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607 608 609回 服了

 我坐在地上喘息了好久,仍然感觉手脚发软,试着站立的一下,踉跄着差一点摔倒。还好陶小军眼急手快把我扶住了:“二哥,你没事吧?”陶小军问。

  “叔,你怎么了?”顾芊儿一脸关心的盯着我问道。

  宁勇也露出了询问的目光。

  “没事,可能是脱力了。”我摆了摆手说道。

  “二哥。我扶你下山吧。”陶小军说。

  “叔,我也扶着你。”顾芊儿也马上说道。

  我摇了摇头,坐在地上,伸手想掏手机。但是却发现右手臂根本不受自己控制的颤抖着,像得了帕金森综合症似的。

  “叔,你的手怎么了?”顾芊儿问。

  “脱力了。”我说,花了一分钟,才颤抖的将手机拿出来,然后拨了孔志高的电话,杨姓男子五人摔下悬崖,这事要尽快处理,也只有孔志高才能处理的万无一失,处理的晚了,万一被赵四海抓到把柄,那可能会有一点麻烦。

  铃声响了四下,电话另一端传来了孔志高的声音:“喂,王浩,找我什么事?南边的势力联系上了吗?”

  听到孔志高提起南边的势力,我才想起好像答应帮他联系一下,并且上午还约了赵雯在香港中路的绿岛咖啡厅见面,早晨练功太累,一觉睡到中午,接着又是接到顾芊儿被绑架的电话,我把这些事情早就忘到了脑后。

  “孔市长,那种势力岂能轻易露面,正在一级一级往上报,至于对方是否会接受你的投诚,其实主要看你在江城的利用价值。”我说。

  “我说过,郑国的事情,我可以搞定。”孔志高说,他的声音里有一种肯定的因子,这让我有点疑惑,心中暗暗猜测:“难道孔志高还有什么底牌?像他这种老狐狸搞不好还真有什么底牌。”

  “孔市长,别着急嘛,应该一个星期之内,就会有消息,这次我找你是有别的事情。”我说。

  “什么事?”孔志高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高兴。

  “刚才越四海派人绑了我的人,让我去大岭山见面……”我把刚才的事情大体上跟孔志高说了一遍,当然有所隐瞒,最后强调道:“孔市长,希望你帮个忙,派人把这件事情处理好,意外坠涯,我想赵四海也不敢深究,不然的话,这五个人的身份查起来,也许会查到他的头上。”

  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最终孔志高说:“行吧,这件事情我可以帮你处理好,不过我的事情你也要抓紧。”

  “孔市长,我就是一个小人物,只能把你的意愿往上反映,他们派到江城的联系人都不知道背后势力的存在,只能再次往南边反馈消息,所以需要时间,你不要着急。”我解释道,其实自己今天把跟赵雯的约定早给忘了。

  “要不你介绍他们在江城的联系人给我认识,我直接当面跟她谈。”孔志高说,那意思想要甩开我单独跟对方联系。

  “孔市长,不好意思,我现在就是南边势力在江城的联系人。”我嘿嘿一笑,说道。

  “你?”

  “对!”

  “王浩,你到底有几个身份?”孔志高明显有点不相信。

  “狡兔三窟,我这也是没有办法,谁让敌人太强大。”我说。

  “那你尽快吧。”孔志高说。

  “嗯,孔市长,你也尽快派人处理一个大岭山森林公园五人坠涯的事情。”我对他提醒道,可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跟孔志高通完电话之后,陶小军和顾芊儿两人扶着往山下走去,宁勇跟在旁边。

  此时我正在听着陶小军和顾芊儿你一言我一语讲述刚才宁勇如何大展神威,力敌对方五人,并且还将对方全部打下山涯。

  听完之后,我完全是一脸的震惊,扭头盯着宁勇问道:“宁勇,上一次你不是跟杨姓男子交过手吗?还处于下风,今天这是怎么了?”

  宁勇看了我一眼,说:“刚才受到刺激,我当时脑袋一片空白,只想着将对方干掉,我现在也有搞不清楚,当时的力量为什么会非常的随心所欲,每一招每一式几乎把全身的力量都调动了起来,那种感觉太神奇了,也许这就化劲。”

  我眨了一下眼睛,不太能理解,不过总之是一件好事,估摸着可能是受到我大义凛然跳涯的刺激,二十几年苦修的宁勇,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了化劲之境,从而以一敌五,还大获全胜。

  “好好回忆一下刚才的境界和身体力量的特点,也许你能超越大哥,更进一步。”我满脸期待的看着宁勇说道。

  “嗯!”他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兴奋的表情。

  陶小军看着宁勇,目光里满是羡慕,他现在连暗劲还没有悟出来,而宁勇很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能踏入化劲了。

  一个多小时之后,我们回到了鞍山路,直接回了忠义堂总部,我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昏昏欲睡,今天是我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宁勇和陶小军都没有走,两人在客厅里,顾芊儿留在卧室照顾我,而我呢?躺下之后,便很快睡了过去。

  惊吓过度,让我一直在做梦,并且几次嚷叫着醒了过来,然后发现自己满头大汗,而此时的顾芊儿会将我的脑袋抱进她的怀里,嘴里说道:“不怕,不怕!”

  醒过来的我,发现脸正在顾芊儿的两峰之间,虽然隔着衣服,但是夏天穿得衣服很少,那种触感很容易让人产生反应。

  “芊儿,我没事了。”我急忙开口说道。

  “叔,你做恶梦了吧?”她问。

  “嗯!”我微微点了点头。

  “叔,别怕,已经没事了。”顾芊儿说。

  “嗯!”我再次点头,然后一股困意袭来,跟顾芊儿说着话,再一次睡了过去,就这样,我大约从下午六点多钟,一直睡到第二天早晨八点多钟,其间惊醒了十次之多,并且后半夜的时候还发了烧,顾芊儿给我喂了一点退烧药,第二天八点钟醒来的时候,烧已经退了,人也精神了很多。

  早晨醒来的时候,我发现顾芊儿正双手托着下巴,顶着两个黑眼圈,趴在床边打瞌睡。

  “芊儿?”我轻轻喊了她一声,想让她回房间睡觉。

  “叔,你醒了?还难受吗?要不我们去医院吧。”顾芊儿马上醒了过来,然后一脸紧张的用手试了试我的额头,说道。

  “没事了,叔不发烧了,已经好多了,但是你,快回房间睡觉吧。”我心痛的摸了一下顾芊儿的小脑袋,对其说道。

  “叔!”没想到我摸了她一下脑袋,竟然让顾芊儿一下子扑到我怀里哭了起来。

  呜呜……

  “怎么了,芊儿?”我一脸疑惑的问道。

  “叔,昨天吓死我了,本来我也想跟着你跳下去的话,但是被小军叔给抱住了,呜呜……叔,你为了我连命都不要了,芊儿这一辈子也还不清你的恩情。”顾芊儿哭着说道。

  “没让你还,傻丫头。”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说道:“好好学习,考个全省的状元,让叔风光风光。”

  “嗯,明年我一定考个状元。”顾芊儿斩钉截铁的说道。

  稍倾,我起来洗了一个热水澡,感觉精神了很多,期间顾芊儿没有睡觉,而是熬了小米粥,陶小军和宁勇两人昨天晚上没有回去,刚才出去买了油条和小笼包,我们四个人一块吃我了早饭。

  吃完早饭之后,我哄着顾芊儿去房间睡觉,她睡着之后,我命令宁勇以后一天二十四小时保护她。

  “嗯,放心吧二叔。”宁勇没有任何怨言的答应了,让我十分的不习惯。

  虽然上一次要杭州,我为他争取到了一次亲身感触化劲的机会,回来之后,大哥让宁勇给我磕头,并且嘱咐他一定什么事都要听我的,可是他并没有如此的心悦诚服啊:“今天这是怎么会事?”我心里暗暗奇怪,因为宁勇刚才的眼神跟以前不一样了,目光里包含着一丝尊敬。

  从杭州回来之后,他虽然什么事也听我的,但是并没有这一丝尊敬,也许仅仅只是感谢我让他体验了一次化劲,或者是遵守大哥的命令,但是刚才却不一样,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

  我带着陶小军离开了忠义堂总部,在车上一脸疑惑的对陶小军问道:“小军,我有没有觉得宁勇有点变了。”

  “他肯定变了。”陶小军说。

  “哦?怎么会事?”我马上询问道。

  “二哥,宁师哥算是彻底佩服你了,他昨晚跟我说过,当时在大岭山顶峰的时候,如果换了他的话,他也没有勇气跳,就凭这一点,他是彻底服了你,总之说了你一晚上的好话,我耳朵都要听出茧子了。”陶小军把昨天晚上两人聊天的话跟我说了一下。

  我心里高兴啊,宁勇以前是一百个不服气,现在却彻底的服了,说明什么?说明我并不是一无是处,说明我虽然是一个小屌丝,但是也有人性的闪光点,并且自己的人格魅力正在渐渐的成型。

  古往今来,任何有所成就的人,都有其自身的人格魅力,而我正在形成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这是成大事的根本要素。


第六百零八章 孔志高的事情
 
车上,我给孔志高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了一下他昨天大岭山森林公园坠涯事件处理的情况,他没有多说什么,只说了一句:“已经全部处理好了,万无一失,外人不会知道具体的情况,不过赵四海肯定清楚。”
 
“他不敢把这件事情弄成公众事件,那样会把他自己牵扯进来。”我说。
 
孔志高应了一声,表示同意我的观点,其实这种事情都是彼此心知肚明。
 
“我的事情你要抓紧,虽然我不再正面跟赵四海硬干,但是他好像并不想让我在市长的位置上好过。”孔志高对我说道。
 
“孔市长,你放心,你的事情我会尽力。”我说,随后又跟孔志高聊了几句江城各方势力的情况,便挂断了电话。
 
一刻钟之后,车子停在了香港中路绿岛咖啡厅门口,昨天我失约了,今天早晨给赵雯打电话,说了不少的好话,她这才同意再跟我见面,约的是十点钟,我提前十五分钟来了。
 
此时咖啡厅里人不多,我和陶小军要了两杯咖啡慢慢聊着。
 
“二哥,既然你和赵四海不能善了,只防守不是个办法,百密必有一疏啊。”陶小军对我说道。
 
“是啊!”我叹息了一声,何尝不知道防守是下下之策,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二哥,上次在厦门的时候,不是有一个很牛逼的武林人物帮我们吗?你可以联系一下他,四个场子大半年的收入有不少了。”陶小军提到了北影,在厦门的时候,为了对付宋佳身边的保镖,就是北影亲自出手。
 
“暗杀?”我看了陶小军一眼。
 
“对,一不做二不休,无毒不丈夫,赵四海不仁,就别我们不义。”陶小军面带狠色的说道。
 
我看了他一眼,心中暗道:“自己何尝不想弄死赵四海,做梦都想弄死他,但是首先,弄死他不容易,其次,赵家是一个大家族,如果弄死赵四海的话,必然引来更加强烈的报复;第三,赵四海是十六年前601军工厂的关键人物,他死的话,也许会触怒其背后的那股庞大的势力。”
 
这些事情陶小军都不知道,在他的脑子里仅把赵四海当成一个江城的首富而已。
 
“小军,江城首富如果突然死了的话,非同小可,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我含糊其词的对陶小军说道。
 
他还想说什么,我摆了摆手,没有让他开口,随后站起身来,面带微笑的朝着咖啡厅门口挥了挥手:“这里!”
 
赵雯带着何敏走了进来,陶小军起身跟何敏去了旁边的桌子落坐,我和赵雯坐在了这个靠窗户的位置。
 
“昨天我去大岭山了?”刚刚落下,赵雯就迫不及待的对我询问道。
 
“咦?”我表情一愣,眨了一下眼睛,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新闻都出来了,昨天大岭山森林公园偶起大风,五名游客坠涯。”赵雯回答道。
 
我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新闻,随后仔细一想,孔志高处理的还真是老道,把这件事情公布于众,赵四海更加不敢追查了,一旦把事情的真相查出来,不但我要倒霉,他也会被牵扯进来,因为死掉的杨姓男子,可是他的贴峰保镖,即便是这样,怕是也有人在私下里议论纷纷吧。
 
“杨刚耀,杨式太极拳传人,赵四海的贴身保镖,他失足坠涯,你不觉得这是一个笑话吗?快说,到底怎么会事。”赵雯对我问道。
 
“我不太清楚。“我说,并不想把什么事情都告诉赵雯。
 
“王浩,我可是你的顶头上司,要我执行家规吗?”赵雯板着脸瞪着我说道。
 
我撇了撇嘴,动不动就是家规,妈蛋,老子还不是被你逼着加入了南燕组织,还像老子很稀罕加入似的。
 
最终没有办法,我把昨天的事情大体上跟赵雯讲了一遍:“我的人被赵四海给抓了,当时……”
 
“你真跳涯了?”说完之后,赵雯瞪大了眼睛瞪着我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不骗我?”赵雯竟然有点不相信。
 
“骗你干嘛,在杭州我可以为你救你跳西湖,为什么就不能为了芊儿跳悬崖呢,我可是把芊儿当成自己的亲女儿。”我冷哼了一声说道,那意思那明白,为了你一个陌生人,我都可以跳西湖,为了自己的女儿,我怎么就不能跳悬崖。
 
“你……”赵雯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的吃惊,用手指着我十几秒钟没有说出话来:“真不知道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看了赵雯一眼:“其实我这个人很简单,别人对我一分好,我对别人十分好,见不得老实人受欺负,你有没有发现江城街上要饭的小孩很少。”我对赵雯反问道。
 
“嗯,确实少,别的城市很多残疾小乞丐。”赵雯点了点头。
 
“以前江城也不少,但是都被我给救了,他们不是残疾,是生生被一群人渣打成了残疾,我当时一枪把那群人渣的老大的脑袋给打爆了。”我用手做出一个开枪的动作,对赵雯说道。
 
“以前倒是听说过这件事情,一直以为是假的,为了一群小乞丐开枪杀人?呵呵,有点让人不可思议,不过现在看来,你做得出来。”赵雯说,同时她的眼睛里好像露出了一丝佩服的目光。
 
我心里有点得意,回想了一下自己二年半的过去,好像也做了几件牛逼哄哄的大事。
 
稍倾,我和赵雯两人谈起了正事。
 
“王浩,昨天燕姐给我打来了电话,孔志高想要找靠山,可以,只要他有利用的价值。”赵雯赤果果的说道,没有一丝掩盖,其实本来这就是一项赤果果的交易。
 
“他可能有什么底牌,说可以在郑国身上打开突破口。”我对赵雯说道。
 
“这样啊,郑国手里肯定有一点什么东西,如果孔志高可以让郑国出来重新检举601军工厂的事情,我们南燕和北影背后的力量从外围推波助澜的话,也许可以达到目的。”赵雯说。
 
“如果孔志高做到了,他有什么好处?”我对赵雯询问道。
 
她看了我一眼,说:“你尽快安排我和孔志高见面。”
 
听到她这样说,我心里一阵不爽,想了一下说道:“赵组长,孔志高也急着想见你,不能说他想见就见吧,我看暂时还是由我出面跟他商谈,等时机成熟之后,你再正式代表南燕组织跟他会面,不然的话,如果最后事情没有谈成,你又暴露了,是不是有点不划算?”
 
赵雯思考了片刻,最终同意了我的想法,她说:“那好,就暂时由你出面跟他商谈,记住,不要承诺他任何事情,还有及时向我回报进展的情况。”
 
“嗯!”我点了点头,继续问道:“赵组长,你还没说,如果孔志高真能让郑国重新检举601军工厂的贪腐,他能得到什么好处,你知道,孔志高混了一辈子官场,是那种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老油条,没点实实在在的好处,不容易忽悠啊!”
 
“告诉他,只要他能让郑国出来检举,退休之前,让他再进半步。”赵雯说道。
 
“半步?”我问。
 
“他已经是市长了,再进半步就是市委书/记了,当然,不可能是江城的市委书/记,可以调他到别的城市任职。”赵雯说。
 
“呃!”我愣了一下,心里有点微微失望,孔志高的野心我最清楚,江城在L省属于最好的城市,比省会城市还牛逼,在退休之前调他离开江城,去别的城市任一把手,他搞不好还不乐意。
 
“怎么了?”赵雯问。
 
“那个,就不能再进一步?给他搞个副省长的位置坐坐,如果能的话,他肯定会拼尽全力。”我说。
 
“你以为是市场上卖大白菜啊,还可以讨价还价,再说了,郑国手里的东西到底能查到那一步,是否能动摇对方的根基,还不一定呢,暂时只能答应他这么多。”赵雯板着脸对我训斥道。
 
我撇了撇嘴,心里一阵不爽,不过最终没有再多说什么。
 
谈完事情,我准备离开了,突然被赵雯给叫住了:“喂,王浩,中午一块吃个饭吧。”
 
“呃,不了,我还要回去看看芊儿,她昨天有点吓着了。”我说。
 
“这样啊,那我跟你一块去看看她。”赵雯说。
 
“不用了。”我拒绝。
 
“王浩,一个月的约定还没有结束呢,轮不到你反对,走了。”赵雯强行拽着我离开了咖啡厅,我上了她的车,陶小军开车在前边带路。
 
一路上,赵雯一直询问顾芊儿的事情,我告诉她,顾芊儿是孤儿院的孤儿,被我收养了,并且像她这样的孩子,我还收养了很多。
 
“王浩,没看出来,你很有善心嘛。”赵雯盯着我说道。
 
“我就是一个小人物,小屌丝。”我说,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谈,毕竟收养顾芊儿他们的时候,有点私心。
 
金无赤足,人无完人,我确实就是一个小屌丝,并不是圣人!
 
下一更,两点钟!


六百零九章 苏梦回来了
 
 +A -A 时间:03-12 02:34 字数:2716
本来不想带赵雯回忠义堂总部,她以上司的身份压我,没办法,只能把她带了回来。
 
回到家之后,芊儿还没有睡醒,她被绑架本来就受到了惊吓,又照顾了我一夜,看来是真得累了。
 
我轻轻的走进她的房间,看了她一眼,然后就退了出来,期间赵雯一直跟在我身边。
 
“小姑娘很漂亮,是个美人胚子,跟你住在一块?”来到客厅之后,赵雯对我询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赵雯目光异常的看了我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不过我却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让人不舒服的目光。
 
如果我和顾芊儿没有暧昧关系的话,肯定立刻就恁赵雯,可惜我有点心虚,虽然对她的目光非常的不爽,最终只能装没有看见。
 
怕在客厅里说话吵醒顾芊儿,于是我嘱咐宁勇好好看着她,便带着陶小军、赵雯和何敏三人离开了。
 
中午,我们去了旁边的东北饭馆吃饭,我和赵雯再次谈起来赵四海的事情。
 
“赵组长,我……”
 
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赵雯给打断了,她说:“叫我小雯或者雯雯就可以了。”
 
“小雯?雯雯?”我眨了一下眼睛。
 
“对!”
 
“我还是叫你赵雯吧。”我说。
 
虽然赵雯长得很漂亮,跟李洁和苏梦两人不相上下,气质有点软,看着很温柔,像个傻白甜,但是她同样是一个心高气傲之人,我能感觉得出来,她有一点点看不起我。
 
其实这是人之常情,因为从那一方面看我都是一个小屌丝,一共就四个场子,还得罪了江城首富赵四海,没被弄死好像已经是万幸了。
 
但是说实话,我嘴上虽然自嘲自己是一个小屌丝,小人物,但是内心深处已经不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名一文的小屌丝了,毕竟二年半的历练,死在我手里的大人物可不少,再说能跟赵四海掰手腕,一般人可没有这种待遇。
 
对于赵雯心里的看不起,我心知肚明,所以一直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随你!”赵雯看起来有点生气。
 
我没有理睬,接着说道:“赵雯,郑国的事情,我会尽快让孔志高处理,但是我们也不能把所有的筹码押在他一个人身上,毕竟两条腿走路。”
 
“你的意思是说,还要在赵四海身上打注意吗?”赵雯看了我一眼,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赵四海背后的势力既然已经警告过孔志高,那么我们就不能再在赵四海身上浪费时间了,因为即便咱们南燕背后的势力,也不可能跟对方明着干,对吧?”我看了赵雯一眼。
 
“嗯,燕姐说过,我们江北小组不能暴露。”赵雯点了点头。
 
“赵四海在明,不能打他的注意,那么只能打他前妻的注意,而他前妻又正是整个601军工厂事件的重要人物,如果她回国的话,是否可以被国家纪委直接控制?”我盯着赵雯说道。
 
“赵四海的前妻回国?国家纪委?”赵雯有点懵,说:“王浩,赵四海的前妻除非疯了才会回国。”
 
“事在人为嘛!”我说。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赵雯斩钉截铁的说道。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赵组长,你可不可以通知燕组,就说我想跟她谈谈。”
 
“王浩,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组长,你是不是还有关于赵四海前妻的事情没有告诉我,说,肚子里藏着什么私货?”本来我们两人是窃窃私语,怕被陶小军和何敏两人听到,赵雯突然声音变大,倒是把我吓了一跳。
 
我眉头微皱,心里暗暗想着,南燕是不是太不靠谱了,就算赵雯是你的私生女,江北小组的任务这么重要,为什么要让她当组长呢?
 
想到这里,我突然眨了一下眼睛,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看来南燕组织对于插手江城的事情并不是太热心,无非就是想吃一杯羹而已,主要的力量应该是北影身后的那股势力。“想到这里,我突然不想找南燕帮忙了,因为现在看来,他们对江城并不是太重视,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派赵雯这个没有城府的傻白甜过来。
 
“我有什么私货,只是想劝说一下,想办法将赵四海的前妻骗回国,或者绑回国也行,绑架和暗杀不是你们的专业吗?”我说。
 
“哼,有那么容易的话,赵四海的前妻早就回国了。”赵雯给了我一个白眼。
 
接下来,我就没有再跟他探讨这件事情,吃完饭之后,赵雯终于带着何敏离开了。
 
“二哥,这女人是谁啊?何敏是她的手下?孔志高的人吗?”赵雯离开之后,陶小军一脸疑惑的对我询问道。
 
“不是,他们是一个南燕组织的人。”我想了一下,告诉了陶小军实话。
 
“啊!”他轻呼了一声。
 
“这件事情,你知道就行了,明白吗?”我对陶小军叮嘱道。
 
“明白!”他点了点头。
 
稍倾,我拿出手机,拨通了北影的电话,已经好久没有联系他了,万万没有想到,手机里竟然传出:“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关机?”我眉头微皱了起来,印象里,北影的手机可从来没有关机过:“难道出什么事了吗?”
 
想到这里,我马上拨打了欧诗蕾的电话,她的任务是搞垮赵家,上一次为了对付孔志高和宋佳,欧诗蕾暂时离开了江城,忙起来之后,我一直没跟她联系。
 
“对不起,你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我擦!”我听到手机里传来的电脑声,我直接瞪大了眼睛,北影的手机关机,欧诗蕾的手机号成了空号:“这他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心里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南燕指望不上,北影又联系不到,难道真要靠袁雨灵将赵四海的前妻弄回国?”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这个问题,不过半分钟之后,立刻得出了否定的答案,绝对不能让袁雨灵掺和到这件事情之中,不然的话,她和她的父母都可能受到生命的威胁。
 
一时之间,我感觉到了绝望,赵四海动不了,姚二麻子搞不过,孔志高指望不上,赵雯暂时没有用处,北影失去联系,我一切的优势好像一夜之间都没了。
 
“妈蛋,接下来怎么办?”我眉头紧锁,端起一杯啤酒,一饮而尽。赵雯带着何敏走了,我和陶小军并没有离开东北饭馆,仍然在喝酒。
 
铃铃……
 
突然,我的手机铃志响了起来,看了一眼之后,我马上用手揉搓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以为是喝酒喝多了,喝花了眼,揉搓了一会之后,再次朝着手机看去,屏幕上显示着两个字——苏梦!
 
“竟然是苏梦的电话,难道她回江城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苏梦?”
 
“王浩,我马上要上飞机了,下午五点十分到达江城机场,别忘了来接我。”苏梦说。
 
“好,我一定准时去接你,苏梦,你这段时间去那里了?”我急切的问道。
 
“去西部逛了一圈,收了一百多名孤儿,准备带他们回江城。”苏梦说。
 
“啊,一百多人?”我问。
 
“一百三十八人。”苏梦说。
 
“这么多人,都多大啊?”我的表情有点愣,没想到苏梦真把人带回来了。
 
“小的三岁,最大的十四岁,他们有一部分人当过小乞丐,还有一半的人有残疾,来接的时候,记着带三辆大巴车过来。”苏梦说道。
 
“三辆大巴车。”我惊呼了一声。
 
“做不到吗?那我找别的朋帮忙。”苏梦说。
 
“做得到,做得到。”我马上说道。
 
“记着,五点十分,要准时。”苏梦对我叮嘱道。
 
“嗯!”我应道,准备跟她多聊一会,没想到又说了几句话,苏梦便挂断了。
 
苏梦回来了,但回来的真不是时候,不过有一条龙派人暗中保护,我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赵四海!”我嘴里小声嘀咕着:“必须尽快解决这件事情。”可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根本没有能力去动赵四海,这令我非常的烦躁和抓狂。
 
“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