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549、550回曲冰的隐瞒

第五百四十九章 曲冰的隐瞒

 
  我心里知道曲冰就是把东西放在中山路民生银行江城支行的商用保险柜里,故意反问孔志高,他是否确定保险柜里的东西是日记本和移动硬盘,孔志高瞬间皱了一下眉头。虽然很快便恢复了原样,但是仍然被我发现了他脸上细微的小动作。

  “孔市长,要不我们两人对赌一下,你明天就可以将曲冰带走。然后用你的手段让她乖乖的把放在民生银行的那样东西取出来,如是是日记本和移动硬盘,你就大获全胜,如果不是的话。我保证这两样东西,明天下午准备会出现在省纪委书/记的办公桌上,要不要试一下?”我盯着孔志高问道。

  大人物其实也不是没有弱点,他们从来不会相信任何人,这是他们的优点,同进也是弱点,只看你怎么利用,而此时我就是利用孔志高这种不相信任何人的多疑特性,对其下了一剂猛药。

  曲冰肯定对孔志高说过,东西放在民生很行保险柜里,曲冰没有说慌,但是孔志高肯定不会全信。

  孔志高听完我的话,脸上笑了笑,说:“王浩,东西肯定就在民生银行里,你在我面前演习还特嬾了点。”

  “是吗、那我们就赌一下好了。”我也跟着笑了起来,盯着孔志高说道:“大不了最后鱼死网破。”

  孔志高没有说话,而是双眼紧盯着我,仿佛想从我的脸上找到答案。

  我的目光没有躲闪,就这么真愣愣的回瞪着孔志高,我虽然没有他城府那么深,但是想看清楚我内心深处的想法,也绝对不可能,喜形于色的日子对于我来说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两年多的历练,早已经让我把内心最真实的想法给深深的埋藏了起来。

  我们两人相互盯着彼此,大约有一分多钟的时间,孔志高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哈哈……我果然没有看错人,王浩,你很不错,有成为江城黑暗势力老大的潜质,像你这个年纪的人,在我刚才的压力之下,还能轻松自如的人不多见,你算一个。”

  听了孔志高的话,我知道今天的危机解除了,心里有点后怕,如果孔志高坚持赌一次的话,他将大获全胜,我将失去控制他的第一手犯罪证据。

  本来以为孔志高至少近期之内不会对我动歪心思,因为最近这段时间正全力对付赵四海,而我还是他的先锋官,万万没有想到,我刚刚把曲冰从赵四海那里救出来,他就打起了歪注意。

  真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人不可无。本来以为跟孔志高不会再发生摩擦,现在看来是我自己太幼稚了。

  稍倾,我和孔志高又聊了一会,他在离开医院之前,叮嘱我一定照顾好曲冰,看起来是一个很正常的合作伙伴,其实我知道他就是一条蛇,并且还是一条毒蛇,只要我露出一点蛛丝马迹,他就会穷追猛打,翻脸不认人。

  “孔市长放心,我欠曲冰一条命,自然会照顾好她。”我说。

  “那就好!”孔志高点了点头,随后朝着病房外边走去。

  我站起来将孔志高送到了病房外边,并且还送到了电梯前:“孔市长,代我向宋佳问好!”我说。

  他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后电梯门关上,孔志高的身影消失在我的面前。

  吸!呼!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又吐出胸中的一口浊气,刚才跟孔志高的交锋,耗尽了我不多的精力,此时感觉脑袋一阵疼痛,浑身酸软,就想睡觉。

  回到病房之后,我很想倒在沙发上睡一会,但是想了想,最终还在坐到了曲冰的身边,盯着她的眼睛看去。

  “浩哥,是不是我刚才说错话了。”曲冰一脸自责的对我询问道。

  “也不算说错话,但是曲冰你要记住一点,我当时委托你保藏东西的事情,除了你和我之外,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现在却全世界都知道了。”我嘴上虽然说不责备曲冰,实则内心深处还是有点生气,

  “浩哥,我错了,其实还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你。”曲冰先向我认错,然后眨了一下大眼睛,狡猾的说道:“民生银行保险柜只是一个幌子。”

  “什么?”听了曲冰的话,我瞬间惊呼了起来,感觉脑袋有点不够用:“曲冰,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浩哥,实话告诉你吧,你给我的东西,我并没有存在民生银行的保险柜里,那只是我为了应付赵四海编造的一个幌子,没想到连你也相信了,于是我就将错就错演了一次戏。”曲冰非常认真的对我说道,此时病房里就我们两个人。

  “真的?”我太吃惊了。

  “嗯!”曲冰再次点了点头。

  “靠!”我骂了一句,随后在心里暗暗想道:“刚才孔志高如果跟我对赌的话,怕是连裤子都要输光了。

  “浩哥,我知道我错了,应该早点把这件事情告诉你?”曲冰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我这才回过神来,朝着病床上的曲冰望去,说:“曲冰,你没有错,就应该不要告诉我,这样我的反应才最自然,跟孔志高和赵四海这种老狐狸打交道,必须要小心再小心,你做的太对了。”我对她进行了口头表扬。

  曲冰脸色一红,还有点不好意思!

  “外表看起来像只乖乖兔的曲冰,竟然玩了这么一招,看来她并不像表面上那样的单纯!”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告诫自己,任何时候都不能完全相信对方,今天遇到太多的事情,让我内心深处开始反思。

  何敏的背叛,让我根本没有想到,当时简直是目瞪口呆,而刚刚曲冰的话,让我兴奋的同时,感觉到一丝压力。

  “浩哥,你怎么了,想什么呢?”耳边传来曲冰的询问声。

  “呃?没什么,你做的很对,对了,我明天会去杭州几天,照顾你的人已经安排好了,至于安全,这一次你放心吧,周围有很多警察,就等着赵四海再上勾。”我对曲冰说道。

  稍倾,我和曲冰又聊了几句,她便慢慢的睡了过去,而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第五百五十章 以柔克刚

 
  何敏的背叛和曲冰的事情,给我内心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以前我对待手下的人都是以真心换真心,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总觉得只要自己真心对待别人,别人也会真心对待自己,就连赌鬼那种连老婆孩子都输掉的烂人。我都敢用,并且还重用。

  这样做,让大部分手下对我十分的忠心,但是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肯定有例外的人,只是现在一切都十分的顺利,还看不出谁心中有怨言,但是一旦我失势了,这些心中有二心的手下,才能显露原形。

  现在摆在我面前两条路,第一,继续跟以前一样,包容和信任所有的手下;第二,学习孔志高、赵四海、一条龙等大人物,只相信自己,其他人绝对不相信,用凶狠和残忍来控制手里的小弟。

  思考了片刻,我最终决定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管理手下,继续包容和信任他们,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得到他们的忠心,虽然表面上可能看起来我很弱,但是从长远来看,只要我能把各种各样的人笼络到身边,那江城的黑暗之王的位置早晚是我的。

  当然,也不能仅仅仁义,必要的手段还是要有,至少做到奖罚分明,并且给所有手下划出一条高压线,只要谁敢越线,不管资历如何厉害,以前为我立下多大的功劳,一率斩立决。

  当天晚上,我想了很多,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自己还很弱小,手下一共就那么几个人,不过这种状况不会持续太久,只要灭掉姚二麻子,我的势力将迎来一波高速发展期,而这段时期也可能是最容易出事的时候,必须提前做出准备。

  第二天一早,陶小军开车送我和宁勇来到了江城国际机场,过安检之前,我对陶小军叮嘱了几句:“小军,你和三条、狗子三人尽快物色一些人,提前做好准备,也许三个月,也许半年之内,我们就可能要取代姚二麻子,以免到时候因地盘突然扩大数倍,造成/人员不足的紧张。”

  “二哥,我们能吃我掉姚二麻子?”陶小军有点不相信的问道。

  “我说能就能,相信我,提前做好准备,记住一点,宁缺毋滥。”我拍了拍陶小军的肩膀,说道。

  “嗯!”陶小军点了点头,眼睛里仍然有点疑惑,这也不能怪他,以我们现在的实力,确实跟姚二麻子不能比,但是孔志高早就说过,他会将姚二麻子连根拔起,而我仅仅坐收渔利而已。

  六点五十的飞机,上机之前,我想了一下,给邓思萱打了一个电话,铃声响了六下,才传来邓思萱迷迷糊糊的声音:“喂?”

  听到她迷糊的声音,我估摸着她还没有睡醒:”喂,萱萱,我是王浩,还在睡觉吗?”

  “嗯,昨天晚上宝宝闹腾到三点才睡,我也跟着三点才睡觉。”邓思萱说。

  “辛苦了,一会我就到杭州看你们娘俩。”我说。

  “真的吗?”邓思萱问,声音也清楚了很多,应该是彻底清醒了。

  “嗯,六点五十的飞机,八点多钟应该就能到了。”我说。

  “太好了,这几天宝宝正念叨着要爸爸呢,一岁多的孩子认人了,你应该多跟他亲近亲近。“邓思萱说。

  “我尽力。”我说,随后又跟她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自始至终没提她们娘俩被南燕暗杀组织跟踪的事情,因为那样只会给邓思萱带去恐惧,于事无补,还不如一直让她蒙在鼓里好了,只要我在暗中把事情解决,她们娘俩就不用担惊受怕。

  男人嘛,有时候就要承受太多,再苦再累也得忍着,为女人和孩子撑起一片天空,这片天空外边电闪雷鸣,乌云密布,但是天空里面,必须风和日丽,阳光明媚,这是一个男人的职责和使命。

  跟邓思萱通完电话之后,我想了一下,最终没有给李洁和刘静两人打电话,因为自己分身无术,并且估摸着即便赵四海想报复的话,肯定会先向赵雯打听邓思萱和孩子的事情,李洁和刘静相对来说危险性很小。

  不过在等飞机起飞的时候,我试着再一次拨打了赵雯的手机,可惜无法接通,不知道她是换了手机,还是把我的号码给拉进了黑名单。

  昨天我抓住一个机会离间了赵雯和赵四海之间的关系,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不过从赵雯的语气判断,她很生气,并且好像对第一次很看重,归根到底她的第一次是因为被赵四海给算计了,估摸着我当时喝的酒里边八成有催情药,不然我不可能那么禽兽,上演强/奸的戏码。

  “希望赵雯不要把邓思萱和孩子的行踪告诉赵四海。”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六点五十飞机准时起飞,我闭着眼睛小憩了一会,八点十分,飞机落地,我带着宁勇走出机场,打了一辆出租车,目的地西湖边上的杭州大华饭店,当时为了让邓思萱母子两人睡得好一点,我特意给他们订了杭州大华饭店,超大床的房间,一晚上就要八百多,不过我现在并不是太缺钱,这点钱还是能付得起。

  九点多钟,我在大华饭店见到了邓思萱和孩子,然后我,宁勇和邓思萱母子一块在大华饭店吃了早饭,并且还开了一间一千多块的标准间。

  吃完早饭,我准备带邓思萱母子去西湖玩,宁勇随行,出前之前,我对宁勇叮嘱道:“留意周围的情况,把跟踪的人找出来。”

  “嗯!”我宁勇点了点头,他们练武之人,对危险的感应十分的敏感,特别是宁勇,功夫已经练到了细微之处的暗劲层次,只要有人在背后对他含有敌意的看上一眼,他的身体都会做出感应,这种第六感,是一种本能的反应,有时候比脑子想的东西还要靠谱,因为人的脑袋太复杂,会加上很多的人为因素。

  整整一个白天,我带着邓思萱母子两人尽情的在西湖边上玩耍,虽然她们娘俩已经来过多次,但是仍然玩得很高兴。

  宝宝骑在我的肩膀上,我小跑了起来,他高兴的大笑,邓思萱在后面一边嚷着小心安全,一边追着我们爷俩。

  玩累了,我和邓思萱坐在一条长椅上休息,宝宝在旁边玩耍,宁勇则站在不远处,目光十分的警惕。

  我的目光一直盯在孩子身上,突然感觉一个软柔的身体倒在我的怀里,低头一下,是坐在旁边的邓思萱慢慢的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并边身子依偎在我的怀里,很自然,没有一点做作和紧张,仿佛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我没有推开她,而是将右手环绕到她的腰上,轻轻的搂着她,看着旁边玩耍的孩子,心里有一种叫幸福的感觉慢慢的溢了出来。

  “王浩,你已经当爸爸了,我也不需你大富大贵,就这样三个人一块生活不好吗?”邓思萱温柔的声音在我耳朵响了起来。

  说实话,她的提议太诱人了,我完全有能力在离开江城之前,搞到一大笔的钱,省着点的话,足够我们三个人花一辈子,一家三口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也是一种幸福。

  如果没有见识过李洁的美貌,没有和苏梦经历过九死一生的事情,没有跟赵四海等大人物打过交道,没有看到更广阔的在天地的话,我肯定就答应了邓思萱的要求。

  她虽然不像李洁和苏梦那种让人一见倾城的大美女,但是也不是太差,特别是生了孩子之后,胸也大了,更有女人味了,又是文学系毕业,给人一种特别娴熟善良的感觉,跟以前毛寸头泡吧的假小子简直是天壤之别。

  “好吗?”邓思萱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我不能再装没有听见了,于是低头对她笑了笑,说:“当一只青蛙跳出了三尺宽的井口,你让他再跳回去的话,有点困难。”我答非所问,但是却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邓思萱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大约半分钟,说:“青蛙经历过风雨,最终会回归平静,总有一天,他会乖乖的跳回井里。”

  “是吗?也许吧!”我抬头看天,像是自言自语。

  “王浩!”

  “嗯?”我应了一声。

  “我和孩子一直会等你,什么时候你感觉累了,想要一个温馨的环境养精蓄锐了,就打电话给我,我和孩子永远会为你留一个位置。”邓思萱盯着我温柔的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一阵感动,同时更多的还是愧疚,不由的在心里感慨道,如果邓思萱是一只母老虎多好啊,那样的话,我也许就不会如此的愧疚,但是她却是如此的温柔贤惠,用她的柔情慢慢的侵蚀着我的内心,本来没有一点地位的她,现在我却猛然发现,她已经悄悄的走进了我的心里,并且点据了一小块的位置。

  “唉!果然女人最大的武器是温柔,以柔克刚,无往不利啊!”我在心里感慨了一句,随后低头朝着邓思萱吻去,因为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只有热吻才是最好抒发感情的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