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平台 第595 596 597回 我不反抗

第五百九十五章 我不反抗
 
 +A -A 时间:03-07 20:29 字数:3153
我盯着赵雯看了一会,没有急着说话,而是心里有点害怕,南燕背后肯定有一个巨大的政治势力,北影组织背后估摸着同样有一个政治势力,两方势力都想把601军工厂的事情暴露出来,然后在L省掀起一场官场大地震,这样会空出若干的位置,甚至于还包括上层的某种斗争。
 
想到这里,我感觉浑身有点战栗,特别是想到很可能牵出上层的某种斗争,我真是一点都不想再跟这件事情有丝毫的联系。
 
“上层的斗争?”我眉头紧锁了起来,思考着帝都的那个人是从L省提拔上去的,好像有好几个人,但是特别突出的就是十六年前江城的一把手。
 
“我勒个去,不会真是针对他的一场政治斗争吧,我擦,自己被卷了进来,福祸未知啊!”我在心里暗叹了一声,真得很想此刻马上抽身而出,离开江城,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然的话,以后会怎么样,恕难预料,也许自己这个小人物,可以在这场巨大的斗争之中,捞到巨大的好处,但是更多的可能是被碾为齑粉,连骨头渣都不剩。
 
“想什么?”赵雯的询问打断了我的思绪。
 
“呃?没什么,有点走神。”我挠了挠头说。
 
“现在你把郑波打了,我也不可能真跟她上/床,即便我想愿意,你同意吗?”赵雯身体朝着我逼近了一步,扬着脸对我问道。
 
我的目光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似的朝下看了一眼,赵雯真丝的吊带睡裙根本就不贴身,几乎大半个雪白的球体都被我看到了,两个粉色的樱桃也出现在我的视线之中。
 
咕咚!
 
我嗓子发干,吞了一口口水,说:“郑波算个屁,你跟他上/床,还不如跟我。”
 
说完这话之后,我自己都被吓懵了,立刻朝后退了二步,摇了摇脑袋,惊愕的盯着赵雯,而此时赵雯也正惊愕的盯着我,可能她也没有想到,我会说那种话。
 
“那个,刚才,我……”我一脸尴尬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王浩,你到底是一个什么人?”稍倾,赵雯开口对问道。
 
“正常的男人,也就是一个俗人。”我想了一下,回答道。
 
“你如果是一个俗人的话,在杭州西湖边上,你那天晚上为什么又要冒着生命危险救我?说你不是一个俗人吧,刚才又表现的那么好色和猥琐,偷看很刺激是不是?”赵雯面无表情的瞪着我问道。
 
我心里在尴尬的同时,有点生气,眉头微皱,说:“这事不能全怪我,你穿得这么暴露,还不穿内衣,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不是一个太监,就算是一个太监,也会把持不住,这是男人最原始的本性决定的。”
 
赵雯盯着我看了十几秒钟,说:“算了,这件事情先不探讨,郑国手里很可能有某种601军工厂直接的证据,郑波今晚被你打了,我是没有办法再从他这里下手了,你说怎么办吧?”
 
“郑国只是一个备用选项,今晚赵四海雇佣的杀手已经动枪了,只要抓到一个活口把黑八供出来的话,然后黑八再把赵四海供出来,那么由赵四海当替死鬼揭开601军工厂的事情,一切事情都解决了。”我说。
 
“万一出现意外呢?”赵雯问。
 
“出现意外,我也会想别的办法整死赵四海,至于郑国,你自己慢慢想办法吧,其实只要赵四海把601军工厂的事情揭开的话,郑国手里的东西就成了烫手的山芋,到了那个时候,你出面直接跟他谈,他巴不得赶紧把东西给扔出去。”我说。
 
“你别忘了,你还是我们南燕的人,燕姐给我的任务是尽力揭开601军工厂的事情,然后全身退回南方。”赵雯说。
 
“知道了。”我应了一声,心中暗道“你完成任务可以退回南方,老子的根在江城,正在这场斗争的中心,也是漩涡的中心,一不小心就会被碾为齑粉,郑国的事情,老子是不会参与的,跟赵四海斗,至少表面上还有一层遮盖,如果参与到郑国的事情之中,很容易引起赵四海背后庞大势力的怀疑,到时候,枪打出头鸟,我搞不会直接就被灭掉了。“
 
滴滴!
 
突然我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这个时候来的短信,估摸着肯定跟今天晚上的事情有关,于是我马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果然是孔志高发的短信,就一句话:“一死一伤,已供出黑八,正在缉拿。”
 
“太好了。”我激动的说道。
 
“什么事?”赵雯看着我询问道。
 
“今晚想要开水泥罐车撞死我的杀手,持枪反抗,一人被击毙,另一个人被打伤生擒,供出了黑八,这种人,估摸着也知道死到临头,生亡的恐惧,会让他们把能拉下水的全部拉下水。”我快速的对赵雯说道。
 
“你别高兴的太早,黑八还不一定抓得到,今天在福阳路的事情闹得很大。”赵雯拨冷水。
 
“喂,难道你不想我的计划成功吗?怎么总拨凉水。”我撇了撇嘴,对赵雯说道。
 
“我只是得醒你,赵四海不是那么容易对付。”赵雯说。
 
“哼!”我不以为意的冷哼了一声,心中暗道:“栽在我手上的牛逼人物多了,赵四海再牛逼,只要黑八把他供出来,他就算是完蛋了。”
 
至于能不能抓到黑八?我并不但心,孔志高连武警都借调了出来,黑八除非提前离开江城,不然的话,他今天晚上肯定插翅难飞。
 
“你就确实黑八一定咬出赵四海?他不咬出赵四海,估摸着还不会死,一旦咬出赵四海,那是必死无疑,你以为他会那么傻吗?”赵雯说。
 
我眨了一下眼睛,朝着赵雯看去,发现她这个傻白甜,有时候还是挺聪明。
 
“哼,你说错了,赵四海不敢为他活动,除非黑八是一个傻子,赵四海只会在他说出一切真相之前,想尽办法除掉黑八,今天晚上这么大的事情,如果黑八自己一个人兜着的话,必死无疑,若是供出幕后主使之人,还有一线活路,他不会那么傻。”我说。
 
“也许你说的有道理,等着接下来的消息吧,喝一杯?”赵雯问。
 
“不了,陶小军他们还在下面等着我呢,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我看了赵雯一眼,目光在她胸前和露出的大腿上一扫,心里有点痒痒,不过最终忍住了,赵雯看似是傻白甜,实则是一枝带刺的玫瑰,上一次的事情,她肯定是半信半疑,不追究,估摸着大半原因是我在西湖酒吧救过她一命。
 
赵雯绝对不是那种可以随便玩的女人,一但沾上的话,肯定麻烦不断,甚至于给我带来生命危险。
 
玩了南燕的私生女,然后还不想负责,想想我都感觉自己再留在这里的话,就是花样作死。
 
赵雯突然用手抚/摸了一个她自己修长雪白的大腿,一脸媚惑的看着我,问:“我漂亮吗?”
 
“倾国倾城,比电视上的明星还要漂亮。”我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急着走呢?”赵雯给我抛了一个媚眼,问道。
 
“就是太漂亮了,我怕把持不住,做出什么错事。”我说。
 
“也许说不定我就是想让你做错事呢?”赵雯对我诱惑道。
 
“你不要诱惑我,我这人没有什么意志,也不能给你任何承诺。”我坦诚的说道,心里想着,如果你不要我负责的话,傻子今晚才走。
 
“男人是不是都这样,提起裤子就不想认账,天下有这样美好的事情吗?”赵雯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被我她这么一瞪,我就知道自己内心的那点小心思已经被看穿了,她虽然社会经验不足,但是脑袋还是挺聪明,于是尴尬的笑了笑,说:“男人都是一个熊样,那个,没事我就先走了。”说着,我朝着房门走去。
 
“站住,陪我喝两杯,等何敏回来之后,你再走。”赵雯说。
 
“只看不能用,会很难受的,特别是你这种级别的尤物。”我扭头看了一眼赵雯,赤果果的说道。
 
“那就忍着。”她给了我一个白眼。
 
“万一忍不住呢?”我试探的问道。
 
”万一忍不住的话,那你以后就是我赵雯一个人的男人,再跟别的女人有纠缠不清的关系的话,就是跟整个南燕组织为敌,至于邓思萱和你的孩子,到时候我会让燕姐给她们一笔钱,送他们离开中国,至于去那里,不会再告诉你,这些要求你都能接受的话,我是不会反抗的。”赵雯目光含春的盯着我说道,甚至于最后还朝着我勾了勾手指。
 
“呵呵!”我这人有色心没色胆。
 
“胆小鬼!”赵雯给了我一个白眼,随后起身去拿了两个高脚杯和一瓶红酒过来,说:“陪我聊会天,这是命令。”
 
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于是我转身重新坐到沙发上,跟赵雯一边聊天一边喝起酒来,感觉自己成了一名陪酒的小白脸,心里十分的不爽。
 
滴滴!
 
大约过了十分钟之后,我的手机又来了一条短信:“黑八已生擒!”
 
看到孔志高的第二条短信,我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对眼前的赵雯说:“黑八抓到了,哈哈,接下来只要他咬出赵四海,那么赵家在江城的时代将要终结了。”
 
“希望能一切顺利!”赵雯说。
 
 
第五百九十六章 不准碰脏女人
 
 +A -A 时间:03-07 23:28 字数:3066
“黑八不想死的话,就必须把赵四海咬出来。”我自信满满的说道。
 
“赵四海不是傻子。”赵雯说。
 
“孔志高更不是傻子,黑八到了他手里,有一万种方法让黑八开口,仅仅疲劳审问,就不是一般的人可以承受,最终会心理崩溃。”我说。
 
“这么有经验,你试过?”赵雯好奇的看着我问道,同时两条交叉在一起的大腿换了一个姿势。
 
我的目光不由的朝着她的大腿看去,她换姿势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抹黑色,不知道是内裤呢?还是她没穿内裤?
 
真他妈诱人,我都有了反应,于是身体坐在沙发上尽量前倾,不然太尴尬了。
 
“我没有坐过牢,但是进过几次看守所,也被审过几次,那种滋味,生不如死。”我实话实说。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经历。”赵雯说,看样子有点意外。
 
“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没在奈何桥前徘徊过几次,你以为那天晚上我有胆量救你吗?”我说。
 
“也是,这样说,我不用感谢你了?”赵雯优雅的端起高脚杯,轻轻的呡了一口红酒,盯着我的说道。
 
“当时我根本没有想过要让感谢。”我回答的汤水不露,不过却不是实话,我其实有点势力,也有点现实,如果赵雯不是南燕的私生女,我还真不一定出手救她。
 
“喝一个,算我谢你。”赵雯将酒杯伸了过来。
 
铛!
 
我跟她碰了一下,然后将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防盗门啪嗒一声被人从外边打开了,何敏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本来好像准备跟赵雯说什么,但是看到我在,于是便把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我心里一阵不爽,虽然说现在也是南燕组织的人,也是赵雯的手下,但是明显她们还有事情隐瞒着我。
 
稍倾,我站起身来,说:“不早了,我该走了。”
 
这一次,赵雯没有拦我,仅仅让何敏将我送到门口,离开的时候,我意味深长的朝着何敏看了一眼,那意思想问问她是什么事情,是人都有好奇心,更何况是赵雯隐瞒着我的事情,更想知道,可惜何敏一脸歉意的摇了摇头。
 
几分钟之后,我走出了桃花源小区,陶小军和宁勇两人已经找不到踪影,于是我掏出手机拨打了陶小军的电话,铃声响了五下,手机里才传出他的声音:“喂,二哥!”
 
“小军,不是让你和宁勇在小区门口等我吗?人呢?”我问。
 
“二哥,你没在里边过夜啊,我以为你……”陶小军嘿嘿一笑,说道。
 
“你以为什么,快来接我,你们在干嘛呢?这么吵?”我问。
 
“在吃烧烤呢,就在小区右边,五分钟的路程,二哥,你过来吧。”陶小军说。
 
“等着我。”我挂断电话,朝着右边走去,果然没走多久,就看到几外烧烤摊,并且发现了后面被撞烂的车子。
 
找到陶小军和宁勇两人,我坐下拿起一瓶啤酒喝了小半瓶,刚才在赵雯那里被勾出一肚子的欲/火,可惜没地方发泄。
 
“二哥,那么漂亮的女人,你都不上?”陶小军疑惑的对我问道。
 
“那是一朵带刺的玫瑰,一旦沾上了,麻烦不断啊。”我发出一声感慨。
 
“原来是这样,还以为二哥你是柳下穗在世呢。”陶小军嘿嘿一笑。
 
“只要是正常男人,在赵雯这种漂亮女人面前都要跪,我算毅力不错了,如果换成你小子,八成就沦陷了。”我反击道。
 
“可惜这种级别的女人从来都不正眼瞧我一眼,羡慕嫉妒恨啊!”陶小军酸溜溜的说道。
 
“小子,思春了吧?一会去三条那里,让夏菲把三朵头牌花叫来,给你来一个一夜驭三女。”我笑着对陶小军说道。
 
“大哥,现在这三个人,档期都排到三个月后了,估摸想让她们三人陪一下的话,都要在工作之外的时间,并且她们三人还要自愿。”陶小军垂头丧气的说道。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眨了一下眼睛,问:“喂,你小子不会真打过人家的主意吧?”
 
“大哥,你是没有见过她们三人,虽然没有刚才的赵雯漂亮,但是骨子里有一种媚味,特别能勾起男人的欲/望,二哥,也不怕你笑话,我早就想睡她们三个人了,可惜一直没有机会。”陶小军说。
 
“小军,你破了童子身了?”我还没有说话,旁边的宁勇突然严肃的问道。
 
“师兄,我这辈子能练出短脆快的暗劲就满足了,至于化劲根本没有任何想法,所以破不破童子身,没多大影响,再说了,以前民国时期的武林宗师,大部分都娶妻生子。”陶小军说道。
 
“元阳不泄,激发出身体的极限更加容易,你辜负了师父对你一片苦心,其实在我们师兄弟三人之中,我最笨,你最聪明,师父最看中你,可惜你……唉!”宁勇看着陶小军,脸上露出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师兄,以后韩氏八极拳就靠你撑着了。”陶小军说。
 
宁勇没有说话,看起来有点生气,一直在喝闷酒,气氛有点不对劲,于是我们三人便没了再待下去的兴趣,没过多久,便开车朝着鞍山路疾驰而去。
 
我一酒气的回到家,因为杀手已经抓住了,所以宁勇没有跟来,我一个人回到了忠义堂总部,大门反锁,我只好敲门。
 
咚咚!
 
“芊儿,开一下门。”我轻轻喊了一声。
 
此时已经快十一点了,估摸着顾芊儿八成是睡着了,正心里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吵醒她,还是下楼去旁边的旅社过一夜。
 
吱呀!
 
耳边传来开门的声音,防盗门开了,顾芊儿穿着小吊带睡裙,雪白的小手揉着眼睛。
 
“芊儿,你还没睡呢。”我问。
 
“刚才在椅上子迷迷糊糊睡着了。”她说。
 
“以后不用反锁门,直接回房间睡觉就行了。”我说,随后走进了屋子,顺手把防盗门关死。
 
“叔,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顾芊儿盯着我问道,好像有点查岗的意思。
 
“芊儿,你管我早睡早起,叔没有意见,管我讲卫生,叔也没有意见,但是叔的私生活,你是不是不应该管啊,叔是一个正常男人,有时候也有需要,当然会去那种地方喝喝花酒,或者去夜店泡妞都很正常。”有些事情,我可以迁就顾芊儿,但是她有点管得太宽了,我必须反抗。
 
“叔,你跟脏女人鬼混去了?”听了我的话,顾芊儿竟然生气了,抬头瞪着我质问道。
 
我本来想说没有,但是想了想,不能惯着这个小丫头片子,免得她得寸进尺,什么事都管着自己,那可是一点自由都没有了。
 
“嗯,怎么了。”我点了点头,说道:“叔是大人,有权力出入那种场所。”
 
万万没有想到,顾芊儿听完我的话之后,竟然勃然大怒,气得满脸通红,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露出一懵逼的表情,心中暗道:“这个小丫头片子怎么了?”
 
“叔,你……”顾芊儿满脸愤怒的朝着我逼来,吓得我噔噔噔,朝后退了三步,砰的一声,撞在墙壁上,身体才停下来,一脸惊讶的盯着逼过来的顾芊儿,说:“芊儿,你别激动。”
 
“叔,我问你,我是不是女人?”顾芊儿把我逼到墙角之后,瞪着我问道。
 
“你是女孩,还不算女人吧。”我弱弱的回答道,不知道顾芊儿生那门子的气。
 
女人真是多变,我越来越搞不懂了。
 
“我已经不是女孩了,那天晚上,是叔你把我变成了女人。”顾芊儿盯着我的眼睛说道。
 
听到她说那天晚上的事情,我马上把目光移开了,因为太尴尬了,我不敢跟她的目光直视:“那天晚上是一个误会,叔当时喝的酩酊大醉,还以为你是……你是……”我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即便你喝得酩酊大醉,但是发生的事情已经成为了事实,我从一个女孩蜕变成了一个女人。”顾芊儿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吧,你是一个女人。”我点了点头,算是屈服了。
 
“叔,我漂亮吗?”顾芊儿问。
 
此时此刻,我怎么敢说她不漂亮,再说了,顾芊儿确实很漂亮,标准的美人胚子,现在十六岁已经很美了,再长两年的话,肯定是一个大美人。于是我点了点头,说:“漂亮!”
 
“既然家里有我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你还出去鬼混,难道我这么没有魅力吗?”顾芊儿瞪着我问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感觉脑子不够用了,这什么跟什么啊:“芊儿,你怎么了,别乱说话。”我一有懵逼的说道。
 
“我没有乱说话,我已经十六岁了,早就发育成熟了,并且叔还要了我的第一次,第一次对于女人意味着什么,叔你知道吗?”顾芊儿对我质问道。
 
这话我听得好耳熟了,想了一下,好像赵雯也这样质问过我。
 
“那个,芊儿,我……”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不准你出去鬼混,不准碰那种脏女人,跟我进来。”说着,顾芊儿伸手抓住我的胳膊,朝着卧室走去。
 
第五百九十七章 怎么办
 
 +A -A 时间:03-08 02:00 字数:2643
我当时有点懵逼,不过当被顾芊儿带进卧室之后,突然清醒了过来,立刻挣脱了她的手臂,然后退到了门外,一脸警惕的盯着顾芊儿:“芊儿,你干嘛,赶紧回房睡觉去,叔累了,准备洗澡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去练功呢。”我一脸严肃的说道,不过心里却是砰砰直跳。
 
乖乖咧,家里就我和顾芊儿两个人,我的意志本来就很弱,再加上顾芊儿穿得那么暴露,不知道为什么女人总爱穿吊带睡裙,并且那裙子还那么短,刚刚包裹住屁股,穿一套棉睡衣睡裤不行吗?
 
总之,只要我脑子里的弦一松,估摸着就要跟顾芊儿发生男妇之间的事情,上一次还有情可原谅,如果再一次发生关系的话,并且还在我清醒的状态下,过后我肯定会后悔,所以最后这一关,我必须克制、克制、再克制。
 
“叔,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你认为这样一直躲着我,就可以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吗?”顾芊儿瞪着我反问道。
 
“乱说什么,现在叔命令你,马上回房间睡觉,不然的话……”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表情严肃的对顾芊儿吼道,其实内心深处一直有两个声音在打架,现在还没有分出胜负。
 
一个声音说:“不能当禽兽,芊儿还是一个少女,你不能毁了她,上一次已经酿成大错,不能一错再错。”
 
另一个声音却说:“反正已经发生过关系,不如将错就错,再说了,将来你还要让顾芊儿为你管理公司,只有她是你的女人才最可靠,即便你现在对她再说,将来某一天她恋爱了,爱上了别的男人,虽然仍然会对你充满感激,也会对你忠心,但是一旦她有了别人的孩子,那么在她的心里,那个男人将取代你的位置,万一敌人买通男子,那么以后很可能出现很大的隐患。”
 
两个声音谁也说服不了谁,不过总得来说,还是第一个声音占据了上风,我虽然不是好人,但是绝对不是一个卑鄙的人,至少还有一点良知。
 
顾芊儿看到我生气了,嘟着嘴,扬着头,就是不走。
 
“你不回房间睡觉是吧,翅膀硬了,不听叔的话了是吧?”我故意用生硬的语气对她说道,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凶过她。
 
顾芊儿大眼睛里充满了泪花,让我差一点没有绷住,不过还好,最终没有出声安慰她。
 
僵持了十几秒钟之后,顾芊儿跑出了我的房间,在跟我擦肩而过的时候,我看到她眼睛里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
 
“唉!芊儿,你别怪叔,叔都是为了你好。”我在心里暗叹了一声,心里有一点点不忍,不过刚才根本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板着脸训斥她这一招,也许还能奏效。
 
砰!
 
隔壁房间传来大力的关门声,顾芊儿用关门声表达着她对我的不满,我撇了撇嘴,一脸的无奈。
 
稍倾,心情平静之后,我朝着卫生间走去,洗了澡,换了睡衣,然后躺在床上,临睡之前,给孔志高发了一条短信:“孔市长,黑八交代了吗?”
 
铃铃……
 
大约三分钟之后,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是孔志来的手机号码,于是我马按下了接听键:“喂,孔市长,有进展吗?”我问。
 
“黑八老油条了,对警察这一套门清,从抓他到现在,一言未发,估摸着在等赵四海想办法救他,今晚估摸着是开不了口了,像他这种人,至少要磨个几天,什么时候精神崩溃了,什么时候才能交代,不过交代完了之后,第二天就要翻供,并且还会扬言我们刑讯逼供,这都是老套路。”孔志高说,听他的语气,应该是成竹在胸。
 
“孔市长,我相信你肯定有办法对付黑八这种人。”我稍稍拍了一下他的马屁。
 
“其实只要他开口咬出赵四海,我就可以马上控制赵四海,不管他第二天翻不翻供,只要控制了赵四海,你想赵四海身后的势力会怎么样?”孔志高对我反问道。
 
“他们肯定会着急,会心惊肉跳,做贼心虚。”我思考了片刻,回答道。
 
“对,这个时候的分寸,就得有所把握了,哼,只要赵四海落在我的手里,我会慢慢的弄死他,想要再出去,门都没有。”孔志高声音冷冰冰的说道。
 
我心里也巴不得赵四海赶快死,因为跟他已经结下了仇,并且跟整个赵家都结下了仇,至于什么601军工厂的事情,关我屁事,不过我就怕孔志高会不会也是某一方的人,想要把601军工厂的事情通过赵四海这个替死鬼给揭发出来?
 
“不应该,他根本不知道601军工厂的事情。”我在心里否定了自己的猜测,不过以防万一,我在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对孔志高提醒道:“孔市长,我是一个小人物,不想沾惹大人物的事情,特别是通天大人物的事情,咱就把赵四海弄死,就不要节外生枝了。”
 
“这话不用你说,我自有分寸。”孔志高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撇了撇嘴,心里想着:“孔志高,你的分寸最好拿捏准了,别想搞投机政治,不然的话,你肯定会粉身碎骨。”
 
我为什么会这么想,因为孔志高跟李洁有一点像,痴迷于权力,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想扶持我成为江城黑暗之王,然后从侧面帮助他成为江城市委书/记,并且他还有野心,想要干到六十五岁,混到省部级的位置。
 
601军工厂的事情,至少我知道,背后就有二大政治势力盯着,再加上本省的势力,就是三方势力,孔志高会不会利用这件事情钻空子,然后想要给他自己弄点好处,直接坐上副省长,甚至于省长的位置,这不寘不好说。
 
“孔志高,你最好不要自作聪明,被权力给迷晕了头,走出什么昏招,到时候真卷进去的话,就是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你,人家神仙打架,你一个小小的江城市长跟着掺和,还想占便宜,肯定被碾为齑粉。”我在心里暗暗想道,真怕孔志高被权力给迷了心智,走出昏招。
 
想着想着,我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我竟然做起了春梦,一丝不挂的一个美丽的女人躺在床上,看不清脸,但是感觉非常的漂亮,那里感觉坚硬如铁,梦里我扑了过去,可是下一秒,却非常的窘迫,好像处男似的找不到地方,正在我非常着急的时候,突然进去了,感觉一阵舒服。
 
睡梦中,我进攻、进攻、再进攻,当来到最关键的时候,我身体颤抖了一下,突然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我看到床上竟然有一个黑影,当时心一下子提了起来,经过二年半多的历练,我并没出声,下一秒,就感觉有点不对,因为这个黑影就爬在我的双/腿之间,脑袋上上下下,并且我感觉自己的重要部位正被人用口给含着。
 
一瞬间,我反应了过来,立刻伸手拉开了灯。
 
啪嗒!
 
灯亮了,我也愣了,神情是愣了,但是身体却没有愣住,而是被眼前的情景刺激的当场一泄千里。
 
唔唔唔……
 
咳咳……
 
笨拙的顾芊儿被呛到了,弄得她满脸满身都是,正在不停的咳嗽着。
 
“芊儿,你疯了,你这是在干什么?”我在一愣之后,简直是歇斯底里的吼叫了起来。
 
顾芊儿朝着卧室外边跑去,好像准备去洗漱,在跑到门口的时候,扭头看了我一眼,说:“不准去找脏女人,以后每天晚上我给你放出来。”
 
“你疯了,我、我、我……”我又气又惊又愣,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而顾芊儿说完之后,便关上门离开了,只剩下我自己坐在床上,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总之表情复杂,脑子一片空白,嘴里喃喃自语:“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