上躬身说道,同时急步离开了包厢。
 
我坐下之后,盯着宋佳看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问。
 
“今天刚到,本来想跟我爸单独吃个饭,没想到你的电话就打来了。”宋佳说。
 
“看来我来得真不是时候,打扰到你们了。”我一脸歉意的说道。
 
“没有,你来的正好,我正好也有事情找你。”宋佳说。
 
吱呀!包厢的门开了,几名漂亮的服务员端着盘子走了进来,很快便摆满了一桌子菜。
 
服务员离开之后,我们开始边聊边吃起来。
 
“王浩,昨天我跟赵四海见过一面。”孔志高看了我一眼,开口说道。
 
“呃?”我的表情一愣,孔志高竟然跟赵四海见面了:“看来八成是达成了和解,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叫自己的女儿宋佳回来。”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我们两人的事情基本上已经说开了,其实呢,赵四海一直在追查到底是谁在搞他们赵家,我撇清了关系。”孔志高今天还算是诚恳,他说的这几句话还算可信,因为我早就知道赵四海想追查什么事情,并不是孔志高和宋佳之间的关系以及孔志高贪污的证据,而是背后想要整他们赵家的人,我只是一直没有告诉孔志高而已。
 
“恭喜孔市长少了一个敌人。”我阴阳怪气的说道,前段时间,他和赵四海斗,我可是急先锋,现在他们两人合解了,不过间接等于把我给卖了嘛,不生气就怪了,我又不是圣人。
 
“王浩,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孔志高脸皮够厚,说这话的时候,一点愧疚的表情都没有。
 
“这么说,孔市长连郑国的事情都不想管了?”我问。
 
“呵呵!”孔志高呵呵一笑,说:“远水解不了近渴,我只要在本省的官场混一天,就不能吃里爬外,不然的话,后果很严重。”
 
“孔市长也不想再进半步或者一步了?”我说:“想要对付赵四海的南方势力可是有一个承诺,只要你搞定郑国的话,就可以让你在退休前再进半步。”我抛出了一个诱饵,孔志高对权力的欲/望很大。
 
“呵呵!”万万没有想到,孔志高再次呵呵一笑,并没有太大的反应:“王浩,你前几天好像跟我说过,神仙打架,能躲多远躲多远,现在这句话,我奉还给你,别再掺和了。”孔志高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的眉头微皱,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妈蛋,不会赵四海背后的力量意识到了危机,然后把孔志高拉上了船吧?”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不然的话,孔志高为什么对于我抛出去的诱饵不屑一顾呢?
 
“孔市长,我也不想掺和啊,现在是赵四海追着我打,我有什么办法?”我装出一脸苦涩的对孔志高说道。
 
“王浩,昨天我跟赵四海谈完事情之后,也顺便提了一下你,赵四海说了,只要你给他端茶道歉,单膝跪地自抽一百记耳光,再说一百记对不起,他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跟你一般见识了。”孔志高盯着我说道。
 
从他的话里,我听出了完全站在赵四海那边的味道,估摸着自己心里的猜测八/九不离十,赵四海背后的势力把孔志高给拉上了船,不然的话,他绝对不会在我面前说出这种话。
 
“端茶道歉,单膝跪地自抽耳光,呵呵,谢谢孔市长的好意,可惜我王浩虽然是一个小屌丝,但是还是有一点底线,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其他的人,想让我下跪,除非我死了。”我呵呵一笑,斩钉截铁的说道。
 
“王浩,单膝跪地又不是双膝,不一样的,再说了又不少一块肉,别硬抗了,你再抗下去,就是以卵击石,明白吗?”孔志高一脸严肃的对我说道,可能因为我刚才呵呵一笑,让他有点生气。
 
“好了,先吃菜,我们边吃边聊,菜都凉了。”估摸着宋佳看到气氛有点紧张,立刻插嘴说道。
 
我没有再说话,吃了几口菜,然后站了起来,说:“孔市长,本来还想跟你说说南边的事情,既然你已有决定,那我就跟对方回个话,告辞了。”
 
“王浩,你等等!”宋佳拽住了我的衣服,然后看了孔志高一眼,随后说:“我送送你吧!”
 
我很想拒绝,不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宋佳送我来到海豚大酒店的门口,说:“王浩,你也别怪我爸,我对于全省的官场来说,也就是一个小人物,身不由己啊。”
 
“我明白,不怪他,只希望有些事情他别做的太绝,把什么话都说出去,这场争斗不到最后一刻,还指不定谁赢谁输。”我表情严肃的对宋佳说道,想通过她的嘴警告一下孔志高,毕竟他知道的事情不少。
 
“这一点你放心,我爸不是小孩,也不是真心投靠对方,只是被逼的没有办法,只能虚与蛇委,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他都烂在肚子里,这一点我可以保证。”宋佳非常认真的回答道。
 
我点了点头,因为孔志高是老狐狸,他不可能做事不留一点退路,万一真把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不说的别的,即便南燕和北影后面的势力都没有把601军工厂的事情扒出来,那么也可以通过别的途径将孔志高给弄死,他们有这个势力,孔志高应该心里也明白这一点。
 
“那就好,我走了。”我准备带着陶小军离开,至于棉纺三厂的事情,再想别的办法,只要有钱,什么都好说。
 
“王浩,等等,还有一件事情想跟你说一下。”宋佳再一次叫住了我。
 
“什么事?”我问。
 
“华城路那栋二层小楼是否可以转到海河集团名下?”宋佳一脸歉意的对我说道。
 
我心里这个气啊,妈蛋,当时为了对付赵四海,让我出面买下这栋小楼,现在好了嘛,跟赵四海讲和了,又要让我把房还回去,什么好事都他们占了,我却当了恶人。
 
可能看到我表情很差,宋佳再一次说道:“王浩,知道这样的要求对你来说有点不分平,这样吧,我私人给你一千万当做补偿,你给我一个面子,行吗?”
 
我看了宋佳一眼,本来觉得跟她也算是出生入死的朋友,但是现在看来真是太自作多情了,宋佳和苏梦绝对是两种人,她不愧是孔志高的女儿,太自私了,一切都以自己的利益为中心,可以牺牲任何东西。
 
思考了片刻,如果不同意的话,可能彻底得罪孔志高,于是想了想,说:“一千万我不需要,不过还希望宋总帮我一个小忙。”我把宋佳的称呼改成了宋总,从此之后,我不会再当她是朋友,仅仅是一个可以相互利用的人而已。
 
宋佳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嘴里叹息了一声,说:“王浩,你说吧,我能帮什么忙?”
 
“我看上了东城区棉纺三厂的地皮,你帮我拿到手。”我对宋佳说道。
 
“东城棉纺三厂的地皮,那属于国资委,太便宜的话,会给人口实,算了,我想想办法。”宋佳说。
 
“谢谢!”我说了一声谢谢,转身带着陶小军准备离开。
 
“王浩,等等,最后一个问题。”宋佳说。
 
我没有说话,用疑惑的目光朝着她看去,那意思是说,你问吧。
 
“棉纺三厂的厂区地皮很大,你买来做什么?还有你有那么钱吗?”宋佳问。
 
她的话一出口,我就明白了什么意思,心里对她的印象彻底降到了冰点,果然不愧是孔志高的女儿,什么都讲钱,宋佳的意思很明显,怕我没有钱买不起那块地皮,让她帮忙好像让她拿棉纺三厂的地皮换华城路那块小地皮似的。
 
“华城路的地皮明天叫你的人来找我,我去国土局过户,至于棉纺三厂的地皮,我只需要你说服国资委出售,至于多少钱,不用为我省。”我冷冷的对宋佳说道。
 
“王浩,你别误会。”她说。
 
“呵呵!”我呵呵一笑,一言未发,转身带着陶小军离开了,至此算是彻底跟孔志高分道扬镳了。
 
不过他的把柄还握在我的手里,表面上还不能撕破皮,指不定什么时候还能用得上他,即便孔志高不想帮忙,到时候就别怪我用手里的把柄威胁他,虽然威力会大打折扣,但是把他从市长的位置上拉下来,绰绰有余。
第六百一十六章 最大绊脚石
 
 +A -A 时间:03-14 03:51 字数:3500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生闷气,妈蛋,本来还对孔志高抱有一点希望,如果他能搞定郑国的话,那么也许还有机会让赵家灰飞烟灭,现在好嘛,真接变成了跟赵四海坐一条船的人,我却成了一个局外人。
 
“二哥,怎么了?”陶小军一边开车一边对我询问道。
 
“彻底跟孔志高分道扬镳了,看来这些老狐狸没一个靠得住,以后还要靠咱们自己人。”我感慨的说道。
 
“二哥,说到咱们自己人,前嫂子李洁不就是当官的,我以为啊,你有能力的话,还是把她搞到高位,对我们更有利,你看,当时你们两人闹僵了,人家不是该帮还是帮,不像其他人,都他妈是白眼狼。”陶小军说。
 
我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想了想,他的话还真没错,跟李洁闹僵了那段时间,让她办的事情都没有推辞:“唉,看来还是要想办法将李洁给弄到东城区区长或者区委书/记的位置上。”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不过现在孔志高是指望不上了,手里的把柄要在关键的时候用,并且效果大不如前,因为上面的人早已经私下里知道了这件事情,只是一直没有点破,即便我给点破了,可能将面临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而不仅仅是孔志高一个人的压力,也许证据交到省纪委的手里,也会不了了之。
 
我坐在车上沉思了起来,最好的果就是斗倒赵四海,顺便灭了姚二麻子,同时将李洁从市农业局调出来,直接变成东城区区长或者区委书/记,然后我在东城区就可以大干一场了。
 
到时候,仍然可以跟海河集团合作,利用天运号开设大型移动赌场,控制整个江城的赌博业,那可真是一本万利的生意,有了钱可以继续发展,就会形成良性循环,最终将江城的黑暗势力统一,完全最原始的资本积累,到了那个时候,估摸着顾芊儿应该就毕业了,正好回来帮我搞金融公司,让钱生钱,像世界金融大鳄索罗斯等人一样,狙击全世界的金融市场,那里有肉就去那里咬上一口,咬一口就是几十亿甚至于上百亿美元。
 
这是我长远的发展计划,不过路要一步一步的走,发展道路上的第一块大绊脚石赵四海,必须尽快除掉,但是又不能引起他背后势力的怀疑,还要从中为自己牟利,实在太有难度了。
 
郑国这条路走不通,赵四海明面上又不能动,思来想去,好像只有从他前妻身上打主意了,赵四海的女儿赵蓉和袁雨灵是好朋友,并且还想让袁雨灵带她回国找赵四海,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不过对于袁雨灵全家来说却是一个灾难,绝对会引来无穷尽的麻烦,甚至于威胁到生命。
 
“麻烦啊!”稍倾,我叹息了一声,对陶小军说:“先不回芙蓉宾馆,去八十年代酒吧喝几杯。”
 
“好!”陶小军应了一声。
 
我想了想,既然孔志高已经投靠了赵四海背后的势力,那么要尽快通知赵雯,于是我掏出手机拨通了她的电话:“喂,赵雯,告诉你一件事情,孔志高在赵四海背后势力的威逼利用之下,已经上了对方的贼船。”我开门见山的对赵雯说道。
 
“啊!王浩,你怎么办事的,郑国的事情是不是已经告诉孔志高了,你知不知道郑国这条线索我们费了多少资源才查找到,现在可好全被你给毁了。”赵雯瞬间大怒,对我训斥道。
 
我将手机离耳朵远了一下,扣了扣耳屎,等她吼完之后,这才对着手机说道:“赵雯,孔志高没有那么蠢,他就是墙头草,在胜负没有分出来之前,他什么都不会说,不过在年底之前,最终赵四海背后的势力赢了的话,那他肯定把知道的事情都说出去,现在我们还有机会。”
 
“你怎么知道?”赵雯气呼呼的问道。
 
我心里一阵郁闷,她还真是一个傻白甜,并且是一个不太可爱的傻白甜,于是只好耐着性子跟她解释了足足十分钟,她才算接受了孔志高暂时不会把郑国的事情说出去这个结论。
 
“王浩,我会马上把江城的事情报告给燕姐,你等着被处罚吧。”赵雯冷冷的说道。
 
“喂,处罚我,搞错没有,我有什么错。”我嚷道,心里本来就有气,还要受赵雯这个傻白甜的气,我有点控制不住心里的怒火。
 
“嚷什么,你在没有确定孔志高是否可靠之前,就把郑国的事情说了,还不是大错吗?”赵雯大声说道。
 
“算了,你跟你说了,爱咋咋地。”我嚷了一声,随后挂断了电话,心里念叨了一句:“靠,惹火了老子,老子还不伺候了。”
 
当天晚上,我在八十年代酒吧喝得酩酊大醉,心情不好特别容易喝醉,彻底喝断片了,等醒来的时候,发现躺在自己床上,顾芊儿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趴在床上睡得正香。
 
感觉口干舌燥,我看到床头桌上有一瓶冷水,估摸着是顾芊儿为我准备的,心里一阵感激,拿起来一口气喝光了,这才感觉舒服点。
 
“应该是陶小军把我送回来,芊儿照顾了我一个晚上。”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一点都不记得了。
 
顾芊儿睡得很香,我不忍心打扰她,于是赤着脚下了床,小心翼翼的将趴在床边的顾芊儿抱了起来,可惜我刚刚要将她放到床上睡,她便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吓了我一大跳:“叔,你醒了?”顾芊儿说。
 
“嗯,你快睡吧,本来想抱你到床上睡,没想到一碰你,你就醒了,都怪叔不好,把你弄醒了。”我一脸歉意的说道。
 
“叔,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吗?”顾芊儿盯着我说道。
 
“什么事?”我问,同时心里意识到了一点问题,立刻对顾芊儿问道:“芊儿,昨晚叔喝醉了,没乱说话吧?”
 
“没!”顾芊儿的目光一愣,随后马上摇了摇头。
 
她毕竟还是太嫩了,从她的目光里我知道昨天晚上肯定说了很多话,搞不好什么秘密都讲了出来:“唉,真是喝酒误事啊。”我心里暗叹一声。
 
“叔,你先答应我。”顾芊儿在我怀里盯着我问道。
 
我发现此时我们两人的姿势有点暧昧,于是马上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说:“芊儿,到底什么事,还要叔先答应你。”
 
“快点答应嘛!”顾芊儿使出了撒娇的招式,我想了想,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于是最终点了点头,说:“好,我答应你,说吧,到底什么事,还这么神秘。”
 
“叔,以后不准你再喝醉了,既然你答应了,就要遵守一个男子汉承诺,如果你不遵守承诺的话,我以后可以也不会遵守承诺。”顾芊儿盯着我十分认真的说道。
 
“芊儿,有时候……”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顾芊儿给打断了,她说:“叔,男子大丈夫,一诺千金,别让我对你失望。”
 
“我……”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直接被顾芊儿给逼到了死角,于是只好点了点头,说:“好,我以后尽量不喝醉。”
 
“不是尽量,是必须。”顾芊儿强调道。
 
“好,必须!”我说。
 
顾芊儿点了点头,算是放过了我。
 
“对了,你不是应该在芙蓉宾馆帮着照顾小孩吗?”我问。
 
“李家俊打电话给我,说你和小军叔都喝醉了,然后我就带着宁勇师傅回来了,我和家俊扶着你,宁勇师傅扶着小军叔,才把你们两人弄回来。”顾芊儿讲了一下昨天晚上的情况。
 
“啊,小军也喝醉了?”我有点吃惊。
 
“嗯!”顾芊儿点了点头,说:“现在应该还在我房间里睡觉吧,李家俊一直在照顾小军叔。”
 
“我去看看他,你快睡觉吧。”我准备走出房间。
 
“叔给我讲个故事,不然我睡不着。”顾芊儿撒娇的说道,本来我想拒绝,但是想到她照顾了自己一个晚上,于是便点了点头。
 
顾芊儿躺在床上,我思来想去讲了一个网上的段子,可惜刚刚讲了一半,她便醒了过去,看起来昨天晚上照顾我真是累坏了。
 
“叔,一定会把你培养成才,不让任何人伤害你。”我看着熟睡的顾芊儿,在心里暗暗想道。
 
走出房间之后,我看到宁勇正在客厅里站桩,跟他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去卫生间洗漱,等我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陶小军已经坐在了客厅里。
 
“小军,昨晚你也喝醉了?”我盯着他问道。
 
“好像是,想不起来了。”他说。
 
一听他这样说,不用再问了,肯定也跟自己一样,酩酊大醉,喝断片了。
 
我昨天是因为赵四海的事情愁的喝醉了,陶小军也喝醉了,看来他心里也藏着事情啊。
 
“小军,你心里有事?”我眨了一下眼睛,坐在他面前,开口询问道。
 
“没有!”陶小军脸色一红,马上摇了摇头。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陶小军脸红,心里越发的肯定他有事,很可能还是感情方面的事情。
 
“我去洗个澡。”陶小军起身朝着卫生间走去。
 
我思考了片刻,朝着宁勇看了一眼,虽然他是陶小军的师哥,但是肯定不会知道陶小军的私生,于是我掏出手机,拨打了狗子的电话。
 
“喂,二哥,找我有事?”狗子的声音有点迷糊,应该还没有起床。
 
“小军是不是爱上那个姑娘了?”我问。
 
“二哥,这事你知道了?”狗子说。
 
“对,我知道了,你再跟我讲讲。”我顺着狗子的话说道。
 
“小军喜欢上了牡丹……”狗子话没说完,我立刻问道:“牡丹是谁?”
 
“夏菲手里的头牌。”狗子回答道。
 
我终于想起来了,夏菲手里现在有三张头牌,听说每人的过夜费已经高达一万以上,并且还有价无市,很受男人的欢迎。
 
“你继续说。”我说。
 
“小军跟牡丹做过几次,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上了,就想娶牡丹,二哥,你也知道,小军从小在韩师父家长大,韩师父就等于小军的父亲,小军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韩师父,结果韩师父不同意,并且还训了他一顿。”狗子说。
 
“什么时候的事?”我问。
 
“二哥,当时你还在杭州呢。”
 
“这样啊!”我说了一声,心里暗道:“一个妓/女,大哥能同意就怪了,怎么说大哥祖上是有身份之人,武将出身,也算是官宦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