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第五百566 566 567 章 郁闷

 第五百六十五章 郁闷

我洗漱完,来到餐桌前坐下,何敏殷勤的给了打了一碗粥,我对其微笑道谢,不过喝粥的时候,眼角的余光一直时不时的朝着赵雯望去,心里想着怎么样开口。

“那个,南燕老大什么时候到?”我硬着头皮问道。

赵雯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说了一句:“我吃饱了。”起身拿着碗筷朝着厨房走去。

我眨了一下眼睛,感觉好尴尬。

“十点半到,一会赵姐和幽灵去接机,浩哥,帮我看着死神。”何敏马上打圆场道。

“哦!”我对何敏露出感激的微笑,心里对赵雯充满了意见,暗道一声:“妈蛋,老子冒着生命危险活捉了死神,把你一句话给搞走了,还不准老子发点牢骚了,靠!”

吃完饭,赵雯带着幽灵离开了,我和何敏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看着仍处于昏迷状态的死神。

“他怎么还没醒?”我指着昏迷的死神,有点奇怪的对何敏问道。

”昨天又给他注射了药物,即便现在在他耳边打雷,也醒不过来。”何敏说。

“哦!”我应了一声,问:“何敏,你见过南燕老大吗?”

“见过,不过那是六、七年前了。”何敏说。

“她长什么样?男的女的?”我问,心里有点好奇。

“当然是女人了,很漂亮,但是平时表情很冷,总之,一会见了你就知道了。“何敏说。

我点了点头,心里暗暗想着:“女人?还是很漂亮的女人,有点意思。”现在我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仅仅能称得上倾国倾城的女人,我就是见过四个人,李洁、苏梦、欧诗蕾和赵雯,并且这四个人跟自己都有瓜葛。

“不知道南燕有没有赵雯漂亮?”我在心里暗道一声,想到赵雯,我心里就来气,搞不懂她到底是城府太深,还是一个时而傻白甜,时而精明的人,总之能被赵四海给算计,我总觉得她做江北老大不太靠谱。

“喂,何敏,赵雯看起来都没你和幽灵大,为什么她是江北负责人啊,我看她并不太靠谱。”我试探着对何敏问道。

何敏听到我的话,眉黛微皱了一下,表情严肃的盯着我说:“浩哥,这话你也就是问我,问别人的话,你可能会受到惩罚。”

“呃?受到惩罚?为什么?”我有点惊愕的问道。

“咱们南燕组织的规矩很大,其中一条就是尊重上级,听其指挥,违者,会受到惩罚,你刚才的话,已经冒犯了赵姐,触犯了这条规矩。”何敏说。

我眨了一下眼睛,本来感觉南燕组织没有北影组织靠谱,现在看来自己错了,因为北影组织就没有这么多规矩,南燕看起来还挺正规:“估摸着也许就是赵雯不太靠谱!”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何敏,咱俩关系不一样,所以我才会这样问,在别人面前,我肯定很尊敬赵雯,你跟我说说赵雯的事情呗,我感觉她有点不靠谱。”我笑着对何敏说道。

我以前对何敏就不错,特别是昨天晚上在死神的房间里,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我让她先走,她毕竟是女人,估摸着心里肯定很感动,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想她应该会告诉我关于赵雯的事情。

果不其然,何敏在思考片刻之后,小声的对我说道:“浩哥,赵雯的事情我也知道的不多,至于她为什么会当上江边的负责人,组织里有一个传言。”

“什么传言?”我问,对于这种南燕内部的小道消息,我十分感兴趣。

“传言赵雯是南燕老大的私生女。”何敏小声的说道,并且说这话的时候,还朝左右看了看,仿佛害怕被南燕听到似的。

“什么?赵雯是南燕的私生女,这样的话,倒是能说通她为什么可以当上江北的负责人。”我听了之后,有点吃惊。

“只是传言。”何敏急忙说道:“浩哥,你可别出去乱说啊,万一传出去的话,我们两人都可能倒霉。”何敏的表情有点紧张。

“放心,我不会乱说,只会烂在肚子里,放心好了。”我对何敏微微一笑,让他宽心。

十一点半,门铃响了起来,何敏起身开门,赵雯先走了进来,瞥了我一眼,说:“王浩,你先回客房等着。”

“凭……”我刚要问凭什么,赵雯立刻满脸冰冷的呵斥道:“快点!”

我心里这个气啊,估摸着南燕就在门外,我不敢太放肆,于是只好心里暗骂了赵雯几句,气呼呼的回到了客房,关门的时候,声音很大。

“妈蛋,赵雯肯定在南燕面前说我坏话了,不然的话,老子冒着生命危险把死神给活捉了,竟然连见南燕一面的机会都不给,这太不正常了,肯定是把我的功劳都揽在她自己身上,卑鄙啊!”我在客房里走来走去,心里暗暗想道。

越想越生气,自认为没有那里对不起赵雯,即便那天晚上的事情,我也是被赵四海下了药,并且她也被赵四海算计了,才会发生那种事情:“唉,古人说的真不错,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我暗叹了一口气,随之坐在床上,独自生闷气。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了敲门声。

咚咚!

“门没关!”我喊了一嗓子。

吱呀!

房门打开了,何敏从外边走了进来。

“有事?”我眨了一下眼睛,盯着她问道。

何敏给我使了一个眼色,说:“南燕老大要见你。”

“哦!”我来了精神,本来还以为这次无缘见到传说中的南燕了,没想到她要见我,于是我马上站了起来,朝着门外走去,在经过何敏身边的时候,她用手轻轻的拽了一下我的衣服,我稍作停顿,朝她疑惑的看了一眼。

“南燕老大说什么,我都忍着点,小不忍则乱大谋。”何敏小声的对我提醒道。

我眉头微皱,微微点了点头,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看来不是什么好事,不然的话,何敏也无需偷偷提醒我忍耐了。

走出卧室,来到客厅,我看到死神清醒了过来,身上的胶带和绳子已经解开,不过他身边站着一男一女两人,这两人身上的气息很特别,有一种如岳临渊的感觉,这两人的存在,直接将死神的气势给压了下去,让我有点佩服。

再朝着对面看去,一名四十岁左右的女子坐在沙发上,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不过脸上的表情很冷,这种冷让我的心揪了一下。

这名四十多岁的女子,即便现在看来都是美女一枚,估摸着二十年前,绝对是祸国殃民的尤物。

“这人应该就是南燕了吧。”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赵雯坐在这名女子旁边,一副小女儿撒娇的模样,看起来两人还真像是一对母子。

何敏马上走到中年女子身后跟幽灵两人并排站好,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我射来,放在两年半之前,被这些人用眼睛盯着看,我估摸着马上就会脸红或者尴尬的低下头,不过现在,我迎着他们每个人的目光扫了一遍,神色如常,昂首挺胸的站在他们面前,心里暗暗想着:“看吧,看吧,老子阎王爷都见过几次面了,还怕你们看,哼!”

“燕姐,他就是王浩,我新收的小弟。”稍倾,赵雯指着我对那名美得无法形容的中年女子介绍道。

“嗯!”中年女子微微点了点头。

“王浩,还不快点跪拜燕姐。”赵雯瞪着我说道。

“跪拜?”我听到这两个字,瞬间愣住了,心中暗道:“妈蛋,老子跪天跪地跪父母,还从来没有给别人下过跪呢,即便面对生死,老子的膝盖骨都没有软过,今天竟然要给一个不认识的人下跪,操,凭什么啊!”

“算了!”还好下一秒,中年女子淡淡的说道:“他现在还属于观察期,等正式入会之后,再跪拜也不迟。”

“是,燕姐!”赵雯说。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非常的不爽,听南燕的意思,我现在连给她跪拜的资格都没有啊!

下一更,七点钟!

第五百六十六章 老子不服
 
 +A -A 时间:02-25 20:17 字数:2652
我心里这个郁闷啊,搞得好像自己连给南燕跪拜的资格都没有。
 
“你叫王浩?”南燕打量着我问道。
 
“是!”我应了一声,心里想着她叫自己出来到底有什么事?看这样子不像好事,本来还想着捞点好处,现在看来有点悬,因为南燕好像一点不在乎我,甚至于目光之中还有一点轻蔑。
 
捕捉到南燕目光之中的那丝轻蔑,我心里涌出一股怒火,暗暗骂道:“妈蛋,以为老子愿意加入你们这个什么狗屁南燕组织,还不是被你私生女给逼的,靠!”
 
“先向死神先生道歉。”南燕突然冷冰冰的对我命令道。
 
“什么?”我一瞬间瞪大了眼睛,认为自己的耳朵肯定出现了幻听。
 
“向死神道歉,快点。”赵雯急忙给我使了一个眼色,开口对我呵斥道。
 
我这一次算是彻底听清楚了,让自己向死神道歉,妈蛋,到底是什么情况?
 
“凭什么?”我没有理睬赵雯的眼色,而是瞪着南燕问道。
 
“哼,凭什么,既然你加入了我们南燕组织,就要遵守组织的规矩,我的话就是圣旨,你必须无条件遵守。”南燕眼睛里露出两道寒光,冷冰冰的说道。
 
“那我退出!”我说,随后转身就准备离开,妈蛋,老子还不陪你们玩了,操,不给奖励也就罢了,还想让我给死神道歉,门都没有了,此时的我,真是怒了,欺负人不是这么欺负的,一个破南燕组织,在江边还干不过北影,一会离开这里,我就把赵雯他们卖给北影,你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真以为老子是泥捏的。
 
“站住,王浩,你想造反啊!”身后传来赵雯的声音。
 
我扭头看了她一眼,说:“白眼狼,老子昨晚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你,如果不是我,你摸着良心说,死神会不会对你进行先奸后杀?”我狠狠的瞪着赵雯质问道。
 
“你……先向燕姐道歉,再向死神道歉,我们的事情以后再说,快点。”赵雯不停的给我使着眼色,嘴里却是大声呵斥道。
 
我无视她的眼色,说:“老子受不了这种窝囊气,也不想跟白眼狼同流合污,我退出南燕组织,以后你们走你们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走了。”说完,我大步流行朝着房门走去,虽然心里有点担心,但是实在受不了这种窝囊气了,冒着拼尽全力冒着生命危险救了赵雯,又九死一生活捉了死神,到头来,死神成了南燕的坐上宾,老子成了一个任人欺负的小屌丝,凭什么?
 
本来以为南燕会派人阻止我,但是没有想到,直到我吱呀一声,推开防盗门,准备离开的时候,她的声音才响了起来:“死神,只要他踏出这个屋子,你现在就可以对他出手。”
 
“呵呵!”身后传来死神阴森的笑声,让我整个后背感觉到了一阵发凉,推开门之后,愣是没敢迈出去,非常尴尬的停在了房门口。
 
死神如果出手的话,我估摸着根本跑不掉,今天八成会死在这栋楼里,搞不好还是意外失足从楼上摔了下去。
 
想想自己摔成肉酱的样子,我心里就打了一个寒颤,暗道:“我擦,现在怎么办?大话已经说出去了,如果不敢走的话,太他妈丢面子了,操,赵雯这个白眼狼也不给我一个台阶下。”
 
正想着呢,身后传来了赵雯的声音:“何敏,把王浩给我抓回来,他是我的手下,没有我的同意,这辈子都别想脱离组织。”
 
听到赵雯的话,我稍稍放下心来,至少有台阶下了,几秒钟之后,何敏快速来到我的面前,扭着我的胳膊,将我押回了赵雯和南燕两人面前。
 
“干嘛,放开我,看老子敢不敢走,死神,你他妈算个毛,老子昨晚能活捉你,今天就能弄死你。”我剧烈挣扎着大骂道,总之一句话,输人可以,不能输了阵势。
 
“王浩,别闹了,快向燕姐道歉!”赵雯瞪了我一眼,大声呵斥道。
 
“凭什么道歉,我活捉死神有功,不给奖励就算了,还让我向死神道歉,还有没有道理可讲。”我大声嚷道,扬着头,一脸不服气的模样。
 
“王浩,你……”赵雯站了起来,走到了面前,用手指着我,像在要抽我耳光的样子,不过却小声的对我说道:“王浩,快向燕姐道歉,知道你心里有委屈,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除非你今天想僵在这里,把自己的小命丢掉。”
 
我瞥了近在咫尺的赵雯一眼,小声说道:“给老子个台阶。”
 
赵雯给了我一个白眼,随后突然大声说道:“王浩,燕姐是我们的老大,你向她道歉有何不可?”
 
“向燕姐道歉可以。”我知道必须顺着台阶往下下了,不然的话,搞不好真把小命搭进去,就太不值得了:“燕姐,我错了!”我对南燕抱拳说道,随后话锋一转,大声嚷道:“但是让我向这人道歉,门都没有,赵雯你别忘了,昨晚他想怎样对待你。”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现在死神已经加入了我们南燕组织,并且马上将成为南燕组织的护/法,我已经原谅了他昨天的行为,难道你一个大男人连我这名小女子的胸怀都没有吗?如果没有的话,你可以不必道歉。”赵雯瞪着我大声说道,话里话外又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台阶。
 
“既然你都可以原谅他,那我有何不可,轮胸襟我可比吕洞宾。“我大声说道,随后朝着死神看了一眼,说:“虽然你昨晚想咬了一口,我今天仍然可以以德报怨,向你道歉,对不起!


你找死!”死神不是傻子,知道我以狗咬吕洞宾的典故暗骂他是一条狗,于是当然暴怒,腾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满脸杀气的朝着我逼来。
 
有南燕和她带来的一男一女在,我知道肯定没事,于是没有退后半步,而是朝着南燕说道:“燕姐,难道组织内的护/法可以任意杀戮成员吗?”
 
南燕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朝着死神说:“住手!”
 
她的声音刚刚响起,始终站在死神身后的一男一女两人,一人出现在我的面前,另一个出现在死神的侧面,一副只要死神敢动,就准备出手的表情。
 
“哼!”最终死神冷哼了一声,重新坐回到了沙发上。
 
我偷偷朝着死神比划了一下中指,心里非常的不爽,知道这样的话,昨天晚上就不应该听赵雯的话,直接弄死死神,来个先斩后奏,生米做成熟饭。
 
“你们两人先带死神出去等我,我还有几句话说。”南燕对站在死神身后的一男一女两人说道。
 
“是,燕姐!”两人抱拳,带着死神离开了。
 
何敏说过,死神的功夫已经半只脚踏进了化境,南燕身边的这一男一女可以震慑住死神,看来功夫非常的厉害。
 
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我想到了宁勇,如果宁勇也能突破暗劲,半只脚踏进化境的话,那我的安全将大大增加:“有机会,替宁勇问问打破暗劲进入化劲的经验。”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大哥也仅仅只是暗劲境界,所以对于宁勇的知道有限,不然的话,我估摸着以宁勇的努力和专心,肯定不会比眼前的这一男一女差。
 
稍倾,一男一女带着死神离开了房间,南燕挥了挥手,对赵雯说:“你带着他们两人先回房间,我跟王浩单独说几句话。”
 
“燕姐……”赵雯不放心的看了我一眼,想对南燕说什么,不过被南燕给打断了:“行了,我心里有数,带着他们两人先回避一下。”南燕说。
 
“是,燕姐!”赵雯最终没有开口,带着何敏和幽灵两人走进了卧室。
 
当客厅里只剩下我和南燕的时候,我心里稍稍有点紧张,不知道她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第五百六十七章 问答

 +A -A 时间:02-25 22:56 字数:3043
南燕盯着我,一直没有说话,我被她盯得全身不舒服,有心开口说话吧,但是这个时候,谁说话了,谁落了下风,于是我强忍着心里的惴惴不安,面无表情的朝着南燕反瞪了回去,妈蛋,好歹哥也是经过赵四海一个星期死亡威胁历练的人,心里的抗压能力不是一般人可比。

“比瞪眼,那就比吧,看谁先认输!”我心里暗道一声,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南燕。

大约过了一分钟,南燕先受不了了,开口说道:“王浩,说说那天晚上你和赵雯到底是怎么会事?”

“呃?那天晚上?”我表情愣,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跟我装糊涂?”南燕的声音变得阴冷起来。

“南燕老大,你问的是我和赵雯被赵四海使计阴了的那天晚上吗?”我盯着南燕问道。

“嗯!”南燕微微点了点头。

我心里冷哼了一声,暗道:“看来传言不假,八成赵雯就是南燕的私生女,不然的话,她为什么如此关心赵雯的事情,这件事情赵雯都不追究了,她倒是在这里问东问西,不过也好,正好再给赵四海制造一点麻烦,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他的身上。”

“南燕老大,当天晚上赵四海约我喝酒,万万没有想到,他在我酒里下了药,然后又在赵雯不知情的情况之下,将其骗到了房间,然后赵四海退出包厢之后,在隔壁进行偷拍,因为他在包厢里早就装上了针孔摄像头。”我添油加醋把那天晚上在会所的事情跟南燕说了一遍,最后补充道:“南燕老大,赵四海根本没有把我们南燕组织放在眼里,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如此被卑鄙的利用赵雯,并且还非常无耻的拍下视频,他想干什么?这种视频既可以威胁我,同样在某种时候,也可以威胁赵雯。”

“真有视频?”南燕双眼微眯了起来,射出了二道寒光。

“我发誓,如果说慌的话,天打五雷轰!”我斩钉截铁的说道:“那视频赵四海给我看过。”

啪!

“该死!”南燕拍了一下茶几,满脸怒气的说道。

稍倾,她的表情恢复了正常,抬头看了我一眼,冷冷的说:“如果被我查出,你是有意强暴了赵雯,我会让你以后永远无法进行人事。”

南燕的声音很冷,语气之中有一种很硬的东西,我知道她绝对不是在说笑,于是马上说道:“南燕老大,我发誓,那天晚上赵四海在我酒里下了药,我当时根本没有太多的意识,只有原始本能的思想。”

南燕没有说话,盯着我看了十几秒钟,说:“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赵雯说活捉死神全是你的功劳,并且昨天晚上你还冒着生命危险救过她的命,你把经过讲讲吧。”

“是!”我点头应道,知道这是讨要奖励的机会,于是我从赵雯计划药倒死神,让死神咬出赵四海,然后报复赵四海开始说起,我绘声绘色,添油加醋的把自己描绘成了一个临危不惧的大英雄,虽然身体不够强大,但是我敢拼、敢干、关键时候敢于承担责任的大好青年。

讲完之后,我一脸渴望的盯着南燕,眼睛里那赤果果要奖励的眼神,让我自己都有点汗颜。

“看来你还不是一无是处,难怪雯雯处处帮你,为你说好话。”南燕说。

“以后我会好好协助赵雯完成组织的各种任务。”我表现出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同时心里暗暗想着:”难道赵雯没有说自己的坏话,也没有把功劳抢走?看来这个傻白甜还挺有原则。”

“我们南燕组织奖罚分明,既然你救赵雯和活捉死神有功,说吧,想要什么奖励?”南燕开口对我说道,一副十分大方的表情。

我看到她这副样子,却在心里撇了撇嘴,如果真大方的话,就不是让我开口了,而是她自己开口许诺我奖励,现在估摸着就是欺负我不知道南燕组织内部有什么奖励,故意想要压低价码而已。

“妈蛋,老狐狸!”我在心里暗骂一声,不过脸上却始终带着一丝微笑,并没有丝毫的变化,天天骂别人老狐狸,其实我已经渐渐的变成了小狐狸,并且越来越变像以前自己讨厌的那类人。

我实在不知道凭自己的贡献能得到什么奖励,思来想去,我脑海之中突然想到宁勇,如果宁勇功夫能再提升半步,对我的帮助将成几何倍的增长,同时也可以让宁勇心存感激,这样以后也许就不用大哥压着他让他替我办事了。

想到这里,我抬头朝着南燕望去,问:“提什么要求都可以吗?”

“当然不是什么要求都可以,只能是我能做到的事情。”南燕回答的很刁钻,什么叫她能做到的事情,这尼玛完全就是坑爹嘛。

心里虽然不满,但是这难不倒哥:“我提的要求很容易,南燕老大肯定能做到。”我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

“说吧,我时间有限。”南燕看了一眼手表,眼睛里露出不耐烦的目光,她能跟我一个小屌丝说这么多话,大部分是看在赵雯的面子上。

“南燕老大,中国武术是不是把劲力分为明劲、暗劲和化劲?”我问。

“对!”她点了点头。

“我身边有一名保镖,是一名武痴,可惜脑袋有点笨,总是无法窥视到化劲的奥秘,不知道你是否可以点化一下他呢?”我盯着南燕说道。

“这……”南燕眉黛微皱了一下。

“南燕老大,这件事情也就是举手之劳,你指点一下,我那名保镖理解不了,那是他太笨,我不怪你。”我把要求进一步降低,因为虽然我嘴上说宁勇笨,但是实际上,他把生命全部用在练武上,其精神的集中,已经达到了痴迷的程度,这种人即便脑袋再笨,当他用生命去完成某种事情的时候,那就比任何人都聪明,再说了,宁勇突破暗劲到化劲就并临门一脚,我想如果南燕点播他一下的话,肯定对宁勇有很大的好处。

“行吧,我下午四点二十的飞机离开杭州,在这之前,可以拿出半个小时的时间,跟你那名保镖切磋一下。”南燕说道。

“谢谢南燕老大。”我一脸感激的说道。

稍倾,南燕把赵雯叫了出来,带着她离开了屋子,我没有去管她们,而是马上掏出手机,拨通了邓思萱的电话,铃声响了三下,手机里传来邓思萱的声音:“喂,王浩,你没事吧?”

“没事,杭州的危险已经解除了,不过你带着孩子别回来,直接从苏州去海南玩段时间吧。”我对邓思萱说。

“你不是说没事了吗?”邓思萱说,好像不太想去海南玩。

“杭州这边是没事了,但是江城那边还有事没有处理好,所以你带孩子去海南玩段时间,等我处理好江城的事情,马上去海南接你们娘俩好不好?”我说。

“那……好吧!”邓思萱勉强的答应了下来。

“谢谢你的理解!”我说。

“王浩,我说的事情你要考虑一下,三个人平静的生活,其实也是一种幸福。”邓思萱再次对我劝道。

我没有接话,而是问:“宁勇在旁边吗?”

“在!”

“叫他接电话,这一次他不能陪你们娘俩去海南了。”我说。

“没事,我能照顾好宝宝。”邓思萱说。

“辛苦你了。”我心里确实觉得有点亏欠邓思萱她们娘俩。

几秒钟之后,电话里传来宁勇不耐烦的声音:“喂,找我干嘛?”

“好事,想不想让一名半只脚踏入化劲的高手指点你一下呢?”我对宁勇问道。

北影、南燕和死神,我估摸着三个人基本上同一个水平,半只脚踏入了化劲,已经窥视到了化劲的奥秘,身体极限的奥秘,可惜还无法完全踏入这种更高的身体境界。

“想!”宁勇立刻说道。

“想的话,马上坐动车来杭州。”我说。

“王浩,你不会忽悠我吧?”宁勇突然问道。

“忽悠你?”我有点生气。

“如果明劲到暗劲是一道门槛,那么暗劲到化劲就是一条通天之路,因为暗劲和化劲之间,就是地和天的差距,现在如果有人让我把暗劲的秘密和修炼心得告诉他的话,即便是师兄弟之间,都会有所保留,更何况是化劲。”宁勇说。

我不了解中国武术,听了宁勇的话,本来很自信,现在却有点怀疑起来,南燕不会是忽悠我吧,算了,不管是不是忽悠,让宁勇来一趟总没错:“宁勇,昨天晚上我拼了两次命,救了对方一人,又替对方抓了一个人,从而对方才答应我,用半个小时跟你切磋一下,至于你能领悟多少化劲的内涵,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如果不相信的话,那就不用来了,我可以向对方提别的要求。”

“别别别,我立刻就去杭州。”宁勇急切的说道。

“快点,对方时间有限。”我对宁勇嘱咐道。

“嗯!”宁勇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