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601 602 603回不能让袁雨灵卷进来

第六百零一章 不能让袁雨灵卷进来
 
 +A -A 时间:03-09 21:24 字数:3117
孔志高喝着茶慢慢的思考着:“王浩,郑国我来想想办法,赵四海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他说。
 
“赵四海的事情不可能到此为止,孔市长你可以抽身而退,我却不能,我和赵四海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境地,大沽河水库的那天晚上,我可是狠狠的抽了赵四海的脸,并且还准备弄死他,可惜最后功亏一篑。”我盯着孔志高说道。
 
“那你就小心一点,我已经被警告了,如果再敢往前走一步的话,这个市长的位置就没了。”孔志高一脸为难的说道。
 
“孔市长,赵四海的事情你可以不帮忙,但是不能向他认输。”我想了一下说道。
 
“那当然,毕竟我是一市之长,这面子还是不能丢。”孔志高点了点头。
 
“还有,姚二麻子的事情,希望你尽快解决。”我盯着孔志高说道。
 
“这……”孔志高眉头微皱,犹豫不决。
 
“孔市长,你连这一点帮都不忙嘛,姚二麻子现在脚踩两条船,你跟赵四海争斗之后,他就和赵四海眉来眼去,这种墙头草,你不除掉的话,如何立威,如何让我们这些人信服?”我对孔志高步步紧逼,妈蛋,你可以从跟赵四海的争斗之中抽身而退,但是不能一点都不做吧,老子为你卖命,虽然大部分原因是跟赵家有血仇,绝对不可能缓和,但是不等于你可以不付给我报酬。
 
“王浩,你既然知道姚二麻子脚踩两条船,那么你也应该清楚,如果我出手对付他的话,赵四海肯定会出面保姚二麻子,到时候我放掉姚二麻子的话,那么就丢了面子,如果不放的话,就可以再次跟赵四海发生冲突,我也很为难啊,这样吧,我安抚住姚二麻子,让他近期不会对你的地盘动手,如何?”孔志高给出了一个让我非常不满意的回答。
 
我眉头微皱,盯着孔志高的脸看了半分钟,最终只能点了点头,说:“就这样吧。”
 
稍倾,我带着宁勇和陶小军离开了一品居茶楼,此时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我心情不是太好,眉头紧锁的坐在车子里,一言未发。
 
孔志高撤了,赵四海背后的势力仅仅露出冰山一角,孔志高就吓破了胆,连姚二麻子都不敢对付,生怕惹怒了赵四海,这个老王八蛋,简直是一点胆量都没有。
 
孔志高可以撤,但是我却无路可退,只能跟赵四海硬肛。既然不能明面上动手,那还真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从他前妻的身上想办法。
 
“赵四海的前妻不是傻子,她肯定不会自己乖乖主动回来检举十六年前601军工厂的事情,唉,难办啊!”我在心里暗叹一声,脸上的愁容更浓了。
 
这次没有在外边吃饭,我直接回了家,顾芊儿准备好了晚餐,看到我回来吃饭,她倒是很高兴,又为我打汤,又我为盛饭,不过我却一直眉头紧锁,思考着如何才能让赵四海的前妻乖乖回国。
 
“叔,你怎么了?”吃饭的时候,顾芊儿可能看到我愁眉苦脸,于是开口询问道。
 
“呃?没什么,想事情呢!”我抬头看了顾芊儿一眼,回答道,随后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的情景,有一种恍惚的感觉,看到顾芊儿一脸镇定的模样,我都怀疑昨天晚上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叔,我脸上有脏东西吗?”顾芊儿看到我一直盯着她,于是好奇的询问道。
 
“呃?没有!”我马上把目光收了回来,脸色微微发红,低下了头,因为刚才脑海之中,全都是昨天半夜的时候,顾芊儿为自己口的画面,还有她跑出房间的那句话,每天都会为我弄出来,以免我出去找脏女人。
 
“今天晚上难道她还会去我房间吗?”我在心里暗暗有点期待,不过下一秒,立刻感到非常的羞愧,在心里暗暗警告自己:“王浩,你可以出去跟别的女人玩一夜/情,但是不能下流到连顾芊儿都想玩,因为你给不了她任何的承诺。”
 
“叔,你脸怎么红了?”顾芊儿突然问道。
 
“呃?啊!我脸红了吗?可能是热的,今天好热啊。”我尴尬的说道。
 
“热吗?家里一直开着空调啊。”顾芊儿一脸懵懂的说道。
 
“热,肯定是空调好清理了,明天我打电话让人来看一下。”我说,随后急匆匆的吃了饭,然后洗澡,回了房间。
 
“顾芊儿竟然可以不受昨天晚上的影响,我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也许只有一种可能,她早就把自己当成了我的女人。”我躺在床上,在心里暗暗想道。
 
铃铃……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拿起来看了一眼,是国际长途,袁雨灵打来的电话,于是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雨灵,现在你那边应该是早晨吧?”我问。
 
“嗯,还躺在床上呢,刚刚梦到姐夫你了,所以就给你打个电话。”袁雨灵说。
 
“梦到姐夫什么了?”我随口问道。
 
“梦到跟姐夫做那种事,然后我还高C了,再然后就突然醒了,姐夫,我想你了。”袁雨灵突然非常温柔的说道。
 
而我在电话这一端却瞬间感觉脸发烫,非常的尴尬:“咳咳!”我干咳了一声,说:“雨灵,别瞎说。”
 
“没瞎说,刚才就梦到你了,现在内裤都湿了。”袁雨灵回答道,她越说越离谱,好像去了美国之后,对那方面越来越开放了。
 
“雨灵,你母亲去美国了吗?”我转移话题,不想在尴尬的事情上纠缠。
 
“还没到,姐夫,我真得好想你,我回国好不好?”袁雨灵说。
 
“不行!”我断然不同意。
 
“为什么,姐夫,我前段时间不是还说我在美国有危险吗?”袁雨灵惊讶的问道。
 
“这……”我突然感觉无话可说,于是只好将问题转移到她母亲的身上:“雨灵,只要你仍然保持正常,不要让赵蓉发现你有任何变化,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至于你是否回国,需要征得你母亲的同意。”我非常严肃的对她说道。
 
“对了,姐夫,说到赵蓉,我前天参加她的生日宴会知道了她的一个秘密。”袁雨灵说道。
 
“什么秘密?”我来了精神。
 
“她一直想回国看她爸爸,但是她妈妈一直不同意,她有一个计划,准备瞒着她妈妈偷偷回国。”袁雨灵说道。
 
“偷偷回国?难道她从来没有见过她父亲吗?”我问。
 
“见过相片,也视频过,但是从五岁之后,再也没有见过真人。”袁雨灵回答道。
 
听了袁雨灵的话,我眼睛里露出一丝亮光,心中暗道:“如果赵四海的女儿赵蓉偷偷回国的话,赵四海的前妻知道之后,会做出何种反应?万一回国的赵蓉突然失踪了的话,那她会不会不顾一切的回国呢?”想到这里,我突然看到了一丝曙光。
 
本来孔志高的退出,让我感到了绝望,甚至于萌生了退出东城的想法,因为靠自己一个人对付赵四海,简直是不可能,而北影和南燕两大组织所代表的势力,又不可能公然插手江城的事情,所以远水解不了近渴,唯一翻本的机会就是赵四海的前妻,但是他前妻不是傻子,根本不可能回国,但是刚才听了袁雨灵的话,我却突然看了一线曙光。
 
“雨灵,如果有可能的话,将赵蓉偷偷带回国。”我说,心里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姐夫,放心吧,赵蓉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就是想让我陪她一块回国,因为她在国内不认识任何人,估摸着她接近我,就是因为我在江城上过学,她可能早就计划着偷偷回江城见赵四海了。”袁雨灵说道。
 
“不管她有什么打算,你将计就计把她带回中国,只要一下飞机,我就会控制住她,接下来的事情……”我说到这些突然停住了,因为这样一来的话,就把袁雨灵也卷入到了601军工厂的事情之中,并且还将她和她的父母全部置于危险之中。
 
我思考了片刻,说:“算了,这件事情你绝对不要掺和,太危险了。”
 
“姐夫,只要能帮到你,我不怕危险。”袁雨灵的声音透着一股坚定。
 
她越是这样,我越是不能让她冒险:“不行就是不行,你老老实实上学,不要掺和到这种事情上来,还有,慢慢跟赵蓉疏远,离她远点,甚至于最好换个学校。”我说。
 
“姐夫,我真得不怕。”袁雨灵固执的说道。
 
“你不怕,姐夫害怕,再说了,你想想你的父母,万一你掺和到这件事情之中来的话,很可能连累他们,雨灵,这不是开玩笑,你一定要听话,知道吗?”我苦口婆心的对袁雨灵说道,打定主意不能将她拖下水,一旦卷入601军工厂的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姐夫,有那么危险吗?”袁雨灵语气很不相信的问道。
 
“非常的危险,你一定听姐夫的话,你表姐和你大姨都已经离开了江城,在外边旅游,你说危险不危险,谁卷入这件事情,生命随时将受到危险。”我声音非常严肃的说道。
 
“啊!姐夫,那你是不是也很危险?”袁雨灵急切的问道。
 
“姐夫没事。”我故作轻松的回答道。
 
第六百零二章 不能这样
 
 +A -A 时间:03-09 23:47 字数:3500
本来跟袁雨灵聊天,得到一个很利于自己的事情,那就是赵蓉竟然想偷偷回国找赵四海,但是我思考再三,最终决定不让袁雨灵掺和进来,因为那样的话可能为她带来血火之灾。
 
我和袁雨灵打了将近一个小时的电话才挂断,随后我躺在床上眉头紧锁,想着如何利用赵蓉想回国找赵四海的事情,将她骗回国,然后再逼迫赵四海的前妻回国,只要赵四海的前妻的回国,不但会挑起赵四海敏感的神经,还会让赵四海身后的庞大势力坐卧不安。
 
“妈蛋,老子虽然是一个小人物,但是任何人都有其弱点,只要让老子找到这个弱点,就可以撬动赵四海背后的整个利益集团。”我在心里暗暗发着狠。
 
赵蓉回国的事情不能让袁雨灵卷进来,那么只能联系赵雯,看看南燕组织在美国是否有能力跟赵蓉搭上线。
 
想到这里,我马上拨打了赵雯的电话,铃声响了六、七下,仍然没有人接听,我不由的微皱起了眉头,看了一眼时间:“晚上十点钟了,难道赵雯还在外边玩?”我嘴里嘀咕了一声,心里有点不爽。
 
最终打了三次电话,到第四次的时候,电话另一端才传来赵雯的声音:“喂,王浩,找我什么事?”
 
除了赵雯的声音之外,还有嘈杂的音乐声,估摸着赵雯应该是在迪厅跳舞。
 
“你在那?”我问。
 
“外边跳舞呢,有事吗?”赵雯询问道。
 
“大晚上,你个女孩子去跳什么舞?何敏跟在身边吗?”我眉头微皱,脱口对赵雯训斥道。
 
话说出口之后,我的表情一愣,感觉好像有点管得太宽了,我是她什么人啊?
 
“喂,王浩,你这么想管我,来追我啊,也许我会给你一个机会。”手机里传来赵雯诱惑的声音,估摸着肯定喝了不少酒。
 
“你在那家迪厅,我去接你。”我说。
 
“不用了,何敏就在我身边,一会我们俩人就回去了。”赵雯拒绝了,让我有点尴尬。
 
“有件事情告诉你,计划失败了,黑八死了,孔志高被赵四海背后的势力威胁了,已经退出。”我把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赵雯。
 
“黑八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既然他死了,我猜孔志高八成会退缩,本来还有郑波这条线,现在也被你几个耳光给抽没了,你说现在怎么办吧。”赵雯在电话里一副兴师问罪的态度。
 
“赵雯咱们南燕身后到底代表着那一股势力?”我试探着对她询问道。
 
“王浩,我警告你,不该问的别问,知道的多了,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赵雯说,她的声音突然变得严厉起来。
 
“不说就不说,那么严厉干嘛,你以为我想问啊,孔志高虽然退了,但是并没有彻底妥协,他想找一个靠山,你明白吗?如果咱们南燕组织还想在江城有所作为的话,我想最好把孔志高绑到咱们江北小姐的战车上,这样的话,在江城做事情会得到很多的方便。”我十分不满的对赵雯说道。
 
“这样啊!”赵雯嘀咕了一声,随后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
 
我也没有出声,本来准备把赵蓉想回国看赵四海的事情告诉赵雯,但是最终又改变了主意,妈蛋,现在北影代表的势力和南燕组织代表的势力都想揭开601军工厂的事情,但是又都不想露面,更不想让赵四海背后的势力发现他们的存在。赵四海的前妻,是一张最关键的牌,而赵蓉也许就是一个最关键人物,现在谁控制了她,也许就能控制赵四海的前妻。
 
“老子虽然急于对付赵四海,但是这种至关重要的消息,怎么也得捞点好处吧。”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现在告诉赵雯,一点好处捞不到,所以我准备明天约她出来,慢慢谈,最少也要搞点钱花花,如果连钱都不给的话,我不介意把这条消息卖给北影。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这件事情只有燕姐知道,如果孔志高想找靠山的话,我晚上回去打电话问问燕姐,明天给你回复,如何?”赵雯说。
 
“好吧,明天我们见一面吧,我还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跟你谈谈。”我说。
 
“好,明天上午十点钟,香港中路的绿岛咖啡厅见。”赵雯说。
 
“嗯!”我点了点头,准备挂电话的时候,愣是忍不住说了一句:“早就回去睡觉吧,迪厅不是什么好地方。”
 
“知道了,啰嗦。”赵雯啪嗒一声挂断了电话。
 
嘟……嘟……
 
看着手机里传出的盲音,我眉头微皱,一脸的不爽,稍倾,摇了摇头,自嘲道:“王浩啊王浩,你和赵雯就是一个错误,当时都上中了赵四海的圈套,你有什么资格管人家啊,再说了,人家还是你的顶头上司。”
 
躺在床上,把赵四海的事情前前后后的想了一遍,感觉自己就是在走钢丝,一不小心就会摔进万丈悬崖,粉身碎骨。
 
现在赵四海以及赵四海身后的势力还不知道我已经了解了601军工厂的事情,如果被他们知道了的话,那么我绝对会被暗杀。
 
“麻烦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双手揉了揉太阳穴,随后啪嗒一声,并了床灯,准备睡觉,不过几秒钟之后,床灯又亮了,我从床上爬起来,走到了门前,检查了一下门锁,并且将其反锁,还是觉得不保险,于是又搬了一把椅子过来,挡在门后:“这样,顾芊儿应该就进不来了吧。”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上/床睡觉。
 
说实话,对于顾芊儿的行为,我内心深处有一点点期待的小火苗,不过马上就会被良知给扑灭。
 
“王浩,你不能害她。”我在黑暗之中嘀咕了一声,随后闭上眼睛,慢慢的进入了梦香。
 
砰!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声异响给惊醒了,睁开眼睛之后,看到房门已经被打开,一道黑影从外边走了进来,估摸着刚才的异响应该是挡在门后的椅子被推倒在地上。
 
啪嗒!
 
黑影进来之后,轻轻的关上的门,然后走路几乎没有声音的来到了床边。
 
下一秒,我竟然鬼使神差的闭上了眼睛,并且没有发出声音,更没有开灯。
 
“王浩,你不能这样。”我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但是身体却背叛了自己,刚刚正在做春梦,下面早就一柱擎天了,正难受的要命。
 
耳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床上有了动静,应该是顾芊儿上了床,下一秒,我感觉自己下面被她的小手摸了一下,于是全身不由的颤抖了起来。
 
顾芊儿隔着短裤抚/摸着我的下面,让我的呼吸声不由的加重,全身开始发烫,并且身体出现轻微的颤抖。
 
此时我的脑海之中,两个声音在交战,一个骂自己无耻,另一个声音却在开脱,不是我逼顾芊儿这样做,她是自愿的,你完全可以享受,装做不知道。
 
两个声音打的不可开交,我则在理智与欲/望之间挣扎。
 
“怎么办?”我在叩问自己的内心。
 
正当不知道何去何从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顾芊儿的声音:“叔,你早醒了吧?”
 
“呃?啊!”我被顾芊儿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声音,下一秒,心里就已经后悔死了,脸颊腾的一样感觉火辣辣的发烫,尴尬的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稍倾,看到顾芊儿准备去开灯,于是我马上开口说道:“芊儿,别开灯,求你了,给叔留点脸面。”
 
“叔,你嘴上说不需要,但是身体却很需要,我不介意的,因为我早就你的女人了。”顾芊儿平静的说道。
 
她越是平静,我越是感觉羞愧难当:“芊儿,叔对不起你,刚才本来想出声制止你,但是被身体的欲/望给打败了,我向你道歉。”我惭愧的说道。
 
一个火热的嘴唇吻在我的唇上,让我道歉的话戛然而止,同时我感觉一只小手伸进了短裤里,正在轻轻的上下移动。
 
呼哧!呼哧……
 
我的呼吸瞬间再次加重,脑子一片空白,不过心底深处仍然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呐喊着:“王浩,你不能这样,不能,绝对不能!”
 
一个长吻之后,我身体的温度已经发烫,并且下身的短裤不知何时不翼而飞。
 
顾芊儿骑在我的腰上,我感觉她的睡裙里没有穿内裤,并且好像还流水了。
 
咕咚!
 
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我情不自禁的吞了一口口水。
 
“叔,是不是很难受?”顾芊儿问道。
 
我除了粗重的喘息,现在根本说不了话。
 
下一秒,我感觉顾芊儿微微抬起了她的小翘臀,然后一只手扶着我的就要坐下去。
 
“不能!”我突然大吼了一声,双手急速的将她的身体一推,然后身体滚下了床。
 
稍倾,我从地上爬起来,用床单围在身上,看着坐在床上的顾芊儿,说:“不能这样,芊儿,叔不能害了你。”
 
“我是自愿的!”顾芊儿平静的说。
 
“自愿也不行。”我大声说道,双拳紧握,控制着身体的欲/望。
 
“叔,你别忍了,对身体不好,我是你的女人,甘心做你的女人,不要任何名分,有什么不可以呢?你是一个好人,天底下最好的人。”顾芊儿说,她的平静让我感觉到一丝害怕。
 
“不行就是不行,芊儿,你回房睡觉去吧。”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叔,你不难受吗?”顾芊儿根本就是答非所问。
 
“不难受。”我说。
 
“骗人,撒谎都不会。”顾芊儿说。
 
“难受我自己会处理,叔命令你回房睡觉。”我严肃的说道。
 
可惜此时我的威严已经在顾芊儿面前不起作用了,毕竟刚才差一点就进去了,两人都坦诚相见了,还有什么威严可言。
 
顾芊儿盯着我看了几秒钟,说:“叔,我用嘴吧。”
 
“不行,快回去睡觉。”我大声说道。
 
“叔,你现在越是激动,声音越大,说明你心里和身体都很想要,对吗?”顾芊儿说,她真是一个小妖精,一下子就猜中了。
 
“你不走是吧,我走。”没办法了,我只能用这招了。
 
“等等,叔,这样吧,我用手帮你,这样我们不算发生关系,你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如果这样都不同意的话,那我明天就把我们之间的关系公布出去,以后你就不用为难了。”顾芊儿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令我停住了脚步。
 
第六百零三章 尴尬
 
 +A -A 时间:03-10 02:52 字数:3070
如果公布出去的话,我确实每天晚上就不用这么为难了,因为我的脸都丢光了,背后里陶小军他们还不知道怎么看我呢,所以这件事情万万不能让别人知道。
 
顾芊儿的话音刚落,我便像是被使了紧箍咒似的,瞬产停住了脚步,扭头朝着身后的顾芊儿看去:“芊儿,叔真不需要。”我说。
 
啪嗒!
 
床灯开了,同时顾芊儿一丝不挂的从床上走了下来,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盯在她坚挺的胸脯上,接下往下移,看到了三角地带的一片芳草。
 
下一秒,我立刻用手握着眼睛,说:“芊儿,你干嘛!”
 
本来手里拽着床单,挡着自己的私/密部位,慌乱之下,双手用秋捂脸,围在身上的传单,唰的一下掉在地上,我的一柱擎天直接就露了出来。
 
“叔,你还说不需要吗,已经这样了。”顾芊儿的声音已经到了耳边,并且我感觉重要部位被她的小手握了一下,于是马上意识到了什么,立刻一只手捂着眼睛,一只手捂着下面,同时弯着腰,朝着后面急退。
 
砰!
 
因为退得太急,直接撞在门。
 
哎哟!
 
我发出一声轻微的惨叫声。
 
“叔,你没事吧。”顾芊儿关心的对我询问道。
 
“没事,你别过来。”我嚷道,尴尬的脸都红了,如果地上有一条缝的话,我肯定就钻进去了:“求求你把灯关了好吗?”我对顾芊儿央求道。
 
“那你乖乖躺到床上去。”顾芊儿说。
 
“好好好!”没办法了,我只好拼命的点头,然后对她催促道:“把灯关了。”
 
稍倾,耳边传来啪嗒一声,床灯熄灭了,房间重新回到黑暗之中,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个人影,重要部位根本看不清楚。
 
顾芊儿离我大约只有半米的距离,说:“乖乖躺到床上去。
 
“好,但是你不能乱来,讲好了,只能用手。”我红着脸说道,不过处于黑暗之中,顾芊儿根本发现不了。
 
“咯咯!”顾芊儿咯咯一笑,说:“叔,我有那么可怕吗?”
 
“你不可怕,是叔过不了心里这一关。”我说。
 
“有什么过不了,你是我第一个男人,从你那天晚上进入我身体的那一刻起,我就发誓不会再让别的男人碰我一下,因为他们都不配,叔,我这辈子都是你的女人,就算我为了孤儿院的所有人还你的恩情。”顾芊儿十分动情的说道。
 
“不用你这样还。”我说。
 
顾芊儿没有再说话,而是让我躺在床上,我身体紧张的躺到了床上,全身肌肉都绷紧了,然后闭着眼睛,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
 
稍倾,耳边传来顾芊儿上/床的声音,接着我感觉下面被她握住了,肌/肤相触的一瞬间,我身体情不自禁的一阵颤抖。
 
“别紧张!”耳边传来顾芊儿的声音。
 
随后我发现她不但用手,还用上了嘴。
 
“那个,芊儿,你……”
 
“别说话,慢慢享受!”她说,随后用生涩的动作手口同时动了起来。
 
“王浩,反正没有别人知道,你就闭着眼睛享受一下吧。”我屈服了,然后在心里这样麻醉自己,不把自己麻醉了的话,根本无法静下心来慢慢享受。
 
人说到底都是自私的,特别封闭的空间,黑暗的环境,很低的风险,于是我便这样自我麻痹了,从开始的紧张慢慢的变成了享受,最后随着芊儿每一次生疏的吞吐,我嘴里发出舒服的呻/吟声。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呼吸越发的粗重,最后到了火山爆发的时候,我突然忍受不了那种慢吞吞的动作,于是粗暴的用双手按着芊儿的脑袋,腰部开始快速的动了起来,半分钟之后,火山喷发了。
 
呼哧!呼哧……
 
咳咳……
 
“芊儿,对不起,那个,我……”听到芊儿急促的咳嗽声,我才清醒过来,立刻松开了手,然后一脸慌张的说道。
 
咳咳!
 
芊儿又咳嗽了两声,擦了一下嘴角,抬头看着我说:“挺好喝的!”
 
“啊!”我惊呼一声,瞬间变得目瞪口呆。
 
稍倾,顾芊儿下床离开了房间,估摸着去洗漱了,大约一刻钟之后,吱呀一声,房间又开了,顾芊儿走了进来。
 
“芊儿,不是说好了……”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顾芊儿打断了:“乖乖躺着,别说话。”接着她好像拿一块热毛巾给我擦了一下,处理干净之后,这才离开。
 
我心里一阵感激,慢慢闭上了眼睛,正准备睡觉的时候,吱呀一声,房门又开了,于是我马上睁开了眼睛,看到顾芊儿走了进来,她一丝不挂的上了床,然后将我的右手臂当枕头,将我的左手放在她的臀部,她整个身体被我包裹在怀里,然后拉上了被单。
 
“晚安!”顾芊儿说了一声晚安,然后便闭上了眼睛,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她倒是睡着了,我刚刚降下去的邪火,此时正在腾腾的往外冒,乖乖咧,一具柔软的身体躺在自己怀里,两个人还都一丝不挂,她的胸脯就贴在我的肋部,大腿也紧挨着,那光滑的皮肤让我一阵心猿意马,特别是左手的触感,小翘臀弹性十足,直接轻轻抓一下啊,但是理智告诉我,不能这样做。
 
“芊儿,你这是在惩罚我吗?还是在诱惑我,又或者是在考验我?”我看着已经入睡的顾芊儿,在心里暗暗的问道,一脸无奈的表情。
 
在冰与火,欲/望与理智的世界硬生生的熬了三个多小时,终于熬累了,我这才恍恍惚惚的睡了过去。
 
感觉没睡多久,好像有人在拍我的脸颊,于是迷迷糊糊醒了过来,看到天色已明,顾芊儿也穿好了衣服,身上还围着做饭的围裙,正站在床边拍我的脸,嘴里还喊着:“叔,起床了,一会还要去韩伯家练功。”
 
“呃?呃?练功?今天不用去,让我再睡会。”我转了一个身,继续睡了过去,但是我忘了,自己身上什么都没/穿,转身的时候,把整个屁股都露在外边,下一秒,只听啪的一声,我感觉屁股一痛,瞬间清醒了很多,直接坐了起来,一脸懵逼的盯着顾芊儿。
 
“起来啊,不准睡懒觉。”顾芊儿像个小大人似的给了我一个白眼,同时脸颊有一点点红晕,止含春意,脸带羞涩,格外的诱人。
 
我尴尬的要命,睡意全无,半分钟之后,结结巴巴对顾芊儿说:“我起床,那个,芊儿,你可不可以先出去。”
 
“又不是没看过,害羞啊!”顾芊儿说,虽然她嘴上这样说,但是脸仍然变得嫣红,随后低头朝着门外走去:“二分钟,必须去洗漱。”她说。
 
“知道了。”我应了一声,自从昨晚的事情之后,我心里清楚,对于顾芊儿的管制是再也无力反击了,谁让管不住自己的下面呢。
 
稍倾,我穿好衣服,打着哈欠走出了房间,来到卫生间对着镜子刷牙的时候,发现眼睛变成了熊猫眼,昨晚根本没怎么睡觉。
 
洗漱完毕,跟顾芊儿一块吃早餐的时候,她还奇怪的对我询问道:“叔,昨晚没有睡好吗?怎么有这么重的黑眼圈?”
 
我没好意思说,你一丝不挂的躺怀里,根本无心睡眠,只能尴尬的笑了笑,说:“叔的黑眼圈本来就重。”
 
顾芊儿嘟了嘟嘴,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我低头快速的吃饭,吃完就准备开溜,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实在太尴尬了。
 
可惜吃完饭之后,顾芊儿跟着我一块出门,然后一路把我押到了大哥家里,看到思雯将我拽进了门,她这才放心的离开,独自跑步去了。
 
“芊儿越来越水灵了。”思雯说道,她说者无心,我听了之后却有点做贼心虚:“思雯是什么意思?水灵?难道是说被浇灌了?”我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二哥,吃饭了吗?”
 
“呃?”
 
“吃饭了吗?”思雯再次问道:“想什么呢?”
 
“呃?没想什么,吃了,今天可不可以不练?”我说。
 
“二哥,坚持就是胜利,加油!”思雯握了一下拳头。
 
我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声:“加油个毛,再练下去,我的骨头都散架子了,太痛了,根本受不了,还不如直接杀了我。”
 
“二哥,你说什么?”思雯问。
 
“呃?没什么。”我说。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时间,我再一次体会到了下油锅般的痛苦,直接痛得死去活来,练完之后,大哥和思雯将我抬上/床,开始给我用药酒揉搓筋骨,我则立刻睡了过去,劳累过度。
 
一觉睡到下午二点多,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迷迷糊糊看了一眼,发现是顾芊儿的电话,又看了一下时间,心想坏了,中午没回去吃饭,也没有给她打个电话通知。
 
下一秒,我急速按下了接听键:“喂,芊儿,中午的时候我在……”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另一端却传来一个男子沙哑的声音:“你是王浩?”
 
“呃?”听到男子沙哑的声音,我的表情一愣,随后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确实是顾芊儿的手机,一瞬间,我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心中暗道:“坏了,顾芊儿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