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598 598 600回

杏彩平台 第598 598 600回这就是最可怕的地方
 五百九十八章 这就是最可怕的地方
我脑子一片空白,呆呆的坐在床上,刚才的画面不停的在脑海之中回放,可惜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嘴里不停的小声念叨着:“疯了,疯了,这个世界实在太疯狂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猛然清醒过来,下床换了内裤,看了一下卧室的门锁,脸上露出思考的表情:“这是九十年代的老楼房,门锁是那种老式简易门锁,顾芊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虽然没有学坏,但是也学了一些社会上的东西,比如说用卡片开门,上一次她演示过,我没当会事,看来明天应该重新换一把锁或者把门也换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稍倾,我关灯躺在床上,刚才的事情很尴尬,但是内心深处却生出一丝渴望,下一秒,啪的一声,我伸手给了自己一仿耳光,在心里暗暗告诫道:“王浩,你是她叔,做人不能太无耻,以后芊儿肯定要结婚生子,你不能毁了她。”

不知不觉再次睡了过去,早晨被芊儿的敲门声吵醒了。

咚咚!

“叔,四点半了,起来了,五点钟之前,还要到韩伯家里。”芊儿一边敲一边喊着。

开始的时候,我用手捂着耳朵,想要多睡一会,但是我立刻知道自己错了,因为一种特别刺耳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那种声音呛嚓、呛嚓,比指甲划玻璃的声音还要刺耳,还要让人难受。

“姑奶奶,我怕你了。”我实在受不了了,大喊了一声,急速的从床上爬起来,打开卧室的门,看看顾芊儿到底是怎么发出这么一个让人抓狂的声音。

吱呀!

我打开了门,看到门口的顾芊儿正拿着铁锅和铁勺子,两样东西相互摩擦,便发出了一个折磨人精神的刺耳声音。

“姑奶奶,别挠了,我错了,我起来了。”我捂着耳朵说道。

“咯咯……”顾芊儿笑了起来,扬着小脑袋,一脸的得意,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懒床。”

我暗暗撇了撇嘴,心里想着:“要想个办法,把这个小丫头片子弄走,不能再跟她住在一块了,不仅是为我好,也是为了她好。”

洗漱完之后,我发现顾芊儿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小米粥、鸡蛋、牛奶和二碟爽口的小咸菜。

看到准备好的早餐,我有点感动,现在还不到五点钟,估摸着顾芊儿四点钟就起来做饭了。

“那个,以后不用起这么早,出去买点吃就行了。”我说。

“出去吃有家里吃干净吗?”顾芊儿给了我一个白眼。

“主要怕你太辛苦,你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学习,然后明天考一个好成绩。”我说。

“我的成绩不用叔操心,叔,你只要能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别让我/操心就行了。”顾芊儿盯着我说。

“啊!”我轻呼了一声,心中暗道:“敢情是我拖了她的后腿,不是她拖我的后腿啊!”

吃完早餐,顾芊儿跟着我下了楼:“你不睡个回笼睡?”我奇怪的问道。

“不了,跑跑步,一天更有精神。”她说。

我耸了耸肩膀,没有说话,她的那点女生的小心思,我一眼就看透了,出来跑步的同时,还可以监督我,果不其然,顾芊儿一路小跑跟我并肩而行,一直把我送到大哥家门前,这才离开。

“唉,这个鬼机灵的小丫头。”我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在心里暗叹了一声。

说实话,两天的训练,已经把我的信心彻底击溃了,下定决心不再练什么狗屁易筋经了,那种苦自己受不了,根本不是练武的材料。

万万没有想到,今天竟然被顾芊儿这个丫头给押到了大哥家门前,并且她在离开之前,还帮我敲了门。

吱呀!

大门打开,露出思雯一脸惊讶的面容:“二哥,我以为你今天肯定不会来了,刚才还跟大哥说,一会去你那里把你提溜到健身房练。”

看到思雯一脸的惊讶,我把头一扬,牛逼哄哄的说道:“思雯,你也太小看我了吧,这点苦算什么,再怎么说,二哥也是一条汉子。”

“对,真汉子。”思雯对我竖了一下大拇指。

我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不过下一秒,笑容就凝固了,因为思雯接着又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一会别哭!”

“思雯,那个,二哥突然想起来了,今天有重要的事情,先走了,该天再来练。”我说,然后转身就想跑,可惜后领子被思雯给抓住了,然后她将我拖进了院子,砰的一声,把院门关上:“二哥,既然来了,就别走了,练完再说,乖,别怕。”

“救命啊!我今天真有事,啊啊……”我挣扎了起来,并且大声的喊叫,心里是真害怕了,想想前面两天受得罪,灵魂都感觉到颤栗。

接下来的事情,令我终生难忘,这天早晨,大哥和思雯两人生生折磨了我二个小时,硬是我把的胯给劈开了,我嗓子喊哑了,痛得是死去活来,眼泪根本就不难过而流,确确实实是痛出了眼泪。

二个小时之后,我的两条腿已经不能动了,大哥用药酒给我按摩着,他的手劲很大,一块腿骨接一块腿骨的给我按着,按完之后,说:“没事,你现在还年轻,多折腾一下没事,如果三十之后的话,怕是这么折腾骨头会受不了。”

“大哥,我现在也受不了啊。”我哭丧着脸,声音沙哑的说道。

“腿主肾,腰腿练开了,全身就有劲了,这都是基础,再说了,你腿和腰不行的话,易筋经的很多动作都做不了。”大哥说。

“大哥,我可不可以不练了?”我弱弱的询问道。

“二弟,你已经在我韩家先祖面前焚香祷告过了,现在你练也得练,不练也得练,除非你不想认我这个大哥了。”大哥一脸严肃的瞪着我说道。

“啊!”我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一脸吃惊的表情,感觉自己就是作死,练什么易筋经啊。

一个上午,我是走不动了,一直躺在床上,二个小时的折腾,早就把我的体力和精力给耗光了,于是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大哥和思雯已经不在了,应该是去健身房了,不过宁勇和陶小军两人就在屋子外边的院子里练拳,估摸着应该是大哥走的时候,为了我的安全,把他们两人给叫了过来。

虽然睡了一觉,但是仍然感觉浑身的酸痛,特别是腰和腿,动一下,针扎般的疼痛,我撇了撇嘴,心里后悔死了,当时到底那根筋搭错了地方,偏要花样作死,学习易筋经,想想练易筋经可以抻筋骨,长气力,甚至于增寿元,这么多好处,岂能那么容易练。

“唉,王浩啊王浩,你这是挖了一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啊。”我嘴里感慨了一声。

稍倾,我看了一眼手表,竟然已经十点半了,没想到,我睡了整整一个上午,于是我马上拿出手机,先给顾芊儿发了一条短信,说中午不回去吃饭,又分别给邓思萱和李洁两人打了电话,最后想了想,拨了一个苏梦的手机号,仍然处于关机状态。

“苏梦也不知道有没有事?”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拨了一条龙的号码,铃声响了三下,便传来一条龙的声音:“王浩,最近你在搞什么,黑八怎么也被抓进去了?”一条龙询问道。

“叔,你也知道,我现在是替孔志高办事,而孔志高和赵四海正在斗法,赵四海想弄死我,黑八就是专门给赵四海办黑事的人,你以前不知道吧。”我说。

“哦?黑八是赵四海的人?我以前还真不知道。”一条龙说。

我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说,于是话锋一转,问:“叔,苏梦还好吗?”

“嗯,她快回来了,在西北收了一百多名弃儿,准备带回江城搞一个育婴堂,让我出钱呢,真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一条龙一副不理解的口吻。

“叔,你也是老江湖了,相信因果报应吗?”我问,苏梦以前说过,她想搞个育婴堂,专门收养孤儿和弃婴,做一点善事,算是替一条龙还债。

“不信!”一条龙断然回答道。

“叔,我以前也不信,但是自从踏入江湖之后,就信了,苏梦以前跟我说过,他要搞一个育婴堂,收养孤儿和弃婴,你知道她这是为什么吗?”我对一条龙问道。

“为什么?”一条龙问。

“她都是因为你,想为你赎罪,希望你能得善终,这是她的一片孝心啊,你应该大力支持,钱是身外之物,能用在育婴堂上面,你是的福气。”我非常严肃的对一条龙讲道。

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一条龙可能在思考,或者是感动了,稍倾,他的声音才从电话另一端传了过来:“爱搞就搞吧,反正我的钱早晚都是她的。”说完之后,啪嗒一声,一条龙挂断了电话。

有了苏梦的近况,我放下心来,一直没有目标的苏梦,终于找到了一件她喜欢干的事情,至于育婴堂的手续,我会替她办好,再说了,我也有私心,等育婴堂的孩子长大之后,肯定会有一部分进入我的麾下效力,这种从小养大的人,肯定比招得社会小混混强百倍。

我的势力不可能仅仅局促在鞍山路一偶,早晚会扩大,等弄死赵四海,搞掉姚二麻子,我的事业将迎来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

中午,我带着宁勇和陶小军两人在外边吃得饭,吃饭的时候,我给孔志高打了一个电话,聊了几分钟,询问了一下案子的最新进展,黑八仍然是一言不发,并且从孔志高的话里,好像听到了一丝变化,至于是什么变化,他没说,我也没问,只是一种感觉。

“难道是赵四海背后的力量开始运作了?”我眉头微皱,在心里暗暗猜测道。

下午,我被宁勇和陶小军押去了大哥的健身房,愣是又惨了二个小时的踢腿,完了之后,累得我像条狗一般的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呼哧!呼哧……

铃铃……

突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孔志高的电话,我的表情一愣,立刻按下了接听键:“喂,孔市长。”

“出事了!”孔志高的声音非常低沉。

“怎么了?”我问。

“黑八死了。”孔志高说。

“啊!黑八怎么会死?他不是在市刑警队吗?”我急切的询问道。

“这就是最可怕的地方。”


第五百九十九章 孔志高怕了
 
 +A -A 时间:03-08 23:25 字数:3247
孔志高声音沉重的说道:“这就是最可怕的地方。”
 
我沉默了,黑八竟然在江城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里莫名其妙的死掉了。
 
“黑八怎么死的?”稍倾,我问道。
 
“自杀!”孔志高说。
 
“自杀?查跟他接触过的人。”我说。
 
“查?呵呵,我已经收到警告了,再敢往前一步,就等着提前退休或者直接进监狱吧。”孔志高说。
 
“啊!”我愣住了。
 
“并且对方还知道宋佳的身份,而宋佳又是海河集团的背后老板,王浩,你说的对,我们都是小虾米,赵四海背后的势力,只要动一动手指头,就能让你我灰飞烟灭,收手吧。”孔志高的声音充满了沮丧。
 
“孔市长,对方如此凶狠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一个道理,这一刀正好插在对方的软肋上。”我说。
 
“话是如此,但是再进行下去的话,就是以卵击石,自取灭亡。”孔志高叹息了一声,说道。
 
“赵四海不对付了?”我问,心里其实也不想掺和601军工厂的事情,但是赵四海必须要死,因为我和赵家是血仇,赵四海不死,我每时每刻都是寝食难安。
 
“暂时只能靠你自己了,对方想帮着赵四海整我的话,举手之劳。”孔志高说。
 
“孔市长,你想让别人一直这么捏着脖子生活?”我试探着问道。
 
“当然不想。”孔志高不加思索的回答道,下一秒,他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马上接着说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已经没有以前的雄心了,准备过段时间就提前退休。”
 
孔志高尽量在掩饰他的落寞和不甘,但是仍然被我从他的语气之中听了出来。
 
“好了,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我要谢幕颐养天年了,王浩,我最后给你一个忠告,不要去碰触601军工厂的事情,甚至于都不要让别人知道你了解这件事情,太可怕了,我藏了一辈子的秘密,没想到那些人一清二楚,呵呵!”孔志高说,此时他的语气里没有了不甘,倒是有一种英雄迟暮的悲壮感。
 
“孔市长,你还年轻,我们不是没有翻身的机会,那些人如此的在乎,说明601军工厂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张催命符,当然,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张催命符,最后比得就是谁得命硬。”我说。
 
“不用比,我们会被碾为齑粉,想想十六年前的江城市委书/记现在是什么位置,你就知道这件事情谁敢碰一下,那就是灰飞烟灭的下场。”孔志高说。
 
看来他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是内心深处仍然是恐惧占了绝对的上风,也是,一个自认为无人知道的秘密,突然发现别人早就知道了,那种恐惧感来得格外严重,仿佛他成了一只别人眼中的猴子。
 
“孔市长,你不跟赵四海斗了?”我问,心里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妈蛋,本来以为干/死赵四海,灭了姚二麻子,然后开始扩大地盘,正式成为江城道上响当当的人物,现在好嘛,孔志高竟然临阵退缩了。
 
“呵呵,有什么好斗,我过两个月都准备提前退休了,斗什么,有意思吗?王浩,你也好自为之吧,别再去招惹赵四海了。”孔志高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操!”一瞬间,我目瞪口呆,孔志高撤了的话,我自己怎么可能顶得住赵四海?妈蛋,搞不好鞍山路的势力也会被赵四海给灭掉,至少我现在就知道,黑八的势力和姚二麻子的势力都听他的命令。
 
姚二麻子虽然被一条龙给打残了,但是并没有伤到根基,赌博业仍然掌控在姚二麻子手里,现在这个社会,只要有钱,就有人,再说,除了姚二麻子之外,还有黑八的势力,黑八属于江城的老牌势力,看起来不出名,但是真斗起来,姚二麻子都不一定斗过黑八,即便现在黑八莫名其妙的死在公安局,其手下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觑。
 
“不行,绝对不能让孔志高撤掉,即便他不跟赵四海为敌了,也要让他暗中帮助自己,毕竟是一大助力。”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下一秒,我开口对孔志高说道:“孔市长,古人有句话说的非常好,富贵险中求,巨大的风险隐藏着巨大的利益,我们不是没有翻身的机会。”
 
“有吗?王浩,你不要玩火了。”孔志高说。
 
“孔市长,赵四海的哥哥赵建国入狱,赵建国的儿子赵康德失踪,并且父子两人都跟其欧诗蕾有染,让他们父子两人身败名裂,这件事情并不是偶然发生,而是有人在三年前已经开始淮备了。”我决定说服孔志高,让他不要急着退出,在暗中对我进行支持,因为只剩下我一个人的话,那基本上只有退出江城一条路可走了。
 
“哦?你是说有人早就想整赵家?”孔志高问,他这只老狐狸整辈子玩阴谋诡计,一听便明白是怎么会事。
 
“不仅仅是赵家,而是想通过赵家将601军工厂的事情揭露出来。”我说。
 
“等等,这事我们找个地方详谈吧,我怕电话里也不安全。”孔志高突然声音严肃的说道。
 
“好,孔市长,你定地方。”我说。
 
“半个小时之后,一吕居见。”孔志高说。
 
“嗯!”我应道,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本来踢腿两个小时,都累成了狗,但是孔志高的事情是大事,他的退不退出,关系到我是否要离开江城,离开打拼了两年多的鞍山路地盘,所以我让陶小军把我扶了起来,然后咬着牙,用精神的力量抵抗着身体的疲劳,半个小时之后,带着宁勇和陶小军两人出现在一吕居茶楼。
 
没想到,孔志高竟然比我还先到五分钟,已经点了茶室,沏好了茶,正在等我。
 
宁勇和陶小军跟孔志高的司机在旁边的茶室喝茶,我和孔志高两人相对而坐,默默的喝了一会茶。
 
“王浩,你说有人几年前就开始策划搞垮赵家,从而让赵家当替死鬼揭露601军工厂的事情?”孔志高对我询问道。
 
“对!”我点了点头。
 
“你肯定。”
 
“我拿我的脑袋担保,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把欧诗蕾叫回江城,你当面问她,不过至于是那一股势力,我不知道,她也不知道。”我十分认真的对孔志高说道。
 
“这可能关系到上层的争斗。”孔志高喝了一口茶,思考了片刻,小声的嘀咕道。
 
“孔市长,实话告诉你吧,仅仅我知道,就有两股庞大的势力派人来到了江城,准备揭开601军工厂这层面纱,并且随着年底的临近,事情会越来越剧烈。”我说。
 
孔志高的眼睛突然发出一丝亮光,把茶杯放下,抬头朝着我看来,说:“你是说明年三月份的两会选举?”
 
“对,既然是上层争斗,那就是必须在选举之前见分晓,不然的话,万一对方上台,那另外一方或者两方,就会成为被清洗的对象。”我小心翼翼的说道。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其实内心深处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乖乖咧,自己一个小屌丝,怎么竟然有一天敢谈论这种事情,我的精神都有点恍惚。
 
孔志高微皱眉头思考了片刻,说:“王浩,你的消息准确吗?这可是非常机密的事情。”
 
“孔市长,我这人虽然是一个小屌丝,处于社会的最底层,但是挡不住运气好,不然的话,两年半之前,我连给你擦皮鞋的资格都没有,现在却可以跟你面对面的喝茶聊天,你认为我和两年前有什么改变吗?其实运气占了大半。”我尽量把自己往尘埃里说。
 
“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孔志高盯着我看了十几秒钟之后,开口问道。
 
“孔市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如果你非要问的话,我只能说,机缘巧合。”我说。
 
“机缘巧合!”孔志高重复了一下,随后没有再说话,看样子像是在思考。
 
“孔市长,三方势力云集江城,下半年江城绝对有好戏看,即便你想置身事外,也不用急着退休啊,我坚信邪不压正,在601军工厂这件事情上,赵四海以及他背后的势力就是邪,只要被揭露出来,他们将彻底被清洗,到时候也许我就有机会一步蹬到省部级的位置,只要你站对位置。”我对孔志高诱惑道,他跟李洁一样,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对权力太过于痴迷,只不过李洁太嫩,而孔志高却是一只不容易忽悠的老狐狸。
 
“王浩,你不骗我?”孔志高思考片刻,盯着我问道。
 
“我发誓绝对不骗你,再跟透露一下消息吧,赵四海的前妻当年是601厂的会计,最重要的账目问题,她都有参与,事发逃到美国,一直被国家通缉,现在有一股势力,正在准备将她骗回国,如果她回国的话……”说到这里我意味深长的看了孔志高一眼。
 
其实赵四海前妻回国的事情,根本就是八字没有一撇,我完全就是在忽悠孔志高,不过既然不能明面上动赵四海,那么现在只剩下唯一的一条路了,让赵四海的前妻自动回国,她当年可是通缉犯。
 
“赵四海的前妻如果回国的话,如果真有势力想要揭开601军工厂的事情,她肯定会被省纪委,不,省纪委不行,必须是国家纪委直接控制,那么接下来601军工厂的事情就会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在明面上受审的话,我们省的官场将发生一场大地震。”孔志高不愧是官场老狐狸,我就随便一说,他却已经分析到了赵四海前妻回国之后的事情。
 
下一更,一点半!
 





第六百章 老狐狸
 
 +A -A 时间:03-09 02:43 字数:3051
“对,只要赵四海的前妻可以回国的话,那我们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了,所以说,孔市长,你别忙着退休啊,搞不好绝路逢生,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我继续对孔志高忽悠道,其实赵四海的前妻怎么可能回国,除非把她绑回国。
 
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大约过了半分钟之后,才传来孔志高的声音:“王浩,你真把我当成一个傻老头了吗?赵四海的老婆怎么可能回国?除非她傻了或者疯了,要么就得了精神病,只要她敢回国,那就是死路一条,除非她能向国家纪委检举,但是她又为什么要检举呢?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孔志高不愧是一只官场的老狐狸,很快就从兴奋之中回过神来。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事在人为嘛,两大势力都在想办法,随着年底的临近,我想这种大势力之间的角斗会越来越激烈,孔市长,你怕什么,对方敢要挟你的话,你就把601工厂的事情捅出去,以你的级别已经足够了,我想他们绝对不敢冒险。”
 
“小子,你想害死老子吧,哼,老子年纪大了,不陪你们玩了,算了,也不等两个月了,明天我就向上面请病假,去疗养院住几个月,然后因病提前退休,合情合理。”孔志高说。
 
“孔市长,别啊,即便你直退休了,能不能在退休之前帮我把姚二麻子给整死?”我急切的对孔志高说道。
 
“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老了。”孔志高说。
 
“老你大爷!”我在心里暗骂一句,不知道这只老狐狸葫芦里卖得什么药?说了这么一大堆的事情,他竟然无动于衷:“难道真得被吓破了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眼睛一眨,准备激一下他,于是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淡淡的说道:“孔市长,你不会被吓破了胆吧?”
 
“小子,别激我,老子吃完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这种激将法对我没用。”孔志高也端起了茶杯。
 
“孔市长,你是不相信有两大势力已经盯上江城,并且都派人来了?”我盯着孔志高问道。
 
孔志高面沉似水,一点表情没有,也不看我,只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呡着茶。
 
“妈蛋,这只老狐狸,看样子是想把我的私货都掏光啊,他才能最后表态。”我在心里暗骂一声,现在离不过孔志高,所以思考再三,我再一次小心翼翼对孔志高说道:“孔市长,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吧。”
 
姓孔的仍然没有说话,不过抬眼看了我一眼,露出询问的目光。
 
“老杂毛!”我心里不爽,再次对他暗骂道。
 
因为一次一次的掏私货,证明我跟他的交锋一次次的失败,后来我想了想,都是因为太过于考虑自己的得失,没有完全放下,如果放下的话,着急的应该就是孔志高了,他所谓的提前退休,狗屁,一个习惯了权力的话,想放下就能放下?那些正常退休的老干部,一时之间都适应不了,更何况刚刚当上市长的孔志高,他怎么可能放弃手里刚刚得到的权力呢?
 
可惜此时此刻我却没有想那么多,一直被孔志高牵着鼻子走,还好我心里有底线,打死都不能说的事情,始终咬牙坚持着没有告诉他。
 
“孔市长认识郑国吧?”我声音不自然的变小了,其实茶室就我们两个人,但是这件事情太过于敏感,如果被人听到话,后果不堪设想。
 
“嗯!”孔志高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疑惑的表情,不过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十六年前,郑国也是601军工厂的人,当年他还写过检举资料,但是不了了之,随后没过多久,他进入了公务员队伍,十六年间,从一个小科员混到现在霞山区区委书/记,你不认为他的提升速度很快?”我对孔志高问道。
 
“江城官场一直传言他省里有人,现在看来,他也是601军工厂受益人之一。”孔志高终于说话了。
 
“这一点可以肯定,孔市长,你说为什么当年郑国检举没有莫名其妙的消失,相反却平步青云,步步高升呢?”我对孔志高反问道。
 
“他手里的东西对那些人来说是致命的。”孔志高果然不愧是老狐狸,一点就透。
 
“孔市长,你说,如果郑国手里的东西突然被公布于众的话,情况会怎样?”我问。
 
“这……绝对是天翻地覆。”孔志高说。
 
“有一方势力现在就在打郑国的注意。”我说。
 
孔志高又不说话了,我心里有点急,暗道:“妈蛋,姓孔的,你他妈到底几个意思啊?”
 
大约一分钟之后,我实在坚持不住了,说:“孔市长,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你如果还想提前退休的话,那我也就无话可说了,其实你可以打的牌还很多,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退缩,对方没有那么可怕,601军工厂就是他们的死穴,邪永远压不了正,我坚信。”
 
孔志高仍然不说一句话,仅仅只是默默的喝茶,我说完之后,也不再说话了,心里已经开始打算把四个场子都卖了,然后退出江城的事情了,有赵四海在,孔志高退休的话,我继续留在江城,只有死路一条,虽然孙老头这条线还有用,但是毕竟他不是叶泽语,关键的时候,也许根本不顶用。
 
又过了五分钟,我受不了了,将杯里的茶喝光,起身对孔志高说道:“既然孔市长退意已决,那我就先告辞了,也好为后面的事情早做打算。”说完,我朝着茶室门口走去,心里同时问候着孔志高的全家:“妈蛋,浪费老子这么多口水,还把老子知道的事情差不多全套走了,还好北影和南燕的事情,老子没有告诉你个老狐狸。”
 
“等等!”我快要走到茶室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孔志高的声音。
 
“呃?”我转身朝着孔志高看去,问:“孔市长还有事吗?”
 
“我改变注意了,就像你说的,还有很多牌可以打,为什么不陪他们玩玩呢?”孔志高脸上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看到他这一丝笑容之后,我才猛然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靠,这只老狐狸一直在套我的话啊,他根本就没想着提前退休。”我在心里大骂,但是同时也在反思自己遇到事情之后,没有冷静,不然的话,肯定不会上孔志高的当。
 
其实也不能说自己不够冷静,只能说孔志高在故意影响我的情绪,真他妈是只老狐狸。
 
“孔市长,你刚才可真吓死我了,我都准备马上回去把场子一卖,然后卷着钱回家乡小县城买套房子,过平凡的小日子了。”我重新坐到茶桌旁边,喝了一杯茶,然后对孔志高埋怨道。
 
“呵呵,我不吓你一下,还不知道你小子肚子里有这么多货。”孔志高得意洋洋的说道。
 
“老奸巨猾,老直巨滑啊!”我大呼上当。
 
孔志高再次笑了起来,说:“你既然这么清楚有两方势力在关注江城,并且还派人来了,那么你又是代表那方势力呢?”
 
“我谁也代表不了,就是江城的一只小虾米,一个小屌丝,只是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其中一方势力的代表。”我想了一下,开口对孔志高说道。
 
这只老狐狸不可能乱问,每一句话都有目的,我心里猜测他想巴结一方势力,找一个巨大的靠山。
 
“看来你的运气真不错,能否给我引荐一下?”孔志高也不再藏着掖着,开门见山的说道。
 
“引荐?”我眨了一下眼睛,露出一丝疑惑的表情,其实心里已经基本猜到老狐狸的目的。
 
“对,如果有可能的话,帮我引荐一下,在这种争斗之中,如果不提前投靠一方的话,最后也别想得到好处,小子,明白吗?”孔志高说。
 
“哦!”我应了一声,随后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说:“孔市长,不是我不想引荐,问题是你能帮人家做什么呢?”
 
“对方现在在做什么?”孔志高问。
 
“不择手段从郑国手里搞到他当年的那份检举材料。”我说:“你能帮上忙吗?如果能的话,我就马上引荐,如果不能,那……”刚才被孔志高骗得好惨,我现在也要为难他一下,其实心里清楚,赵雯如果能跟孔志高搭上线的话,肯定会很乐意。
 
“郑国!”孔志高念叨了一句,眉头微皱,思考了起来。
 
稍倾,他开口对我说道:“这人啊,他都有弱点,郑国有一个独子,被他从小宠得无法无天,是市里小有名气的纨绔子弟,也许可以从他儿子身上找点突破口。”
 
我一言不发,只是一个劲的喝茶,让孔志高去猜吧,刚才他这样对付我,风云轮流转,现在轮到我这样对付他了。
 
孔志高看了我一眼,呵呵一笑,说:“王浩,这样可没意思了。”
 
“孔市长,这种事情,我都可以想到,不足以打动别人,你真想让对方重视,就必须拿出点真本事,以前投诚不都要交投名状嘛。“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