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娱乐 586 587 588 589 590 591回

杏彩娱乐 586 587 588 589 590 591回

第五百八十六章 行动开始
 
 +A -A 时间:03-04 19:43 字数:3138
大约仅仅坚持了不到五分钟,我感觉自己要昏过去了,太他妈痛,简直不是人能够忍受的,于是下一秒,扑通一声,眼前发黑,上身朝下蜷缩着侧倒在地上,彻底失去了知觉。
 
等醒来的时候,我以后已经结束了,万万没有想到,大哥竟然不到一分钟就把我硬生生弄醒,然后再让我受这种万刀刮骨之痛。
 
“啊啊……大哥,饶了我吧,我不练了,我真不练了,啊啊……我要痛死了!”我发出凄惨无比的喊叫声,心里彻底崩溃了,这他妈根本不是人练的,小孩还好,骨头软,从小练到大的话,现在做这种动作很容易,可是我已经二十七岁了,老骨头了,再做这种动作,坚持比扒我的皮还要痛苦。
 
我开始不停的求饶,说自己不练了,再也不练了,坚持不住了,可惜大哥根本不听,我的骨头被错位了,硬生生的拉扯着腿部的大筋,自己根本直不起腰来,只要一动,腰部好像发出一片刺痛,仿佛被腰斩了似的。
 
“二弟,坚持一下就好了,死不了放心。”大哥面无表情的说道。
 
“大哥,我不练了,我真不练了,你饶了我吧,我求你了。”我嘶吼着,都痛出眼泪来了,甚至于痛得下身有点失禁。
 
“坚持,别让大哥瞧不起你。”大哥说。
 
“啊啊……我就是一个穷屌丝,小人物,我不练了,不练了,放开我,啊啊……呜呜……”最后痛得实在没办法,骨髓里的疼痛,无法形容,于是我哭了起来,这种疼痛已经超越了我身体承受的极限,已经十几年没有哭过的我,竟然哭了起来:“呜呜……大哥,我不练了。”
 
可惜大哥竟然转身离开了,我又杀猪般的惨叫了几分钟之后,再次痛晕了过去,不过不到一分钟,又被大哥强行弄醒,继续忍受万刀剔骨之痛,让灵魂承受着非人般的煎熬。
 
就这样,昏了醒,醒了继续痛昏过去,一直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大哥才将我的上半身扶正,我听到咔嚓一声,骨头终于接回了原位,此时大哥的神情很紧张,不知道拿了一瓶什么药酒,总之很大的中药味,开始不停的用双手擦着药酒往我的腰部和双腿上涂抹,并且不停的揉/捏按摩,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嗓子都喊哑了,一点精力都没有。
 
从一种极端的痛苦之中,恢复到正常状态,再加上体力和精力的损失,我在大哥的按摩之中,渐渐的沉睡了过去。
 
当天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黑了,肚子饿得咕噜响,鼻子皱了皱,闻到一股菜香,于是马上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出了房间。
 
大哥正和思雯在吃饭,看到我走了出来,说:“二弟,感觉怎么样?”
 
“饿!”我说了一个字。
 
“思雯,把给你二哥留得饭端上来。”大哥对思雯说。
 
“嗯!”
 
稍倾,思雯把一大碗排骨和半沙锅鸡汤端了上来,当然还有几个馒头,我狼吞虎咽,实在是饿急了,从小到大好像从来没有这么饿过。
 
“哥,你看把二哥折腾的,再过一点,都要伤身了。”思雯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说:“思雯,大哥简直就是谋杀,不,不谋杀还要痛苦一万辈。”
 
“二哥,听说你都哭了?”思雯眨着大眼睛盯着我问道。
 
“没有,二哥怎么可能哭,男人流血不流泪。”我义正言辞的说道,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哭了,因为太丢人了。
 
听到我的回答,大哥呵呵一笑,思雯也跟着笑了起来。
 
“二哥,别不好意思,哭就哭吧,练武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思雯说。
 
“没有就是没有,这点痛算什么,跟挠痒差不多。”我牛逼哄哄的说道,总之在女人面前,气势不能输,打碎了牙入肚子里咽,不然怎么算爷们。
 
“咯咯!”思雯笑了起来,没有再说什么。
 
“二弟,好样的,明天早晨过来咱们继续。”大哥盯着我的说道。
 
“大哥,明天我好像还有一点事情,要不……”我想找理由开溜,乖乖咧,再练下去,非要了我的老命,什么狗屁易筋经,老子不受这罪了。
 
“二弟,如果明天你不来的话,今天的罪也就白受了,放心,明天肯定没有今天痛,想想,今天都熬过去了,明天还怕什么。”大哥的口吻里充满了诱惑的语气。
 
“这……”
 
“明天五点钟,准时过来。”大哥说。
 
“大哥,真没有今天痛?”我弱弱的对大哥询问道。
 
“嗯!”大哥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好吧!”我最终同意了。
 
吃完饭,我跟大哥聊了一会,准备离开的时候,宁勇来了,让我表情一愣:“宁勇,你怎么来了?”我问。
 
“我叫他来的,既然赵四海要对付你,就要小心一点,有宁勇在你身边,只要对方不动枪的话,一般无事,这样我也放心。”大哥抢着说道。
 
“谢谢大哥。”
 
“你我二人,这辈子能成为兄弟,就是前辈子的修来的缘份,别客气。”大哥拍了拍我的肩膀。
 
稍倾,我带着宁勇离开了大哥家,步行朝着忠义堂总部走去,也就不到一刻钟的路程。
 
路上,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好几个未接电话,其中有邓思萱的,有袁雨灵的国际长途,还有李洁和赵雯的电话。
 
“我擦,怎么都挤在下午给我打电话。”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袁雨灵的国际长途是半个小时前打过来的,手机一直处于静音状态,所以没有听到,想了一下,现在袁雨灵那边应该是早晨,于是便打了回去,铃声大约响了五下,电话另一端传来了袁雨灵的声音:“姐夫,刚才打电话给你,你怎么不接?是不是在干坏事?”
 
“干什么坏事,跟人在吃饭,你有事吗?”我问。
 
“赵蓉约我今天晚上参加她的生日宴会,姐夫,你说我应不应该去?会不会有危险?”袁雨灵对我询问道。
 
“赵蓉是谁?就是你那个学姐?赵四海的女儿?”我问。
 
“对,就是她。”袁雨灵说。
 
我思考了片刻,说:“参加,当然要参加,但是一定要小心,总之,现在你要表现的跟平常一样,绝对不能让她看出异常,因为如果你有异常的话,他们很可能提前动手,明白吗?”我对袁雨灵叮嘱道。
 
“好的,姐夫,我明白了。”袁雨灵说。
 
“对了,你妈去了吗?”我问。
 
“没呢,正在办签证,她就是不相信,哼,等我出了事,看她后不后悔。”袁雨灵气呼呼的说道。
 
“呸呸呸,别乱说话,只要你表现正常,近期应该不会有事。”我说。
 
“姐夫,你想我吗?”袁雨灵突然话锋一转,问道。
 
“那个,雨灵,没事的话,姐夫挂了,记住,一切保持正常。”我说,随后准备挂断电话,不想跟她讨论想不想的问题,李洁、苏梦、邓思萱三个女人已经足够了,再说了,家里还有一个小丫头片子,什么事都管,已经够烦了,真不想再跟袁雨灵不清不楚,那样只会徒增烦恼。
 
“你不想我,我就学坏,我就不回去了,反正这里的学生大部分人都抽大麻和乱交,我也去抽。”袁雨灵威胁道。
 
听到她的话,我感觉头大,于是只好顺着她说:“想,姐夫怎么不可能不想你呢。”
 
“不骗我。”袁雨灵问。
 
“不骗你。”我说。
 
“那亲我一下。”袁雨灵说。
 
“啊!”我愣住了,说:“怎么亲,你在大洋彼岸啊。”
 
“对着手机亲啊,快点嘛。”
 
“这……”
 
“姐夫,你不亲的话,刚才说想我就是说假话,你说假话,我就不回去了,我就……就疏远赵蓉。”袁雨灵再次对我威胁道。
 
“你别闹。”我说。
 
“谁闹了,亲不亲?”
 
“你赢了,亲,并行了吧。”没有办法,我只好对着手机亲了几下,这才过关,随后又聊了一会,这才挂断电话。
 
身边的宁勇露出疑惑的目光,估摸着刚才我亲手机的兴动被他看到了,脸上有点尴尬,我想解释一下:“那个,刚才我……”
 
“二叔,我什么都没看见。”宁勇抢着说道,打断了我的话。
 
“啊!”我愣了一下,看样子,他八成是误会了,不过想了想,误会就误会吧,反正现在的宁勇,肯定不会把我的事情说出去。
 
稍倾,我又分别给邓思萱和李洁打了电话,邓思萱带着孩子已经到了海南,李洁带着刘静去了贵州玩,总之,现在她们至少是安全的,赵四海想找到她们,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最后一个电话打给了赵雯,接通之后,赵雯的语气十分生气的嚷道:“下午给你打了几个电话都不接,你在干嘛?”
 
“中午喝醉了,一直在睡觉,怎么了,有什么新情况?”我问。
 
“哼,幽灵探测到,黑八已经把人派了出去,不是黑八的手下,可能黑八从外省雇佣的人,幽灵正在找寻这些人的踪迹,下午就要提醒你自己小心一点。”赵雯生气的说道。
 
“啊!对方开始行动了。”我心里一惊,此时我和宁勇正走在一条黑暗的小巷里。
 
下一秒,我对宁勇说:“小心一点,注意周围的动静。”
 
“嗯!”宁勇微点了一下头。
 
 
第五百八十七章 能不能靠谱点
 
 +A -A 时间:03-04 22:22 字数:3117
我感觉宁勇的神情明显绷紧了起来,心里有点后悔,不应该把手机调成静音,如果在大哥家知道这个消息的话,我肯定把陶小军也叫过来。
 
事情很突兀,完全打乱了我们先前的计划:“赵雯,你不是说幽灵很厉害嘛,监视我的时候,神出鬼没,怎么连黑八的人都看不住?”我心里有点急,语气相当不好的对赵雯说道。
 
“凶什么,黑八是从外省雇的人,并不是他的手下,两人也并没有见面,仅仅电话联系,幽灵虽然会读唇语,但是对方在室内打电话,如果万一拉上窗帘,或者在看不到的地方,幽灵本事再大,也没有办法啊。”赵雯嚷道。
 
“你把黑八几点打的电话告诉我,确切时间。”我的态度软了下来,其实心里知道也不能全怪赵雯。
 
“你问这个干嘛?”赵雯问。
 
“我让警察通过电信渠道查一下拨出的这个手机号码,然后看一下能不能定位这个人。”我说。
 
“好,我一会问一下幽灵,短信通知你。”赵雯说。
 
“嗯,现在计划有点乱,如果今晚偷袭我的话,我们前边的计划都将泡汤,赵雯,你能不能靠谱点,自从认识你之后,你就没有一件事情能做到让人满意。”我对赵雯说道。
 
“王浩,计划赶不上变划快,你没有临机应变的能力,就不要把责任往女人身上推。”赵雯反击道。
 
“我没有临机应变的能力,好好好,赵雯,我不说你了,只希望你能靠谱一点,马上问一下幽灵,下午的时候,黑八几点打的电话。”我说,随后不等她回话,直接挂断了。
 
稍倾,我深吸了一口气,小声的对旁边的宁勇问道:“感觉到有危险吗?有异常吗?”
 
“没感觉。”宁勇摇了摇头。
 
“快走吧!”我说。
 
“嗯!”宁勇将我的大半个身子护在身后,急步朝着小巷的另一端走去,本来是走小道回鞍山路近很多,现在却变成了一种危险。
 
突然,当我们两人离小巷的出口仅有二十几米距离的时候,两道身影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将小巷的出口给封死了,跟我们相向而行。
 
“杀手会是他们吗?”我在心里暗暗起疑。
 
当前一人戴着棒球帽,看不清脸,身高大约一米七左右,不高,身后一人,倒是挺高,光头,有点胖,牛眼,满脸的横肉。
 
东城区租房便宜,所以外来人员很多,流动性很大,除非是老街坊,其他人根本就认不全,这两人到底是不是来杀自己的人,我不敢确定,只能偷偷用手戳了一下宁勇的腰,说:“小心!”
 
“嗯!”宁勇没有回头,仅仅发出一个微弱的声音。
 
因为是相向而行,所以我们和对方之间的距离接近的很快,眨眼之间,两方的距离差不多就剩下十米左右。
 
八米、六米、四米!
 
当相距四米的时候,我看到对方的胖子好像从衣服里拿出了东西,于是马上大吼了一声:“动手!”
 
操,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我的声音刚刚响起,便看到眼前的宁勇像一道影子般的跨过了四米的距离,出现在对方两人面前,接着我看到戴棒球帽的小个子,直接惨叫一声,身体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旁边的墙壁上,便没有动静,估摸着是宁勇下了狠手。
 
扑通!
 
下一秒,我看到满脸横肉的光头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啊啊……
 
噗!
 
嘴里喷出了鲜血,身体不停的痉挛,嘴里流出的鲜血越来越多,至于他手里,并不是枪,也不是刀子,而是一个正在响着铃声的手机。
 
“我勒个去!”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直接傻眼了,估摸着八成是打错人了。
 
宁勇也有点发愣,扭头看了一眼,说:“二叔,好像不对劲啊!”
 
我心里一阵郁闷,当然不对劲了,妈蛋,刚才太激动了,这可怎么办?
 
稍倾,我马上拨打了120,同时打了熊兵的电话,把事情大体说了一下,让他来处理:“哥,两个人看来也不像好人,估摸着有暗底,你处理一下,我已经拨打了120,医药费我会负责。”
 
“嗯,你先撤,别让人看到,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熊兵说。
 
“谢谢哥!”我说。
 
“自家兄弟,客气什么。”熊兵说。
 
挂断电话之后,我拽着宁勇准备离开,不过看到胖子手里的手机铃声一直在响,于是眉头微皱,心里暗暗想着:“也许有可能没打错人啊,这个电话如果是黑八打来的话,那可有意思了。”
 
下一秒,我蹲下身,从胖子手里把手机拿过来,看到来电显示是一个叫丽丽的女人,我不死心,暗道:“可能是掩人耳目。”于是便按下了接听键。
 
“郑哥,你什么时候到啊,今晚的局还开不开啊,三缺一啊!”手机里传来一个年轻女子的嚷叫声。
 
我撇了撇嘴,将电话挂断,重新将手机塞进已经昏迷的胖子手里,然后和宁勇两人立刻离开了现场。
 
离开这条小巷之后,我们没有再走小路,而是走得大路,小心谨慎的回到了忠义堂总部。
 
刚一进门,就看到顾芊儿一脸不高兴的看着我,同时餐桌上还有四菜一汤,此时好像已经凉了,我这才想起来,晚上没有回来吃饭,忘了提前告诉她一声。
 
“芊儿,听我说,下午的时候,我去锻炼了,太累了,然后就睡了,一觉睡到晚上,所以就没有提前通知你。”我马上对顾芊儿解释道。
 
“哼!”估摸着她本来想发脾气,看到宁勇在我身边,仅仅冷哼了一声,然后转身回了她的房间。
 
“宁勇,今晚你在客厅住一夜。”我说。
 
“嗯!”宁勇没有二话,点一点头,随后找了一个角落,练起了桩功。
 
我回到房间,坐在床上,刚要打电话给赵雯,问问她,是不是幽灵搞错了,没想到,嘀嘀二声,她的短信来了,仅仅只有一个时间十四点二十八分。
 
看到这个时间,我思考了片刻,随之拨通了孔志高的电话,铃声响了六下,才传来孔志高的声音:“喂,王浩,有什么事?”
 
“孔市长,替赵四海办黑事的人已经查到,竟然是早就金盆洗手的黑八。”我说。
 
“黑八,中国娱乐城的黑八?”孔志高问。
 
“对,就是他。”我说:“今天下午十四点二十八分,他打过一个电话,应该是跟杀手的通话,杀手很可能是外省的人。”
 
“黑八!”孔志高念叨了一声,电话出现了片刻的沉默,稍倾,他才开口说道:“我来查一下。”
 
“尽快!”我催促道。
 
“知道了。”孔志高不耐烦的说道,随后便挂了电话。
 
给孔志高打完电话之后,我躺在床上陷入了沉思,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马上拿起,看到是熊兵的电话:“喂,熊哥,那两人没事吧?”我问。
 
“兄弟,怎么打得那么狠,小个子断了五根骨头,光头胖子,整个肺部出血,现在还在手术台上。”熊兵说。
 
“啊!”我没想到这么严重,不过想想也是,当时以为两人是杀手,宁勇出手肯定是毫无保留的杀招。
 
“兄弟,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查过了,两人不是什么好鸟,其中一人还是网上通缉犯,三个月之前,逃到我们江城,我会处理好。”熊兵说。
 
“谢谢熊哥。”我说。
 
“让你那保镖以后出手轻点。”熊兵说。
 
“是是是!”
 
挂断熊兵电话之后,我心里暗道一声侥幸,两个通缉犯,只要没有人报案追究,这事就算是不了了之,如果是两个普通市民的话,即便能靠孔志高和熊兵把事情摆平,我也会受到良心的谴责。
 
不过想想当时的情况,胖子满脸横肉,眼光很凶,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坏人似的,小个子帽檐拉的很低,生怕别人看到他的脸,两人一看就不是好人,真是普通市民的话,我也不会紧张到让宁勇先下手为强。
 
可能是下午的锻炼太过于劳累,刚才又太紧张了,躺在床上,我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我才猛然清醒过来,电话是孔志高打过来的,于是我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孔市长,有消息了吗?”
 
“查了黑八那个时间点打的电话,确实是一个外省手机号,通话时长三分二十秒,我已经让人监控这个外省手机号,如果再在江城出现的话,一定可以锁定。”孔志高说。
 
“嗯,谢谢孔市长。”我说。
 
“王浩,你不是说赵四海的行动都在你的掌控之中吗?前边的计划是很好,现在看起来是不是实现有点难度?”孔志高问。
 
“出了一点状况,只要找到这名接电话的外省人,我的人一定可以将他给盯死。”我说。
 
“命是你自己的,小心一点吧。”孔志高说。
 
“谢谢孔市长提醒。”
 
跟孔志高聊了几句之后,便挂断了电话,然后我一肚子怒火的拨通了赵雯的手机,发现赵雯就没有一次靠谱,刚才听了她的话,差一点把两名不相干的人弄死。
 
“喂,赵雯,你能不能靠谱一点。”电话刚接通,我就大声喊叫起来。
 
第五百八十八章 不方便
 
 +A -A 时间:03-05 00:14 字数:3500
“王浩,你吼什么,我怎么不靠谱了。”赵雯比我更大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
 
“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吗?你告诉我,黑八雇的杀手很可能今天晚上动手,我当时正走在一条没有路灯的小巷里……”我把刚才回来的时候发生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最终嚷道:“赵雯,你差点害了我,知道吗?”
 
“咯咯……”万万没有想到,赵雯听完之后,竟然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笑什么,还好那两个人也不是什么好鸟,不然的话,我会内疚一辈子的。”我说。
 
“王浩,你吓得六神无主,把无辜路人当成杀手,还有脸来怪我,是不是男人?我都替你害羞,啧啧。”赵雯笑完之后,开口对我讽刺道。
 
“你……”
 
“我怎么了,记住,我是你的顶头上司,今天你已经吼我二次了,如果再有第三次的话,我会执行我们南燕的家规。”赵雯的声音突变,有点冷。
 
“你差一点把我害死,难道就不应该检讨一下吗?”我心里一愣,才想起来,自己是赵雯的手下,还有一个南燕组织压在身上,于是声音不由的降低了下来。
 
“从你刚才的叙述,只能说明你的胆子太小,跟我有什么关系。”赵雯说。
 
我本来想据理力争,随后一想,女人都是一个样,想让她们负责简直不可能,特别是漂亮的女人,更会推脱。
 
思考了片刻,我最终把火气压了下去,心平气和的说道:“前边你不靠谱的事情……”
 
可惜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赵雯打断了,她说:“谁不靠谱了,不靠谱的是你自己。”
 
“好好好,我不靠谱行了吧,前边的事情,都过去了,咱们不提了,我通过孔志高查到了黑八打出去的那个手机号码,孔志高的人已经开始监控,只要再在江城出现,基本上就可以锁定,如果锁定之后,希望你让幽灵不要跟丢。”我对赵雯说道。
 
“放心吧,只要找到杀手,幽灵是不会失手的。”赵雯十分自信的回答道。
 
本来我对幽灵也挺信任,不过经过今天晚上的事情,突然发现幽灵也不是万能的,这个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把自身的安全押在一个人的身上,肯定不靠谱,我决定以后让宁勇时刻跟在自己身边,以防不测。
 
挂断赵雯的电话之后,我准备脱衣服睡觉,刚脱了上衣,卧室门外传来敲门声。
 
”咚咚!叔,你睡了吗?”顾芊儿的声音。
 
“睡了。”我说。
 
“你还没有洗澡呢,起来洗澡。”顾芊儿在门外嚷道。
 
“啊!”我愣了一下,表情变得很尴尬,因为宁勇今天晚上住在客厅里:“芊儿,叔,明天早晨洗。”我说。
 
“不行,快起来洗澡,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这么不讲卫生,没闻到身上有汗臭味吗?”门外的顾芊儿不依不饶。
 
下午折腾的死去活来,疼痛不知道让我出了多少汗,身上确实挺有味,但是躺在床上实在懒得起来:“叔睡了。”我说。
 
咚咚……咚咚咚!
 
“叔,你不起来,我就告诉宁师傅,昨天晚上的事情。”门外传来顾芊儿威胁的声音。
 
听到她的话,我立刻浑身一个激灵,瞬间跳下了床,立刻打开了门,一脸窘迫的说道:“叔,本来就准备洗澡,呵呵!”我一边说话,一边朝着正在客厅站桩的宁勇看去,真怕他露出一脸疑惑的目光盯着自己,还好宁勇正在站桩,并没有注意我和顾芊儿。
 
下一秒,我将顾芊儿拉进了房间,刚要说话,却这顾芊儿抢先了:“叔,宁师傅要在这里住多久?”
 
“住很久,怎么了?”我问。
 
“他在这里住,我很不方便。”顾芊儿嘟着小嘴说道。
 
“不方便啊,那叔重新给你租一套单身公寓如何?”我眨了一下眼睛,一脸期待的盯着顾芊儿说道。
 
顾芊儿眨了眨大眼睛,问:“叔,你是不是嫌弃我?”
 
“不,叔怎么可能嫌弃你。”我说。
 
“那你刚才的话是不是想赶我走?”顾芊儿继续问道,大眼睛里好像已经有泪花了。
 
乖乖咧,我最怕什么,最怕女人哭了,特别还是一个漂亮的女生,如果她哭着跑出我的房间,宁勇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没有,叔怎么可能赶芊儿走,叔绝对没有这个意思,你不是说宁师傅住在这里不方便嘛。”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是不方便啊,我晚上洗澡之后,基本都穿睡衣,他在客厅就是很不方便。”顾芊儿挺了挺胸脯说道。
 
她今天仍然穿着小吊带睡裙,并且没有穿内衣,胸前两颗小豆豆清晰可见,这样出现在宁勇面前,确实很不方便,并且她的两条雪白的大长腿露在外边,是个男人都会多看几眼,估摸着宁勇也不例外。
 
“是有点不方便啊,那个,芊儿,最近叔有点事,宁师傅呢,必须跟在叔身边,你看晚上能不能穿上内衣,还有下面多穿一条睡裤,如果没有的话,叔给你钱,明天去多买几套。”我用商议的口吻对她说道。
 
“太热了,不想穿睡裤,还有晚上穿内衣睡觉对乳/房的发育不好。”顾芊儿说,一点没有不好意思。
 
而当我听到乳/房两个字的时候,目光不由自主的朝着凸出的两颗小豆豆看去,不过下一秒,马上把目光移开了,一脸的尴尬。
 
“那就没办法了,有人要对付叔,宁师傅必须时间跟在身边。”我摊了摊手说道。
 
“这样啊,那这件事情明天现说,现在立刻去洗澡。”顾芊儿说:“还有向我正式道歉。”
 
“道歉?”我表情一愣。
 
“今天晚上你没回家吃饭,害我白白精心准备了四菜一汤。”顾芊儿盯着我说道。
 
“哦,对不起,叔错了,叔下去一定不再犯这种错误。”我不想再跟顾芊儿纠缠下去,乖乖向她道歉,同时心里确实也挺过意不去。
 
“这次我原谅你,不能有下次了,一定要把我记在心里。”顾芊儿说着往我身前靠近了一步,同时用手指着我的胸口,非常暧昧的说道。
 
我的身体踉跄的朝后退去,表情目瞪口呆,心中暗道:“乖乖咧,这是赤果果的诱惑啊,哥不是意志坚强的人,时间长了,肯定会乱想,怎么办?”脑海之中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稍倾,顾芊儿离开我的房间,我过了一分多钟才出去,直接去了洗手间,洗了一个澡之后,这才回房睡觉。
 
我睡得很沉,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一阵咚咚的声音,好像在自己耳边打鼓似的,这个声音一直在响,终于把我吵醒了,这才发现不是打鼓,也不是做梦,而是有人在不停的敲房门。
 
“谁啊?”我没好气的问了一声,同时看了一眼手机,凌晨四点半。
 
“二叔,五点钟要到师父那里去锻炼,快点起来吧,你不去的话,昨天下午受得疼痛就白受了。”门外传来宁勇的声音。
 
“啊……”我怒吼了一声,一个枕头扔在房门上。
 
咚咚!
 
“二叔,起来了。”宁勇锲而不舍。
 
我蒙着头就是不起来,易筋经虽好,老子吃不了那种苦,差一点小便失禁,那种灵魂里的疼痛,老子受不了,再加上好困,于是决定放弃。
 
稍倾,门外不但传来宁勇的声音,还加入了顾芊儿的声音:“咚咚!叔起来了,既然答应大伯早晨去锻炼,就要像一个男人一般信守承诺,咚咚!叔,起来啊!”
 
“咚咚!二叔,起来了。”这是宁勇的声音。
 
我勒个去,脑袋感觉要炸了,于是只好从床上爬起来,说:“来了,来了,别敲了。”我算是彻底败在宁勇和顾芊儿两人手里。
 
四点五十出的门,一路小跑,五点钟正好来到了大哥家。
 
“哟,二哥,很准时嘛。”思雯开的门,看到我一脸笑容,我却觉得她的笑容有点幸灾乐祸,于是想了一下说道:“思雯,你跟大哥说一声,我不练了。”说完,我转身准备撒腿就跑,可惜还没跑出去一步,便被思雯抓着胳膊给拽进了院子:“二哥,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救命啊,我真不练了。”看到思雯的目光,我心里一阵哆嗦,估摸着昨天晚上大哥肯定骗我,说今天没有昨天痛,想想都不可能,于是立刻大声喊叫了起来。
 
“宁勇,把他抓进练功房。”思雯对身边的宁勇吩咐道。
 
“好咧!”宁勇像提溜小鸡似的,将我夹在腋下弄进了练功房。
 
“思雯,二哥对你怎么样,你跟大哥说说,我不练了,真受不了这种苦,太痛了,再练下去,二哥非小便失禁不可。”我哭丧着脸对思雯说道。
 
“二哥,你昨天没有小便失禁啊,好厉害,这证明你的身体承受痛苦的极限比别人强,是优势啊。”思雯瞪着我说。
 
“啊!”我算是彻底傻眼了。
 
接下来的事情,我都不想回忆,还是昨天下午的那个动作,不过双腿绑上了木板,昨天腿部还能弯曲一下,减轻一点疼痛,今天早晨可好,双腿被绑上了木板,一点弯曲的余地都没有。
 
大哥在宁勇的帮助之下,直接让我一步到位,我瞬间就痛晕了过去,然后不到一分钟,又痛醒了过来,发出被杀猪还要惨的声音。
 
“啊……大哥,我不练了,我真不练了。”嘶喊之中,我感觉裤/裆一热,这一次彻底的痛得小便失禁了。
 
“二弟,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次不用坚持半个小时,只要坚持十五分钟就行了。”大哥对我说道。
 
“大哥,我不练了,我是不是小便失禁了。”我就差哭出声了。
 
“没事,不丢人,都是自家人。”大哥说。
 
接下来,简直就是生不如死,十五分钟之后,我感觉自己在十八层地狱走了一回,给我松开之后,我整个都虚脱了,全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
 
大哥给我用药酒按摩腰部,宁勇按摩双腿,思雯拿来一瓶生理盐水让我喝。
 
三个人折腾了我半个小时,我算是终于缓过劲了,然后立刻去卫生间换衣服,还好思雯早就给我准备了一套运动服,连内裤也准备了,看来早就料到我会痛得小便失禁。
 
我洗澡用了半个小时,然后磨磨蹭蹭的走出来,一脸恐惧的看着大哥说:“大哥,今天还要练吗?”
 
“再练一个小时的踢腿。”大哥说。
 
 
第五百八十九章 嚣张的黄毛
 
 +A -A 时间:03-05 20:39 字数:3140
一个小时的踢腿倒是不难,反正我又踢不高,开始几分钟还挺认识,后来看到大哥他们都各自练功了,也没有注意我,于是我便开始偷懒,同时心里暗暗后悔:“王浩啊王浩,你好日子不过,偏偏要学什么易筋经,现在好了吧,想不学了都不行,唉!”
 
想想这两天仅仅一个下腰的动作所带来的疼痛,我整个灵魂都不寒而栗:“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呢?不行,明天打死也不来了,扒成抽筋也不过如此。”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同时下定了决心,不练了,自己吃不了那种苦。
 
一个小时的踢腿很快忽悠的过去,接下来我在大哥家吃了早饭,然后大哥带着思雯去韩式健身俱乐部,我带着宁勇站在街上,不知道去那里好?
 
想了一会,我决定叫上陶小军一块去赌船看看,十五分钟之后,我带着宁勇回到了鞍山路,陶小军已经开车在等我们了。上了车之后,我们三人直奔大沽河码头而去。
 
“二哥,你还是别去了,姚二麻子的手下天天在码头骂娘,你去了非生气不可。”陶小军说:“我现在都不经常去,留赌鬼和两名保镖在那里看着赌船,反正也没有生意。”
 
“反正闲着没事,我就去亲自感受一下姚二麻子的小弟有多么的嚣张。”我说。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停在了大沽河码头大门口,我带着宁勇和陶小军两人下了车,朝着码头走去。
 
赌船前,果然有七、八个小青年,斜着身子,歪着头,嘴里叼着烟,正在对赌鬼骂娘。
 
“每天都这样?”我对陶小军问。
 
“前段时间还好,最近几天,反正天天都来叫骂,你让我们忍,于是便一直没有跟他们发生冲突。”陶小军回答道。
 
“看来姚二麻子很嚣张嘛。”我说,心里却是一阵冷笑,姚二麻子自作聪明,脚踏两条船,他的如意算盘孔志高早就看清楚了,他不但孝敬孔志高,还跟赵四海眉来眼去,并且最近这段时间,跟赵四海的关系越来越亲密。
 
孔志高和赵四海在斗法,姚二麻子不可能不知道,他两边都勾/搭,明显想让他立于不败之地,并且从最近的表现来看,他把宝更多的押在赵四海这边,只要孔志高腾出手来,分分钟将他灭掉。
 
其实这个世界上,自作聪明的人太多了,总觉得自己比别人聪明,其实都他妈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真正的智者,就是跟着一个人一条路走到黑,敌人也会佩服你的忠贞,像墙头草永远不可能得到重用。
 
我带着宁勇和陶小军两人朝着赌船走去,随着我们的走近,呼啦一下,本来围着赌船挑衅的七、八名小青年,一下子将我们三人给围了起来。
 
当首一位,染了黄色的头发,左耳戴着耳钉,手臂上有纹身,看不太清纹得是什么。
 
他正歪着脑袋打量着我:“王浩,你就是王浩吧。”黄毛说,他竟然还认识我。
 
“贺亮,你小子不想挨揍就赶紧滚蛋。”我还没有说话,身边的陶小军上前一步,大声的对黄毛吼道。
 
“小军哥,我们姚哥很欣赏你,只要你点头,荣华富贵触手可得。”黄毛对陶小军倒是很尊敬。
 
“滚,回去告诉姚二麻子,他给老子擦鞋都不配。”陶小军说。
 
“陶小军,你不要把话说的太绝,像王浩这种垃圾有什么本事,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罢了,对了,现在软饭也吃不上了,李洁把他给休了,哈哈……”黄毛对我冷嘲热讽起来,并且最后哈哈大笑。
 
黄毛笑,他周围的六、七个人也跟着笑了起来,一时之间,码头上充满了嘲笑声。
 
哈哈……
 
“贺亮,你他妈找死!”陶小军怒喝一声,准备出手打人,不过下一秒,被我拦下了,将其拽到了身后。
 
我盯着黄毛看去,眼睛一眨不眨,就这么直愣愣看着他傻笑,黄毛可能也意识到了不妥,笑了几声之后,便不笑了,梗着脖子,反瞪着我说:“看什么,说你小白脸不服气?”
 
“呵呵!”我呵呵一笑,面沉似水,看不出生气,也看不出不生气:“你叫贺亮?”我问。
 
“对,我叫贺亮,不是姚哥不让我动手,早就把你的这条破赌船给拆了,你算个什么东西,姚哥的生意都敢抢,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黄毛一脸蔑视的对我吼道。
 
“贺亮,你他妈……”身后的陶小军准备揍人,再次被我拦了下来。
 
“贺亮,记着你今天说得话,改天我就把你扔大沽河里喂王八。”我一脸笑容的对黄毛说道,对于他这种小喽啰,我实在不想发火,更不想生气,没必要,走到今天,如果再跟这种小喽啰一般见识的话,那就太丢人了。
 
“哈哈……兄弟,这小白脸刚才说什么?要把我丢大沽河里喂王八?哈哈……你他妈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黄毛哈哈大笑起来,随后突然脸色一变,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正顶在我的胸口处。
 
我心里一阵紧张,不过表面上却是神色如常,脸上仍然挂着一丝笑容,低头看了一眼,顶在胸口的手枪,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贺亮,老话说的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闯,本来呢,我想让你多活几天,不想跟你一个小喽啰一般见识,因为太丢份了。”
 
“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小白脸,给老子跪下。”黄毛将手枪突然顶在我的额头上,大声的吼道。
 
不过下一秒,我就看到宁勇的手抓住了黄毛持枪的手腕,接着一声惨叫在我的耳边响起,黄毛的右手臂被扭到了背后,手枪到了宁勇的手里,我伸手将手枪接过来,眉头不由的一皱。
 
外型看起来是五四式手枪,但是重量和手感都跟我口袋里那把不一样啊:“我擦,难道这是一把假枪?”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想到胖子有一次用枪指着我,最后闹到派出所,才发现他手里的枪是一把打火机,只是外型跟五四式手枪一模一样。
 
“妈蛋,这不会也是一个打火机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现在最主要的精力是对付赵四海,姚二麻子不足为惧,只要赵四海完蛋了,孔志高分分钟能整死姚二麻子,最后杀姚二麻子的人肯定是我,因为我需要他的脑袋为自己提高在江城的江湖地位和名气。
 
姚二麻子没有让手下小弟砸赌船,也没有再派人去鞍山路捣乱,说明他也保持克制的态度,最主要是给孔志高面子,现在谁都知道,在孔志高和赵四海的斗法之中,我承担着孔志高前锋官之职。
 
试出这是一把假枪,我心里一阵冷笑,对宁勇挥了挥手,说:“放了他吧。”
 
宁勇眼睛露出一丝疑惑的目光,不过并没有多问,直接把黄毛给放了。
 
“哼!”黄毛活动着右手臂,一脸不服气的表情。
 
我把手枪扔给他,说:“滚吧,回去告诉姚二麻子,别以为我王浩好欺负。”
 
黄毛接过手枪,这一次并没有叫骂,估摸着刚才宁勇扭着他胳膊很痛,让他有点害怕,如果刚才不是我阻止的话,宁勇可以将他的胳膊给扭脱臼。
 
“我们走!”黄毛接过假手枪,带着手下的六、七名小弟走了,大约走出去五、六米的距离,他突然回去对我大声吼道:“小白脸,你给我等着,如果不是姚哥不让动你,早他妈把你的狗屁赌船和鞍山路上的三个场子给砸了,就你这点势力,还不放在姚哥的眼睛,呸,吃软饭的小白脸。”黄毛对我大骂。
 
不过我心里却并不太生气,仅仅像看死人一样冷冷的盯着他。
 
“贺亮,你他妈找死。”陶小军反骂道。
 
“陶小军,你个傻逼,跟着一个小白脸,白瞎了你一身的功夫,我们姚哥欣赏你,那是给你脸,你他妈别给脸不要脸。”黄毛连陶小军都骂了起来。
 
“操,老子现在就扒了你个龟孙的皮。”陶小军大骂一声,朝着黄毛追去。
 
黄毛倒是知道陶小军的厉害,带着他的手下撒腿就跑,一会就跑得没影了。
 
“小军,回来了,跟这种小喽啰生什么气。”我把陶小军叫了回来,随后带着他和宁勇一块上了赌船。
 
船内很豪华,可惜一个客人都没有,赌鬼带着两名保镖无精打采。
 
“浩哥,这样下去不是事啊。”赌鬼说。
 
“别急,三个月内,整个江城的赌博业都是我们的。”我说。
 
赌鬼明显不相信,估摸着他心里正在骂我是白日做梦吧,我微微一笑,说:“好好看着赌船,天运号那边也要抓紧,正好趁这段时间,你好好想想姚二麻子手下那些人可以用,到时候,你写个名单给我,我把这些人弄过来给你当手下,一块经营赌博业。”
 
“浩哥,不是我不相信你的话,只是这可能吗?”赌鬼一脸不相信的说道。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二哥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像你这种残疾,也只有二哥把你当块宝。”陶小军突然对赌鬼呵斥道。
 
“小军,说什么呢,道歉,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家兄弟。”我扭头瞪了陶小军一眼,同时暗暗给他使了一个眼色,心中暗道:“看起来陶小军是从心里瞧不起赌鬼。”
 
第五百九十章 杀手出现了
 
 +A -A 时间:03-05 23:00 字数:3280
陶小军一脸不情愿的给赌鬼道歉,赌鬼呢,却一脸谄笑的说没事,其实这种情况我是真不想看到,因为这样赌鬼心里肯定有怨言,不过也只能做到这样,也不能太偏袒赌鬼,其实刚才陶小军说的没错,赌鬼被姚二麻子弄残废了,不是我的话,他现在还在棚户区里捡破烂为生呢。
 
“赌鬼,你是被姚二麻子弄残的,我说过,会给你们机会,亲自剁跳他的几根指头,这话不是跟你开玩笑,你现在不相信没有关系,三个月之内,我一定实现自己的承诺。”我盯着赌鬼十分认真的说道,从内心深处,我不想用强势压人,那样表面上服你,内心深处肯定会有别的想法。
 
一条龙为什么那么大的势力,最终却没有能力一统江城的黑暗势力呢?主要是他太过于凶残,手下的人并不齐心,江高驰当市长的时候,机会多好,明面上的靠山谁也弄不过他,暗地里的势力,又他最大,但是却无法统一江城的黑暗势力。
 
我通过苏梦了解过一条龙的组织结构,他手下四员大将,各自掌握着东西南北四个区的生意,中间还有严叔坐镇,再上面才是一条龙,苏梦说过,四名大将之间相互勾心斗角,争斗不断,根本无法齐心,才导致一条龙想一统江城黑暗势力,却无能为力。
 
特别是跟姚二麻子开战的时候,本来都要将姚二麻子弄死了,愣是有两名大将给闹起了内讧,最终被一条龙镇/压了,同时也给了姚二麻子喘息的机会。
 
一条龙的教训告诉我,武力镇/压并不可靠,统治这些手下,特别是重要的手下,还是要以心换心,靠感情笼络他们。
 
赌鬼这个人,除了爱赌之外,我没有看出他还有什么喜好,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姚二麻子剁了他的手指,他肯定怀恨在心,如果我让他也剁了姚二麻子的手指的话,这就是一个天大的人情,如果这样赌鬼还不为我死心踏地的卖命的话,那他差不多就该被扔进大沽河喂王八了。
 
在赌船待了一个上午,中午的时候,请赌鬼和两名保镖吃了午饭,下午闲着无事,带着宁勇和陶小军两人去了大哥的健身房,我和大哥在办公室里喝茶,宁勇和陶小军找思雯玩去了。
 
“二弟,杀你的人,还没有找到吗?”大哥给我倒了一杯茶,问道。
 
“没呢,不过手机号已经确定,是一个外省的号码,警察二十四小时监控这个号码,只要再次在江城通话鼠超过三分钟,就可以大约确定位置。”我说。
 
“二弟,你到底有什么理想,以前听你说,在鞍山路站稳脚就行了,现在你已经站稳了,怎么还这么折腾,跟赵四海结了仇,你可别让姓孔的当枪使。”大哥对我提醒道。
 
“放心吧大哥,我心里有数。”我说:“至于我的理想,大哥,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以前呢,我在没有认识你,也没有给李洁当上门女婿之前,我的理想很简单,就是赚点钱,回家里的小县城买套房子,然后娶个老婆,老婆孩子热炕头,足矣。”
 
“其实简简单单挺好。”大哥点了点头。
 
我继续说道:“不过自从认识你大哥您,又跟着李洁见过很多大人物,我的人生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刚认识李洁的时候,我的理想也很简单,就是能把李洁从假媳妇变成真媳妇,让她给我生几个漂亮的孩子,嘿嘿!”说到这里,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也挺好,李洁那种女人经历过大风浪,如果能收心对你好的话,你应该好好对人家。”大哥盯着我说道。
 
我没有表态,再次开口说道:“大哥,我现在的理想又变了。”
 
“呃?说说看!”
 
“我想当江城黑暗势力的老大,一统江城的黑暗势力,这个世界有白就有黑,我要当一个黑暗之王。”我说这个的时候,底气不是太足。
 
大哥表情一愣,盯着我看了十几秒钟,说:“二弟,大哥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大哥,你我兄弟,有什么话尽管说。”我说。
 
“枪打出头鸟,你明白什么意思吗?”大哥说。
 
“明白!”我点了点头。
 
“如果,大哥说的是如果,如果你真得把江城的黑暗势力给收拢在一起,坐上了那把交椅,你认为国家会容得下你?在国家机器面前,你会被碾为齑粉。”大哥说。
 
我听了大哥的话,眨了一下眼睛,思考了片刻,随后微微点了点头,说:“我还真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跟孔志高商谈这种事情的时候,完全被他描绘的场景给吸引,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甚至于内心深处认为这根本不是问题,因为有孔志高在上面当自己的保护伞。
 
“二弟,你好好想想,国家的底线是中国没有黑/社会,你敢碰触这条底线,不是找死吗?”大哥说。
 
“大哥,电视里不是经常出现黑势力团伙吗?”我说,有点疑惑,中国没有黑/社会?
 
“你啊,看得不仔细,电视上都怎么说,是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明白吗?仅仅惧有黑/社会性质,就被无情的给打掉了,你如果把江城的所有黑暗面的势力聚集起来,还勾结上面的领导,那就不是性质了,而是实实在在的黑/社会,国家分分钟派武警灭掉你。”大哥苦口婆心的对我说道。
 
“啊!”我愣住了,心里想着:“难道这是孔志高给我下的一个套?不应该啊,我如果完蛋的话,肯定会把他给供出来,把海河集团,把他的私生女宋佳给供出来,那他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我心里充满了疑惑,想着晚上约孔志高出来谈谈。
 
“二弟,你好好想想,即便这种组织可以存活几年,但是绝对不可能长久下去。”大哥说。
 
“谢谢大哥!”我非常真诚的对大哥感谢道,因为只有把我当成自家人,才会说这种话,一般的人,即便心里知道,也不会当着我的面说。
 
三点半钟,我带着宁勇和陶小军离开了大哥的健身房,离开的时候,大哥叮嘱我:“明天早晨五点钟,别忘了去我那。”
 
“哦,呃!”我嘴上应付着,心里想着:“才不去呢,再去就不是小便失禁了,搞不好大便也失禁了,那样哥就丢死人了,算了,这辈子我是绝了练武的念头,那根本不是我这种人能练的东西。”
 
陶小军开车,准备回鞍山路,我坐在车后排,掏出手机准备给孔志高打个电话,没想到孔志高的电话选打了过来。
 
铃铃……
 
看到是孔志高的来电,我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孔市长,杀手有消息了?”
 
“刚刚那个外省的手机号发出信号,技侦人员最终锁定在鞍山路附近,看来对方应该就在你眼皮子底下。”孔志高说。
 
东城区人员复杂,大部分都是外来人口,并且流动性很大,小巷又特别多,很多的监控死角,杀手倒真是会找个地方。
 
“谢谢孔市长。”我说。
 
“帮你就是帮我自己,你不用谢,自己小心一点,别诱饵被对方吃了,却没有抓到赵四海的把柄,这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情,我孔志高可不想干。”孔志高说道。
 
“孔市长放心,我肯定会看好自己的小命。”我说。
 
“没事,挂了。”孔志高准备挂断电话。
 
“孔市长,等一下,晚上有空吗?我有一件事情想跟你谈谈。”我说。
 
“急事?”他问。
 
“嗯!”我说。
 
“那晚上九点钟,你来我家吧。”孔志高说。
 
“好!”
 
结束跟孔志高的谈话,我立刻拨通了赵雯的手机,铃声响了三下,便传来赵雯的声音:“王浩,我刚要打电话给你,幽灵传来消息,十分钟前,黑八跟杀手通过电话。”
 
“呃?”我愣了一下,没想到幽灵还是蛮厉害,仍然在盯着黑八。
 
“怎么了?”赵雯询问道。
 
“没什么,我这边也刚刚获得消息,刚才黑八和杀手的再次通话,让警察确定了杀手的位置。”我说。
 
“在那?”
 
“就在鞍山路附近,我希望幽灵能在鞍山路找到想要杀我的人。”我说:“黑八和杀手再次通话,说明赵四海肯定没有多少耐心了,也许杀手今天晚上或者明天就会动手,你要让幽灵尽快确定对方是谁,不然的话,我们前边的计划将功亏一篑。”
 
“这方面幽灵擅长,在鞍山路,看来他们确实要动手了,我会让幽灵马上赶过去,他会在暗中跟着你,只要杀手对你跟踪或者是暗中观察的话,以幽灵的本事,都可以准确找到对方。”赵雯信心满满的说道。
 
“我再相信你一次,希望这一次你能靠谱一点。”我说。
 
“哼,不靠谱的是你自己。”赵雯说。
 
本来我以后她冷哼之后就会挂断电话,于是我也准备把手机收起来,但是没有想到,赵雯继续说道:“喂,王浩,喂?喂?王浩,你还在吗?”
 
“还有事吗?”我问。
 
“晚上到假日大酒店楼下等着,我会随时打电话给你,接到我的电话之后,立刻去顶层的旋转酒吧接我,明白吗?”赵雯说。
 
“你身边不是有何敏吗?让他接你好了,晚上我还有事。”我说。
 
“王浩,我是以上司的身份命令你,别忘了,你还答应当我一个月的男朋友。”赵雯的声音提高了几度,有点生气。
 
“几点?”我问,一脸的不情愿。
 
“十点钟。”赵雯说。
 
“知道了,我尽量赶过去。”我说。
 
“什么叫尽量,是必须。”她嚷道。
 
“好好好,必须!”
 
第五百九十一章 计划赶不上变化快
 
 +A -A 时间:03-06 01:09 字数:2581
幽灵到达鞍山路的时候,赵雯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于是我吃完晚饭之后,便带着宁勇和陶小军两人先去了长春路三条管理的洗浴中心,洗了一个脚,待了一个多小时。
 
在洗浴中心的时候,三条问需不需要把三个头牌叫来一块伺候我,这让我心里不由的一阵心猿意马,差一点答应,不过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为了在陶小军、三条等人面前保持高大的形象,我忍住了诱惑,跟三个漂亮女人上/床的画面,也只能在脑海之中意/淫一下了。
 
从洗浴中心出来,我们又去了狗子管理的KTV唱歌,陶小军张罗着叫了三名陪唱的小妹,带小妹进来的是倪果儿,我当时一愣,随后才想起来,好像答应过她,让她晚上帮夏菲的忙。
 
倪果儿穿着一条黑色的超短裙子,露出雪白的大腿,虽然不是太漂亮,但是毕竟才十七、八岁,一看就很嫩,青春活力无限,那脸一掐都能掐出水来。
 
“叔,好像你是第一次来唱歌吧,我陪你唱吧。”倪果儿凑了过来,直接坐到了我身边。
 
我瞪了她一眼,说:”让你来帮夏菲姐的忙,可不是让你来当陪唱小妹。”
 
“叔,你凶什么,我平时怎么可能陪唱,也就是你,其他人给一万块,让我陪唱一个小时,我都不眨眼的拒绝。”倪果儿说道。
 
“我会向夏菲证实一下,你给我好好学习怎么管理这里人,不是让你亲自出马,明白吗?”我对倪果儿说道,以后的场子会越来越多,到时候夏菲肯定会管不过来,我现在着重培养倪果儿独挡一面的能力。
 
“知道了,叔!”倪果儿点了点头。
 
“行了,忙去吧。”
 
“叔,真不需要我陪唱。”倪果儿说。
 
我再次瞪了她一眼,倪果儿马上起身,摆了摆手,说:“叔,我忙去了。”
 
最终我没有点陪唱小妹,宁勇也没有点,只有陶小军点了一下小妹,两人正在唱情歌。
 
宁勇看到陶小军和陪唱小妹搂搂抱抱,眉头都皱到了一头,其间训斥了陶小军几次,可惜陶小军对宁勇嬉皮笑脸,嘴上唯唯诺诺,但是实际行动上该干嘛,还是干嘛。
 
九点钟约了孔志高谈事情,于是在KTV唱了不到半个小时,我就带着他们两人离开了。
 
仍然是陶小军开车,直接朝着市政府大院驶去。在车上,我先给孔志高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他是否在家,得到肯定的答应,孔志高正在等我。
 
挂断孔志高的电话之后,我想了一下,又拨通了赵雯的手机:“喂,赵雯,幽灵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对方很谨慎,今天晚上,幽灵没有发现有人跟踪你。”赵雯说,并且我感觉她那边有点吵,于是开口问道:“你在那里?干什么呢?”
 
“上司的事情,你别多问,总之,到现在为止,幽灵还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赵雯说。
 
我撇了撇嘴,心中暗道:“谁爱管你的闲事。”
 
“知道了!”我应了一声,便准备挂断电话。
 
“喂,王浩,别忘了晚上十点钟,要到假日大酒店楼下等我。”赵雯对我叮嘱道。
 
“哦!”我说。
 
九点钟,我准时出现在孔志高家的大门口,这是一栋二楼小洋楼,市长的标配,在门卫那时已经确认过了,所以我刚刚按响门铃,孔志高的老婆便打开了门。
 
“你是王浩吧?”孔志高的老婆看起来慈眉善目。
 
“阿姨你好。”我说。
 
“快进来吧。”
 
走进屋子,我看到孔志高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他抬头瞥了我一眼,站起身来,说:“跟我到书房。”
 
我朝着孔志高的老婆微微点头笑了笑,然后跟在孔志高身后走进了书房。
 
“找我什么事?还要当面谈?”孔志高开门见山的问道。
 
“孔市长,你还记得我们的最终目标吗?你帮助我当上江城的黑暗之王,我辅助你做上书/记的位置,甚至于你还想再当几年省长。”我说。
 
“嗯,当然记得,这个计划对于你来说,也有天大的好处。”孔志高点了点头。
 
“孔市长,你心思这么缜密的人,难道不觉得这个计划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吗?”我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紧盯着孔志高的脸,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点蛛丝马迹:“让我成为江城黑暗之王这个计划,到底是不是孔志高设的圈套?”
 
“哦?什么缺陷?你说来听听。”孔志高的表情很到位,他这种老狐狸,怕是很难从脸上发现异常。
 
“中国没有黑/社会,如果我成为江城黑暗之王,估摸着分分钟就会被国家给灭掉,孔市长,你就不怕我被灭掉之前,把你和宋佳以及海河集团给供出来吗?”我盯着孔志高问道。
 
“王浩,如果我当了江城的市委书/记,你成了黑暗之王,只要不干出天/怒人怨的事情,就不会有事,你以为你们现在的各方势力不是带有黑/社会性质吗?除非你跟国家对着干,或者江城毒/品泛滥,治安混乱,人心惶惶,不然的话,只要有我在,你就不会有事。”孔志高斩钉截铁的说道。
 
“如果我当了黑暗之王,至少毒/品这一块,我不会磁,也尽量不会让别人碰,当然,太过于暴力,根本无法杜绝。”我说。
 
“只要比现在江城的毒/品减少一半,你就是大功一件,想想会挽救多少年轻人。”孔志高的声音里边充满了诱惑,这一点我听出来了,虽然他隐藏得很好。
 
“王浩,我们两人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我害你,不等于害我自己,害宋佳嘛,如果有可能的话,我都想让你当我的女婿,怎么可能害你。”孔志高说。
 
他的表情很真诚,但是我仍然在他的语气之中听到了一丝诱惑的味道,心中暗道:“孔志高非常想让我成为黑暗之王,这对他是有好处,但是如此的在意,是不是有点异常?”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是一句千古不变的道理,不过现在我还搞不清楚,孔志高除了让我帮他捞政绩和干黑活之外,还有什么其他打算。
 
肯定有其他打算,只是我现在猜不透,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因为我对于那个位置也是蠢蠢欲动,没有男人对金钱和权力不心动。
 
从孔志高家里离开的时候,已经九点三十五分钟,我还要在十点钟之前,赶到假日大酒店。
 
在去往假日大酒店的路上,我接到了赵雯的电话:“喂,正在路上呢,别催。”我说。
 
“幽灵发现了情况,你们车子后面是不是有一辆水泥罐车。”赵雯说得很快,听起来有点紧张。
 
我马上扭头看去,还真发现有一辆水泥罐车,其间隔着一辆小轿车:“有一辆!”我说。
 
“幽灵说那辆水泥罐车不正常,他的车正隔在你们两辆车中间,不过不可能长时间将你们隔开,所以希望你离开大道,甩掉这辆水泥罐车。”:赵雯说道。
 
原来隔在中间的车子是幽灵的车,我眉头微皱,立刻对陶小军说:“后面的水泥罐车不正常,立刻走小路,将对方甩掉。”
 
“好!”陶小军没有废话,在下一个红绿灯的时候,突然左转,拐进了一条叉路,此时我一直朝后看着,发现幽灵的车没有跟来,但是那辆水泥罐车跟了过来,并且速度在加快。
 
“小军,对方跟来了,小心。”我说。
 
“嗯!”陶小军点头,一直透过后视镜观察后面的水泥罐车。
 
我眉头紧锁,心里暗暗盘算着,真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对方竟然还想制造交通事故,哼哼,那老子就来个将计就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