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610 611 612回我不碰你

第六百一十章 我不碰你
 
 +A -A 时间:03-12 22:05 字数:3500
本来以为赵建国坐牢了,赵家没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了,对付赵四海和万鑫集团易如反掌,万万没有想到,赵家背后还有一股庞大的力量,这股力量就像是一张大网,把整个L省给网了起来,在下面小打小闹还行,如果谁敢触动大网的利益,那么将瞬间被碾为齑粉。
 
这张大网看似强大无比,实则也不是无懈可击,只要击溃其一点,就可以使其瞬间瓦解,而这一点就是赵家,特别是赵四海或者他的前妻。
 
可是想要对付赵四海,他身后的大网就马上会做出反应,本来黑八已经控制在孔志高的手里,以孔志高的手段,黑八早晚会把赵四海咬出来,到时候赵四海就会被秘密控制,哼哼,只要赵四海被控制了,现在想来,即便不传出任何消息,他背后的大网肯定也会做出反应,甚至于让赵四海悄无声息的死在公安局里,就像黑八一样。
 
可惜,这一切都是假设,对方根本不会让任何人碰赵四海,孔志高已经被警告,我现在也许在对方眼里根本就是一只蚂蚁般的小人物,没有放在眼里,所以还能在江城待下去,只不过时时刻刻被赵四海盯着,我寝食难安,特别是发生了顾芊儿被绑架的事情,更加让我紧张。
 
苏梦要回来了,如果苏梦也受到赵四海的威胁怎么办?我心里感觉到一阵无助般的抓狂。
 
明明知道敌人想要你的命,但是你还奈何不了对方,这种感觉能让我疯掉。
 
稍倾,我把这些烦恼的事情甩到了脑后,掏出手机给宋佳打了一个电话,孔志高为了宋佳的安全,前段时间已经安排宋佳离开了江城,不过我们两人私下里一直有联系。
 
铃声响了五下,电话另一端传来了宋佳的声音:“喂,王浩,找我什么事?”
 
“借我三辆大巴车用一下。”我开门见山的说道。
 
“大巴车?”她问。
 
“对!”我点了点头。
 
“你做什么?还要借三辆?”宋佳的声音充满了疑惑:“还以为你打样电话给我,要说我爸退出跟赵四海争斗的事情。”
 
“你爸没错,对方势力太过于庞大,他只能自保,我不怪他。”我说。
 
“你能这样想最好,不过实在太气人了,明明知道是赵四海在搞事,可是堂堂一市之长竟然不敢动他。”宋佳气愤的说道。
 
“赵四海身后的势力很大,算了,这件事情,等你回来,我们再详谈,现在先借我三辆大巴车,我要去机场接人。”我说。
 
“接什么人,需要三辆大巴车?”宋佳问。
 
“一百三十八名孤儿。”我并没有提苏梦,其实我和宋佳之间并没有什么暧昧关系,但是总觉得还是不要在她面前提别的女人为好。
 
“王浩,你又要收养孤儿?算我一份,我也想做一点善事,算是替自己和我爸积点德。”宋佳说道。
 
“好,那就先借我三辆大巴车。”我说。
 
“好,一会你给海河集团的钱副总打电话,他会安排。”宋佳说道,随后给了我钱副总的手机号码。
 
跟宋佳结束通话之后,我带着陶小军朝着机场驶去,路上联系了钱副总,我让他叫人把三辆大巴车直接开到机场,并且要了一名带头司机的手机号。
 
眼看着要到机场了,不过离五点十分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眉头紧锁,暗暗为苏梦的安全担心,思来想去,觉得要给一条龙打声招呼,于是拿出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
 
“喂,王浩,找我什么事?”一条龙的声音仍然阴森。
 
“叔,苏梦今天下午五点十分回江城,你知道吧?”我问。
 
“对,我派去保护她的人已经告诉我了,你是怎么知道的?苏梦给你打电话了?”一条龙问。
 
“嗯,她让我来接机。”我说。
 
“哦!”一条龙应了一声,说:“有事就说吧。”
 
“叔,我有点担心苏梦的安全。”我实话实说:“大岭山的事情,叔你听说过了吧?”
 
“嗯,大风刮下去,呵呵,真有意思,难道跟你有关?”一条龙问。
 
“赵四海绑了我的人,逼着我跳涯,最终没有想到他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我没有跟一条龙说详细的情况,只是特别强调道:“叔,赵四海已经疯了,他肯定知道我和苏梦的关系,怕他对苏梦不利。”
 
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王浩,苏梦从小特别有主意,她不可能听我的话,你先试着劝劝她,我会再叫几个人,一天二十四小时保护她的安全。”一条龙冷冷说道。
 
“我会尽力劝她,但是一般不会有用。”我说。
 
“王浩,事情是你惹的,尽快处理干净,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一个月还处理不好赵四海的事情,你就马上给我离开江城,我惹不起赵四海,为了苏梦只能拿你开刀。”一条龙虽然阴险,但是也算是一条汉子,把话都说在明面上。
 
“好吧,一个月之内,我处理不好赵四海的事情,就离开江城。”我答应了。
 
因为我自己也十分的抓狂和烦躁,天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还不如换个地方重新开始。
 
来到机场,我在出口等苏梦,让陶小军打大巴司机的手机,去跟大巴车司机汇合。
 
五点半,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苏梦的电话,我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苏梦,出来了吗?”我问。
 
“嗯,马上出来了,大巴车准备好了吗?”她说。
 
“准备好了,三辆大巴车,足够坐二百人。”我回答道。
 
“谢谢!”
 
“咱俩的关系还这么客气,想好把这些孩子安排在那里吗?”我问。
 
“准备先在旅馆住几天。”苏梦说。
 
我正在手机里跟她聊着,便看到了她的身影,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浅晓色牛仔裤,脚上一双白色运动鞋,头上戴着一项红色的帽子,再着她后边一片,密密麻麻一片红色的帽子,大大小小的孩子一大群。
 
我急忙带着陶小军和三名大巴车司机迎了过去,让陶小军带着三名大巴车司机招呼孩子们上车,我则直接走到了苏梦面前,一脸深情的盯着她。
 
苏梦的皮肤晒成了健康的小麦色,她的精神很好,很温柔的跟孩子指挥着孩子们上车,专注于做事,把我给凉在一边,让我心里有点吃醋。
 
孩子们终于上车了,我上前一步,想要抱抱她,可惜被苏梦躲开。
 
“苏梦,你一声不吭的就走了,知道我有多担心吗?快点给我一个拥抱补偿一下。”我对她说道。
 
“李洁和邓思萱以及孩子的事情处理好了吗?如果处理好了的话,别说抱我,就算跟你同居我也同意,如果没有处理好的话,对不起,王浩,我这个人就是这么固执,要么你整个人属于我,要么我们只能当普通朋友。”苏梦盯着我说道。
 
“我……没处理好。”我像一个泄气的皮球,耷拉了下脑袋,苏梦的性格我很清楚,她的爱像火山,但是同样眼里不容沙子,不会妥协,更不会做出让步,就像她说的,我想拥有她的话,就必须只有她一个女人,不能再跟李洁和邓思萱两人有任何的瓜葛。
 
可以面对悍匪一丝不惧开枪杀人的苏梦,如果婚后发现我欺骗她,还跟李洁和邓思萱有联系的话,她真可能在有了孩子之后,阉割了我,不像李洁,最多嘴上说说,真要动手,根本就不敢,而苏梦不会说,她却敢做,所以在她面前,我真是不敢撒谎,更不敢忽悠她,因为即便真得把她忽悠上/床,然后忽悠着结婚,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一个悲剧。
 
最终我尴尬的收回了手,看着美丽动人的苏梦,却不敢有一点异动,想要牵一下她的小手,都被她躲开了,这让我心里非常的郁闷。
 
当天晚上,本来还想着跟苏梦单独吃个饭,可惜她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给了一百多个孩子,根本没有功夫搭理我。
 
我帮着她把孩子们安顿到宾馆,洗澡吃饭然后睡觉,一直忙活到晚上十点多钟,这才有一点时间跟她单独相处。
 
宾馆的房间里,苏梦刚洗完澡,穿着一件丝绸的吊带睡衣,正坐在床上整理着头发,还一边打着哈欠,看起来又累又困。
 
我的目光不经意的看着她露在外边的大腿,有一种蠢蠢欲动的欲/望:“苏梦,今晚我可以留下吗?你这么喜欢孩子,我们两个生一个吧。”我试探着问道。
 
“可以啊!”苏梦瞥了我一眼说道。
 
“真的吗?”我有点兴趣,说实话,这几天被顾芊儿给勾起了欲/火,但是我又不能进入顾芊儿的身体,狠狠的要她,所以体内总感觉有一股邪火潜伏着,非常的难受,看到苏梦的一瞬间,这股邪火越发的旺盛,特别是眼前的情景,香肩、美腿、昏暗的灯光、房间里充满荷尔蒙的气息。
 
“碰我之后,不准再跟李洁和邓思萱有任何来往,至于孩子,你可以一星期去看他一次,不过要在我的陪同之下。”苏梦盯着我说道。
 
“我……”我真想先答应,今晚把苏梦上了再说,我们已经认识快两年了,仅仅有过一次亲密接触,当时我还喝得烂醉如泥,到底有没有跟她做过,根本记不清楚,总觉得肯定没有做过,那种烂醉如泥的状态,难道还能做运动?好像不太可能。
 
“想好了,你知道我的性格,不想要欺骗,在感情方面更不会妥协,虽然你是我看得上的男人,但是如果不能完全属于我一个人,我宁愿不要。”苏梦非常认真的对我说道。
 
我眨着眼睛看着她,没有说话。
 
房间里出现了片刻的寂静,大约过了一分钟之后,苏梦叹息了一声,说道:“我累了,你先回去吧,明天过来叫几个人过来帮我照顾孩子,我们去开福利院的地方,对了,手续你帮我办好。”她倒是一点都不跟我客气。
 
“我今晚想搂着你睡。”我说,根本不想走。
 
“我刚才说的话还不够明白吗?”苏梦问。
 
“我不碰你,就搂着你睡。”我说,不过说完就后悔了,妈蛋,这完全是找虐啊。
 
苏梦眨了一下眼睛,吃惊的问道:“你确定,别想着趁我睡着了占便宜,因为只要碰了我,你知道后果。”
 
“我确定。”鬼使神差的我点了点头。
 
“上来吧,好困!”苏梦躺在床上,准备关灯。
 
第六百一十一章 我不是故意的
 
 +A -A 时间:03-13 00:54 字数:3500
我急忙去洗了一个澡,围着浴巾出来的时候,苏梦已经睡着了,好像在做梦,眉黛微皱,我忍不住轻轻的吻了一下她微皱的眉黛,然后关灯,慢慢的躺下,然后轻轻的伸手将她搂进了怀里。
 
手搂她的时候,因为处于黑暗之中,没有掌控好位置,正放在她的胸脯上,苏梦没有穿内衣,我发现女人穿睡裙的时候,都不家穿内衣,想来应该是内衣勒得很不舒服。
 
苏梦的胸脯很坚挺,隔着丝绸睡裙,我感觉到了掌心里传来惊人的弹性,比李洁的还有弹性,并且掌心处还有一个凸起的小豆豆,撩拨的我的欲/望瞬间爆棚。
 
“要不要轻轻抓一下,感觉一定很好。”一个大胆的想法从我心里冒了出来,看着熟睡的苏梦,我想要抓一下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不过我心里知道,抓下去的话,接下来基本上会被苏梦给赶出去,搞不好连衣服都不会让我拿,直接穿着内裤被赶出酒店的房间。
 
抓?还是不抓?一时之间,我犹豫不决。大约一分钟之后,苏梦可能感觉不舒服,转动了一下身体,从平睡变成了侧睡,她的身体一动,吓得我以为她要醒了,马上把手从她的胸脯上拿开了。
 
苏梦后背对着我,蜷缩着身体处于熟睡之中,并没有苏醒,我暗道一声好险,同时呼出胸中的一口浊气,不敢再有越轨之举。
 
稍倾,我轻轻的将胸膛靠在苏梦的后背上,小腹靠在她的翘起的臀部,这一次并没有将手搭在她的身上,脸对着她的后脑勺,轻柔的说了一声:“晚安!”随后闭上了眼睛。
 
安顿一百多个孩子,忙了几个小时,我也累了,于是没过多久,便睡了过去,这一觉睡得很香,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被一声愤怒的暴喝声吵醒了。
 
“王浩!”耳边好像传来苏梦暴怒的声音。
 
我慢慢的睁开眼睛,脑袋还处于半沉睡状态,发现天色已亮:“干嘛?”我迷迷糊糊的说道。
 
“你说干嘛!”苏梦的声音十分的暴怒,让我感觉有一点不正常,于是几秒钟之后,彻底的苏醒了过来,下一秒,我就知道自己犯错误了。
 
我记得左手睡觉的时候放在自己身上,而此时却搂在苏梦身上,并且更过份的话还伸进了她的吊带睡裙之中,此时手心里传来的触感,明显在抓着她胸前的一只大白兔。
 
“那个,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结结巴巴的说道。
 
“还不拿开!”苏梦嚷叫了起来,看起来真有点生气。
 
下一秒,我并没有马上把左手缩回来,而是非常慢吞吞的将左手从她的大白兔上移开,甚至于移开的一瞬间,我还轻轻的抓了一下,非常的不舍,手感太好了,非常想大力抓几下,肯定很过瘾。
 
把左手从她睡裙里抽出来之后,我再次结结巴巴的解释道:“苏梦,我发誓,睡觉的时候,我绝对没有把左手放在你身上,我记得当时我是放在自己身上。”
 
“下面!”苏梦并没有理睬我的解释,而是继续怒吼道。
 
“下面?”我愣了一下,随后才发现,我下面已经一柱擎天,并且刚好顶在苏梦的翘臀上,虽然隔着我的内裤和她的睡裙,但是我正顶在她的敏感地带,估摸着我下面的火热肯定传到了她的敏感地带,因为我感觉好像她的睡裙有点湿。
 
“不移开是吧,好!”苏梦可能以为我故意不移开,于是突然将手伸了过来,隔着我的内裤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宝贝。
 
啊啊……
 
我惨叫了二声,额头上瞬间冒出出冷汗,苏梦是真抓啊,太他妈痛了:“轻点,痛,好痛,苏梦,我不是故意的,这是男人正常的生理反应,你不能怪我啊。”我大声嚷叫了起来。
 
“正常生理反应,那我刚才叫你移开,你为什么还往前一顶?”苏梦坐了起来,转身瞪着的问道。
 
“我、我刚才没有反应过来。”我说,其实是感觉到她睡裙湿了,故意往前一顶,如果没有内裤和她睡裙的阻隔,刚才那一下,可能都进入她身体里了。
 
“没反应过来,我看是故意的吧。”苏梦手上又加大了劲力。
 
啊……
 
我再次惨叫一声,脸都变白了:“轻点,再抓就阳痿了,我就赖你一辈子。”我说。
 
可能看到我痛得脸部肌肉都扭曲了,苏梦这才松开手,下面被松开之后,我立刻下了床,一脸警戒的盯着苏梦,说:“早晨正常的生理反应,要不要这么狠。”
 
“没给你剪掉就很仁慈了。”苏梦瞪了我一眼说道。
 
我撇了撇嘴,急忙跑时了卫生间,脱下内裤仔细检查了一遍,并且用手弄了几下,立刻昂首挺胸,好像并没有异常,这才放心下来,洗漱完毕,穿好衣服才走出去。
 
苏梦准备走进卫生间,我心里有点委屈,正常生理反应,差一点给我折断,想想就生气,于是开口对她说道:“我走了。”
 
“站住,谁让你走的,一会陪我去找房子,让孩子们总住酒店不是长久之计。”苏梦扭头对我说道。
 
“就不怕我突然兽性大发,非礼你啊。”我不好气的说道。
 
“你不怕变成中国最后一个太监的话,就尽管放马过来。”苏梦笑着说道。
 
“哼!”我冷哼一声,然后气呼呼的坐在床上生闷气。
 
生气归生气,苏梦的事情却不能不管,于是我打电话给顾芊儿,铃声响了二下,电话另一端便传来了顾芊儿的质问声:“叔,昨天晚上为什么没有回来睡觉?你在那里?”
 
“芊儿,咱们不是说好了,你不准干涉叔的私生活。”我说。
 
“你是不是又出去鬼混了?”顾芊儿问道。
 
“小丫头,你脑子里想什么呢,昨晚跟女朋友住在一块,你应该见过,苏梦阿姨。”我说。
 
“苏梦?”顾芊儿问。
 
“对,芊儿,叔有事请你帮忙,苏梦阿姨收养了一百多个小孩,他们大多数人都太小,需要人照顾几天,你叫上张丽和纪雯,让宁勇师傅带着你们三个人来芙蓉宾馆。”我对顾芊儿说道。
 
“一百多个小孩?”顾芊儿的声音里充满了震惊,别说顾芊儿,就算是我,当时听到苏梦弄来一百多个小孩的时候,内心也是一片震惊,不仅仅这是一大笔钱的问题,而是需要消耗大量的精力和体力。
 
“对,一共一百三十八个小时,这样,你再把魏明和袁成文两个人叫过来,这样的话,应该基本可以管过来了。”我说。
 
“他们都是孤儿吗?”顾芊儿态度非常认真的问道,对于他们这些孤儿来说,同命运的人更能引起他们的同情心和情感上的共鸣。
 
“对,都是孤儿,还有一些是小乞丐和弃婴,总之跟你们差不多。”我说。
 
“好的,我马上联系魏明和纪雯他们。”顾芊儿也不再追究我晚上没有回去的事情,而是急速的说道,看起来她确实对这件事情很上心。
 
稍倾,苏梦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已经洗漱完毕,并且换了一套白底粉花连衣裙,上面是圆圆的小白领,裙摆有一点蕾/丝小花边,露出两条修长笔直的大腿,脚上仍然是那双小白鞋,梳了一个丸子头,背着一个细带的斜垮小包包,带戴着墨镜,一身小清新的打扮。
 
我呢,这段时间被顾芊儿管着,至少身上的衣服还算干净,平时夏天的时候,都是一件破T血加大花裤衩和人字拖,这是标配,不过有顾芊儿管着之后,我现在身上穿得是棉麻的白色短衫和奶白色的短裤,脚上是一双黑色的运动鞋,都是看起来挺有档次的休闲衣服,跟此时的苏梦看起来还挺配。
 
多亏穿了这身,如果是人字拖加大花裤衩的话,跟个小流氓差不多,和此时清纯漂亮的苏梦肯定不般配。
 
大约四十分钟之后,我、苏梦和陶小军三人刚刚领着孩子们吃完早晨,宁勇、顾芊儿、张丽、纪雯、魏明和袁成文六个人就来了。
 
我将一百多个孩子交给顾芊儿,说:“芊儿,你以后是要管理上万人大公司的人才,现在就从管理这一百多人开始增加经验吧。”
 
“叔,我一定完成任务。”顾芊儿坚定的点了点头。
 
“魏明、张丽,你们都要听芊儿调遣,明白吗?”我对魏明等人叮嘱道。
 
“是,王叔!”魏明等四人回答道。
 
随后我又对宁勇叮嘱了几句,让他保护好顾芊儿等人的安全。
 
“放心吧,除了芊儿弱点之外,魏明他们都有自保之力,他们苦练了快两年的时间,不是白练。”宁勇非常自信的说道。
 
“那就好!”我点了点头,放下心来。
 
我在跟宁勇说话的时候,顾芊儿一直盯着苏梦,两人也正在交谈,稍倾我和苏梦离开芙蓉宾馆的时候,好奇的对她询问道:“刚才跟芊儿聊什么呢?”
 
“小姑娘真有意思,她说我是好人,你也是好人,让我不要欺负你,还说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让我好好珍惜你,不然她不会答应,喂,你对人家小姑娘做过什么了?”苏梦扭头盯着我问道。
 
我心里咯噔一下,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瞎说什么,芊儿是一个小天才,智商估摸着至少160以上,我对她格外的重视,以后准备委以重任。”我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叉开了话题。
 
“这么高的智商?啧啧,你算是捡到宝了。”苏梦惊奇的说道。
 
“明年她高考,答应我要考全省的状元,以后我就是状元她叔了。”我得意洋洋的说道。
 
“臭美!”苏梦给了我一个白眼。
 
陶小军开车,我和苏梦坐在车的后排,看着从她的美腿,我不由自主的轻轻将手放在上面,不过下一秒,我就倒吸了一口凉气,苏梦用手掐着我的耳朵,狠狠的一拧,痛得我差点惨叫起来。
 
“耳朵不想要了?”苏梦盯着我问道。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强忍着痛说道。
 
“那还是不痛啊。”说着苏梦加大了拧耳朵的力量,我马上忍不住了,立刻将手从她的大腿上移开,然后一脸幽怨的盯着她。
 
在车上,我把跟赵四海的恩怨跟她说了一遍,最后强调道:“苏梦,其实你现在不应该回江城,很危险,赵四海肯定知道你和我的关系,李洁和邓思萱我都已经让她们出去游玩了。”
 
第六百一十二章 你想办法
 
 +A -A 时间:03-13 03:08 字数:2215
“江城首富就可以无法无天了?”苏梦不屑一顾的说话,她根本不知道赵四海背后的庞大势力,这样说无可厚非,本来我也以为赵四海不难对付,到现在才明白,想要动赵四海,简直就是真整个L省的官场为敌。
 
“苏梦,赵四海可不仅仅是江城首富那么简单,如果他容易对付的话,现在早就成了阶下囚或者坟上的草都长出来了。”我叹息了一声,对苏梦说道。
 
“除了钱,他还有什么,赵建国现在不是在牢里吗?赵家最牛逼的二个人物不就是他们兄弟二人吗?”苏梦疑惑的对我询问道。
 
我笑了笑,想了一下,说:“背后还有一股势力,你不要问我这股势力是谁。”
 
“赵家背后还有一股势力?”苏梦扭头看了我一眼,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这样啊,倒是可以解释为什么赵家在江城总是能呼风唤雨,好像有二十年了,都没有人能够取代。”苏梦点了点头。
 
“再跟你说一件事情,李洁走的时候被绑架过,并且就在前天,刚才跟你说话的那名顾芊儿,也被赵四海派人绑架了,并且我为了救她差一点死掉。”我表情严肃的对苏梦说道:“苏梦,安顿好了这些孩子,然后请专门的人照顾,我也会派人帮你看着,你还是尽快离开江城吧,我答应了一条龙,一个月之内,解决赵四海的事情,如果解决不了的话,我会退出江城。”
 
“啊,赵四海这么嚣张,难道你不会反击?”苏梦表情有点吃惊,瞪大了眼睛对我问道。
 
“反击?呵呵,我本来用自己当诱饵设了一个计,还联合了孔志高一块做了一个圈套,把赵四海装了进来,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能咬出赵四海的黑八在公安局莫名其妙的死掉,孔志高被人揭了老底,并且警告再敢掺和这件事情,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我呵呵一笑,把前段时间给黑八设套的事情简单讲了一下。
 
“对方这么厉害?那为什么没有直接对付你?”苏梦问。
 
“对付我?呵呵,我在他们眼里就是一只随时可以踩死的小蚂蚁,根本不屑一顾。”我自嘲道。
 
“这不正是你的机会?”苏梦说。
 
“机会?我敢威胁到赵四海的话,估摸着第二天就会变成了一具死尸,即便成不了死尸,场子也会被查封,总之对方太过于强大,就连一条龙都对付不了。”我说。
 
“这样啊!”苏梦的眉黛微皱了起来:“真有这么厉害?”
 
“如果没有这样厉害的话,我早就要了赵四海的命,天天提心吊胆的活着,还不如来个痛快。”我说。
 
“王浩,既然这样,你跟我去西北吧,我们在西北开个福利院,专门救助孤儿、乞丐和弃婴,钱的问题,你不用担心,一条龙赚的黑心钱都可以用来做慈善,反正我是不会留一分钱。”苏梦看着我说道。
 
她的这个提议对我很有诱惑力,想了一下,我说:“苏梦,这样吧,一个月的时间,我如果还对付不了赵四海的话,那我们就去大西北,再也不回来了。”
 
“能舍得李洁和邓思萱?特别是孩子?”苏梦一脸不相信的瞪着我问道。
 
“呵呵,她们也可以去大西北啊。”我说。
 
“三个人,一个月每人十天时间吗?”苏梦瞪着我说。
 
“嘿嘿,也可以!”我嘿嘿一笑,说出了我的心里真实的想法。
 
“王浩,你做梦吧!如果跟我去大西北的话,你必须跟李洁彻底断了关系,至于邓思萱,我会把她安排回老家,一个月我陪你飞过去看一次孩子,这就是我的底线。”苏梦给我划出了一条底线。
 
我想了一下,说:“天无绝人之路,赵四海背后的势力看似强大,但是还不可能一手遮天,也许一个月之内,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那如果一个月你仍然解决不了呢?”苏梦问。
 
“再说。”我说。
 
“哼,王浩,你别太贪心,不然的话,小时到时候,我们三个都离你而去。”苏梦对我警告道。
 
我没有接话,因为苏梦说的没错,女人需要看到希望,如果没有希望的话,她们坚持不了多久。
 
当天上午,我陪着苏梦找了几处地方,都不符合她的要求。苏梦的要求很高,必须是市中心,还要一大片的地皮,要建一个花园式的福利中心,她的理想里,四周全是树,还有一大片草皮,并且有完整的小学,初中之后,可以外出读公立初中。
 
市中心一大片地皮,乖乖咧,这怎么可能,城市发展这么快,市中心的位置怎么可能有这么一大片地皮呢。
 
“苏梦,一大片地皮,只有市郊才能满足你的条件。”我对她劝说道,想让她去市郊建立一所福利中心。
 
“不行,必须市中心,我们再找找。”她说。
 
“根本不可能……”我正想打击苏梦,突然想到了一处地方,霞山区和东城区交界处,正在进行开发,华城路周围的地皮大部分被赵四海的万鑫集团和宋佳的海河集团给暗中买了下来,不过我手上也有一套二层小楼,像一颗钉子钉在华城路的中心地段。
 
“苏梦,倒是有一个地方符合你的要求。”我扭头盯着苏梦说道。
 
“那里?”苏梦马上问道。
 
“华城路正在进行老城区改造,大片的地皮掌握在赵四海的手里,不过我手里有一处最关键的地皮,没有我手里的一块小地皮,华城路的改造工程就要停滞不前,万鑫集团每天都会为这个工程而亏钱,也许我可以用手里的小地皮给你换一块大地皮。”我把事情跟苏梦大体上说了一下。
 
“走,先去华城路看看。”她说。
 
“好!”我吩咐陶小军去华城路,大约一刻钟之后,我们三人来到了华城路,这里已经开始施工,大部分旧楼都拆了,只有孤零零的一栋二层小楼矗立在华城路的中心地段。
 
“这是你买的房子?”苏梦问。
 
“对,主要是在经济上打击他,不过效果不太好,只能恶心他而已。”我说。
 
“这里确实不错,如果能要到一块大地皮的话,我可以建立一所华城路小学,不过要优先招收我们福利中心的孩子。”苏梦一下子就看中了这个地方。
 
“苏梦,现在这里的地皮价格很高,并且有价无市,大分地皮都在赵四海的手里。”我说。
 
“我不管,就要这里,是男人的话,给我想办法搞一块大地皮。”苏梦霸道的说道。
 
我脑袋有点大,心里后悔带她到这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