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580 581 582回 退堂鼓

第五百八十章 退堂鼓
 
 超经典小说  麻衣神算子
http://www.acb.wang/book/dafayl/ 
 
“看样子必须除掉赵四海。”我顺着孔志高的话说。
 
“嗯!”孔志高点了点头。
 
“晚上有事吗?我们出来喝一杯?”我说。
 
“好,我也想跟你当面谈谈。”孔志高说。
 
“假日大酒店顶楼旋转酒吧?”我说了一个地方。
 
“不去那里,就去鞍山路你的那个八十年代酒吧坐坐,去旋转酒吧,太多人认识我。”孔志高说。
 
“好!我在酒吧等你。”
 
“嗯!”孔志高应了一声。
 
本来一晚上没有喝酒,就为了开车出去,没想到孔志高竟然选择了八十年代酒吧,这样也好,鞍山路是自己的地盘,在这里也安全。
 
挂断电话之后,我扭头对陶小军说道:“不用出去了,一会孔市长来八十年代酒吧,你多叫几个人装成顾客来个外松内紧,这件事情你知道就行了,不用告诉别人。”
 
“二哥,我明白。”陶小军点头,随后转身去安排去了。
 
八十年代酒吧就二步的路,我一个人慢慢的朝着这家酒吧走去,当年自己从这家酒吧的看场子做起,现在算起来已经一年半的时间了,虽然发展的不是太快,但是至少鞍山路上的三家娱乐场都属于我了,并且还占了旁边长春路上的一家洗浴中心,最重要的一点,鞍山路派出所的所长是我的人。
 
胖子上次被我修理之后,倒是没有再生事,不过现在他的迪厅基本上三天两头的被查,查出一点事情来,就要关门整顿,一来二去,顾客都不去玩了,现在基本上开不下去了。
 
狗子经营的兄弟迪厅,生意一如既往,不火也不差,每个月有一、二十万的纯收入,一年也有小二百万的盈利,再看看胖子的迪厅,门可罗雀,估摸着连房租、人工费和水电费都赚不回来。
 
我站在八十年代酒吧门口,看着斜对面胖子的迪厅,心里有点得意,古人诚不欺我,没有远虑,必有近忧,当年如果我没有把熊兵给调到鞍山路派出所当所长的话,这个位置仍然被姚二麻子的人给占了,那么我的四个场子就倒霉了,天天警察找上门查东查西,生意早晚要黄。
 
稍倾,我转身走进了八十年代酒吧,经营了将近三十年的老酒吧,自然有一批老顾客,所以生意一直很平稳,不能一下子赚大钱,但是绝对不会亏,一年的纯盈利最少有小一百万,现在四个场子,盈利最高的是三条经营的水吧,其次就是兄弟KTV,主要是带了一点点有色的东西,夏菲手下的小妹已经发展超过了五十人,其中三人姿色绝佳,被冠了一个名头——东区三枝花。
 
海棠、牡丹、玫瑰,其中海棠和牡丹都会弹琵琶,并且弹得还相当不错,玫瑰会弹钢琴,能用英语跟外国人交流,刚才在酒桌上,夏菲说在她们三个人身上没下少功夫,仅仅包装的费用就高达几十万,不过现在有了回报,她们三人的过夜费已经达到了五位数。
 
手下的人都在努力的做事,这一点令我很欣慰,说实话,有时候真想守着鞍山路上的这一亩三分地安安静静的生活,一年赚个几百万,养活陶小军他们绰绰有余。
 
但是我心里清楚,树欲静,而风不止,我想要安稳的生活,赵四海或者姚二麻子绝对不会同意,只能弄死他们,让自己的势力壮大起来,成为江城的黑暗之王,这样也许才会有一个相对安稳的生活。
 
特别是赵四海,当务之急就是弄死他,不然的话,他像一条疯狗一般的乱咬,早晚会出事。
 
我坐在吧台,要了一瓶青岛啤酒,慢慢的喝着,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掏出手机,看到是孔志高的电话,于是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孔市长,你到了吗?”
 
“到了,正在门口。”孔志高说。
 
“我在吧台,要我出去接你吗?”我问。
 
“不用。”孔志高说。
 
我站起身朝着酒吧大门口看去,正好看到孔志高带着他的司机走了进来,于是马上招了招手。
 
孔志高看到了我,微微一点头,随之挂断了电话。
 
稍倾孔志高来到吧台,坐到了我的旁边,也要了一瓶青岛啤酒,小喝了一口,说:“你有什么打算?”
 
“孔市长有什么计划?”我反问道。
 
“经济上,我正让人对万鑫集团进行调查,同时让海河集团对其进行商战,不过见效很慢,华城路的项目,本来以为可以将万鑫集团拖入泥潭,没有想到,赵四海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真接从省农行那里搞到了十个亿的贷款,唉!”孔志高叹息了一声。
 
我一边听着孔志高的话,一边在脑子里思考一个问题:“难道他不知道601军工厂的事情吗?”
 
赵四海能搞到十个亿的贷款,我一点都不奇怪,当年601军工厂可是L省最大的军工集团,其估值不可估量,有多少钱装进了多少人的腰包,现在赵家的关系网就有多大。
 
“孔市长,你听说过601军工厂的事情吗?”我喝了一口啤酒,试探着对孔志高询问道。
 
“江城的601军工厂?”孔志高看了一眼,问道。
 
“对!”我点了点头。
 
“十六年前就倒闭了吧,当年下岗的职工还闹过事,最后都惊动了上面,我当时在偏远地区当县长,这件事情倒是不太清楚,只是听说当年查过赵家,最后不了了之,对了,赵四海的父亲当时是601军工厂的老厂长,他前妻还是601的会计,他好像是一个副厂长。”孔志高说。
 
我盯着孔志高看了几秒钟,发现他不像是在说谎,于是开口说道:“我听人家说,万鑫集团是踩着601军工厂的尸体发展起来的,赵家的钱很大一部分是侵吞国有资产而来。”
 
“是有这种流言,王浩,你想在这方面下手,根本不可能,因为经过十六年的变化和发展,即便赵家真侵吞了国有资产,现在也全部漂洗干净了,不会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和把柄,所以你就不要在这方面下无用功了。”孔志高说。
 
听到他这样的说,我基本上可以确定,孔志高确实不太清楚601军工厂的具体事情,连我知道的多都没有,同时也从侧面印证了另一件事情,601军工厂是一个禁区,近十几年来,没人敢谈论。
 
孔志高是十一年前才调入江城市当政法委书/记,当时离601军工厂破产已经有五年之久,很多事情他不清楚,也在情理之中。
 
“孔市长,我有一个计划,如果成功的话,绝对可以借刀杀人。”思考再三,心里衡量了一下得失,我最终准备跟孔志高详谈一下关于601军工厂的事情。
 
“借刀杀人?说来听听。”孔志高盯着我说道。
 
“赵四海现在发了疯的想杀我,我准备将计就计,当诱饵将她雇佣的杀手引出来。”我说。
 
孔志高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等待着我的下文。
 
“杀手在对我行凶的时候,我希望刚才有两名警察路过,将这名杀手给抓起来。”我说。
 
“这不难,我可以让两名警察一直跟着你。”孔志高说。
 
我摇了摇头,盯着孔志高说:“孔市长,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这两名警察必须不是可以安排。”
 
“这……有点难度。”孔志高眉头微皱了一下。
 
“孔市长,你听我把话说完。”我说。
 
“你讲!”孔志高微微一点头。
 
“我已经叫人盯着赵四海,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掌握他派出杀手的行踪,掌握了杀手的行踪,我们就可以间接控制他对我行凶的地点和时间。”我说。
 
“这可以办到。”孔志高点了点头,说:“两名巡逻的警察刚好路过,也就没有什么困难了。”
 
“对,这需要孔市长的大力支持,并且的顼的事情,也需要您的鼎力相助。”我说。
 
“王浩,你这么大费周折到底是为了干什么?”孔志高一脸疑惑的对我询问道,他说:“退一步说,即便你说的这些都非常顺利的成功了,警察把对你行凶的杀手抓到了,那又能怎样?他可能连赵四海是谁都不知道。”
 
“抓到杀手之后,假造一份口供。”我说。
 
“王浩,你疯了,赵家可不是一般的人家,一份伪造的口供,只会让我陷入困境,不会对赵四海造成任何伤害。”孔志高瞪我了一眼,说道。
 
“孔市长,你听我说,有了这份假口供,你的人就可以传唤赵四海了,然后秘密看押。”我双眼微眯,眼睛里露出两道寒光,因为接下来才是计划最精彩的部分。
 
“秘密看押?”孔志高这只老狐狸有点糊涂了。
 
“对秘密看押。”我点了点头。
 
“王浩,你到底想干嘛?”孔志高问,他已经有点没有耐心了。
 
“秘密看押之后,只要从公安局传出关于601军工厂的事情,不管传出来的事情多么微小,接下来事情的发展都将不受我们的左右,不过我估计,赵四海八成会死在看守所里,并且还是自杀身亡。”我盯着孔志高说道。
 
孔志高这只老狐狸听完我的话就明白了,他瞬间瞪大了眼睛,小声的问道:“王浩,你是说601军工厂的事情涉及到很多人?难道当年601军工厂几十亿的国有资产被瓜分到了若干人的私人腰包里边?十六年前的几十亿可相当于现在的几百亿,这些人也太大胆了吧。”
 
“孔市长,您不是也有一家海河集团吗?”我瞥了一眼孔志高,心里一阵不屑。
 
“我不一样,我的钱是犯罪份子的脏钱,留在他们那里,还不如给我,再说了海河集团能发展起来,虽然有我暗中帮助,但是最主要还是宋佳的经营,她在这方面很有头脑。”孔志高辩解道。
 
我根本不需要他的辩解,因为当官不贪的话,就奇怪了。
 
“孔市长,我们还是谈谈赵四海和601军工厂的事情吧,你说我的计划如何?”我问。
 
孔志高思考了片刻,说:“只要传出一点消息,就像你说的,赵四海肯定会在看守所自杀身亡,这一点毫无疑问,只是赵四海死了,难道这件事情就结束了吗?怕是我也会被拖进这个泥潭,王浩,你别害我。”
 
我没有想到孔志高会打退堂鼓,眉头紧皱起来:“孔市长,天下没有百分之百安全的事情。”
 
第五百八十一章 难缠的小丫头
 
 +A -A 时间:03-02 21:40 字数:3163
“世界上确实没有百分之百安全的事情,但是这一件事情一旦泄漏出去的话,我的下场会很惨,别说升市委书/记,怕是连市长的位置都保不住,代价太大了。”孔志高一脸为难的说道。
 
“你不说,我不说,谁又会知道呢?”我说。
 
“假口供的事情,早晚会露馅,世界上聪明的人太多了,我们两人做了一个局,也许可以借刀杀人害死赵四海,但是纸包不住火,这件事情漏洞太多,对方也许很快就会查清楚,到了那个时候,不是你或者我说不清楚601军工厂的事情就能过关的,你明白吗?”孔志高盯着我说道。
 
我思考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确实考虑的有所欠缺,孔志高这只老狐狸考虑事情很全面。
 
孔志高看到我点头,声音缓和了一点,说:“这件事情如果还有一点可能性的话,那就是抓到的人,真得把赵四海给咬了出来,到时候,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将赵四海抓起来,也许真得可以从他嘴里得到一点关于601军工厂的事情,不过这一切的事情,必须在明面上做,即便背后的人查,也查不出一点问题,这样才能达到消灭赵四海,又保存我们自己的目的。”
 
“也就是说,可以试试?”我眨了一下眼睛问道。
 
“对,可以试试,至于杀你的人会不会咬出赵四海,那只能看天意了。”孔志高说。
 
“我想老天爷肯定站在我们这边。”我说。
 
“你可想好了,这件事情成功的机率估摸着不足三成,如果我是赵四海的话,绝对不会跟杀手产生任何的联系,还有,你要用自己当诱饵,也许会发生意外。”孔志高说。
 
“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只要对方没有枪,我有自保的能力,至于能不能咬出赵四海,那就交给老天爷了。”我说。
 
“那好,你那边做好准备之后,通知我,到时候我会把时间和地点发给你,只要那个时段你在指点的地方遇袭,自然会有警察从那里路过。”孔志高说。
 
“嗯!”我点了点头。
 
随后我和孔志高又闲聊了一小会,他便离开了。
 
家有一老,胜似一宝,这句话果然没错,我本来以为自己的计划已经万无一失,但是经孔志高的提醒,却发现漏洞很大,虽然可以挺而走险将赵四海给阴死,但是同时会为自己带来无穷尽的麻烦,甚至于带来生命的危险。
 
如果隐藏在赵四海身后的那股力量想要我的命的话,那么我绝对无法在江城住下去,甚至于无法在L省立足,即便逃到其他省份,整天也要面对隐藏在暗处的暗箭,就算移民到国外,我感觉都不安全。
 
“希望来杀自己的人,能把赵四海咬出来,至少要把上线咬出来,然后顺藤摸瓜也许可以抓到赵四海。”我在心里暗暗祈祷着。
 
“二哥,兄弟们可以撤了吧?”陶小军走到我旁边,小声的询问道。
 
“嗯,撤了吧。”我微微点了点头。
 
陶小军离开了大约五分钟,又回来了,坐在我旁边,要了一瓶啤酒慢慢的喝着。
 
“二哥,姚二麻子已经欺负到门上了,赌船的生意根本做不下去,依我看,直接跟他们干。”陶小军喝了一口酒,十分生气的说道。
 
“不急,姚二麻子的赌博生意早晚是我们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先让他蹦哒两天吧,现在最主要的敌人是赵四海。”我说。
 
“二哥,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陶小军问。
 
“引蛇出洞。”我说。
 
“引蛇出洞?”陶小军脸上露出一丝疑惑,随后我把计划大体跟他讲了一下,不过只讲到把赵四海派来的杀手抓住,并没有提601军工厂的事情,因为601军工厂就是一颗炸弹,谁碰谁死,还是不让他知道为好。
 
正当我跟陶小军讲事情的时候,突然一个苗条的身影走了过来,看清楚来人之后,我眉头微皱了一下,感觉有点棘手。
 
“叔,已经晚上十点半了,该回去睡觉了。”苗条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顾芊儿。
 
“芊儿,你没住校吗?”我疑惑的看着她问道。
 
“叔,放暑假了。”顾芊儿说。
 
“啊!”我愣了一下,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那个,你怎么知道我在酒吧?”我问。
 
顾芊儿朝着旁边的调酒师李家俊瞥了一眼,那意思不言而喻。
 
“家俊!”我叫了家俊一声。
 
“叔,好久没有看到你了,于是我刚刚便偷拍了一张你喝酒的照片,发在我们的群里边。”李家俊解释道。
 
我挥了挥手,没有责怪他,扭头看着顾芊儿,说:“芊儿,叔还有事,你先回去睡觉了,对了,你放暑假在那里住啊?”我问。
 
“宿舍太吵,我无法静心看书,所以仍然住在忠义堂总部。”顾芊儿回答道。
 
“啊!”我轻呼了一声,心里一阵郁闷,上一次我们两人住在一块就犯了错误,并且顾芊儿虽然人小,但是特别爱管我,不准在家里抽烟,不准把衣服乱扔,不准晚睡,不准懒床,乖乖咧,跟她住在一块,简直跟坐牢似的,但是她的商智又特别高,是一个天才,我又不能伤到她的自尊心,于是只能强忍着,所以特别的难受。
 
“芊儿,你也是大姑娘了,这样吧,我叫陈萍阿姨从公司里拨出一笔钱,为你在旁边租个单身公寓,你专门用来学习,好不好?”我和颜悦色的对她说道。
 
“不好,叔,你那里空着一个房间,我为什么不能住?”顾芊儿说。
 
“二哥,反正你也总不住在总部,空着也是空着,让芊儿住呗,还能帮着给关二爷上香,顺便打扫一下。”陶小军在旁边说道。
 
我瞪了他一眼,心里暗暗想着:“你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在这里跟着瞎说什么。”不过这种话不能当着顾芊儿的面说。
 
“不是不能住,是不方便。”我说。
 
“怎么不方便了?”顾芊儿大眼睛眨了一下,嘟着嘴说:“叔,你是不是嫌弃芊儿?”说着,眼睛还红了。
 
乖乖咧,我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重话都没说一句,眼睛说红就红,再不让她住的话,估摸着就该流眼泪了。
 
“叔让你住,只是怕你不习惯,既然你没有问题,那就住吧。”我说。
 
顾芊儿点了点头,这才把委屈的情绪收回去,也不知道她刚才红着眼睛是装的,还是真得感到委屈。
 
我准备跟陶小军接着喝酒,谈谈最近发生的事情,但是顾芊儿在身边用小手揪着我衣服,一个劲的拽拉,同时两只大眼睛直愣愣的盯着我,让我感觉浑身不舒服。
 
陶小军也有点受不了了,扬头将瓶里的啤酒喝光,起身说道:“二哥,我去三条那看看。”
 
“我也去。”我说。
 
可惜下一秒就被顾芊儿给揪住了衣服:“叔,已经十点三十七分了,我希望你每天晚上十点睡觉,早晨五点钟起来跑步,这样对你身体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只有保持强健的体魄,做事才能充满精力。”
 
“叔有事。”我说。
 
“三条叔那里是洗浴中心,叔,你想要洗澡呢?还是需要特殊服务呢?”顾芊儿两只大清澈的眼睛盯着我问道。
 
“我……”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回答,于是马上朝着陶小军使眼色,向他求助。
 
陶小军耸了耸肩膀,露出一副无能为力的表情,说:“二哥,乖乖听芊儿的话,芊儿都是为了你好,你的身体确实也该锻炼了,我先走了。”陶小军说完之后,转身就走了。
 
“靠!”我心里暗骂一声,最终没有办法,付了酒钱,被顾芊儿揪着衣服拽出了八十年代酒吧。
 
本来我回到江城应该时时刻刻防备着赵四海的报复,不过有了幽灵的跟踪,我倒是没有那么紧张,因为如果有情况的话,幽灵应该会第一时间通知我。
 
回忠义堂总部的路上,我对顾芊儿询问道:“期末考试成绩如何?有没有拿全年级第一?”
 
“我征得老师同意,参加的是高二的考试,拿到了高二年级第一的成绩,下半年直接上高三,明年参加高考,其实我做过今年高考的试题,数理化生没有一点问题,我甚至都可以拿满分,只是语文和英语还有点欠缺,所以接下来的一年时间,我已经向老师说了,会在家里自学,语文,我可以通过大量阅读来提高,不过英语的话,叔,我希望你能给我请一个家教,专门补习英语。”顾芊儿非常认真的对我说道。
 
“请家教没有问题,我甚至于可以请江大的英文老师给你来上课,但是你刚才说什么,接下来的一年时间,你将在家里自学?”我瞪大了眼睛盯着顾芊儿问道。
 
“对,叔,我再学习数物化生已经是浪费时间,老师也同意了,只要我每个月去学校测试一下就可以了。”顾芊儿说。
 
“啊!”我再次惊呼,感觉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从小懒散惯了,如果天天被顾芊儿管着的话,我非疯不可。
 
“叔,你放心,我一定考上北大或者清华的经济管理专业,毕业之后,回来帮你管理公司。”顾芊儿斩钉截铁的说道。
 
对于她的话,我完全相信,并且相信她有能力考上清华和北大,我现在担心的是她要跟我住在一块,并且还是一年的时间,这绝对不行!
 
 
 
第五百八十二章 我不是禽兽
+A -A|发布时间:2017-03-02 23:32:41|字数:3304
“芊儿,你的意思是说要跟我住一年的时间?”我问,本来以为仅仅是一个暑假,忍忍就过去了。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一年的时间,我真不知道江城一中的老师是怎么想得,竟然同意顾芊儿休学一年。在家里自学。
 
“对,这一年的时间,我会熟读论语、楚辞、诗经、左传和史记以及中国的四大名著,特别是红楼梦。用来提高自己的文学素养,至于英语,还请给我找一个好的英语家教,我准备翻译莎士比亚全集,这样英语可以提高,同时又可以提高文学素养。”顾芊儿先介绍了一下她的学习计划,听完之后,我感觉到了和学霸之间的差距。
 
接着顾芊儿话锋一转,说:“叔,这一年的时间,我会让你养成好的习惯,这样我明年去北京上大学习也就放心了。”
 
“啊!”我惊叫了起来,这简直就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叔,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是要做大事的人,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自身都无法约束和克制,如何去做大事,叔,我是为了你好。”顾芊儿一本正经的说道。
 
如果她不是一个天才,我早就让她爱干嘛干嘛去了,少来管我的事,但是偏偏顾芊儿是自己最看重的人,并且我和她之间还发生过关系,虽然是一个意外,但是毕竟从某种意义上说,她也是我的女人。
 
“芊儿,我跟你商量个事情可以吗?”我深吸了一口气,尽量用温柔的语气对顾芊儿说道。
 
“什么事,叔,你请说。”顾芊儿认真的看着我。
 
“你跟叔住一块没关系,但是你可不可以少管我?”我弱弱的对顾芊儿说道,尽量不伤害她的自尊心。
 
“叔,我是为了你好。”顾芊儿很固执。
 
“好你妹啊!”我在心里哀吼一声,最终只能作罢,心里想着,以后尽量少回家好了。
 
稍倾,我和顾芊儿回到忠义堂总部,感觉有点累,于是朝着卫生间走去,洗了一个澡,本来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话,肯定就光着回房间睡觉了,明天再找衣服穿,但是现在:“唉!”我叹息了一声,从洗衣机里把衣服又拿出来,准备穿上。
 
咚咚!
 
外边传来敲门声。
 
“芊儿,要用卫生间吗?等一下,叔,马上就好。”我朝着门外喊道,估摸着是顾芊儿内急。
 
“叔,我不上厕所,你洗澡没拿内衣和睡衣,开门,我递给你。”顾芊儿说。
 
“啊!”我愣了一下,说:“不用了,一会我回房间换。”
 
“我已经拿来了,换上吧,这样舒服。”顾芊儿非常固执的说道。
 
我不想再在这种事情上纠缠,于是用浴巾围了一下得要部位,然后将门打开一条缝,顾芊儿将雪白芊细的胳膊伸了进来,手里拿着我的一条内裤和夏天的丝质睡衣。
 
看到自己内裤的一瞬间,我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还好顾芊儿仅仅把手伸进来,并没有看到我脸上的表情。
 
稍倾,我换好内裤和睡衣打开卫生间的门,准备回房间睡觉,可是却被顾芊儿给拦住了。
 
“芊儿,你有事?”我问。
 
“叔,你刷牙了吗?”顾芊儿盯着我问道。
 
我刚要说没刷,不过话到了嘴边,愣是让我硬咽了回去,然后气定神闲的说道:“刷了。”
 
“叔,骗人是一种很不好的习惯,离这么远,我都能闻到你口里的异味,为你了的口腔卫生和牙齿,请你回去刷牙。”顾芊儿认真的盯着我说道。
 
“我……”我准备狡辩,不过看到她固执的目光,最终举起了双手,说:“叔错了,叔回去刷牙。”我耷拉着脑袋走回了卫生间,关上门之后,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一阵手舞足蹈,发泄着心里的不满:“妈蛋,一个小丫头片子,怎么这么爱管人,以后谁当你的老公,非被你虐待死。”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只能乖乖的刷牙。
 
刷完牙之后,顾芊儿才放我回房间睡觉,而她刚去了卫生间,开始给我洗刚刚换下来的衣服,我刚刚打开卧室的门,卫生间里传来顾芊儿的声音:“叔,以后内裤和袜子不要放在一块。”
 
“啊!哦!芊儿,你放那里,叔自己洗。”我说,脸上有点尴尬。
 
顾芊儿没有说话,估摸着依然我行我素。
 
我走进了卧室,不再理她,心里想着,以后尽量少回来睡觉。卧室的空调已经打开,非常凉快,完全没有夏日的燥热,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客房没有装空调:“也不知道顾芊儿热不热?明天让人装个空调。”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累了一天,我很快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醒了过来,因为感觉怀里有个东西,软软的,柔柔的。黑暗中,我看不清是什么,于是马上伸手拉开了台灯,灯光亮起的一瞬间,我看清了怀里是什么东西,不是别人,正是顾芊儿,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小吊带睡衣,正躺在我的怀里酣睡。
 
“我勒个去,这、这、这是怎么会事?”看着躺在怀里的顾芊儿,我有点傻眼,仔细回忆着睡前的事情,好像自己锁门了啊,那顾芊儿怎么进来的?心里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顾芊儿早已经发育,白色的小吊带里好像并没有穿内衣,两个小豆豆顶着衣服显露了出来,让我嗓子有点发干,再朝下看去,裙摆下是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吊带小裙摆根本挡不住春光,顾芊儿粉色的小内裤和小翘臀露了出来。
 
“芊儿,叔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你再这样勾/引叔的话,搞不好那一天,我们就突破了底线。”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轻轻推了一下熟睡的顾芊儿,嘴里轻轻的喊着:“芊儿!芊儿!醒醒!”
 
“呃?呃?”顾芊儿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来她真是熟着了,眼神迷迷糊糊,等了有一分钟,才完全清醒过来。
 
“芊儿,你是不是有梦游的习惯,怎么到叔床上了睡着了。”为了防止她尴尬,我故意往梦游上扯。
 
“叔,我从来不梦游。”顾芊儿说。
 
“呃?那就是怪叔没给你的房间装空调,叔明天就叫人给你装。”我说。
 
“不是!”顾芊儿摇了摇头,说:“叔,我想跟你睡。”
 
“小丫头,你乱说什么。”我瞪了她一眼,立刻下了床,冷着脸说:“以后不准说胡话,不然叔生气了,今晚你就先睡在这里,我到你房间睡。”
 
“叔,你不要走,我害怕。”顾芊儿说。
 
“怕什么?叔就在隔壁,对了,叔问你,你是怎么进来的?我记得睡前反锁了门啊。”我疑惑的问道。
 
“这里的房门不太严实,用一张硬卡就可以打开。”说着,顾芊儿起身给我演示了一下,果然反锁的门,她用一张硬卡便从缝隙里打开了。
 
“原来是这样!”我在心里暗道一声:“看来门也要换了。”
 
“今晚你睡我房间,这里有空调,凉快,我去你房间睡。”我对顾芊儿说道,随后转身准备离开,但是刚刚转身,胳膊就被两只雪白的小手给抓住了。
 
“叔,我怕。”顾芊儿弱弱的说道。
 
“怕什么?”我扭头问道。
 
“安全感!”顾芊儿盯着我说道,大眼睛里露出非常渴望的目光,并且还有眼泪在打转,估摸着只要我离开,她就会马上哭出声来。
 
“我擦,这是让我犯罪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左右为难。
 
“叔,就今天晚上,可以吗?”顾芊儿说。
 
我想了一下,一天还行,还能坚持住,于是点了点头,说:“就今天晚上,明天晚上乖乖回自己房间睡。”
 
“嗯!”顾芊儿点了点头,然后将我拽上了床。
 
关灯之后,我的心跳瞬间加快,砰砰砰……心脏仿佛都要跳出来似的,借着月光,我看到顾芊儿枕在我的右手臂上,然后将整个身体蜷缩到我的怀里,说了一声晚安,便闭上了眼睛。
 
她慢慢的睡着了,我却无法入眠,右手臂被枕麻了,左手还不知道往那里放,顾芊儿就在怀里,往前放吧,正好放在她的腰上,再往下就是小翘臀,如果抚/摸她的小翘臀的话,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兽性大发,于是只好将左手放在自己身后,可是这个姿势太累了,坚持了一会,就感觉整条左手臂发酸发麻,非常的难受。
 
小美女就在怀里,不是一种享受,而是一种惩罚,正当我不知道如何处理自己左手的时候,怀里的顾芊儿突然右膝盖往前提了一下,正好顶在我的裤/裆处,妈蛋,本来就有一点点反应,这下可好,透过睡衣碰到她光滑的大腿,我直接就控制不住了,彻底有了反应。
 
“乖乖咧,老天爷,你这是在惩罚我吗?”我心里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整整一个晚上,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最后终于紧持不住了,睡了过去。
 
铃铃……
 
睡梦中,一阵手机铃声将我吵醒,醒来之后,发现不是我的手机,而是顾芊儿的手机。
 
与此同时,顾芊儿也醒了过来,一刹那,我们两人都显得很尴尬。可能因为空调的原因,我们两人竟然紧紧的抱在一块,顾芊儿一条腿搭在我的肚子上,一只手搭在我的胸口,没穿内衣的胸脯紧贴着我的肋部,而我的下面撑着帐篷顶在她的小腹上,左手正抓着她的小翘臀。
 
一愣之后,我马上朝床边移去,一脸的窘迫,心里真害怕顾芊儿把我当成禽兽,其实都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因为太窘迫,我移动的幅度有点大,扑通一声,直接从床上摔了下去。
 
哎呀!
 
我惨叫了起来。
 
咯咯……
 
耳边却传来顾芊儿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