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523会人在屋檐下

第五百五十三章 人在屋檐下

 
  回到酒店之后,我们先上楼洗了澡,然后下楼吃得晚饭,不过我仅仅只匆匆吃了几口。看了一眼手表,已经七点半了,于是便准备起身离开,赵雯八点钟约我在西湖断桥处见面。

  “你去那?”邓思萱有点意外的问道。

  “出去有点事。”我没有多说什么。

  “早点回来。给你个惊喜!”她目含春光,脸色微微发红。

  我心里想着还能是什么惊喜,无非就是男女那种事情呗,说实话。我也挺想:“把孩子哄睡了,洗白白在床上等着我回来。”我趴在邓思萱耳边说道,随后离开了,并没有让宁勇跟着,还是让他留下来保护邓思萱母子。

  酒店就在西湖边上,所以我离开酒店之后,延着西湖边朝着断桥处走去,不到一刻钟,我就走到了断桥处,赵雯还没有来,于是我点了一根烟慢慢的抽着。

  南燕的人神出鬼没,对我始终是一个威胁,但是又无计可施,还好赵雯好像江湖经验不多,再加上赵四海作死,竟然那天晚上不但给我下了套,还把赵雯给算计了进去,估摸着就是欺负她没有江湖经验,把她当傻子给耍了,也许他没有料到,赵雯虽然像个傻白甜,但却是南燕在江北的负责人,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赵雯表面上傻白甜是装的,实则心深似海,大智若愚,利用她傻白甜的外表,让别人在不知不觉之中走进她的圈套。

  第二,她上面有人,或者说她跟南燕可能有某种特殊的关系,所以才委托以重任,派到江北来历练,从南燕北影的名称上来看,我猜江北应该是属于北影组织的地盘,南燕组织的地盘应该是长江以南。

  不管是那种猜测,赵四海都走了一步臭棋,把赵雯给算计了,以后绝对没有他好果子吃,听白天赵雯话里的意思,好像想要中断跟赵家的合作,也不知道她今天晚上叫我来这里见面,有何用意?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一根烟还没有抽完,身后突然传来赵雯的声音:“喂,想什么呢?”

  “明月,西湖,断桥,我在想会不会出现白娘子,刚想到白娘子,你的声音就出现了。”我转身笑眯眯的对赵雯说道,她现在至关重要,我不得不小心的巴结奉承,不然的话,万一她把邓思萱母子的行踪告诉赵四海,那可真就麻烦了,我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保护她们娘俩的安全。

  “你骂我是妖精?”赵雯装出一副生气的模样,不过她嘴角的一丝微笑已经出卖了她。

  “没有,我说你太漂亮了,是仙子,不是妖精。”我立刻说道。

  “哼!”赵雯冷哼了一声,说:“陪我走走吧。”

  “好!”我应了一声,很自然的走在她的身边,不过保持着大约两拳的距离。

  “不知道叫我来西湖边上有什么事?”走了大约两分钟,赵雯愣是没有说一句话,于是我忍不住了,首先开口问道。

  “讨厌,刚才的气氛多好,被你一说话给打破了。”赵雯说。

  我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刚才有什么气氛啊。

  “算了,叫你来肯定有事情了,你以为本小姐大半夜有空陪你夜游西湖啊。”赵雯说。

  我撇了撇嘴,心中暗道一声:“是哥陪你夜游西湖吧!”不过嘴上却说:“不知道找我什么事?”

  “你对付赵四海真得只是为了反抗他对你的欺压,还有帮夏菲报仇?”赵雯扭头看了我一眼,问道。

  “嗯!”我肯定的点了点头,当然不会跟她说实话。

  “真跟北影没有任何关系?”赵雯继续问道。

  我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副懵逼的表情,说:“我发誓,真得不知道什么北影,在你告诉我之前,北影对我来说就是北京电影学院。”

  “记着你今天说的话,如果那天被我知道你在骗我的话,我会让你付出代价。”赵雯脸色瞬变,好像又变得非常精明起来,目光如电,冷冷的对我警告道。

  我心里有点打鼓,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说:“我发誓,没有骗你。”

  “好,我暂时相信你,谁让我看赵四海不爽呢。”赵雯说。

  听到赵雯这样说,我不由的来了精神,不管她是真傻还是装傻,总之她看赵四海不爽对我百利而无一害。

  “想不想对付赵四海?”下一秒,赵雯开口对我问道。

  “想,当然想了,可是你应该知道,我在江城就是一个小喽啰,如果不是巴结上了孔市长的话,赵四海早就把我给灭了。”我弱弱的说道,显得自己处处受赵四海欺负的样子。

  “我决定帮你对付赵四海,你以后就是我们南燕在江城的代理人,记着,我是你的直接上司,你一切都要听我的指挥。”赵雯盯着我说道。

  “啊!”我愣了一下,刚才我和赵雯的关系还是敌对关系,现在就成了她的手下了,这变化也太快了一点吧,感觉有点适应不过来。

  “啊什么,不愿意啊,那算……”

  赵雯的话还没有说话,我马上抢着说道:“当然愿意了,你以后就是我的大姐大,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让我追狗我绝不撵鸡。”天上掉下了一个大馅饼,我怎么可能让它从嘴边溜走,成为南燕组织在江城的代理人,不但可以瓦解赵四海和南燕组织的联盟关系,并且还能为自己增添助力,何乐而不为呢?

  唯一的一点危险就是我算是北影组织的人,现在又变成了南燕组织的人,两个组织好像又有一点不对付,万一身份被揭穿的话,估摸着我会有点危险。

  不过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先整死赵四海再说,不然的话,这条疯狗还不知道如何报复我呢。

  “算你识相,既然你这么痛快,我现在就帮你一个忙,赶快通知你的手下带着你儿子离开华天饭店,赵四海派的杀手已经快查到那里了。”赵雯对我说道。

  听了她的话,我马上拿出手机,先拨打了邓思萱的电话,还好铃声响了三下,便传来了邓思萱的声音:“回来了吗?”她问。

  “听我说,我会马上让宁勇带着你们娘俩离开华天饭店,连夜离开杭州,你们去苏州玩几天,我处理好事情,就去苏州找你们。”我急速的对邓思萱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她问,声音带着丝丝颤抖,应该非常的紧张。

  “没什么事,现在抱着孩子去找宁勇,然后把手机给他,快!”我说。

  “哦!”邓思萱应了一声,随后大约一分钟之后,手机里传来了宁勇的声音:“喂,干嘛?”

  “带着邓思萱母子两人马上离开华天饭店,赵四海派来的人马上就要查到那里了。”我急速的对宁勇说道。

  “好!”他没啰嗦。

  “带他们坐动车连夜去苏州,到了给我打个电话。”我说。

  “知道了!”宁勇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我有点郁闷,也没有多嘱咐邓思萱一声,就被宁勇挂断了电话。

  “那个,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也回去了。”还是有点不放心,我想亲自带邓民萱母子两人离开,于是对旁边的赵雯说道。

  “你还不能走,跟我来。”她说,随后朝着远处走去。

  没有办法,既然刚才说了给她当小弟,现在就应该有当小弟的觉悟,于是我只好跟在赵雯的身后,离开了西湖,随后上了一辆红色宝马车。

  “带我去那里?”我疑惑的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赵雯说。

  车子在大路上走了十几分钟,然后拐入了一条小道,七拐八拐在一家偏僻的纹身店门前停了下来。

  “纹身店?”我朝着那花里胡哨的招牌看去,眉头不由的微皱了起来,心中暗道:“来这种地方干嘛?难道这里是南燕组织在杭州的一处秘密据点?”

  几分钟之后,我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赵雯带着我走进了这家纹身店,店主是一名女子,看起来跟赵雯还挺熟,打了招呼之后,赵雯指着我对女子,说:“在他胸前纹这么一个图案。”

  “呃?”我当场愣住了,马上开口说道:“那个,先等一等!”我说,随后把赵雯拉出了店外:“给我纹身?”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问道。

  “对啊!你既然是我的手下了,也就是我们南燕的人了,生是我们南燕的人,死是我们南燕的鬼,你不会反悔吧,反悔也可以,你走台。”赵雯说完之后,径直走回了纹身店,把我一个人扔在店外。

  “我……靠!”几秒钟之后,我瞪大了眼睛,已经有点凌乱了,特别是刚才赵雯那一句,生是南燕的人,死是南燕我鬼,我擦,老子只想脚踩两条船好不好,现在搞得自己好像被南燕给硬生生的拉上贼船似的,在江北,毕竟还是北影的天下,万一让北影知道我还是南燕的人,想想都感到头大。

  “妈蛋,怎么办?”我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本来以为就是口头上的承诺,到时候真被北影抓到了,死不承认好了,反正自己脸皮现在足够厚,可是赵雯竟然要给我纹身,搞不好后面还有什么鬼花招呢。

  “她到底是傻白甜,还是心机似海深?”我彻底的凌乱了。

  思来想去,现在如果得罪南燕的话,她们的跟踪技术太牛逼,费尽心机连宁勇都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万一真跟赵雯撕破脸的话,邓思萱母子和刘静李洁母女怕是都会有危险。

  “唉!”我将前前后后的利弊关系考虑了十几遍,最终叹息了一声,走进了纹身店,算是向赵雯低头了。

  因为先要保护邓思萱母子和刘静李洁母女的安全,再搭上南燕这一大助力弄死赵四海,等弄死赵四海之后,我再在北影和南燕两大组织之间小心的生存,最好一辈子都不要让他们知道我的双重身份,至于纹身,一般不脱衣服,谁能看到。

  基于以上几点,所以我最终妥协了,当从纹身店里出来之后,我一脸的愁容,赵雯脸上却露出满意的笑容。

  本来我以为最多就是纹个小燕子什么的图案,一点点大就够了,好嘛,进去了才知道,直接在我胸前纹了一副飞燕图,看起秋很威武,但是看着胸前的飞燕图我他妈都快哭了,老子不喜欢纹身好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心情郁闷的跟着赵雯走出纹身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