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娱乐第 583 584 585回

第五百八十三章 老妈子
 
 +A -A 时间:03-03 19:43 字数:3500
我是从床上翻下去的,正好脸着地,鼻子撞在地板上,一阵酸痛,眼泪都出来了,于是不由自主的惨叫起来,而此时,耳边却传来顾芊儿咯咯的笑声。
 
稍倾,我揉搓着鼻子慢慢的站了起来,朝着坐在床上满脸笑容的顾芊儿看去,她穿得是细细那种吊带的棉睡裙,左边的小吊带滑落在手臂上,露出胸前大片雪白的皮肤,特别是她还没有穿内衣,两颗小豆豆透过衣服若隐若现。
 
我喉咙有点发干,本来下面就有正常的生理反应晨勃,此时更加的涨痛,睡裤都要被撑破的感觉。
 
咕咚!
 
终于忍不住,我咽了一口口水,声音很响,让我十分的难为情,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
 
顾芊儿的笑声停了下来,眼睛朝着我的下面撑起的帐篷看去,目光有点异样。
 
下一秒,我就意识到了自己的窘态,于是马上弯下腰,双手捂着裤/裆,脸色瞬间变得通红,尴尬的说道:“那个,芊儿,不是你想的那样,这、这、这是男人每天早晨正常的反应,总之不是故意的。”
 
顾芊儿可能有点不好意思,脸色微微发红,不过她的目光却并没有躲闪,好像仍然盯着我双手捂着的部位,说:“叔,你是不是很难受?”
 
“呃?”我愣了一下,随后马上摇了摇头,说:“不难受。”
 
“骗人,我不是小孩子了好嘛,我们学校好多女生都有男朋友,再说了,学校也开设了生理课,叔!”顾芊儿咬着嘴唇叫了我一声。
 
“呃?”我应道。
 
“生理课上老师说,男生长时间自己解决生理问题的话,对身体不好,要不,我帮你弄出来吧。”顾芊儿红着脸说道。
 
“芊儿,你乱说什么,再说这种话,我就把你赶回去跟倪果儿她们一块住。”听了顾芊儿的话,我更加窘迫,对其大声的呵斥道,随后弯着腰,双手捂着裤/裆朝着卧室外边跑去。
 
“叔!”身后传来顾芊儿的叫声:“我可以用手帮你!”
 
“不要乱说。”我嚷道。
 
“用嘴也可以!”
 
“再说我就把你赶走。”我大声嚷道。
 
“叔,如果你想要我的身体也可行,反正我早已经是你的女人了。”顾芊儿的声音充满了诱惑。
 
此时我刚刚走到门,手扶着门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头盯着她大声嚷道:“你疯了,一会我好好跟你谈谈。”说完,我弯着腰离开了卧室,冲进了卫生间。
 
一刻钟之后,才从卫生间里出来,此时下面已经恢复了正常。
 
此时顾芊儿已经换了条运动短裤和一件紧身的运动背心,正在做着一些伸展腰肢的运动,看到我出来的时候,她朝着我的裤/裆看了一眼,说:“叔,你自己解决了。”
 
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说:“你个小脑袋整天想什么呢,今天我就叫人给你装空调,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进我的房间。”
 
顾芊儿撇了撇嘴,说:“叔,换衣服,我们出去跑步。”
 
“跑步?你自己跑吧,叔年纪大了,需要休息。”我说,随后朝着卧室走去,现在才五点钟,正是睡觉的好时候,再说了,昨天晚上搂着她,我后半夜才睡着。
 
“不行,必须养成早睡早起跑步的习惯,叔,你今年才二十七吧,看起来像三十七,你需要锻炼,身体是革命的本钱。”顾芊儿抓着我的胳膊说道。
 
“芊儿,既然你叫我叔,那证明我是你的长辈,对吧?”我扭头盯着她说道。
 
“对!”她点了点头。
 
“既然我是你的长辈,你说自古至今,有晚辈管长辈的道理吗?”我说。
 
“这……”顾芊儿没话说了。
 
“没有吧,所以啊,你自己去跑步吧,好好锻炼身体,然后好好学习,就别管叔的事情了。”我说,随后准备掰开她的手,继续回房间睡觉。
 
顾芊儿虽然乖乖的松了手,但是却盯着我说:“叔,你可以不去跑步,不过我就要怀疑你今天早晨的行为是不是故意为之,是不是故意顶我,还把手放在我的臀部,并且还抓了,很软,很有弹性是不是?”顾芊儿的眼睛里露出狡猾的目光。
 
听了顾芊儿的话,我的脸色大囧,结结巴巴的说道:“芊儿,你可不能冤枉叔啊,叔真不是故意的。”
 
“上次你就说不是故意的,这次又不是故意的,不行,我要去问问老师,男生是不是都这样?”顾芊儿说。
 
我知道她这是在拐弯抹角的威胁我,心里也明白她基本上不可能把我们之间的事情说出去,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说出去的话,那么我的脸就彻底丢光了。
 
“唉,女人怎么都一个德行,总爱威胁人。”我在心里暗叹了一声,最终屈服了,说:“好,我去跑步,等我换件衣服。”
 
“真乖,都给你放在床上了,二分钟换好。”顾芊儿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
 
听到她说真乖,我全身一阵颤抖,心里这个郁闷啊:“不可能今后一年的时间都栽她手里了吧?不行,要想个办法将她送回学校,或者重新租个单身公寓让她搬过去,如果在这里住一年的话,估摸着自己会被管得发疯发狂,完全失去自由。”我在心里暗暗想着对策。
 
稍倾,我穿好运动服和顾芊儿一块下了楼,一路小跑去了附近民生公园,里边有不少老头老太太在打太极拳,也有不少人在跑步,我们两人围着民生公园跑了一圈之后,我就受不了了,感觉喘不上气来,肺部火辣辣的疼痛,朝着顾芊儿摆了摆手,说:“不行了,叔,跑不动了。”
 
“叔,加油,我看好你哟,再跑一圈,你以前的运动量太少,第一次会难受,以后慢慢就好了,等习惯了之后,你就知道每天早晨跑步对身体有多大好处了。”顾芊儿拉着我的手继续往前跑。
 
我心里这个郁闷啊,呼吸困难,根本说不了话,于是只好一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一边咬牙坚持着。
 
呼哧!呼哧……
 
顾芊儿呢,像哄小孩一般的哄着我:“叔,已经跑了三分之一了,真棒,加油!”
 
“叔,跑了一半了哟,革命马上就要胜利了,坚持,我相信你!“
 
“叔,已经跑三分之二了,你好厉害哟!”
 
此时我感觉两条腿都麻木了,肺部呼吸困难,心跳加快,难受的要命,听到她的话,我心里不由的暗骂了一声:“厉害你妹哟,这一身骨架子都快被你个小丫头片子给折腾散了。”
 
终于,两圈跑完了,我直接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双手捂着胸口,像一只快要干涸的鱼一样,拼命的大口大口喘息起来。
 
呼哧!呼哧……
 
“叔,刚做完剧烈运动不能马上坐下,对心脏不好,起来,快起来,我们慢慢走一会。”顾芊儿的力量很大,硬生生的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拉着我一步一步的走着,我两条腿都麻木,只好由凭她拽着自己,就这样走了大约十分钟,我的呼吸才渐渐平稳下来,肺部也感觉不到疼痛了,身体恢复正常之后,没有锻炼的愉悦,相反却相当的疲劳。
 
“我要再回去睡一会。”我说。
 
“不行,白天不能睡觉,不然的话,晚上肯定又睡不着,这样会造成恶性循环。”顾芊儿不同意。
 
我实在懒得跟她争辩,心里想着,一会开车出去,在车上睡会,哥怎么这么可怜,有家不能回,有床不能睡,顾芊儿,你就是一个小恶魔,我在内心深处呐喊着。
 
回去的路上,我和顾芊儿在旁边的早餐摊喝小米粥,吃小笼包,锻炼了一下,我饭量特别大,本来想吃三笼小笼包,两个茶叶蛋,一大碗小米粥,但是顾芊儿愣是只给我一个茶叶蛋,一笼小笼包,和一小碗小米粥。
 
“芊儿,你是老天爷派来折磨我的吗?我都听你的话,跑步了,还不让我吃饱饭啊。”我瞪着顾芊儿说。
 
“早饭只能吃七分饱,中午可以吃饱,晚上可以吃八分饱,并且不能吃宵夜,对了,晚上还要夜练,最好白天还要去健身房锻炼,叔,你才二十七岁,都有小肚腩了,所以在运动的同时,必须控制饮食。”顾芊儿一本正经的对我说道。
 
“我……”我本来想跟她据理力争,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不管是大美女还是小美女,女人就没有一个讲道理的,不让我吃,我就不吃,等一个人的时候,再大快朵颐。
 
“乖!别不高兴了,都是你为了你好。”顾芊儿一脸哄小孩子的表情。
 
“我不是孩子。”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咯咯……”小丫头片子大笑了起来。
 
一笼小笼包,一个茶叶蛋加一碗小米粥,感觉只吃了半饱,如果不运动的话,搞不好就够了,没想到围着民生公园跑了二圈,竟然食欲大开。
 
回到忠义堂总部之后,我先洗澡换了衣服,然后跟顾芊儿说了一声,然后便准备出去。
 
“叔,等等,给我一个月的菜钱,以后你中午和晚上都要回家吃饭。”顾芊儿将手伸到了我的面前。
 
“回家吃饭,叔有事。”我说。
 
“有事报备。”顾芊儿说。
 
“你……”我有点抓狂,不过最终没有发脾气,而是尽量用温柔的口吻对顾芊儿说道:“芊儿,叔是一个成年人,有自由的。”
 
“叔,我也没管你什么,只是让你早睡早起,每天锻炼峰体,按时吃饭,这对你的身体都有好处,其他的事情,我并不干涉啊,一切都是为了你的身体好,叔,你要干大事,就必须有一个好的身体,我每天会给你搭醒营养,比在外边吃既干净又有营养。”顾芊儿认真的对我说道。
 
“我……”看到她一脸认真的模样,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小丫头太能缠人了,不过仔细想想,她的话确实很有道理,我今年二十七岁,已经有了小肚腩,并且因为欠缺锻炼,同时饮食和睡眠不规律,年纪轻轻身体常常感觉乏力。
 
现在年轻也许还没事,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三十五岁之后,也许会出问题。
 
“芊儿,有时候叔会跟别人谈事情,不能回来吃饭,这样吧,只要能赶回来,我尽量赶回来,好吧?”我盯着顾芊儿说道,做出了让步。
 
 
第五百八十四章 跪拜
 
 +A -A 时间:03-03 22:36 字数:3085
终于把芊儿应付了过去,来到楼下之后,我真想大喊一声,自由了,不过想了想,还是做罢,不是太隔音,被楼上的芊儿听到,肯定会伤她的自尊。
 
“王浩,这几年你野惯了,有个人管着你也好。”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稍倾,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顾芊儿的事情抛到脑后,开始思考如何对付赵四海,局基本上已经想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执行。
 
我掏出手机拨通了赵雯的电话,已经一个晚上没有联系了,也不知道幽灵探查到了什么?
 
铃声响了五下,电话另一端传来赵雯的声音:“喂,终于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早晨起来,第一个电话就打给你,见个面吧,昨晚我跟孔志高聊了一下,有些事情,我们还是没有考虑到位。”我说。
 
“计划有变吗?”赵雯问。
 
“没变,不过能不能成功,就要看老天爷的意思了。”我说。
 
“咦?在杭州你不是这么跟我说的啊。”电话里传来赵雯疑惑的声音。
 
“见面说吧,你在那里?”我问。
 
“我们的落脚点在香港中路这边,就在香港中路的绿岛咖啡厅见吧。”赵雯说。
 
“好,半个小时之后见。”我说。
 
挂断电话之后,我又给陶小军打了一个电话,问清楚他在那里,便开车将他接上,朝着香港中路驶去。
 
九点半钟,我和赵雯在绿岛咖啡厅见面了,她身边跟着何敏,陶小军冷冷的盯着何敏,脸上充满了敌意。对于何敏的背叛,我其实已经释然了,不过陶小军还没有过去这道坎。
 
“你这名手下很不友善。”赵雯瞥了陶小军一眼,说道。
 
“他是我兄弟陶小军,本来何敏也是我的手下,两人关系不错。”我说,随后带着赵雯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将陶小军和何敏两人留在原地。
 
“不说他们,说说幽灵有什么发现吧?”我问。
 
“你先说计划有什么变化?”赵雯反问道,一点不吃亏,总想占据主动。
 
于是我开口将昨天晚上跟孔志高的谈话内容大体上说了一遍,最终强调道:“我们不可能无中生有,做假口供,将赵四海弄进公安局,那样太刻意了,即便借刀杀人成功,之后会给我们带来无穷尽的麻烦,在L省,隐藏在赵四海身后的那股力量,非常可怕,我想你应该也清楚。”
 
“这么说,只能凭天意了?如果杀手跟赵四海没有联系的话,我们仍然没有办法动赵四海?”赵雯盯着我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说:“只有保存自己,才能杀伤敌人,如果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话,得不偿失。”
 
赵雯微微点了点头,眉头微皱,脸上露出思考的神情。
 
“幽灵那边有什么消息?”稍倾,我开口对赵雯询问道。
 
“赵四海已经知道你回来了,估摸着你刚刚回到鞍山路,他就知道了。”赵雯说。
 
“嗯!”这一点我不奇怪,不知道就奇怪了,因为我根本没有隐藏行踪。
 
“幽灵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发现赵四海有一名小弟,这个应该是专门给他处理一些明面上无法处理的事情。”赵雯说。
 
“这人是谁?”我问。
 
“中国娱乐城的黑八,你们江城道上称呼他为八爷。”赵雯回答道。
 
“是他,听说已经金盆洗手了,竟然还在为赵四海办事。”我双眼微眯,嘀咕了一声。
 
“现在幽灵已经不再监视赵四海,而是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黑八,因为对你动手的人,很可能就是他的手下。”赵雯说。
 
“能确定黑八跟赵四海有联系吗?”我问。
 
“基本可以确定,王浩,你想把黑八抓起来吗?先下手为强?”赵雯看了我一眼,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没用,我们的目的是赵四海,现在把黑八抓起来,根本动不了赵四海,还是要让他们先动,然后把这件事情交给警察,一切都要在明面上,绝对不能暗箱操作,我们想要借的这把刀,可不是傻子。”
 
“黑八的情况,幽灵会随时向我报告,有什么异常,我会提醒你。”赵雯说。
 
“嗯!”我点了点头。
 
中午赵雯本来想约我吃饭,不过被我拒绝了,因为今天中午约了大哥,一块聚聚。
 
十一点半,我带着陶小军去了大哥健身俱乐部旁边的一家海鲜城,大哥、思雯和宁勇三人已经到了,我和陶小军坐下之后,便开始上菜。
 
我和大哥坐在一块,不停的交谈着,宁勇和陶小军在大哥面前,好像有点拘谨,可见大哥这个师父在他们两人心里的分量跟父亲差不了多少。
 
我把北影和南燕的事情告诉了大哥,大哥听完之后,盯着我足足看了半分钟。
 
“大哥,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我疑惑的问道。
 
“二弟,你也是一个奇人啊,当年认识你的时候,看你畏喂缩缩,一脸懦弱的模样,我是真不想跟你产生交集,不是你毫不犹豫的拿出一大笔钱救了思雯,怕是这辈子我不会搭理你这种人。”大哥喝了一点酒,说话有点直,不过我并没有放在心上,二年半之前,跟他认识的时候,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穷屌丝,猥琐、懦弱、怨天尤人,总之就是一个失败者。
 
“我能变成今天的模样,大哥你有一半的功劳,自从那天晚上经过山神庙的洗礼之后,我仿佛一下子有了自信,有了胆气,大哥,我敬你。”我举起酒杯,十分真诚的说道。
 
“那天晚上你可能以为是无心之举,其实我故意为之,你救了思雯,我也帮你一次,如果你能挺过去的话,人生将脱胎换骨,人这一辈子最怕什么?无非就是一个死字,你经历过一次生死之后,世间的大部分事情都不会让你再生畏惧,自然人生将可能发生改变,现在看来,你是越改越厉害,现在我都有点佩服你了。”大哥跟我碰了一下酒杯,说道。
 
“谢谢大哥夸奖!”我说,随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二弟,北影和南燕这种江湖组织,即便是真正的武林中人,都很难遇到,不知道你是福缘深厚呢?还是运气好?竟然见过北影,还见过南燕,这两个人因为是杀手,长年跟生死打交道,所以对中国传统武术的劲力理解的更透彻,都已经半只脚都已经踏进了化劲,算是当今中国传统的翘楚之辈。”大哥伸出了大拇指说道。
 
“大哥过奖了。”我说。
 
“一点都不过,你竟然还让南燕指点了宁勇一个关于化劲的东西,知道南北最后指点宁勇的那一下,放在武林之中有多重的分量吗?”大哥说。
 
我摇了摇头,对于这种事情根本不了解。
 
“万金难求,有了这一下,也许宁勇五年之内,有机会半只脚踏入化劲,四十岁之前,成为真正的化劲宗师。”大哥看起来很高兴,眼睛里放着光。
 
“这么久啊。”我嘀咕了一声,心里期盼着宁勇几个月能突破就好了,那样以后带着宁勇出去,基本上可以横着走了。
 
“二弟,你没练武,不知道练武的辛苦,五年能半只脚踏入化劲,已经算很快了,宁勇,过来。”大哥突然提高了声音,对宁勇喊道。
 
我看到宁勇身体一阵哆嗦,马上站了起来,急步走了过来,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声:“师父!”
 
“跪下,给你二叔磕头,是他成全了你,以后他的话就是我的话,你再敢推辞或者顶撞的话,我必重责你。”大哥一脸严肃的对宁勇说道。
 
“是,师父!”在大哥面前,宁勇从老虎变成了病猫,根本没有一点反搞的余地,他准备双膝跪在,下一秒,我立刻起身,双手拽着他的胳膊,不让他跪下,同时对大哥说:“大哥,别这样,我可受不起。”
 
“坐下,你受得起。”大哥用手按在我的肩膀上,一用劲,我便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同时再也拽不住宁勇的身体了,只听扑通一声,他双膝跪在我的面前。
 
“起来,起来,敢紧起来。”我再次起身,想把宁勇拽起来,让南燕指点宁勇,不仅仅是为了宁勇,同时也是为了我自己,所以受宁勇这一拜,心里有愧。
 
“坐下!”大哥再次把我按在坐位上,瞪着宁勇说:“给你二叔敬茶。”
 
陶小军急忙倒了一杯茶放在宁勇手上。
 
“二叔请用茶。”宁勇把茶端到了我的面前,我没有想到武林的规矩还这么大,说跪就跪,坐在椅子上如坐针毡,浑身不舒服,立刻接过茶,喝了一口,随后把宁勇给搀扶了起来,乖乖咧,他倒是一脸的平静,我的额头上已经冒汗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别人给我下跪,并且如此的庄重,我有点受不了。
 
“以后二叔的事,就是我的事。”宁勇说,再也没有以前的傲慢。
 
“都是一家人,一家人!”我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说道。
 
 
第五百八十五章 想学吗
 
 +A -A 时间:03-04 00:03 字数:2239
我被大哥给整出汗来了,几分钟之后,我的心才算是平静了下来,然后弱弱的看了大哥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我对大哥不是无所求,他们韩家的那套八极易筋经。
 
有一次大哥喝醉了跟我说过,易筋经不是什么狗屁内功,而是一种类似瑜伽的高难度动作,只不过传到中原之后,被中原奇才跟道家的吐纳术结合在一起,产生了不可思议的作用,随被命名为易筋经。
 
易筋经可以抻筋拔骨增加人的力量,同时改变人的体质,甚至于增加寿命,因为在武林圈里有一句话,筋长一寸,寿增十年。
 
无论是增加力量,改变体质,还是增加寿命,对于我来说都充满了无比的诱惑,我毕竟要一直在江湖上混,外力有时尽,总有一天会面对死亡的危险,赤膊上阵,如果力量大的话,再练点招式,到时候可以出其不意,一招致敌,但是如果没有力量的保证,即便招式再牛逼,打在对方身上,只能激怒对方,不可能让对方失去攻击的能力。
 
像我的一头碎碑,其实练得挺熟练,猛然使出来,基本上可以打中对方的身体,但是威力是惨不忍睹,自从看到宁勇用过一次一头碎碑之后,我就感觉自己使出来跟过家家似的,一点威力都没有。
 
大哥果然看到了我欲言又止的表情,问:“二弟,有话就讲。”
 
“大哥,你看我手无缚鸡之力,每一次遇到危险只能拼命,但是不可能一直运气那么好,只要拼命就能赢,赵四海已经知道我回来了,估摸着现在已经联系了人,准备对我进行暗杀,天天在江湖上混,我也想清楚了,如果没有一点自保的能力的话,根本不可能活得长久。”我盯着大哥说道。
 
大哥多聪明,再说我以前跟他提过易筋经的事情,所以听我说完之后,他盯着我看了十几秒钟,说:“你想学易筋经?”
 
“如果可以的话,大哥教我一点,我看大哥的练得时间,也不占地方,我可以随时随地的练习。”我弱弱的说道。
 
“老二,易筋经是韩家八极拳的一门绝学。”大哥说,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考虑什么,我没有说话,宁勇等人自然也保持沉默,一瞬间,包厢里只有彼此呼吸的声音。
 
大约过了有半分钟,大哥抬头看着我,说:“这样吧,一会吃完饭,你随我回家一趟,给我爹上柱香,我教你一趟易筋经,估摸着这一趟易筋经,就够你这辈子练得了。”
 
“谢谢大哥!”我心中大喜,对于易筋经,我早就垂涎三尺,既能长劲力,又可以增加寿命的好东西,傻子才不想学呢。
 
“大哥我敬你!”我一脸的兴奋,但是却发现思雯、宁勇和陶小军三人都一脸可怜的看着我,那表情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我眨了一下眼睛,在心里暗暗想道。
 
半个小时之后,我和大哥回家,思雯、陶小军和宁勇去了健身俱乐部,回到东城区韩宅之后,大哥把我带进了韩家祠堂,大哥上香之后,跪在里边念叨了一会,然后又把我叫了进去,给韩家祖上进香,又磕了头,这才把我带到了练功房。
 
“二弟,易筋经好处多多,但是……”说到这里,大哥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我心里猛然一跳,刚才吃饭的时候,宁勇他们的表情就不对劲:“大哥,多大的苦我都能忍受。”
 
“不仅仅是忍受,你可想好了,那种痛,无法用言语表述。”大哥盯着我说道。
 
心里惦记着快两年的易筋经,马上就要学到了,虽然仅仅是八趟里的一趟,但是我也心满意足,此时此刻,就算是刀子架脖子上,我也要硬着头皮上啊,于是我斩钉截铁的点了点头,说:“大哥,什么苦,什么痛,我都能忍受。”
 
“那好,即便你想学,怎么就从下腰开始。”大哥说。
 
“下腰?”我眨了一下眼睛,问。
 
“对,下腰。”大哥点了点头,随后双腿并拢,十指交叉在一起,然后身体慢慢的弯了下去,腿部绷直,交叉在一起的掌心触地,同时上身和面部完全贴在绷紧的腿上,就像上半身和下/半身折叠了起来似的。
 
大哥做了一个示范动作之后,起身看着我,说:“我来试一下。”
 
“好!”我点了点头,迫不及待的想试试,可惜我的腰根本就弯不下去,手离地面至少还有十公分的距离,上身和下身更折叠不到一起。
 
“你这样不行啊。”大哥围着我转了一圈,说道:“这样练一年,都不一定能做到这个动作。”
 
“大哥有什么办法吗?”我问。
 
“有,当然有,你要试试吗?”他问,嘴角挂着一丝让人不易觉察的微笑,我现在的眼光多尖啊,一下子就发现了,心里感觉不好,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硬着头皮说:“我想试试!”
 
“那好,保持你现在最大的动作。”大哥说。
 
“好!”我点头,拼尽全力想将手掌触地,同时上半身和下/半身折叠。
 
正当我用力的时候,突然感觉后背上传来一股大力,猛然将自己的上身往下一压。
 
啊……
 
那种痛直接传到了灵魂深处,我像杀猪般的惨叫了起来,痛得连眼泪都出来了。
 
我发现自己直不起腰来了,并且一动就痛,不动还是痛,总之是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
 
“大、大、大哥,救我,痛死我了。”我大声喊叫着。
 
“二弟,想要练易筋经,就必须先把腰腿的筋骨抻开,你慢慢练的话,会浪费很多时间,我这是强行给你抻筋骨,放心,不会出事,只是有点痛而已,这样坚持半个小时,咱们再来下一个动作。”大哥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什么,半个小时,大哥,我……”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大哥给打断了:“二弟,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一分汗水一分收获,你不想付出的话,想学易筋经,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我……”
 
“你想放弃吗?”大哥问。
 
“我不放弃!”我大声说道,因为大声喊叫会转移身体的痛苦。
 
“那就好,坚持半个小时。”
 
“好!”
 
我嘴上说着好,心里都快哭了,终于理解了宁勇等人脸上的奇异的表情,这种痛真不是常人可以忍受,就像是用刀子在刮骨剔筋似的,是一种骨髓里的疼痛,能痛到人的灵魂,总之感觉一秒钟都忍受不了。
 
啊啊……啊……
 
我不停的大吼着,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凄惨无比。

今天没了,明天继续,大家可以去看一下这本小说  很经典的   麻衣神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