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563回 豁然开朗

第五百六十三章 豁然开朗

 
  我看到机会来了,马上冲了过去,拿着手里的防狼辣椒水对着死神的眼睛就是一通乱喷。

  嗤……嗤……

  “啊啊!我的眼睛!”死神的十三太保横练的功夫再牛逼,也练不了眼睛,所以一瞬间,他竟然惨叫起来,两眼开始不断的往外流泪。

  随后我把防狼辣椒水扔在地上,从何敏身上把她的匕首拿了过来,直接刺破了死神的眼皮,抵在他的眼睛上,大吼一声:“别动,再动一下,老子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我绝对不是在开玩笑,妈蛋,把他绑成这样,赵雯、何敏和幽灵三人都被对方从内心压制,可见死神有多么可怕,如果让他活着的话,自己肯定后患无穷。

  我心里非常想宰了死神,至少可以断了赵四海的一张王牌,同时大大减少自己和邓思萱娘俩的危险,但是死神不是危险的源头,赵四海才是病根,如果死神能把赵四海咬出来的话,那才是最完美的结局。

  死神可能意识到了我不是在跟他开玩笑,放弃了挣扎,眼睛一直不停的流泪,不过他已经不再惨叫:“有种弄死我。”死神吼道。

  “以为老子不敢嘛!”我大吼了一声,声音比死神还要凶。

  他没有再说话,仅仅嘴里发出一声冷哼。

  “说,你来杭州干吗?”我冷冷的问道。

  “宰了你和你儿子。”死神倒是直言不讳。

  “谁指使你这么干的?”我问。

  “赵四海。”死神没有隐瞒,实话实说,却令我有种怪异的感觉,本来认为他会抵抗或者根本不会这么痛快把赵四海咬出来。

  “如果我把你交给警察,你会怎么说。”我眨了一下眼睛,对死神问道。

  “你想我怎么说?”他反问道。

  “当然是实话实说。”我吼道。

  “好吧,你想我咬出赵四海也可以,但是你要保证我活下去,我可给他办过不少的事情,他如果进去了的话,我也就永远别想从监狱里出来了。”死神说。

  “只要你咬出赵四海,我保证你活着,并且保证把你从监狱里捞出来。”我信誓旦旦的对死神说道,其实内心深处却想着先把死神弄回江城交给孔志高,只要死神把赵四海咬出来,以后的事情在咋咋地,反正死神也不是什么好鸟,被枪毙或者坐牢,那是他咎由自取。

  “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吗?”死神冷冷的说道。

  “你认为现在还有跟我讨价还价的资格吗?“我右手的匕首稍稍用力,死神的左眼便流出了鲜血,他嘴里发出惨叫声:“啊……我的眼睛!”同时他的身体剧烈的朝上耸动起来,可惜被何敏和幽灵两人拼命的用木棍压着脖子,死神的身体只能剧烈挣扎一下,并不能逃脱。

  “放心,你的左眼还瞎不了,不过只要再刺半寸进去,我保证即便在美国的医院,也无法救你。”我冷冷的对死神说道:“你现在只有二条路,第一条,死;第二条,老老实实跟我合作,把赵四海咬出来。”

  “我选第二条路。”死神倒是痛快,直接就把赵四海给卖了,从这一点上来看,要不就是死神这人薄情寡义,要么就是赵四海和死神两人之间,仅仅只有金钱的关系。

  这种金钱关系一旦遇到生死的时候,几乎不堪一击。

  死神回答的太痛快,我心里有点不安,害怕他玩花样,思考了片刻:“一会我打开手机录音,你把赵四海如何指派你来杭州杀人的事情详细的叙述一遍,同意吗?”我冷冷的对死神问道。

  “你说怎样就怎样。”死神说,很是配合,不知道心里有什么打算。

  我把匕首从她的眼皮上拿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说:“开始说吧!”随后开始录音。

  死神倒是很光棍,把赵四海派他来杭州杀人的事情细说了一遍,录完音之后,我让何敏和幽灵两人继续压着他,自己拿着手机走到了旁边,把刚才死神的录音发给了孔志高,估摸着孔志高现在应睡觉了,于是我发远录音之后,拨打了孔志高的电话。

  铃声响了五下,电话另一端才传来孔志高迷迷糊糊的声音:“喂,王浩,你半夜不睡觉,打电话给我干嘛?”孔志高可能被吵醒了,有点生气。

  “孔市长,赵四海派到杭州的杀手被我抓到了,这人把赵四海咬了出来,我刚才录了一段录音,已经给你发过去了,你听听,看看这种录音能不能把赵四海给控制起来。”我对孔志高说道。

  “哦,好!我先听一下,一会给你电话。”孔志高好像来了精神,因为赵四海跟他也是死敌。

  挂断孔志高的电话之后,我在原地来回走着,何敏和幽灵两人合力用拖把棍压着死神的脖子,让他无法动弹,而此时的赵雯也在打电话,不知道给谁打,声音压得很低,离的又远,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稍倾,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孔志高的电话,我马上接了起来:“喂,孔志高,录音有用吗?”我问。

  “作用不大,除非本人亲自指证。”孔志高说。

  “行,你派人来杭州,把这人押回江城。”我说。

  “王浩,不要想得太简单,真到了江城,我可以保证,这人八成会改口,即便在刑警队不改口,到了法院也会改口,翻供,甚至于说我们刑讯逼供。”孔志高说。

  “呃?”我愣了一下,说:“孔市长,在这方面你是行家,难道就没有压制这种事情的办法?”

  “现在都讲究证据链,仅凭这杀手的话,很难定赵四海的罪,再说还是杀人未遂,一旦杀手改口的话,想把赵四海控制起来,那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孔志高说。

  “啊!孔市长,我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人给抓到,难道一点作用都没有?”我眨了一下眼睛,对电话另一端的孔志高问道。

  “作用也不是没有,让他交代一件把人杀死的事情,我派李南把埋得尸体找出来,然后再把前因后果查清楚,同时把受害人跟赵四海的利害关系查清楚,然后再加上这个人的口供,就可以形成一份完整的证据链,雇凶杀人,我就可以一击把赵四海弄死。”孔志高说。

  “这样啊!”我说了一声,感觉难度有点大,死神也不是傻子,他刚才把赵四海供出来,大部分原因是他在杭州没有杀人,并且很可能真如孔志高所说,他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回到江城就改口翻供,到时候,赵四海自然可以轻易将他捞出去。

  “你先秘密审一下,如果审出其他刑事案件的话,立刻打电话给我,总之在拿到铁证之前,最好不要让这人回江城,因为一旦回到江城,即便秘密关押,赵四海也会第一时间知道,现在我们需要保密,敲开对方的口,然后暗中调查,等所有调查取证都结束了,可以做到铁证如山了,才可以公开。”孔志高说。

  “难度有点大,对方不是傻子,我试试吧!”我说。

  “王浩,现在这人还没有到警察手里,你可以用任何手段,只要让他开口,并且还必须是一件可以彻底致赵四海于死地的事情,明白我的意思吗?”孔志高对我点拨道。

  “我明白,不过这人有点特殊,算了,我试一下吧。”我说。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不怕死,更别说像他们这种为了钱当杀手的人,所以不管这人怎么特殊,内心肯定怕死。”孔志高说。

  听了他的话,我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是啊,我太高估了死神,他为了钱给赵四海卖命,又怎么可能是一个不怕死的人呢?”我瞪大了眼睛,豁然开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