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547、548回夹缝生存

第五百四十七章 四处求人

 
  有的人命硬,我以前认为是扯淡,但是现在看来古代的气运之说,也并不是迷信。不然也不会有某事在人,成事在天的说话,像今天晚上在大沽河水库,我有三次机会可以杀了赵四海。第一次,他被身后的何敏救了;第二次,枪竟然卡壳了;第三次,本来不见了的中年男子竟然出现了。

  “唉。看来这就是命啊!”我在心里暗叹一声,有点郁闷,不过很快就摆脱了这种情绪,因为已经于事无补,现在必须考虑赵四海接下来很可能对我进行报复的事情。

  既然他通过南燕的人已经知道了邓思萱和孩子的存在,那么现在最危险的怕就是她们娘俩了。

  明早飞杭州的机票已经订好,赵四海想派人去杭州的话,最快也要明天早晨,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万一南燕的人动手怎么办?

  我眉头紧锁,心里十分的郁闷,南北两大暗杀集团的事情,我怎么就稀里糊涂的掺和了进来,真是日了狗了。

  稍倾,我突然想到今晚北影离开的时候,好像说他要去南边找南燕谈谈,这样看来的话,他们两人应该是认识啊,并不是敌对状态,想到这里,我马上拿出手机拨通了北影的电话。

  “喂!把赵四海杀了吗?”手机里传来北影冷冷的询问声。

  “没有,他运气太好,子弹卡壳了,等我重新装弹之后,他身边的那名高手保镖出现了,将其救走了。”我简单说了一下当时的情况。

  “看来这是天意,你找我还有什么事?”北影念叨了一句,随后开口对我问道。

  “北影老大,幽灵、赵雯和何敏三人都是南燕的人,何敏还是南燕早安排好的一颗棋子,我有个私生子的事情被何敏知道之后,南燕的人一直在暗中盯着她们娘俩……”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北影给打断了:“这是你自己的事情,需要请组织帮忙的话,需要你拿贡献来换,以后不要再为私人的事情来打扰我。”北影冷冰冰的说道,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嘟……嘟……

  “靠!”听着手机里传出来的盲音,我大骂了一声,北影这个王八蛋是一点情面都不给,他是指望不上了,我思来想去,最终决定试着给何敏打个电话,总之,此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不能让南燕的人对邓思萱母子两人动手。

  手机里存有何敏的手机号码,就是不知道她现在是否更换,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拨打了何敏的手机,心里做好了对方关机的准备,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打通了,并且铃声响了三下之后,手机里传出何敏的声音:“喂,王浩,看来你没事了?”

  “何敏,你竟然是南燕的人,但即便你是南燕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和你们南燕组织没有任何瓜葛啊。”我对何敏问道,其实是故意这样问,心里早就知道原因,北影想对付赵家,而南燕突然插了一脚,从种种迹象来看,南燕组织不想让赵家倒掉。

  “要怪就怪你掺和到了一些不该掺和的事情之中。”何敏说道,声音里不带任何感情。

  “好,咱们先不说这事,我问你,我对你是否足够信任?”我对何敏问道。

  “你有话就讲,没事的话,我挂机了,过了今天晚上,这个手机号将不会再存在。”何敏说。

  “好,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我从赵四海手里逃脱之后,将他控制住了,本来想要了他的命,可惜他命大,跑掉了,不过在此期间,他告诉我,你们南燕的人早已经盯上了邓思萱和孩子,我希望你们不要动她们母子两人,也不要把行踪告诉赵四海。”我对何敏说道。

  手机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大约半分钟之后,才传来何敏的声音:“王浩,你这人不错,至少对我很不错,实话跟你说,我也仅仅是一个小喽啰,北边的事情,全部由赵雯指挥,你如果想让我们的人不动你的孩子的话,只能去求她。”

  “把她的手机号给我。”我对何敏说道。

  “这……”

  “求你了。”我对何敏恳求道。

  “好吧,但是你绝对不能让赵雯知道是从我这里知道的她的私人手机号码。”何敏对我叮嘱道。

  “我保证。”我说。

  “136XXXXX。”何敏说了一个移动的手机号,随后说了一句:“今天晚上的事情,你别恨我,我也是身不由己。”说完,没有再给我说话的机会,马上便挂断了电话。

  我表情一愣,最终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自己和何敏的交情也就到此为止了。

  稍倾,我平复了一下情绪,赵雯是大四的学生,这样算的话,她的年龄最多不超过二十三岁,小小的年纪竟然就是暗杀组织的头目,并且看样子还负责整个北边的事情,这样看来她在南燕组织里的地位举足轻重啊,可是那天晚上,我强上她的时候,她竟然一副无力反抗的样子,令我有点百思不得其解,甚至于感觉那件事情到底是否真实发生过?

  “难道当天晚上我出现了幻觉?”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这种可能性:“不对,赵四海可是给我看过视频,妈蛋,估摸着他应该也不知道赵雯在南燕组织里的地位吧,不然的话,他也不敢牺牲赵雯来达到控制我的目的。”

  一个杀手组织里的重要人物,竟然是一个柔弱女子,一点功夫都不会,这令我感觉十分奇怪,因为像何敏,三、四条汉子近不得她的身,这才像一名女杀手应有的身体素质。

  我拿起手机,输入了刚才何敏说的那个移动手机号,铃声响了五下,电话另一端果然传来了赵雯的声音:“喂?”

  “赵雯,我是王浩。”我开门见山的说道。

  “王浩,你怎么知道我这个号码?”赵雯的声音里充满了一丝惊讶。

  “这不重要,我有件事情想求你。”我说。

  “王浩,这次的事情我小看你了,没想到北影亲自在暗中保护你,本来那天在医院,我还奇怪,为什么安排的人没有出现,现在看来应该是被北影给处理掉了。”赵雯冷冷的说道,估摸着今天晚上在大沽河水库发生的事情,她已经知道了。

  “北影?北影是谁?”我装傻对其反问道。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这次你命大,但是下一次,我一定彻底将你抹杀,北影不可能保护你一辈子。”赵雯声音里带着丝丝杀气,甚至于可以说是恨意。

  “喂,赵雯,我们两人之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你们南燕和北影两大暗杀集团的事情,关我一个小人物什么事?”我心里这个郁闷啊,怎么赵雯好像还恨上我了呢?难道那天晚上真是她的第一次?不会吧!

  “谁让你掺和进来,总之你死定了。”赵雯咬牙切齿的说道。

  听到赵雯的语气,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那个,那天晚上不会真是你的第一次吧?”

  “王浩,我决定不杀你了,我要阉割了你。”手机里传来赵雯暴怒的声音。

  她的声音突然变大,把我吓了一跳,立刻将手机离自己耳朵远了一点,几秒钟之后,赵雯恢复了正常,她可能也意识到了刚才的失态,这次声音变得冷冰冰,不带丝毫的感情。

  “看来真是你的第一次。”我弱弱的说道。

  “你给我闭嘴!”刚刚恢复情绪的赵雯,立刻又暴怒了起来。

  我在电话这一端撇了撇嘴,心中暗道:“这样容易暴怒的性格,怎么能当上北边的头目呢,这南燕组织看起来不太靠谱啊。”

  “那个,俗说话,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我怎么说也是你第一个男人,能不能求你一件事情。”我再次厚着脸色对赵雯说道。

  “王浩,你……”赵雯大吼一声,本来我已经将手机离耳朵远了一点,准备承受她的怒吼,但是下一秒,赵雯的声音又恢复了平静,并且还带着丝丝冷意:“王浩,我明白了你准备求我什么事,是不是想让我不要动你的儿子?”

  我听到她声音里的冷意,心中涌现出一丝不好的感觉:“祸不及妻儿,再说了我和你们南燕组织没什么仇恨。”

  “哼,看来你很在乎这个私生子啊,不知道失子之痛会不会让你一夜白发?我很期待你悲痛时的表情,一定很精彩。”赵雯冷冰冰的说道。

  “你……”听了她的话,我心里涌出一股怒火,但是随之硬生生的压了下去,邓思萱和孩子在对方的监视之下,随时会有危险,我这边跟赵雯彻底闹翻的话,搞不好杭州那边就会马上行动,远水救不了近火,所以我此时必须冷静再冷静。

  “赵雯,只要你不动我儿子,让我做什么都行。”我放低了姿态,对赵雯恳求道。

  “那好,你现在用枪打暴自己的脑袋,你儿子就没事了。”赵雯冷冷的说。

  “能换个要求吗?”我说。

  “哼,都说父爱是伟大的,看来你儿子的命仍然没有你的命值钱啊。”赵雯冷嘲热讽的说道。

  我心里这个气啊,怒火再一次冲到头顶,不过随后又被我压了下去,心里拼命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赵雯,我不知道你们南燕组织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在江城,我还是有点能量,也许对你有用。”

  “你刚才不是说自己是一个小屌丝吗?现在怎么又变得有点能量了?”赵雯对我讽刺道。

  “屌丝不等于窝囊废,这样吧,除了让我打暴脑袋这个条件之外,可不可以换另一个条件,只要能做到,我绝不二话。”我真诚的对赵雯说道。

  “可以,让我亲手阉了你。”赵雯说。

  “看来那天晚上真是你的第一次。”我念叨了一句,因为赵雯对这种事情耿耿于怀,说明她很在乎,如果是修复的处女膜,专门来欺骗我的话,完全不会是这种心态了。

  “赵雯,如果你真要怪的话,你应该怪赵四海,他当时给我创造了机会,并且房间里还有摄像头,整个过程被录了下来,这是赵四海精心设计的一个圈套,我不知道为什么牺牲品会是你。”我使了一招祸水东移的手法,将脏水泼到了赵四海身上,至于有没有用,就不知道了。

  “你说什么?当时还录下了视频?”赵雯突然大声的询问道。

  “嗯!”我回答道。

第五百四十八章 夹缝生存

 
  听到赵雯大声的询问,那天晚上还录了视频,我一瞬间脑海之中出现了离间赵雯和赵四海的想法,即便没有用处。我也要给赵四海上点眼药。

  “对啊,那天晚上本来就是赵四海设的一个圈套,他天故意那个时候离开,对了。他离开之前,好像愣是又劝和喝了一杯酒,本来以我的酒量不可能醉,但是喝了那杯酒之后。脑袋就有点迷糊,身体感觉发烫,有一股邪火在体内乱窜,现在想来,酒里肯定有问题,八成给我下了催情的药,那个时候你正好进来,如果赵四海提前没有告诉你的话,那我们两人当天晚上都中了他的圈套。”我回忆道。

  本来是想给赵四海上点眼药,但是一边回忆一边分析,我越发觉得自己分析得没错,搞不好那天的酒里就有催情药,赵四海八成也把赵雯给算计了进去,不然的话,为什么赵雯现在还不知道视频的事情。

  “你说的是实话?”赵雯的声音有点阴冷。

  “我发誓,绝对实话,我也是刚刚才回过味来,赵四海这个王八蛋肯定给我酒里下了药,并且八成也把你算计了进去,不然的话,他为什么不告诉你视频的事情呢?”我对赵雯说道。

  “这个王八蛋!”赵雯骂了一声。

  “赵四海连你都算计,你又何必帮着他对付我呢?再说祸不及妻儿,咱们都是混江湖的,至少有一点底线,讲点江湖规矩吧,在古代我们叫做侠,赵四海算个什么东西,商,是下九流的东西,根本没有底线。”我对赵雯说道。

  “哼,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指手画脚。”赵雯冷哼了一声,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喂?喂?”我问了二声,发现电话断了,不由的骂了一句:“靠,就你这智商还领导北边的南燕组织,被赵四海算计了现在才知道,看来这南燕组织比北影还要不靠谱。”

  思考了片刻,我没有再打回去,心里想着,八成赵四海要倒霉,至于赵雯会不会让在杭州跟踪邓思萱的人行动,我心里仍然没有底,

  当我抽完烟回到病房的时候,突然发现孔志高正坐在曲冰的病床旁边,两人不知道在谈什么。我眉头微皱,心里暗道一声:“他怎么来了?”

  虽然我跟孔志高现在是合作关系,算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但是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日记本和移动硬盘掌握在我的手上,我们两人的这种合作关系才能长久,不然的话,失去制约孔志高的把柄,他随时可能把我给踢了,或者背后捅我的刀子。

  “妈蛋,肯定没安好心,这些大人物,前一秒还跟你称兄道弟,后一秒就可能从背后给你一刀,下手又黑又狠,不可不防。”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马上推门走进了病房。

  “孔市长!”我叫了一声。

  孔志高扭头朝着我来,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这种已经成精的老狐狸,你不可能从他脸上探查到一点情绪的波动。

  “王浩,我刚才询问了曲冰,准备让她亲自作证,走正常法律程序起诉赵四海,告他绑架罪。“孔志高一脸严肃的对我说道。

  “孔市长,赵四海不是那么好告,特别牵涉到曲冰,万一赵四海把事情闹到省院,省院再让曲冰将存储在民生银行保险柜里的东西取出来的话,你可就没有退路了。”我把孔志高叫到一旁,小声的对他说道,这种事情他不可能想不到,但是仍然提议走正常法律程序起诉赵四海,很不正常,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我不敢乱答应,他们这种老狐狸,说话处处给人下套,搞不好就中了他的奸计。

  “这很简单,提前把东西拿出来,这份东西只有曲冰一个人知道是什么,到时候只要她能坚持住,依照法律没有人可以对他采取强制措施。”孔志高说。

  “孔市长,你是说让曲冰把东西从民生银行提前取出来?”我眨了一下眼睛,盯着孔志高问道。

  “对啊,现在放在那里已经不安全了,不如早点取出来,我刚才让秘书把院长叫了过来,院长亲自给曲冰检查了一下,他说曲冰现在坐轮椅出去一个小时没有问题,他可以派救护车和医生、护士专门陪同,做到万无一失。”孔志高说道,他把我所有拒绝的理由都给堵死了。

  我思考了片刻,准备跟孔志高这只老狐狸开门见山的谈谈,虽然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但是如果手里没有了他的把柄,搞不好他什么时候就一脚把我踢下船,让我淹死在茫茫大海之中。

  “孔市长,我在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把东西拿出来,我同意,但是拿出来之后,归谁保存,我们就要谈谈了。”我盯着孔志高的眼睛说道,心里感觉到一阵疲惫,刚刚跟赵四海斗完,这又要跟孔志高勾心斗角,夹在两人之中,真是生存不易啊。

  “王浩,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还分彼此嘛,我觉得那东西拿在你手里太危险了,不如还给我。”孔志高说。

  “果然是这样!”我心里暗道一声,随后摇了摇头,说:“孔市长,不是我信不过你,我就是一个小屌丝,没有了这样东西,凭什么跟你谈合作?”

  “王浩,我很欣赏你。”孔志高十分认真的说道。

  “谢谢!”我说,心里想着,老子才不会上你的当。

  “我们合作是双赢,我为什么要反悔呢?一黑一白才能所向披靡,再说了,你跟宋佳的关系现在这么好,即便我想对你不利,我女儿宋佳也不会同意啊。”孔志高为了要回证据他连宋佳都抬了出来。

  “孔市长,我也很尊重你,同时宋佳现在也算是我的生死之交,但是我这个人就是一个穷屌丝,有点自卑,所以手里有点东西才觉得有保障,你别跟我一般见识,不过孔市长,我向你保证,只要我们还是合作关系,日记本和移动硬盘里的内容绝对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我一本正经的说道。

  孔志高听完我的话,瞬间变了脸,本来带着一丝微笑,现在变得冷若寒霜:“王浩,我瞧得起你,才跟你合作,你竟然还想着拿那东西来威胁我,真以为手里有了那东西,我就怕你吗?信不信现在我就把曲冰控制起来,然后有一百种方法从民生银行里拿出那份东西。”

  看着翻脸的孔志高,我心里一阵冷笑,因为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先礼后兵,老套路,先用市长的身份跟你好言相劝,你如果不听的话,马上翻脸,摆出市长的威严,这就是利用前后的反差,用权力带来的光环强行欺压你的意志,一般的人根本顶不住。

  还好我这两年多的时间,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在浪的人,在孔志高一暖一冷之间,表情并没有太多的变化,而是继续保持着笑容说:“孔市长,别生气,你一生气,我心里就害怕,这一害怕呢,就想着你是不是得到东西之后,马上就会翻脸不认人。”

  “哼,我说了,只要控制了曲冰,我有一百种方法拿到东西。”孔志高冷哼一声,再次强调道。

  “孔市长,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说一句题外话,曲冰为了我可以跳楼,对我的忠义,你应该清楚,退一万步说,你即便有办法利用她拿出民生银行保险柜里的东西,难道你就确定那份东西是日记本和移动硬盘吗?”我意味深长的盯着孔志高说道。

  他一瞬间眉头微皱了一下,不过随后马上就恢复了原样。